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重新定义了啥是"自由"

向问天

日月神教光明左使
VIP
注册
2012-09-04
消息
58,788
荣誉分数
10,680
声望点数
1,273
标 题: 回归正常生活太棒了!中国重新定义了啥叫\"自由\"
发信站: BBS 未名空间站 (发信人: carkong (千里马),

去年10月下旬,邓肯·克拉克(Duncan Clark)所乘坐的航班在巴黎的机场跑道上滑行时,埃曼纽尔·马克龙(Emmanuel Macron)总统宣布了法国的第二次全国封锁。法国当日新增近5万例新冠感染病例。美国则有近10万例。

他如释重负地叹了口气。他要去的是中国。那一天,那里报告了25例新感染,除了一例本土病例,其余皆为境外输入病例。

克拉克是商人兼作家,他在美国和法国呆了九个月后回到了中国,这是他自1994年搬到北京以来离开中国最久的一段时间。过去几年,为了远离空气污染、互联网审查和日益压抑的政治环境,他在中国之外生活的时间越来越多。

但当他在10月回去的时候,他感觉到了一些新的东西:安全、活力和自由。

“能过上正常的生活真是太棒了,”他说。


1609938715066.png


当许多国家仍饱受新冠之害,疫情的起源地中国已经成为世界上最安全的地方之一。该国在2020年全年报告的感染人数不到10万人。自去年11月初以来,美国每天报告的病例都超过了这个数字。

中国就像疫情前世界的“常态”一样。餐馆人满为患。酒店全部住满。奢侈品牌店外排着长龙。人们不用开Zoom会议,而是面对面商谈业务,或庆祝新年。

中国将是过去一年唯一实现增长的主要经济体。一家机构声称,中国经济将在2028年超过美国,比之前的预测提早了五年——虽然这样的预测更像一种艺术而非科学。

这场疫情颠覆了许多认知,包括自由的概念。中国公民没有言论自由、信仰自由或是免于恐惧的自由——这是富兰克林·D·罗斯福(Franklin D. Roosevelt)总统提出的四项自由中的三项——但他们可以自由走动,过上正常的日常生活。在一个发生疫情的年份,世界上许多人都会羡慕这种最基本的自由形式。

这场全球危机可能会让人们对其他形式的自由产生怀疑。近一半美国人把票投给了一位无视科学、未能采取基本预防措施保护国家的总统。一些美国人声称,无视卫生专家佩戴口罩的建议是他们的个人权利,这让他们自己和其他人都面临越来越大的感染风险。原本应该让无声者发声的互联网,变成了让独裁者控制大众、政治团体传播虚假信息的有力工具。

中国的行动自由,是以牺牲几乎所有其他形式的自由为代价的。该国是世界上监控最多的国家。在疫情暴发之初,政府采取了极端的社会控制措施,将人群分隔——这都是民主政府力所不及的办法。

“事实上,中国政府对待病毒的方式跟对待其他问题有很多相似之处,”加利福尼亚州退休律师霍华德·赵(Howard Chao)说,他对太平洋两岸的初创企业都有投资。

“那就是一刀切的办法:只要把问题彻底解决就行,”他说。“就病毒而言,也许这不是太坏的事。但就某些其他问题而言,可能就不是那么好的事了。”

这一认识并没有阻止霍华德·赵享受他在中国的时光。自去年10月中旬从旧金山飞抵上海以来,他举办过多达20人参与的商务晚宴,去过一家爵士酒吧,看了一场电影,去了一家海鲜市场,还飞到中国南方的深圳,考察一家做自动驾驶汽车的初创企业。

“这是我今天在上海吃午饭的地方,”去年11月6日,他在Facebook上写道,配了一张人们用餐的照片。“开始记起正常的生活是什么样子了。”

霍华德·赵说,他在中国遇到的人都对美国如此之高的每日感染数字感到“困惑”和“难以置信”。“他们会不以为然地说,‘怎么可能会这样?’”

当然,中国政府急于帮助世界忘记,在疫情初期,它曾噤声那些试图警醒世界的人。

但不可否认的是,中国在控制疫情方面的成功提升了北京的形象,尤其是与美国的失败相比。它宣扬所谓中国模式——即共产党向中国公众承诺,它将带来繁荣和稳定,以换取对政治权力的无情控制。

“共产党这次提供了一个社会公共品,就是稳定,”今年8月从香港移居北京的投资者董海涛(音)表示。

对董海涛来说,中国的成功让他有机会实现财务自由。

董海涛正在建立一家资产管理公司,以及一家专门经营普洱茶的初创企业,他看好中国经济。他认为,大流行过后,中国将拥有更加强大的供应链和充满活力的消费经济,其驱动力来自于年轻一代。与成长在全球化时代的他那一代人相比,年轻一代对中国传统文化更感兴趣,比如茶。

董海涛是在2008年金融危机期间从纽约搬到香港的,他决定离开香港,是因为那里在疫情期间让人感觉缺乏生机,而许多大陆城市似乎都焕发着活力和希望。

“我不认为在香港能找到我想要的自由,”他说。

目前尚不清楚这种观念的转变在疫情结束后能否持续。但西方可能会发现,在中国让自己的模式变得如此吸引人之后,它必须更加努力地推销自己的自由愿景。

商人兼作家克拉克1994年在北京创立了一家科技咨询公司,在中国电商巨头阿里巴巴成立初期担任过它的顾问。自11月中旬隔离结束以来,他已去过四个城市,参加了许多活动和会议,其中一个活动有900人参加。

“通常,中国是一种冒险,”他说。“但是情况在转变。世界发生了一些变化。”

克拉克说,他是怀着复杂的心情承认这一点的。“你希望它不是真的,”他说,“但它确实有点像真的。”

他说,北京和上海越来越国际化,那里的消费者也越来越成熟。上个月,他去北京参加了一个苏格兰舞会。风笛手是中国人,因为组织者不能让苏格兰人飞过来。

中国“感觉有点像迪士尼里的‘未来世界’”,他说。“就好像西方世界的缩影还在这里,但西方世界现在已经关闭了。”

对克拉克来说,再次置身人群需要一些时间来适应。“如果你在派对上和别人说话,如果有人很烦人,你不可能给他们静音。”他说。第一次参加大型活动时,他注意到有人口臭得很厉害。

“我想,天哪,我已经有九个月没遇到过这种事了,因为大家都戴着口罩,你什么人都见不到,”克拉克说。

“在这里,我感觉自己活在未来”,即使是想到口臭,他说。“我的意思是,感觉就像,‘做好准备。’”
 
最后编辑:

向问天

日月神教光明左使
VIP
注册
2012-09-04
消息
58,788
荣誉分数
10,680
声望点数
1,273
内容不搭, 但是揉合一起算了。

标 题: 胡锡进的三项不合格
发信站: BBS 未名空间站 (Tue Jan 5 21:37:14 2021, 美东)


  作为《环球时报》的总编辑、中国共产党员的胡锡进,在全国人民纪念毛主席诞生127周年之时,也来凑个热闹、卖弄一下文笔,你卖弄也就算了,偏要给毛主席加上晚年错误,这是在捣乱。网友们又曝料,他对西方的情人节、圣诞节比较感兴趣。那咱们就好好分析分析胡锡进吧。

  首先,个人认为胡锡进作为一个媒体人不合格。媒体人是搞文化宣传的,而文化是政治和经济的反映,同时反作用于政治和经济。看看这文化是多么的重要,媒体人也是不可小瞧的,尤其是信息时代。国家提出党要管一切,当然包括媒体和媒体人了。还提出了四个自信,而胡锡进只少应该有文化自信吧。你看他崇尚西方文化,宣传什么情人节,而情人节是什么,在社会主义制度下鼓励婚外情,是不是胡锡进喜欢找小三这我就不清楚了。但是,他没有文化自信、崇尚西方文化这一点却暴露无异议了。他没有文化自信,当然就不能成为一个合格的媒体人了。

  其次,个人认为胡锡进作为一位共产党人不合格。他做为共产党员应该是无神论者,可是在变相宣传圣诞节,这即是崇外也是不符合一个共产党员的要求的。共产党员应该是消灭私有制、实现共产主义理想的,而实现共产主义理想,首先要经过社会主义阶段。社会主义阶段要在无产阶级专政的条件下不断革命,消灭资产阶级和一切剥削阶级。革命的对象也是资产阶级和一切剥削阶级,重点是党内走资本主义路线的当权派。任务是消灭阶级,通过限制资产阶级法权,缩少三大差别,逐步达到资产阶级不能存在也不能再产生的条件,最终消灭阶级。胡锡进念念不忘的毛主席的晚年错误是什么,我看应该是指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吧。而毛主席和党中央发动的全国亿万人民参与的文化大革命,是不是在无产阶级专政下继续革命?是不是限制了资产阶级法权?是不是逐渐缩小三大差别?如果是的话,胡锡进有什么资格说毛主席晚年犯了错误。如果胡锡进不了解这段历史,可以补补课。如果胡锡进了解这段历史,还坚持说毛主席晚年犯了错误,那我则认为他代表了原来的地、富、反、坏、右,代表了现在的官僚资产阶级和洋奴汉奸走资派。总之胡锡进不是一名合格的共产党员。

  第三,个人认为胡锡进作为一位中国人不合格。他崇洋媚外,没文化自信,宣传洋节。另外,做人的起码礼节都没有,全国人民纪念中华人民共和国国父毛主席诞生127周年之迹,却胡说他老人家犯了什么错,而到如今,看来毛主席他老人家所做的每一件事情都是对的,包括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胡锡进这样做是对长辈的不敬。又崇洋、又不尊重长辈,这能成为一位合格的中国人吗?

  总上所述,个人认为胡锡进作为媒体人不合格,作为共产党人不合格,作为中国人不合格,有三项不合格。
 

向问天

日月神教光明左使
VIP
注册
2012-09-04
消息
58,788
荣誉分数
10,680
声望点数
1,273
一个老人,他任期内道琼斯,纳斯达克涨至最高,就业率历史最高,任内沒有发动战争,还撤回几万美国軍人,全家四口人感染新冠肺炎,弟弟死于疫情中,四年只拿了四美元的工資.... 然而美國人刪掉了他的推特,脸书,Ins账号.....历史上除了耶稣和苏格拉底,我想不出还有谁有這样的遭遇 !
 

向问天

日月神教光明左使
VIP
注册
2012-09-04
消息
58,788
荣誉分数
10,680
声望点数
1,273
【特朗普这个生意人,当总统赔了吗?】

美媒给特朗普算账,特朗普当了4年总统,打了289次高尔夫球。花费1.5亿美元公费度假,特朗普花费的度假费用,已经相当于379年的美国总统工资。特朗普说,自己一分钱工资都不要。但是,他当总统4年,专门去自家开设的球场打球,一共打高尔夫289次,全部的费用都是美国政府支付,高达1.5亿美元。

你看看,说是不要工资,其实挣钱比谁都多。在四年任期中,特朗普竟然有接近一年的时间是呆在高尔夫球场的。而且,每一次必须要去自家球场。这就多出了大量的额外费用。包括专机,更多的安全保卫,更多的随行人员和支出。最后,钱都被特朗普开的球场赚饱了。

根据美媒统计,特朗普打高尔夫球总开支的98.8%,最后都流入了自己的口袋。折合一年近4000万美元,特朗普的收入已经追上超级球星了。特朗普在2016年竞选时曾说过,"我将为美国人民工作,没有时间打高尔夫。"特朗普还说过,自己不要一分钱工资。现在才知道,免费的,有时候才是最贵的。

点评:商人当总统,赚钱也是取之有道啊!
 
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