批判安妮宝贝~

本帖由 不明飞行鸟2007-09-18 发布。版面名称:尘世有花落

  1. 不明飞行鸟

    不明飞行鸟 Moderator ID:1598 管理成员 VIP

    注册:
    2002-05-23
    帖子:
    8,247
    支持:
    125
    声望:
    193
    金钱:
    $283,394
  2. 本来对小资文学不是特别感冒,无意间看到了这片文章,反而让我对安妮宝贝的书多少产生一些好奇,觉得小资似乎就是以前古代风流文客的另一种变体~





    ZT

      古时候,某个山洞里住着两个猿人。拾起锋利的石头,一个猿人在岩壁
    上画了只鸟,另一个画了条鱼。闪电划空,风声呼啸。如果他们是一雄一雌,
    则可能会交配,会有孩子。孩子长大,画别的图象,孩子的孩子长大,终于
    画了一条龙——想象生了翅膀,一种能在天上飞且能在水里游的东西出现了。

      从石头到刻刀,到毛笔,钢笔;从岩壁到甲骨,到竹简,纸张,几千年
    呱唧过去,信息时代来临,咯嚓一个大雷,网络诞生了,以电脑书写工具和
    及网络为文字载体的网络文学随之产生。

      网络是一对翅膀,安装在现实生活的身上,飞到梦里。
      网络更象江湖。

      真实与虚拟齐飞,传统共网络一色。这是一个自由的文学空间,大门只
    为想进来的人敞开,这里飘渺而又存在,鼠标等待右手,键盘等待五指,全
    民写作的曙光已经刺破黎明前的黑暗。

      神圣摔碎了,谁都有资格进入文学的殿堂。大多数网络写作者不靠写作
    吃饭,发表成为一种自娱自乐的行为,他们无须为退稿和三审感到担心,有
    些文章的点击数超过十万甚至百万,一本畅销书的发行量不过如此。这样的
    环境也很浮躁,网络文学精品太少。小女生在这里风花雪月,小男生在这里
    忧郁叹息,得意者在这里唱大歌,失落者在这里敲破碗,愤怒的在这里吼叫,
    平静的在这里微笑,井底之蛙在这里看看风景,秋后蚂蚱在这里听听音乐,
    胸怀远大者在这里瞩望人类前途,小肚鸡肠者在这里抱怨命运,文雅的在这
    里清高自傲,粗野的在这里撒泼打滚,喝醉的在这里呕吐,做梦的在这里梦
    游。

      有少数几个人,大伙一起制造越位,他们出名了,成了网络文学中叫的
    响的几个牌子。

      痞子蔡:第一个生吃螃蟹且没有拉肚子的人。《第一次亲密接触》之后,
    作品是一窝不如一窝,此郎似乎才尽,前程还是光明的,如果他干他的老本
    行去修水利的话。
      卫慧:和棉棉站在一起称为狼和狈。
      周洁茹:五岁时就爱上了一个人并且一直爱着失散十九年后又在网络上
    重逢。用赵凝的话来说,周洁茹装孙子。赵本山讲话,没病走两步。
      李寻欢:文学网站推销的是一种希望,李寻欢和宁财神,刑育森被榕树
    下称为网络文学中的三架马车。马车也好,驴车也罢,林彪的飞机落在蒙古,
    拉登的飞机落在世贸大厦,李寻欢会驶向何方呢?
      今何在:《悟空传》现在被称为客厅读物,据说今何在被包了二男。
      ……

      网络下了很多蛋,其中的一个就是安妮宝贝,这蛋里究竟是什么鸟,能
    飞多远,我们不得而知。安妮宝贝的写作视野狭隘,看得见风花雪月,看不
    见苦难的芸芸众生,她可以收留一只流浪的小狗,却对墙角哆嗦的乞丐视而
    不见。安妮宝贝是网络中小资文学的代表。她主要活动在上海那一带。衣食
    无忧,口袋里有些零钱。盲目或者不盲目的追求高雅情调,另类前卫,脱俗
    品位,她随时随地的需要浪漫,有时闲逛街头,有时站在楼顶。她喜欢尖叫,
    耸肩,象法国女人那样把手指按在嘴唇上表示惊讶。她的小说总是充满灰色
    情调,二十浪当岁的好年龄,不知道她一个人能蹦达到什么时候。她标榜自
    己,远离庸俗,有着小小的优越感。她的胃只消化奶油,沙拉,料理,汉堡
    包,咖啡。她不喜欢吃臭豆腐,猪头肉,油条,甚至连烧鸡也不吃。

      让我们随便拿起把菜刀,试着剖析安妮和安妮的小说。啪啪啪,将其剁
    成几块,我们看见其组成部分是:小资,美女,作家,颓废,自恋,矫情。

      小资不是上帝造出来的,也不是女娲捏出来的。小资的母亲叫做城市。

      小资不是一个阶层,而是一种生活方式,一种情调,一种姿态,一个标
    准。
      
      男小资的鞋一定要亮,苍蝇落上去都要摔跟头。不洒香水的小资不是好
    小资。

      小资喜欢周星驰,可以说出一些流行的台词。虽然他们小时侯也看过地
    道战和地雷战,也曾经想做一个赖宁式的好少年。

      小资会讲一些小故事。1.有一种鸟没有脚的。他的一生只能在天上飞来
    飞去。一辈子只能落地一次,那就是他死的时候。 2. 每天你都和许多人擦
    肩而过,却不一定发生什么事情,当时那个女孩子离我只有零点零一厘米,
    五分钟后,我将会爱上她。

      贾平凹,王小波的书千万别看,看了也别承认。王朔,金庸的要批判着
    看。张爱铃,沈从文,林语堂,苏童,白先勇的书可以照看不误,最低限度
    是余秋雨,就是说不能比他再次了。罗素的哲学一定要看,虽然看不懂,村
    上春树的书要摆在客厅显著的位置,朋友来了,要看着窗外喃喃自语:直子
    死了三年了。

      安妮知道麦当劳不是麦当娜的妹妹,安妮也应该知道“小资师奶奶”张
    爱玲嫁了个大汉奸。

      电影一定要看王家卫,《重庆森林》,《花样年华》至少要看三遍。
    《大话西游》里的台词要背熟背会,孟京辉要常挂在嘴边。张艺谋的电影除
    了《我的父亲母亲》之外能不看就别看。欧美日韩的言情片必须要看,如果
    在深夜那就得看黑白老片了,当然不是《苦菜花》《小兵张嘎》,看的时候
    要勉强自己感动,如果感动的流泪那才是小资的最高境界。电视节目只能看
    《经济半小时》《开心辞典》《人与自然》《体育世界》。有两个节目是万
    万不能看的,很多假小资就是在这上面露了馅:《新闻联播》《焦点访谈》。
    因为真正的小资是不关心时事政治的,要关心也只关心外国的。

      安妮不是常在深夜,象鬼子一样盘腿坐在地板上看黑白老片,还常常流
    泪。

      小资有警犬一样的鼻子,嗅出时尚的气息。接受新鲜事物比谁都快,禁
    忌的也是有吸引力的。讲究性开放,可以在陌生人肩上哭泣然后一夜情。小
    资缺少社会责任感,强调个人享乐主义。
      小资都有怀旧情绪,当然不是回忆跳皮筋攒糖纸的童年,而是在音乐方
    面要听一些老歌。

      小资比艾斯基魔人还挨冻,秋天不能穿秋裤,冬天最好穿皮裙。小资永
    远充满诗情画意,坐火车,窗外一定能看到麦田和白桦林,在酒吧喝着朗姆
    酒的时候,墙上挂着的肯定是毕加索的画。
      小资文学只能停留在自我欣赏自我满足。
      安妮的诗里有句“我想在水中写一封信给你”。
      我只是想说千万别在冬天写,千万别用毛笔写。

      夜晚等于浪漫,一个人走在月色下,幻想着和一个高大英俊的男人相识,
    虽然被强奸的可能性更大。
      安妮小说中的重要情节除了发生在酒吧就是发生在夜里。
      另外还有几个特点:

      小说中的人物名字都是单字,例如《伤口》中的罗,《小镇生活》中的
    林。有几篇甚至就用他和她代替,例如《七年》《末世爱情》《生命幻觉》
    等等。
      小说里的主人公做爱前必须调情,说一些废话,否则就把你放进黄色小
    说里去。
      小说开头一定要引用歌词。

      安妮的孤独是能感受到的,那种孤独不是地球上只剩下她一个人的孤独,
    而是深入骨髓的。走在人群中,即使不能站在艾废尔铁塔上眺望,也可以站
    在自家的阳台上手搭凉棚瞧一瞧。安妮不是常常在凌晨趴在阳台上抽烟么?

      安妮不太喜欢过年,什么建军节建党节全觉的俗,只有圣诞节情人节是
    最最重要的。她笔下的人物可以一直苦苦等到2 月14日,从大年三十就想象
    着当恋人接到玫瑰时的那个吻。

      小资会点英语,骂人的时候必须用英语骂,还要竖起中指,不竖中指的
    小资不是好小资。当然要冲着人家的背影,否则遇见胡同窜子街头混子就得
    挨揍。

      不会尖叫的小资也不是好小资。凡是看见老鼠,蟑螂,壁虎,蛇,一定
    要尖叫,即使那只是玩具,然后要做的动作是拍着胸口说,吓死我了,讨厌,
    去死啦你。

      安妮,你流浪的路上要小心啊。动物园之外的野兽还多着呢!

      总之小资最大的特点就是虚假。
      对虚假给予雷霆般一击的手也是向真理挥舞的手!

      对文学,批判和赞扬同样重要,谁的天平也不能倾斜。黑暗里有黑色的
    火焰,只有目光敏锐的人才可以看见。

      中世纪文学服务于宗教,浪漫主义源于封建统治下的自由思想,现实主
    义来自社会关系中的阶级矛盾。文学的发展从来都不是单线的。一小撮小资
    情调的文学野草般在网络上疯长,他们无论男女,自娱自乐,自己灌水,自
    己施肥。

      无疑,草是长不成大树的。

      小资也是经济文化结构上的一环,但在文学领域能尿多远?小草长不了
    多高,小鸟飞不了多远,小虫蹦达不了多久。

      目前的网络文学到处响彻着小资叽叽喳喳的声音。他们所宣扬的高雅能
    包含多少社会的底蕴,他们所追求的品位有多少经过思索的现实意义。从
    《流星花园》引起的尖叫,到《上海宝贝》的畅销,一直回溯到读言情小说
    的中学时代,就是这样的趣味点缀着我们的精神文明建设。谁的肚子里也没
    有轮子,谁生病也得吃药打针。于是疑问从沉思里走来,一步一步质问着每
    一个用心写作的人,而小资却在耸肩,摊开双手,隐身于网络,以一叶之障
    目,明目张胆的将小资的标签系在了文学的尾巴上。惊蛰的节气已过。各种
    小虫还能蹦达多久,找一个小资情调的坟墓,在自己的文字还没有苍白之前,
    上路吧!也许倒下的地方就是葬身的所在。

      我们将目睹一个过程!

      从装孙子到孙子的过程也是猪变成猪头肉的过程。

      在这个人口众多的国家里,安妮也有一些读者。色狼认为黄色小说就是
    好小说,小资自然觉的安妮宝贝的小说就是好小说。
      安妮的读者跳不出小资的圈子。她的小说是写给圈里人看的,水平定位
    于自我欣赏自我满足自我陶醉。安妮在给别人泡制酸菜的同时,她自己无疑
    是被泡的最酸的一个。同传销的行话来说这叫洗脑。

      在1 和3 之间,在SB和NB之间,还有一种叫2B的人,这就是小资。小资
    的名声现在是越来越臭了。我亲眼看见两个网友在聊天室对骂:小资,我就
    这么骂你怎么着。
      你才是小资呢,去你大爷的。
      你是小资,你们全家都是小资。
      我草,你祖宗十八代是小资,你生了孩子还是小资。
      安妮有点傻,又不是很牛。她说她“不写作就没法活”,这话多2 啊?

      有个叫辛心的哥们为小资设计了81种死法,摘录几则供小资参考:
      3 、起床后找不到感觉舒爽的毛巾,不想洗脸,脏死
      4 、泡浴缸里洗个澡,皮肤好好,好多泡泡,爱死
      5 、对镜欣赏自己挺拔的身子和姣好的面容,恨天下无人识君,自恋死
      6 、发现额上有了皱纹,慌死
      10、穿衣服时总担心自己的衣服出去后不够吸引眼球,怨自己不是身在
    巴黎,恨死
      11、穿了一件新潮T 恤下楼,发觉外面下雨了,冻死
      12、换一身艺术妆下楼,发觉马路对面过来一同样打扮的人,瞪死
      13、那人追过来,说了些什么乱七八糟的话,竟是个同性恋,吐死
      16、对面的姑娘不如我时尚,鄙视死
      17、对面的姑娘比我时尚,气死
      46、一个人孤孤单单在午夜时分回家,寂寞死
      47、上楼时看到一个小乞丐在卖唱,可怜死
      48、被小乞丐的脏手抓住了衣服下摆,恶心死
      49、给了乞丐五毛钱,自己感动死
      50、乞丐气愤地把五毛钱还回来,羞死

      安妮还说她“已经把上海写尽,要去北京。”我不明白这么一个国际大
    都市就让安妮写完了?王朔够狂妄吧,他都没敢说把北京写尽。莫言从《红
    高粱》到《檀香刑》的小说背景还是高密东北乡。福克纳不断的写“家乡那
    块邮票般大小的地方”才“创造出一个自己的天地”。安妮写的那么点事只
    是九牛一毛,沧海一粟。她说这话也是无心的,不是故意自高自大,也正是
    这无心真实的反映了她的智商水平。
      
      实话实说,安妮的文字不错,过渡转承启合收放,用第一人称写来象写
    日记那样自然流畅。挺没劲的情节让她写的有板有眼。当然不是光屁股坐板
    凳的有板有眼。小说中的主人公,从萍水相逢到提上裤子各奔东西,这中间
    的过程是安妮最擅长的,文笔细腻,情节安排虽不合理但也能凑合着说的过
    去。让伤感告诉伤感,安妮在这伤感之间穿针引线,用她的话来说叫“倾诉
    ”。

      少女伤感不算什么,躲起来哭一场就是了,写成文字倾诉情怀也无可厚
    非。安妮一猛子扎进“为赋新词强说愁”的那愁里去,乐不思蜀,还写一篇
    死一个人,写一篇死一个人。《彼安花》里死了一个,《告别》超额死了俩,
    《八月未央》里死的更多了。非要创造一个文坛上的新记录不可吗?

      霍元甲师傅告诉我们学武要讲武德,孔子老师教导我们作文要有文德。
    金庸是写武侠的,江湖中人死多少都情有可原,你一个写言情的姑娘家家讲
    点职业道德好不好?并不是所有的死亡都是悲剧。如果真是这样,谁还敢当
    你小说中的主人公啊。

      《人民文学》扉页上教导我们小青年的写作三忌是:不说愁,单说愁,
    强说愁。三大忌讳你犯了俩,还准备接着犯下去?

      我也知道写作的人都挺固执,都有点驴脾气,要想让她接受点读者意见
    除非海枯石烂。水能载舟,亦能覆舟。读者是上帝,是你的衣食父母,你难
    道不想“去越南和泰国的旅行。或者还可以更远一点,印度或者埃及。”别
    把读者的意见当耳旁风,别嗤之以鼻耸耸肩,得罪了读者没你好果子吃。

      小资不是大款,如果再斗地主吃大户还轮不到他们。小资比农民有钱,
    从事的职业属于白领范畴,年龄结构以70年代出生的人为主。
      也就是说,我在胡同里用弹弓打麻雀的时候,安妮正在上海的某棵树下
    跳皮筋攒糖纸;我在日记本上写下人生格言走自己的路让别人说去吧,而安
    妮正在收集翁美铃的粘画贴在日记本上;我上中学时读武侠逃学去看儿童不
    宜的电影《寡妇村》,安妮也在看琼谣看那本著名的黄色手抄本《少女之心
    》。我们的时代背景是一样的。生在红旗下,长在幸福中,走在春风里,已
    经跨世纪。我和安妮只有两点不同:我是男的,她不是男的;我不是小资,
    她是小资。

      还有一点,我永远不会写小资情调的小说来恶心自己和别人。

      文学这条大河,某一阶段波涛汹涌,某一阶段风平浪静。安妮按自己的
    方式漂泊,流浪,安妮,是不是应该想想给这大河形成宽广流长的源头——
    生活。哪怕用一袋烟的功夫思考一下,尝试着把以下闪光的词汇加到你的小
    说中去:柴米油盐,吃喝拉撒,男耕女织,婚丧嫁娶,结扎戴环。
      先天下之忧而忧,用这个来要求你显的过分。爱国爱党爱家乡实践三个
    代表学习三个代表你也肯定不感兴趣。我只想说,安妮,以后写中国小说的
    时候咱能不能不用那么多半调子外国名词?

      是,我们的文坛确实需要百家争鸣,百花齐放,罂粟也是花,且看上去
    很美,但那有毒。
      还真把污水坑当成洗砚池了?

      很多人说安妮的作品是精神鸦片。这话我不敢苟同,我认为她的作品顶
    多算是烟屁股,还是别人吸剩下的。消极,颓废,这是安妮自己也承认的。
    消极在字典里的解释是不思进取起反面作用的,颓废的意思是精神萎靡不振
    情绪低落。
      早在1848年,欧洲文学出现转折,消极浪费主义,颓废文学开始萌芽。
    用高尔基的评论来说:消极浪费主义,颓废文学,这类作品的题材比较狭窄,
    情调悲观,逃避现实,寄希望于空想,极端强调个人主观的作用。

      安妮的浪漫是消极的,还把颓废制成标签系在自己的尾巴上。
      一个美女,那么消极的让大伙看她的颓废。精神化成文字卖出去。安妮,
    你说你卖的什么。故意让读者吞云吐雾成为病夫,你这精神还不如人家阿Q
    精神呢。
      总而言之,一些对生活感到迷茫的人看了安妮的小说更加的迷茫了。

      有读者给你加冕,自然也有读者给你扣屎盆子。有句话我不想说,但还
    是说了吧。安妮,你的写作题材重复的太严重了。《午夜飞行》《下坠》《
    呼吸》《暖暖》,你将上一篇作品中的人物换换名字性别,时间地点稍加改
    变,脸不红心不跳的就鼓捣出一篇新的。别以为我们看不出来。我们的眼睛
    即使不是雪亮的也是睁着的。很想听听你的辩解,或许你会提起路遥。路遥
    从《人生》到《平凡的世界》那是一个个脚印叠起来走向颠峰,那不是重复,
    那是鸟枪换炮的意思。而你呢?旧瓶装的也不是新酒,你是不是写不出什么
    了?

      这是一个值得大声发问的问题。

      你可以在自己以前的作品上推衍改编,但不能抄袭那主题思想,要有新
    的见解。
      西门庆在《金瓶梅》里就不是武松杀死的了。

      焚琴煮鹤,给美女扣屎盆子,都是大煞风景的事。
      美女也是人,也吃五谷杂粮,也得吃喝拉撒放,安妮的文字中怎么就没
    有点生活气息呢,靡靡之音还重复着让人听。

      都说安妮是美女作家,她自己好象也承认了。
      文坛本来就乱,突然来了这么一根搅屎棍子现在是更乱了。难道人长的
    好看写的小说就好看了?难道买鸡蛋的时候非要知道下蛋的母鸡是不是漂亮?
    我们的大众趣味说起来丢人,港台跟着欧美瞎跑,港台玩剩下的吐给我们。
    不过美女作家一词倒是咱们首创。

      演艺圈里分偶像派实力派,现在文坛上也冒出了这种势头。九丹,卫慧,
    棉棉,赵波就是偶像派的,因为年青则显的比其他年老的女作家美,但文章
    写的都不咋地。九丹更是进一步发扬光大称自己是妓女作家,还解开乳罩让
    媒体看她胸口的伤痕。嗷嗷呻吟之后,嫖客动得,我为什么动不得,一些读
    者抱着这样的心理买了她的书意淫。
      她妈的这叫什么事啊?不写了,我要拍案而起。
      安妮请等一下,现在说说九丹,你也听着,这也许能起个警钟长鸣的作
    用。

      前几天,在电视上看见九丹。九丹穿着皮裤子,戴着红帽子,嘴叉子挺
    大,口红鲜艳,象是刚吃了死孩子。

      当时演的是一个谈话节目,俗称“瞎鸡吧聊”节目。请来的四位嘉宾都
    是老鸟,一个是研究文学的学者,一个是图书出版商,另一位是诗人,还有
    一位是《福建文学》的副主编。

      临时组成的“四人帮”就坐在九丹的对面,生殖器全瞄着她一个人,这
    不公平,天理何在?幸好九丹旁边还坐着个头发花白的老观众,多少可以壮
    壮胆子。

      九丹一直在笑,笑的还很淫荡,她说“写作就象脱衣服”,“宁当妓女
    作家不当美女作家”,“我就喜欢鼓吹自己”,“我的书既是好的又是流传
    的”。等等!

      四位嘉宾全是人身攻击的高手,讽刺挖苦,旁敲侧击都很到位。其观点
    整理如下“九丹和卫慧,棉棉是一类的人”,“九丹的《乌鸦》文化含量很
    低”,“畅销的不一定是好的”,“九丹的书撑死流传不了一年”,“九丹
    是炒作下的一个蛋”等等!

      现场的火药味很浓,由于寡不敌众,几个回合九丹就败下阵来,然而她
    又是那样的大义凛然,摆出一副死猪不怕开水烫的态度,她说“我是九丹,
    我象蚂蚁一样在地上爬”,“昙花一现也是美丽的”,“我的书也充满人文
    关怀”。

      九丹谈到写作时的痛苦,谈到生活的艰辛。我就在电视机前念叨,谁的
    日子好过啊,地主家也没有余粮啊。

      旁边的大娘应该劝劝九丹“大侄女,别卖了,到老落不下好身子”。后
    来节目结束,我很想让九丹在我朋友的屁股上签个名,或者画只乌鸦,然后
    我那朋友就穿着裤子到处乱跑。

      我们的文坛不喜欢《乌鸦》,它没带来好兆头。至于是先有的妓女作家
    还是先有的嫖客读者,或者说先有的妓女还是先有的嫖客,先有的作家还是
    先有的读者,这都不重要,这是一个怪圈,谁也说不清楚。

      我们应该用哲学上的“秃子理论”来分析这个现象。少一根头发会变成
    秃子吗?答案是不会。如果再少一根呢?答案还是不会。那么重复的问,问
    一千遍,一万遍,答案是已经变成秃子了。

      一个九丹折腾不出什么,可怕的就是也许会出现很多个“九丹”,很多
    个“妓女作家”。

      所以,我们要用第三只眼来冷静的看待“妓女作家”,有的人用马眼,
    有的人用肚脐眼,有的人用屁眼,这是自由的可以选择的,而我用的是枪眼,
    瞄准,射击!

      她脱故她在。消灭她的办法很简单,谁也别买她的书,要买也买盗版的。
      比起九丹,安妮是个好姑娘。她保持低调,拒绝采访,拒绝刊登照片。
    神秘产生距离,距离产生诱惑。例如燕子李三,很多人只闻其名不见其影,
    所以他游街示众的时候人山人海。安妮要的是不是这个效果呢?知道引诱,
    然后离去,大伙眼巴巴等几年,签名售书终于开始,警察那时是不是要拉拉
    人墙呢?

      也许是天意,我很偶然的在网易看见了安妮的玉照。楚留香说看美女应
    该从下往上看,从下往上,我一翻白眼——差点没吐血身亡。口口口口口口
    (此处删去200 字)

      大伙还记的海灯吗?都说他功夫厉害,NB,一说就是几十年,几十年之
    后呢?谎言揭穿了,他那一指禅的照片其实是用绳吊着拍的。
      有时候,人们愿意齐心协力撒一个弥天大谎。

      安妮也是吃青春饭的。安妮的小说跳不出言情的范畴。作为读者,我们
    不怕言情,我们怕的是一个作家一辈子言情。
      没病走两步,没病也不能老呻吟啊?
      婚姻是小资的坟墓。看着不顺眼,百万富翁不嫁,看着顺眼,千万富翁
    也嫁了。安妮,千万富翁本就不多,就是多也不会给你剩下。安妮,你也将
    结婚生子,鲜花插在谁的花瓶里呢?
      安妮是不会结婚生子的,一旦结婚那些理想追求全完了。你看看这琐碎
    的生活多么可怕:你见到老鼠不能再象以前那样尖叫因为这样会把你熟睡的
    孩子吓哭;你要在深夜哄孩子喂奶而不能再盘腿坐在地板上看黑白老片感动
    的流泪;你带孩子上街再也不能穿你心爱的棉布裙而是要穿长裤因为口袋里
    要装着卫生纸给你孩子擦屁股擦鼻涕;你要去菜市场买猪肉称韭菜因为你的
    孩子吵着要吃饺子而你也不能让孩子跟你一样老吃日本料理韩国烧烤喝咖啡
    ESPRESSO和清酒寿司……

      六道轮回滴溜溜的转。安妮,这样的生活多么恐怖,用你的话说简直就
    要“崩溃”。这个世界还有什么可留恋的?忧郁,伤感,情绪低落,顾影自
    怜,你所向往的美好生活多么遥远可望而不可及。黄土才埋到膝盖,还要过
    一万多天地母才能永安你的灵魂。
      多么漫长的煎熬啊!
      小说也不要写了——长痛不如段痛。
      ……
      呵呵,安妮也不要绝望,至少你现在还没有结婚,还是小资,还是八九
    点钟的太阳。
      得饶人处且饶人,泰森急了会咬人。话也不多说了,最后再说一句让小
    资与安妮共勉:

      千万不要结婚,结婚也不要养孩子!
     

分享此页面

扫描下面的二维码分享到微信!
http://bbs.comefromchina.com/threads/5181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