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5海啸回响中开始:让我们好好活着(ZT)

CTR 8300 rpm

新手上路
注册
2004-01-17
消息
342
荣誉分数
0
声望点数
0
曾经以为这是个暖冬,可在这迎接新年阳光的时刻,越是那最炙热的地带,越感到了那最寒的寒意。在那个不断变换的数字里,在对那一个个逝去生命的追忆中,寒意,使人类更加清醒。

2004,最让人激奋,也最让人得意的,是对火星的探索。我们向浩淼的太空、向无边的宇宙发起智慧的冲击,就像我们曾经雄心勃勃地征服这个星球的每一个角落。人们充满惊奇而又兴奋地宣称:在那里,发现了水痕。然而,正是水,在圣诞节之后的阳光里,卷走了傍水而居的生命。

人类从未像今天这样自信,自信到通过网络我们可以把触角伸向全球;世界也从未像今天这样反讽,通过网络我们重温了中世纪最野蛮的“斩首”,目睹了现代社会最残酷的瞬间的毁灭。

十多年前,面对欧洲的一场政治变故,有人兴高采烈地说“历史终结了”;2004年,印尼“小矮人”化石的发现却震惊了古人类学界:人类的演化还存在着另一种可能,身材和脑容量缩小、与黑猩猩相当。

当我们高傲地以“万物之灵”自诩了几千年,当我们执著又迫不及待地想象着明天一定比今天更好,这场海啸,是否是一个过于残酷的提醒?

在“非典”虐行的2003里,人们温故了加缪的《鼠疫》;也许今天,我们的书桌前应该摆上那本《老人与海》,重新思考我们的意志、我们的生存,还有,那深不可测的――海。

地中海沿岸一个75岁的老人在冬天来临之前去世了。而在这场冬天来临之后的海啸灾难中,去世的老人难以计数。一个人的去世和十几万人的去世,一同被作为年终的“十大新闻”,作为最简洁的历史被人们铭记。这背后,同样是我们理性评断的结果。你能说出更多的理由吗?

曾经,黄土地的人们面对海洋充满了敬畏;2004的雅典,在那个海洋文明的国度,两个中国小伙子驾着皮划艇似乎划出了一种象征。他们的金牌,连同刘翔豹子一样的奔跑,都像老人打捞上来的那幅鱼骨,坚硬而有锋芒。但同时请不要忘记:同样在这个国度,有空难、矿灾、大火,还有权力背后贪婪的面孔。

海啸的回响不会只在海的边缘。它在伊拉克,在美利坚,在阿富汗贫瘠的山峦。

“9。11”之后世界变了。“安全”成了日常生活中最重要的语汇。3年之后我们却发现,在“安全”的名义之下,世界充斥着谋杀和相互谋杀。但愿这场对于我们这个“文明物种”的重创,能让人类重新审视我们的世界、我们的关系,以及各种各样理性和正义的话语。

历史并不遥远。1912年,有一群革命者和缔造者曾为“黄帝纪元”、“公元纪年”发生过一场争辩。在我们的群体记忆中,“公元”不过是长度100年的概念。面对一场场天作孽和人作孽的灾难,唯愿今天之后的2005,能在人类对生命的珍惜和对灾难的反思中成为一个新的纪元。

好好活着吧……
 

hulaha

知名会员
VIP
注册
2004-12-09
消息
3,599
荣誉分数
283
声望点数
143
这篇作文是peroudf同学有感而发,希望同学们课后多加练习,也试着写写。看看这篇作文有什么优点和不足之处。希望同学们踊跃发言。
 
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