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华 暴风雨

桃乐丝

Moderator
管理成员
VIP
注册
2003-02-01
消息
20,783
荣誉分数
573
声望点数
0
 飞船晴空号已离开了充满光明的多明纳里亚,来到由最邪恶的瓦拉司所统治的世界 ̄黑暗时空瑞斯。在这个世界中,杰拉尔德与船员们将面临瓦拉司的飞船 ̄掠夺者号的挑战。在他们前往前瓦拉司根据地 ̄天罗城塞的路上,他们将会遭遇到前所谓见的狂暴魔法势力。

风暴来临时你无处躲藏,你将被暴风雨环绕。
暴风雨的故事

序曲
前情提要

  晴空号船长西赛被来自黑暗时空瑞斯的大魔将 ̄瓦拉司绑架了。晴空号的船员们希望远古遗产(一些神器的总称)的继承人 ̄杰拉尔德能 导他们,进入瑞斯时空寻找他们被掳的船长。船员们并不知道,瑞斯人史塔克为了将自己的女儿救离瓦拉司的魔掌,将西赛出卖给瓦拉司。
  登舰以後,杰拉尔德带 船员周游多明纳里亚,将要抵达瑞斯所 的人一一找 。在原始的罗堰森林中,杰拉尔德找到了老朋友 ̄猫战士米丽。为了能进行时空转移,年轻的魔法师尔泰在陶拉里亚岛上成为船上一份子。在乌尔博格,贵族寇维克斯加入了这个行列。在聚集这些重要成员以後,杰拉尔德与晴空号上的其他成员们了解到为了要成功的到达瑞斯,他们 要一个了解瑞斯的人:史塔克。
  杰拉尔德与晴空号的成员们找到了奸诈的史塔克,并且从瓦拉司手下大将 ̄马拉克瑟斯手上拯救了他。尽管心中埋藏了背叛西赛的秘密,史塔克还是加入了晴空号一行人。这艘飞船开始进行前往瑞斯的时空转移,瓦拉司与西赛正在那里等待著他们。

  在晴空号抵达瑞斯以後,他们展开了与瓦拉司军队的对抗,暴风雨的故事也正式展开。

英雄与反派

杰拉尔德
  在本次任务中担任晴空号的船长, 军进入瓦拉斯的根据地:黑暗时空瑞斯。曾在宾纳里亚担任武器专家的他,将是多明尼亚的最後希望:身为远古遗产之继承者,他拥有一系列强力的神器,足以阻止荒野君主及其手下之大魔将的野心。杰拉尔德不知道的,是这趟营救西赛的旅程竟会把自己卷入涉及整个时空的纷争之中;他更不知道自己将要面对过去的亲友,更强力的敌人,以及埋藏在瑞斯的重大秘密。

晴空号
  具有时空转移能力的晴空号,可能是远古遗产中最特出的一个。它是往来於世界各处的门户:既可收容其馀的远古遗产,也能用以追寻其馀已散失的部份。西赛曾有意将晴空号移交给远古遗产之继承者 ̄杰拉尔德,但他却拒绝接受。瓦拉司日前绑架了西赛,逼使杰拉尔德必须出面率 晴空号及船员们前去搭救。

瓦拉司
  瓦拉司,瑞斯的大魔将,侍奉一切邪念之实体 ̄荒野君主。杰拉尔德还不知道瓦拉司就是瓦尔 ̄当年抚养杰拉尔德的那位将军的儿子。瓦尔和杰拉尔德少时曾是友伴;但随著时光流逝,瓦尔变得野心勃勃,终至於向自己所属的部族挑起战争。在消灭了自己的部族後,瓦尔潜至瑞斯,并以瓦拉司之名坐镇於群山环绕的天罗城塞中,宰制整个瑞斯时空。虽然已替荒野君主获致了绝大的力量,他自己的目标却也和其主人一般地邪恶:为了得到远古遗产,并解决与杰拉尔德间的恩仇,他绑架了西赛,希望能诱使他的故友前来瑞斯。

大魔将
  事奉荒野君主的强大、邪恶人物;他们通常是在不自知的情况下成了其主人之工具。成为大魔将的方法通常是藉由毁灭自己所属的群体,以博得荒野君主之青睐。经由一套复杂的机制,荒野君主其後便可操制此人之作为,以准备实现那终将到来的决战。

汉娜
  曾於阿基维安大学修习神器学的她,是晴空号上的智囊。身边两段紧绷的关系,造就了她谨慎的特质:汉娜极少与父亲巴林交谈;同时,杰拉尔德年前毫无预兆地不告而别,也始终使情缘未了的她耿耿於怀。虽然生性沈默,但身为 航员之职责,以及对於神器的知识,却常常将她推往行动的前线。

米丽
  少时便遭同族遗弃的猫战士米丽,一直想在世界中搜寻一个足以安居的所在。因此,她加入了杰拉尔德 ̄她最好的朋友之阵容中。她是位了不起的战士 ̄强健,精准,迅捷 ̄而且纵使两人都不愿承认,她已非正式地担起大副的职责。从她们受教於玛洛术士穆塔尼的日子以来,米丽从未让杰拉尔德失望过。

维克黜人格利文
  为维克族社会所逐出的格利文,目前指挥瓦拉斯麾下的飞船 ̄掠夺者号。虽然他是个残暴的战士,在瓦拉斯面前仍是大气不敢喘一口;格利文之所以对这位大魔将又惧又恨,全因瓦拉斯在他身上植入了用以强化及操制的脊椎尖刺。格利文仍在等待著复仇的机会,希望能消灭瓦拉斯,以取代其地位,成为瑞斯时空之大魔将。

掠夺者号
  瓦拉斯的战舰 ̄掠夺者号,也像晴空号一样地能够飞行;但相同处也就到此为止。和晴空号这艘优雅的双桅帆船对比之下,掠夺者号是呈爪状的大型帆船,明显地可看出其为上古非瑞克西亚之设计。虽然缺乏晴空号的最重要功能 ̄时空转移能力,她以不成比例的强大火力及近乎无懈可击的防护力弥补了这缺憾。指挥官为维克黜人格利文;他高大,黑暗的身影常游走於战舰各处。

坦格尔斯
  坦格尔斯,一位塔路姆牛头人,经常以斧头为他代言 ̄而且从不浪费时间。粗鲁又没耐性的他,是西赛忠心不贰的大副;但当晴空号在瑞斯时空冒险之时,他正承受著两方面的压力:营救他的船长兼好友西赛,以及信任新船长杰拉尔德。这种自负并非塔路姆族之特色,而是其个人的特质之一。

卡恩
  一段不堪的回忆,常萦绕在怠魔像卡恩的心中:他曾在盛怒之下失手取了一位无辜路人的性命;他发誓从此以後绝不再杀生。很久以前,卡恩曾是杰拉尔德及远古遗产的守护者;但杰拉尔德的故友瓦尔偷走一大部分的远古遗产,并封住了卡恩。不论如何,他和晴空号及杰拉尔德的关系都是不可分的 ̄因卡恩是一件会动,会思考的远古遗产。

撒琳妮雅
  曾是贵族寇维克斯及其家族之守护天使;但现下已完全受瓦拉斯的掌控。由黑魔法及白魔法所创造的她,始终令人不解其意图 ̄她的存在似乎是把寇维克斯推向黑暗。经由与寇维克斯之间的精神连结,她能大略地知悉其位置,心绪,以及想法;并在杰拉尔德及晴空号到达瑞斯时,藉此引导瓦拉斯的战舰 ̄掠夺者号。

寇维克斯
  曾是晴空号一员的寇维克斯,背负著悲剧的命运:在其守护天使撒琳妮雅失踪後,这家族接连数人均丧命於瓦拉斯之手下。寇维克斯闻讯後,在混杂的情绪之下展开了行动。而当他不顾安危地离家寻访挚爱的撒琳妮雅时,瓦拉斯将其家族悉数歼灭。现在,决心复仇,并找回守护天使的寇维克斯,重新加入了晴空号。

欧琳
  在许多方面来说,她都是晴空号的一股安定力量:既是船员们的精神支柱,技术卓越的萨姆尼医疗员,也是适时的情感支援;因为她不但镇定,又关怀他人,而且精通多种语言。乐於助人的欧琳相信宁静中存有祥和,故她常把对许多事的看法留在自己心中不说。

尔泰
  身为汉娜之父 ̄巴林的弟子,尔泰已学得了许多的魔法;但他却从没有机会一试身手。当杰拉尔德邀请他加入晴空号往瑞斯的冒险时,尔泰一口便答应了。现下这位自大的年轻人经常得要证明他的本事;而虽然心中暗暗地猜想自己可能没原先所想的那堋行,尔泰的自尊心决不会让他在夥伴面前如此承认。

斯奎
  一位知识的巨人 ̄在鬼怪之中 ̄,斯奎天生的好奇心平衡了其天生的怯懦。虽然西赛和杰拉尔德都很喜欢这位机舱员,斯奎还是比较忠於西赛。身为鬼怪一族,斯奎求生的技术自是非常人可比。

史塔克
  当晴空号向著瓦拉斯的天罗城塞发进之时,史塔克似乎已和杰拉尔德结盟;但即使在救出西赛之前,这份忠诚仍可随时变卦。史塔克曾是瓦拉司的部下 ̄甚至可能是这大魔将背後势力之部下 ̄,完全以个人利害及其不为人知的背景为行动基准。事实上,晴空号的人尚不知他曾为瓦拉司而背叛了西赛。杰拉尔德对救出史塔克之女的承诺似乎已赢得了他的忠诚心,但对史塔克来说,忠诚心是个策略性的概念。

风暴将摧毁一切

欢迎来到瑞斯

  暴风雨将晴空号 入第一个任务 ̄从黑暗时空的统治者,恶魔般的瓦拉司手上救出西赛。这段故事将会完整的在杂志、书籍、以及漫画上呈现;但这些故事的纲要将收录在这里,让大家能藉由暴风雨的每一张牌来探索瑞斯。这是描述杰拉尔德在时空中穿梭冒险的最新诗篇。

抵达瑞斯
  飞船晴空号由充塞在世界与世界间的乙太中浮出,引擎嗡嗡地发出高低差八度的声响。多明纳里亚的景象有如水由玻璃杯流出般倏地消失,转眼间,它已身处在瑞斯扰动的天空中。沸腾的云海中,紫色与蓝色不时交错出阵阵的涡流,在那其间又断续跳跃出锯齿状的电光。在这混乱不堪的景象中,偶尔也会有机会由空 窥探见扭曲的大地,就像 们狂野地想尝试再度复合。晴空号警醒地在这混沌中下潜,以避开那毁灭性的能量。
  晴空号的船长 ̄杰拉尔德将他的船员们集合到甲板上。准备带 它们进入敌人的 域。瓦拉司的堡垒就在眼前这片大地的某处,被他俘虏的西赛船长就在其中。杰拉尔德必须设法找到她,使她能脱离瓦拉司的魔掌,即使代¤是必须手刃瓦拉司。猫战士米丽询问杰拉尔德,是否心中已经有了救援西赛的计划,以及当他们抵达天罗城塞时,他们要怎样对付敌人。杰拉尔德说,他也不太清楚 ̄他知道西赛是个 ,敌人俘虏他的的目的就是要引他上钩;但他对於西赛的责任感驱使他必须不计一切代¤的,将西赛平安拯救出来。米丽不做声,只是静静听著。她希望也有人能如此对她如此忠诚。
  瑞斯人史塔克(同时也是带 大家进入瓦拉司之 地的向导)悲观的指出,光是要抵达天罗城塞就是一件严绘的挑战。 航员哈娜的态度比史塔克更为悲观。她详细的向杰拉尔德解说此趟航程的难度 ̄近乎不可能的难。她指向荒芜而和天空融为一片的地平线,告诉他底下的地形过於混乱,几乎没有明显的地标。更糟的是瑞斯的阳光太微弱,根本无法用来提供指引。杰拉尔德在听取大家的质疑以後,向大家保证他们一定位找到城堡 ̄这份自信给了大家激励。於是,他下令继续前进。
  晴空号缓慢的航行在波浪汹涌的海岸与漆黑的森林,让史塔克设法由这些景物中找寻他能认出的地标。此时坦格尔斯突然吹响了警号,要大家注意上空:一艘巨大沈重的爪形战舰正由顶上厚重的云海中下潜而来。这艘战舰是瓦拉司的战舰 ̄掠夺者号,由瓦拉司利用魔法突变制成的指挥官 ̄维克黜人格利文掌舰。格利文的外观极为突兀:高大的身体被厚重的金属板一块块包围,并突出许多针刺。瓦拉司在他背後殖入可怖的脊椎以控制他,令他极度痛恨瓦拉司;他野心勃勃的想打倒这名主人。而今眼前的敌人令他感到狂怒,於是掠夺者号向著尚未备战完成的晴空号开火。船舷大为震动,杰拉尔德扶住前甲板的围栏;他抽出剑,看见了正在整军准备袭击晴空号的格利文。当掠夺者号贴近时,炮火因预备突袭而停歇。晴空号中的三十多名训练有素的水手与战士向甲板一涌而上,准备来一场大战。
  在掠夺者的栏杆後,一群 脏丑陋的莫葛鬼怪正等待著进攻。史塔克喊叫著告诉杰拉尔德,莫葛族对於神器所带的灵气相当敏感。他认为一旦它们登舰,它们无疑的将会为它们的主人 ̄大魔将瓦拉司寻找远古遗产。杰拉尔德手握剑柄,静著战争来临。

掠夺者号的袭击
  两艘船渐渐地接近,船身彼此碰撞的声响几乎淹没刀剑互击、痛苦尖叫与绳钩固定住晴空号的声音。一时间每个人的身上都沾满了血迹 ̄鲜红的人类血液与黑蜜般的莫葛鬼怪血液。牛头怪坦格尔斯与格利文都因高大的身材,而成为其同盟的显著旗标;他们的肩高过了战场上每一个人的头,各自挥动宽剑清扫战场上的敌人。晴空号上的撒尼姆医疗员欧琳除了必须抵挡敌人对他的攻击外,还得额外的设法抽出身来治疗受伤的伙伴。此时,掠夺者号的舰炮再度开火,精确的击中了晴空号的桅竿与船员。
  战火迅速的由甲板向围栏蔓延开来,寇维克斯终於见到了在乱斗中忽隐忽现的撒琳妮雅 ̄那位令他?牵梦萦,曾保护著他的家族的天使。但同时他的表情也因事实的真相而凝结住:她现在已成为瓦拉司的手下。她手上那曾保护著他的家人的的公正之剑,现在正向著寇维克斯的伙伴挥动。寇维克斯不顾一切的想设法接近她,但火热的战场将他们远远分隔开来。他并不知道撒琳妮雅与他之间维持著一种精神上的联系,使得她能感应到寇维克斯的到来,进而带 掠夺者号血洗晴空号。尽管撒琳妮雅轻视瓦拉司与格利文,并也希望能和寇维克斯在一起;但她却被迫遵从瓦拉司的命令:将敌人消灭,寻得远古遗产。
  晴空号的机舱员,鬼怪斯奎被他的莫葛同类们所惊吓,由战场中逃了开来。他踉踉跄跄逃下甲板,躲进秘密隔间中,好将他数天前在货舱讨来的神器「玩具」藏起来。他瑟缩著,紧抱那颗畸形的球,听著莫葛族在甲板上大肆洗劫。莫葛的喧闹声渐渐接近他的周围。这些莫葛们在晴空号上边抱怨边乱跑,不加节制的四处嗅来嗅去,想由空气中找到远古遗产发出的味道。当他们接近斯奎躲藏的地方时,突然向後弹退开来。斯奎身上可怖的恶臭把嗅觉灵敏的莫葛们逼退,保护了他。在松了一口气以後,斯奎把这个结果归功於他并没有把握上一次,能让杰拉尔德帮他洗澡的机会。
  怠魔像卡朗由於矜持和平的自我压抑,并没有进行任何的反抗,因而被莫葛族们认定为远古遗产。当他被绑了起来时,他挥动双手,试图保护自己。然而在他眼见一个莫葛应声被打死後,他便因良心谴责而瘫痪,不再试图抵抗;任凭数十个莫葛们推挤著他,拼命的把他簇拥上船。尔泰努力尝试著搭救卡朗,但远古遗产对莫葛们的吸引力似乎给了他们对魔法的抵抗力。这些家伙将他们找到的远古遗产与卡恩扛在瘦骨峋峋的肩上,拖回掠夺者号;当喧闹的队伍大群地由尔泰面前挤过时,他们只是自顾自的谈天,并向尔泰做鬼脸。索蓝水晶则由於紧紧的被固定在引擎上,使他们拆卸不下来。在百般的不情愿下,他们用铁锤敲击那贵重的水晶,以泄心头之恨,但如此依然无法将水晶卸下。

对决
  正当莫葛族洗劫晴空号,船员们正在甲板上与之奋战时,杰拉尔德在莫葛族登舰的通道对上了格利文。杰拉尔德的剑术十分俊敏,但格利文拥有用不完的体力。他的第一剑挥中,擦过杰拉尔德的脸颊,划破嘴唇後流出的血似乎不祥地预告了他的胜利。就在他们的刀剑开始你来我往之时,格利文的大副 ̄达奥黜人瓦提决定向晴空号开火;这一炮不但是为了想达成格利文占 晴空号的目的,更带有瓦提私密的野心 ̄击毙格利文:如果瓦提能让格利文死在这一炮下,那堋他就能称心如意的当上掠夺者号的指挥官了。由於至近距离的开火所造成的猛然冲击,两艘船剧烈地摇晃起来。晴空号的船身开始顷斜,杰拉尔德因此摔出围栏,掉下船去。哈娜尽全力扑向他,但却没来得及捉住他。她只能无助的眼看著他渐渐消失在下方。

坦格尔斯之怒
  在好不容易站定以後,维克黜人格利文愤怒的下令撤退 ̄他们夺得了远古遗产,杰拉尔德也死了。莫葛族边抱怨边吼叫著撤退,以胜利者的姿态返回掠夺者号。格利文则在战场中无视於敌我成员地阔步回到掠夺者号,寻找他那背叛的大副达奥黜人瓦提。坦格尔斯不甘让掠夺者号就这样带著卡恩与其他的远古遗产扬长而去 ̄他不允许他的骄傲与杰拉尔德的远古遗产就这样简单地被他们带走。掠夺者号慢慢离开晴空号的上方,船上的竿柱擦过晴空号的舰桥;坦格尔斯便藉机跳起,捉住一根掠夺者号船底粗重的缆绳。即使晴空号开始逐渐消失在坦格尔斯的视线中,他仍旧毫不犹豫的爬上掠夺者号,寻觅一个藏身之处。
  在任务达成以後,掠夺者号起程返航至瓦拉司的天罗城塞。在寻找瓦提的途中,格利文盘算著他的战果:远古遗产现在已被安置在船舱中,莫葛族像苍蝇般的群聚在旁;晴空号亦按照瓦拉司的指示,在几乎未损及分毫的状况下被洗劫一空。;但由於瓦提的多事,他未能将目前生死未卜的杰拉尔德捉为阶下囚。他把所有的的怒气都出在瓦提上。瓦提为畏畏缩缩的,知道他未经允许就开火是为了杀格利文这件事已经泄底了。格利文将瓦提拎起,摘下他的官勋,直接把他丢下船。
  撒琳妮雅在飞回船上时撞见了被甩下船去的瓦提,她被这一幕逗得很开心。但当她看见这讽刺的一幕时,他回想起方才与杰拉尔德的相会。於是她急忙向格利文回报。

杰拉尔德的脱逃
  杰拉尔德由晴空号的边缘跌落,笔直朝树林摔下。就在生死交关的那一瞬间,一个阴影略过上空;他突然被一双有力的臂膀捉住,并且向上升起。他向上看,那是 天使撒琳妮雅:她正因成功的将他救起而微笑著,并打算把他送回掠夺者号上。杰拉尔德觉得与其被捉,不如试试自己的运气,因此他奋力挣脱她的掌握,跌进树林,并且摔进森林的深水中。撒琳妮雅因惊讶与失败而大叫;她不死心的穿入林冠,在森林中搜寻她。但杰拉尔德早已趁乱混进了阴影中,远远的躲避著她。撒琳妮雅知道杰拉尔德还活著,但在浓密的树叶中她无法进行搜索。终於,她放弃了搜索,让杰拉尔德偷偷地目送她离去。
  在好不容易松一口气时,杰拉尔德又遭到了根潭人鱼野蛮的追杀。由於它们的外观十分不文明,故当它们使用语言彼此喊话时,杰拉尔德对此大感惊讶。在人鱼们追捕杰拉尔德的过程中,它们的骚动惊醒了破根亚龙;这些人鱼瞬间就进了它的大嘴,藉此杰拉尔德才得以脱困。随即,他穿进黑暗的天帷森林 ̄一个座落於水上的森林。在这个森林中,树的根都高高架在水面上,森林底下则是黑暗得完全不见天日。
进入森林後,杰拉尔德悄悄地紧跟著一群人,并决定要更接近他们。这些人是维克族,是一群流浪的人;他们忠心地追随著森林深处的神谕使。维克族神谕使告知族人,她已用他的预言能力预知杰拉尔德的来临;在瓦拉司的暴政下,神谕使的职责就是用信仰支撑著族人。她向族人宣布杰拉尔德就是「科维克多」 ̄在维克语中,意指促使维克族重新团结的人。杰拉尔德困窘地站在欢呼的人群面前。

天帷森林
  尽管晴空号的船员们在林冠上搜寻数次,但他们仍未发现任何事物能证明杰拉尔德还存活著。不久後,为了修复在掠夺者号的攻击中,船体受伤所造成的不安定,晴空号降落在森林中。在哈娜检查过被莫葛族损坏的引擎以後,她发现若不经过全面修复,他们就无法离开瑞斯了。莫葛族对水晶造成了极大的破坏,而没有这个水晶晴空号就不能进行时空转移。晴空号渐渐盘旋下降,进入厚重黑暗的森林,森林的顶端密布著浓密的叶丛看起来几乎就像地面。晴空号在下降将接触到浓密树叶一一冲撞开来,降落的痕迹在枝叶间形成一个大洞。
  在船停定以後,寇维克斯带队清理甲板,进行对船体的修复。欧琳开始治疗伤患,并清点损失的货物与船员。哈娜和米丽都不愿放弃杰拉尔德,因此她们动身进入森林,打算搜寻他们的船长 ̄米丽是出於对挚友的忠诚,哈娜则出於仍深藏於心底的爱恋。
  在森林深处,她俩们遭遇了不稳定的变形兽的袭击;这可怕的怪物设法一口气复制她俩的形貌。她们携手击败了这个敌人,而在这场胜利中似乎带给米丽一些启示:米丽终於感到除了杰拉尔德外,似乎还有别人可以当成是同盟与好友般的信赖。当她们才刚由恶斗中回神过来时,她们突然发现自己被一大群敌意甚重的天帷妖精们包围。这些因长期生活在天帷森林而皮肤白化的妖精,全副武装的接近它们,并把她们押回。

一统者
  此时,杰拉尔德因对於维克族的欢声雷动甚感不解,而向神谕使询问她刚才到底说了什堋。她告诉杰拉尔德,她早就知道他会来,因为他就是科维克多 ̄也就是「一统者」。她向杰拉尔德解释道,在瑞斯,维克族被分为两个族群;而杰拉尔德的出现将为这个状况投下一个未知的变数。神谕使宣布杰拉尔德将改变瑞斯及其统治者的命运。随後,神谕使邀请杰拉尔德一同会见天帷森林的妖精们,这些妖精一直盼望著讨伐瓦拉司。
  尽管杰拉尔德对於神谕使的言词依然一头雾水,他还是随著维克族去会见天帷妖精 ̄他希望这有助他找到晴空号与瓦拉司的天罗城塞。在抵达村庄後,他发现了被天帷妖精们囚禁的哈娜与米丽。妖精王 ̄叶海大帝艾拉达力已下令包围晴空号,因为他并不知有关科维克多的传闻。他的妖精大军已上路,准备把船上所有人杀光。

重逢
  趁著事情尚有转圜馀地,杰拉尔德向妖精们解释晴空号此行目的是挑战瓦拉司,甚至消灭他。他们的任务是拯救被绑架的船长西赛,但若瓦拉司执意战斗,杰拉尔德也会毫不犹豫的与之一战。神谕使向艾拉达力指著杰拉尔德,一边解释著有关预言中科维克多的种种,并指出他将 导统一後的人们一同对抗大魔将。尽管艾拉达力对人类的传说有些不以为然,他依然看在可能结为盟友的份上,释放了杰拉尔德的朋友。哈娜与米丽对於与杰拉尔德的重逢感到欣喜若狂;即使哈娜仍无法对他自在的表现出太多感情 ̄她还不能遗忘他曾狠心遗弃她与晴空号,但哈娜还是情不自禁的抱住了杰拉尔德。他们深情凝视著彼此,并给了彼此一个长长的吻。在沈默良久後,米丽故意清清喉咙,开始简报这场战争损失:他们丧失了包括卡恩等的远古遗产、引擎严重受损、坦格尔斯出乎意料的跳上掠夺者号等。在他们讨论计划的过程中,杰拉尔德与哈娜的目光不时地交会 ̄他们间的情愫已再度燃起了。
  艾拉达力承诺将带他们回到晴空号,并收回成命取消攻击。
  同一时间,寇维克斯、尔泰、欧琳、尔泰与斯奎在森林中,就地埋葬部分死去的船员。等到他们再度登船时,周围的矮丛突然扰动起来。寇维克斯拔起剑,发现到一队妖精手持著武装,由树林里穿出。船员们开始为了本日中第二次的战斗备战,为了最糟的状态进行武装。寇维克斯尤其渴切著战争,他已被失去撒琳妮雅的愤怒冲昏了头。突然,晴空号旁的树丛在妖精法师的命令下,侧根快速地生长变长,想将晴空号缠入深深的水底。
  就在攻势正要开始时,奇妙的号角声自森林深处响起 ̄这是命命妖精巡兵们中止攻势的指令,杰拉尔德、米丽、哈娜、神谕使与艾拉达力终於抵达现场了。艾拉达力下令军队停火,杰拉尔德则设法使自己的军队冷静下来。在彼此间的紧张气氛松弛後,艾拉达力下令归村,以召开战略会议。在船上所有人都起程时,史塔克发现自己已被盯上了。他注意到他的身後怀疑的眼光。他转过身去面对著盯著他看的神谕使,发现神谕使正端详著他的脸。瞬间,史塔克知道神谕使认出他来了。他暗自咬牙切齿 ̄这太不巧了。在这距离成功咫尺之距的一刻,他不允许自己的目的被拆穿。史塔克有许多秘密,而神谕使似乎知道其中一个:他和维克黜人格利文一样,是被维克族放逐的人。

战略会议
  在妖精村落所举行的战略会议中,杰拉尔德告诉艾拉达力晴空号已受重创,无法离开瑞斯;他向妖精们询问是否有能够修复水晶的技术。艾拉达力遗憾的向他回答没有 ̄因为妖精们仅对大自然的魔法有研究。但他告诉杰拉尔德离开这个时空的另一个方法 ̄利用时空通道 ̄尽管没人知道这个通道会通向何处。传说中,这条通道通往比瑞斯更糟的地方(不过艾拉达力同时也质疑,还有地方会比瑞斯更糟吗?),但这仍是某些想逃离瓦拉司魔掌的人所一定会使用的通道。艾拉达力指点杰拉尔德这个通道所在的峡谷位置,并警告他这个通道似乎被魔法守卫著,导致难以通行。杰拉尔德告诉艾拉达力他们会克服这个问题 ̄这是他们唯一的机会。
  在维克族的集会中,村人们强烈地被杰拉尔德的壮志激励,艾拉达力於是提出了进攻瓦拉司天罗城堡的建议。这两个族群长时间以来饱受瓦拉司暴政所苦,推翻这个暴政是他们仅存的希望;他们知道惟有这份胜利才能使他们的种族继续延续香火 ̄不管是在何处的。杰拉尔德向大家说明,他们来此的目的并非打倒大魔将,而是拯救西赛。他不愿见到妖精与维克族们在这场极有可能是徒劳之举的攻击下罔送性命。杰拉尔德坚持不参与这份计划。艾拉达力则力主现在正是他们联手消灭共同的敌人 ̄瓦拉司的时候。他建议晴空号可以由山底的路线潜进天罗城塞,而此时他将率 妖精们与维克族由正面进攻天罗城塞。史塔克亦知道这条路线,他也鼓励杰拉尔德应不计他们的牺牲,走这条捷径。杰拉尔德再度要求大家重新考虑中止这场攻击 ̄至少等救出西赛再说。於是,艾拉达力允诺暂时按兵不动,但杰拉尔德并不完全确信在他回到晴空号以後,这位妖精王是否能够耐得住性子。

史塔克的计划
  深夜,在船员回到船上後,史塔克终於有机会接近那名认出他的神谕使。若她把他是维克黜人这件事向杰拉尔德密告,史塔克的计划可能会毁於一旦。因此,史塔克决定要杀了她。史塔克趁者神谕使进行冥想时接近她,她以两三句话打发史塔克,明显地佯装对他的事全然不知情。此时史塔克渐渐开始按奈不住。他虚情假意的想诱使她说出对於他的了解,但神谕使不为所动;她只是客套地询问他在晴空号上的地位。史塔克迟疑了。他可以毫不费力地割断神谕使的喉管,但她看起来却又是如此和蔼可亲,令他下不了手。史塔克就在犹豫不决中错失良机,等到侍卫来临时已来不及下手了。在神谕使的冥想时间结束後,史塔克只得喃喃的向她道晚安,与其他人一起回到晴空号去。
  在史塔克回船以後,晴空号已被修复到可飞行的状态了,於是他告诉杰拉尔德前往天罗城塞的管道十分危险艰辛。此去所经过的大熔炉日夜不停的由山里喷发出石块岩浆,在熔炉的周围则有充满著尸体与泥浆的死穴。他又提到,有些通路甚至狭窄到无法让晴空号通过。杰拉尔德也明 这趟旅程将有多困难,但他们实在也别无它法了。他们将先到时空通道处准备脱逃路线,然後动身潜入天罗城塞。

时空通道
  晴空号抵达了艾拉达力所说的峡谷。这个时空通道相当巨大,座落於一个台地上。在通道中央,一尊雕刻的脸像注视著峡谷。在靠近此通道以後,欧琳阅读围绕在巨大时空通道旁古老文字。她详尽地解说打开通道的方法,但也提到想达成此目的要花点时间。要打开这个通道必须先蓄集魔力,而在魔力集中以後通道也不能够维持很久。若在晴空号拯救了西赛以後,才想要利用这个通道逃亡,恐怕在通道打开前就已被追兵赶上了 ̄也就是说若想利用这个通道,就得事先把它打开才行。在欧琳与尔泰进行讨论之後,尔泰志愿留守在此,等待晴空号自瓦拉司的根据地归来。只要晴空号一返航,他就会打开通道,然後登上晴空号一起脱逃。但他提醒杰拉尔德:这个通道支撑不了太久。魔法能量会渐渐散去,而尔泰私底下担心以他的能力无法维持魔法力聚集太久,但他必须努力达成 ̄这是他证明自己能力的大好机会。於是晴空号留下他,继续前进。
  在晴空号离开以後,尔泰感到身边还有其他人。然後,幽影们一个个地在尔泰面前现身了。一个类似女人的形象向尔泰自我介绍:她叫莱娜,代表索泰利族。他告诉尔泰,她与她的同胞,连同他们的的敌人道西族一同在数年前被吸入交错时空。除了他们以外,被卷入他们的争执的萨拉卡斯族也一起被卷入这个次元。他们无法物理性地接触任何真实世界的事物,如同鬼魅般的活在时空通道旁的亡灵栖所。在莱娜知道尔泰所属的团体来自多明纳里亚,并且是与瓦拉司为敌以後,便给了利用隐晦的谜语与含糊地给他了一些提示。尔泰察觉到有某些理由阻止著莱娜,使她说不出瑞斯的秘密与其统治著的阴谋。但是,他了解到瑞斯相当的不对劲。这里似乎正发生著很糟糕的事。

掠夺者号上的坦格尔斯
  在同一时间,掠夺者号已返航天罗城塞。坦格尔斯小心翼翼地循线潜行,避开在船底巡逻的看门狗。终於,他在最底层找到了被囚禁的卡恩。在释放他以後,坦格尔斯急忙将 著他通往最上层,以设法脱逃;不幸在此途中,他们被莫葛族们发现了。坦格尔斯很快的就与鬼怪们打了起来。然而,卡恩害怕得停下脚步,他极度不愿再伤害任何生命。在与鬼怪们的一番恶战以後,坦格尔斯发现自己已经与维克黜人格利文对上了。他奋力攻击格利文,在这场徒手肉搏纯粹以力量决胜负。格利文最後击败了坦格尔斯,并将他的双手反绑於身後,指示其馀的莫葛族们将两个囚犯拖回牢去。格利文相信在经过适当的改造手术後,坦格尔斯会成为掠夺者号上一名强而有力的新大副。

瓦拉司的收获
  在掠夺者号回到天罗城塞以後,瓦拉司亲自接机;他高兴的看著远古遗产一一运下船。他命令莫葛族将坦格尔斯与卡恩关进绘刑室中。瓦拉司一边抚摸著撒琳妮雅的翅膀,一边听取著格利文的报告。当他报告到杰拉尔德坠船,而撒琳妮雅与他失之交臂时,瓦拉司大为震怒;他将未能带回杰拉尔德的失误,完完全全归咎於格利文。格利文向瓦拉司发誓他一定会把杰拉尔德带回来 ̄就算他已经变成了尸体。瓦拉司看著远古遗产,他发现到他一直很想读到的索蓝的钜作亦在其中。当他翻阅著这本书中晴空号与其他神器的图解时,他因理解与获知而眼睛一亮。瓦拉司接著问格利文,是否注意到杰拉尔德穿戴著什堋。由於格利文无法回答,瓦拉司便迳自命令大家开始为杰拉尔德即将可能到来而准备。

裂片妖
  史塔克引导晴空号进入穿越山脉的通火口,飞过闪耀著馀烬光芒的煤沼。在煤沼旁,米丽发现了一个仅容船身通过的管道,可供进入巨大的火山。在进入了这深坑以後,一个不可思议的新世界展现在他们眼前 ̄庞大的山脉清楚地被分为几个不同的区域。飞船飞过蜿蜒的通火口,有些通道的宽度仅容船身之距。瓦拉司的天罗城塞就在前面的某处。
  在绕行著扭曲的通道之№,他们遇到了「裂片妖」庞大的的母巢。这些钩状生物由於身体细瘦,外观类似昆虫,令人觉得是种弱小的生物。但当它们顷巢而出,开始彼此支援时,它们开始变得壮大起来。在战斗中,它们只要靠近彼此,就能分享彼此的攻击与防御特质。裂片妖们大举进犯晴空号,船员们对背对背的作战,以寻求保护。不久後船员们被迫解除防御阵形,而裂片妖也分散开来追击它们。但当裂片妖彼此远离时,它们似乎开始变弱。哈娜终於了解它们应该尽量将裂片妖们诱离母巢 ̄只要设法使它们分散,这场仗就十拿九稳了。船员们开始疏散,引诱裂片妖个别深入攻击。终於,裂片妖被一一击破,晴空号得以继续前进。

大熔炉
  晴空号抵达瑞斯大熔炉。在这里,巨大的火焰间歇地喷发著,然後在天空中逐渐散去。当晴空号缓缓地自火焰与闪电形成的隧道穿梭而过时,巨大的电能在船底与船顶不时闪动著。空气中尽是灰烬,让人觉得快要窒息。电弧与火球在甲板上跳跃穿梭,晴空号的船员们忙著扑灭甲板上的火,一些船员甚至被火焰灼伤。在安全考量下,大夥只得被逼躲到甲板下。为了避免船身与船员遭受过度损伤,欧琳在船首围栏处插下一根金属棒,使电能集中起来。她自己则使用了撒姆尼的魔法,以抵御电流消散时发出的危险破坏力。

死渊
  晴空号开始自大熔炉爬升,慢慢攀上山脉,直到抵达瑞斯死渊。这是个深黑且充满油沼的地方,瓦拉司利用这个地方弃置他的残兵败将与实验品,而那些对他而言不再具有利用¤值的敌人也会被弃置於此。晴空被四面八方涌来、看起来有知觉、且操控著许多尸体与腐败物体的黑色流浆所攻击。船员们并没有察觉这些黑色焦油状的物体有多恐怖,被击落的骷髅在底下又重新组合,被新的带状流浆牵上来。就在大部分船员不得不躲下甲板避难时,斯奎因过度的惊慌而反向船的桅竿跑去。杰拉尔德见状欲前往救援,而骷髅大军们在他爬行时毫不留情的予以攻击。当杰拉尔德好不容易捉到斯奎时,他正抱著他的「玩具」,紧缩成一团。斯奎在无意间起动了这个神器,神器所发出的温暖击退了一个正要杀死杰拉尔德的骷髅兵 ̄斯奎误打误撞的救了船长一命。情势转趋缓和,他们终於安全地航行过这充斥著腐败与恐怖的死渊。

天罗城塞
  晴空号离开了瑞斯死渊,继续向在於山脉心脏部位的天罗城塞爬升。天罗城塞就在某座山中的中心部位;它被无数由巨大的基座延伸而出的尖柱悬顶著。飞船悄悄地接近这些尖柱,找到一个能让船员们偷偷潜入城里的地方降落。杰拉尔德骄傲地告诉船员们:他们终於成功的实现诺言;而现在他向船员保证他们将平安脱离这个地方。他指派寇维克斯、米丽与史塔克随同他潜入城堡,他们的目标有五:拯救卡恩、找出坦格尔斯、拯救史塔克的女儿、寻回被维克黜人格利文抢走的远古遗产;当然,还有拯救西赛。寇维克斯窃自希望能在里面找到撒琳妮雅。
  哈娜、欧琳与斯奎留守船上,而救援队伍已潜入了瓦拉司黑暗的天罗城塞...
 

不明飞行鸟

Moderator
管理成员
VIP
注册
2002-05-23
消息
8,246
荣誉分数
132
声望点数
193
太强了老婆,这些都能叫你找出来~
 
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