习总又被反华媒体批评了: 我的使命很大,你们都忍一下

gocanoeing

本站元老
注册
2006-11-21
消息
7,602
荣誉分数
1,375
声望点数
323
徘徊在寒风里

上期我们讲到了中国在美上市公司的窘境。皮之不存,毛将焉附,这些以互联网行业为主的企业作为近年来中国高收入岗位最大的提供者,他们的员工也随公司一起,走进了这个空前寒冷的冬天。宏观经济的不景气终于传导到了个人身上,烧钱最猛的各互联网大厂员工,率先沦为泡沫破灭时的代价。

12月1日,中国最大的在线视频平台,人称中国Netflix的爱奇艺,宣布裁员30%,许多部门甚至全员被裁,据说这还只是开始,春节之后还有一轮。裁员的原因是巨额亏损,爱奇艺第三季度亏损17亿人民币,比去年同期扩大40%以上。其实啊,爱奇艺一直是中国最受欢迎的线上娱乐内容制作商,《隐秘的角落》《余罪》等被誉为“国产剧之光”,《中国有嘻哈》《奇葩说》更是现象级的综艺节目。如今出现严重亏损,很大程度上不是它自身的原因。据其CEO透露,平台巨额亏损的主要原因是内容供应严重不足。受中国政府整肃娱乐业的影响,2021年中国电视剧产量严重下降,公司自制的网剧受到严苛审核,上线周期大大拉长,质量明显降低,造成用户大量退订,直接影响到公司收入。可以说,这些被裁掉的员工,和教培行业失业的几百万人一样,都是被铁拳给直接砸下岗的!

大规模裁员的互联网公司不止爱奇艺一家。网友整理的近期批量裁员的知名企业列表已经超过20家,还在不断扩展中。这其中有一些是直接遭遇铁拳的公司比如滴滴出行;有一些是受到疫情打击出行和消费的影响,比如神州优车、瓜子二手车、马蜂窝、去哪儿、唯品会;有一些是公司自身财务和经营出现问题,如苏宁;有一些是公司战略调整放弃某些项目,如百度智能汽车板块。但也有不少头部明星公司,如字节跳动、腾讯等加入这一行列。有些公司选择用新员工代替老员工,并优先调整掉资深、成本较高、有一定职级的员工;有一些则淘汰掉数量多、产出低的新员工尤其是应届生,稳住老员工核心队伍。特别引起不满的,是一些企业还在裁员过程中用各种办法逼迫员工主动辞职,以避免支付补偿金。

中国互联网公司,尤其是俗称“大厂”的头部企业,一直是资本的宠儿,财大气粗。实际上和他们硅谷的友商一样,很大一部分企业在新冠疫情期间迎来了业绩的爆发增长。而它们的员工也一向是中国年轻人中的胜利组,比如今年腾讯招聘的应届毕业生,最高薪资有达到40万人民币一年的。但从夏天开始的魔幻风暴,把这些当今中国的天之骄子们,又推到了寒风中。

天坑、“宫酱”、赛马与人上人

说到中国的互联网“大厂”,你最先想到的是什么?996福报还是加班猝死。虽然有种种不是,但年轻人还是非常向往他们,无它,只是因为年轻人选择实在太有限了。

现在中国职场上的“年轻人中坚力量”,也就是90后95后们,处境确实是不怎么好。在80后读书的时候,大家都还记得“学好数理化,走遍天下都不怕”,甚至在社交网络上自称理科生,就仿佛能给下面的发言增加一点信用值。可现在如果上网问问“高考填志愿选什么专业”这种问题,回答多半是“能学计算机一定学”“还有好考编制的专业”。理工科专业里,“四大天坑”——生物、化学、材料、环境科学是一定要避开的。中国这二十多年在经济上沉溺于基建和地产的简单重复,在研发上执着于抄国外成果刷SCI的论文流水线再生产。在中国这几个专业除了在体制内不断生产垃圾论文,在本专业内的出路却是是十分有限的。在世纪之初流行的那句“21世纪是生命科学的世纪”已经成为苦涩的自嘲。

那么中国自称“基建狂魔”,土木工程、机械动力这些“大国工匠”应该可以有很好的发展咯?哈你naïve了,中国这样疯狂的“建设”当然是靠着燃烧廉价劳动力做到的,包括体力和脑力工人。大学毕业来到工地或者工厂当技术员、工程师,工作辛苦危险不说,收入也实在微博。最近b站一位新毕业的土木工程专业技术员“大猛子ym”,发了一系列记录自己生活和工作的视频,引发无数人共鸣,几天里就有了50万粉丝。在这些视频里,这个20出头的小伙子每天顶风冒雨起早贪黑下工地,工人人手不足还得帮忙做体力活,憔悴得像个40多的大叔,住在条件极差的工地还要每天精打细算。这个小伙子“发自肺腑地”劝大家好好学习,努力考研或者考公务员搞一个体面的工作。他的很多“金句”成为网络流行语,比如“有些人生来做牛马,有些人天生在罗马”“现实总会击碎理想”,被尊为“‘宫酱’(工匠的谐音)劝退帮帮主” 。以至于有关部门都紧张了,不仅约谈了这位小伙,还要求各类工程公司“管一管”员工的社交媒体账号。这就很可笑了,人家只是客观记录了自己的真实生活,这也“敏感了”。嗯,在某些地方某些人看来,“真实”本身就是敏感嘛。

当然,“牛马”也是分等级的。就像在美国一样,中国的互联网公司确实提供了最多的新增高薪职位,尤其是其中的技术类岗位即程序员。虽然他们常常自嘲为“码农”,亦即“写代码的农民工”,但不断有大批年轻人投入这个行业,许多“天坑”或者“宫酱”中人也努力转行加入其中。可是中国互联网大厂高强度的工作模式可以说完全是不可持续地燃烧年轻人的生命。马爸爸的996福报论被全国人民骂成狗,其实人家说的是真话啊——对于互联网大厂的“码农”而言,9点下班真的很福报了,可能也只有阿里这种老牌大厂能提供。像拼多多、字节跳动这种狼性十足的新锐力量,晚上11点下班是正常操作,甚至还发明了“超级大小周”也就是两周休息一天这种骇人听闻的概念。所以这些码厂里甚至少见30岁以上的员工。哪怕是BAT这种老牌大厂,35岁也是一道大坎。事实上,35岁对于所有人中国人的职场生涯都是一道坎。一边让人70退休,一边让人35下岗,剩下这人生的一半干什么去呢?不过总体上说,互联网大厂还是给中国年轻人提供了相对最好的机会,只是对你的智力、体力、忍受力都提出了更高的要求,所以借着上面“牛马”这个比喻:“码农”也是牛马,不过是牛马中最能跑的,我们就称之为“赛马”吧。

一般在我们的印象里啊,文科专业是不太好找工作,其实现在依然如此。但中文和法学这类专业却是超级香饽饽,因为虽然不好找外面的工作,但考公务员更容易。而考上公务员、师医公这类“编制”,现在已经超越了码厂搬砖,成为中国年轻人头号青睐的职业选择。大多数人考公,当然并不是所谓的“为人民服务的觉悟提高了”,纯粹是为了更好的生活。虽说升职当官属于小概率事件,但比起“宫酱”的苦,码农的累,公务员坐在办公室里研究所谓的“A4纸雕花技艺”,便可以拿到20万左右的年薪,还能有单位限价房住,有食堂2元自助餐吃,有接近100%的退休金可以领,实在是“人上人”啊。

中国年轻人就业的鄙视链,大抵如此。中共文宣不是喜欢把自己塑造成“腹黑又呆萌的小白兔”吗?许多选择“躺平”的年轻人,就自嘲自己是“盛世下水道里的老鼠”,倒都是啮齿类了。

躺平或“润”?

当然了,那些代表“国家”的人,抑或那些自认为在代表国家的人,会问一个看似很有道理的问题:这个社会难道不需要人做土建、做机械制造、做化工以及任何“天坑”工作吗?难道能让所有人都去写代码,都去当公务员或者做金融?

这个问题实在是…太老土太愚蠢。没错,所有工作都需要人去做并都很重要。但人们抱怨自己的工作,未必是真的不爱它,就像抱怨自己的国家。尤其是大学毕业生们,大家都在这个专业上花费了四年、七年乃至更多的光阴,沉没成本摆在那里,实际上不到十分无奈的境地,也很难真的来个“提桶跑路”大转行。这些被视为“负能量”的劝退,更多时候是一种“躺平”。跟所有拒绝加班996、拒绝励志鸡汤“狼性文化”一样,这更是一种无奈的反抗形式。让老板们,以及一切老板之上那个最大的老板,知道大国崛起的“燃料”们也是会累的会有情绪的,让他们能稍微注意改善一下这些年轻“燃料”的待遇。

如果某一类行业、某一类岗位真的留不住人,正常情况下,要么提高待遇,或者想办法改善一下工作条件、劳动权益保障等。那些“挣钱多待遇好”的工作,在正常情况下要么确实存在着专业资格门槛,如程序员、医生、律师等,要么会因为进入竞争的人过多变得更内卷从而丧失性价比,如曾经红火一时的会计、建筑师。甚至现在的公务员,也未必真的很有性价比,虽然考上了确实比起其他人很舒服,但今年的国考报名人数已经突破200万,平均68个人争夺一个职位哦。很多人花几年时间全职备考,堪称当代范进了。实际上,真正值得担心的,不是年轻人从某个行业里流失,而是“这国家里就没有个不内卷的地方”。

当然,也有一部分有能力,有决心的年轻人,选择彻底离开这个内卷又压抑的环境。在知乎、豆瓣等平台,所谓“跑路学”(被成为“润学”,来自于“跑”的英文单词run用汉语拼音拼读的读音)几乎是最热门的话题。对比着“鼠人”的自嘲,倒是想到那首古老的诗,“誓将去汝,适彼乐郊”,不过这次没有硕鼠,只有饥渴劳苦的“鼠人”了。但“跑路”成功的到底只是少数幸运儿,真正让大家都过不好的“硕鼠”,在哪里呢?

我的使命很大,你们都忍一下

当然习惯性的,本栏目在这个时候总要模仿一下五毛的常用句式:这也不是只有中国才有的问题。确实最近十年来,尤其是新冠疫情爆发之后,各国都出现了各行业、各阶层收入差距不断拉大的局面。资产价格一飞冲天,部分高收入行业和年龄较大拥有资产的人吃香喝辣。劳动工资原地踏步的同时物价上涨,纯靠出卖劳动力生活的年轻人压力陡增。这种现象并非中国独有。

中国的问题,在于中共当局并不愿意采取任何像样的措施去改善这个问题。几十年来,中国靠无视环境、劳工权益、社会福利获得了所谓“低人权优势”,已经对其形成了路径依赖。即使眼下已经出现人口负增长,他们对此的应对措施却仅仅是规定超长的产假,把促生育的责任转嫁给企业。或者再次“解决提出问题的人”,倒果为因,重拳出击母婴、教育培训等“加强内卷”的行业。包括我们前面提到的996工作拿高薪福报的互联网行业,被强制要求“共同富裕”。甚至连“自己人”体制内公务员,也被命令“减薪”,还让大家“下班后去开网约车”,一面节约开支,一面安抚汹汹物议。总加速师倒是很一视同仁地坚持:所谓共同富裕,只要让富一点的人变穷就可以了。

人民疲惫如此,但在总加速师的国师们看来,现在绝不是“休养生息”的时候。反而一切的问题,都在于美帝卡脖子。一切需求都要为解决或是号称解决“卡脖子”的事项让路。值此“百年未有之大变局”,早日炼出更多华为5G之类的“自主研发”黑科技,就能一局打垮西方霸权,占据世界霸主地位,“鼠人”们也能捎带着吃香喝辣了。所以呢,在这之前,大家就忍忍吧——跟1957年的人一样,好日子,还在后面呢!这不,又开始故伎重演,大放水了。
 

茶马盐铁

我想看看自定义头衔到底能有多少字。继续加,看系统什么时候把这个字符串截断。呃,居然还有?那就继续吧。
注册
2015-08-14
消息
14,694
荣誉分数
4,172
声望点数
273
靠!习总也去韩国接受培训了?
 
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