圣人出世的传奇故事。。。转发自/deqin

horton

一尘中有尘数刹
VIP
注册
2012-10-08
消息
5,569
荣誉分数
2,764
声望点数
223
所在地
微尘

horton

一尘中有尘数刹
VIP
注册
2012-10-08
消息
5,569
荣誉分数
2,764
声望点数
223
所在地
微尘
预言来世和再生的故事

藏传宁玛派伏藏大师列绕朗巴(十三世达赖喇嘛的上师之一)在其晚年所写的《洛若寺未来授记》列出了七项不变的标志指示人们以此来辨认自己的后世:“地不变法源之地,色不变总玉海中,姓不变莲花茎上,拉郎化身殊胜童,年不变鸡年降生,身不变手中坛城,语不变严深广藏,意不变证悟法身。”

完全按照这七项不变的标志,于藏历十六胜生周水鸡年(癸酉年公元1933年),佛降魔佳时的神变月之吉祥日初三、正当集具八贤时,晋美彭措法王诞生于青海省班玛县境内的多科智美曲列(意:法源之地),其母名意措(意:总玉海)、父名巴德(意:莲花),一降生即睁开双眼,金刚跏跌而坐,上身端直将胎盘如法衣一样甩上左肩,口诵七遍文殊心咒:“嗡阿日阿巴札纳德”。此情景为当时在场的众亲人亲睹,皆深感十分稀奇。

这样,列绕朗巴大师预言中的第一至第四项皆一一得到验证,第五项指上师童年时手掌中尚保留标志空行坛城的法源形图案掌纹。第六、七项标志是说上师将以不变的金刚语广演三藏,以不变之金刚意彻证法身。这些也为后来的事实所证实。晋美彭措法王2004年1月7日 (阿弥陀佛节日)于四川成都圆寂。
图片为列绕朗巴大师(黑白),和晋美彭措法王(彩色)。
 

horton

一尘中有尘数刹
VIP
注册
2012-10-08
消息
5,569
荣誉分数
2,764
声望点数
223
所在地
微尘
大宝法王的故事

按西藏噶玛嘎举的传统,大宝法王每一世都会留下遗书,在遗书里详细预言下一世转世的地点,父母亲的名字,以及周遭种种情况。可是,在十六世大宝法王圆寂后的八年中,没有人看过他的任何遗书。一直到1990年某一天,大宝法王的法子之一的大司徒仁波切无意间注视身上佩戴的护身符,突然闪过一线灵光。由第十六世大宝法王送给他的这个护身符,是否另有乾坤?

原来在大宝法王圆寂的十个月前,大司徒仁波切、蒋贡康楚仁波切及嘉察仁波切等人陪同大宝法王去加尔喀答。旅途中的一晚,大宝法王在就寝前把一件黄色锦缎包裹的护身符亲手交给他,并说明这不只能护身,日后会带来更大的利益,而且嘱咐他要随身佩戴。当时,嘉察仁波切及其侍从也有在场,亲眼目睹了大宝法王赠送泰锡仁波切护身符这一幕。大司徒仁波切于是一直将这护身符贴身佩戴,如今灵机一动,护身符内也许有秘密,于是将它解开,发现里边是折叠的遗书,信封上赫然写着“藏历铁巴年打开”(1990年)。

遗书被寻获后,十六世大宝法王生前四大法子夏玛仁波切,大司徒仁波切,蒋贡康楚仁波切及嘉察仁波切依约聚首,共同辨识遗书。经过认真辨识,确定此书为第十六世大宝法王亲笔书写,内容如下:
  “嗳玛霍!自觉就是福,法界是没有中心,也没有边界。由此往北,雪地东边有个国度,那儿有神圣的雷声,时而自然地响起。在美丽游牧民族之区,有牛为徵兆,方便是敦珠,智慧是洛拉噶,生在与土为用之年,如神迹般的,白色物所发出的声音缭绕,远远地传开来。这就是大家所识的噶玛巴。他的一切为敦悦竺贝尊者所证实,无偏颇的,他遍传十方,并不只亲近某群人,也不远离某群人,他是一切众生的守护者,佛陀法教犹如太阳,持续地放射其光芒,利益他人!”这封遗书隐喻了第十七世大宝法王的诞生地点。

由此是指从隆德寺往北,雪地是西藏的另称,雪地东边即是指藏东,在藏文中神圣是“拉”、雷声是“拓”,于是先要找到叫拉拓的地区,而且地名又是与牛有关(藏语牛为巴)。密法中,金刚杵象徵善巧方便,亦指男性;宝铃象徵智慧,亦指女性。这方便是指父亲敦珠,智慧是指母亲叫洛拉噶;“生在与土为用之年”则是指生在木牛年,树由土生,而牛可用来犁地。至于白色物所发出的声音,乃指吹奏白色法螺。遗书中的敦悦竺贝尊者即是指大司徒仁波切。在第十六世大宝法王火化时,还发生了一项不可思议的现象,大宝法王之心脏没有烧化掉,烈火中跳出来落在大司徒仁波切主位的那个荼毗塔门,这被视为一项吉祥徵兆,亦显示寻找第十七世大宝法王转世的责任,将落在大司徒仁波切身上。

这遗书明显列出寻找转世灵童的三个基本条件:
  1·灵童诞生在藏东拉拓乡,藏语中以巴字开头的村庄。
  2·灵童的父亲叫敦珠,母亲名叫洛拉噶。
  3·灵童的生肖为牛。
在场的法王子们决定,将按遗书所示,派遣一支寻访队前往西藏寻访转世灵童,并请求楚布寺给予配合协助。随后又派特使到达楚布寺亲自送上遗嘱。

1992年5月,由楚布寺委派寻访团,在西藏自治区统战部次仁巴珠的倍同下,抵达西藏东部的昌都。寻访团成员先对昌都所有的县、区、乡、河流、山地的名称进行查证,结果发现昌都县的确有一个遗书所提到雷乡(即藏语“拉多”)的地方。

经过艰苦的寻找,终于人们在巴果沟的一间帐篷里找到敦珠和洛拉噶夫妇。据敦珠和洛拉噶说,他们的第八个孩子阿波噶噶,正是藏历木牛年五月八日在嘹亮的法螺声中诞生的,其出世情况与第十六世大宝法王的显示一致,而且已被当地的嘎利寺认定为小活佛了!

据说那天黎明的草原显得特别的安宁,有一只鸟在帐篷顶上啁啾,根据西藏传统习俗,一大清早听见此鸟美妙的歌声是吉祥徵兆!敦珠首先听到周围有许多人吹起,接着他的大儿子和几个小孩也从梦中被这螺声惊醒,以为有大人物驾临巴果,跑出去时又不见人影,只看到帐篷的上空出现了无数七彩绮丽的彩虹。他们回到帐篷里,螺声依然不断,大约响了一个多小时,村里的许多牧民纷纷跑来,诉说他们听到从敦珠的帐篷中传出的法螺声,并看到帐篷顶上横跨彩虹,当他们得知洛拉噶生了个男孩,既然出现这吉祥的徵兆,该男孩肯定是非凡人物,并为村里出现一个灵童感到兴奋。过没多久,嘎利寺的老喇嘛也闻讯赶到道贺,并认阿波噶噶为小活佛,只是仍不确定是那一位活佛转世。

阿波噶噶年幼显露有预知能力。有一回与姐姐玩耍,他突然间脱口而出说爸爸的车子翻倒了。姐姐急忙责备别乱讲话,他旋即又说已经无碍了,等到父亲回家一回果然真有其事——他所乘搭的卡车的确在途中翻倒,所幸有惊无险没受伤。

1992年春天,阿波噶噶托人传话给游牧的父母,叮嘱他们要提前一个月从科天的游牧区回到夏天的篷帐。父母虽然不太明白他话中的含意,还是照他的话去做,否则就碰不上由楚布寺派来的寻访团了。阿波噶噶本人更在五月突然回到牧牛篷帐,将他的衣服收拾好放在钟爱的白羊背上,告诉母亲即将回去他的寺院,而所指的寺院却非嘎利寺。

寻访团由这种种情况、遗书所提供的线索一一获得证实。他们满怀欢喜,如释重负,以充满虔信的语气向敦珠及洛拉噶夫妇道出原委,并出示第十六世大宝法王的遗书副本。敦珠与洛拉噶夫妇怎样也没料到,这孩子竟然就是崇高大宝法王的转世!

5月22日上午,寻访团成员恭敬地来到敦珠的帐篷里,正式拜见十六世大宝法王的转世灵童。由于简陋的帐篷没有宝座,只是将位子垫得比周围的稍高一点,八岁的阿波噶噶端坐正中,面对陌生人丝毫没有一点畏惧,双目炯炯有神,散发慑人的神采,对远道而来叩拜的喇嘛一一摸顶还礼。寻访团向灵童敬献哈达,并给敦珠和洛拉噶送礼,然后将灵童接到嘎利寺,先由喇嘛顿珠和喇嘛迪迪照顾,其他成员便连夜赶回拉萨,向楚布寺、自治区统战部和国务院通报消息。大宝法王转世终于找到了!

国务院与中国佛教协会也认同寻获之转世灵童,特颁布为第十七世大宝法王。这是中国国务院宗教局自一九五九年以来,首次承认的活佛转世,具有历史上的特殊意义。6月25日,中国国务院宗教局,对第十六世大宝法王的转世灵童宣布了认定。

第十七世大宝法王现在住锡于印度。
 
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