圣诞之吻

一尘

一曲晨歌
VIP
注册
2014-04-15
消息
6,470
荣誉分数
11,835
声望点数
1,223
圣诞之吻

一尘 /2020-12-17


12月17日,圣诞节购物时间延长至午夜12点。人们购物热情空前高涨。滚梯对面结束购物的人们看上去很兴奋,购物车都装得满满的。一个年轻女孩,手里抱着一个大玩具毛毛熊,回头亲吻身后的男友。男友双手拎着大包小裹,本来个子就很高,站在斜面滚梯的后边,赶快弯下身迎合女孩的亲吻。四目相对,男友的眼神透出无限爱意。

小电影的一幕如果在往日一定会被崔华嘲笑一番:等不到回家吗?当然回家崔华也不会出演这样的甜镜头。过日子,实实在在的就行了。这些没用的东西对他这样年龄的人不适用。问题是在适用的年龄,崔华也几乎没吻过妻子小丹,让小丹没少觉得委屈。小丹说,你欠我九百九十九个吻。崔华嬉笑答道,欠着吧,用不用写个欠条,下辈子还你?更有甚者,小丹居然在一次朋友聚会上把这委屈合盘端到桌面上。“我家老林也不吻。”“我家老刘也不吻。”“我家老张也不吻”……大家面前好像忽然摆放了一个举报箱,先生们的低情商表现被女士们毫不留情地检举曝光。一向寡言的大正说:那你们闭灯后躺在床上都干啥呢?女士们一下子炸锅了:身边不是没有榜样啊!她们一致为大正叫好,大正太太玲玲也成了她们羡慕的焦点。

他娘的,不就是个吻吗?干嘛让小丹受那么多委屈?丹丹,你要是活着,我天天吻你……

人们之所以满怀兴奋购买五花八门的圣诞节物品,是因为回到家里有人一起分享。崔华和谁分享呢?女儿远在比利时,隔着大洋买什么都用不上。崔华手里拎着一个小塑料袋,里面一瓶奶、一条面包。他仿佛是被一个世界遗忘的人,和热闹的圣诞气氛极不相称。

大街上,“BLACK LIFE MATTERS!”的标语已被特朗普竞选海报盖住了,只剩下BLA。沸沸扬扬的竞选海报又被圣诞节五颜六色的商品广告覆盖了。



7月15日早晨,小丹起床后一会儿又回到床上。

“周末起这么早干嘛?这就对了。”崔华一边说,一边把被子拉过来盖在小丹身上。

“我这几天有点累。你接着睡吧。”

“吃饭了,十一点半了!懒猫!”崔华第三次进屋看小丹是否睡醒时,发现小丹睁眼望着天花板。

“嗯,真是太晚了。”小丹赶快起身,穿衣洗漱。崔华已经把刚烤好的披萨放到桌子上了,旁边还有咖啡。

这一天真是平淡无奇。小丹照例把厨房收拾得干干净净。她把四条毛巾放在漂白水中时间过长,毛巾都碎了。崔华举起带窟窿的毛巾笑道:“好白啊,好分裂啊!”

午后,小丹和崔华一起擦地板,做晚饭,看新闻。

“崔华,今天又有六万六千多人感染了。”小丹说。“美国三名教师在同一教室戴口罩上课,全部感染,一人死亡。而此前特朗普曾公开向各州施压,要求全美的学校必须在9月份重新开学复课。否则,他就削减对学校的联邦教育拨款……”

“别看了。美国人这不怕死的精神,真让人长见识!”崔华说。他们移民二十多年了,遇到中西观念冲突时,他们觉得自己还是中国人。其实按照国籍,他们早是美国人了。

小丹还是把这则消息读完。她有点累了,就上床睡觉了。

第二天早上,小丹觉得疲惫不堪,也许自己昨晚睡得太多了。她坚持做完早餐,当她想把食物放到桌上时,竟然觉得脚下有千金重,简直是举步为艰。她晃悠一下,险些摔倒。她直觉自己可能染上新冠了。

崔华全然没有察觉,笑道:“你这是要跳舞吗?”

“崔华,我可能染上新冠了。我感觉不好,需要叫救护车。”

救护车响着紧急铃,停在小丹家门前。急救人员马上给小丹测血压,把她放到担架上。不到十分钟救护车就开走了。新冠病人不允许家属陪伴,崔华站在门前,望着救护车疾速远去。

手机!崔华回屋一眼看到小丹留在桌上的手机,开车直奔南加州大学附属医院。

一整天,崔华没有接到医院的任何消息。医院电话和小丹的手机都没人接听。晚上九点半,小丹病房的电话终于打通了。

“我是金小丹的丈夫,她怎么样?她是新冠吗?”崔华急匆匆问道。

“是的。她很危险,上呼吸机了。我们在竭力抢救。”

“大夫,我能通过视频看她一眼吗?”

“不能,这里的医护人员不足。没人有时间帮您接通视频。况且病人很危险,我们在忙着抢救。我们有其他电话进来。麻烦您挂断,有事我们会通知您。”

电话并没等崔华挂断,对方就挂断了。崔华脑子一片空白,终于明白:小丹是新冠,进了重症监护室,上了呼吸机……天哪,她遭罪了!他送去的手机,小丹拿到了吗?小丹还能用手机打电话吗?他赶快上网查找新冠病人使用呼吸机的相关内容。他看了一个小时,越看越怕:“天哪,这真不是人遭的罪!”

第二天,第三天,第四天,小丹都没有一点消息。崔华每天给医院打电话,知道小丹在急救病房,很危险。

第五天上午,他的手机忽然响了。是小丹的微信视频!他赶快打开视频。屏幕上出现小丹的脸,被罩在一个呼吸机罩子里,鼻子插着管子。

“小丹!小丹,你怎么样?能说话吗?”

小丹轻轻地点一下头。她的头发乱蓬蓬地覆在脸上、耳上,脸色蜡黄,眼睛浮肿,目光疲惫不堪。

“小丹,你挺住啊,我等着你回家!”

小丹脸上的肌肉收缩一下,似乎在微笑做答。抬起手轻轻摆了一下。

医生在小丹身旁说:“病人非常虚弱,最好不要让她说话。她如果情绪激动,会消耗很多体能,对她不利。”

“好的,明白了。我这就挂断,让她休息。”

“我还好,别惦记……”十分钟后,小丹的对话框出现了一行字。

深夜二点,崔华的手机忽然响了。医院报告了小丹病世的噩耗:小丹11点45分停止了呼吸。

小丹就这样匆匆去了?崔华没能陪在她身边,没能看她一眼,也不能最后为她送别!仿佛万剑穿心,他感觉心从没有这么疼过,紧紧地缩成一团。他双手捂着胸口,挣扎着走到沙发旁坐下来,失声痛哭。

2020年7月21日,那串长长的新冠逝世者名单里,有他25年相濡以沫的妻子金小丹。

去年二月崔华回国探亲,小丹因工作忙请不下假。崔华只好自己一个人回去了。人的皮肤是有记忆的,小丹柔软的身体依偎在他怀抱中的感觉让崔华踏实。两个星期没有小丹在身旁,一个人空落落的。

两周后,崔华返回洛杉矶。晚上小丹下班刚进门,崔华就把她紧紧地抱住,在她肩膀上咬了一口。

“哎呀,你怎么咬人啊?”小丹拨开衣袖,一排红色深深的牙印几乎冒出血来。“幸好衣袖能盖住,否则别人看了怎么解释啊?”

“你不是总说我不疼你吗?让你知道啥叫疼。哈哈!”崔华还把小丹的头发给弄得乱七八糟。

“烦人!”小丹娇嗔道,其实她并没真生气。



没有小丹的节日,让崔华想躲到另一个星球上去。一对对恩爱夫妻、情侣,看着令人羡慕,却让崔华心碎。小丹说过,崔华要活到1一百岁,这样她活到九十岁。她先走,然后崔华才能走。崔华说,这个要求不算无理,他要认真履行职责。可是,小丹她没履行诺言。



小丹张张罗罗买礼物的忙道劲儿没有了。家里也没有到处堆放的大包小裹圣诞礼物。可是,好冷清啊!

去年圣诞,也是这样一弯细细的月牙挂在天空。小丹撒娇说,“吻我一下吧,月亮这么美。”

“自己去做你的“月光之吻幻想曲”吧!”崔华嬉笑道。

“哼!”小丹气得一跺脚,去卧室了。



又是新月如柳,这个片段此刻像刀子一样割得崔华心疼。他捧着小丹的照片左右仔细端详,久久地凝视着小丹那双含笑的眼睛。他一个人孤独地演绎“月光之吻幻想曲”,含泪把嘴唇隔着镜框玻璃久久贴在小丹冰冷的双唇上……
 

附件

  • 圣诞之吻 中国日报 2021-01-09 半版.jpg
    圣诞之吻 中国日报 2021-01-09 半版.jpg
    1 MB · 查看: 2
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