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题:同学录之六――地雷妹(全)

本帖由 guest2001-12-19 发布。版面名称:移民留学

  1. guest

    guest 新手上路 ID:3241

    注册:
    2002-10-07
    帖子:
    400,309
    支持:
    41
    声望:
    0
    金钱:
    $1,396,287
  2. <HTML>

    地雷妹的生活,对我来说是个谜,对中学时候的其他同学来说,是一
    片空白。

    我一直在犹豫把关于她的一点我也知之甚少的故事写下来是否妥当,
    因为这不可避免地要涉及到也许有关个人隐私的问题,而我对于所有
    形式的隐私向来持敬而远之的态度,就象前几年我从来不读《绝对隐
    私》这几年从来不读《上海宝贝》一类据说是很优秀的书籍一样。

    所以这个同学录中的地雷妹只能把她作为一个虚构的人来看,关于她
    的记录,就当是一个杜撰的故事了。

    卢梭的《忏悔录》,似乎也有关隐私,但谁能保证那不是一个故事?

    我先简单交待一下地雷妹中学时候的背景。那个时候不是每个女生都
    有机会被称为地雷妹的,漂亮些的女生一般只是被叫做手榴弹,而一
    个班上被称为地雷妹的,无疑就是该班最漂亮的女生了。这样的规定
    还真有些想象力,以至若干年后有一回听到林志炫唱的《有些女人不
    能碰》,我就想起手榴弹和地雷通常就是不能碰的。

    地雷妹在学校里没什么多的故事,她是高二的时候从北方转学来的,
    漂亮惹眼但冷冰冰的,整个中学时期都独来独往,也没什么朋友,外
    语成绩很棒。班上有个叫李流氓的男同学去搭讪过几次,碰了一鼻子
    灰。好在愿意搭理李流氓的其他手榴弹级的妞们还不少,李流氓照顾
    不暇,地雷妹才得以平静健康地成长。

    高考前地雷妹走了,流传的消息是考托福出国了,但没有一个人能够
    证实。
    后来再也没有她的消息。地雷妹仿佛荒原上的一棵草,独自生长了一
    季后消失了。

    九年以后一个毒日当头的下午,我在广州出差,那边的伙计给我们提
    供了一部破旧的道奇面包车以方便工作,我开着它走到海珠桥北头的
    一个十字路口碰上红灯熄火了,听到水箱里万马嘶鸣,下来打开引擎
    盖只见里面水汽滚滚。我抹了一把汗水正破口大骂的时候听到有人叫
    我的名字,然后从旁边的一部红色雪弗兰的后座车窗里我看见了地雷
    妹的脸庞。

    在一家叫名典的咖啡屋里,坐在我对面的地雷妹有些陌生,只有那两
    只黑亮的眼睛能让我想起当年曾看到过的某种冰凉。

    坐下来的时候我一直不能集中自己的注意力,脑子里浮现着一些遥远
    而恍惚的景象而这些景象与我和地雷妹之间没有丝毫的关系。我奇怪
    地想起了以往的长途旅行中在飞机上看到的那些黑暗将至时出现的神
    秘的天光以及夜行的列车两边被雪亮的车灯照亮一瞬的狰狞沉默的树
    木,有几秒钟我甚至想起了一对雨刮器――车窗外是滂沱的大雨,两
    只厚重的雨刮器在玻璃外无声地疾速摆动……

    我把自己当时这种思维的紊乱解释为意外相逢所带来的不适应感,毕
    竟在过去的岁月里我的那些或因事务或因个人或什么也不因的杂七杂
    八的旅途中,心理上早就习惯了在外面的日子里那些陌生、流迹和与
    人毫无瓜葛的感受。我得承认我肯定不止一次地幻想过能够在某段旅
    途上碰上一段精彩的脱离了低级趣味的奇遇,可惜从来没有实现过,
    当然更没有过突然在万里之外碰上一个多年前的同学或者朋友的经
    历。

    接下来我们开始谈话,毫不奇怪彼此的口吻就象初次打交道的人那样
    很客气。我惊异于我们的平静――或许她也是。地雷妹的声音很柔,
    但略带点沙哑,不知怎的我就觉得这声音里有一种风尘的味道。

    地雷妹问了我目前的工作和生活情况后,还问了以前很多同学的情
    况,考上哪所大学、现在何处工作等等,我一一做答,她很仔细地听
    着,脸上的表情起着微小的变化,我觉得那似乎是变得苍茫起来。

    地雷妹说她现在在为某国外品牌的化妆品做中国南方市场的总代理,
    大多数时间在广州,也跑深圳和厦门。不过她用英文说的这个化妆品
    牌子我不熟悉,发音是“凯莱斯特”。
    我突然想起地问她说你不是出国念书了吗?地雷妹迟疑了一下,然后
    说出去了很短一段时间就回来了。
    听说是考的托福?不,当然不是。
    那是什么呢?什么也不是。
    觉得这个话题不太对劲,于是我打算问最后一句,怎么就杳无音讯
    了,后来就没回过c市吗?你的家人呢?
    沉默了半天没有回答。我望了她一眼,发现眼睛里亮晶晶的已噙满了
    泪。

    如果那天我有足够长的时间或者没有另外的干扰,恐怕我会试着去弄
    清楚这个地雷妹究竟是怎么回事。就在那个时候我的手机响了,同事
    跟我商议工作上的事并说二十分钟以后来接我。

    我接完电话地雷妹已经恢复了常态,她抿了一口咖啡笑着说你们这个
    行业总是很忙,在广州能呆几天?我说还有两三天吧。于是她留下了
    电话号码并要走了我的,说明天请你吃顿饭吧。

    后来那顿饭我没有吃成,因为当天晚上工作有了进展和变化,第二天
    一早我们就离开了广州。回到成都后大概上午11点我拨了地雷妹的手
    机,响了很久才接听,地雷妹睡意朦朦地在那头“hello”。

    过了大约半个月后的一个深夜,地雷妹来了个电话,能够听出来已经
    喝醉了,边哭边杂乱无章地说了很多,大部分模糊不清,我能听明白
    的只有两句,一是说她其实在广州一直过着低贱不堪的女人的生活,
    二是叫我别告诉其他的中学同学我在广州见过她。我在电话里大声地
    叫她,叫她冷静些听我说,她没有理睬,径直挂掉了电话。

    地雷妹那个电话号码后来再也打不通了。</HTML>
     

分享此页面

扫描下面的二维码分享到微信!
http://bbs.comefromchina.com/threads/269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