纽约时报 佐治亚州“翻蓝”背后:亚裔选民的崛起

lindamy

时代广场舞照跳
VIP
注册
2005-11-23
消息
24,141
荣誉分数
5,895
声望点数
373

佐治亚州“翻蓝”背后:亚裔选民的崛起​

SABRINA TAVERNISE2020年11月27日
佐治亚州,民主党活动人士卡姆·阿什林家外的政治标语。


佐治亚州,民主党活动人士卡姆·阿什林家外的政治标语。 NICOLE CRAINE FOR THE NEW YORK TIMES

佐治亚州劳伦斯维尔——四年前,来自巴基斯坦的移民马莉哈·贾韦德(Maliha Javed)并不关心政治。她在亚特兰大郊区的一所社区大学念书,打工挣学费和上课都够她忙的。那一年,她没有投票。

但过去的四年改变了她的想法。她的一些朋友深受特朗普政府的穆斯林旅行禁令的影响。亲子分离政策让她想起自己刚到美国时与父母分开生活的那三年。还有,在今年夏天,她发现自己怀孕了,这让她做出了最终的决定:在选举日那天,她走进距离家不远的一个路德会沐恩堂(Amazing Grace Lutheran Church),生平第一次投票。她选择的是拜登。
“我希望它能成为一个更好的国家,让他在这里长大,”现年24岁、即将生下一个男孩的贾韦德说。

贾韦德属于佐治亚州地方政治中一支规模不大但极具实力的新力量:亚裔美国选民。她住在佐治亚州人口第二多的格威内特县,也是该州的亚裔人口最多的县。在佐治亚州以微弱优势击败特朗普总统的拜登,以18个百分点的优势赢得了格温内特县,与四年前希拉里·克林顿(Hillary Clinton)的表现相比支持率大幅增加,也是该县自上世纪70年代以来第二次翻蓝(蓝党指代民主党——译注)。

这个县也是今年民主党翻转的全国唯一一个竞争激烈的众议院席位的中心——佐治亚州第七国会选区(Seventh Congressional District)。加州大学伯克利分校(University of California, Berkeley)政治学教授李大九(Taku Lee)说,一项针对该地区提前投票的亚裔选民所做的调查发现,41%的人表示是首次投票。李大九参与了这项调查。

亚裔选民在佐治亚州的崛起,对于指望人口构成的变化在全国范围内带来政治胜利的民主党来说,是一个潜在的亮点。据皮尤研究中心(Pew Research Center)的数据,在美国主要的种族和民族群体中,亚裔是增长最快的合格选民群体;从2000年到2020年间,无论在全国范围内还是在格威内特县,亚裔的人口规模都增加了一倍多。

“我们必须竭尽全力保住佐治亚州的蓝色。这状态并不稳固,”40岁的民主党活动人士卡姆·阿什林说。

“我们必须竭尽全力保住佐治亚州的蓝色。这状态并不稳固,”40岁的民主党活动人士卡姆·阿什林说。 NICOLE CRAINE FOR THE NEW YORK TIMES

美国的亚裔家庭来自数十个国家,但根据皮尤的数据,绝大多数投票人口仅来自六个国家。中国、菲律宾和印度占一半以上,其次是越南、韩国和日本。

不过,对格威内特县的亚裔所做的采访表明,他们的政治偏好并非固定不变。虽然许多人投了拜登的票,但并不总是支持民主党。很大一部分人是社会保守派,通常是虔诚的基督徒和小企业主。

这次总统大选之所以吸引了很多新的选民,是因为它对美国文化的影响实在太大了。但这也意味着,他们并不能保证民主党在明年1月拿下佐治亚州两个关键的参议院席位,那么参议院的控制权在哪一方手里,现在还不好说。

“大家会说,‘什么?’”40岁的民主党活动人士卡姆·阿什林(Cam Ashling)说道,她指的是在她提出决选问题时,新选民的反应。对于那场选举,她称之为“一场艰苦的大战”。

她补充说:“我们必须竭尽全力保住佐治亚州的蓝色。这状态并不稳固。”

从全国层面看,亚裔群体往往更喜欢民主党人,但这掩盖了民族根源与世代的深刻差异。例如,专注于亚裔的数据分析公司AAPI数据(AAPI Data)发现,许多越南移民选民倾向于共和党,而孟加拉裔选民则很少有这种倾向。在美国出生的越南选民对共和党的支持则比他们在美国以外出生的父母少。

皮尤的数据显示,2018年,在所有符合条件的亚裔选民中,有三分之二是归化公民,这一比例在所有主流种族或民族中是最高的。

“我也想成为共和党人,但现在他们都是疯子,”在德鲁斯的Vietvana越南河粉店买午餐的50岁IT从业者宋宰(Jae Song,音)说,德鲁斯是格威内特县一处富裕城镇,24%的居民是亚裔。宋宰是韩裔移民,他说自己喜欢特朗普的经济政策,但厌恶他的疫情应对。他在纽约的女儿遭到了种族歧视的辱骂。但他说,他也对民主党的优先事项感到困惑。

他听到很多人说“黑人的命也是命”,他也表示理解。但这也让他想知道,“那我们的命呢?”

调查显示,随着该州亚裔人口的增长,今年这一群体的投票量大幅增加。今年佐治亚州选民中约有2.5%是亚裔,高于2016年的1.6%。

佐治亚州的亚裔经济阶层混杂。有些人是医生和高收入的专业人士,但其他人也有美容用品店、餐厅、手机连锁店和自助洗衣店的老板。

“对我而言,这与国家变蓝或属于某个政党无关,”亚特兰大亚裔公正促进会的韩裔外联领导人詹姆斯·于说。“而是在于要看到那些和我长得像、背景相似的人当选。”

“对我而言,这与国家变蓝或属于某个政党无关,”亚特兰大亚裔公正促进会的韩裔外联领导人詹姆斯·于说。“而是在于要看到那些和我长得像、背景相似的人当选。” NICOLE CRAINE FOR THE NEW YORK TIMES

35岁的詹姆斯·于(James Woo,音)在上世纪90年代末从首尔移民到密西西比州默尔迪恩市,他说,韩裔移民有一种说法,不管到机场接你的人是做什么生意的,那最终也会成为你的生意。他父亲是被开美容用品店的姐夫接走的。现在,詹姆斯·于的大家庭已经在佐治亚和路易斯安那州开了二十多家美容用品店。

早年间,亚裔在美国的生活并不轻松,詹姆斯·于六年级时搬到了佐治亚州,周末就在父母的店里帮工,直到大学,他有过饱受歧视的痛苦经历。

“我从小看着那种歧视长大,我不希望我的孩子也这样,”他说,“我希望他们觉得我们属于这里。因为我们的确属于这里。这是我们的家。”

如今,亚裔移民已经到达了一个临界数量,他们的子女步入了三四十岁的年纪,其中许多在美国接受教育的人都在争取代表权。据布鲁金斯学会(Brookings Institution)高级人口学家威廉·弗雷(William Frey)说,在格威内特县,约有12%的人口是亚裔。

当斯蒂芬妮·周(Stephanie Cho,音)在2013年从加州搬到佐治亚州时,“当地亚裔很多,但力量却很弱,”她说。目前在亚特兰大亚裔公正促进会(Asian Americans Advancing Justice-Atlanta)担任执行总监的斯蒂芬妮·周表示,她还记得自己走在州议会的大厅里,只看到了两名亚裔:一名叫朴秉(Byung J. Pak,音)的共和党人,和他手下一位幕僚。

如今,州议会将有六名亚裔,包括华裔医生米歇尔·欧(Michelle Au,音),她本月以民主党人身份当选为州参议员,这是积极的选民登记和努力提升投票率的结果。在这次选举中,詹姆斯·于在韩语报纸上登了广告,开始在韩裔移民中很受欢迎的应用KakaoTalk上与许多选民聊天,并在他的教堂宣布了选举结果。

在2017年当选佐治亚州众议院第89选区的民主党人碧·阮(Bee Nguyen,音)表示,她是直到在2016年为山姆·朴(Sam Park,音)——他是首位公开竞选州众议院席位的韩裔——拉票时才意识到亚裔选民有多被忽视。

“我们敲开门后,一般看到的情况都是,从来都没有人跟这群人交谈过,”39岁的碧·阮说道,她生于艾奥瓦州的一个越南难民家庭。

代沟在越南裔中尤为明显。很多老一代都是在西贡沦陷后来到美国的,他们对共产主义的恐惧根深蒂固。

民主党人米歇尔·欧本月赢得了佐治亚州参议院的一个席位。

民主党人米歇尔·欧本月赢得了佐治亚州参议院的一个席位。 JOHNATHON KELSO FOR THE NEW YORK TIMES

“如果你在特朗普集会上遇到越南裔,他们的英语水平往往很差,如果你在拜登集会上遇到越南裔,他们的越南语水平往往很差,”40岁的阿什林说,她在1988年以越南难民的身份来到佐治亚州。

第二代越南裔在接受采访时都说,今年特别不同,因为大量针对老年越南裔选民的虚假信息以越南语视频的形式传播开来,将拜登塑造成了一名共产党。

什林说,她发现反击这种攻势几乎是不可能的。

她更愿意在佐治亚州关键的参议员决选前的数周时间里争取更容易说服的选民。来自劳伦斯维尔的社区大学生贾韦德就是这样的选民。她说自己对高等教育的成本愈发感到愤怒,她说她会把这种情绪转化为给每个民主党人的选票。

她已经在自己的日程上标出了决选的选举日,1月5日。

翻译:杜然、Harry Wong

点击查看本文英文版。

 

livingeverywhere

你删贴,就说明你特别害怕我说的,相信JB和贺锦丽真赢8100万选票的人,基本上有认知障碍,离他们远点
注册
2008-08-02
消息
10,529
荣誉分数
1,545
声望点数
373
亚裔在乔治亚州占人口比例多少,占选民人数多少?
 

ccc

难得糊涂
管理成员
VIP
注册
2003-04-13
消息
226,036
荣誉分数
34,876
声望点数
1,393
1606775922136.png



1606776454887.png
 
最后编辑:

ztbll

知名会员
注册
2014-04-08
消息
2,339
荣誉分数
704
声望点数
123

佐治亚州“翻蓝”背后:亚裔选民的崛起​

SABRINA TAVERNISE2020年11月27日
佐治亚州,民主党活动人士卡姆·阿什林家外的政治标语。


佐治亚州,民主党活动人士卡姆·阿什林家外的政治标语。 NICOLE CRAINE FOR THE NEW YORK TIMES

佐治亚州劳伦斯维尔——四年前,来自巴基斯坦的移民马莉哈·贾韦德(Maliha Javed)并不关心政治。她在亚特兰大郊区的一所社区大学念书,打工挣学费和上课都够她忙的。那一年,她没有投票。

但过去的四年改变了她的想法。她的一些朋友深受特朗普政府的穆斯林旅行禁令的影响。亲子分离政策让她想起自己刚到美国时与父母分开生活的那三年。还有,在今年夏天,她发现自己怀孕了,这让她做出了最终的决定:在选举日那天,她走进距离家不远的一个路德会沐恩堂(Amazing Grace Lutheran Church),生平第一次投票。她选择的是拜登。
“我希望它能成为一个更好的国家,让他在这里长大,”现年24岁、即将生下一个男孩的贾韦德说。

贾韦德属于佐治亚州地方政治中一支规模不大但极具实力的新力量:亚裔美国选民。她住在佐治亚州人口第二多的格威内特县,也是该州的亚裔人口最多的县。在佐治亚州以微弱优势击败特朗普总统的拜登,以18个百分点的优势赢得了格温内特县,与四年前希拉里·克林顿(Hillary Clinton)的表现相比支持率大幅增加,也是该县自上世纪70年代以来第二次翻蓝(蓝党指代民主党——译注)。

这个县也是今年民主党翻转的全国唯一一个竞争激烈的众议院席位的中心——佐治亚州第七国会选区(Seventh Congressional District)。加州大学伯克利分校(University of California, Berkeley)政治学教授李大九(Taku Lee)说,一项针对该地区提前投票的亚裔选民所做的调查发现,41%的人表示是首次投票。李大九参与了这项调查。

亚裔选民在佐治亚州的崛起,对于指望人口构成的变化在全国范围内带来政治胜利的民主党来说,是一个潜在的亮点。据皮尤研究中心(Pew Research Center)的数据,在美国主要的种族和民族群体中,亚裔是增长最快的合格选民群体;从2000年到2020年间,无论在全国范围内还是在格威内特县,亚裔的人口规模都增加了一倍多。

“我们必须竭尽全力保住佐治亚州的蓝色。这状态并不稳固,”40岁的民主党活动人士卡姆·阿什林说。

“我们必须竭尽全力保住佐治亚州的蓝色。这状态并不稳固,”40岁的民主党活动人士卡姆·阿什林说。 NICOLE CRAINE FOR THE NEW YORK TIMES

美国的亚裔家庭来自数十个国家,但根据皮尤的数据,绝大多数投票人口仅来自六个国家。中国、菲律宾和印度占一半以上,其次是越南、韩国和日本。

不过,对格威内特县的亚裔所做的采访表明,他们的政治偏好并非固定不变。虽然许多人投了拜登的票,但并不总是支持民主党。很大一部分人是社会保守派,通常是虔诚的基督徒和小企业主。

这次总统大选之所以吸引了很多新的选民,是因为它对美国文化的影响实在太大了。但这也意味着,他们并不能保证民主党在明年1月拿下佐治亚州两个关键的参议院席位,那么参议院的控制权在哪一方手里,现在还不好说。

“大家会说,‘什么?’”40岁的民主党活动人士卡姆·阿什林(Cam Ashling)说道,她指的是在她提出决选问题时,新选民的反应。对于那场选举,她称之为“一场艰苦的大战”。

她补充说:“我们必须竭尽全力保住佐治亚州的蓝色。这状态并不稳固。”

从全国层面看,亚裔群体往往更喜欢民主党人,但这掩盖了民族根源与世代的深刻差异。例如,专注于亚裔的数据分析公司AAPI数据(AAPI Data)发现,许多越南移民选民倾向于共和党,而孟加拉裔选民则很少有这种倾向。在美国出生的越南选民对共和党的支持则比他们在美国以外出生的父母少。

皮尤的数据显示,2018年,在所有符合条件的亚裔选民中,有三分之二是归化公民,这一比例在所有主流种族或民族中是最高的。

“我也想成为共和党人,但现在他们都是疯子,”在德鲁斯的Vietvana越南河粉店买午餐的50岁IT从业者宋宰(Jae Song,音)说,德鲁斯是格威内特县一处富裕城镇,24%的居民是亚裔。宋宰是韩裔移民,他说自己喜欢特朗普的经济政策,但厌恶他的疫情应对。他在纽约的女儿遭到了种族歧视的辱骂。但他说,他也对民主党的优先事项感到困惑。

他听到很多人说“黑人的命也是命”,他也表示理解。但这也让他想知道,“那我们的命呢?”

调查显示,随着该州亚裔人口的增长,今年这一群体的投票量大幅增加。今年佐治亚州选民中约有2.5%是亚裔,高于2016年的1.6%。

佐治亚州的亚裔经济阶层混杂。有些人是医生和高收入的专业人士,但其他人也有美容用品店、餐厅、手机连锁店和自助洗衣店的老板。

“对我而言,这与国家变蓝或属于某个政党无关,”亚特兰大亚裔公正促进会的韩裔外联领导人詹姆斯·于说。“而是在于要看到那些和我长得像、背景相似的人当选。”

“对我而言,这与国家变蓝或属于某个政党无关,”亚特兰大亚裔公正促进会的韩裔外联领导人詹姆斯·于说。“而是在于要看到那些和我长得像、背景相似的人当选。” NICOLE CRAINE FOR THE NEW YORK TIMES

35岁的詹姆斯·于(James Woo,音)在上世纪90年代末从首尔移民到密西西比州默尔迪恩市,他说,韩裔移民有一种说法,不管到机场接你的人是做什么生意的,那最终也会成为你的生意。他父亲是被开美容用品店的姐夫接走的。现在,詹姆斯·于的大家庭已经在佐治亚和路易斯安那州开了二十多家美容用品店。

早年间,亚裔在美国的生活并不轻松,詹姆斯·于六年级时搬到了佐治亚州,周末就在父母的店里帮工,直到大学,他有过饱受歧视的痛苦经历。

“我从小看着那种歧视长大,我不希望我的孩子也这样,”他说,“我希望他们觉得我们属于这里。因为我们的确属于这里。这是我们的家。”

如今,亚裔移民已经到达了一个临界数量,他们的子女步入了三四十岁的年纪,其中许多在美国接受教育的人都在争取代表权。据布鲁金斯学会(Brookings Institution)高级人口学家威廉·弗雷(William Frey)说,在格威内特县,约有12%的人口是亚裔。

当斯蒂芬妮·周(Stephanie Cho,音)在2013年从加州搬到佐治亚州时,“当地亚裔很多,但力量却很弱,”她说。目前在亚特兰大亚裔公正促进会(Asian Americans Advancing Justice-Atlanta)担任执行总监的斯蒂芬妮·周表示,她还记得自己走在州议会的大厅里,只看到了两名亚裔:一名叫朴秉(Byung J. Pak,音)的共和党人,和他手下一位幕僚。

如今,州议会将有六名亚裔,包括华裔医生米歇尔·欧(Michelle Au,音),她本月以民主党人身份当选为州参议员,这是积极的选民登记和努力提升投票率的结果。在这次选举中,詹姆斯·于在韩语报纸上登了广告,开始在韩裔移民中很受欢迎的应用KakaoTalk上与许多选民聊天,并在他的教堂宣布了选举结果。

在2017年当选佐治亚州众议院第89选区的民主党人碧·阮(Bee Nguyen,音)表示,她是直到在2016年为山姆·朴(Sam Park,音)——他是首位公开竞选州众议院席位的韩裔——拉票时才意识到亚裔选民有多被忽视。

“我们敲开门后,一般看到的情况都是,从来都没有人跟这群人交谈过,”39岁的碧·阮说道,她生于艾奥瓦州的一个越南难民家庭。

代沟在越南裔中尤为明显。很多老一代都是在西贡沦陷后来到美国的,他们对共产主义的恐惧根深蒂固。

民主党人米歇尔·欧本月赢得了佐治亚州参议院的一个席位。

民主党人米歇尔·欧本月赢得了佐治亚州参议院的一个席位。 JOHNATHON KELSO FOR THE NEW YORK TIMES

“如果你在特朗普集会上遇到越南裔,他们的英语水平往往很差,如果你在拜登集会上遇到越南裔,他们的越南语水平往往很差,”40岁的阿什林说,她在1988年以越南难民的身份来到佐治亚州。

第二代越南裔在接受采访时都说,今年特别不同,因为大量针对老年越南裔选民的虚假信息以越南语视频的形式传播开来,将拜登塑造成了一名共产党。

什林说,她发现反击这种攻势几乎是不可能的。

她更愿意在佐治亚州关键的参议员决选前的数周时间里争取更容易说服的选民。来自劳伦斯维尔的社区大学生贾韦德就是这样的选民。她说自己对高等教育的成本愈发感到愤怒,她说她会把这种情绪转化为给每个民主党人的选票。

她已经在自己的日程上标出了决选的选举日,1月5日。

翻译:杜然、Harry Wong

点击查看本文英文版。

完全胡说八道,于它相邻的佛州亚裔更多,更摇摆,但人家没用多猫泥软件,也临时叫停,运送假选票,所以结果就很真实。
 

livingeverywhere

你删贴,就说明你特别害怕我说的,相信JB和贺锦丽真赢8100万选票的人,基本上有认知障碍,离他们远点
注册
2008-08-02
消息
10,529
荣誉分数
1,545
声望点数
373
亚裔能决定整个州的选举趋势?
 
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