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方时代环球时事解读.时事节简版》09月06日星期二

halfyoyo

初级会员
注册
2004-11-27
消息
4,410
荣誉分数
0
声望点数
0
--------------------------------------------------------------------------------

日期: 2005-09-07作者: 东方时代



曹刚川与俄防长会谈 拟扩大新军事合作领域
  
  
【莫斯科消息】中国中央军委副主席、国务委员兼国防部长曹刚川与俄罗斯联邦国防部长伊万诺夫6日上午在俄国防部大楼举行了会谈。
  
  曹刚川说,在中俄两国领导人的关怀和积极推动下,中俄战略协作伙伴关系发展顺利。今年7月1日中国国家主席胡锦涛和俄罗斯总统普京在莫斯科签署的《中俄关于21世纪国际秩序的联合声明》标志着中俄两国战略协作伙伴关系进入了新的发展阶段,必将对构建新型国际秩序产生深远的影响。
  
  曹刚川指出,随着两国关系的不断发展,中俄两军之间的友好合作关系也保持了很高的发展水平。两军高层互访频繁,各层次、各专业领域的交流务实深入。不久前中俄首次联合军事演习的成功举行,充分表明中俄两国在政治、军事、安全领域里的互信已达到新的水平,为进一步深化两军在防务和安全领域的合作奠定了坚实的基础。曹刚川说,中俄双方应继续努力,扩大新的军事合作领域,开辟新的合作渠道,探索新的合作方式。
  
  伊万诺夫说,不久前俄中成功举行的联合军事演习反映了两国关系的总体水平,演习的意义大大超出了双方关系的范围,对于促进地区和世界的和平有着重要意义。他表示,俄方将与中方一起深化两军合作,推进两军关系的进一步发展。
  
  双方还就地区问题和其他共同关心的问题深入交换了意见。会谈结束后,双方共同会见了记者。
  
  中央军委委员、中国人民解放军总装备部部长陈炳德等参加了会谈。
  
  此前,俄方为曹刚川在俯首山胜利广场举行了隆重的欢迎仪式。曹刚川检阅了俄陆、海、空三军仪仗队。会谈后,伊万诺夫在俄国防部大楼为曹刚川举行了欢迎宴会。
  
  曹刚川一行是5日抵达莫斯科、开始对俄罗斯进行为期5天访问的。
  
  
  
【时事点评】在东方评论员看来,自“和平使命2005”联合军演结束之后,两国军方的声音是不绝于耳,先是俄罗斯国防部长伊万诺夫一再放风“正在考虑今后更大规模的中俄联合军演”,接着、更是直接抛出一枚“重镑炸弹”、声称“俄中印三方进行联合军演的计划也在俄罗斯的考虑之中”。
  
   有意思的是,我们注意到,面对俄罗斯“计划中的”这一串的“军演计划”,拟定中的参演方--中国或者印度“却没有半点消息”、表面上看来,似乎是俄罗斯在那里唱独角戏。
  
  
   ●一连串后续军演消息的“出台背景”、其实一种“冷热不均”现象
  
  事实上,只要我们稍微仔细地“辨别一下”这一连串后续军演消息的“出台背景”、就不难看出这么一种“冷热不均”现象:即,华盛顿一边在与北京、通过与美国利益攸关的“日本定位问题”、朝核问题、特别是中美经贸问题“进行战略对话”,而另一方面也在与印度、通过与印度进行核合作、提升“美印”经济合作水平而在“着眼于利用印遏制中国的问题上”大搞“战略伙伴关系”、唯独与莫斯科之间没有任何“公开的沟通”。
  
  
   ●莫斯科向”有关方面““主动叫牌”是理所当然的
  
   因此,在东方评论员看来,在华盛顿“刻意忽略”莫斯科的情况下,俄罗斯在一系列问题上、抄起手中已有的、以及通过中俄联合军演新近增加的筹码、向”有关方面”“主动叫牌”也就是理所当然的了。
  
   东方评论员认为,俄罗斯国防部长一俟中俄联合军演结束,就立刻着手安排“下一波”更大更大规模的军演、不过是普京对布什“叫”的一张牌而已。在我们进一步讨论这个问题之前,再来看看普京打出的另外几张牌。
  
  
  
  
俄外交部表示反对将伊朗核问题诉诸安理会解决
  
  
  
【俄罗斯外交部网站消息】据俄罗斯外交部9月5日在其网站上发表声明称,俄罗斯反对将伊朗核问题诉诸联合国安理会解决。
  
  据路透社报道,美国和欧盟官员此前曾警告称,如果伊朗不停止所有的核燃料活动,继续与欧盟谈判,他们将推动把伊朗核问题诉诸安理会。
  
  对此,俄罗斯外交部在其网站(www.mid.ru.)上发表声明说:“就目前的情况来看,我们认为没有任何理由将这一问题交由联合国(安理会)。”
  
  国际原子能机构总干事巴拉迪2日提交的最新报告中指出,核查人员目前还不能肯定伊朗没有秘密核原料或从事秘密核活动。国际原子能机构理事会将在19日开会讨论伊朗核问题。
  
  
  
【时事点评】事实上,在昨天的中东部分,东方评论员曾就伊朗核问题的最新进展表示过这样一个观点:即在伊朗政府于星期天(9月4号)再次表明,该国将继续从事铀转化作业,实际上非常好地照顾到了俄罗斯“需要主动叫牌”的心理。
  
  
   ●国际原子能机构做出的一个耐人寻味的“表态”
  
  事实上,我们注意到,就在伊朗发出上述声明前,9月2日,也就是上周未,国际原子能机构就曾经做出了一个耐人寻味的“表态”,按它的说法,由于伊朗无视国际原子能机构的决议,继续从事铀转化作业,并且已经制造了近7000公斤可以进行浓缩的铀。因此,国际社会也就看到这样一种局面:与伊朗进行谈判的欧洲3 国“正日益倾向于把这一问题交给联合国安理会处理、开始考虑与美国联手、动用制裁措施。
  
  
   ●欧盟“三国”不愧是玩国际外交的高手
  
  显然,在首席评论员看来,欧盟“三国”不愧是玩国际外交的高手,“三国”在这个时候“抽手”、事实上是看到了自己在军事能力上的不足、而想把伊朗核问题 “暂时交给”一直在旁边努力、避免“公开面对”伊朗与美国这两个“当事国”的“中俄”,一来让“中俄”承受直接的压力,二来,也是想看看“中俄”或者“中俄印”这三个军事大国、最终能否控制住伊朗的“核野心”、并以这种“控制”作筹码、向华盛顿争取到更多战略利益。
  
  
   ●华盛顿之所以没有对伊朗采取任何“有实质意义的行动”、本质上并非“欧盟的斡旋”
  
   东方评论员认为,事实上,不论从什么角度上看,面对伊朗一再强硬的核立场,华盛顿之所以没有对伊朗采取任何有实质意义的行动、本质上并非什么欧盟的斡旋、而是非常现实地考虑到了“中俄”因素。
  
  在我们看来,非常清楚,正是因为“中俄”的原因,华盛顿对伊朗的包围迟迟没有完成,而这种“包围”是美国任何具实际行动的基础,很清楚,面对一直没有中断经济建设、军事建设的伊朗,华盛顿想军事攻击伊朗、就算是中俄不施以援手,其付出的政治、经济、军事代价、也将远远超出它攻打已经被封锁了近十年、且毫无外援的伊拉克所付出的代价.
  
  
   ●华盛顿决策层不能不考虑这么一个现实问题
  
  因此,东方评论员认为,我们仍然坚持之前的一个判断、即华盛顿近期军事打击伊朗的“可能性不大”。如此一来,华盛顿决策层就不能不考虑这么一个现实问题:长期对一个与美国对立、且又紧靠美国在中东“最大军事基地”--伊拉克、而且还在“紧赶慢赶”地发展核武器的伊朗“束手无策”,将极大地损害美国在中东、甚至是全球的战略利益。
  
  
   ●伊朗核问题久拖下去、得不到约束、对华盛顿而言、绝不是什么好消息
  
   显然,我们的观点是:“这种损害”相当程度是“中、法、德、英、俄、甚至是印度”、这些大国都可以拿着“始终解决不了、且还有可能继续恶化的”伊朗核问题、长时间地与美国讨价还价。
  
   在东方评论员看来,由于美国在战略上的全面被动仍然无法扭转,因此,伊朗核问题久拖下去、得不到约束、对华盛顿决策层而言、绝不是什么好消息。
  
  
   ●这种情景我们“似曾相识”
  
  显然,这种情景我们“似曾相识”,不错,美国在长期“不愿意认真解决”朝核问题之后,现在正在品尝“因自己久拖不决”的朝核政策而结出来的苦果、即朝核问题正在向“有利于北京的方向一点点儿发展”,大家都知道,就在几天前,中国国务院副总理吴仪正式宣布了一项振兴中国东北经济的计划、明眼人是一看便知,北京已经着手启动东北亚经济一体化进程了。
  
  
   ●美国共和党政府的“内忧外患”
  
   不难看出,因为伊拉克战争被打成了今天这副“进退维谷”的模样,与华盛顿决策层事先设想的、以伊拉克为政治、军事基础、进而展开其中东战略的最初设想、相差了何止十万八千里!
  
  不仅如此,最让华盛顿头痛的是美国国内正掀起一轮反战浪潮,明年又面临国会中期选举、对伊拉克的乱摊子、美国共和党政府已经不知如何收场,再加上“飓风” 引起的巨大灾难、以及布什在救灾方面的“糟糕表现”、必将招致美国民主党人的“秋后算账”,因此,美国如果对伊朗立刻动武、将直接面对国内、外,甚至是 “党内、外”的强大压力,其“胜算将更加渺茫”。
  
  
   ●“大国们”、正在借伊朗核问题来“实现利益的最大化”
  
   如此一来,不仅上面提及的“大国们”、正在借伊朗核问题来实现中东、以至全球利益的最大化、就是伊朗这个“当事人”、都在巧妙地利用华盛顿“胃口太大、能力不足”而在大国间巧加周旋、以实现伊朗“国家利益的最大化”。
  
  
   ●伊朗在实现国家利益最大化的策略上、显然有两个方向
  
   根据我们的观察,伊朗在实现国家利益最大化的策略上、显然有两个方向,第一,是继续利用美国占领着伊拉克、却又无力控制伊拉克局面的战略机会,将一只手伸向伊拉克,与伊拉克的什叶派势力“打成一片”。
  
  在我们看来,在这一点上,伊朗、特别是伊拉克的什叶派、都有意借“两国什叶派上的亲近感”来向美国显示自己的力量、从而迫使华盛顿在一系列问题上不可一意孤行,在我们看来,那份即将交付伊拉克全民公决的、对什叶派非常有利的“伊拉克宪法”、正是伊拉克什叶派在这种“什叶派的亲近感”的“支持”下、而得以最后定案的。
  
  
  ●伊朗在“做到这一点后”,到手的好处是“非常实在的”
  
  东方评论员认为,伊朗通过与伊拉克什叶派深化关系、显然“有效地扩展了”自己的战略空间,不论华盛顿指责伊朗企图利用宗教在中东建立一个“超级伊朗”的说法是否属实,现实的情况却是:伊朗通过这一手、成功地将自己的政治、经济影响力扩展到了美国的势力范围,甚至“事实地”影响了伊拉克的政治重建进程。
  
   在我们看来,伊朗在做到这一点后,带给伊朗的好处是“非常实在的”:第一,可以说这“非常有效地推迟了”华盛顿意在将伊拉克“快速打造成”一个全面围剿伊朗的“政治、军事”桥头堡的企图、从而有效地扩展了伊朗的战略活动空间;
  
  
  ●“大国们”正在以另一种目光“重视打量”伊朗
  
  第二,在看到伊朗将自己的影响力插入美国占领下的伊拉克之后,大凡想在中东显示影响力的政治力量、特别是中国、法国、德国、俄罗斯等、这些正在伊拉克问题上与美国角力的大国、正在以另一种目光“重视打量”伊朗,这对伊朗而言,手中无疑也就多出了除核问题之外的另一张牌。
  
   显然,对伊朗而言,它本身就是海湾地区的一个综合力量非常强的地区性大国,而且是个具7000万人口的地区大国、加上地处中东与中亚、南亚之间的战略要冲、这些天然条件注定伊朗有一种在该地区起关键作用的一种强烈愿望。
  
   在东方评论员看来、虽然该地区的阿拉伯国家也不喜欢伊朗的这种愿望、但是、如果让伊朗成为一支平衡以色列、抗击华盛顿的力量、倒是这些国家所乐见的。
  
  
  ●伊朗强行拆去国际原子能机构的封条可以说是“瞧准了的一着棋”
  
   因此,在伊朗以以色列是个准核国家为理由、而坚持发展核武器时、中东国家、甚至包括部分美国在中东的盟国、大体上都表现出了一种“理解的立场”,而这种理解、也更加促进了伊朗的核武梦。
  
   首席评论员就指出,事实上、就是在这种核武梦的支撑下、伊朗8月10日拆除国际原子能机构贴在伊斯法罕铀转化工厂设备上的封条、重启铀转化活动,伊朗核问题掀起了新的一波波澜,也就成了一种必然。
  
  
  ●在伊朗核问题上,“中欧俄”的“核心思想”大体是相通的
  
  事实上,就如我们之前所说的那样,在伊朗核问题上,“中欧俄”的“核心思想”大体是相通的、那就是不能让美国的中东利益代理人以色列成为中东唯一的“决定性力量”、从而让华盛顿借助以色列这根“中东钢钉”、而且是具有核力量的“中东钢钉”、就这么轻而易举地、一声不响地完成了对中东的全面控制。
  
  因此、在伊朗核问题上,东方评论员认为,中国、欧盟甚至是俄罗斯所采用的策略、与朝核问题中中国所采用的策略非常类似,其底线也是要“全力保下伊朗和平利用核能的能力”。
  
  
  ●“中欧俄”对付华盛顿、以色列“合伙控制中东”的最后一张牌
  
  在我们看来,只要伊朗保有核反应堆,保有相关的核设施、和一定规模的核技术人员、那么,只要中东稍有风吹草动、比如美国在其全球战略的需要下、或者准备直接军事攻打伊朗、或者让以色列出面袭击伊朗核设施、或通过这些措施来操纵世界石油供应、或直接颠覆伊朗反美政权、或以“这些可能性”来要挟“中欧俄”,那么,“中欧俄”也就或可通过帮助伊朗加快核武化进程、或可直接用武器级的高品位浓缩铀、来替代发电用的低品位的浓缩铀,或者通过“别的什么方式”、而“让伊朗立刻实现核武装”、从而让中东立刻进入“核军备竞赛”,并以此来作为对付华盛顿、以色列“合伙控制中东”的最后一张牌打出来。
  
  
  ●“中欧俄”失去“这最后的一张牌”的后果是严重的
  
  不难看出,“中欧俄”要保住打“这最后的一张牌”的“资格”,其前提就是伊朗得有坚实的核基础,否则,华盛顿一旦稳住伊拉克局势、将整个伊拉克作为一个巨大的“军事基地和后勤基地”、在它认为需要的时候,或对伊朗进行不间断的军事威胁、或者直接对伊朗发动一场“打垮前南联盟式的战争”。
  
  显然,在“中欧俄”失去了“可以让伊朗立刻实现核武装”的可能性之后,由于美国和以色列都有在中东地区最为强大的空中和远程打击力量、而只要摧毁了伊朗的石油设施,让伊朗的经济长时间陷入困境,这本身就是实现美国旨在颠覆伊朗政权战略目标的关键一步、要知道,当年美国带领北约、通过长时间轰炸南联盟、最后迫使南联盟投降、并成功实现了南联盟的政权更替。
  
   在东方评论员看来,在海湾“重复”历史上的这一幕、是华盛顿决策层早在攻打伊拉克之前、就已经计划好了的。
  
   因此,在我们看来,一旦伊朗失去和平利用核技术的能力、没有了“核武装”的可能、那么,已经占领了伊拉克的华盛顿、事实上、它同时也就“军事控制了”伊朗这个事关“中欧俄”核利益的战略中枢地带。
  
  
   ●在“中、俄、法、德、英”这五个国家的通力配合下、华盛顿被迫让步
  
   显然,保住伊朗和平利用核技术的能力、是“中欧俄”的战略共识,也正因如此,在“中、俄、法、德、英”这五个国家的通力配合下,经过近一年的较量、华盛顿被迫承认“伊朗有和平利用核技术的资格”。
  
  然而,问题就出在这里,保住伊朗和平利用核技术的能力是“中欧俄”的伊核政策的“底线”,而“中欧俄”所希望的也只是让伊朗拥有“核武潜力”、从而可以利用这一点、去与美国控制下的“巴以和平”进程、美国占领下的伊拉克重建进程“讨价还价”,将“巴以问题”、“伊拉克问题”、“伊朗核问题”、甚至以色列的核问题一起“打包”、装进一个“大篮子”内,从而搭建一个类似朝核问题“六方会谈”那样的多边会谈机制、争取“谈出一个”地区性“多边安全保障机制”来。
  
  
   ●伊朗作为“主要当事人”、明显“另有打算”
  
   显然,“建立一个多边安全保障机制”是“中欧俄”的想法、伊朗作为“主要当事人”、明显另有打算,在东方评论员看来,利用中欧俄与美国的战略矛盾、实现核国梦、从而让伊朗成为中东的另一个势力中心,正是伊朗“举国上下所企盼的”目标。
  
  东方评论员认为,伊朗企图成为中东地区势力中心的战略意图,明显与欧盟的利益不符、要知道,华盛顿不会容忍在海湾地区出现除以色列之外的、第二支核力量、以色列也不会容忍伊朗在拥有巨大的人口、资源优势的情况下、再拥有核武库,从而成长为该地区的中坚力量。
  
  
   ●在欧盟的眼里、伊朗的这种“核武企图心”也让它感到了一丝担心
  
   因此,在欧盟的眼里、伊朗的这种“核武企图心”也让它感到了一丝担心、因为这“当然会破坏”它力主的、且“中俄”也不反对的、在中东“建立一个多边安全保障机制”的战略计划。
  
   不难看出,由于“欧美”眼下正在争夺欧洲通往中东的门户--土尔其、再加上由土尔其进入中东的通道已经被美军占领下的伊拉克所截断、因此,事实上、欧洲的军事力量是远离中东和西亚的。
  
   显然,在东方评论员看来,一旦没有了这么个“多边安全保障机制”、欧盟也就不可能借助“多边机制”中的“中俄”或者是“中俄印”的军事力量、成为影响中东事务“俱乐部”的重要一员。
  
  
   ●“中欧俄”在伊朗核问题上、“心态”并不完全相同
  
  我们认为,尽管在保住伊朗和平利用核能的问题上,“中欧俄”是立场一致、共同对美、但在伊朗继续其核武器进程的问题上,离伊朗近些的、且有着“可以扩充的”“上海合作组织”可资“调用”的“中俄”、与离伊朗远些的、在伊朗周围没有立足点的“欧盟三国”、“心态”是完全不同的。
  
   也正因如此,伊朗也就瞧准了“中俄”与欧洲人之间的“这种心态差异”,在已经保住自己的“和平利用核技术”的基础上,又打出了一张牌、以谋取更大的国家利益。
  
  显然,这张牌就是表现出一种准备将南亚大国--印度也拉进伊朗核问题的姿态。在东方评论员看来,由于伊朗与印度同是“上海合作组织”观察员、因此,伊朗的这个举动、显然将“中俄”针对伊朗核问题而准备的、“让欧盟羡慕的”另一张牌、即利用“上海合作组织”的“扩大化”、来作为解决伊朗核问题的另一个“选择项”、给“非正式地”带了出来。
  
  
   ●伊朗和印度的高官几天前“刚刚完成了互访”
  
  我们知道,伊朗和印度的外长几天前“刚刚完成了互访”,事实上,这次“外长互访”不仅仅具有政治上的意义、更重要的是,它还有实质性的意义:为修建伊朗到印度的天然气输送管道而进行协调。显然,伊朗将利用核问题“为自己谋取最大的利益”的突破口选在了南亚方向,而印度也将自己的战略利益聚集在了伊朗核问题上。
  
   而“中俄”国防部长在军事演习结束后、再次在莫斯科相会、并再次强调7月1日胡锦涛和普京在莫斯科签署的那份《中俄关于21世纪国际秩序的联合声明》的重大意义,更是意有所指.
  
   在我们看来,这份“标志着中俄两国战略协作伙伴关系进入了新的发展阶段”的、“必将对构建新型国际秩序产生深远的影响”的“联合声明”,在走出强化“上海合作组织”、举行“和平使命2005”军事演习“这两步”之后,正在按计划地、一步步加以落实。
  
   东方评论员认为,印度在“中俄”落实“联合声明”、破坏美国建立单极世界的计划中、显然占有重要地位。而印度也有意在“建立世界新秩序的计划”中、扮演自己的角色。
  
  
  
  ●印度准备扮演自己角色的关键一步
  
  显然,建设这条始自美国的敌人--伊朗的这条能源战略管道、就是印度准备扮演自己角色的关键一步。
  
  据我们所知,目前开工这条经过伊朗、巴基斯坦、印度的、长达2600公里的能源管道最大的障碍不是美国的反对,因为美国国务聊赖斯早就公开反对过了,只是反对之后,印度反以与中俄加强战略合作、甚至正式成了“中俄”主导的、“上海合作组织”观察员,显然,这一切迹象证明:美国的“反对无效”。
  
  
   ●在印度人看来,建设这条能源管道最大的障碍、是如何得到中国的配合
  
   我们了解的情况是,在印度人看来,建设这条能源管道最大的障碍、是如何得到中国的配合、是如何将中国也拉进这项工程、从而就如印度人自己所说的那样:“让与巴基斯坦关系非常牢固的中国、来保障这条管道的安全”。
  
  不难看出,印度人的这种心思,对拉印度共同遏制北京的美国人而言,不能不说是个讽刺,显然,印度领导人之所以有这种心思,与这个世界上谁都不喜欢单极世界、都喜欢多极世界、最好自己也是其中一极的心态紧密相关。当然,这中间不包括只想建立单极世界、支配全球的美国人在内。
  
   下面,是伊朗和印度外交互动的后续消息,在一起了解详细内容之后,东方时事评论员、军事评论员将一起继续讨论今天的中东问题。
  
 
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