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很想做的一件事情:写一本北京市民的口述六四历史

susu19

初级会员
注册
2012-08-18
消息
457
荣誉分数
186
声望点数
53
六四在墙外所有华人论坛网站上几乎是永远的热点,经常被拿来炒作一番。

我们在讨论问题的时候,应该是“先问是不是,再问为什么”。先搞清这起事件的事实,再来讨论这起事件的影响和定性。

但事实上,很多六四的事实我们都没有搞清楚。

中国政府对这件事都是闭口不谈,能不提就不提,共产党是希望中国人忘掉六四。

国外的民运法轮功为了渲染共产党的邪恶,讲六四的时候经常添油加醋,导致很多事实也被严重扭曲。

近些年来国内年轻的战狼粉红,为了怼民运,也开始编很多六四学生负面的假故事。

总的来讲,现在就没人说实话了。

如果大家连事实都搞不清楚,再来讨论六四事件,都是毫无意义的自说自话和鬼扯淡。

就和中国人和日本右翼讨论南京大屠杀一样,完全是自说自话、互相对骂。

王丹、封从德这些学生领袖写过回忆录,赵紫阳、李鹏这些共产党官员也写过回忆录。但由于他们都是当事人,所以肯定会漂白自己抹黑对方,他们写的书可信度都不高。

所以我想写一本书,书名就叫《北京市民六四访谈录》。专门采访当年的北京市民,让当年亲历六四事件的北京市民讲述自己的所闻所见。

毕竟六四只过了三十一年,经历过六四的北京人都还活着,今天五十岁以上的北京人都还有六四事件的记忆。采访几百个市民,让每个市民讲述自己所看到的六四,通过众人之口就可以拼出比较正确的六四历史。

当然如果做这种访谈录,每个受访者一定是真名实姓的写出来。如果不写真名实姓,别人会说我在编故事。不过如果这么做,可能很多人都不想接受采访了,毕竟中国现在谈六四还是有风险的。

各位觉得呢?

我觉得做六四的口述历史很有意义,而且要趁早做,趁当年那批北京市民还活着。如果三十年之后再做,六四过去六十年之后,就很难找到亲历的市民了。
即使这段历史在中国现在不能谈,未来总有一天是可以谈的。你的书如能记录这段历史,对未来的海内外读者会有价值。记录这段北京人经历的真实的历史,这是一件有意义的事。怎样评说可以留给后人。
作者不带立场地记录发生了什么,是一个比较好的出发点,虽然我怀疑作者能够做到不带一点个人的立场。
被访人使用实名肯定行不通,可以使用虚名,不用考虑读者相信不相信,那是他们的选择。你可以自己备份一个被访者的名单,也许未来有机会再版时补充。最大的挑战是,能否取得当事人信任,让他们敢于说出他们亲眼所见的事实,提供历史证据(如照片音频视频),这件事的难度非常大。他们会有顾虑和危险,你也会有政治风险,尽管你住在国外。因此,你得做好充分的思想准备。
 

livingeverywhere

你删贴,就说明你特别害怕我说的,相信JB和贺锦丽真赢8100万选票的人,基本上有认知障碍,离他们远点
注册
2008-08-02
消息
10,733
荣誉分数
1,576
声望点数
373
即使这段历史在中国现在不能谈,未来总有一天是可以谈的。你的书如能记录这段历史,对未来的海内外读者会有价值。记录这段北京人经历的真实的历史,这是一件有意义的事。怎样评说可以留给后人。
作者不带立场地记录发生了什么,是一个比较好的出发点,虽然我怀疑作者能够做到不带一点个人的立场。
被访人使用实名肯定行不通,可以使用虚名,不用考虑读者相信不相信,那是他们的选择。你可以自己备份一个被访者的名单,也许未来有机会再版时补充。最大的挑战是,能否取得当事人信任,让他们敢于说出他们亲眼所见的事实,提供历史证据(如照片音频视频),这件事的难度非常大。他们会有顾虑和危险,你也会有政治风险,尽管你住在国外。因此,你得做好充分的思想准备。
冯骥才的书《100个人的十年》没有一个人使用实名,甚至就是口语原文记录
 

ccc

难得糊涂
管理成员
VIP
注册
2003-04-13
消息
226,657
荣誉分数
35,018
声望点数
1,393
我不采访那些民运,民运和中共有仇,他们写的东西肯定有不少夸张杜撰的内容。我只采访普通市民,至于那些民运说什么,就让他们说去吧。

出版商,想好找哪家没有?
 

livingeverywhere

你删贴,就说明你特别害怕我说的,相信JB和贺锦丽真赢8100万选票的人,基本上有认知障碍,离他们远点
注册
2008-08-02
消息
10,733
荣誉分数
1,576
声望点数
373
第28章 苦难意识流
☞经典名著听书

  1966年41岁男
  J市无工作人员
  我是一个被撕得粉碎的人——大年三十被弄走——一天最多吃几百个苍蝇——我把自己变成一个“○”——追加的定性“极右”的文件——一个人为另一个人活着,有时很充实——世外桃源——我们受这么多苦难,难道就为了你一声“对不起”吗?
  话从哪儿说起呢?昨天夜里我躺在床上想给你理出个头绪来,不想还好,一想全乱了。为什么?我是一个早被撕得粉碎的人,哪儿跟哪儿也说不上话,无因无果,全没道理。我就给你来个“意识流”吧!有的地方可能是“倒插笔”,有的地方“倒计时”,有的地方还可能颠三倒四,纠成一团……好在你是搞文学的,总能弄明白。如果你听乱了,糊涂了,那可别怪我,我这辈子一直就乱着,一盆浆糊那么糊涂着。你去查查一九五七年九月一日的《××日报》吧!第三版头条有篇文章《又揪出一个大右派》,反映的就是鄙人。揪出来,批呀,斗呀,审问呀,逼供呀,这套你全知道,我就甭说了。折腾到十月份,把我弄到东郊区F庄劳动改造,一边听候处理。我喂猪时,觉得我就像那头躺烂泥里的猪,只等着哪天弄出去宰了。
  你问我为什么从五七年开始讲。我如果一上来就从六六年文革讲,你就更不清楚我是怎么回事了,你会想,我那时怎么“无工作”呢,唉,我的事实在太荒唐!
  改造了四个月。
  五八年二月,农历的腊月二十八日,上边指示让我们回家过年,我心里蛮高兴,这也是一种民族习惯民族感情吧,回家吃个团圆饭!而且母亲住在外地,年年春节我和爱人都去陪母亲过年,我们满心欢喜地买好大年三十的火车票,一时连悬而未决的右派的事也撇在一边,先不去想了。大年三十这天,正准备起程,忽然文化局反右派工作组来了几个人。其中有一位作家,他那时非同小可,是工作组组长,名叫B。你肯定知道他。他进门就给我宣读一份决定,什么“经上级党委同意,公安部门批准,对你开除公职,送往GG农场劳动教养”。我还比较镇静,问他们:“什么时候走?”B作家很严厉,冲我说:“现在就走!”我爱人一下就晕了,仰身“哐当”摔在地上。




冯骥才,100个人的10年,部分
 

livingeverywhere

你删贴,就说明你特别害怕我说的,相信JB和贺锦丽真赢8100万选票的人,基本上有认知障碍,离他们远点
注册
2008-08-02
消息
10,733
荣誉分数
1,576
声望点数
373
出版商,想好找哪家没有?
写出来了才找出版社的,没写出来,就找出版社,那是名家大咖
 

livingeverywhere

你删贴,就说明你特别害怕我说的,相信JB和贺锦丽真赢8100万选票的人,基本上有认知障碍,离他们远点
注册
2008-08-02
消息
10,733
荣誉分数
1,576
声望点数
373
呵呵,真是人才?[玫瑰]莫非是新征集的“所谓写手”?咋还有这么多“捧场”的?[惊讶]你做不了这件事!没有这个能力!只是在此放个小烟花而己[害羞]……原因不必说了~做这种事,只要有韧心,有经费,不难~釆访有代表性的一万人又何妨?逝去的就让它去了吧,还是洗洗睡了吧……[呲牙]
给100个人的谈话录音录像,需要多少经费?手机就可以拍,内存卡,假如需要100小时的视频,需要多少容量的,卖多少钱?
 

三七二一

新手上路
注册
2020-11-05
消息
395
荣誉分数
142
声望点数
43
即使这段历史在中国现在不能谈,未来总有一天是可以谈的。你的书如能记录这段历史,对未来的海内外读者会有价值。记录这段北京人经历的真实的历史,这是一件有意义的事。怎样评说可以留给后人。
作者不带立场地记录发生了什么,是一个比较好的出发点,虽然我怀疑作者能够做到不带一点个人的立场。
被访人使用实名肯定行不通,可以使用虚名,不用考虑读者相信不相信,那是他们的选择。你可以自己备份一个被访者的名单,也许未来有机会再版时补充。最大的挑战是,能否取得当事人信任,让他们敢于说出他们亲眼所见的事实,提供历史证据(如照片音频视频),这件事的难度非常大。他们会有顾虑和危险,你也会有政治风险,尽管你住在国外。因此,你得做好充分的思想准备。
您说的我完全都同意,最困难的就是找到受访者,毕竟大部分人的心态都是“多一事不如少一事”,况且现在谈六四还有风险。
 

ccc

难得糊涂
管理成员
VIP
注册
2003-04-13
消息
226,657
荣誉分数
35,018
声望点数
1,393
发到网上就行了。

若各位看的觉得挺好,可以找台湾的出版社出版。

全职来写还是业余时间来采访和写作,经费准备好了没有?
 

livingeverywhere

你删贴,就说明你特别害怕我说的,相信JB和贺锦丽真赢8100万选票的人,基本上有认知障碍,离他们远点
注册
2008-08-02
消息
10,733
荣誉分数
1,576
声望点数
373

三七二一

新手上路
注册
2020-11-05
消息
395
荣誉分数
142
声望点数
43
给100个人的谈话录音录像,需要多少经费?手机就可以拍,内存卡,假如需要100小时的视频,需要多少容量的,卖多少钱?
可以就叫《一百个北京市民的六四》

并不需要录音。

我只要和对方谈话,然后我边谈边笔记。谈完之后,我再把我笔记的东西整理成一篇文章。然后把文章发给受访者,受访者如果觉得没什么问题,就可以发表了。
 
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