性命相托:不得不说的加拿大医疗现状

lifelife

版主
管理成员
VIP
注册
2007-06-14
消息
8,235
荣誉分数
64
声望点数
178
性命相托:不得不说的加拿大医疗现状


2010年4月1日 来源:大华商报 作者:简生



近 日,"加拿大健信息研究 机构"(CIHI)公布新的就医轮候时间对比报告称,卑诗省在全国表现最佳,主要领域包括:开胸手术的平均轮候时间由15.1周减至6.9周,髋关节置换 手术由18.7周减至10.1周,而膝关节置换术更是减少约一半,由25.4周减至13.1周, 跃升为病人轮候时间最短的省份。省卫生厅长冯宜干(Kevin Falcon)自信表示会持续引入富有创新元素的计划,并坚持以病人为中心,为继续减少轮候时间而努力。

就在这些本省医疗体制改革成果光环的背后,全省民众"看病难、看专科医生更难,看急诊求医难上难"的抱怨、批评之声仍不绝于耳,纳税人要求实行医疗体制改 革的呼声仍然高涨。而以上这条新闻, 将令人头痛的加国医疗体制改革问题,再次摆到了国民面前。

那么加国医疗体制的症结究竟在哪里?呼唤了多年的医疗体制改革“以病人为本” 的实际成效在哪里?加国医保是"病入膏肓",还是差强人意?……为了更好地说明医疗体制和管理制度改革的必要性和迫切性,让我们将视线切换到为广大民众所 诟病的加国医疗之怪现象上——

“包医百病” 的家庭医生

相信许多病人都有过遭遇"包医百病"的家庭医生的经历。

我们对看病的一般常识,是根据内科、外科、或儿科、妇科的需要去治病就医,而在加拿大则是一古脑儿的全由家庭医生一手包办。一位朋友曾告诉记者,他曾经由 同一个家庭医生看过眼睛(眼科),手臂(外科),喉咙(耳鼻喉科)、肠胃(消化科)等方面的病症。另一位朋友也曾有过这样的经历,他们一家三口去看家庭医 生,小孩的问题(儿科),老婆的问题(妇科),他本人的问题(内科)统统由一个医生看。家庭医生给人"包医百病"的感觉。既然家庭医生通晓各种医术,能尽 专科医生之职,专科医生又何用之有?又何必浪费人力资源呢?

医疗弊端案例选

俞徽先生以前在中国是一位老医学工作者,移民加拿大已有十几年。俞先生结合他本人长期在中国、美国纽约的大学附属医院临床的工作经验,加上对加拿大医疗制 度的调查考察,指出本国现行医疗体制存在的弊端和欠缺之处:

(1) 不完善的诊所——病房——实验室一条龙服务

大多数是三者不在一个medical building里,有的相距甚远,不仅给病人(尤其是不开私家车)诸多不便,而且贻误诊疗时间。一位董姓女士反映,她在足月妊娠临盆前常规子宫超声波检 查,发现胎儿缺血现象(最常见是脐带绕颈),但技术员若无其事回答她说:"我不是医生,不能告诉你正常与否?我先Fax给你的医生,你去询问妇产科医生 吧。"结果是三日后医生告诉她,胎儿已死亡,引产一具死婴。本人痛不欲生但回天无术。

(2) 病人等候医疗服务时间过长

主要是由家庭医生转诊至专家诊病时间过长,有时简直就是贻误病情,造成不良后果和危害生命。举例,汤先生被诊断为前列腺肥大,严重尿闭需持续导尿,但入院 等候时间太长,护士每三日换导尿管一次,病人不堪折磨,放弃加国公民的免费医疗,前往中国自费急诊住院手术。周女士被诊断为急性肾功能衰竭,但迟迟未能及 早确诊治疗,也是返回原居住国及时治疗和治愈。古月先生患鼻中格偏曲,请一位专家手术,答复是等五年以后。宁女士患急性皮肤骚痒, 服过敏药无效,由家庭医生转皮肤科专家但要等两个月后。两月后病人的皮疹症状自行消退,却接到专家门诊电话告诉可以按时应诊,令她啼笑皆非。……

不少癌症患者(也有非华裔) 要求作CT Scan确诊,但往往因等候时间过长而病情加重。不得不感叹:加国的医疗服务对一般轻症或慢性病较好,但千万不要得急病和危重急病。

(3) 过于严格执行剖腹产手术

尽量鼓励产妇自然分娩是无可非议的,但对剖腹产手术过于严格执行和限制,有时就会产生严重恶果。韩女士是足月妊娠,但因胎位不正迟迟延长产程。医生拒绝剖 腹手术而在强行牵引时造成胎儿肢体骨折。

遭遇专科医生
大陆移民何先生日前也跟记者谈到了他的一次看病的遭遇:

"最近我因治疗的关系要填一份表格。我于是填好了送去专科医生的诊所。接待小姐看了说要填上我吃过的药的剂量,我说不记得了,可不可以看看这里病志上的记 载。接待小姐说病志上没有,要我回去问我平时取药的药店的药剂师。我说可不可以问问医生,她竟说我没有预约,不能见医生。我于是说那可不可以帮我现在预约 一下,她说不行,你要回去找家庭医生,让家庭医生来约。至此我真无话可说,只好打道回府”。

从何先生的遭遇可以看出, 这种医疗管理制度原意是家庭医生可以处理的就不必看专科,目的是节省资源;殊不知家庭医生既然已经把病人推介给了专科医生,病人再回到家庭医生那里就只是 走过场,最后还是要回到专科医生那里去,结果反而是占用或浪费了更多的资源,而于病人毫无益处。 对此何先生深有感触地呼吁:这种 制度究竟是为谁而设呢?现在医疗资源相当吃紧,这种制度眞的是应该改一改了!"

全民医保与资源配置的矛盾

加拿大一直以优越的全民医保制度自傲于全球,也是吸引我们选择移民的原因之一,然而这一健保体系具有一定的封闭性和"社会主义"色彩,医疗福利过多集中于 老幼妇女及残障人士等,故而加拿大可称为"养老天堂"。

这其中还有医疗资源分配不平衡的问题,简单举例,一个从未在加国纳税的移民老人,可以获得数万元的心脏手术治疗,而医院的急诊室却长年爆满,救护车不堪重 负。这并非指老人医疗服务不重要,而是政府的医疗资源分配未能有效地适应现实的人口变化,造成资源分配的不平衡、不合理,没有充分体现出最基本的全民社会 健保的优势。医疗体系效率低下、管理差劣,不死不治等诸多现象一直为广大民众所指责。

全部免费意味着政府的付出,这避免不了国家财政的入不敷出,也导致政府的负担过重,导致一些资源的浪费,甚至有人认为"全民医保事实上是全民医不保? " 加拿大2006年的医疗健保支出达1420亿加元,占国民生产总值(GDP)的10.4%, 创下历史新高。平均每人花费4411 元,是1975年的三倍。而2009年11月19日公布的一份报告显示, 加拿大当年的医疗开支已达到1830亿元,也就是每个国民分摊近5500元。

在所有采用相似医保制度的国家中,加拿大是人均花费最高的。然而,尽管联邦政府每年在医疗方面拨款高达1000亿加元(640亿美元),卑诗省政府的收入 有六成以上是用于医疗投入,但据一家从事公共政策研究的机构公布的研究结果表明,加拿大为公民提供的医疗服务质量仅略好于匈牙利、波兰和土耳其。而一项最 新调查显示,近40%的加拿大人表示,在过去3个月中均有未获得及时医疗服务的经历; 81%的家庭觉得,轮候时间不合理.这也互相印证了加国老百姓对本国医疗制度存在不满的现实。

目前,加拿大的医疗设备、医院建设在世界上仍然处于较领先的地位,加拿大的医疗水平、人员素质也是不错的。差,是差在体系和管理上; 错,是错在医疗体制不是为病人所建立而是为体制本身所建立,所引发的问题必然是流程漫长、章程死板,不能充分将硬、软件的效率和医护人员的主观能动性发挥 出来。一方面是大量设备、 器材和人员的相对闲置,另一方面是许多病人不能得到及时有效的处理,在急诊室外等上好几个小时的普遍现象已为病人所接受。与其说是忍耐,还不如说是一种无 奈。

如果说,一位肠胃病患者,折腾了几周的时间,连专科医生的面都见不着,试问如此低劣的医疗效率,还侈谈什么全民医疗健保体制呢?

加国医疗体制为全民提供了公平的保障

郭先生曾长期在中国大陆和香港生活和工作,移民来加拿大18年了,是本地一名资深时事评论员。在对加拿大医疗体系做了一番比较分析后, 郭先生认为,加拿大医疗体系是世界上真正社会主义的全民医疗保健制度之一,为全体国民提供了全面、公平、良好的服务。加国医疗体制的公平性尤其突出——上 至总督、总理、省长,下至平民百姓,都是凭同样的医疗卡,享受同等的公共医疗、保健服务,没有人例外。

在从中国大陆和香港的比较来看,郭先生说,中国大陆的公共医疗至今还没有真正保障全体国民,尤其是广大农民。医疗待遇的不公平性,在大陆十分明显,公立医 院一直设有条件优越的高干病房,高级干部、公务员等享有的住院、用药待遇,和亿万城市普通市民和农民相比差距极大。而香港的公立医疗系统,为全体居民提供 了医疗保障。但由于存在公立、私立双轨体制,收费昂贵的私营医院和私人专家会诊,为一部分居民提供了条件优越得多的住院、手术、用药等医疗保障。所以香港 居民的医疗待遇实际上也是不平等的。由此看来,BC省有人提出欲建立医疗公私双轨制需慎行。

郭先生对本国的全民医疗保健体系充满信心,认为今后需要做的是在管理上与时俱进,提高服务效率。全国大多数公众对这个医疗保健体系也还是信赖、爱护的。否 则,全民医疗保健制度的创立者、新民主党创党元老托米·道格拉斯(Tommy Douglas),不会被全国人民誉为"加拿大医疗之父 "。

健康所系 性命相托

当今世界上没有一个国家的医疗体制说得上是十全十美的医疗系统,北欧的瑞典、挪威等国也只是相对优越一些,而中国也好,美国也好,都被全民医保的问题所困 扰。每一个移民来到加拿大,都对可以享受加拿大的医疗保怀着极大的期望,这不仅仅是移民的初衷之一,更是"健康所系、性命相托"的人生大事。综上所述,我 们需要的是对加拿大的医疗体制"动大手术",来个釜底抽薪式的改革,而不是小打小闹指标式的改进。具体到BC省,什么时候,我们才能缩短排候看专科医生的 时间?什么时候急诊病人才能及时得到治疗?什么时候才能减少误诊!我们不再愿意看到医疗体制的改革问题,被执政者和反对派当作政党竞选的筹码踢来踢去,不 管是什么党执政,都需要从体系运作和管理制度上找准医疗体制的"病症"而"对症下药", 注重改革的实效。要眞正做到让每个纳税人不仅仅是“病有所医”,而更重要的是“医得及时”、“医得有效”, 给广大病患者带来健康的福音。

(小资料:加拿大医疗资讯协会(Canadian Institute for Health Information) 的报告显示 ,加拿大2009年的医疗开支比2008年增长95亿元,除去通货膨胀和人口增长等因素的影响,实际增幅为2.5%。报告指出,这也就意味著每个加拿大人 2009年的人均医疗开支比2008年增加了241元。)(记者简生稿件 刊登于4月1日大华商报)
 
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