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疫情的风雨动荡中度生旅游——戴德上师讲述湖北度生之旅——

foyi19

新手上路
注册
2020-11-01
消息
78
荣誉分数
0
声望点数
16
在疫情的风雨动荡中

度生旅游


——戴德上师讲述湖北度生之旅——​

各位同修,大家好!

前天,我们已经顺利完成12天的湖北度生旅游,晚上22:30左右回到了上海。今天,我向大家汇报一下这次很有意义而且绝对不同凡响的度生旅行。

我给这次的度生旅行,命名为“在疫情的风雨动荡中度生旅游”。​


下面我讲第一点。这次的旅行时间,我们计划从2022年10月12日到10月24日,一共12天,正好是国庆假期以后。因为假期游客太多,这个时间段会比较清静。

当然,国庆假期刚结束,大家再请假不太方便,而且有的还要留着假期参加下个月的八关斋戒法会,所以我也想到,这次参加的人不会太多。

发动这次度生旅游的是湖北随州的姐弟俩,大家都熟悉,融芸和融文。他们参加了好几届八关斋戒法会。去年就邀请上师,能不能带领队伍到湖北去度生旅游?

我听了以后很高兴。我们的度生旅行,全国各地已经走了好多地方,但湖北还没去过。尤其襄阳、荆门、荆州、武当山,都是很吸引我的城市,向往已久。当我初步决定这个时间段后,我也跟发起人融芸说,不要期望有很多人参加,我带领融晋融纳,我们三个人再加一两位,五六位差不多了。我们可以自己开车,不用租借旅行社的大巴。​

e1.jpg
但是出乎意料,好多师兄弟们,从全国各地赶来参加:包括河北保定的融学,甘肃的融惜,浙江的融愿,更想不到的是广东佛山的三位弟子,融庆融霞融婕,他们千里迢迢来参加,尤其融婕,她打破各种顾虑,也参加了我们的度生旅游,还有来自上海浦东的小范,他也想皈依上师。

更难得的是金教授,他是国家航天部从事航天研究的高等科学家。他刚刚认识我一个星期,听我说起这次的旅行,很感兴趣,这么殊胜的机会很难得。

他问:“多少天?”——“12天。” “好,我陪同上师全程参加。” 我说:“你这么忙,怎么有空?”他说:“我安排时间。我争取和你一起到湖北。”

12号出发的那天,我们在火车上见面,大家一起到达随州。

但是我们遇到了最最艰难的一次度生旅游。

我们走过好多地方:河北河西走廊,东北旅行,甚至于新疆、西藏等地,没有碰到过这么艰难的,可谓在疫情的风雨动荡中的度生旅行。一路上,经历了很多惊喜,也经历了很多难料,很多不可思议的艰难。

比如随州站,我们刚下火车,除了例行的扫码出示健康码,这里还要做核酸落地检,还要很仔细的填表格,说明从哪里来。这些过程花了很长时间,这是我第一次领受到这么严格的措施。​


大家知道,我们国内的新冠肺炎最早就是从湖北省武汉市发起,整个武汉封城。所以他们的防疫措施明显要比其他地方更严厉,但是有的措施我认为已经防范得过分了。比如,每到新的地方,都要做核酸落地检,不管你几个小时前刚刚在另一地做过核酸,到了新的地方,还是要再做。甚至有的地方看到是从上海来的,就不让进。为什么?他们说:我们有表格,凡是表格上列出的有疫情的地方,都不欢迎。

所以我们到达湖北的第一站,就感受到了这里防疫的严格。而且在随州待了两天准备离开时,我们住的宾馆被防疫站看中,作为防御的隔离场所。所以我们离开的前一晚,防疫人员已经进驻,在宾馆门前的空地上叮叮当当地敲打安装隔离门了。​


在随州参观炎帝神农故里时,说还没解封,不开放,怎么沟通都没用。尽管如此,我们还是做了超度,在大门口旁的一个亭子里,以随州为中心,为整个湖北省四生六道一切众生做了大超度。

因为疫情的动荡,一路上,我们碰到各种各样的困难。比如襄阳,过了高速收费站,就被要求做核酸。除了排队扫码,出示身份证,出示行程记录外,还不够,必须做核酸,而且是双采核酸,口鼻都要做核酸。棉棒捅入鼻孔还很深,真是难受,要打喷嚏,甚至感觉要出血,他不管,很严格地要你坚持,不能动,如果动了,还要重复做。我心里想,口腔化验和鼻腔化验不是一样吗?难道口腔检查还不够,一定要鼻腔检查,才能查出病毒吗?​


但是无话可说,你跟谁说呢?

好不容易进了襄阳,到了酒店,又不能住。为什么?工作人员拿着一张表格,他说是酒店公司发下来的,凡是表格上列出的省市街道,都不能留住。得知我们是上海来的,不行。不管哪个区、哪个街道,凡是上海都不留。我说,上海3000万人口,没疫情的地方多的是,有的地方是有疫情,但我们不是从中高风险地区来的。不理,我们就是这样的。​


不仅仅是酒店,我们参观博物馆,参观各个景点,都随时面临着不能进的风险。比如随州的大洪山景区,从上海来的就是不让进;武当山景区,要求写承诺书才放行;到达宜昌,在高速站口检查时,工作人员听了我说的街道名字,尽管表格上没查到,但因为是上海来的,她还是一直犹豫,能不能让我们进宜昌呢?又去请示领导。来了一位也穿着防疫服的女同志,这个女同志又查了一遍表格,想了会儿,终于同意我们进宜昌。我想在这刹那之间,1分1秒中,他们的一个念头就能决定我们下一步的命运。

在我们多年的度生旅行中,确实从来没有碰到这样的情况。像广东三位弟子,融庆融霞融婕,他们早就预定了武当山的宾馆,我们大部队16号到武当山,大家在武当山集合。他们15号晚上先到,在那里等我们。​


武当山之前封控了一段时间,16号才解封,所以15号这天,他们从火车站出来叫出租车时,人家都奇怪:你们确定要去武当山吗?而且司机说,我只能送你们到景区外面,里面我们不能进。于是再约景区内的出租车,到了景区们口,两部出租车,一部在外,一部在里面,他们从这辆车下来,走到里面,再换另一辆。那边的人都很纳闷,都封控了,你们还要往里闯?怎么回事?

大晚上,三个人推着箱子,慢慢地走在空荡荡的马路上。一位师兄弟笑着说:我们好像自投罗网,进去了,可能出不来怎么办?这也是自嘲。等到了预定的酒店,发现大门关着,灯光也没有。好不容易门口找到一个电话号码,打给老板,解释已经预定了酒店,好说歹说,老板终于答应了,开了门。那天晚上终于顺利入住酒店,还找到了一个吃饭的地方。真是菩萨保佑,护法保佑。​


武当山到底会不会解封,大家都不确定,如果仍旧不开放,可能他们连回去都不能,也要隔离起来,这样的危险。想不到,那天晚上半夜12点,上面命令下来武当山开放。得知这个消息,我们都很高兴,那时候我们还在襄阳,第二天一早我们就要出发去武当山。

到了武当山,还是严格的检查,工作人员都拿着一张表,问你是从哪里来的。总之,每天各种扫码,而且每天还会接到各处防疫站的电话,询问你是从哪里来的,要去哪里,具体到什么街道,有的师兄弟一天接到三四个这样的电话。​


所以这种情况下的度生旅游是很不容易、极其特别的,你不知道什么地方会突然封控,哪里会不让你进去,这个政策措施时刻都在变化,所以我把这次的旅行命名为:在疫情的风雨动荡中度生旅游。

中途,有位从甘肃来的就没法加入我们的度生之行。因为通知说,凡是从西北四省来的,包括新疆、宁夏、青海,来的都要隔离5天到7天,原地返回也不行,她也被隔离了。像金教授,一路上很健谈,还博学多才,我们很高兴他一起参加。但是到了武当山,因为他的行程卡上有武汉的记录,武汉有疫情,于是不准进武当山,但可以原地返回,最后他辗转多部高铁,安全回到了成都,没有被隔离,到了那边还给我通了电话。​


这次度生旅行的际遇,千难万苦,但是这一切都不能阻挡我们度生的脚步,我们明知山有虎,偏向虎山行。所以,这次的度生旅行是不同一般的。

第二点,我要讲一下这次度生旅行的殊胜。

虽然大家自嘲封控期间上武当山是自投罗网,但是在来湖北之前,我已经预先做过法会,召请各省各市当地的城隍土地,包括武当山,安慰这一带的孤魂百姓。​


一到武当山,我们就做了大超度,武当山的山神也皈依上师,这里好多的众生,千年以来都没有得到超度的,包括好多道家修行者,武当山是道家基地,三十六洞天,千年以来,许多修成就的道士也来皈依,有的没有成就的,有的在中阴身还在继续修的,有的下了恶道的,好多好多、千千万万,他们在这个道场一起皈依佛法。他们懂得了升天并不是最终目标,只有靠佛法得到无余涅槃,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才能得到根本解决,这件大事在武当山又一次被证实了。​


而且武当山有两位修了3000年以上的狐狸,一个是金狐,一个是银狐,他们带领几万部下,都是修炼成精的,早早地就在等待皈依上师,而且保卫我们一路平安。多好啊,这样的道场从来没有过,所以虽然一路上有难有险,但是我们都不怕。​



e4.jpg

第二个大超度,是在宜昌。到宜昌的路途虽然也是有惊有险,但终于顺利进了宜昌,而且住进了一家很理想的吾家大酒店。这家酒店气派很大,好像古代欧洲的教堂,价格也实惠。我很满意,虽然没有早餐,没关系,我们每天早上到外面去吃。​


宜昌这么好的地方,我决定多待几天。后面的几个城市都有疫情,为了安全起见,我们提前打电话去了解当地的防疫措施,回复都差不多,如果来了,回去要隔离或者进来都不能,即使进来了,任何景点也不能进。最后决定荆州咸宁和武汉都不去了,虽然这几个地方不去,但是我们一样超度。所以我们后来就一直住在宜昌。

到宜昌当天晚上,我们开车前往饭店。路上一位弟子在看手机时,手机上突然跳出一个景点,告诉我们,我们车子现在所经过的区域,原来就是古战场,叫猇亭古战场。​


我们知道三国时期,有三大著名战役:官渡之战、赤壁之战和夷陵之战。夷陵之战,就发生在猇亭,又称猇亭之战。而且这个地方,从古到今,两千多年来,一直风风雨雨、战火连篇,从来没有停息过血肉的战争。从秦代的白起烧夷陵,到东汉的公孙述架起长江第一大桥,一直到三国的刘备在这里被火烧连营七百里,他的70万军士全部战亡,所有的战士在这里被烧死,这是三国有名的火烧连营,结果刘备死于白帝城。隋朝的杨素在这里打败陈国陈军。唐宋元时期,这里一直没有停止过战争。到清代,吴三桂叛变以后,最终来到这里大战清军,最后兵败夷陵。​


近百年来,1911年辛亥革命武昌首义,宜昌最先继义,他们的新军起义,对满清政府发动战争。这里还有抗战时期,经历过伟大的宜昌保卫战和宜昌解放战争。两千多年来,这么多的战争,这么样的一个战场,血肉横飞、喊杀连天。我们应该当仁不让的去做超度。

但是,我还是有这么个疑问。两千多年来,这里也有好多古庙,也有好多高僧大德居士,也来过西藏的喇嘛,难道都没有超度吗?还是没有超度尽呢?为什么到两千多年以后,还要等待我们去超度它呢?我过去也想过这问题。

但现在我们当仁不让,既然我们有这个任务,有这个使命,我们就应该担当这样一个责任,这是我们伟大的光荣的任务。​


所以我们在宜昌做大超度,我们选择了猇亭古战场的一个展览基地,在里面选了一个清净的山下小亭子,我们十来个人就挤在这个亭子里边,做了一个最伟大的超度。

我认为,古往今来,不管是哪一方的,正面的反面的,敌方的我方的,我们都要超度。时代过去了,我们不去评价他们的正反两方,我们都要超度他们可怜的灵魂。

这个超度达到什么程度呢?三国时期的刘备距今1800多年了,他也亲自现身在这个超度道场上,而且前一天的梦中已有显示,他来感恩我们的度生队伍。而且道场中,又到了另外一个君王,这位出乎我们的意料之外,他就是明代朱元璋的儿子,篡位的燕王朱棣。朱棣篡位以后,建都于北京,把朱元璋的南京的天下夺过来了,作为一个叛逆者,虽然做了一辈子的皇帝,他其实心中也忐忑害怕。​

e7.jpg

他的罪过很大,所以死后,下地狱好多年,得到菩萨的指点,今天在超度当中能够出来。对于这样罪大恶极的人,从地狱出来的人,我们学地藏菩萨,也要超度他。

我们学佛,就是要学菩萨行,学菩萨道。我们要做到,不管是五逆者,不管是地狱饿鬼出身,还是要去救他。当然这样的人造了罪,会到三恶道去。但是有罪,我们就不可谅解了吗?有罪,我们就永远憎恨他吗?把他打倒在地,永不超生吗?不。

地藏王菩萨,观世音菩萨,分身无量,到地狱里去,救那些五逆十恶的众生,我们学菩萨,也不打折扣,我们也要超度包括这样暴政在内的众生,都给他们谅解。刘备在感恩中,也为自己发动战争而后悔,后悔了千年,对战亡的70万军队战士感到惭愧,对不起这些军士们。他就是等待着我们来超度,感恩我们救度了他们的子民。

尤其值得一提的,是在超度的前一天晚上,融晋梦中,弥勒菩萨感应。弥勒菩萨赐给我们很好的礼物,鼓励我们不畏艰难,一路超度。弥勒菩萨在梦中显示他的身影,他笑的多么灿烂,这也是我们心里的一种欢笑。​

e8.jpg
虽然我们在苦难当中,在艰险当中度生。弥勒菩萨的笑,是给我们最大的安慰。融晋在梦中右绕他一圈,他从布袋里拿出一个宝贝,像块宝玉,圆圆大大的。他说这个可以变现食物给众生吃,正是显示我们为众生施食的大超度,而且还告诉我们,这块宝玉也可以成为我们的法器,度众生的法器,降魔的法器。多么慈悲的话语,大家都很感动。

所以我们这样的度生旅行,并不是为了求功德,也不是为了人家来谢我们,也不是为了人家知道我们。不图名不图利,但是我们心中很甜。虽然外面很苦,但是心中很甜,很安慰。

我一直以为,人生什么事情最快乐呢?为善最快乐,做好事最快乐。​


我们今天做的好事,是好事中的大好事,救度千千万万亿亿万万的众生,这其中包括最苦难的地狱饿鬼畜生三恶道众生,包括全世界所有有怨有仇有亲、各种有缘的众生,这是多么伟大的事业,这是永远不可磨灭的事业。

所以不管旅途有惊有险,而且菩萨保佑,我们最终都是有惊无险,虽然有惊,但是没有危险,而且还有喜。这个险变成了高兴的喜,欢喜的喜,我们乐在其中。虽然有苦,但是乐在其中。度生最快乐,为善最快乐。这样的人生很值得。​

e9.jpg

我们没有一点私心,无我无畏无惧。所以我们度生不怕困难,虽然遇到这么多的麻烦,但是我们每一个人都很高兴、都很愉快。这个度生旅游太伟大了。

下面分享我的一位弟子写的一段话。她是广东顺德的融婕,她回去以后,写了感想,我分享其中一段:

感恩上师加持,我们来得刚刚好。短暂的十天时间,却是一生难忘。和上师在一起度生的日子,是最开心的日子。在这里找到了自己真正的快乐,找到了自己修持的目标,一切都是最好的安排。

大家看,这是从心里发出的真实感受,从心里说出的宝贵话语,也说出了我们每一个人的心声。我把这段话作为我们度生旅游的结束语。谢谢大家。​

 

附件

  • e1.jpg
    e1.jpg
    74.1 KB · 查看: 0
  • e3.jpg
    e3.jpg
    145.9 KB · 查看: 0
  • e6.jpg
    e6.jpg
    131.9 KB · 查看: 0
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