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东家的姐姐 - 友情支持

你说whatever

新手上路
注册
2012-08-06
消息
83
荣誉分数
5
声望点数
0
有些记忆是永远都无法抹去的。记忆这个东西,你想记住的不一定记得住;而不想记住的往往挥之不去。记忆的主角,也许是跟你的生活毫无关联的人。

果果是小学生,和爸爸妈妈住在一栋三层的居民楼里。邻居们不是厂里的工人,就是工程师或者教师。孩子们年龄相仿,整天玩闹在一起。

果果很淘,跟女孩子打得火热,跟男孩子也一样。果果家在三楼,东东家在二楼。虽然果果和东东,还有东东的弟弟,好得每天都在一起耍,可是一旦果果在家里练三级跳,或者拍球,楼下东东的爸爸都会拿拖把用力地捅果果家的楼板。楼板,说起来就是水泥地,长年累月下来,架不住果果的爸爸每天一百遍地拖,已经铮亮铮亮,文化宫的旱冰场都没有家里的地光滑。拖地的时候,爸爸有意不把水拧干,因为那时候还没有空调,水分的蒸发是散热的主要方法之一。南方的夏天,知道的人都说那真不是人过的日子,每天都泡在汗水里。果果又淘,身上从没有干爽的地方,脖子上,胳膊上,腿上,总生着没完没了的痱子,一波未平,一波又起。所以果果的身上总是白白的,扑满了妈妈买的痱子粉。

白天是不在楼里呆着的,趴在楼梯的水泥扶手上,从三楼一直出溜到一楼,带着一串孩子们跟着,楼道里满是皮肤摩擦冰凉的扶手发出的唧唧声。一楼的楼梯口,噗通,掉出一个孩子;噗通,又一个。楼前的空场上立刻喧嚣着孩子们高声的尖叫。捉迷藏,打弹珠,堆砖头,拉弹弓,干什么的都有。这种喧闹往往会在晚饭前嘎然而止,家长们唤自家孩子的声音此起彼伏。

“东东,回家啦!”

“果果,吃饭!”

来了来了,犄角嘎拉里冒出来一堆孩子,楼道里一阵噼噼啪啪的脚步,在每层的楼梯口停下几秒,孩子们告别,急切地商量好第二天的行动计划,各自回家。

因为是楼上楼下,较之其他的玩伴,果果和东东更加亲密一层。往往是果果跑去东东家里。即算东东爸爸时常拿拖把捅果果家的楼板,两家的关系仍然不错。捅楼板是一种交流的方式,省得大热天的跑上跑下,白白出一身汗。

东东家有个姐姐,比果果和东东大很多。姐姐不高,但是漂亮,尤其是身材,前突后翘十分好看。那时候果果的写字本上肯定没有‘前突后翘‘这个词汇,是后来大了,脑子里存得下这个词了,老师说,不要死记硬背,要跟人和事联系起来记忆,果果一下子就想到了东东的姐姐。

东东的姐姐突然死了。在家里煤气自杀,东东的爸爸妈妈下班到家的时候,门窗紧闭,砸了玻璃才破门进去。

东东家门口的楼道里挤满了人。果果人小,又痩,很快就从大人们的腿间钻到门口。门的左边是厨房,东东姐姐自杀用的煤气就是从那里出来的。厨房窗外的楼道里码着整整齐齐的煤堆。果果轻轻踩上去,小心避开窗框;东东的家里挤满了大人,果果看见灶台上有几页烧得卷起来的信纸,还能看出上面的红道,不过已经不是红,是黑灰的颜色。

东东的天空灰了。东东和弟弟,一连好几天都没有出门。果果想找他们玩,爸爸妈妈拦着不让。东东姐姐死的那天,来了公安局的人,把姐姐拉到厂里电影院的后台解刨。听大人们说,姐姐的肚里有个小孩。

各种说法都有。姐姐是知青,就下放在工厂旁边的村子里,一天夜里上厕所被三个同是知青的男同学跟了。又说,姐姐和一个大哥哥好怀了毛毛,没有办法处理只好逃避。

果果哪里懂得了这些,看见东东和弟弟安静的样子,也跟着安静了一段时间。每天默默地跟着东东和弟弟上下学,等着他们好起来,再一起玩闹。

但是东东和弟弟从那以后彻底改变,不说是笑,就是话也少了,再也没有好起来。果果也不再蹦跳,怕看见东东爸爸冰霜的脸。痱子也少了,给果果打痱子粉的时候,妈妈说果果乖多了。果果要过爸爸手里的拖把拖地,一遍又一遍。

几十年过去,果果也忘不了东东家的姐姐。
 

让我拥抱你

开坛元勋
VIP
注册
2010-04-24
消息
33,308
荣誉分数
17,677
声望点数
1,373
沙发!

没看见结尾写待续。。。。但是读着好像是没完
后面还有吗?
 

一方水土

本站元老
VIP
注册
2009-01-16
消息
4,645
荣誉分数
1,481
声望点数
323
写得真好,很有悬念,等着看下文。
 

精灵精灵

DRAGONLORD
管理成员
VIP
注册
2012-02-09
消息
14,924
荣誉分数
7,261
声望点数
293
可怜的女孩子啊,哎
 

让我拥抱你

开坛元勋
VIP
注册
2010-04-24
消息
33,308
荣誉分数
17,677
声望点数
1,373
赞一下,文笔很老道,故事很感人。
 

让我拥抱你

开坛元勋
VIP
注册
2010-04-24
消息
33,308
荣誉分数
17,677
声望点数
1,373
啥?新人就不能写了?再说哪个ID又不是马甲?

征文启事是这么说的:
“请自觉不要使用马甲参赛,一经发现取消参赛资格. ”

问题是你怎么能证明你是个新人,而不是谁的马甲呢?
 

你说whatever

新手上路
注册
2012-08-06
消息
83
荣誉分数
5
声望点数
0
征文启事是这么说的:
“请自觉不要使用马甲参赛,一经发现取消参赛资格. ”

问题是你怎么能证明你是个新人,而不是谁的马甲呢?

那怎么证明我不是新人?一经发现取消参赛资格,我被发现了?一件衣服也被人脱了 :blowzy::D
 

你说whatever

新手上路
注册
2012-08-06
消息
83
荣誉分数
5
声望点数
0
不久,东东家搬走了,去了离得很远的一栋楼。果果不敢睡觉,总想着空荡荡的楼下姐姐也许会回家。她竖着耳朵仔细听,没有动静也被她听出声音来。她的耳朵从那时起对低频非常敏感,任何声音都能使她从梦中醒来。

不能跟东东和弟弟一起玩,果果觉得很没有意思。三楼的蓉蓉本就是她的好朋友,这下子果果一心一意跟蓉蓉粘到了一起。蓉蓉家有很多小人书,只要有空,果果就顺着走廊跑到蓉蓉家,拍蓉蓉家的纱门。蓉蓉长得高,模样又好,果果和她非常合得来。两个小女孩常常盘了腿坐在蓉蓉家的棕床上,那种床周边高中间低;很快她们就滚在一起,背靠背看书。

小人书上的人物都是好人漂亮,坏蛋丑恶。果果看到漂亮的图画就想起东东家的姐姐。姐姐很安静,皮肤洁白精致,长长的辫子一直垂到腰间。过去果果几乎每天都去东东家,姐姐其实没有跟她说过几句话,每次对面碰见,姐姐总是笑眯眯地看她一眼,低头让过。果果动作快,喊一声姐姐就跑,直到再也没有了姐姐,月月年年记忆模糊了,姐姐宁静柔和的眼神反而清晰起来。

姐姐走了这个事实,对果果最大的影响,不是害怕空着的楼下。厂里没有人愿意搬进来,毕竟有人死在那里,何况还是自杀。这件事情留给她最大的阴影,是从此担心自己会不会肚子里也有个孩子,也会跟姐姐一样关了门窗,弄得满屋子都是煤气。

中午太热,果果在水泥地板上铺了层凉席午睡,虽然很难睡着,也没有办法。老师说了,中午的时候同学们互相监督,如果看到谁在外面瞎逛,要向老师报告。有几次,果果听到楼外收破烂的锣声,偷偷跑出去,拿积攒的牙膏皮换钱,慌促得东张西望。心智健全以后才知道,老师实在是太坏了。午睡时偷跑出去的同学,就算碰到,谁会跟老师打小报告呢?报告打了不也暴露自己了吗?这个心理恐吓真是威力强大。果果如果能早点明白,也不至于天天逼迫自己躺在地上两个小时啊。

那天真睡着了,醒来的时候出了一身的汗。她做了个恶梦,却想不起来具体的情节,肚子里倒是发出很大的奇怪的声响。果果把小手摁在肚子上,细细的手指慢慢摸索,怀疑自己肚里有了毛毛。她昏昏沉沉地爬起来,看见镜子里苍白得跟漂白纸一样的小脸。肩头的两条辫子有气无力地耷拉着,松散开的头发因为汗粘住额头,贴在脸颊上。

镜子里大睁的眼睛,失神的目光,一丝一画刻在果果的脑海里。果果自己,看起来就是小人书里的一幅画。
 

让我拥抱你

开坛元勋
VIP
注册
2010-04-24
消息
33,308
荣誉分数
17,677
声望点数
1,373
那怎么证明我不是新人?一经发现取消参赛资格,我被发现了?一件衣服也被人脱了 :blowzy::D

估计这个得由版主或者评委作出判断了。。。很纳闷谁会是评委呢,小雨点名所有的人都要交作业,这些人还能做评委吗?

我个人推荐坑哥做评委,或者请流年的人来做评委。
 

让我拥抱你

开坛元勋
VIP
注册
2010-04-24
消息
33,308
荣誉分数
17,677
声望点数
1,373
不久,东东家搬走了,去了离得很远的一栋楼。果果不敢睡觉,总想着空荡荡的楼下姐姐也许会回家。她竖着耳朵仔细听,没有动静也被她听出声音来。她的耳朵从那时起对低频非常敏感,任何声音都能使她从梦中醒来。

不能跟东东和弟弟一起玩,果果觉得很没有意思。三楼的蓉蓉本就是她的好朋友,这下子果果一心一意跟蓉蓉粘到了一起。蓉蓉家有很多小人书,只要有空,果果就顺着走廊跑到蓉蓉家,拍蓉蓉家的纱门。蓉蓉长得高,模样又好,果果和她非常合得来。两个小女孩常常盘了腿坐在蓉蓉家的棕床上,那种床周边高中间低;很快她们就滚在一起,背靠背看书。

小人书上的人物都是好人漂亮,坏蛋丑恶。果果看到漂亮的图画就想起东东家的姐姐。姐姐很安静,皮肤洁白精致,长长的辫子一直垂到腰间。过去果果几乎每天都去东东家,姐姐其实没有跟她说过几句话,每次对面碰见,姐姐总是笑眯眯地看她一眼,低头让过。果果动作快,喊一声姐姐就跑,直到再也没有了姐姐,月月年年记忆模糊了,姐姐宁静柔和的眼神反而清晰起来。

姐姐走了这个事实,对果果最大的影响,不是害怕空着的楼下。厂里没有人愿意搬进来,毕竟有人死在那里,何况还是自杀。这件事情留给她最大的阴影,是从此担心自己会不会肚子里也有个孩子,也会跟姐姐一样关了门窗,弄得满屋子都是煤气。

中午太热,果果在水泥地板上铺了层凉席午睡,虽然很难睡着,也没有办法。老师说了,中午的时候同学们互相监督,如果看到谁在外面瞎逛,要向老师报告。有几次,果果听到楼外收破烂的锣声,偷偷跑出去,拿积攒的牙膏皮换钱,慌促得东张西望。心智健全以后才知道,老师实在是太坏了。午睡时偷跑出去的同学,就算碰到,谁会跟老师打小报告呢?报告打了不也暴露自己了吗?这个心理恐吓真是威力强大。果果如果能早点明白,也不至于天天逼迫自己躺在地上两个小时啊。

那天真睡着了,醒来的时候出了一身的汗。她做了个恶梦,却想不起来具体的情节,肚子里倒是发出很大的奇怪的声响。果果把小手摁在肚子上,细细的手指慢慢摸索,怀疑自己肚里有了毛毛。她昏昏沉沉地爬起来,看见镜子里苍白得跟漂白纸一样的小脸。肩头的两条辫子有气无力地耷拉着,松散开的头发因为汗粘住额头,贴在脸颊上。

镜子里大睁的眼睛,失神的目光,一丝一画刻在果果的脑海里。果果自己,看起来就是小人书里的一幅画。

果然还有续集。。。写得太好了,太传神了。喜欢楼主的文字。
 
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