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孟源: 【英國】談Brexit

本帖由 RareEarth2019-09-11 发布。版面名称:华人论坛

  1. RareEarth

    RareEarth 资深人士 ID:113430

    注册:
    2012-10-10
    帖子:
    3,284
    支持:
    1,169
    声望:
    273
    金钱:
    $43,130
  2. 在過去這幾年,Brexit一直是國際上的熱門議題,提供旁觀者許許多多曲折離奇、引人入勝的劇情發展。很多讀者希望我做出預測,但是我在留言欄解釋過,Brexit是一場勢均力敵的長期戰爭,其勝負取決於現在和未來多場戰役中的戰術哂靡约盁o數個別戰士的隨機抉擇。既然決定最終結果的大部分事實還沒有發生,那麽試圖做邏輯推測就毫無意義,純屬瞎猜。歷史只發生一次,這種二選一的事件自然有50%的機率能瞎貓撞上死老鼠;如此欺世盜名的做法,當然是有識之士所不屑的事。

    但是Brexit爭執背後的真實動機,卻是早就可以確定的。隨著這個真相的關鍵時間點越來越接近,兩邊的陣營也有了越來越強的危機感,開始采用極端的手段做殊死掙扎。然而我並沒有看到任何中文報導對此有正確的認知,所以值得我在這裏解釋一番。

    其實我在六月所寫的《21世紀之民粹》一文中,已經簡單提起這件事,但是似乎是沒有講清楚,以致於三個多月下來,仍然沒有其他的評論者循著這條思路演繹下去。這裏的根本事實,是脫歐派的力量完全來自英國的自私土豪;在檯面上的媒體輿論,他們固然有一連串冠冕堂皇的理由反對歐盟,但這純粹只是用來忽悠教育程度低的右派民械尿_術;私底下真正的原因只有一個,就是歐盟的反避稅指令(Anti Tax Avoidance Directive,ATAD)。

    英國有很多富豪是繼承祖產而來,藏錢、避稅的手法經過幾代人的鑽研,技術水準很高。英國本土固然稅法嚴明,但是有許多海外屬地,例如Gibraltar,Jersey Island和Malta,都是著名的避稅天堂,主要就是服務英國自己的財主。歷代國會受土豪掣肘,始終無法填補這些稅法上的漏洞。

    然而歐盟的福利國家很多,避稅的傳統沒有英國強,地方土豪對遠在Brussels的新官僚團隊掌控力又弱,使近年來歐盟對周邊的避稅轄區得以步步緊逼。原本主要靶子是瑞士,其目標是强迫後者配合歐盟國家查稅。但是後來歐盟理解到,如果自身的法律能强制要求富豪們對國家申報自己的財產,那麽嚇阻力就會倍增。這個想法實踐出來,就是前面我提到的ATAD法案。

    很巧的是,幾年前ATAD剛開始立法過程,Brexit忽然就成爲英國政壇的新主流,許多原本立場各異、互有恩仇的社會賢達,在一夜之間結成親密的盟友,在政治、媒體和學術界鼓吹Brexit。他們所公開宣稱的理由,五花八門,而且因爲毫無例外的會被打臉,總是必須每半年換一次,像是改善醫療服務、減低支出、促進自由貿易、維護主權、保障民主(因爲歐盟官員不是直選出來的)等等,基本沒有幾個智商在100以上的人會相信。但是既然總有一半人口的智商在100以下,他們知道只要有足夠的努力,自然會有收穫。

    這裏的一個例子是《Daily Mail》。歷史上它原本是親歐派的媒體,但是在ATAD之後,忽然總編輯被開除替換,然後成爲Brexit的拉拉隊長。這個轉變的關鍵是《Daily Mail》的老闆,Rothermere子爵。在英國的法律下,Rothermere早已移民海外屬地,不是本土居民,所以享有很多稅法上的豁免;但是在ATAD條文裏,因爲他在英國本土有許多資產和生意,這些豁免權將被剝奪,那麽對他的資產管理就很不方便了。

    提到一個子爵,我談一下題外話。英國歷史上世襲下來的老貴族很多,但是因爲歷經幾世紀的傳承,大部分已經不是大富豪,真正有錢的大多是18、19世紀派任的新貴族。因爲上議院(House of Lords)也有幾百年的歷史,當前的議員以上中產階級居多,比起被土豪滲透收買多年的下議院(House of Commons),反而更加有大局觀、更能為國著想。本周反No Deal Brexit的法案,能在上議院輕鬆通過,就是這個原因。

    言歸正傳,我並不是說在ATAD之前,沒有英國人說歐盟的壞話。像是Boris Johnson從名校畢業當記者,就是派駐在歐陸,然後以編造各式各樣的故事而成名。但在當時這完全不是主流,是英國知識分子容許但會搖頭的平民(Plebs)幻想話題之一,類似各種長壽保健食品。

    後來這些Brexit土豪的代言人開始大鬧特閙,把David Cameron搞煩了。因爲他已經有兩次公投(在英國政壇歷史上,其實公投很少見;這是因爲平民太笨,不能讓他們直接做決定,必須有議員這些知識分子來過濾他們的衝動;有興趣的讀者,可以搜索Edmund Burke的著作)勝利的經驗,以爲可以用同樣的手法安撫他們,沒有想到這次民粹的背後,是一大批土豪的生死利害關係。他們無所不用其極,偷搶拐騙,硬是贏得了公投。

    然後Theresa May接任首相。May也不是土豪的人,原本對Brexit投的是反對票;當上首相之後,她努力的方向是在Brexit這個前提下,盡可能保障國家的利益。這就和土豪的利益背道而馳,所以她注定不可能成功。表面上Brexiteers一再狙擊謿⑺摎W協議的理由是愛爾蘭邊界上的Backstop,也就是爲了避免在北愛爾蘭出現海關,必須有幾年的過渡時期。實際上土豪根本不在乎什麽海關,他們真正不能接受的是那個過渡時期。這是因爲ATAD預定在2020年一月1日正式生效;如果届時英國還是歐盟的一部分,或者因爲還在過渡時期,必須采納和歐盟一樣的法規,那麽他們的錢財就會曝光,整個Brexit計劃也就失敗了。

    Theresa May似乎並不完全明白這件事背後的脈絡,硬是一根筋地要把她的協議闖過國會。這雖然浪費了三年的時間,但卻也把Brexiteers逼到墻角:十月31日的期限成爲最後一個能確定避免ATAD的紅綫,無論如何必須在那天無協議脫歐。

    所以在過去這一周,以Boris Johnson的脫歐派固然是傾巢而出,相對的也有20多名保守黨議員(大約10%;包括下議院議長)分五個批次,爲了阻止無協議脫歐對國家的損害,或脫黨或辭職,其中有半數直接宣佈退休。這正是我在前文《舍生取義的政治人物》討論過的,西方體制下少有而且必然會被劣幣驅逐良幣的良心政客。一次能有10%的議員願意犧牲自己的政治生涯來效忠國家,我想這是遠高於任何其他主要西方國家的比例,英國作爲歐洲政治制度演化的先進,果然功底深厚。

    正是憑藉著這些良心知識分子的犧牲,脫歐的時限被延展到明年一月31日。這必然會觸發土豪集團更加絕死的反擊,(應該會)在十一月舉行的大選將是決定性的關鍵,因爲它是無協議脫歐的最後機會。如果Brexiteers無法掌握多數,那麽大勢已去,無協議脫歐將失去它的意義,英國應該會在軟脫歐和重新公投兩者擇其一,後者的可能性尤其不容低估。

    http://blog.udn.com/MengyuanWang/129262086
     
    已获得boblee2000的支持。
  3. boblee2000

    boblee2000 赵兄托你帮我办点事 ID:127809

    注册:
    2013-12-06
    帖子:
    3,495
    支持:
    960
    声望:
    123
    金钱:
    $47,876
    不错,我一直很喜欢这个人,讲的非常好。
     

分享此页面

扫描下面的二维码分享到微信!
http://bbs.comefromchina.com/threads/169167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