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会真的很现实,一次同学会引来的麻烦[推荐] [转贴]

LostRabbit

知名会员
注册
2004-02-16
消息
634
荣誉分数
2
声望点数
128
  • http://www.backchina.com/news/2006-06-20/93735.html

    口述:社会真的很现实,一次同学会引来的麻烦

    --------------------------------------------------------------------------------


    倍可亲网站京港台时间06/20向您播报来自论坛的消息:


    倍可亲(backchina.com)作者:笑揖清风

     我讲述的是一个发生在我身上的经历,绝对不是什么YY出来的事。
      因为主ID有太多人认识,而且这个贴子有关某些人的事非问题,所以我用一个马甲来发这个贴子。
      
      我在大学里学的是国际金融,说实话,2002毕业之后,我才知道这个专业要么找到一个很好的工作,要么找不到工作,找到好工作的那些同学,多半家里都有一定的背景,而我恰恰属于后者。最后,我通过亲戚的朋友到了一个期货公司里工作。期货公司里的黑暗在这里我就不明说了,我曾经私下和公司里的师兄开玩笑,说我们叫XX欺货更合适。与此同时,我交了个女朋友,是我大学里的校友。
      
      我是一个很普通的男人,原本我以为我会一直普通下去,但是2004年的某一天,我的生活发生了巨大的变化。当然,首先申明的一点,这并不是发生了什么坏事,并不是像很多人说的那种,遇到什么天灾人祸,而是飞来的一笔横财――我中了一注双色球一等奖,众所周知,400万。
      
      中奖之后,我做了个很大胆的决定,我没有对任何人说,而是把这 400万开了个帐户,开始了炒期货。由于已经在期货公司里呆了一年多,有了一定的经验,加上有个师兄的指点(当然没让他知道我是在自己炒,只是平时聊天的时候套的他的话,他有四年的炒期货经验),再加上运气,我的400万到2005年年初的时候已经有1088万(零头记不得了),我记得很清楚,因为觉得这个数字很吉利。
      
      这个时候,我才让我的家人与女朋友知道我中奖的事情,然后听他们的数落,说什么我太自私,不相信他们之类的话,特别是我的女朋友,气得差点和我分手。当然,气过了大家还是一家人。然后把旧房子卖掉,到我所在的城市一个中等偏上的小区里买了套253平米的跃层,大得无聊,我建议以后要是有朋友买房子,如果是四个人居住的话(女朋友搬来和我住到一起了),千万不要买这么大的,晚上有时回家开门都觉得吓人,家里要躲几个人实在是太简单了。
      
      接下来,我就辞去期货公司里的工作,然后自己搞了个广告公司,因为我姨父,也就是先前把我介绍到期货公司里去的那位亲戚,他是我所在城市里,某大型国营厂下属三分厂的厂长,平时接触的人很多,而且多半也是些说话有份量的人物,所以托他与他朋友的福,我的广告公司走得还算稳当,一个月下来纯的收入大概在五万到十万之间。顺便说一句题外话,做广告都TMD靠关系,我的报价比别人的高好多,人家还是选我的,特别是那些用国家钱的人,签合同的时候连价格都不看,直接就问晚上怎么安排的。NND要不是我姨父教我,我还没这么快上道。
      
      大概是金牛座的本性,我很节省,除了必要的应酬外,平时也不怎么花钱,我就喜欢看着银行里面的那个数字越来越大,然后我的心情也会越来越好。我的女朋友也不是很爱慕虚荣的人,目前为止,我送给她最好的东西也就是去年她过生的时候,我让她自己选礼物,她选的一根项链,才4000多元。平时她就喜欢买点衣服,小包包什么的,也都是百元左右的东西。
      
      2005年底的时候,我买了现在我所开的这个车,其实我自己舍不得。主要是年底那天,我姨父请我们那片区的工商、税务,工行的老大吃饭,约好的是晚上六点,我七点多才到,其实我也不是有意的,主要是打不到的士。当时,那几个老大的脸色都很难看,一直难看到洗完桑拿后发卡之后才结束。
      
      完事后,我姨父用他的奥迪(厂里给配的)拉我到一茶楼教育,说什么给他丢人了,还说什么在外面谈生意,硬件配置一定要好,可以表现出公司的实力云云~~~说了很多。
      
      然后第二天就拖我去报名学车,平时就把他的车开出来让我练,半个月后,就拿了照,而且单独上路都没问题了。
      
      2006年的一月,我姨父拖着我去了选车了,本来,我的想法也就是买个10多万左右的车就可以了。其实当时我就想买标志307的,便宜,而且我觉得车型还可以。但是我姨父不同意,最后,在他的怂恿下,我买的是捷豹XJ6L,心疼。不过一分钱一分货,我觉得比姨父那个1.8T的四个圈开起还是舒服得多。当然,新车在挂牌之前,被姨父借去玩了半个月。
      
      我不知道才开车的是不是都跟我一样,车子拿回来的那一个月,我恨不得睡车上,瘾大得不得了,下班居然还有送员工回家的事情发生。晚上拖着我女友到处跑,曾经有一次开了400多公里,第二天我妈打电话找我的时候,我在相邻的一个城市,然后被她在电话里骂,说什么老大不小,还疯颠颠的。
      
      感谢大家听我叨唠了这么久,下面转入正题。
      
      事情起源于四月的12日,我高中时期的一个女同学H打电话来,说两天之后有个同学会,在XX渡假村。
      
      说实在话,我对高中时代的记忆并不好,可能是自己说话太直截了当了,得罪了不少人,没有一个朋友,现在想想都觉得那段时期是我到目前为止,算得上最黑暗的时期。
      
      这十几年来,我只和H保持着联系,坦白的说,原来喜欢过H,H也知道这件事,只是我一直没有向她提过这事,所以大家以朋友相处。
      
      对于H给我说的这事,我是很感奇怪的,从H的口中,我知道高中同学会不只开过一次了,前几次都没人通知我,怎么这次突然想到我来了。
      
      我问H,H说这次是Z组织的,Z我还是有印象的,原来高中的时候干过架,也喜欢过H,还给H写过情书。后来H拒绝他以后,他和班上的另一名女性L交往,前段时间听H说,两人准备今年结婚了。
      
      我想了想,决定去这次同学会,不为别的,只是想看看H,高中毕业后虽然一直有联系,不过从来没见过面,我想看看她变成什么样了。
      
      于是,我和H约好,说当天去她家接她一起过去。
      
      当天晚上,我和女朋友说到这事,并且很诚心的邀请她与我一起出席,因为我不想让她多心,她也知道我喜欢过H。但她拒绝了,觉得这件事她没有必要去,而且那个星期,她要回她父母那边。说到这点,我觉得我女朋友还是很好的,她总是对我很信任,我在外面与人吃饭,哪怕再晚回家,她也在等我,中途从来不会打电话来查岗什么的。

     四月15日,星期六,睡到要到中午才醒,然后送女朋友回家。在她家坐了会出来,看到时间差不多了,就往H家赶。
      
      到H家所在的小区,我没有把车开进去,原因是看里面停了一些车把车道占了,我怕开进去和别的车擦挂什么的。说实话,到现在为止,我对自己的车技都不是很放心,早晚总是要错过了高峰期才敢出门。于是,我把车停到她家小区的背街里。
      
      站在H家楼下,给她打电话。五分钟这后,H下来了,同时下来的还有z和L,以及另一位女同学W。
      
      寒喧几句过后,就说到怎么去的问题上了,这时z说自己去取车,L和W就与他一道去了。留下我和H在聊天,从H的口中,我得知Z在大学毕业后到广东去了,他爸在那边开了个汽修之类的厂,现在通过他妈的关系,回了这里,在这座城市里一个比较大的物流公司任职,收入据他给H说一年下来有个十几万吧。L恰好是在我姨父的那个厂里技术科的科员。W结婚了,老公是个东北汉子,大男子主义很重,没让她出去工作,这次同学会都是好不容易才同意出来。H则在一家公司任公关部经理,坦白的说,H外表没有太大的变化,看不出来是27岁的人。
      
      H随后问我在哪里工作,我说在一家广告公司上班,她又问任什么职,我回答说打杂,负责后勤工作。然后H的表情就很淡然说了句:也是不错了
      
      Z的车开过来了,居然就是我前几月想买的307,我心里当时居然还有种英雄所见略同的亲切感觉,不过一分钟之后,这位英雄就把我气个半死。
      
      本来我想就是H和我一起,然后他们三人一起,结果却差得很远。
      
      当时我记得L坐在Z的旁边,也就是副驾的位置,W在后座,车一开过来,H就坐到了W的旁边。我当时一下就不知道说什么好了,这时英雄Z说话了:C啊(C是我的姓的第一个字母),这车坐不下了,只有麻烦你自己坐车去了。他边说一边脸上挂出假笑,恶心得我想再与他干一架。
      
      我当时那个气啊,说加驾驶只能坐四人,你当我傻子吗?
      
      我没立刻说话,就把H看着,H看我盯着她,就扭过头去和W聊天去了。
      
      没办法,出于礼貌,当时我还是笑着往旁边退了两步,当车开过我旁边的时候,我听到Z在对她们说:真是个傻X。然后是他准老婆L的笑声。
      
      回到自己的车上,我当时就气得不想去了,于是开着车到处瞎晃。后来手机响了,是H打来的,她问我怎么还没到,本来我是想给她说我不去了,可是觉得自己如果是这样做就太小气,于是撒谎说堵车。
      
      把车到XX渡假村,在停车场我看到Z的307停在那里,旁边正好有空位,我就把车停在他车的旁边。
      
      我到的时候,已经是晚上六点多钟了,在客服的引导下,我在餐厅里找到了他们,我记得当时人还是不少,有些人我连名字都忘了,有些人带了家属的,最夸张的是B和X,是两位女同学,他们把孩子带来了,两个小孩子闹得人心烦。
      
      我看到Z、L、H、W这几个人是一个桌的,同桌的还有小Z(和Z同姓,叫他小Z)、还有几个我记不得名字了,现在想想,估计是Z在高中时期的好朋友。
      
      H在这个时候还是做得挺好的,因为我在高中的时候人缘不好,也没和什么人打招呼,H就很自然的招呼我到她身边坐下。
      
      刚坐下,就听小Z叫到:后来的啊,自罚三杯。小Z说这话的时候,Z在旁边和L一边私语,一边笑着看我,我知道在说我,不过我也没说什么,反正三杯也不多,我喝了就是。
      
      Z这时又在关切的问我,坐的什么车,有空调吗等等
      
      我也笑着对他说,我走路来的,让你们久等,真是对不起。
      
      Z又说:不用对不起,不是H叫你,我都差点忘了,你看,菜都吃得差不多了,你要加什么菜?
      
      我也很客气的说:谢谢,不用了,我来也不是像你一样只是为了吃饭。
      
      H不愧是搞公关的,就在这火快要烧起来的时候,她打了圆场。

       在H的努力下,我和Z都没说什么,不过Z常常与L耳语,然后两人就在那里望着我笑。坦白的说,我对这种幼稚的做法感到很恶心,当时有种想离席的冲动。但是最终没有实施。
      
      然后的就是我一个人静静的喝酒,时不时和H说两句话,更多的时候则是看其它人表演,小Z,M,W,小W(同上,也是姓的第一个字母一样),说话的主题基本上都围着Z,说Z年少有为,Z笑而不语,说L年轻漂亮不减当年,L笑得像个花痴。
      
      从他们的谈话中,我得知Z组织了这次同学会,并且承诺50%的费用,当时我们一共有25人到场,其中两个小孩子免费,每人320元的消费,一共是 8000元,Z承担了4000,余下的由23人平分(L没算在内),每个人174元,Z忽然想起了什么一样,大叫:Z老师,C还没交钱呢。于是,我成了大家注目的焦点,那眼神看得我都怀疑自己是不是真的长得像吃跑堂的人了。
      
      z老师是高中时代的班主任,当时进来的时候,我都没认出她,果然是岁月催人老。那时胖得跟猪一样的她总是喜欢找我的麻烦。
      
      高中时候把我当狗一样使唤的Z老师这时像Z家里的狗一样随传随到。我也没多说什么,本来也是,吃饭拿钱天经地义的事。Z老师也问了我在哪里工作,我也是对H说的那般说了,Z老师倒也诚实,连句安慰的话都没有,“哦”了一声就直接转身走了。
      
      饭吃完的时候已经是晚上八点多了,然后大家移步到多功能综合厅娱乐。
      
      在综合厅,我才知道什么叫开个同学会,拆散一对是一对。只要是没带家属来的女同学旁边,必定有油头粉面的男同学在,或三五成群,或两人私话。我还是高中一惯风格,坐到一个角落,看别人表演。
      
      半个小时后,在有人已经在始牵手成功的时候,Z老师这时居然突然让服务开大灯,搞得好多人慌乱的甩手,看得我差点笑出声来了。
      
      z老师站到台子上说,大家好不容易见过面,而且十几年都没见了,不如人人都上来说说自己这几年来的经历。有人说好,有人说无聊,我看看了,说好的,一般都看上去好像有点成功人仕的样子。说无聊的,看上去有点落莫的样子。
      
      Z是第一上去说的人,口若悬河,大谈自己在广东的丰功伟迹,说得自己好像文可之乎者也,武可安邦定国一样,说完的时候,居然下面还有零星的掌声...
      
      然后接着是甲乙丙丁上台表演,有人滔滔不绝,有人“简明扼要”。
      
      我最终没有上台,大家不要以为我玩什么深沉,事实上轮到我的时候,已经是最后一名,而Z老师却好像忘了我一样开始了总结,在H的提醒下,Z老师终于记得还有一个我,不过她的原话是这样说的(可能到死我都会记得):小C嘛,我知道的,他现在是在一个广告公司做保洁工作。
      
      呵呵,这下好,从后勤变成PA了。我也没申辩,H倒是说了句:别人是做后续服务的。我知道她是在维护我的形象,把后勤说成是后续服务,不过从大家看我的眼神来说,好像没成功,连上台说得最简明扼要的那位都挺了挺腰板。我记得他好像是说自己退伍之后是某房地产公司的安保人员。看来,大家都觉得安保比环保更高一个层次。
      
      我不知道各位的同学会是不是这样,吃饭,K歌,然后就是打牌。
      
      接下来就是打牌了,很多人打成麻,也有人玩斗地主,我两样都不喜欢,并且,我认为打牌这种事得看牌友的,我对在场所有的人都不是很对路,所以一个人到露台上吹风。在此,我得感谢Z是在四月上旬组织的这次同学会,如果换成是现在,多半我要被蚊子咬死。

     我不知道大家无聊的时候会做什么,反正当时我是无聊得无事可做。
      
      站了大约有十来分钟的样子,H的电话打过来了,问我在哪里,我说在露台吹风,酒喝多了。然后H就也出来了。
      
      H劝我说,不要和Z斗气,说他现在是春风得意时期,让我心态平和点,不要有嫉妒的心理,更不能仇富。还安慰我说迟早我也会有像他那样的时候。我笑着问他怎么看出我是在仇富,她说我的做法太明显了,刚才里面所有的人都这么认为。
      
      后来不知不觉就聊到了高中时代的生活。我当时也对H说,到现在我才发现我高中时期的为人有问题,做人太不给对方留情面了。H说她后悔当天通知我这个聚会,因为觉得我与高中时候没什么差别,还是学不会与人为善。当时,我的想法是大家都把刚才与Z的对持看成是我高中的延续,我甚至还有种自责感在心里产生。
      
      Z老师与Z的出现打断了我与H的谈话,不过在那刹那自责感的作祟下,我竟笑着向他们两个点了点头。后来,我发现我这种做法与白痴无异,他们白了我一眼过后,而是顾着自己说话,Z向Z老师承诺说负责她儿子的工作问题,Z老师邀请Z端午节到她家做客。
      
      我与H只好回到屋里,H回到屋里以后急步离我而去,对于这种一反常态的态度,我还是欠缺应有的心理准备的。不过,现在想想也很正常。女人可以在私下与任何一个无权无势的男人作朋友,但在公共场合里,她们更多的是希望与这种男人保持一定距离,以免公众把两人划归到同一类型。
      
      大概五分钟之后,我被坐在角落里的B和X发现(当时她们两个已经把小孩子抱到客房里哄睡了),然后非要和我打斗地主,可能是怕我嫌玩得太大吧,X还关切的问我打五元对我来说会不会太大了。我笑笑说,还可以吧。
      
      其实在那天晚上的二十五人中间,让我最反感的并不是Z,而是L。她游走于各个桌台之间,这里指点一下,那里说两句,俨然一副女主人的派头,就连躲在角落里的我们也没能例外的幸免。开始她只是在X的身后看我们打牌,在一局牌打完之后,L用很新加坡的口气惊呼:你们居然打的五元,好无聊哦。我倒没什么,只看见B与X的脸一下子变得很红。X很讪讪的说:我们不会玩,练习一下罢了。B在旁边马上附和。
      
      L似乎一下子变得很有爱心,在旁边教起X怎么玩。可能是实力不济,在L的教导下,X反而连输了很多把。X也有点烦了,就说:L姐,要不你也来玩两把。L也懂起了X的意图,不过她回答很精彩,原话我记不清了,反正大体意思是说她和Z平时都玩五十元一局的,这个她不太适应。说完就游回到人多的那边去了。这时,B与X的脸变得很白。托L的福,B与 X没有兴趣再玩下去,收牌的时候,我听到X小声是骂了声:***(我们这里很脏的一句骂人话,没必要打出来污染大家的眼睛)。
      
      过后我在想,如果我当真只是个保洁人员,会不会也跟B、X一样,充其量也就背后问候人家父母,一个人穷困的时候,是否连当面说话的勇气也会消失?(我无意污辱做保洁工作的朋友,大家不要误会)
      
      晚上十二点的时候,全体人员在外面的坝子上吃烤羊,当时大家不明显的分坐成了两堆人。数量相对较少的那堆人更多谈论的是资金、社交等方面的问题,每个人都看上去那么精神焕发。而数量多的那群人更多的时候是在争论那天晚上的某几个牌局。我则负责的吃肉,那里的烤羊真的不错。
      
      我可以负责任的告诉大家,那天晚上Z老师喝多了,在吃羊的时候,她居然站出来提议大家向Z敬酒,逢迎献媚之相不尽言表。在遇到多数人的拒绝后,又开始数落那帮人的不是,其内容无非是高中时期一些烂掉牙的事。本来我觉得这些往事当笑话说说也就罢了,可是她非要提到一个高度上来说这个问题,说什么在高中每个人都定了性了,是什么人从那个时候她就很清楚。我知道,为了Z对她的承诺,这个大表忠心的机会她怎么可以错过。后来还是Z把她劝回了座,虽然多数人里没有一个出声反驳,但我估计他们中可能有人会与我一样,把这当成毕生最后一次的同学会。
      
      接下来的烤羊时光过得极为安静。

      烤羊肉算是当天晚上最安静的活动。

      大家平静的吃碗羊肉后,有一些女同志已经开始嘀咕要打道回府了。当时时间已经接近凌晨1点,确实有些不早了。贝壳快报报道。

      这个时候,Z老师又一次牢牢抓住了讨好卖巧小Z的机会。Z老师像革命领袖般登高一呼,大家静静,今天我们这次活动在Z老板的大力赞助下,搞得很成功,为了给我们的聚会在我们的心目中留下美好的记忆,下面我提议我们在现场合影留恋。说完,Z老师目光投向Z同学,竟然公开地谄媚地笑了一下。

      Z看着Z老师谄笑,没有说什么,只是得意地点点头,似乎默认了Z老师对他的恭维,也算是肯定。

      然后,专门拍摄的同学就拿出了相机,准备拍照。这时候,意向不到的一幕即将出现。

      当时,实际上,吃完烤羊肉后,大多数人都是坐在我这边,Z同学和一帮似乎志得意满的另一个阶层坐在不远处,虽然距离不远,但毕竟是分开的。因为我们这边人数多,大家以为Z同学会过来,就停在原地没有动,结果,又是Z老师发现了大家都站在原地,他就大声吆喝起来,大家都过去阿!都紧紧团结在Z同学周围阿!

      个别同学这时候忍不住了,小声骂了几句。所幸,Z同学和Z老师都没有听见。但大家还是走了过去,团结在Z同学周围,开始合影。

      我原本在远处,但为了不成为大家的焦点,我也默默的跟了过去。准备合影后,离开,结束这第一次恐怕也是最后一次同学聚会。

    吃完消夜羊,大家都陆续回自己客房。Z老师是被两人架着回去的。
      
      174元可以换来的是与其它23人相同的待遇,我的房间并不比别人的小,但我还是决定到外面晃晃。不是特殊情况下,通常我很排斥在外面过夜的,很反感外面的床,看着洁净的床单,我总是会想到底有多少人在上面睡过。(女朋友说我可能有轻度的洁癖)
      
      常言说得好,早起的鸟儿有虫吃,那么,晚睡的鸟儿有戏看。我发现跟我一样睡不着的其实大有人在。在这里,我也就不一一说明了,只是在设想,这些同学们回家后会如何解释自己因睡眠不足而挂满红丝的眼。劝各位朋友一句,如果你对你的伴侣不是十二分信任的时候,最好和他(她)一起出现在同学会上。
      
      最后还是没能抵过睡意,回房。
      
      第二天,在H的敲门声里,我才醒过来。H说,大家决定到后面人工湖里去钓鱼,问我愿意一起去吗。我同意了。
      
      钓鱼时的站位和吃烤肉时的分组基本上一模一样。
      
      其实在那天,事情的发展和我想象出有很大的出入,我的本意不是像有些朋友那样说的,先诱敌深入,然后再穷追猛打。本来我想的是在中午吃完饭大家回程的时候,我找个借口留下来,等他们都走完了我才动身。
      
      我以为我会一个人在一边静静的钓鱼,因为H在这种场合下,永远是和少数人呆在一起的。但偏偏X的小孩子像中了邪一样,就呆在我身边哪里也不去,自然,X 也在我旁边坐了下来。快到十一点的时候,渡假村的领班过来了,她问我是不是*****的车主,希望我去把车挪一下。我跟着领班走的时候,X的小孩子吵着要去看,所以也就跟着来了。
      
      在领班的指引下挪好车,却看不到X娘儿俩的影子,当我走回湖边的时候,数量较多那群人的目光已经投了过来,我想,其中应该没有嫉妒,有的只是疑惑吧。而少数人群里,则没有发什么什么变化,依然在那里谈笑风生。
      
      快到十二点半的时候,客服通知我们的午餐已经全部备好,于是大家就收好东西往回走。其间路过停车场,M(多数人当中的一个女同学)紧几步走上来指着我的车问是不是我的,我说是,她又问为什么Z老师说我是做保洁的,我说那是她说的,我没说过。M笑嘻嘻的说,看不出来,你藏得挺深的。然后她就回到大部队中去了。
      
      由于手机忘客房了,所以回了一次客房,当我再次回来餐厅的时候,居然多数人那一群人里,已经给我留了位置,甚至有人还起身相迎。我看到Z那桌的人全部以很奇怪的眼神把这边发生的事看着,他们都知道,除了H以外,我高中可以说没一个朋友,可能是想不通大家怎么会突然和我走得这么近了。
      
      刚坐下,有人就要来敬酒,考虑到等下要开车,我正准备婉拒,M却抢着说,他等下要开车,你不要害人家。这算是我在那天当中体会到的第一次关心吧。接下来关心的事还有很多,不用说大家也能猜到吧。
      
      快吃完的时候,M提议说我藏得太深,不够朋友,要罚我请大家吃饭。如果以我高中时候的处事方法话,可能会直接问她是何时与在场的各位成为朋友的。只是,当时我笑着答应等下回去后请大家晚餐。
      
      吃完过后,大家站到大厅外话别,有车的那几位去提车了。我没有,只是站在那里,和一直以来的形影相吊不同的是身边多了几位同学罢了。
      
      他们的车很快就来了,Z在开车过我旁边的时候,很关切的问我,要不要等下回来接我,他担心我没那么好的体力走回去。此时又是M,我还没说话她又抢着说: C的车在那边,他一直在逗大家玩,人家是大广告公司的老板(公司才20几号人,托她的福,变成大广告公司了)等下回去还要请我们吃饭。此刻我的感觉是自己变成了多数人还击少数人的有力武器,因为我看到Z车上的Z老师,W,H,L,当然也包括Z都很吃惊的把我看着。我笑着问了Z一句:昨天不是只能坐四人吗? Z没回答,只是笑了一下,当时我觉得Z的笑容很僵。
      
      我想到反正晚上请吃饭的事,大家都已经知道了,而且大家都不可能同时坐一个车回去,就叫M通知大家晚上七点在***吃饭(鄙视一下自己,最近有点使唤人惯了,本来想自己说的,结果顺口就变成你通知一下大家)。然后打电话给女朋友,说当天不能去她家接她,叫她自己到吃饭那里来。
      
      当我把车开出来的时候,发现H在门口等我,于是,我的车真的超载了,还好后面那几位的体型都比较苗条。车上H没说一句话,我几次从后视镜里看到她在瞪着我。路上碰到Z的车,过收费站的时候,我看到他很刚毅的一个侧面,他和L一起目不斜视的看着前方。
      
      晚上Z把Z老师与W送来之后,说自己约了朋友,改天再一次吃饭,当时我想他说的改天,可能我是等不到了。可惜,我的直觉再次发生了错误。
      
      那天晚上,Z老师一个劲的夸我小时候就聪明,对说我是保洁员的事她似乎忘了,我当然也不会故意去提出来。席间她极力向我推荐她儿子,我给了她一个很模糊的回答。H抽空问我为什么说自己是打杂搞后勤的,我笑着说:我不会设计,不会文案,那就只能搞搞后勤工作了。
      
      我女朋友来的时候,大家对她的形容词让我感觉到自己是找到了一位现代版的西施。
      
      人员陆续散去,最后我送Z老师与H回家后,在车上,女朋友问我,H看上去好年轻啊。我回答,是没怎么变。女朋友突然又说,原来你还记得她以前的样子。我装作没听到。

    来源:http://www.backchina.com/news/2006-06-20/93735.html
     

    赊月

    知名会员
    VIP
    注册
    2005-06-24
    消息
    730
    荣誉分数
    113
    声望点数
    153
    嘻嘻,对于同学会,最经典的评价源于我同学的妈妈:

    什么同学会啊,不过就是当年没胡的暗七对打出来碰一下而已。
     

    *香梦沉酣*

    新手上路
    注册
    2003-09-27
    消息
    2,781
    荣誉分数
    2
    声望点数
    0
    最初由 赊月 发布
    嘻嘻,对于同学会,最经典的评价源于我同学的妈妈:

    什么同学会啊,不过就是当年没胡的暗七对打出来碰一下而已。
    听我爸说他们同学会上也有些人一个劲儿的唱“迟来的爱”,看来那个年代的人也有不能免俗的:lol:
     

    胡同里来的人

    白金火钻翡翠金刚
    VIP
    注册
    2006-01-31
    消息
    1,137
    荣誉分数
    155
    声望点数
    173
    最初由 赊月 发布

    什么同学会啊,不过就是当年没胡的暗七对打出来碰一下而已。
    haha.这个实在是经典.不得不佩服一下!
     

    wind

    知名会员
    注册
    2002-01-20
    消息
    675
    荣誉分数
    3
    声望点数
    128
    看了一下文章,不过是一个在高中时,有性格缺陷的小人,成年并乍富之后,对另一群小人的报复,其实,说到底,作者高中时的性格缺陷,将伴随作者一生。

    作者处心积虑地用一群小人(包括作者自己)间不正常的同学关系,来亵渎人们的感情,而现实社会中,大部分人的同学友谊是正常和神圣的。
     

    开喜

    初级会员
    VIP
    注册
    2003-08-12
    消息
    8,296
    荣誉分数
    1,065
    声望点数
    323
    去年回国参加同学聚会, 说来说去就那么三句恭维话, 第一句是 "你没变样" - 适用于大部分人, 特别是生过孩子的女同学. 第二句是 "你一点都没变" - 使用于一部分混得比较好的和没生过孩子的女同学. 第三句是 "你比以前漂亮/帅气了" - 适用于很少一部分人, 基本上是中学时代根本不起眼或者特别丑学习也不好性格特别扭曲让人从来不敢接近甚至记不起名字的极少数个别分子.

    我得到的基本上是第一类恭维, 听了两次就学会了, 马上转卖给其他同学. 后来跟当年的死党私下碰头时, 因为想着她没生过孩子, 所以一见面就给了她第二类恭维. 结果她教育我说, 应该先说"你没变样", 聊一阵子以后如果很开心, 就加封一个第二类恭维. 如果上来就给第二类恭维, 一会儿激动起来就没有办法加码了. (第三类恭维看来是给不得的...)



    差点忘了说正经的... ... 我的结论是, 这个作者一定比当年帅气多了. :D
     

    98765

    新手上路
    注册
    2005-06-27
    消息
    403
    荣誉分数
    1
    声望点数
    28
    非常同意~

    最初由 wind 发布
    看了一下文章,不过是一个在高中时,有性格缺陷的小人,成年并乍富之后,对另一群小人的报复,其实,说到底,作者高中时的性格缺陷,将伴随作者一生。

    作者处心积虑地用一群小人(包括作者自己)间不正常的同学关系,来亵渎人们的感情,而现实社会中,大部分人的同学友谊是正常和神圣的。
     

    wuwei

    初级会员
    VIP
    注册
    2002-01-30
    消息
    11,886
    荣誉分数
    588
    声望点数
    273
    几年前回国,一位同学来访,减免第一句话是“你怎么变成这样了?”
     

    某某

    不知名会员
    VIP
    注册
    2004-12-01
    消息
    13,215
    荣誉分数
    3,211
    声望点数
    373
    最初由 wind 发布
    看了一下文章,不过是一个在高中时,有性格缺陷的小人,成年并乍富之后,对另一群小人的报复,其实,说到底,作者高中时的性格缺陷,将伴随作者一生。

    作者处心积虑地用一群小人(包括作者自己)间不正常的同学关系,来亵渎人们的感情,而现实社会中,大部分人的同学友谊是正常和神圣的。
    终于可以同意你一次了

    看来看去,最小心眼,最功利心切,最处心积虑的,还是那个作者。他还是在乎他那点钱那点势,而且压根看不起劳动人民呢,呵呵。要不是那笔飞来横财,他还不是普通人一个么?
     

    didi

    知名会员
    注册
    2003-05-01
    消息
    219
    荣誉分数
    7
    声望点数
    128
    最初由 开喜 发布
    去年回国参加同学聚会, 说来说去就那么三句恭维话, 第一句是 "你没变样" - 适用于大部分人, 特别是生过孩子的女同学. 第二句是 "你一点都没变" - 使用于一部分混得比较好的和没生过孩子的女同学. 第三句是 "你比以前漂亮/帅气了" - 适用于很少一部分人, 基本上是中学时代根本不起眼或者特别丑学习也不好性格特别扭曲让人从来不敢接近甚至记不起名字的极少数个别分子.

    haha, totally agree.
     

    挺傻

    Moderator
    管理成员
    VIP
    注册
    2002-04-16
    消息
    7,258
    荣誉分数
    1,644
    声望点数
    393
    我晕倒.刚工作两年左右的时候有个初中同学聚会,得到的全是第三句评价,我当年的班主任还特意致电我母亲大人表达了同样的评价含义.当时还心里美的以为自己成为丑小鸭变天鹅的典型范例,现在才明白我就是在那个时候性格被扭曲的.哭一下.下次我就明白得告诉他们,不带这样骂人的,真是太没人性了.
    :D:D
     

    wuwei

    初级会员
    VIP
    注册
    2002-01-30
    消息
    11,886
    荣誉分数
    588
    声望点数
    273
    成败贫富是相对的,所以人跟人比是在自然不过了,不过如果有人老比来比去是挺讨厌的
     

    Jingle

    本站元老
    VIP
    注册
    2004-01-06
    消息
    11,213
    荣誉分数
    4,116
    声望点数
    373
    最初由 某某 发布


    终于可以同意你一次了

    看来看去,最小心眼,最功利心切,最处心积虑的,还是那个作者。
    exactly!
     

    赤练仙子

    初级会员
    VIP
    注册
    2005-02-01
    消息
    2,363
    荣誉分数
    68
    声望点数
    58
    最初由 挺傻 发布
    我晕倒.刚工作两年左右的时候有个初中同学聚会,得到的全是第三句评价,我当年的班主任还特意致电我母亲大人表达了同样的评价含义.当时还心里美的以为自己成为丑小鸭变天鹅的典型范例,现在才明白我就是在那个时候性格被扭曲的.哭一下.下次我就明白得告诉他们,不带这样骂人的,真是太没人性了.
    :D:D
    也跟着哭一下。两年前大学同学聚会,我也得到同样的评价。:D:D
    不过还是有贴心的在没人时悄声告我:快四十了,要学会皮肤保养,小心老公变心。我当时惊讶得:当年的臭小子什么时候学到的要保养皮肤?:D
     

    Jingle

    本站元老
    VIP
    注册
    2004-01-06
    消息
    11,213
    荣誉分数
    4,116
    声望点数
    373
    最初由 赤练仙子 发布


    也跟着哭一下。两年前大学同学聚会,我也得到同样的评价。:D:D
    不过还是有贴心的在没人时悄声告我:快四十了,要学会皮肤保养,小心老公变心。我当时惊讶得:当年的臭小子什么时候学到的要保养皮肤?:D
    :D :D :D
     
    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