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式残酷:抗议者为了正义、警察为了抓人,都不得不放弃了抗疫

SilverMask

新手上路
注册
2020-04-06
消息
462
荣誉分数
95
声望点数
28
美国式残酷:抗议者为了正义、警察为了抓人,都不得不放弃了抗疫

2020
06/09
05:08
加拿大必读

6月7日,美国媒体大西洋月刊发表了深度长文,探讨一个问题,美国人面对新冠病毒这场“抗疫”之战,是不是要弃守了?



在公共场所和道路空旷荒芜了几个月后,美国人再次回到了街头,但他们并不是为了庆祝国家战胜冠状病毒后重新开放而欢欣鼓舞。相反,数以万计的人冒着感染病毒的危险,走上街头抗议黑人乔治-弗洛伊德被警察“跪杀”。

示威者紧密地聚集在全国各地。在各大城市里,他们排成了长长的人龙,唱着歌,喊着口号,要求讨回公道。而警察粗暴地对待抗议者们,用催泪瓦斯驱赶人群,把他们圈在一起,塞进警车,扔到监狱里。

无法否认一个显而易见的事实:人群聚集会增加新冠病毒的传播风险。美国国家过敏和传染病研究所所长福西博士在6月5号的电台采访中说,这种群众聚集、亲身抗议以及相应的警察行动,就是病毒传播的 "完美设置"。一些抗议组织已经发表了关于抗议活动中涉及病毒感染风险的声明。另一些人则组织了风险较小的抗议形式。

一边是病毒传播的风险,一边是因为系统性种族主义而引发的反歧视行动,两者同样紧迫,交织在一起。这么多年以来,黑人和白人之间的死亡率差距依然存在。出生地相距仅几公里的人,其预期寿命可能相差10年甚至20年。

两种不平等的现象在最近的抗议活动中彼此衬托:一是《大西洋月刊》在新冠病毒追踪项目编制的种族数据说明,黑人的死亡比例几乎是其人口比例的两倍;二是针对黑人的警察暴行在军事化加剧的美国历史悠久。46岁的弗洛伊德在4月的新冠病毒爆发中幸存下来,但在5月被一名警察“跪杀”。

美国人可能希望病毒消失,但事实并非如此。虽然美国东北地区的疫情有所缓解,带动了全国整体数字的下降,但其他地区的病例只是趋于平稳,而且在近日似乎有上升的趋势。6月5日,有22个州报告了400个或更多的新病例,还有14个州和波多黎各报告了三位数的病例。包括亚利桑那州、北卡罗来纳州和加利福尼亚州在内的几个州,出现了迄今为止最高的确诊数字。



这些数字应该反映了在最近一周抗议活动之前就开始的感染。如果流行病学家对病毒传播方式的看法是靠谱的,也就是人群聚集会增加风险,抗议之后可能出现更大的高峰。

随着疫情的持续,越来越多的州正在撤回他们制定的防疫措施。特朗普政府的新冠病毒专案组正在逐步减少活动。测试专家正在回到他的其他日常工作中。随着2020年漫长炎热夏天的开始,事实表明,美国是不会“战胜”冠状病毒的。集体而言,人们似乎慢慢要放弃了。这是一种苦涩而又无可奈何的美国式残酷,那些可能因病毒遭受最大痛苦的人,包括黑人群体,正在以一种几乎肯定会增加感染风险的方式来争取正义。

抗议活动让公共卫生沟通部门处于两难的地位。他们并没有像早先那样严厉告诫集会群众留在家里,因为这次的集会不一样。鉴于美国黑人长期以来在健康服务方面遭受的不平等,数百名公共卫生专业人员本周签署了一封信,拒绝因为新冠传染风险而反对抗议活动。他们写道:“我们支持抗议,因为它们对国家的公共健康和黑人健康至关重要。”

然而,抗议活动是无可争议的风险,疾病控制和预防中心的官员已经警告说,集会可能会导致疫情新的爆发。

抗议者本身还是有风险意识的。在最近拍摄的游行视频中,大部分示威者都戴着口罩。照片和视频显示,既有人数众多、拥挤不堪的人群,也有一些示威者试图坚持一定的社交距离。在许多城市,携带洗手液和水的抗议者在人群中穿梭。

但人群并没有对公共卫生准则普遍遵守。抗议者在许多城市的地面上紧紧地躺在一起,进行长达近9分钟的"假死",模仿明尼阿波利斯警察德里克-乔文跪在弗洛伊德脖子上的7分钟。许多抗议活动都涉及某种形式的喊叫或唱歌。早些时候,在白宫附近,一群人大声唱着 “靠着我”,即使他们大多戴着口罩,研究表明,这可能是特别有效的病毒传播方式。

抗议者和公共卫生官员都可能有《纽约时报》所说的“增长共识”,即在户外可以减轻一些传播的风险。根据美国国土安全部4月进行的研究,病毒似乎在阳光充足、潮湿的环境中迅速消亡,即使在室温下也是如此。该病毒似乎也更难在户外传播,尤其是在白天。

但是,流行病学家并不认为这些气候因素就能抑制病毒的爆发,他们也不能自信地说,大型户外集会是完全安全的。他们需要更多的数据。过去一周的抗议活动数据增长,意味着研究人员很快就会对户外传播的风险有更好的了解。



警察对付抗议者的策略增加了冠状病毒传播的途径。数十个警察部队已经使用的安全措施可以让病毒更容易传播。例如,联邦官员在6月1号对聚集在白宫前的数百名和平抗议者使用了催泪瓦斯,以便总统特朗普可以摆姿势拍照。催泪瓦斯和类似的化学物质迫使人们咳嗽和呕吐,这是病毒传播的肥沃土壤。

当天晚上,警察将抗议者圈在一起,然后逐一逮捕他们,这是一种被称为“釜底抽薪”的侵略性人群控制技术。被捕的数百名抗议者被送往监狱,即使是短暂的关押,也增加了监狱里冠状病毒的病例,以至于区政府将监狱确诊数字从全市总数中分离出来统计。

在费城,城市警察对数百名在高速公路上游行的和平抗议者施用催泪瓦斯,促使他们咳嗽和呕吐。据报道,没有证据表明示威者对他人安全构成了威胁,或者正在变得暴力。在纽约市,警察将数百名和平示威者圈在一起,然后用警棍击打他们。从爱荷华州到德克萨斯州,警察对大型的、基本上是和平的集会使用了催泪瓦斯;在至少五个州,警察对儿童或青少年使用了胡椒喷雾或催泪瓦斯,其中一些人只是刚好在附近,并没有参加抗议活动。

来自全国各地的记者报道说,戴口罩的警察比抗议者少。乔治城大学全球健康法教授亚历山德拉-菲兰早些时候说,“国家有责任保护公众健康。”她说,不管警方对抗议活动有什么看法,根据国际和国内法律,他们有义务保证抗议者的安全,包括尽量减少病毒传播带来的健康风险。

面对太多的变数,我们无法确切知道美国在这个夏天的病毒爆发情况,包括抗议活动会产生什么影响。有希望的迹象是,口罩是在全国各地使用。在大多数抗议群众聚集的环境里,户外传播似乎风险较低。新冠测试能力已经改善。根据新冠跟踪数据,美国现在每周可以进行300万次测试。公共卫生系统发现和诊断病例的比例比疫情暴发初期要高得多。摩根士丹利估计,美国的传播率略高于1,这表明最近几周确诊病例的数量并没有出现爆炸性增长。

但这一估计比率也意味着病例并没有迅速下降。各种因素,包括各州最近重新开放经济的行动,以及大规模抗议和监禁引起的潜在数据变化,还没有来得及在目前缓慢增长的数据中反映出来。

很少有人相信,美国正在尽其所能地控制病毒。简单浏览一下跟踪各州进展的网站“CovidExit Strategy”,就会发现,大多数州实际上并没有达到公共卫生专家建议的重开标准。然而,各州领导人并没有坚守在其他国家采用的封锁办法;没有人提出必须将病例降到可以忽略不计的水平,才能恢复正常活动。没有联邦官员分享过防止病毒在各州之间传播的计划,须知它们的疫情强度各有不同。特朗普政府并没有利用好这八周的高强度社交隔离,来大幅提高国家的“抗疫”能力。



这场“不按牌理出牌的大流行病”使美国公众对正在发生的事情感到困惑。这种病毒并不是按照单一的路线在全国范围内传播,而是像龙卷风一样,在各个城市和小镇里采取蜿蜒曲折、有时令人费解的路径。为什么是这个工作场所,而不是另一个?为什么是这个城市和州,而不是其他城市和州?

病毒的数据也跟人们对美国各州的认知不一致。排除统计上的一些问题,佐治亚州和佛罗里达州很早就开放了,即使居民相对不顾公共卫生建议行事,他们已经看到了相对平坦的数字。而加利福尼亚,采取了更保守的方法,却看到了病例增长。最有可能遇到大麻烦的州是亚利桑那州,那里的疫情传播得非常快。该州在5月16日解除了“社交隔离”令后,不仅创造了阳性检测和住院人数的新纪录,而且确诊比例也在增长。凤凰城在五月份只有一天的最高气温低于32摄氏度,看来温暖的天气和阳光并不像一些人所希望的那样,可以凭一己之力阻断病毒的传播。该州的年龄比美国整体略显年轻,但是看上去年龄人口结构也没有起到明显的作用。

美国人还没有完全理解一个事实,那就是美国并没有做到那些已经恢复正常的国家所做的事情。有些国家几乎完全抑制了病毒。另一些国家则在大面积爆发后,采取了激烈的措施,生活也恢复了正常。

与此同时,根据苹果和谷歌的移动数据,美国人从来没有像大多数欧洲人那样坚持呆在家里。春季实施的封锁版本看起来更像瑞典的松散方法,而不是像意大利、甚至英国和法国的更实质性措施。而且瑞典公共卫生官员已经承认,这种方法可能不是接下来最好的应对办法。

在美国疫情爆发之初的几个星期里,控制病毒的需要优先于其他关注。现在,对许多人来说,疫情已不再是最紧迫的国家问题。抗议者和一些公共卫生官员表示,他们正在权衡警察暴力的危害和集会加剧病毒传播的风险。

各州政府也提出了类似要平衡公共卫生风险和经济问题的观点。病毒本身并不在意这些权衡。零售店重新开张和种族公正抗议可能符合许多人的道德观,但对病毒来说,它们都提供了新的传播环境。



也许美国会以某种方式避免另一次“纽约式”的爆发。也许新感染的数量不会成倍增长。也许当治疗方法有了足够的改进后,即使美国会看到大规模的爆发,死亡人数会比期望的少。如果是这样的话,那并不是因为美国做出了协调一致的决定,有效平衡了对大流行病的恐惧和暂停日常生活的牺牲,而是说明,美国已经从试图战胜病毒转向接受现实,开始止损管理。

这就是美国。美国应对这场大流行病的问题反映了国家本身的问题。国家卫生保健系统几乎是唯一不适合处理全国性卫生危机的系统;几十年来因种族主义而根深蒂固,并且不断加深的种族健康差异不可能在一夜之间消除;各州和地方卫生部门迫切需要联邦的领导,但他们没有得到;各州正面临财政悬崖,而参议院没有考虑一个更持久的经济救援方案,以允许更长时间的缓冲庇护。

尽管这场健康危机反映了美国国家的政治、社会和公民基础设施状况,瘟疫本身并没有“道德感”。在游泳池里开派对的人可能会活着,而抗议警察暴行的人可能会死。谆谆善诱地遵守社交隔离规则的人可能会生病,而那些藐视规则的人却在拥挤的酒吧里开心地与朋友干杯。这里没有正义的逻辑。在谁能轻松呼吸,谁不能呼吸的问题上,根本没有正义可言。
 
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