涉学生服务补助计划丑闻 加国财长被要求辞职

springland2012

新手上路
注册
2011-11-16
消息
85
荣誉分数
1
声望点数
28
  • 涉学生服务补助计划丑闻 加国财长被要求辞职


    加拿大国会正在就一个9.12亿元的学生补助计划丑闻听证。7月20日联邦财长莫纽(Bill Morneau)在听证会上回答提问。(加通社)

    【大纪元2020年07月24日讯】加拿大国会正在就一个9.12亿元的学生补助计划丑闻听证。联邦财长莫纽(Bill Morneau)说他退还了他个人欠WE机构的四万多元后,反对党要求财长辞职。

    6月25日,总理特鲁多宣布9.12亿元的加拿大学生服务补助金计划(Canada Student Service Grant program),并将该计划判给慈善机构WE Charity(简称 WE)独家代理。后来,特鲁多和莫纽因他们家族与WE有金钱上的关系,被道德操守专员调查。

    莫纽本周三在国会财政委员会作证时称,他在来做证前,给了WE一张41,366元的支票,偿还他家在2017年的2次旅行的花费。
    莫纽解释说,他最近几天在整理家庭财务文件时,发现有文件证实,他已经偿还了与前往厄瓜多尔和肯尼亚的旅行有关的旅馆和机票费用,共计52,000元,但未能找到他和家人在旅行期间参加WE活动有关的收据。

    莫纽说,他是打算全额支付相关的旅行开支的。在联系WE后,他才知道那笔费用,于是让他的助手写了一张41,366元的支票给WE。
    联邦保守党议员兼道德操守评论员巴雷特(Michael Barrett)随后致信道德操守专员,要求就第三方支付旅行费用一事,对莫纽展开另一个调查。

    反对党要求莫纽辞职
    操守专员调查莫纽,是因为莫纽的一个女儿曾在WE举办的活动上演讲;另一个女儿目前是该机构的合同工,但莫纽在内阁讨论是否授予WE合同时,没按规定回避。
    反对党议员质疑,莫纽在政府决定给WE独家代理权时,起了什么作用。

    联邦保守党议员兼财政评论员波利耶弗(Pierre Poilievre)质疑,莫纽是否意识到,他在接受这些别人付款的旅行时,违反了操守规定。联邦新民主党议员兼道德操守评论员安格斯(Charlie Angus)则质疑,莫纽在担任议员和财政部长期间,是否曾阅读过《利益冲突法》。

    在听证结束时,联邦保守党议员兼副财政评论员库珀(Michael Cooper)提出一项动议,敦促财政委员会要求莫纽立即辞去财政部长职务。这项动议将在以后的会议上进行讨论。
    据CTV News报导,数名自由党政府部长在为莫纽辩护。其中,小企业、出口促进和国际贸易部长伍凤仪(Mary Ng);家庭、儿童和社会发展部长胡森(Ahmed Hussen)表示仍信任莫纽。
    经济发展部长赵美兰(Melanie Joly)、文化传承部长吉尔伯特(Steven Guilbeault)为莫纽辩护,但没说是否仍信任他。

    自由党政府再陷丑闻困境

    2015年11月10日,WE Charity联合创始人克雷格(Craig)(左)和马克·基尔伯格(Marc Kielburger),在渥太华举办的WE Day庆祝活动中,介绍特鲁多和妻子索菲。(加通社)

    近年来,自由党政府已多次陷入丑闻困境。
    2017年,特鲁多因其家族使用一架私人直升机去度假,被操守专员调查;
    2018年,特鲁多在访问印度时的着装,被认为有损加拿大形象,导致自由党民望骤降;

    2019年曝光的兰万灵(SNC-Lavalin)事件被联邦操守专员调查,结论是,特鲁多的行为违反了《利益冲突法》第9条。
    这次的WE合同丑闻,除了莫纽外,特鲁多也是被操守专员调查的对象之一,特鲁多的兄弟和母亲,在2016年至2020年间,因在WE活动中发表讲话,共获得近30万元报酬。
    保守党财政批评议员波利耶弗呼吁莫纽辞职。他说,加拿大人会很难相信,莫纽不知道WE承担了几万元的旅行费用,尤其是他作为内阁部长,是禁止接受这种恩惠的。“我们知道这是非法的。我们知道,你(莫纽)应该回避(讨论授予WE合同)。”
    特鲁多和他的幕僚长特尔福德(Katie Telford)在国会作证的时间,仍有待确定。

    更多细节曝光
    莫纽在作证中,提供了政府在6月25日宣布此补助金计划前的一些细节。
    财长办公室4月7日联系了WE及其它10多个机构,征求政府如何帮助年轻人的建议。2天后,WE提交了一份关于社会企业家计划的提案,该提案与政府在4月22日宣布的学生服务补助金计划没关系。

    莫纽说,政府官员在4月18日简报中,首次提出依靠第三方来管理学生服务补助金计划的可能性,并提到WE曾做过类似工作。
    几天后,WE提交了第二份建议,莫纽的办公室继续和WE进行讨论。
    4月21日,莫纽口头批准了该学生服务补助金计划。4月22日,特鲁多公布了该计划,那时,计划的很多细节还没有确定。

    莫纽说,他在4月26日曾与WE的共同创办人基尔伯格(Craig Kielburger)交谈,但只是谈COVID-19(中共肺炎)造成的影响,没有谈学生服务补助金计划细节。
    联邦青年部长查格(Bardish Chagger)在5月7日向内阁应对病毒流行的特别委员会提出,由WE来管理学生服务补助金计划。该提案在5月22日获得全体内阁的批准。
    根据政府与WE的合同,WE 将获得高达4,350万元佣金,来管理政府这个价值9.12亿元的福利计划。
    总理和财长与WE的关系曝光后,WE已宣布退出该合同。

    学生要求政府取消补助计划

    加拿大学生服务补助计划(CSJ)现在实施为时已晚,已无法提供学生所需的经济帮助。学生组织提议将该计划的预算资金,投入到为失业学生准备的紧急福利中。(Shutterstock)
    加拿大学生服务补助计划旨在夏季资助学生,但因政府发生利益冲突丑闻,该项目现在还没启动。学生组织要求政府,把预算中的9.12亿元用在支持学生的其它项目上。
    自由党政府在4月22日宣布该计划,给做义工的学生支付最高5,000元补贴。该计划为小型企业和非营利机构雇佣暑期学生,或为紧急学生福利提供资金。
    政府在6月25日宣布细节,接着,管理该计划的WE机构,因丑闻爆发退出。

    加拿大学生联合会(CFS)和加拿大学生协会联盟(CASA)均表示,现在将资金投入加拿大暑期工作计划(CSJ)为时已晚,已无法提供学生所需的经济帮助。
    学生联合会表示,现在已接近8月份,还不知道该项目何时启动,因此,学生可能无法累积足够的义工时间来获得补贴。

    联合会全国主席德斯卡齐(Sofia Descalzi)表示,学生从4月份就开始等,“这是不可接受的”。该联合会要求政府,将该计划的所有预算资金,投入到为失业学生准备的紧急福利中。
    加拿大学生协会联盟提议,将这笔钱转用来支持返校的学生,但未提出具体用在哪些方面。

    该学生协会联盟主席德-斯特拉恩(Bryn de Chastelain)表示,学生一直期望政府提供财政援助,支持他们的上学计划,政府在此方面做的不及时。
    7月3日,WE机构宣布退出学生服务补助计划的独家代理合同。在7月21日的国会听证中,加拿大公共服务联盟负责人表示,政府部门本可以负责管理此补助计划。
     
    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