魔女诱佛 天魔派遣他的三名宝贝女儿来诱惑世尊 这三名天女是所有欲界中最美的天女

中正善

立身处地守中正
VIP
注册
2012-10-25
消息
5,379
荣誉分数
2,474
声望点数
273
魔 女 诱 佛
世尊成佛以前,天魔无所不用其极试图欲阻挠悉达多太子的修行,其中一招便是派遣欲界天中最美丽的三名天女来诱惑悉达多太子。根据北传《佛本行经》的记载,世尊成佛以前,天魔派遣他的三名宝贝女儿来诱惑世尊,这三名天女是所有欲界中最美的天女,全身上下无一处丑陋的瑕疵可指,亦无其他的天女能出其右。但天魔的计划失败了,这三名天女因诱惑世尊的愚痴恶行,反遭老丑的恶报。天魔波旬又接续发动天兵天将,以种种恐怖的境界企图吓退世尊,但这些幼稚的举动无异是拿小石头去丢掷须弥山,丝毫撼动不了世尊成佛的决心。

本经是选译自北传《杂阿含经》的《魔相应品》,但本经与其他经典的内容略有出入,不同的地方是本经叙述世尊刚刚成佛没有多久,天魔为阻止世尊走入红尘弘法,故而派遣他的三名宝贝女儿前来诱佛,这三名绝色的天女因任务失败,结果反遭天魔的嘲笑讥讽。

选译自北传《杂阿含经》的《魔相应品》一一九五篇

乔正一白话译于西元2013/7/7八关斋戒日

我是这样听说的:

这是发生在世尊刚刚成佛后没多久的事。

当时,佛陀就在古印度的钴鞞罗聚落旁的尼连禅河畔的一棵菩提树下禅坐,享受禅悦之乐。

而天魔波旬知道世尊已成佛,非常的不爽,便打算去骚扰世尊的禅修。

天魔来到菩提树下,以神通将自己变成一名少年,来到佛前说了以下的偈语:「独入一空处,禅思静思惟,已捨国财宝,于此复何求?若求聚落利,何不习近人?既不习近人,终竟何所得」!

天魔的意思是说:你既已捨弃国家的王位及荣华富贵,一个人坐在那裡静坐禅修,难道说你心中还有什么慾望吗?如果你想要从城邦得到好处,就应该走入人群,去拥抱群众,去享受大家对你的供养与爱戴啊!如果你不走入人群,坐在这裡又有什么意义呢?

世尊立刻知眼前的少年就是天魔波旬想要来捣乱,于是说了以下的偈言:「已得大财利,志足安寂灭,摧伏诸魔军,不著于色欲。独一而禅思,服食禅妙乐,是故不与人,周旋相习近」。

世尊的意思是说:我一向志在寂灭涅槃的解脱,如今早已得到无上的利益,我已摧伏诸魔军,不著于色欲。独自一人禅思,服食禅悦妙乐,根本就不须要走入人群,去跟凡夫俗子打交道。

天魔又说:「那太好了,既然你知道安隐的涅槃之道才是无上之乐,那么你就应该独善其身,好好留在森林裡享受禅乐,不要再走入世间去弘法。」

佛陀回说:「我的成就绝不是你天魔的势力所能触及,如果有人来问我如何才能解脱横度彼岸,我会如实地回答,令对方得证涅槃。只要能不放逸,就不会再受天魔的掌控了。」

天魔听后便悻悻然地说:「有石似凝膏,飞鸟欲来食,竟不得其味,损觜还归空,我现在就像那隻笨鸟一样自取其辱,我还是回天宫好了。」

天魔说完以后,非常的不爽,内怀忧慼,垂头丧气,便消失不见。

天魔有三名掌上明珠,她们的名字分别是:爱欲、爱念、爱乐。

这三名绝色的天女来到其父波旬的面前,看到天魔怏怏不乐的样子,便上前关心问道:「父王,怎麽了?您是为了什麽事而不开心?如果您是在为人间的佛陀而烦恼,那您不用担心,就让我们以爱欲之绳去钩住佛陀,就像制伏大象一样,我们三姊妹会去把他牵到您的面前任凭您处置。」

但天魔並不看好這三名天女,說道:「唉!妳們根本就不曉得,佛陀已遠離恩愛,非愛欲所能勾招,他早已跳出我們的魔境,這就是我憂愁的地方啊!」

這三名天女被天魔澆了冷水,很不服氣,仍執意去誘惑佛陀。於是,三名天女身放光燄,如雲中的閃電一般熾然,一起出現在佛陀的面前,她們跪在地上,額頭觸地,稽首頂禮佛足,然後退在一旁。

她們對佛說:「我們今天歸依在世尊的足下,我們三姊妹願以身相許,願做世尊的女僕!」

但世尊連看都不看她們一眼,於是三名天女繼續施展魅態,她們認為鐘鼎山林,各有天性;青菜蘿蔔,各有所好。一般男人的喜好各自不同,有的男人喜歡年幼的少女,有的偏好成年女子,有的喜愛少婦,有的喜歡初為人母的婦女,有的偏愛中年熟女,有的偏愛年紀大、像母親一般的女人。總而言之,一般的男人口味大不相同,所以她們的手腕策略就是投其所好。

但她们根本无法洞悉世尊的成就,所以搞不清世尊究竟喜欢什麽样的女子。于是,她们开始做各种尝试,变化成各种不同的女人来诱惑佛陀。

但世尊依然连正眼都不瞧一眼,这三名天女使尽全力仍徒劳无功,都感到非常的挫败,于是彼此讨论著:「真是奇怪!如果是一般的凡夫俗子看见我们如此美丽绝伦的容貌与身材,早就神魂颠倒、意乱情迷了。甚至严重到气血衝脑,胸臆破裂,热血熏面,吐血而亡。但这个沙门瞿昙竟然对我们连看都不看一眼,彷彿当我们是不存在一般,真是气死人了!」

接著,这三名天女各自走到佛前,爱欲天女先问道:「你既已捨弃国家的王位及荣华富贵,一个人坐在那裡静坐禅修,难道说你心中还有什麽慾望吗?如果你想要从城邦得到好处,就应该走入人群,去拥抱群众,去享受大家对你的供养与爱戴啊!如果你不走入人群,坐在这裡又有什麽意义呢?」

世尊说:「我一向志在寂灭涅槃的解脱,如今早已得到无上的利益,我已摧伏诸魔军,不著于色欲。独自一人禅思,服食禅悦妙乐,根本就不须要走入人群,去跟凡夫俗子打交道。」

  接著换爱念天女问道:「大人啊,请问您这麽精进的修行,到底是在修什麽神妙的禅定而度五欲的河流呢?您又是如何度于第六海?你是怎麽做到能不被爱欲之浪所吞噬呢?」

世尊回答:「身得止息乐,心得善解脱,无为无所作,正念不倾动。了知一切法,不起诸乱觉,贪爱、瞋恚、睡眠等五盖,我皆已远离。我就是这样修行,得度于五欲及第六海,悉得度彼岸,不被爱欲之浪所吞噬。」

最后,爱乐天女也说道:「看来大人您真的是已断除恩爱及堆积淳厚的渴爱,因此得度于欲流,也已开发大明的智慧,超越了死魔的境界。」

世尊说:「大方便广度,入如来法律,斯等皆已度,慧者复何忧!」

这时,三名天女的任务已告失败,只好狼狈地回到其父天魔波旬的面前。

天魔波旬遥见女儿归来,知道她们失败了,于是嘲笑讽刺她们:「哼!你们三个女子,自夸说自己有办法,还大言不惭说一定可以扳倒佛陀。你们全身散放身光焰,如云中的闪电一般,到佛陀的面前各现其容姿魅态,结果反被其所破,就像风中飘浮的绵絮一样没用。你们想要破坏佛陀的梵行,根本就是想要以爪破山,想要以齿齧破铁丸,想要以髮藕丝欲转动大山一样的愚蠢及异想天开。如果你们能抓住风的尾巴,或令月亮从空中堕下,或以手抒起大海,或以吹气歔动雪山,那麽或有可能可以倾动佛陀的心志。但事实上,就像伸脚入深巨海中想要安全地踩到海底的地,那根本就是办不到的事。如来于一切都已解脱,想要倾动正觉的大海,根本就是办不到的事。」

三名天女被波旬嘲笑以后,都感到非常的丢脸,于是立刻消失不见。

原文/

一一九五(一0九二)

如是我聞:一時,佛住!4鈷鞞羅聚落尼連禪河側,於菩提樹下,成佛未久。時魔波旬作是念: [P38] 今沙門瞿曇,住!4鈷鞞羅聚落,尼連禪河側,於菩提樹下成佛未久,我當往彼為作留難。即化作年少,往住佛前而說偈言:「獨入一空處,禪思靜思惟,已捨國財寶,於此復何求?若求聚落利,何不習近人?既不習近人,終竟何所得」!

爾時、世尊作是念:惡魔波旬欲作嬈亂。即說偈言:「已得大財利,志足安寂滅,摧伏諸魔軍,不著於色欲。獨一而禪思,服食禪妙樂,是故不與人,周旋相習近」。

魔復說偈言:「瞿曇若自知,安隱涅槃道,獨善無為樂,何為強化人」?

佛復說偈答言:「非魔所制處,來問度彼岸,我則以正答,令彼得涅槃;時得不放逸,不隨魔自在」。

魔復說偈言:「有石似凝膏,飛烏欲來食,竟不得其味,損觜還歸空,我今亦如彼,徒勞歸天宮」。 [P39]

魔說是已,內懷憂慼,心生變悔,低頭伏地,以指畫地。

魔有三女:一名愛欲,二名愛念,三名愛樂。來至波旬所而說偈言:「父今何愁慼,士夫何足憂?我以愛欲繩,縛彼如調象,牽來至父前,令隨父自在」。

魔答女言:「彼已離恩愛,非欲所能招,已出於魔境,是故我憂愁」。

時魔三女身放光燄,熾如雲中電,來詣佛所,稽首禮足,退住一面。白佛言:「我今歸世尊足下,給侍使令」!爾時、世尊都不顧視,知如來離諸愛欲,心善解脫。如是第二、第三說。時三魔女自相謂言:「士夫有種種隨形愛欲,今當各各變化,作百種童女色,作百種初嫁色,作百種未產色,作百種已產色,作百種中年色,作百種宿年色。作此種種形類,詣沙門瞿曇所,作是言:今悉歸尊足下,供給使令」。作此議已,即作種種變化,如上所說。詣世尊所,稽首禮足,退住一面。白佛言:「世尊!我等今日歸尊足下,供給使令」。爾時、世尊都不顧念,如來法離諸愛欲。如是再三說已,時三魔女自相謂言:若未離欲士夫,見我等種種妙體,心則迷亂,欲氣衝擊,胸臆破裂,熱血熏面,然今沙門瞿曇,於我等所都不顧眄。如其如來離欲、解脫,得善解脫想,我等今日,當復各各說偈而問。復到佛前,稽首禮足,退住一面。愛欲天女即說偈言: [P40] 「獨一禪寂默,捨俗錢財寶,既捨於世利,今復何所求?若求聚落利,何不習近人?竟不習近人,終竟何所得」?

佛說偈答言:「已得大財利,志足安寂滅,摧伏諸魔軍,不著於色欲,是故不與人,周旋相習近」。

愛念天女復說偈言:「多修何妙禪,而度五欲流?復以何方便,度於第六海?云何修妙禪,於諸深廣欲,得度於彼岸,不為愛所持」?

爾時、世尊說偈答言:「身得止息樂,心得善解脫,無為無所作,正念不傾動。了知一切法,不起諸亂覺,愛、恚、睡眠覆,斯等皆已離。如是多修習,得度於五欲,亦於第六海,悉得度彼岸。如是修習禪,於諸深廣欲,悉得度彼岸,不為彼所持」。

時愛樂天女復說偈言:「已斷除恩愛,淳厚積集欲,多生人淨信,得度於欲流, [P41] 開發明智慧,超踰死魔境」。

爾時、世尊說偈答言:「大方便廣度,入如來法律,斯等皆已度,慧者復何憂」!

時三天女志願不滿,還詣其父魔波旬所。時魔波旬遙見女來,說偈弄之:「汝等三女子,自誇說堪能,咸放身光焰,如電雲中流。至大精進所,各現其容姿,反為其所破,如風飄其綿。欲以爪破山,齒齧破鐵丸,欲以髮藕絲,旋轉於大山,和合悉解脫,而望亂其心。若能縛風足,令月空中墮,以手抒大海,氣歔動雪山,和合悉解脫,亦可令傾動。於深巨海中,而求安足地,如來於一切,和合悉解脫,正覺大海中,求傾動亦然」。

時魔波旬弄三女已,即沒不現。
 
最后编辑:
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