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婆娑《坦克,碾轧了我的梦想》

本帖由 九妹2019-06-07 发布。版面名称:华人论坛

  1. 九妹

    九妹 知名会员 ID:134688

    注册:
    2014-05-01
    帖子:
    2,017
    支持:
    602
    声望:
    123
    金钱:
    $5,848
  2. 九妹

    九妹 知名会员 ID:134688

    注册:
    2014-05-01
    帖子:
    2,017
    支持:
    602
    声望:
    123
    金钱:
    $5,848
    花婆娑:不是我太勇敢 ,是寒梅太无耻。
     
    已获得Country on wheel的支持。
  3. livingeverywhere

    livingeverywhere 一直在被删帖,还被不停的各种限制发言,哈哈,等CFC被联邦调查就好玩了嘛,坐实了中共狗腿的名 ID:82225

    注册:
    2008-08-02
    帖子:
    4,268
    支持:
    493
    声望:
    193
    金钱:
    $22,732
    Rep. Mike Gallagher‏ @RepGallagher


    30 years ago today, the CCP massacred countless civilians in Tiananmen Square. In the years since, it has only grown more oppressive at home and aggressive abroad. Today’s anniversary is an important reminder that we don't have a China problem--we have a CCP problem.
     
  4. 林劲松

    林劲松 高级会员 ID:173360

    注册:
    2018-07-02
    帖子:
    1,045
    支持:
    198
    声望:
    93
    金钱:
    $20,117
    韩梅就是一个精神错乱的人,政治立场反复,所以她说的话都不用太当真。
    她五月中旬还在转发这些反共的推文,结果两三个礼拜之后就又政治立场180度大转弯了。
    upload_2019-6-7_20-47-30.png
     
  5. 林劲松

    林劲松 高级会员 ID:173360

    注册:
    2018-07-02
    帖子:
    1,045
    支持:
    198
    声望:
    93
    金钱:
    $20,117
    我接你这里谈一下六四的死亡人数。
    目前市面上关于六四死亡人数的版本非常多,如下几个数据是市面上有的几种说法:

    ①李鹏给当时老布什的国家安全顾问Brent Scowcroft说的是310人。

    ②丁子霖收集到了有名有姓的200多人。不过我曾经电话里问过丁子霖,她说这个数字肯定是很少的一部分,因为很多死者无法辨别身份,也找不到家属,而且还有一些死难者家属不敢把名字加在名单上。

    ③新华社前副社长张万舒2009年在《历史的大爆炸》书中说:“《解放军文艺》资深编辑刘家驹同志告诉我,中国红十字会党组书记、副会长谭云鹤确凿地对他说:整个六四事件中共计死了727人,军队14人。”

    ④王丹给我亲口说的2000多人。

    ⑤王治新在BBC的采访中说他估计的3000人到4000人。

    ⑥周孝正估计是1000人左右。

    ⑦传闻北京红十字会曾经统计过,死者2600多人。

    ⑧陈希同作报告的时候说死亡200多人,陈希同后来给姚监复说至少死了几百人。

    我个人比较相信的死亡人数应该是在千人级别。因为每一个路口基本都有死人,所以沿途过来至少死了大几百人,如果再把中弹送进医院死亡的加在一起,那么肯定是能够过1000人的。
     
  6. ix123

    ix123 知名会员 ID:23344

    注册:
    2004-04-20
    帖子:
    127
    支持:
    34
    声望:
    138
    金钱:
    $17,101
    无论法轮功还是六四青年,中共再不好,祖国毕竟孕育了你,任何政党都是人为的,是人就会犯错,没有完美无暇的党派。无论哪个政党,也许内幕一样是非一样。历史往往是情势造就,不要老是活在历史中,不同年龄段不同领导人的同一个政党也有不同的性质和样貌,何必老是对悲惨的错误揪着不放?
    再说一遍:如果是政治迫害出来了,就好好安静地活好下半生吧,不要在让过去的过错让未来蒙上影阴。大家在异国他乡,同样的文化背景,不能继续依靠祖国,也要念着祖国好的一面,活得善良点,增加中加友谊而不是对立而努力吧!
    希望坛子里少一些政治争执,多一些正面的,实际的东西。不要再钻牛角尖,影响大家的心情。

    被激动的群众防火烧死的坦克兵刘国栋,不还手就成了黑炭一堆,他绝对服从军令的生命又应该谁来负责?疯狂的群众吗?

    国家的稳定永远是最重要的。何况相对当今各国领导,中国的领导还算对的。看看国家基础建设,纳税人的钱还算用对了地方。

    肯定中国的好的一面,有那么难么?
     
    已获得肥猫的支持。
  7. 林劲松

    林劲松 高级会员 ID:173360

    注册:
    2018-07-02
    帖子:
    1,045
    支持:
    198
    声望:
    93
    金钱:
    $20,117
    我现在特别担心再过个几十年,六四彻底的二二八化。
    台湾的二二八事件就是如此,虽然政府也给二二八平反了,并且给二二八受害者给予赔偿,但对于这起事件的来龙去脉和细节,蓝绿两党都是各执一词,完全各说各话,主要就是由于两蒋时期把二二八事件压了五十年不允许讨论,导致绝大部分台湾人没有这方面的记忆,现在很多二二八的讨论都是一些小道消息。
    六四这才刚过三十年,各种说话就满天飞了,我就怕再过个二三十年,当年到底怎么回事儿就彻底讲不清了。
     
  8. 林劲松

    林劲松 高级会员 ID:173360

    注册:
    2018-07-02
    帖子:
    1,045
    支持:
    198
    声望:
    93
    金钱:
    $20,117
    您这是在混淆概念,反共不等于反中,如果反共等于反中,难道蒋介石、蒋经国和宋美龄反中吗?如果我对中国绝望了,那完全没必要关心这些,我完全可以今天晚上就和中国一刀切,然后明天开始在加拿大安心上学, 毕业工作后移民做加拿大人,彻底和中国说拜拜。

    六四并没有结束,六四绝不是已经翻过篇的历史。当年的真相根本没有搞清楚,下令开枪的责任也没有追究,受害者的名誉也没有恢复,受害者家属也没有得到赔偿。如果说光州事件可就此翻过,那么六四还远远没有,甚至连第一步都没有开始。而且今天六四依然是中国政治的禁忌,黄琦、陈云飞、唐荆陵、符海陆这些人还在因坐牢。所以六四并不是历史,它就是现实。
     
  9. 林劲松

    林劲松 高级会员 ID:173360

    注册:
    2018-07-02
    帖子:
    1,045
    支持:
    198
    声望:
    93
    金钱:
    $20,117
    不,是军队开枪杀人在前,民众以暴易暴在后。
    中共官方时候公布的《共和国卫士》中,第一个死亡的士兵是死在六月四日凌晨一点的。但军队开枪时间大概是六月三日晚上十点钟,在六月三日的北京的医院中就已经有很多中弹者在抢救了。
    当然我也承认,那几个死掉的军人也是受害者,他们也非常可怜。军人没有死在战场,而是死在自己的同胞手里,等于坐了炮灰了,白死了,相当可惜。

    那个人叫刘国庚,不是刘国栋。
     
  10. uglyducking

    uglyducking 从前有座山 ID:13040 VIP

    注册:
    2003-09-30
    帖子:
    71,586
    支持:
    20,761
    声望:
    1,373
    金钱:
    $96,853
    老向也很无耻:buttrock:
     
  11. 林劲松

    林劲松 高级会员 ID:173360

    注册:
    2018-07-02
    帖子:
    1,045
    支持:
    198
    声望:
    93
    金钱:
    $20,117
    首先我们假定屠杀的目的是为了真正的稳定。生命价值高于一切﹐人权高于一切﹐稳定仅仅是次价值。因此﹐即使真的为了真正的稳定﹐杀人同样是不合法的﹐除非现实的不稳定采用了暴力﹐并危及和杀害了其它生命。但即使如此﹐对暴乱者的惩罚也必需在法治的原则下进行﹐而不是在政府发动的战争状态中进行。问题的实质是﹐任何诚实的人都承认﹐1989年6月3日凌晨以前北京没有发生任何暴力事件。
    我认为以“主义”或“稳定”等等虚妄的借口屠杀和平示威的人的一切行径﹐都是非法的﹐没有丝毫辩解的余地。 “把一个人活活地烧死﹐不是保卫教条而只是杀死一个人”。

    赫鲁晓夫在谴责斯大林的罪行时也曾经说过一段十分具有人道色彩的话﹕“不管斯大林出于什么动机﹐他处决了数以千计的人总是犯了一个严重的罪行。有人争辩道斯大林的动机是为了人民的幸福﹐不是出于利己主义的罪恶目的。真是疯狂透顶﹗为了人民的幸福﹐他竟把人民最优秀的儿女置于死地﹗这种逻辑是十足的奇谈怪论”。其次﹐最重要的是﹐我们认为他说的稳定完全是一个骗局。这个骗局由两部份内容组成﹕“六四”前中国出现了社会“动乱”和“镇压实现了政治稳定”。我们认为“六四”以前中国社会是基本“稳定”的﹐他们说的社会动乱并不存在。镇压是为了平息“暴乱”﹐这是最无耻的“贼喊捉贼”。 “他们声称军队由于激怒而采取的行动不应该受到指责。我看他们在电视上的讲话﹐心里一阵阵恶心”。我在长安街上和被“激怒”的市民在一起﹐我看到的是北京伟大的人民表现的克制和和平﹐“军队被激怒”完全是胡扯。即使果真有人“激怒”他们﹐按此逻辑﹐任何“激情杀人”都可以因“被激怒”而免除法律的责任.

      事实上﹐1989年中国的民主运动表现出了空前的﹑伟大的理性和和平精神﹐她感动了世界。她唯一没有感动“党的领导”﹐因为他们是钢铁铸成的。的确﹐他们如果不是神祗﹐就肯定是野兽。如果军队是被激怒──我认为这是侮辱军人具有正常人的理性的用词──也是被官方刻意灌输的敌情意识给“激怒”了。

    事实是先有了镇压或军队进城开枪﹐才有所谓的“暴乱”﹔而这种所谓的“暴乱”最多也不过是几个被激怒的市民向军队投掷石块﹐尤其当他们亲自目睹了无辜的市民和学生中枪倒下的时候。整个过程绝大多数人仍是和平的──他们是和平地接受死亡。这是群狼对一只羊的残杀﹐然后群狼把这只羊的挣扎称谓“暴乱”﹐然后他们庆祝狼群平息羊的挣扎的军事胜利﹗这种胜利实在不光彩﹐于是庆祝胜利和纪念共和国卫士的活动从1990年开始就消失了。中共因为恐惧﹐事后尽量把自己打扮成一个热爱和平的角色﹐一个被老百姓用砖头欺负的可怜虫﹐竟然把他杀人说成了“正当防卫”。在一段时间里﹐它卑鄙地在电视里反复地播放“共和国卫士”“被残杀”的镜头﹐以此来证明“暴乱”分子的凶残和他杀人的正义性。这几个“卫士”的命运真正是可悲的﹐他们的真正死因也许将来才会搞清楚﹐或者是因为他们战友的残暴激怒了市民而不幸被杀﹐或者是在混乱中意外地亡命﹐或其因为希特勒的“绿色方案”式的屠杀阴谋而成为牺牲品。但无论是什么具体原因﹐政府都要对他们的死承担责任﹐就是这个政府挑起了这场人民的自相残杀﹐就是这个政府一直引诱这些年轻的士兵对人民保持“神经质”式的敌意。更可悲的是﹐就在他们死后﹐这个本来应该承担责任的政府竟然还要用他们的死来装饰自己杀人的合理性。这个政府需要他们的死﹐因为必须沾他们的血迹才能为这个政府屠杀平民提供“合法”的根据。更可悲的是﹐“卫士”的家属在接受“领导接见”时﹐还感到受到了政府的关怀而感动﹗她们不知道﹐就是她们面前这些一个一个笑面虎式的伟大人物将她们的儿子害死了。也许这就是我们中国的国情﹐这就是我们中国的人民。她们一方面要向权力捐献自己的骨肉﹐而另一方面又向这个权力感恩戴德﹐顶礼膜拜。
      关于“稳定”问题﹐这里我们需要强调的是﹐当局已经彻底地变成了马克思所极力抨击的“秩序党”了。他们所捍卫的“秩序”或“稳定”是人类自由思想史经常批判的对象。根据常识我们知道﹐“社会稳定”不是唯一的政治目标和最高的政治目标。而“政治稳定”简直就不是政治目标﹐而是权力的目标。 “政治稳定”就是“权力稳定”。真正的社会稳定必须可以同时促进社会发展﹐而发展是更重要的政治目标。 “政治稳定”和社会发展是完全对立的。历史上“政治稳定”派一直是自由事业和正义事业的敌人﹐在他们获得权力之前﹐他们是极端的革命派﹐一旦他们获得了权力就变成了极端的稳定派。他们的主张从来是他们个人现实利益的体现。因此霍尔巴赫说﹕“教会的安宁就是能够为所欲为或不受阻碍地破坏别人的安宁”。人民反抗任何“暴政稳定”。正因如此﹐反抗“暴政稳定”的斗争一直存在﹐这种不稳定﹐加上暴政本身就是一种不稳定﹐因而“暴政稳定”完全是一种骗局。孟德斯鸠说﹕“专制政体的原则是恐怖﹔恐怖的目的是平静。但是这种平静不是太平。它只是敌人就要占领的城市的缄默而已。”。因此卢梭说﹕“专制主义可以为他的臣民确保国内太平。就算是这样﹔但如果专制主义的野心所引起的战争﹐如果专制主义无餍贪求﹐如果官吏的骚扰﹐这一切对人民之危害更有什于人民之间的纠纷的话﹐那么人民从这里面所得的是什么呢﹖如果这种太平的本身就是人民的一种灾难﹐那么人民从这里面又能得到什么呢﹖监狱里的生活也很太平﹐难到这就足以证明监狱里面也很不错吗﹖被囚禁在西克洛浦洞穴中的希腊人﹐在那里面生活得也很太平﹐可是他们只是在等待轮到自己被吞掉了”。

      最后﹐他们说﹕“如果不镇压就会乱”。这是把不确定的理由作为确定的理由的狡辩。如何证明将来肯定会乱呢﹖这是不可证明的。根据他们的逻辑﹐任何杀人犯都可以逃避法律的制裁﹐因为他可以说﹐他认为那个被害人将来肯定要害他──还有比这更荒诞的逻辑吗﹖ ﹗ “没有人能够抵押自己的不公正作为自己正直性的担保。”黑格尔把这种类型的狡辩称作“盖然论”。 “它的原则是﹐只要行为人能替行为找到任何一种好的理由……行为人也可以感到心安理得……作出决定的不是事物的客观性﹐而是主观性。这等于说好恶和任性变成了善与恶的裁判员﹐其结果伦理和宗教心都遭到毁灭。……这里牵涉到'只要目的正当﹐可以不择手段'这一恶名昭著的命题……把罪行当做某种善良目的的手段……这种学说﹐只有当道德和善由权威来决定的时候才会发生。”“盖然论”是彻底的价值虚无主义﹐是最“高峰的主观性”﹐是彻底的循环论证。

      暴力镇压破坏了真正的稳定。而且将长期破坏真正的稳定。 89民运为真正的稳定进行了艰苦的努力﹐是历史上最伟大的和平运动﹐目标是企图建立中国社会真正的和平和永久的和平──这种努力被以稳定的名义无耻地虐杀了﹗他们的屠杀不是为了社会的稳定﹐而是为了专制权力的稳定。这种疯狂的自私突出表现在他们对苏联解放的反映上﹕在面对苏东剧变时﹐他们庆幸自己杀人才保住了他们的“社会主义”﹐而抱怨苏东的领导人对自己的人民太手软。而极少数苏东的极权分子在失去了带给他们无数利益的“社会主义”之后﹐对东方八九年的凶残羡慕得不得了﹕“东欧的教训表明﹐中国在1989年采取的对反对派坚决不让步的立场是十分正确的”─一位波兰外交官跟中国的新贵们说。这位丧家犬无视真正的事实﹐即东欧共产党的失败正是因为几十年来它对“反对派采取坚决不让步的立场”。 50年代的匈牙利事件﹐60年代的波兰事件等等﹐共产党一直“对反对派采取不让步的立场”﹗但在过去了几十年之后﹐共产党还是要为自己当年的血腥记录付出倒台的代价。相对来讲﹐大多苏东的极权者要比东方的领导人多一些人道主义的修养﹐多一些理性。京特.沙博夫斯基在从北京访问归来﹐根据对中共领导人被“六四”事件搞得狼狈不堪的认识﹐他说﹕“从北京事件得出的教训只能是﹕决不能用军事武力镇压示威的公民”。前匈牙利社会主义工人党总书记﹐前政府总理格罗斯在下野后回忆说﹕“1989年夏天﹐党的领导人在小范围内讨论过﹐是否要动用武力来阻止形势的进一步恶化……我们一致的看法是﹐不主动采用武力。除非发生了外部的军事干预或反动派动武……中国对自己问题的答案不能作为欧洲的药方”。这种对比使我们这里的疯狂的权力自私更暴露于天下——全世界只有“我们”认为权力的价值高于生命的价值。 “我们”不仅拥有社会主义或无产阶级专政的理性﹐而且拥有专政的“勇气”﹐后面这一点﹐是苏东的社会主义者“无法比拟”﹑“忘尘莫及”的。当然﹐苏东的“光荣革命”的成功不是主要因为那里的共产党的一点良知﹐而是因为全社会民主力量的壮大。在这里我们想要强调的是﹐这里就连那一点基本的良知也没有。与稳定论相关的是所谓民运违法论。事实上﹐人民不正是为了要求法治才违反“法制”的吗﹖遗憾的是﹐这样的“法制”大约2000年前秦始皇就成功地“实行”了﹐而辛亥革命和共产革命都“违反”了它。总的说来﹐世界上和人类历史上很难再找出比1989年更为秩序的群众运动了。有人说﹕“人民为什么不能回家﹐然后通过合法程序要求经法判因为戒严违宪所以取消戒严并追究当事人刑事责任呢﹖”事实上在中国有这样的途径吗﹖如果有﹐当年也不至于发生革命了。根据这种逻辑﹐在“人民没能做到这点”之前﹐人民只能服从和沉默。而由于那可爱的“法制”﹐人民永远不能做到这点。那所有的罪恶行径就全部“合法”了。 “违法论”回避了两个重要的事实﹕第一﹑人民守法的前提是法的确是人民制定的。第二﹑即使在“恶法”存在的情况下﹐人民远远比公仆要更守法﹐即使在1989年也如此。
     
    已获得渐渐长大的支持。
  12. 林劲松

    林劲松 高级会员 ID:173360

    注册:
    2018-07-02
    帖子:
    1,045
    支持:
    198
    声望:
    93
    金钱:
    $20,117
    况且就算要驱离民众,真的必须动用军队吗?
    四五事件也是有两百万人上街,但当时四人帮清场的时候没有死一个人。
    upload_2019-6-7_22-9-5.png
     
  13. livingeverywhere

    livingeverywhere 一直在被删帖,还被不停的各种限制发言,哈哈,等CFC被联邦调查就好玩了嘛,坐实了中共狗腿的名 ID:82225

    注册:
    2008-08-02
    帖子:
    4,268
    支持:
    493
    声望:
    193
    金钱:
    $22,732
    中共派党军手持冲锋枪,开坦克进入北京的时候,就准备好杀人了,不论是否受到北京民众的攻击,也不论是否有反抗。

    已具杀心,磨刀霍霍,只待猪羊
     
    已获得林劲松的支持。
  14. 肥猫

    肥猫 资深人士 ID:1326

    注册:
    2002-04-29
    帖子:
    3,482
    支持:
    725
    声望:
    273
    金钱:
    $99,927
    靠颜色革命改朝换代,乌克兰倒是做到了。赶走了台上的总统,换上了街头的斗士上台。好替乌克兰人民高兴啊!要向你们学习!你们的今天就是我们为之粪斗的理想。欧嘢!
     
  15. 肥猫

    肥猫 资深人士 ID:1326

    注册:
    2002-04-29
    帖子:
    3,482
    支持:
    725
    声望:
    273
    金钱:
    $99,927
    这个难得同意你一次。
     
    已获得林劲松的支持。

分享此页面

扫描下面的二维码分享到微信!
http://bbs.comefromchina.com/threads/167896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