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XC: 新冠病毒疫苗的历史,研发,与风险评估

lindamy

时代广场舞照跳
VIP
注册
2005-11-23
消息
21,580
荣誉分数
4,918
声望点数
373

新冠病毒疫苗的历史,研发,与风险评估​


来源: SwiperTheFox 于 2021-01-11 19:29:01

前言。

很多网友对mRNA疫苗的潜在的未知的风险非常担心,总希望等来一个100%安全,完全没有潜在风险的疫苗。 从疫苗的发展史, mRNA疫苗的研发, 各个医学部门进行的临床实验与监控看,这种追求完美的做法会延误疫苗的普及,导致更大的风险。 本文希望可以让更多人了解疫苗并对疫苗的相对风险有更准确的认知。

一 最初的疫苗

为了能理解科学家对mRNA疫苗的安全性做的努力,和有基础的理解相对风险,有必要回顾一下历史。 世界上最早有历史记载的疫苗应该是公元1500年在中国和印度开始的天花疫苗。 在西方英国医生爱德华。詹纳从挤奶女工那里听说轻微牛痘感染会让牛对天花终身免疫,于是在1796年5月14日给一个叫詹姆斯。菲斯的男孩身上中了牛痘。 一个半月以后又对该男孩植入天花,没有得到天花。 他这种直接在人体身上做实验的研究在当时饱受争议。 (文献1: 疫苗历史) 无独有偶, 法国科学家巴斯德于1885年7月6日直接打到了一个刚被疯狗咬过的9岁男孩身上。 当时巴斯德没有行医执照, 如果疫苗失败,将被起诉。 (文献4: 巴斯德种狂犬病疫苗

大家可以看见最初的疫苗是连基本原理都没搞清楚就大胆尝试, 冒了很大风险, 但是取得了收益。 我在这里不是鼓励这种冒大风险的行为,只是为今天疫苗的安全性提供一个背景。 两百多年来, 科学界与医学界, 开发了从动物实验到双盲临床的一整套系统的操作规程, 极大提高了疫苗的安全性和有效性, 让普通平民可以放心使用。 新冠疫苗也不例外。

为了节省篇幅,后面的发展就不详述了。 有兴趣的同学请点击 (文献6 疫苗发展时间线).

二 mRNA疫苗的研发

传统疫苗大概有减毒活病毒,死疫苗,类毒素疫苗,亚单位与多肽疫苗。载体疫苗. (文献7 疫苗类型)科学家们正在开发和应用核酸疫苗。 核酸疫苗可以是 DNA疫苗或者是mRNA 疫苗。 目前正在进行预防艾滋病的DNA疫苗的临床实验。

30年前,科学家们开始研究mRNA疫苗。 mRNA疫苗有缩短生产时间, 容易增产,快速临床等优势 (文献10 CDC: 理解COVID19 mRNA疫苗)。 但是也有很多未知因素, 所以科学家们通过研究克服了以下困难。

1. 修饰mRNA以避免过激的免疫反应 。

2. 如何促使免疫系统吸收mRNA.

3. 如何教育细胞利用mRNA生产大量的蛋白。

4. 如何包装mRNA来解决mRNA特别不稳定的问题。

在研究过程种, 他们还发现mRNA可以引起细胞与抗体两个免疫系统的免疫反应,比传统疫苗会更有效。(文献 6. mRNA的研发)。

三 新冠疫苗的临床实验

偷个懒,摘抄文献9 COVID 19疫苗的5大热点问题。如下。

”疫苗在投放给公众之前必须经历的整个开发、评估和监管过程都是以安全为首要重点。疫苗的临床试验是一项大规模的工作,需要大量的不同类型的志愿者,以确定疫苗的有效性,并排除罕见的短期和长期安全性问题。大量先前的疫苗开发数据表明,最严重的疫苗反应和副作用发生在疫苗接种后的6周内。基于这个原因,FDA坚持要求在考虑授予EUA之前至少提供两个月来自III期临床试验的安全性数据,但是参与者的数据会被跟踪多年,以确保不会出现长期问题。

目前几款领先的COVID-19候选疫苗的临床试验参与人群规模与过去疫苗的试验大约在同一水平。辉瑞临床试验数据显示,在44000名受试者中,到目前为止已经有170例确诊的COVID-19病例。在这些病例中,162例来自安慰剂组,而只有8例来自接种疫苗组。莫德纳的30000人临床试验数据显示,在接种疫苗的人群中,只有5人出现了COVID-19的确诊病例,而接受安慰剂注射的组有90人患病。尽管多数受试者确实经历了一些副作用,但大多是轻微的,包括疲劳、头痛、注射部位疼痛和肌肉疼痛,有多人反映这些副作用在第二次给药后更为明显。“

具体疫苗的监督与管控见文献11. 疫苗的监督与管控

四 mRNA 与传统疫苗风险的比较。

如前所述, 我们不可能完全避免所有的风险。 很多时候追求更安全的做法实际上是增加风险的。 我们如果追求疫苗的绝对安全,钻牛角尖地去研究极小概率甚至只在理论上有可能的风险。那么只会耽误接种, 而加大得新冠的可能, 还更加增加人群互相传染的概率。

为了简单起见只比较mRNA与灭活或减毒活疫苗并只以病毒为例。灭活或减毒活疫苗都包括了病毒整体,带着病毒整个的基因组与复制机制, 其实比mRNA更复杂, 更有可能引起病毒在体内的复活。 而目前的mRNA疫苗只会被用来生产S 蛋白, 从结构上比传统疫苗简单得多。 照此推理,大部分mRNA疫苗会有的风险传统疫苗都会有。 而且传统疫苗有的风险比如自带病毒复制,扩增,制毒机制, mRNA疫苗都没有。

五。 简短回答某些网友对mRNA质疑的回答。

1。 mRNA疫苗不会嵌入人体DNA。 由于疫苗没有携带逆转录所需要的逆转录酶, 不可能把mRNA逆转录成DNA,嵌入人体。

2. mRNA在体内不会被复制。 mRNA复制需要病毒特有的RNA聚合酶。 mRNA疫苗没有所以不可能。 另外mRNA极不稳定, 很容易降解, 有网友问会不会打了疫苗以后感染其他病毒,提供复制工具。由于mRNA极不稳定, 很容易降解, 并且RNA 这种可能不是一般地低。 而且RNA聚合酶有可能是有特异性的(这一点我还没有确切答案,请知道的网友执教),这个病毒的RNA聚合酶不一定能用在另一个病毒上面。 还有RNA聚合酶是病毒复制的一个必要条件。 病毒复制需要整套体系。 不是随便哪个病毒就满足了。 综上所述, mRNA在体内被复制只有理论上的可能。

参考文献。

1. 疫苗历史
2. 疫苗风险
3. 牛痘的历史
4. 巴斯德种狂犬病疫苗
5. 疫苗发展时间线
6. mRNA的研发
7. 疫苗类型
8 核酸疫苗
9 COVID 19疫苗的5大热点问题
10 CDC: 理解COVID19 mRNA疫苗
11. 疫苗的监督与管控

 
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