元朝帝国亡于“双修”

foyi19

新手上路
注册
2020-11-01
消息
36
荣誉分数
0
声望点数
6
元朝帝国亡于“双修”


戴德金刚上师 编撰​


由忽必烈建立的元朝帝国(1271年—1368年),前身是成吉思汗建立的大蒙古国,是世界历史上最强大的铁骑王国。

1. 蒙古民族体魄强悍,从小熟练骑马射箭刀枪之战。 彪悍强硬的性格,令他们在战争中所向披靡。

2. 1218年灭西辽,西征中亚花剌子模;1227年灭西夏王国,1234年灭金朝,1246年招降吐蕃。

3. 1253年,忽必烈铁骑南下,突击消灭大理古国。1279年,又最后灭亡了南宋王国,结束了南北宋三百多年历史。

4. 在西方,蒙古先后发动三次西征。横越西亚各国、中东阿拉伯穆斯林诸国,一度逼近东欧腹地。铁骑所至,中东欧各国纷纷败阵。作为历史上最强大的铁骑王国,被欧洲各国称为“上帝之鞭”!

称霸欧亚大陆,拥有历史上空前绝后的中华帝国广泛版图。纵观中国历史,自汉唐以来,王朝兴衰大都三百年左右。周朝约800年,汉朝400余年,唐朝近300年。元代以后的明朝、清朝也都近三百年左右。即使重文轻武的宋代,最后亡于金朝、二帝北狩的北宋享国167年,而偏安杭州、危如累卵的南宋也有152年。北南二宋前后加起来三百多年。然而从强大的铁骑王国发展过来的元朝帝国,却只在历史舞台上显现了98年,即落幕!

这实在令人费解,是何原因,令如此强悍登台的元朝大国,只存活了九十多年,百年尚未足?!分析元朝的衰败,暴政和腐化是重要因素,但究其致命之毒,唯其“男女双修”“宫廷淫乱”!

一、史鉴:吐蕃王朝过度尊崇喇嘛,导致亡国亡教
(一)藏王赤祖德赞过度尊崇喇嘛
赤松德赞时期,吐蕃一方面建造寺庙,培养本土僧人,翻译经典,建立了“三户养僧”制度;另一方面取缔了苯教,驱逐了传授禅宗的汉地和尚,并以王权确立了“中观见”的正统地位,密法也随之传播起来。公元797年,赤松德赞死后,儿子牟尼赞普继位。牟尼赞普在位仅一年另七月,便被母亲毒死,其弟牟底赞普继位。牟底赞普继位后不久也被杀,他的弟弟 赤德松赞即位。公元815年,赤德松赞去世,其子赤祖德赞(热巴坚王)继位。赤祖德赞在位时,非常重视喇嘛。不仅本人对喇嘛僧人极其恭敬,而且让喇嘛僧人执掌朝政。

1.喇嘛执政
赤祖德赞任用喇嘛郑喀·白季云丹为教相(职权类似宰相),大小朝政,皆由白季云丹决定。大臣们需向喇嘛施礼,而喇嘛不用还礼。这些举措引起了吐蕃大臣们的恐慌和不满。

2.头巾铺地
赤祖德赞本人极为尊崇喇嘛僧人。每逢斋僧法会,他先把自己的头巾敷在地上。请喇嘛在上边走过,然后自己再戴上头巾。也有说他在头发上系两条丝巾,丝巾下端缚于僧座,令僧人坐于其上,因此称他为“热巴巾”,意为长发人。

3.从“三户养僧”增加到“七户养僧”
在赤松德赞“三户养僧”的基础上,赤祖德赞又有所增加。规定:七户居民供养一个喇嘛,使得僧侣的生活水平远高于吐蕃历史上任何一个时期。

4.人民普遍喜欢出家,加重百姓负担。
因为喇嘛地位如此之高,越来越多人选择出家,可以白吃白喝。僧侣的队伍逐渐壮大,不仅加重了民众负担,也使得吐蕃的兵源和劳动力无法保障。由此,君臣、喇嘛,百姓之间矛盾日趋尖锐复杂。 《娘氏教法源流》记载:“由于赤祖德赞,用郑喀·白季云丹为相,大小朝政,皆请决于喇嘛,大臣们向喇嘛施礼,喇嘛也不还礼,人民都喜欢出家,加重了百姓的负担。因此,君臣、喇嘛、百姓之间,矛盾尖锐复杂。”

5.对于大臣和百姓们的反抗行为,赤祖德赞采取了极为严厉的措施。
《娘氏教法源流》记载,赤祖德赞制定了“手指僧人(喇嘛)”的法令:“如果百姓、大臣有用手指头指着喇嘛的,就砍断他的手指;如果用语言嘲骂喇嘛的,则割掉他的嘴唇;如果对喇嘛怒目而视的,则剜去他的眼睛;如果盗窃喇嘛法器的,要以80倍的财宝赔偿喇嘛等,以上作为法律执行。” 这样的极端做法,大大激化了社会矛盾。

大臣韦·达纳坚
一股志在毁灭佛教的势力迅速形成。大臣韦·达纳坚向赤祖德赞反映郑喀·白季云丹与王妃私通,王妃自缢而亡,白季云丹亦被杀死。公元836年,韦·达纳坚等人乘赤祖德赞醉酒之际,扭断了他的颈骨。赤祖德赞死后,他的兄弟朗达玛即位。

朗达玛灭佛
朗达玛即位后,公元836年—841年,五年之中大灭藏传佛教。他下令:

不许藏地百姓出家为僧;

停止正在修建中的寺院工程;

封闭大昭寺、桑耶寺等著名寺院;

凡佛教活动场所都遭查禁。

许多小佛像被投入河中,移不动的大佛像则用绳索捆绑;

寺内壁画被抹去,又在上面绘僧人饮酒图;

数量众多的佛经被焚毁;

许多僧人被镇压,导致印藏僧人逃散,途中仍被追杀;

留下来的藏僧被勒令还俗,或弃佛归苯,不从者被迫去狩猎。

朗达玛灭佛事件,对藏传佛教是一次毁灭性的打击。

此后百余年,藏地看不到穿着袈裟的僧人。

任何事,物极必反。

朗达玛在灭佛的第五年(公元841年),被佛教信徒拉隆·白季多吉用箭射杀。

(三)西藏(吐蕃古国)亡国
公元841年朗达玛死后,

他的两个儿子,王子朗德·沃松和赤德·雍登,各自占据一块地方,为了争夺王权,双方长期混战,吐蕃大乱,史称为“伍约之乱”。

公元869年,吐蕃奴隶平民起义。

公元877年,义军攻占山南雅隆河谷,掘毁赞普王陵,赞普王室后裔四处逃亡,吐蕃王朝灭亡。

从此西藏逐渐步入封建社会。

从公元877年吐蕃王朝灭亡,至公元1264年,元朝将吐蕃统一于祖国,期间近400年,史称“吐蕃分裂时期”。



如前所述:

吐蕃王朝对喇嘛团体的过度尊崇,

一方面,加重了民众的负担。

另一方面,在优厚的待遇驱使下,更多人冲着名利而出家,使得喇嘛团体鱼龙混杂,僧俗冲突摩擦在所难免。

紧接着,过于偏激的崇僧法令,进一步激化了社会矛盾。

这一切,最终急速催化了吐蕃的战乱与灭亡。

二、前车之鉴 非但不引以为戒 反而愈演愈烈 忽必烈更加过度尊崇喇嘛
历史的车轮滚滚前行,元朝让曾经的吐蕃成为了自己属地的同时,并没有吸取吐蕃灭亡的历史教训,他们将对喇嘛团体的尊崇发展到了极致。然而,在西藏佛教后弘期,经历过灭法的西藏密宗,很多佛子兼具了苯教和佛教的双重信仰,也出现了苯教才有的男女双修现象。元代正值西藏密宗颓废衰落期,这时的西藏寺庙组织涣散,戒律松弛,僧人无人约束,不念经,不修法,反娶妻生子,放荡自恣。上层僧人仗其特权,借口修密向民间索取妇女供其奸淫。此时,元朝统治者对西藏喇嘛的过度尊崇,无疑给破戒喇嘛们的放浪形骸创造了更广阔的温床。

(一)封赏八思巴大师
八思巴是萨迦派第四祖萨迦班智达的弟弟——桑察·索南坚赞的儿子。索南坚赞为繁衍后代,继承祖业,先后娶了五位妻子。八思巴是他的长子,生于公元1235年,自幼聪明。第四祖萨迦班智达死后,八思巴成为萨迦寺的法台,成为萨迦派的第五祖。公元1253年,忽必烈召见萨迦派五祖八思巴,两人建立了很好的私人交情。公元1260年,蒙古皇帝蒙哥大汗去世,皇族的阿里不哥与忽必烈争夺皇位,大兴干戈。最终阿里不哥投降,忽必烈登上皇位。由于萨迦派一直支持忽必烈,忽必烈在继位后,封八思巴为国师。

至元元年(公元1264年),元世祖忽必烈任命八思巴为监管总制院,掌管全国佛教事务,并兼管西藏地方政务。于是,密宗萨迦派在元朝政府支持下,在西藏建立了首次“政教合一”的地方政权。1270年,八思巴被封为“帝师”,赐号“大宝法王”。

(二)止贡寺庙之乱
八思巴去世以后,由他的侄子 达玛巴拉 执掌政权。此后,发生了“止贡寺庙之乱”,这是萨迦派统治西藏期间发生的最大一次战乱,也是西藏历史上的一次著名事变。

萨迦派与止贡噶举派产生矛盾的主要原因是:在元朝统一西藏时,密教的各派中止贡派的势力最大。但是,止贡派在蒙古皇室中寻求靠山时,却找错了人。萨迦派在元朝皇帝忽必烈的支持下,成为了西藏最大的教派,凌驾于其他教派之上。而止贡噶举派并不甘心处于被管理的地位。
据《汉藏史集》的记载:公元1285年,萨迦派与止贡噶举派因为矛盾,引发冲突,双方互有伤亡。为了支持萨迦派在西藏的政权,1290年,元朝皇帝忽必烈出兵协助萨迦派攻打止贡派,纵火焚烧止贡寺,僧俗被杀达一万多人。据历史记载:作为止贡派主寺的止贡寺曾经有着非常辉煌的地位,从各处前来的僧侣有十万余众,集会时最多达十八万,可谓盛况空前。止贡噶举派被镇压后,止贡寺的主要僧人携带存留的神像、经书和佛塔等潜逃工布。而止贡派的许多属民和领地都被萨迦派占有。

三年后,为了平息两者间的冲突,忽必烈又赐给止贡派大量物品作为补偿,将西藏的一个万户府的民户赐予止贡派管理,并下令修复被焚烧的止贡寺。达玛巴拉死后,他的弟弟桑波贝出任萨迦派的掌门。桑波贝前后共娶了七个妻子。桑波贝死后,他与不同妻子所生的四个儿子,分别统治四个地区。由于各方势力不相上下,大家都尽力扩大各自的势力和财富,明争暗斗,由此引起整个西藏的动荡不安。

(三)十二代国师帝师均为八思巴系
忽必烈对八思巴的过度尊崇,从八思巴后辈中有12位担任帝师可见一斑。除八思巴以外,任帝师的有:① 仁钦坚赞(旧译亦邻真,公元1238~1279年),八思巴异母弟,1276~1279年任元世祖忽必烈的帝师。② 达玛巴拉(旧译答儿麻八刺刺吉塔,1268~1287年),八思巴弟恰那多吉之子,1281~1286年任元世祖忽必烈的帝师。③ 意希仁钦(旧译亦摄思连真,1249~1295年),八思巴弟子,1286~1291年任元世祖忽必烈的帝师。④ 扎巴俄色(旧译乞刺斯八斡节儿,1246~1303年),八思巴侍从,1291~1303年任元世祖忽必烈、元成宗完泽笃的帝师。⑤ 仁钦坚赞(旧译辇真监藏,1257~1305年),第四任帝师意希仁钦之弟,1303~1305年任元成宗完泽笃的帝师。⑥ 桑结贝(1267~1314年),第五任帝师扎巴俄色之侄,曾任萨迦寺住持,1305~1314年任元成宗完泽笃、元武宗曲律、元仁宗普颜笃的帝师。⑦ 贡噶罗追坚赞贝桑布(旧译公哥罗古罗思监藏班藏卜,1299~1327年),八思巴侄孙,1315~1327年任元仁宗普颜笃、元英宗格坚、元泰定帝也孙铁木儿的帝师。⑧ 旺出儿监藏,于1323~1325年任元泰定帝也孙铁木儿的帝师。⑨ 贡噶雷必迥乃坚赞贝桑布(旧译公哥列思八冲纳思监藏班藏卜,1308~1341年),八思巴侄孙,1328~1329年任元泰定帝也孙铁木儿的帝师。⑩ 仁钦扎西(旧译辇真吃刺失思),1329年起任帝师,《元史•释老传》所列帝师至此为止。藏文史籍未见记载,可能是临时摄理,到1332年卸任。⑪ 贡噶坚赞贝桑布(旧译公哥儿监藏班藏卜,1310~1358年),八思巴侄孙,1333~1358年任元顺帝妥欢帖睦尔的帝师。⑫ 喇钦索南罗追(1332~1362年),八思巴侄曾孙,汉文史籍未见记载,《萨迦世系史》记他曾任帝师。

八思巴弟子杨琏真迦民间搜刮美女宝物无数盗掘宋陵 以帝颅为酒器 残酷不仁 引世人怒目
杨琏真迦,西夏人,是藏传佛教 萨迦派僧人,也是吐蕃高僧八思巴帝师的弟子,受宠于忽必烈,并得权臣桑哥庇护。忽必烈的蒙古铁骑征服南宋后不久,至元十四年(1277年),杨琏真迦被任命为江南释教都总统,掌江南佛教事务。至元二十二年(1285年),被任命为江南总摄。

杨琏真迦借口修复寺庙,在江南民间大肆搜刮钱财、珠宝、美女和良田,且盗遍南宋陵墓,攘夺盗取珍宝。

《元史.释老传》载:“有杨琏真加者,世祖用为江南释教总统,发掘故宋赵氏诸陵之在钱唐、绍兴者及其大臣冢墓凡一百一所;戕杀平民四人;受人献美女宝物无算;且攘夺盗取财物,计金一千七百两、银六千八百两、玉带九、玉器大小百一十有一、杂宝贝百五十有二、大珠五十两、钞一十一万六千二百锭、田二万三千亩;私庇平民不输公赋者二万三千户。他所藏匿未露者不论也。”

而更让无数汉人悲愤的是,他将南宋诸帝的骨骸和牛马枯骨混杂,在临安的故宋皇宫中筑一高十三丈的白塔将骸骨镇压。又将宋帝的头盖骨剖开,镶金嵌银后,当成洁器和酒器。

1.杨琏真迦盗掘宋陵。
杨琏真迦此人擅长盗墓。在元世祖的默许下,他与演福寺僧允泽等人在宰相桑哥的支持下,盗遍了南宋诸帝后的陵寝,包括公侯卿相坟墓达一百余座。

这是江南六陵遭到的最大一次洗劫。他对宋理宗赵昀的墓早就垂涎已久。宋理宗是南宋最长的在位皇帝,历时40年,死后将许多陪葬品带到地下。

据载,杨琏真伽和僧允泽 率领部众蜂拥到埋葬宋理宗的永穆陵前,守护陵墓的使臣竭力抗争,但允泽拔刀相逼,陵使无奈大哭而去。当他们打开理宗的棺盖时,一股白气冲出,只见理宗安卧如睡,珠光宝气,萦绕其身。棺底垫着织棉,包着金丝网罩。盗贼们不仅将棺中的宝物抢劫一空,还撬走理宗口内含的夜明珠,又把理宗的尸体倒挂在树上三天,以使腹内的水银流出,得以沥取。

理宗原想保护自己的尸体不朽,却不想落得如此下场。据史料记载,他们盗得的宝藏有:“马乌玉笔箱” “铜凉拨锈管” “交加白齿梳” “香骨案” “伏虎枕” “穿云琴” “金猫睛” “鱼影琼扇柄”等诸多珍宝。而帝王尸骨却被抛弃于草莽之间。

2.绍兴义士唐珏 冒险收埋诸帝遗骸
当时有绍兴人唐珏,闻之悲痛不已。当下典当家产,私下备酒宴,邀请乡里少壮辈。

酒至半酣,唐珏突然说:“今请诸君协力,前往收埋先帝尸骨,如何?”

有一人问道:“山上将官把手,虎视眈眈,事情一旦暴露,如何是好?”

唐珏说:“此事我早已运筹,今四郊荒野多露白骨,何不以假乱真,取而代之呢?”

大家应诺。

唐珏拿出备好的木匣若干只,上面覆以黄色丝绢,署上帝名、陵名,分头趁月色潜入陵山。自永思陵以下,随号将诸帝遗骸分别收藏起来,埋在宝山之阴天章寺前,种上冬青树,以为标志。第二天凌晨,唐珏出百金,酬谢众人。 七日之后,杨琏真迦复取理宗头颅,截为饮器。

3.以帝颅为酒器
《明史》称:

“悉掘徽宗以下诸陵,攫取金宝,裒帝后遗骨,瘗于杭之故宫,筑浮屠其上,名曰镇南,以示厌(yà)胜,又截理宗颅骨为饮器。”

杨琏真迦把诸帝尸骨混在一起,又杂置牛马枯骨,埋于临安故宫中,并筑一高十三丈的白塔压之,名曰镇南,以示将这些南宋帝王的灵魂压制住,不得超生。

江南人民目不忍睹,《南宋杂事诗》有云:


故宫思见旧冬青,一塔如山塞涕零。
领访鱼影香骨案,更从何处哭哭灵。

藏密习俗,“得帝王骷髅,可以厌胜致富”。

[注]厌胜:即"厌胜之术"又称魇镇之术,意为"以诅咒厌伏其人",是一种流传已久的巫术行为,无论宫廷或民间,都有人利用它来加害他人。

所以,南宋诸帝的头盖骨,均被杨琏真迦挖出镶金嵌银当成洁器和酒器。尤其是宋理宗的头骨很大,杨琏真迦把头骨拿回去之后,让工匠打磨光滑,并用金银首饰镶嵌它,做成漂亮的酒具。

《明史》:“截理宗颅骨为饮器。真迦败,其资皆籍于官,颅骨亦入宣政院,以赐所谓帝师者。”这只头骨高脚杯由杨琏真迦珍藏把玩了6年。

1291年,由于庇护他的奸臣桑哥倒台,杨琏真迦才被元朝统治者处死并抄家。朝廷在抄他的宅邸时发现了这个酒具。此后,该酒具被送入宣政院,赐给帝师。

4. 朱元璋下令寻回帝颅并厚葬
随着元末农民起义爆发,元朝走向覆灭。

这个头骨酒杯也就此下落不明。就在大家以为宋理宗的头骨再也找不到时,一位叫危素的和尚出现了。他对刚登基不久的朱元璋透露,自己曾在当年元朝的宴会上看到了宋理宗的头骨酒杯。 宋朝、明朝,同属汉人统治。朱元璋对赵昀的悲惨遭遇自然感同身受。

朱元璋感慨道:“南宋的这些皇帝并没有太多失德的地方,他们和元朝又不是世仇。而元朝趁他们虚弱时取代他们后,何必要把事情做得这么绝呢?”

洪武初年,朱元璋“御札相臣宣国公李善长,遣工部主事谷秉义移北平大都督府及守臣吴勉,索饮器于西僧汝纳,叫其以理宗顶骨来献。”

随后,朱元璋下令将理宗头骨重新厚葬于绍兴永穆陵旧址。身为一个后朝皇帝,朱元璋的做法无疑让人尊敬。




元朝帝国亡于“双修” 之二


戴德金刚上师 编撰​

三、元朝灭亡的几大重要因素
(一)元代的暴政和腐化 促使政体衰亡
1.奸臣当道,吏治腐败
由于连年不断的战事,加上宫廷的庞大开支、对封王的大赏,政府的财政紧张。忽必烈先后重用了以“理财助国”邀宠的大臣阿合马、卢世荣、桑哥等人来主持国政,通过理财,使元政权度过难关。

在明修《元史》中,此三人被列入奸臣一栏,主要是以贪财聚敛,网罗私党,祸乱朝纲等罪行而著名。元之旧史,往往详于记善,略于惩恶,是盖当时史臣有所忌讳,而不敢直书之尔。然奸巧之徒,挟其才术,以取富贵、窃威福,始则毒民误国而终至于殒身亡家者,其行事之概,亦或散见于实录编年之中,犹有《春秋》之意存焉。谨撮其尤彰著者,汇次而书之,作《奸臣传》,以为世鉴。—《元史·列传·九十二》由于吏治腐败,专注搜刮,流于横征暴敛,致使民不聊生,成为阻碍社会经济发展的重要原因之一。

2. 苛刻的等级制度与遍布的特权阶层
元朝是草原游牧民族建立的王朝,实行严格的民族等级制度,即“四等人制”:根据征服顺序将人分为蒙古、色目、汉人和南人。元朝虽有法典《元典章》流传于世,但其中的法只有汉人和南人需要遵守,蒙古人、色目人遵从本身风俗即可。等级制度在元朝渗透了各个领域。如军队、职业、户籍等也进行分级,在这种分级体系下,中国知识分子沦落到连娼妓都不如的地步。以至于有治国之才的儒生无法发挥所长。元朝特权阶层和特殊利益集团随处可见。元朝以藏传佛教为国教,僧侣不仅享有法律特权,参与政治,甚至干预司法。元朝的寺庙是一种享有特权的经济实体,占有大量的土地和劳动力,在许多地方成为麻烦的制造者。喇嘛所过之处,随从如云,强住汉人住宅,把男子掠走,留下妇女陪宿。他们在街上很少出钱买东西,都是直接掠夺。如此统治和压迫,历代少见。许多不公正的民族待遇、甚至迫害,令百姓积怨。许多人对元朝的统治心生厌恶,各民族、地区之间的矛盾加剧,社会动荡,各种反抗斗争不绝于史,最终造成元朝末期各民族的起义不断发生。

3. 元太宗以前的毁灭性屠城现象留下恶果

翻开历史记载,元太宗以前,战间屠城情况严重。每当拒降敌军的城池被攻破,他们总会对城池进行毁灭性的破坏。几乎杀掉所有的人,不问老幼、贫富、顺逆,只留少数妇幼为奴隶,部分工匠为他们制作武器。这种做法对社会生产力的破坏非常严重。因为直接破坏了最关键、最重要的生产力—人!

4.常年战争,耗费国力
整个元朝历史,连续没有发生战争的时间最长没超过三年。仅1280年,有记录的战争达200多场。元朝统一中国后,并没有象其他朝代在刚建立时施行“休养生息”政策,而是继续向外扩张。1280-1284年间,对日本、安南、缅甸征战。扩张的目的只是掠夺财富和满足征服欲望。另外耗费大量精力对付国内此起彼伏的“抗元复宋”起义,在其后几十年间,全国各地几乎每一年都有起义。

5. 贪图享乐,不重农耕
整天骑马射箭、拉弓放羊的游牧民族,突然之间拥有了几百万平方公里的土地,拥有无数的金银珠宝,同时还有上千万俯首称臣的老百姓。这个时候历史便又重演,这些元朝统治者便开始荒淫腐败的生活。他们视生命如草芥,根本不管百姓死活,皇宫贵族整天在皇宫里贪图享乐。当时佛教寺院遍布各地,都占有大量的田产。

如,大德《昌国州图志》记全州共有田土二千九百余顷,其中一千余顷为佛寺道观所占有。寺院田土山林,实际上为各级僧官所支配。大寺院的僧官即是披着袈裟、富比王侯的大地主。元代寺院道观可免除差发赋税,因而汉人地主将私产托名寺院,规避差税。

有的富户使子弟一人出家为僧,便可将全家田产托名某僧所有,不再纳税。有的地主将田地舍入寺院,再向寺院承佃,这样,便可不再向官府交税和不再负担差役。也还有一些地主,名义上布施家产入寺为僧,但仍与妻妾同处,占田出租,与不出家没有什么区别,但因此便可逃脱赋役和官府的一切烦扰。至元二十八年,即公元1291年,宣政院奏报全国僧尼多至二十一万三千多人。实际上还要超过此数。

仁宗时,浙西土豪沈明仁,创立白云宗,托名佛教,强占民田二万顷,纠集徒众十万人,蓄发娶妻,自有田宅,形成一个托名佛教的地主集团。各类特权阶层圈占民田现象严重,很多占据田地又不耕种,老百姓们却又无地可种。忽必烈时,东平人赵天麟上疏说:今王公大人之家,或占民田,近于千顷,不耕不稼,谓之草场,专放孳畜。许多劝农机构形同虚设,水利建设也逐渐减少,农业生产破坏严重,出现停滞衰败。这也是元朝灭亡的一个重要原因。

6. 朝廷内部,争权夺利异常惨烈
元朝中期频繁更换皇帝,仅25年更换了36个皇帝。这些皇帝在位都很短,全部由权臣摆弄下诏或颁布诏令。皇帝成为了傀儡,不能决策大事。宫廷纷争连续不断,尔虞我诈时时出现。再加上经济落后,广大人民处于水深火热之中,中原地区农民尤其悲惨,饥寒交迫,其严重程度已达到再也不能忍受的地步。

7. 严重的自然灾害成为元朝灭亡的导火索
十四世纪的严重灾害不单是在中国元朝,而是遍布世界各地,比如冰岛,英格兰以及日本。整个世界都在承受瘟疫、饥谨,农业减产、人口下降。中国尤其严重,长达36年里都是酷寒,创造了人类史上严寒的记录。黄河地区频繁发生前所未有的水灾和干旱。1340和1350年,全国发生严重的瘟疫。元朝末代皇帝统治期间,几乎年年饥荒,导致大量人民饿死。连续出现的严重自然灾害造成经济崩溃,人们面对的不是因自然灾害而死就是被元朝欺压致死。因此许多人怀着拼死一搏的想法选择了起义。至元二十年(1283年),江南各族人民起义凡两百余起,至元二十六年(1289年)更增至四百余起。在这前后,爆发了广州欧南喜、黎德和福建黄华、钟明亮等人领导的几次规模较大的起义。公元1350年,政府颁发的变更钞法,致物价迅速上涨。加上元惠宗派贾鲁治黄河,欲归故道,动用民夫十五万,士兵二万。官吏乘机敲诈勒索,致民愤彻底爆发。1351年,刘福通领导农民在颖州暴动。1367年,朱元璋发布讨元文告,以“驱逐鞑虏,恢复中华”为号召,派将军徐达率兵向北进取中原,次年攻占元大都,惠宗北遁,元朝对中原的统治由此终结。

(二)元朝暴政中的最特殊现象
元朝暴政中最特殊的一项便是放纵西藏的喇嘛,史书中称之为“西僧”“番僧”。元代的统治者们没有吸取赤祖德赞时期的教训,反而变本加厉,将对喇嘛的尊崇发展到了极致。而这些以慈悲为怀,普渡众生的所谓“活佛”,却成为了人民的灾难之一。

1.元代帝师的显赫地位
元朝时期,西藏密宗和元朝中央政府的关系极为密切。自八思巴于1270年受封帝师起,直至元朝灭亡,元代历朝皇帝都封有帝师。在藏汉文史藉中提及的帝师就有10余人。元代帝师地位崇高:百官上朝,排班列队,而帝师得在皇帝座位的边隅,设有专座。朝廷对帝师的敬礼和尊信,无所不用其极:“虽帝后妃主,皆因受戒而为之膜拜。”

2.元朝皇帝给帝师的赏赐,从来数量惊人。
如《元史•英宗本纪一》记载:“至治元年(公元1321年)十二月甲子……命帝师公哥罗古罗思监藏班藏卜诣西番受具足戒,赐金千三百五十两、银四千五十两、币帛万匹、钞五十万贯。”

至于给大喇嘛“活佛”的滥赏,数目之巨,骇人心目。仅忽必烈对八思巴一人的赏赐,就令当时的大臣感慨:“国家财赋,半入西蕃。”朝廷为帝师的其他花费,如受戒奉献、佛事开支等,数额既大,名目也很繁多。除帝师外,西藏密宗的喇嘛受到元朝皇室的尊崇不计其数。他们或被皇子、宗王奉为上师,或在朝廷为官,或接受各种封赠。“(帝师)弟子之号司空、司徒、国公,佩金玉印章者,前后相望。”

元朝大德年间,藏地每年平均有千名僧人来内地,其中除一些奉召为帝王宗室做佛事外,不少人是来中原和江南贩运货物求财的。他们往返的巨额费用不仅元政府要“报销”,连交通工具都是元朝政府全程提供。由于贩运货物数目巨大,每年都累死驿马无数。为此,元朝的汉臣痛心疾首地讲:“佛以清净为本,而僧徒贪慕货利,一事所需,金帛无算。生民脂膏,纵其所欲。(此辈)又复畜养妻子,行不修法,适足以亵慢天神。比来佛事愈烦,累朝享国不永。”

3.对喇嘛的极度尊崇到了令人发指的程度
元朝权贵对佛事活动需求频繁,至使藏僧大量涌入内地。严重地影响了元朝的法治和朝政。而这个庞大的喇嘛群体,可依靠帝师的权威任意妄为,破坏法度,极大影响社会秩序,损坏朝政。元代藏僧往往可通过做佛事和贿赂而得到释放,因此,他们无视法律、肆意妄为。如《元史·不忽木传》载:“西僧为佛事请释罪人祈福,谓之‘秃鲁麻’,豪民犯法者皆贿赂之,己求免。有杀主、杀夫者,西僧请被帝后御服,乘黄犊出宫门释之,云可得福”。又“每岁必因好事奏释轻重囚徒,以为福利。虽大臣如阿里,帅如必实呼勒(别沙儿)等,莫不假是以其诛。宣政院参议李良弼,受赊豁官,直以帝师之言纵之。其余杀人之盗,作奸之徒,黄缘幸免者多”。可见犯重罪之人,只要贿赂藏僧或打着帝师之名即可逃之夭夭,不受法律制裁。元朝对藏密喇嘛的放纵,造成了朝野极大的混乱,一些行为也到了骇人听闻的地步。
如元成宗完泽笃时,宣政院曾经草拟圣旨:“凡民殴西僧者,截其手;詈之者,断其舌。”由于皇弟爱育黎拔力八达的极力反对,才使这道圣旨未能发出。但在藏文史籍《红史》中,却明白地载有这一规定。

如首任江南释教总统-八思巴弟子-杨琏真迦,将有五十万户农民(约二百五十万人)编为寺院的农奴。在权相桑哥的庇护和纵容下,杨琏真迦以职务之便,借口修复寺庙,在江南大肆搜刮民间的钱财、珠宝、美女和良田。受人献美女宝物无数,且盗遍南宋陵墓,攘夺盗取珍宝。并将帝王们的尸骨混杂埋置,上筑镇南塔压制。因藏密习俗,“得帝王骷髅,可以厌胜致富”,南宋诸帝的头盖骨也都被他挖出镶金嵌银当成洁器和酒器。此挖坟掘墓之事,在《南村辍耕录》和《癸辛杂识》中都有详细描述。

明代文人张岱曾在《西湖梦寻》中记载“(杨琏真迦)沿溪所刻罗汉,皆貌己像,骑狮骑象,侍女皆裸体献花,不一而足“,并点明了杨琏真迦”专发古冢,喜与僵尸淫媾”的变态淫行。

4.元代还有一个怪现象就是喇嘛可公开地蓄妓纳妾。
自从元代藏传佛教占据领导地位之后,藏传佛教势力渗透中原各地,僧尼制度之乱,到了无以复加的地步。由于受藏传佛教萨迦等旧派传统,即僧人可以娶妻之影响,僧官有妻者比比皆是。《元史》载:“至元三十年,曾罢僧官有妻者,但有贵贱之分,是僧官总统以下有妻者罢之。”

如《元史·星吉传》载:“有胡僧曰小住持者,服三品命,恃宠横甚,数以事凌轹官府,星吉命掩捕之,得妻女乐十有八人。”喇嘛所过之处,随从如云,强住汉人住宅,把男子逐走,留下妇女陪宿。如“泰定二年,西台御史李昌言:‘曾经平凉府、静、会、定西等州,见西番僧佩金字圆符,络绎道途,驰骑累百,传舍至不能容,则假馆民舍,因迫逐男子,奸污女妇。’” 这当然是元代统治者崇信藏密,纵容番僧的结果。加上元朝整个社会道德沦丧,贪腐成风,淫乐成灾,又极度盲目迷信僧侣,这直接导致了原本庞大的元朝帝国大厦的轰然倒塌。

四、元顺帝痴迷男女双修 淫乱宫廷 终成亡国之君
元顺帝,蒙古族人,1320年出生,在位37年,庙号惠宗。元顺帝是元朝的最后一位皇帝,也是元朝在位时间最长的一位皇帝,受过良好的汉文化教育。顺帝前期重用脱脱励精图治,中后期被佞臣所惑,沉迷男女双修,荒淫堕化,终成亡国之君。

(一)前期 良相脱脱励精图治

顺帝亲政初期,任用的丞相脱脱是能臣良相,是历史上有名的政治家、军事家。为挽救元朝的统治危机,脱脱辅助元顺帝实施了一系列改革,史称“脱脱更化”:

1、恢复伯颜废黜的科举制度。颁布举荐守令法,以加强廉政;下令举荐逸隐之士,以选拔人才;

2、设置宣文阁,恢复太庙四时祭;

3、颁行法典《至正条格》,以完善法制。又平反昭雪一批冤狱;

4、颁行《农桑辑要》,整饬吏治。开马禁、为农民减负,放宽了对汉人、南人的政策。

5、主持编写宋、金、辽三史。

......

一时间,元朝又有了中兴之相。历史学家邱树森称:

“妥欢帖睦尔登上皇帝宝座,从他自己掌权开始,近30年政治生涯中,似乎判若两人:第一个妥欢帖睦尔是与脱脱组合在一起的,给历史上留下了一度是有生气的、立志革除弊政的、有作为的年轻皇帝的形象。”

但元朝末年,社会问题积弊已久,又加天灾连年和各种农民起义,人们生活困苦,可谓天下大乱。要扭转局面,绝非朝夕之功。中后期的顺帝逐渐怠政,宰相脱脱积劳成疾,因病请辞后,顺帝却为佞臣妖僧蛊惑,沉迷所谓的男女双修术,致宫廷淫乱,朝政荒废。到几年后在请脱脱复相时,留给脱脱的是满目疮痍的社会。

(二)元顺帝中后期的荒淫与“演揲儿法”
自古以来,都说皇帝后宫佳丽三千,元顺帝也是如此。

《元史》中对顺帝后宫语焉不详。史载顺帝“后宫约千余人”,又载“顺帝宫嫔进御无纪。佩夫人、贵妃印者,不下百数。”元顺帝不仅女人多,且宠幸之人多为懂得荒淫之事的人,那么元顺帝的荒淫到什么程度了呢?

《庚申外史》说顺帝“令诸嫔妃百余人,皆受大喜乐佛戒。”《元史•哈麻传》记载了元顺帝时期,密法在宫廷传播,发生的君臣集体淫乱的事情:

“初,哈麻(元顺帝的宠臣)尝阴进西天僧(喇嘛)以运气术媚帝,帝习为之,号‘演揲儿法’。演揲儿——华言大喜乐也。哈麻之妹婿集贤学士秃鲁帖木儿,故有宠于帝,与老的沙、八郎、答剌马吉的、波迪哇儿祃等十人,俱号倚纳。秃鲁帖木儿,性奸狡。帝爱之,言听计从,亦荐西蕃僧伽璘真于帝。

其僧善秘密法,谓帝曰:‘陛下虽尊居万乘,富有四海,不过保有见世而已。人生能几何,当受此秘密大喜乐禅定。’

帝又习之,其法亦名双修法。曰演揲儿,曰秘密,皆房中术也。帝乃诏以西天僧为司徒,西蕃僧为大元国师。其徒皆取良家女,或四人、或三人奉之,谓之供养。于是帝日从事于其法,广取女妇,惟淫戏是乐。 又选采女为十六天魔舞。

八郎者,帝诸弟,与其所谓倚纳者,皆在帝前相与亵狎,甚至男女裸处,号所处室曰:‘皆即兀该。’(皆即兀该)华言‘事事无碍’也。 君臣宣淫,而群僧出入禁中,无所禁止。丑声秽行,着闻于外,虽市井之人,亦恶闻之。”元顺帝后宫以荒淫著称的“演揲儿法”及其它丑事等,都与黑帽系第四世活佛乳必多吉的密法传授有关(王辅仁、陈庆英《蒙藏民族关系史略》)。

元顺帝随藏密喇嘛学习“演揲儿法”以后,“君臣宣淫”,得以“事事无碍”,加速了元朝的灭亡。为此后人还写了一首诗讽刺元顺帝:

“秀色宫娥足疗饥,殿廷行乐少人知。

番僧运气多神术,秘戏新传演揲儿。”

(三)让皇帝陷入荒淫、无法自拔的乱世奸臣——哈麻
元史作传的第九十二卷专以元朝的奸臣为传,共记载六人,除了上文中提到的权臣阿合马、卢世荣、桑哥,还有铁木迭儿、哈麻、搠思监。

哈麻,何许人也?

《元史·列传·九十二》记载:“哈麻,字士廉,康里人。父秃鲁,母为宁宗乳母,秃鲁以故封冀国公,加太尉,阶金紫光禄大夫。哈麻与其弟雪雪,早备宿卫,顺帝深眷宠之。而哈麻有口才,尤为帝所亵幸,累迁官为殿中侍御史。”

1.从侍御史到中书右丞
哈麻是先帝宁宗乳母的儿子,与母弟雪雪同受顺帝宠幸,很早就在宫禁做了宿卫。哈麻的口才十分出色,升任至殿中侍卫史。每天去宰相脱脱那里趋炎附势,脱脱以为他是个好人。当时红巾军风烟四起,朝廷派出的征讨大将接连溃败,脱脱准备亲自出征,临行时他入朝奏请哈麻兄弟托掌国事。顺帝召哈麻为中书右丞,雪雪为同知枢密院事。

[注: 知枢密院事 官名。宋以枢密院掌管军政,长官为枢密使。如以他官主持枢密院,称知枢密院事,简称知院。]。

2.哈麻荐喇嘛 献“演揲儿”法
哈嘛见顺帝厌烦国事,便引进了一个西天番僧入宫。这个喇嘛僧人教给顺帝房中术,称为“演揲儿”法。

① 顺帝如获至宝,当即授给喇嘛僧人司徒的官职,让他在宫里讲授演揲儿法。顺帝悉心练习,再加以实践,果然行房的时候比以前畅快淋漓了许多。

② 后来,他们又推荐西蕃僧 伽玺真 给顺帝教授“双修法”,其实也就是男女交媾的不同方位和姿势。

顺帝乐在其中,下诏以西天僧为司徒,以伽玺真为大元国师。他们的子弟众多,选取良家女子入宫修习秘术,每个子弟赐给他们宫女三四个作为供养。

后宫的美女久旱逢甘雨,都称伽玺真是无量欢喜佛。僧人又教顺帝选取彩女学习十六天魔舞。顺帝每每趁着酒酣的时候,随手抱起几个宫女行云布雨,亲自试演揲儿与双修法。

3.男女裸处、君臣不避
顺帝的一个弟弟叫八郎,也受了密戒,秃鲁帖木儿也联结了八九个官僚,勾结在一起,在后宫里分了一杯羹,自称为“倚纳”。

他们在顺帝面前与宫女亵狎,男女裸处、君臣不避,还聚集少壮男子和美丽的女子裸处在一室,不拘同姓异姓,也不分尊卑长幼,互相淫媾。

君臣宣淫的丑声秽行着闻于外,连市井百姓都知道。

4.番僧淫乱宫闱 荼毒民间女子
到后来,西天僧与伽玺真在宫闱任意奸淫年少美丽的公主和嫔妃,顺帝却从来不去禁止。全国的女子到了出嫁的年纪,不论美丑必须先弄到僧人的府中强行淫媾,叫做“开红”,待僧人玩弄够了,才可以发归回夫家完婚。民间女子遭此荼毒,衢巷悲哭不绝于时。当时人都说:“不秃不毒,不毒不秃,惟其头秃,一发淫毒。”

5.良相被逐 奸臣弄权
至正十五年(1355),年仅42岁的脱脱被贬逐而死后,雪雪由知枢密院事拜御史大夫,哈麻升任了中书左丞相,国家大权尽归兄弟二人的掌握。

6.哈麻欲助太子篡位

哈麻做了宰相后,竟然想立皇太子为帝,让顺帝当太上皇。哈麻的妹妹知道了哥哥的预谋,回去告诉了她的丈夫秃鲁帖木儿。秃鲁帖木儿惟恐皇太子为帝,自己被杀,便向顺帝告密。顺帝将哈麻、雪雪兄弟杖死。

(四)醉生梦死淫乐中,终致元朝气数尽
1. 玩物丧志 沉溺欲乐

因为元顺帝特别喜欢玩乐,哈麻和其弟为了迎合顺帝,暗中向他推荐了一人教他学淫术,一群男女赤裸,一块淫乱,令顺帝极为着迷,整日沉溺其中。

另外,在哈麻的建议下,顺帝在皇亲国戚中选了十个人,称为“十倚纳”,在宫中学练“密宗法”。这“十倚纳”与他在皇宫中跟众多美貌女子都脱光衣服,丑态秽行令人不堪入目,顺帝则日夜以此为乐。后来,淫行越演越烈,顺帝竟下令在避暑地上都修建穆清阁,设密室数百间,强掳民间美女入住,以供他与“狐朋狗友”们夏季避暑享受之用。

有“鲁班天子”之称的顺帝,在建筑工艺、机械工程方面是个天才。他亲手设计了长120多尺的龙舟,经常乘舟在宫苑湖内往来游戏。舟行时龙首、眼、爪、尾一齐摆动,他坐在舟里宛如天神在天宫中巡行。朱元璋曾砸毁元顺帝的设计,并评价顺帝:“废万机之务,而用心于此,所谓作无益害有益也。使移此心专治天下,何至死亡?”—《明太祖宝训》—元顺帝若能把这份心思用在治理天下上,又何须落得个亡国的下场呢?元顺帝还选了十六名宫女,称之为“十六天魔”,身披缨络,头戴佛冠,赤脚露脐,表演摆臀扭胯的天魔舞,供他与亲信们观赏。将元太祖时传入,元世祖时风靡于宫廷内外的“十六天魔舞”发挥到极致。为了与天魔舞女厮混,顺帝让人在宫中秘密挖掘地道,歌舞之后,顺帝就与这些天魔舞女在地道里以尽淫兴。顺帝对宠爱的舞女,甚至不吝啬资财,大肆赏赐,甚至倾尽了府库积粟也在所不惜。而文武百官的俸禄,则仅仅支给茶纸等杂物,弄得朝野上下,一片怨声。
2. 淫损心智 错失良相

脱脱复相后,慨然以天下为己任,下决心治理这疮痍满目的社会。但元顺帝却每日在荒淫无道中醉生梦死。恰时元末农民起义四起,丞相脱脱于十四年秋领大军南征讨伐在高邮之地称王的张士诚,利用脱脱不在朝,哈麻乘机挑拨,诬陷脱脱及其弟。顺帝早已沉迷于酒色之中,不管奸臣们说什么都同意。不久,下诏书列举脱脱长时间劳师费财之罪,当即在军中夺了他的军权,将他安置在淮安。接着,脱脱和他的弟弟 也先帖木儿都被贬逐。

脱脱在流放至云南的途中,奉旨喝下毒酒死去,年仅42岁。而他的长子哈剌章被发配肃州,次子三宝奴被发配兰州,所有家产都被查抄。这一切,哈麻都是奉了顺帝的旨意在行事。自脱脱被逐至死后,顺帝彻底堕落,朝政大权尽归哈麻兄弟。六月,在哈麻的怂恿下,元顺帝下诏,将脱脱的老师、集贤大学士吴直方以及参军黑漠、长史火里赤等人撤职,这些人都受了脱脱的牵连。

顺帝在哈麻的蛊惑下,声色犬马、沉溺密宗,修炼所谓的“男女双修之术”。还在宫中建清宁殿,绕殿一周建百花宫,每五日一移宫,朝政则交给皇太子爱猷识理达腊。

至正十六年(1356年),哈麻又依附于皇太子,企图让顺帝禅让于皇太子,被其妹夫秃鲁帖木儿捅给顺帝,顺帝大怒:“我头发还没白,牙齿还没脱落,就说我老了?”于是贬斥哈麻。

当时朝野之事落到了御史大夫搠思监、宦官朴不花手中,两人早都看哈嘛不顺眼,不断地在早朝时向皇上揭发哈麻和雪雪的罪恶,然而昏君顺帝说:

“哈麻、雪雪兄弟二人虽有罪,但他们侍奉我的时间长,且与我弟懿瞒质班皇帝实是同奶兄弟,可暂缓其罪,令其出征。”后来,中书右丞相定住、平章政事桑哥失里,又不停地弹劾哈麻与雪雪等之罪。顺帝无奈,便令哈麻兄弟出城受诏,说要安置哈麻于惠州,安置雪雪于肇州。等到要动身时,又都以杖打死。哈麻死后,立马没收了他的家财。

虽然哈麻死了,但是脱脱先于奸臣而亡,元朝的气数已尽,难以翻盘。元顺帝在丢下大都,逃往漠北之际,还不忘带上自己心爱的天魔舞队,“毡车尽载天魔法,唯有莺衔御苑花”,继续“大喜乐”去了。

史载:“是时天下多故日已甚,外则军旅烦兴,疆宇日蹙;

内则帑藏空虚,用度不给;而帝方溺于娱乐,不恤政务。”



结语:
元朝这样的一个铁骑王国,曾经横征欧亚,拥有中华最大的版图。

根据民族的特点和军队的彪悍,本来存活三四百年不成问题,甚至比任何朝代应该更长久。

但是它由于内部争权夺利不断,外部民变迭起,而且把财政大量消耗于战争,尊崇喇嘛等费用上,都使国家逐步走向衰亡。

蒙古人当初为了征服吐蕃,采取了以吐蕃治吐蕃、以宗教治吐蕃的有效战略,并且选择了实力较强的萨迦派作为合作者。达成了吐蕃归顺蒙古的协议,蒙古人支持萨迦派统一管理全藏事务,吐蕃正式成为中国的一部分。这在历史上具有积极意义。但吐蕃也并非完全的失败者,他们利用宗教征服了蒙古政权的上层。

而喇嘛在中原“其兴也勃,其亡也忽焉”,以藏传佛教为代表的西藏文化并未在内地生根开花。随着元朝的灭亡,喇嘛贵族也退回到青藏高原,国教独尊,“西蕃僧”独贵的形势彻底成为历史。

真正令元朝帝国迅速灭亡的关键,在于男女双修密法。双修之法模糊了僧俗戒律,无视了社会道德,致使更多追名逐利之徒混迹于僧人群体中,成为特权阶层,破坏着社会秩序,成为拖垮元朝的蛀虫。

而受毒最深的,无疑是这位末代的元顺帝,到最后已经被哈麻介绍的西天僧、西蕃僧伽玺真等乱臣贼子蛊惑,引发了整个宫廷的淫乱。整天沉溺于“演揲儿”的双修法,不知不觉,消磨心智,大耗财力,妄杀良相,提早令元朝气数殆尽,他自己也成了元朝的亡国之君。



参考文献:

◎ 《蒙元早期(1200-1300年)的重要人物》(In the service of the Khan: Eminent personalities of the EarlyMongol-Yuan period,1200-1300)

◎ 《明史》:“截理宗颅骨为饮器。真迦败,其资皆籍于官,颅骨亦入宣政院,以赐所谓帝师者。”

◎ 原载香港《文汇报》2010年11月10日:《飞来峰石刻被砸与宋理宗头骨饮器》。












 
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