雄文:拜登小土将帮助中国将北美变成中国的附属国。不是我说的。别吐槽我,吐槽洋人主流媒体。

贵圈

政府都对党
注册
2014-10-21
消息
32,871
荣誉分数
6,145
声望点数
273

乔尔·科特金:中国想附庸西方——特鲁多和拜登想听之任之​

与帝国时代一样,中国的目标不是复制欧洲式的粗暴帝国主义,而是建立受制于北京的附庸国
文章作者:
乔尔科特金
2023 年 4 月 12 日发布 • 最后更新于 2 小时前 • 6 分钟阅读

157条评论

中国
照片由 GETTY IMAGES/ISTOCKPHOTO 拍摄

文章内容​

纵观历史,强国掠夺弱国,俄罗斯野蛮入侵乌克兰就是明证。然而对于欧洲以外的人来说,中国的经济实力使其成为比新沙皇俄国更可怕的民主威胁;俄罗斯的国内生产总值小于加拿大或澳大利亚,仅是中国的十分之一。

文章内容​



资源丰富的国家对中国特别有吸引力。与帝国时代一样,中国的目标不是复制欧洲甚至美国那种粗鄙的帝国主义,而是建立附庸国——统治自己但被期望服从命令的从属国家。正如几个世纪前的帝国官员所做的那样,中国目前争取全球领先地位的努力需要政治阶层的微妙资助。



在加拿大,这种做法延伸到支持政治候选人,主要是自由党成员,导致一再被指控“干预”议会竞选。一位人脉广泛的中国大亨向皮埃尔·埃利奥特·特鲁多基金会捐赠了 100 万美元,甚至建议在蒙特利尔大学建造一座前总理和毛泽东的雕像。

文章内容​



加拿大总理贾斯汀·特鲁多 (Justin Trudeau) 在全球新闻的一篇文章中指出,多年前就从加拿大情报部门获悉了这些活动,但似乎进行彻底调查并不是他的政府的首要任务。“他等待的时间越长,他看起来就越像是有事要隐瞒,”通常亲自由党的Toronto Star的一个专栏写道。



资源丰富的澳大利亚也发生了大致相同的过程,该国在 2022 年向中国出口的产品数量相当于日本、美国、印度和韩国的总和。中国试图影响澳大利亚高级政客,包括前贸易部长安德鲁罗伯,他与中国谈判达成贸易协定,然后据报道从一家中国公司获得了一份每年价值 880,000 澳元的咨询合同。


加入对话有你的发言权。留言并告诉我们你的想法。
阅读所有 157 条评论

文章内容​

文章内容​



与此同时,中左翼工党的主要领导人、中国在东南亚扩张的支持者萨姆·达斯蒂亚里 (Sam Dastyari) 据报道向一名中国商人和政治捐助者透露澳大利亚情报当局可能正在监视他的手机后被迫辞职



在美国,中国也安排了与国会中有权势的政治人物关系密切的代理人,而乔·拜登总统自己的家人似乎也受益于与北京的密切商业关系。2019 年,他通过难以置信地声称“你知道,他们不是坏人,伙计们。”来最小化中国的威胁。但猜猜怎么了?他们不是我们的竞争对手。”



禁止 TikTok 的举动揭示了中国在民主党中的影响力—— 《卫报》指出该应用处于该国“认知战”的最前沿——遭到与拜登相关的主要游说者和纽约州等进步政治家的反对亚历山大·奥卡西奥·科尔特斯

文章内容​



另一个策略是在加拿大、美国和澳大利亚培养华人社区,这些国家现在拥有亚洲以外最大的华人社区。悉尼、墨尔本和布里斯班放弃了其极端种族主义的“白澳”政策,现在已经成为大型且基本上成功的华人社区的家园。



同样,加拿大成为华人移民的灯塔,以多伦多和温哥华为首,后者被《温哥华太阳报》专栏作家道格拉斯·托德描述为“亚洲以外最亚洲化的城市”。最后,拥有超过 500 万华裔人口的美国拥有亚洲以外最大的华人聚居地,其中最集中的地区是纽约和加利福尼亚州的主要城市。

文章内容​



中国通过让亲北京的业主购买海外普通话媒体渠道,做出了争取这些社区的重大尝试。中国共产党还特别关注大学校园,政府在那里向外籍学生传教。



一些中国侨民,尤其是持有学生签证或短期签证的侨民,可能觉得有必要支持北京。但侨民社区仍然是反对的主要来源,尤其是来自侨民创办的网站和尖锐反中共的大纪元时报。侨民可能仍会重新扮演北京主要反对派的角色,就像一个多世纪前发生的那样,当时中华民国的创始人孙中山在夏威夷和其他侨民中心开展活动,为他的革命做准备。

文章内容​



但正是最大的精英阶层构成了中国最重要的支持者。自 2001 年中国加入世界贸易组织以来,华尔街投资者和我们许多领先的制造公司——尤其是苹果公司——已经从中受益匪浅,同时估计美国损失了 340 万个工作岗位。中国现在在制成品出口中所占的市场份额大约为等于美国和德国的总和



摩根大通为中国在香港的宣传活动提供了支持,香港的民主已经死去。像迈克尔布隆伯格拉里芬克这样的华尔街人士都是限制美国排放的顽固拥护者,他们似乎更关心投资机会而不是增加中国的温室气体排放量。

文章内容​



硅谷是另一个亲华堡垒。像苹果这样的公司可能“总部”在加州,但90%以上的 iPhone、iPad 和 MacBook 都是在中国制造的。



尽管他们试探性地搬到了印度等成本较低的地方,但科技精英已经成为中国的最终推动者,风险投资公司筹集了数十亿美元来资助中国的新公司。在建立中国庞大的科技行业方面发挥了巨大作用后,Apple 计划分享其技术并从中国采购部分芯片。硅谷风险资本家也在大力投资中国的人工智能初创企业。



一般的科技寡头可能会伪装成一个进步的远见者,但大多数人似乎都愿意使用由中国奴隶劳工和主要由煤炭提供动力的工厂。正如风险投资家Chamath Palihapitiya所说,“没有人关心”中国人民,尤其是维吾尔人受到的镇压。许多科技公司还通过为中国不断扩大的监控国家提供服务来赚取一些利润并获得内部人身份。

文章内容​



然而,可以说,对中国雄心壮志的最大好处来自旨在限制西方消费和生产的气候变化政策。在科技寡头和华尔街的大力支持下,推动记者罗伯特布莱斯所谓的“反工业产业”的倡导团体在 2021 年获得的收入是倡导使用核燃料或化石燃料的团体的四倍多。



这些环保组织正成为中国与西方进行生存斗争的关键资产。绿色政策可以使西方能源变得更加昂贵和不可靠,从而进一步增强中国的工业优势。



当然,中国口头上说要实现环境目标,但产生的温室气体比整个发达国家都多。强制使用电动汽车,包括禁止使用汽油汽车,似乎足以摧毁北美蓝领工人最后的许多好工作。

文章内容​



与此同时,中国正在建设数十座新的燃煤电厂,为中国的工业机器提供动力,而西方国家则让国内生产的产品越来越没有竞争力。



那么西方国家应该作何反应呢?一开始不采纳特鲁多关于成为“后民族国家”的概念。实际上,我们生活在一个充满高度竞争的国家的世界,这些国家需要为自己的用途开发资源,同时与彼此建立更紧密的联系。



随着中国经济和人口增长率放缓,膨胀的房地产市场出现内爆迹象,如果我们能够克服我们自己统治精英的腐败和贪婪,现在可能是赢回未来的时候了。
 
有一定道理,但是眼光还是窄了。主要说能源环保。其实,北美的问题不止于此。
 
吐槽个屁啊, “21世纪是中国的世纪”, 没听说过吗? 傻逼洋鬼子。

北美并不是第一个被攻克的。

中国大概率会先建立南美总督区。

南美充足的人力资源将为中国新世纪的征程提供足够的劳动力和兵源。

与此相对应, 与中国同在亚欧大陆的欧洲将是最后一个被拿下的蛮族地区。

这个傻逼老外连特么《推背图》都没看过,就瞎鸡巴吐槽, 吐个屁啊!还有一群傻逼舔老外臭脚的狗怂, 跟在人家屁股后头当吹鼓手,喊什么“雄文”。

特么一群没见过世面的傻逼。
 
Joel Kotkin is author of The Coming of Neo Feudalism — A Warning to the Global Middle Class, presidential fellow in urban futures at Chapman University, in Orange, CA and executive director of the Houston-based think tank, Urban Reform Institute.
 
论事不论人, 不因人废事.

我干脆写一本

CCC neo-cunzhanglism?
 
要不说雄文呢.
 
我看他们蒙查查,暮飒飒,误把三哥认为是中国人了。
不信,你看现在的卖当劳、和接电话的都是三哥三姐天下。
 
最后编辑:

乔尔·科特金:中国想附庸西方——特鲁多和拜登想听之任之​

与帝国时代一样,中国的目标不是复制欧洲式的粗暴帝国主义,而是建立受制于北京的附庸国
文章作者:
乔尔科特金
2023 年 4 月 12 日发布 • 最后更新于 2 小时前 • 6 分钟阅读
157条评论
中国
照片由 GETTY IMAGES/ISTOCKPHOTO 拍摄

文章内容​

纵观历史,强国掠夺弱国,俄罗斯野蛮入侵乌克兰就是明证。然而对于欧洲以外的人来说,中国的经济实力使其成为比新沙皇俄国更可怕的民主威胁;俄罗斯的国内生产总值小于加拿大或澳大利亚,仅是中国的十分之一。

文章内容​



资源丰富的国家对中国特别有吸引力。与帝国时代一样,中国的目标不是复制欧洲甚至美国那种粗鄙的帝国主义,而是建立附庸国——统治自己但被期望服从命令的从属国家。正如几个世纪前的帝国官员所做的那样,中国目前争取全球领先地位的努力需要政治阶层的微妙资助。



在加拿大,这种做法延伸到支持政治候选人,主要是自由党成员,导致一再被指控“干预”议会竞选。一位人脉广泛的中国大亨向皮埃尔·埃利奥特·特鲁多基金会捐赠了 100 万美元,甚至建议在蒙特利尔大学建造一座前总理和毛泽东的雕像。

文章内容​



加拿大总理贾斯汀·特鲁多 (Justin Trudeau) 在全球新闻的一篇文章中指出,多年前就从加拿大情报部门获悉了这些活动,但似乎进行彻底调查并不是他的政府的首要任务。“他等待的时间越长,他看起来就越像是有事要隐瞒,”通常亲自由党的Toronto Star的一个专栏写道。



资源丰富的澳大利亚也发生了大致相同的过程,该国在 2022 年向中国出口的产品数量相当于日本、美国、印度和韩国的总和。中国试图影响澳大利亚高级政客,包括前贸易部长安德鲁罗伯,他与中国谈判达成贸易协定,然后据报道从一家中国公司获得了一份每年价值 880,000 澳元的咨询合同。


加入对话有你的发言权。留言并告诉我们你的想法。
阅读所有 157 条评论

文章内容​

文章内容​



与此同时,中左翼工党的主要领导人、中国在东南亚扩张的支持者萨姆·达斯蒂亚里 (Sam Dastyari) 据报道向一名中国商人和政治捐助者透露澳大利亚情报当局可能正在监视他的手机后被迫辞职



在美国,中国也安排了与国会中有权势的政治人物关系密切的代理人,而乔·拜登总统自己的家人似乎也受益于与北京的密切商业关系。2019 年,他通过难以置信地声称“你知道,他们不是坏人,伙计们。”来最小化中国的威胁。但猜猜怎么了?他们不是我们的竞争对手。”



禁止 TikTok 的举动揭示了中国在民主党中的影响力—— 《卫报》指出该应用处于该国“认知战”的最前沿——遭到与拜登相关的主要游说者和纽约州等进步政治家的反对亚历山大·奥卡西奥·科尔特斯

文章内容​



另一个策略是在加拿大、美国和澳大利亚培养华人社区,这些国家现在拥有亚洲以外最大的华人社区。悉尼、墨尔本和布里斯班放弃了其极端种族主义的“白澳”政策,现在已经成为大型且基本上成功的华人社区的家园。



同样,加拿大成为华人移民的灯塔,以多伦多和温哥华为首,后者被《温哥华太阳报》专栏作家道格拉斯·托德描述为“亚洲以外最亚洲化的城市”。最后,拥有超过 500 万华裔人口的美国拥有亚洲以外最大的华人聚居地,其中最集中的地区是纽约和加利福尼亚州的主要城市。

文章内容​



中国通过让亲北京的业主购买海外普通话媒体渠道,做出了争取这些社区的重大尝试。中国共产党还特别关注大学校园,政府在那里向外籍学生传教。



一些中国侨民,尤其是持有学生签证或短期签证的侨民,可能觉得有必要支持北京。但侨民社区仍然是反对的主要来源,尤其是来自侨民创办的网站和尖锐反中共的大纪元时报。侨民可能仍会重新扮演北京主要反对派的角色,就像一个多世纪前发生的那样,当时中华民国的创始人孙中山在夏威夷和其他侨民中心开展活动,为他的革命做准备。

文章内容​



但正是最大的精英阶层构成了中国最重要的支持者。自 2001 年中国加入世界贸易组织以来,华尔街投资者和我们许多领先的制造公司——尤其是苹果公司——已经从中受益匪浅,同时估计美国损失了 340 万个工作岗位。中国现在在制成品出口中所占的市场份额大约为等于美国和德国的总和



摩根大通为中国在香港的宣传活动提供了支持,香港的民主已经死去。像迈克尔布隆伯格拉里芬克这样的华尔街人士都是限制美国排放的顽固拥护者,他们似乎更关心投资机会而不是增加中国的温室气体排放量。

文章内容​



硅谷是另一个亲华堡垒。像苹果这样的公司可能“总部”在加州,但90%以上的 iPhone、iPad 和 MacBook 都是在中国制造的。



尽管他们试探性地搬到了印度等成本较低的地方,但科技精英已经成为中国的最终推动者,风险投资公司筹集了数十亿美元来资助中国的新公司。在建立中国庞大的科技行业方面发挥了巨大作用后,Apple 计划分享其技术并从中国采购部分芯片。硅谷风险资本家也在大力投资中国的人工智能初创企业。



一般的科技寡头可能会伪装成一个进步的远见者,但大多数人似乎都愿意使用由中国奴隶劳工和主要由煤炭提供动力的工厂。正如风险投资家Chamath Palihapitiya所说,“没有人关心”中国人民,尤其是维吾尔人受到的镇压。许多科技公司还通过为中国不断扩大的监控国家提供服务来赚取一些利润并获得内部人身份。

文章内容​



然而,可以说,对中国雄心壮志的最大好处来自旨在限制西方消费和生产的气候变化政策。在科技寡头和华尔街的大力支持下,推动记者罗伯特布莱斯所谓的“反工业产业”的倡导团体在 2021 年获得的收入是倡导使用核燃料或化石燃料的团体的四倍多。



这些环保组织正成为中国与西方进行生存斗争的关键资产。绿色政策可以使西方能源变得更加昂贵和不可靠,从而进一步增强中国的工业优势。



当然,中国口头上说要实现环境目标,但产生的温室气体比整个发达国家都多。强制使用电动汽车,包括禁止使用汽油汽车,似乎足以摧毁北美蓝领工人最后的许多好工作。

文章内容​



与此同时,中国正在建设数十座新的燃煤电厂,为中国的工业机器提供动力,而西方国家则让国内生产的产品越来越没有竞争力。



那么西方国家应该作何反应呢?一开始不采纳特鲁多关于成为“后民族国家”的概念。实际上,我们生活在一个充满高度竞争的国家的世界,这些国家需要为自己的用途开发资源,同时与彼此建立更紧密的联系。



随着中国经济和人口增长率放缓,膨胀的房地产市场出现内爆迹象,如果我们能够克服我们自己统治精英的腐败和贪婪,现在可能是赢回未来的时候了。
说来说去,这些公司都是想搞经济赚钱,还要被政客们逼逼亲华,也不想想,没有他们搞钱。你们吃啥喝啥?一群karen
 
败灯土豆都是国家的敌人,他们做的每件事情都是在损害当地的利益,未来的社会是大同社会,世界各地都是一样的贫穷混乱,他们的目的就达到了。
 
后退
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