平庸???也许并非一无是处

本帖由 woow2018-04-18 发布。版面名称:似水流年

  1. woow

    woow 高级会员 ID:162828

    注册:
    2016-09-08
    帖子:
    4,748
    支持:
    493
    声望:
    93
    金钱:
    $2,497
  2. 平庸 ?

    本来是想跟笑言解释下那天我没头没脑地瞎侃拒绝平庸,并非是要砸场子,而是有太多感慨。 但昨晚写着写着就有些跑题。 跑题了就索性不解释了,信马由缰。 其实,在cfc,对笑言和青草地,我绝不会出言不逊。 并非是顾及大师们的威仪,而是一直记得你们对我的帮助。 那些帮助不夹杂一点计算和虚伪。不盘问我是谁,也不评估我是否值得,只是尽力耐心地解释,教我如何写诗填词。 在我那段愚蠢又执着挣扎在别处是是非非的日子里,这种真诚真是安慰,令人感激。

    ***不征稿,只是过会儿手瘾 ***
     
    已获得叔丁青草地笑言的支持。
  3. woow

    woow 高级会员 ID:162828

    注册:
    2016-09-08
    帖子:
    4,748
    支持:
    493
    声望:
    93
    金钱:
    $2,497
    说起平庸,我猜是不高大上,跟大多数人一样。 古狗又百度,它们都会扯上平凡和普通。 古书上,考不上秀才举人,又不能如荆轲刺秦王的,一定是平庸之辈。 我不知道今生能否摆脱平庸,是否有人已经摆脱平庸, 但一度也有意绕开接近平庸的轨迹。随着年龄的增长,和阅历的深厚,我发现平庸并非一无是处。 平庸 有时能带给人平和的心态,更多的还是带给这个社会融洽又多彩的氛围。 世事的淬炼,我愈发无力拒绝平庸。虽然有时脱口这个俗那个俗,不过是闲时没心没肺地嘚瑟。
     
    已获得叔丁青草地笑言的支持。
  4. woow

    woow 高级会员 ID:162828

    注册:
    2016-09-08
    帖子:
    4,748
    支持:
    493
    声望:
    93
    金钱:
    $2,497
    平庸在每个时代、每个地域的标准不同。而不同时代不同地域的人们对平庸的认知和判断也是千差万别。平庸的标准一直在变,不变的是人群中大多数人必是平庸。

    象京城的大多数市民一样,我高中的时候,家搬进了摩天大楼。 但出国后,听到摩天大楼也拆了, 真的是惊诧良久。 不过,大楼下面的故事,至今历历在目。 那时在市区的每个楼下都会有个简易小吃作坊,多是烙饼的或炸素丸子的。 我家楼下还多个做豆制品的。 独门绝技,豆制品做得挺好吃。 我因喜欢吃,也就好奇制作过程,自然会在摊前停留得久一点。

    都说江南女人清秀柔弱,哪儿都细小,樱桃小口一点点。 但真实的也不全是,很多也是胖头胖脑,熊腰虎背,厚厚嘴唇的。 张爱玲的“切切可以当一盘菜”,应该不虚。当然,张爱玲原籍北京,也许说的是北京人。 做豆制品的是20出头的姐妹俩,她们是江南人,但就不是细眉细眼和清秀。两个姐妹有相同的粉白丰腴的大圆面孔,亮亮的眼睛,带个套袖,还有两只让人不能忽视的白白胖胖的手。笑的很灿烂,操着苏北口音。问过后是无锡一带。我可不管是上海城里的还是苏北乡勿宁,只要有江南一带口音的,我统统有好感。

    那时, 还没有新北京人。老北京不在摊前起腻,买完东西就走,半句废话没有,有话也一定是挑毛病,笑脸也少,高贵就在内刹那间体现。 我久做外乡人,也听过外地表哥们对北京人目空一切、自以为是的悲壮控诉,自然很注意举止得体。 因口音对这姐俩有天然的好感,再加上我对这豆制品有小小的好奇心,就对这姐俩格外殷勤友好。 每次买豆制品,满脸笑容,没话找话。她们卖的豆制品就一种,比较另类,没见过,怀疑是她们的原创。

    相比这两个姐姐妹妹,妹妹对我更好,每次都会笑笑的多给我加点。大概是中秋节前后,家里有丰厚的食物,我不用买豆制品解馋。 又因有大把的时间,就常下楼溜达闲逛。北京的秋有时是很凉的。 我路过豆制品小摊,看见妹妹的两臂罩着很有江南特色的套袖,套袖外面的两只胖胖的手, 也许是因袖口过紧,或许是秋风吹的,显得更胖还有点充血,都觉得是浮肿了。 情不自禁要揉揉自己的手。 因为常来常往,也因为那时不通世故,很快跟妹妹混熟了。

    她们的生意貌似越来越好,常常边做边卖。 我路过,时常凑过去,蹲下来看妹妹做。 做豆制品并不很难。 妹妹面前放两个大容器。一个大得象大孩子洗澡的圆形铁盆, 另一个好像是笼屉什么的东西,记不清了。 从铁盆里舀出豆腐,厚厚的一层铺在笼屉上,再放一层薄薄的混合好的棕色的粉末,如此反复若干次。 然后,笼屉端走,再换个新的。 豆腐被分离出水后就成了豆腐干。

    在后来的几天里,姐姐的脸色越来越难看,对我态度冷冰冰了。我不明就里,也没在意。 一天,我很随意地问妹妹那棕色粉末都是什么东东。 妹妹问我,为什么要问?我回:知道了可以自己做。 这时,那姐姐忽地跑过来,抱起大铁盆就走,力气还蛮大。她回头跟她妹妹气哼哼滴说:“走了,收摊”。 妹妹先是一愣。 姐姐怒目道:“快走呀”。妹妹恢复了笑,并不害怕的样子。 妹妹不慌不忙收拾东西,一边快速悄悄告诉我那棕色粉末的成份,然后准备离开。

    我忘了我当时是什么表情和状态, 但自明白了那个姐姐是认为我要盗取豆制品机密,心中有一点点恼怒。 恼怒的不是遭误解,而是居然被认为我要和她们一样不高大上的做豆制品。 说好的拒绝平庸呢。 那事以后,我就再也没去过那个摊子。也在很久的日子里没吃过那种豆制品。

    一晃很多年过去了, 我早没了恼怒,倒是佩服那个姐姐的经营意识。 经历了人生的风风雨雨,也感激那个妹妹对我不存心机的信任,同时叹息着当年人性的纯真、善良、美好、和仁慈,现今是难得一见了。 我无心做豆制品,也没机会把配方告诉其他人,那些配方就随着时光流逝了。 当我在华人超市看到了那种类似的豆制品,就想起了她们姐妹俩。
     
    已获得叔丁青草地的支持。
  5. woow

    woow 高级会员 ID:162828

    注册:
    2016-09-08
    帖子:
    4,748
    支持:
    493
    声望:
    93
    金钱:
    $2,497
    我那时挺无聊,时间还特多,总是尽情滴荒废还嫌时间过得太慢。 因为家人忙,我又只偏理论,不太注重实践,名厨就被生生荒废了。 那阵我老去小吃摊,还总是东看西看。 我拒绝当厨师,却不辞劳苦,潜心学艺,也是够奇葩。 与我家隔了几条街有个锅贴店。我第一次去买锅贴的时候,老板娘对我很客气,心疼我站着太久累的慌,嘱咐伙计先紧着卖给我。 他们现做现卖,还是要等会儿。等锅贴的时候,我扒着窗户,认真地把锅贴的制作过程记牢了。 回家脑中复习时发现,为什么最后一轮要倒上那种浑浊液体? 之后又去了几次, 可能是不开眼地问了伙计,于是,惹得老板娘不待见我了。 其实,我得到的所有秘方对谁都没说过,我自己也没用过。 我妈做糖耳朵怎么都不成功。 我很喜欢吃糖耳朵,也从大师傅那里打听到油炸后即放浓浓蜜水里的秘诀,但我愣是看着她一愁不展,坚持着就是不说。到今天我妈也不知道。 现在,美厨专栏都没秘密了,但她也不做了。

    没过多久,我家楼下的斜对过冒出个修鞋摊子。 天很冷,小伙子怯生生的,长得倒蛮清秀文弱。 听口音,估计他老家跟卖豆制品的差不了几站地。修鞋摊就摆在街口。 我每天都必经过,经过时都要看一眼。就仿佛是地保巡街,看看是否需要保护。也许是被我妈打压的,特能理解群众疾苦。我不挂象地从小就有行侠仗义的冲动,这毛病没断过。一次又路过鞋摊,眼见着小伙儿修鞋时,手指被刀子拉了很大很深的口子,血流不止。 我赶紧教他止血,又快步跑上楼取了云南白药和创可贴帮他敷上。 结果,活雷锋被闲杂老北京嘲笑了。老北京说话很损,原话忘了,只记得那声怪怪的拖着长腔的开场白:哟~~~,,,。 再以后,我目不斜视,爱谁谁。
     
  6. woow

    woow 高级会员 ID:162828

    注册:
    2016-09-08
    帖子:
    4,748
    支持:
    493
    声望:
    93
    金钱:
    $2,497
    冬去春来,街道两旁的杨树吐尽了‘毛毛虫’,渐渐地生出叶子,由鹅黄变翠绿了。 一天下楼,睡眼朦胧地路过修鞋摊,哇,立刻为之一振。 一个清秀的姑娘,梳着两根辫子,正递送一个饭盒给小伙子。 经过几天的刻意观察,看明白了,那是他老婆。 一周后,他们开始从容无忌地聊起方言。 只有天知道,在寒冷的京城,还有一个能听懂江南方言的耳朵。 虽听见他们讲话,但并未泯灭道德良知。我从不专门去听,况且,江南标准方言还没制定, 我不能一字不差地听明白。但还是知道了他们有一个孩子。 我又惊诧了,还以为他们17岁。是这么年轻都有孩子了,还是山清水秀的地方,人不显老啊。

    因为自己开始了追逐爱与忧愁的游戏,街上的一切渐渐离得我远了。京城的冬天寒冷、干燥,风更是大得出奇。 风向不定,没有预警,风带着沙尘不知突然从什么地方窜出来,迎面劈头盖脑,让人无处可藏。 风力大得快10级,用飞沙走石形容一点都不过份。 我记得无数次在风中要大哭想大吼,但刚要张嘴,已是黄土满头、尘埃全脸。 沙漠还有柳林呢,京城就只有黄土。 回家进门,看到镜子中的乱发钟馗,哭都无泪了。 街上的人事,早就淡忘脑后。

    当然,京城的冬天也有无风的日子,那是最能感受到温暖的美好时光。阳光下的街区懒洋洋的。 有一个这样的中午,我疲惫饥饿地回家。 快走到楼下时,看见街边不远处有个火炉,炉子上有一个中号黑铁锅,铁锅里有些油微微地冒着烟。 在我正想细细观看时,冲过来一个人影。 只见她一边唠叨着火太大了,一边麻利地往锅里放糖。很多糖,不是一小勺,而是将近一个cup, 同时,她加入了很多切好的鸡块,正好快满一锅,然后,来回翻炒。 听着女人的唠唠叨叨,锅铲与锅子的碰撞的当当声,并混杂着鸡块在锅里高温下发出的嘶嘶响声,鸡块的肉质发生着变化。 我的口水快流出来了。 鸡块貌似是来自于一只整鸡,但没有鸡头。 当鸡块全部呈现亮亮的红棕色时,她倒些酱油,继续翻炒。然后,我就看不到了。要说这么多步骤,我能看个仔细,还不能停下脚步,怎么做到的,我也想不明白。 但是,这只锅和翻炒鸡块的情景,伴随了我很长的时间。 现在,如果谁说红烧鸡块,我眼前立刻就浮现出那口锅里的鸡块。 如果提起那时温暖的回忆,不是父母的饭菜,却是这个锅子和放了很多糖的红棕色炒鸡块。

    只要天好,总能见着那火炉和黑铁锅,我也老想看看锅里是啥。但不知是没赶上开锅盖,还是有人挡着,总之,没什么印象了。 但很快,我的注意力又从那个锅子转向了烧菜的女人。 是的,现在称她是女人,而不是眉眼清秀的姑娘。算来,从我第一次见到她,到我打算称她是女人,不过是不到一年的光景。 时光机对她太不公平。 从前柔顺的两条小辫子没了,现在是短发,大概烫过,蓬松着衬托着那张胖了的脸,和浮肿的眼皮。 曾经听她细语柔声,今日确是大呼小叫的破锣音。北方的天气摧残人呀。 不过这女人更爽朗了,没遮掩的大笑很有感染力。 她跑前跑后的街边做饭,老公孩子的吆喝,给我枯燥乏味的生活带来了新鲜、真实、和充满活力的气息。之后又专程跑去偷偷看那修鞋小伙。 啊,就一年之隔呀

    。。。。。。

    好了,越写越远,找不到北了。 等手痒的时候再来。 噢,也得等想出门买菜,喝点东东的时候。
    CFC太有趣了,给了我探讨平庸的平台。 曾经也挖掘出我愤世嫉俗的潜力,后又启迪里了我揣着明白装糊涂的勇气、还考验了我不去牙呲必报的定力。 现在,我树立了心存疑神疑鬼的信念。 好玩儿,累,笑中带泪。
     
    已获得叔丁打酱油一尘的支持。
  7. 笑言

    笑言 早期用户 ID:17 管理成员 VIP

    注册:
    2002-01-16
    帖子:
    5,846
    支持:
    18,203
    声望:
    1,393
    金钱:
    $5,348
    非常接地气,支持!接着写吧。征稿有字数要求,CFC可以信马由缰……:)
    :jiayou:
     
    已获得打酱油woow一尘的支持。
  8. 打酱油

    打酱油 新手上路 ID:139360

    注册:
    2014-06-25
    帖子:
    43
    支持:
    21
    声望:
    18
    金钱:
    - $258
    按要求投一稿如何?
     
  9. 青草地

    青草地 本站元老 ID:20728 VIP

    注册:
    2004-03-10
    帖子:
    1,368
    支持:
    1,034
    声望:
    323
    金钱:
    $52,862
     
  10. 青草地

    青草地 本站元老 ID:20728 VIP

    注册:
    2004-03-10
    帖子:
    1,368
    支持:
    1,034
    声望:
    323
    金钱:
    $52,862
    这是哪位同道?我被人指到这里来观摩,果然好看。嘻嘻,我也喜欢和街摊上的小贩打成一片,我还和街上出没的疯子傻子交朋友哩,咱俩有的说;) 我先声明,本人最是平庸之辈:D
     
    已获得打酱油的支持。
  11. 青草地

    青草地 本站元老 ID:20728 VIP

    注册:
    2004-03-10
    帖子:
    1,368
    支持:
    1,034
    声望:
    323
    金钱:
    $52,862
    :zhichi:楼主继续
     
  12. woow

    woow 高级会员 ID:162828

    注册:
    2016-09-08
    帖子:
    4,748
    支持:
    493
    声望:
    93
    金钱:
    $2,497
    有字数要求,太难了。 等我精进了后就投稿。 谢谢邀请
     
  13. woow

    woow 高级会员 ID:162828

    注册:
    2016-09-08
    帖子:
    4,748
    支持:
    493
    声望:
    93
    金钱:
    $2,497
    爱玛, 此一时彼一时。 现在,别说摊贩了,我连必要的日常生活的谈话都精简了。
    上次你的出书见面会是真想去的,但有事不能成行。你又在写新书吗? 精神按摩,很性感的词汇,也恰如其分。 不通文墨,但对绘画来说,我怎么觉得精神按摩不是接受而是给予呀,是为作品按摩。用心一笔一笔又像是诉说。 不献丑了,我得买菜去了。祝你今天愉快。
     
    已获得青草地打酱油的支持。
  14. 打酱油

    打酱油 新手上路 ID:139360

    注册:
    2014-06-25
    帖子:
    43
    支持:
    21
    声望:
    18
    金钱:
    - $258
    呵呵看着你码的字让偶有种想跟你一起喝酒的冲动。喜欢你的文字!
     
    已获得青草地的支持。
  15. 青草地

    青草地 本站元老 ID:20728 VIP

    注册:
    2004-03-10
    帖子:
    1,368
    支持:
    1,034
    声望:
    323
    金钱:
    $52,862
    你看他(她?)辣么会做饭,你跟他喝酒首先下酒菜估计差不了:p
     
    已获得打酱油的支持。
  16. 青草地

    青草地 本站元老 ID:20728 VIP

    注册:
    2004-03-10
    帖子:
    1,368
    支持:
    1,034
    声望:
    323
    金钱:
    $52,862
    嘿嘿,双向按摩,都随您说吧。活到老,按摩到老:D
     

分享此页面

扫描下面的二维码分享到微信!
http://bbs.comefromchina.com/threads/162755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