咸氏金融隆重推出-2016菲菲戏剧苑-节目介绍系列之三

本帖由 菲菲戏剧苑2016-07-24 发布。版面名称:社区消息

  1. 菲菲戏剧苑

    菲菲戏剧苑 高级会员 ID:85755

    注册:
    2009-02-13
    帖子:
    232
    支持:
    3
    声望:
    78
    金钱:
    $16,958


  2. 咸氏金融隆重推出-2016菲菲戏剧苑


    节目介绍系列之三 ;越剧《追鱼-书馆》


    碧波潭边读文章,引得妖仙化娇娘,
    鱼目混珠乱“真玉”,明镜高悬断奇缘。



    人生如戏,全靠演技。戏剧讲述的就是人生,只不过是以说唱和舞蹈等方式结合而成的,这样的表演方式逐渐地被人们所认可,登上了舞台。越剧19世纪末诞生于浙江嵊州,是江南第一大剧种,也是中国流传分布范围最广的地方戏曲剧种之一。越剧的文本诗意甚浓,曲调柔美哀怨,《追鱼》也不例外。

    《追鱼》是越剧中最经典、影响力最大的剧目之一,它讲述的是鲤鱼精红绫和萌呆书生张珍的传奇仙凡爱情故事。其主要剧情为:北宋嘉佑年间,应天府(今河南商丘)书生张珍之父与开封府金牡丹小姐之父金丞相原本乃是同窗好友,自幼指腹为婚。不料世事无常,张珍父母去世后,家道衰败,只得去投亲相府,争取攀作金龟婿。但是无奈读书不行,始终未得功名。迟迟不见金榜题名时,也迟迟没有洞房花烛夜——丞相对他冷眼相待,并以“金家三代不招白衣婿”为由,命他暂居后花园碧波潭畔草庐中读书,伺机退婚。书生苦恼的很,每日在潭边唉声叹气。幸有那深居碧波潭的鲤鱼精,见张珍纯朴敦厚,就变作牡丹小姐,去书房与他相会,感情日久弥深。事情败露之后,经过真假对质、包公成全、丞相追击、天兵天将下界捉妖、假牡丹幸得观音菩萨慈悲搭救等冲突和苦难之后,最终鲤鱼精得以脱鳞成人,化作凡夫俗子与张珍永结同心。

    《书馆》则是鲤鱼精和张珍初次相遇相爱时的一折戏。姚菲菲女士将在九月的戏剧舞台上为渥京的戏迷们演绎越剧徐(玉兰)派和王(文娟)派的代表作品《追鱼》中书馆一折。届时她既反串小生张珍,又唱鲤鱼精的心声,生旦两角一人唱。月夜,书馆一角,碧桃数株;草庐假山,石凳几墩;潭水凝碧,微波荡漾。书生唱道:“碧波潭微波荡漾,桂花金黄影横窗;空对此一轮明月,怎奈我百转愁肠。”姚菲菲的唱腔传承了徐派小生的特点:高亢激昂,热情奔放,刚柔并蓄,华彩跌宕。她的嗓音条件好,音色甜亮,音域宽广,常用音区为11度,唱腔中较多吸收越剧传统的“喊风调”以及绍兴大班、京剧中高扬的旋律和轮廓鲜明的润腔方法,旋律多在中高音区展开,音调大起大落,突破了越剧曲调较为平稳婉约的格调,注入高亢昂扬的因素,尤其是其“弦下腔”突破了原来的唱腔功能,在悲伤痛楚之外更能表现激昂奔放的情绪。她在对角色深入理解和正确把握的基础上,设计自己的每一嚬每一笑、每一叹每一吁、每一招每一式,以增强表演激情和艺术感染力。演唱时从不追求单纯的舞台效果,而是致力于深入开掘角色内心的思想感情。她的戏路极宽,既能把梁山伯、贾宝玉这类正直、厚道、儒雅的古代书生演绎得温文而雅,又能把陆文龙这样的忠臣良将塑造得铿锵刚韧。而《追鱼》中的张珍则是忧郁的贫困书生,这忧郁的源头里有他亲亡家败,尝尽世态炎凉的感慨;有投奔金府,寄人篱下的无奈;有草堂攻书,虚度青春的凄凉。因此年轻的书生唯有在月下的碧波潭畔看看水中跃浪的鲤鱼,对它说说心事。他是自卑的——衣衫褴褛,家道中落,又没有功名是他讨不到岳丈欢喜的原因,他非常清楚。因此,即使是“牡丹小 姐”的突然出现,并含情脉脉地告诉他是夜避双亲前来探望时,他也是躲躲闪闪,不敢正视。他心里盼望着牡丹能钟情于自己,又顾虑着身为一介寒士,怕耽误了相府千金,所以他又是犹豫的,胆怯的,也不敢许下“你跟着我,一定会过上好日 子”的承诺。那个依石凳在月下打坐昏昏欲睡的情节,更是让人忍俊不禁。他的眉宇间始终带着淡淡的哀愁,声音醇厚,听来如饮甘醪,回味悠长。一个既腼腆又自卑的书生形象让姚菲菲演绎的如此真实和感人,令人同情和怜悯。在《追鱼》中,演员最出彩的表演是鲤鱼精跃出水面时的亮相。在《书馆》一折中,与姚菲菲合作,扮演鲤鱼精和假牡丹小姐的演员是渥太华海燕舞蹈学校专业舞蹈教练卢海燕女士。她的学院创立于2012年,学校以教授中国古典舞及各类少数民族舞蹈为主, 并通过组织及参加各类演出和社区活动, 在加拿大传播和传承高品质的中华艺术文化。为了让在海外的华人及他们的后代能更好的保留和传承丰富多彩、博大精深的中华艺术文化,海燕舞蹈学校一直在做不懈的努力。九月,在菲菲的戏曲舞台上她将以优美的舞蹈身段,舞出鲤鱼精的千态百姿。她的表演一气呵成,流畅自如,一边横移云步,一边用水袖遮面;一会儿好奇地偷看,一会儿俏皮地偷笑,一个鲤鱼精的形像将鲜活地出现在观众的面前。与此同时,姚菲菲则采用王派唱法,道出鲤鱼精的心迹。一个跳,一个唱,这种不拘于传统的表演手法,令人耳目一新。那时姚菲菲唱旦角的特点表现为平易朴实,自然流畅,韵味浓郁。转为书生时的

    唱腔则浑厚柔美,在唱段的重点唱句中,则运用高音以突出唱段的高潮,从而形成强烈的韵调对比。演唱时她将以真声为主,吐字雅中显浓艳,细致而有层次地揭示鲤鱼精内在感情的细微变化。

    仙凡恋的故事在中国古典文学中不在少数。和 《追鱼》剧情最相接近的莫过于《白蛇传》。不同的是,张珍没有许仙那样的医术超群,救苦救难——他就是一个心比天高命比纸薄的普通人,读书不能及第,瞌睡多而无能,只好对着一潭清水顾影自怜,还嗔怨丞相一家嫌贫爱富、薄情寡义。这样一个孱弱书生,到底有何可爱之处?在世俗人看来真是难以想见——可是碧波潭里那鲤鱼精却为了张珍借景抒情时吟出的一句“你那里凄凉水府, 我这里寂寞书房。我白衣你未成龙,我单身你可成双?”便以为他“多情而顾盼于我”,甘愿用尽功力变作“牡丹小姐”,上岸和书生共度良宵。在中国人的心目中,鲤鱼有着非常美好的寓意。勤劳、善良、坚贞、吉祥。鲤鱼精化作的假牡丹同样有着这些品质。她渴望的是尘世间男女的两情相悦,玉堂金印于它是没有任 何意义的!和张珍初见相识以后,更是直截了当地“张郎呀,从此每晚二更后,我在前面花园等”,真是一个真性情的女子。无论是心思,情 感,还是欲望,都表达得很坦率。如果说《白蛇传》有着悲剧的深度和超越的意识,那《追鱼》便是俗世人生的原本复制,所有的角色都不伟大,都是玲珑剔透、彻头彻尾的小人物。但《追鱼》也因此有了它不同于崇高文学的特有价值,它呈现了人生的一些真相,一些简单而又发人深思的真相:因为一穷二白,书生得不到爱情,也做不成赘婿;因为水府寂寞,鲤鱼也想做人,只羡鸳鸯不羡仙;当鲤鱼精化作衣着素朴的农家妇,与张珍“比翼鸟齐飞翔,并蒂花儿齐开放”:糟糠夫妻金不换,这才是应有的结局和人生的真谛。

    总之,无论是人物、唱腔、舞蹈、形体、服饰还是布景方面,《追鱼—书馆》都有着中国江南地区那种扑面而来的诗意。不管剧情如何,人物如何,人间如何,越剧艺术总是那颇让人喜爱的艺术,属于江南的、不朽的艺术:情景和谐,含而不露,诗情画意而生机盎然。

     

分享此页面

扫描下面的二维码分享到微信!
http://bbs.comefromchina.com/threads/15271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