转贴 黄亚生:特朗普的右翼彩虹联盟

lindamy

时代广场舞照跳
VIP
注册
2005-11-23
消息
21,850
荣誉分数
5,077
声望点数
373

黄亚生:特朗普的右翼彩虹联盟​

作者:黄亚生 来源:亚生看G2 已有 55人浏览 字体放大 字体缩小
编者按
在今年的美国大选中,特朗普依旧吸引了一批忠实的少数族裔支持者和妇女支持者。表面上看,这似乎难以理解,因为在过去四年里,特朗普一直在攻击和侮辱这些群体。

麻省理工学院斯隆管理学院教授黄亚生表示,“能够把农业州的白人、德州西班牙裔、华裔精英分子、城市郊区白人女性,以及人数虽少但是迅速增长的黑人特朗普支持者联系在一起的一个关键因素是他们根深蒂固的权威概念。这些选民崇拜权力和强势领导者,并认同其崇拜的领导人的一切权力行使方式,包括滥用权力和颠覆民主的行为。”


美国现任总统唐纳德·特朗普(Donald Trump)将在明年1月20日离开白宫,这已成定局,但是他煽动和发动的威权主义运动不会随着他的离去而消失。这场运动唤醒和感召了美国一大批民众。特朗普不仅广泛煽动种族主义、性别歧视、仇视同性恋、仇外和反伊斯兰言论,而且他作为总统已经把很多这些极端思想纳入了他的国家政策当中。尽管如此,2020年仍有超过7400万美国人投票支持他。

更令人震惊的是,今年大选的票站民调显示,那些在过去四年里饱受到他攻击和骚扰的群体对他的支持反而增加了。相比2016年大选,特朗普获得了更多的非裔、西班牙裔和穆斯林裔美国人的选票。亚裔美国人同样如此,相比2016年大选,有更高比例的亚裔美国人今年投票支持特朗普。另外,特朗普在今年还赢得了55%的白人女性选票。在连续两届美国大选中,美国过半的白人女性选择支持一位侮辱女性成性的人成为美国总统,而不去投票给一位妇女总统候选人或者妇女副总统候选人。

时事评论家法里德·扎卡里亚(Fareed Zakaria)今年大选后不久在《华盛顿邮报》上写道,美国的少数族裔或宗教群体之间缺少共同点,也就是说,存在于少数族裔或宗教群体中的特朗普支持者是出于各种各样不同的理由而选择支持特朗普。扎卡里亚的视角是错误的。特朗普给自己建立一个右翼彩虹裔联盟,而这个联盟的对他的忠诚度要远远超过支持拜登的彩虹联盟。我们应该解答的是,究竟是什么因素能够如此凝聚起了少数族裔对特朗普的支持?是什么力量将特朗普的少数族裔支持者和他的白人支持者凝聚在一起?

拜登有他自己的彩虹联盟,但是他是通过艰苦的努力和诚意建立起他的彩虹联盟。他提名一名非裔女性为美国副总统候选人,他承诺保护备受特朗普政府攻击的“童年入境暂缓遣返”计划(DACA)。相比之下,特朗普多次将南美洲来美国的移民称作“毒贩子、罪犯、强奸犯”。特朗普更是在其任期内主导了备受争议的美墨边境移民家庭分离政策。然而,今年选举中,特朗普在关键的选区赢得更多的西班牙裔选民的支持。 特朗普与中国的贸易战更是对美国的农业州和美国的农民造成了毁灭性的影响。但这并没有阻止他赢得包括爱荷华州在内的一系列美国农业州的支持。同样,尽管特朗普恶意地将新冠病毒称为“中国病毒”,不少第一代中国移民,而且好多是有博士学位或者毕业于常春藤名校, 仍是特朗普的狂热支持者。

能够把农业州的白人、德州西班牙裔、华裔精英分子、城市郊区白人女性,以及人数虽少但是迅速增长的黑人特朗普支持者联系在一起的一个关键因素是他们根深蒂固的权威概念。这些选民崇拜权力和强势领导者,并认同其崇拜的领导人的一切权力行使方式,包括滥用权力和颠覆民主的行为。 我们用这个视角可以比较全面的解释特朗普支持者支持他的动机和原因。特朗普的种族主义、性别歧视、仇视同性恋心理、仇外心理和反伊斯兰的言论都是一种对权力的行使。种族主义实际是一种权力的安排,是白人针对其他少数族裔群体行使的权力。性别歧视也是一种权力的安排,是男人对女人实行权力。宗教不宽容和仇外心理也都是发挥权力的作用。“让美国再次伟大”实质上就是让那些因世界的变迁而感觉尊严和社会地位受到威胁的人恢复他们失去的特权和地位。

经济学中有一个概念,“货币的循环流动。” 它描述了一个人在经济活动中产生的成本如何成为了另一个人的收入。比如说,买一片面包对我来说是一个代价,但对面包师来说却是一笔收入。我们可以把这个经济概念应用于政治。白人妇女一方面是性别歧视的受害者, 但在一个“特朗普世界”中,她也属于一类胜利者。她可以用种族主义和仇外心理来建立她的统治地位。在这个等级森严的世界里,白人妇女可能沦为女仆,但至少她们仍然可以对黑人和移民行使权力。在一个场景下,这个白人妇女是权力牺牲品,但她可以在别的场景情况下对其他人行使强权。我把这称为“权力的循环流动”。 我在2016年第一次接触到“权力的循环流动”这种思维方式。我刚刚发表了一场关于为何有这么多中国人支持特朗普的演讲。一名年轻的麻省理工学院校友分享了她的一次个人经历。她告诉我她认识一名中国移民同学表示他愿意支持一个白人至上主义者的总统,作为交换,他这样可以歧视非裔美国人和西班牙裔美国人。 但是“权力的循环流动”如何解释特朗普的非裔美国人和西班牙裔美国人支持者?很简单。美国的保守派白人、亚裔特朗普支持者以及相当一批非裔美国人和西班牙裔美国人有一个共同的思维方式—右翼威权主义(right-wing authoritarianism,缩写为RWA)。RWA包含一系列心理特征,可以作为一套打分系统。具有这些心理特征的人被认为具有“威权人格”。这种人格类型一个关键方面是关于对权力的感知和权力行使的认可。

RWA是连接特朗普的彩虹联盟的关键纽带。马萨诸塞州阿默斯特大学的政治学家马修·马克威廉姆斯(Matthew C.MacWilliams)的研究发现,在2016年的共和党党内初选中,相比其他共和党人,RWA得分高的共和党人更愿意投票支持特朗普。

此外,马克威廉姆斯在2016年11月的一篇题为《黑人和白人的美国威权主义》的论文中发现,非裔美国人和西班牙裔美国人的RWA平均得分高于白人。在这里,一个特别具有启发性的发现是宗教在非裔美国人生活中的社会和组织功能。马克威廉姆斯发现,那些定期参加教堂的人平均表现出更多的RWA倾向。自1950年代以来的类似研究表明,与非裔美国人相似,西班牙裔裔美国人也比白人更倾向于威权主义,这很可能也归因于教堂在他们生活里的重要性。

与其按照肤色种族,种族对特朗普选民进行划分,也许更细微的心理学的视角将有助于我们理解为什么虽然这位美国第45任总统频繁欺凌女性和少数族裔,但还是可以得到这些群体选民的广泛支持。除非我们可以对这些群体共同的权威崇拜倾向以及对行使权力的渴望有更深刻的认识,否则以后我们还会再次受到蒙蔽。

发布时间:2020年12月19日 来源时间:2020年12月19日

 
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