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华 九十九天爱情(转贴连载中。。。)

孤影随行

新手上路
注册
2003-05-06
消息
4,903
荣誉分数
0
声望点数
0
第八天…


这是第八天。
这是我与MARC相处的第八天,我们已经看好了一处公寓,准备马上就搬进去。
好像很久没有用”我们“这个词了,总是” 我“,” 我“,” 我“。


” 小艾,我这两天要搬家,公司的事暂时交给副总处理,“我快速的想, ”嗯,还有,记得帮我给花浇水。谢谢。“我放下电话,轻松的伸了个懒腰,

” 你总是找借口偷懒吧!“MARC笑着,用手指轻快的弹了我额头一下,

” 喂!很痛的!“我不甘示弱,抓起枕头,朝他打去,他却一咕碌爬起来,
” 打不着,打不着! “还一边说一边做着鬼脸,” 我洗脸去。“说着就走去洗手间,

我一个人躺在床上,听者洗手间传来微微刷牙的声音,和淡淡的牙膏的香。

简单的把化妆品,衣服打包, 自己一箱一箱的搬到对面的公寓,再把零碎的东西布置好。
在卫生间仔细的放好两个杯子,
纯白色是我的,
深蓝色是他的,
撕开包装,分别把两支崭新的牙刷放进杯中,
深蓝色是我的,
纯白色是他的。

嗡嗡~~放在地板上的电话震动的很欢快,像是在告诉我:MARC来电,快接!

”累吗?“ 话中,他关心的问到,

” 累。“ 这是实话,

” 那怎么办? “电话那头传来他的笑声,

” 罚你三天不刷牙!“我大声宣布着,

“你等着,20分钟内我马上到!“他着急的样子让我觉得好笑,原来世界上还有这样一种视刷牙为头等大事的男人。

是的,
很累,
但很满足。

最后一道工序,是把花店刚刚送来的马蹄莲堆在落地窗下,
虽然还是下午,但光已经能找到马蹄莲了,
然后,我去厨房冲了杯茶,看着太阳的光,
慢慢的,
一点一点的,
洒在我们的马蹄莲上,
手,
在慢慢的,
一点一点的,
给那杯茶,
加着糖,和奶。
 

孤影随行

新手上路
注册
2003-05-06
消息
4,903
荣誉分数
0
声望点数
0
第九天…


我们今天就会搬进去了。
我忽然在想,住在一起会是个明智的决定吗?毕竟我们都是自由惯了的人。
要自己给自己套上枷锁吗?
我怎么会投入这么多???

MARC一早上班去了,我简单打扮一下,准备出去逛。

“郭小姐好久没光顾了!“ 当我走进一家常去的化妆品店,侍者这样说。

我朝她笑笑,没心情吐一个字。

” 这是当然的啦!大美女忙着谈恋爱嘛!“

声音很熟,转过头去,原来是PITT,以前的一个男伴,

“怎么?玩儿累了,想嫁人了?”

“只不过多联系了几天,我你还不知道,遇见新鲜的,总要多玩儿几天的!”

说完这番话后,心忽然痛了下。

“几天不见,又漂亮了!”PITT突然贴近我的耳根,“怎么样,今晚去我那儿坐坐?”

“不好意思,今晚有约了!” 我宛然一笑,“不如现在?”


回到家,是晚上8点多。
惯性的回到以前的房子,空荡的屋子告诉我:你应该去对面。

走到新屋门前,竟有一丝紧张。悄悄的开了门,仿佛夜归的孩子,生怕父母知道自己贪玩,误了回家的时间。

屋里没有人,摇摇头,嘲笑自己说:

“你是自作多情了吧!”

渴,去厨房接水。餐桌上,是诱人的鳗鱼饭。
一摸,
热的。

开门的声音,是MARC。

“咦?回来啦!我手机忘在办公室,我放下东西急忙回去拿,就怕错过你回家的那一刻,” 他抓抓头,“可你还是比我早!”

“我也是才到呢!还走错了屋子!”

鳗鱼饭很香。

那晚,我们好像都是在甜蜜和内疚中入睡的。
 

孤影随行

新手上路
注册
2003-05-06
消息
4,903
荣誉分数
0
声望点数
0
第十天…


“第一季度报表上有一个明显的百分比错误,你怎么会看不到?” 我把今年一季度报表朝桌子上一丢,由於财务经理一职还在招聘中,站在我面前的是财务部副理,

“今晚改不出来,你让我明天怎么在股东大会上交待?”

“嗯…嗯…我马上让整个财务部整晚加班改,一项一项重新算!”财务副理诚惶诚恐,生怕我爆发出来似的,

“你觉得时间够用吗?
人手要是不够的话我可以安排公司有会计执照的员工都留下帮你算,” 我说得心平气和,“还有,算完后明天就不用回来了。”

“是,那我先出去了。” 没废话,他就出去了。

是啊,我炒人不留情是比较出名的吧,尽管财务部现在非常缺人。


“我觉得你有些冲动,” MARC边冲着红茶边说, “你们财务部那么缺人,好的人才又不是那么容易找到,你应该再考虑一下。”

“我只是不希望错误在下个季度出现,仅此而已。”

我拿过MARC手中的红茶,用茶匙一圈一圈搅拌着,
那上面漂着一层沫,很轻,很薄的那种。

“那你应该从最先出现错误的开始处理,而不是一下子就炒了副理。听说他也是一步一步爬上来的,很不容易。”

“是一步一步爬上来的就不应该犯这种低级错误。“
我抿了一口,很烫,
“小会计没经验出一两个错误勉强可以原谅,他堂堂财务部副经理在数字面前摸爬滚打这么多年竟能让这种低级错误逃过他的眼睛,以至最后一天才发现,我不杀他这只鸡,以后哪只猴还听我的?”

我说得异常平静,好像和工作沾边的事我都是这个态度。

“我啊!” 他走到我背后,从后面把我一把抱住,

“你?” 我笑笑,用手指点了他鼻尖一下, “你会算帐吗?”

“当然会啊!一天一支马蹄莲5元,九十九天就是495啊!”MARC笑得很爽朗,我跟着也一起笑着,

心里却一沉:

九十九天?好像我已经逐渐把这个概念淡化了,原来我身边的这个男人还记着这样一个约定。

我在做什么?欢天喜地的搬家加内疚,是为了要和这个男人白头谐老吗?


开什么玩笑!!!
 

孤影随行

新手上路
注册
2003-05-06
消息
4,903
荣誉分数
0
声望点数
0
第十一天…


“CALLA?…CALLA?”

“谁!?”

我一下从床上跳起来,慌乱中抓起被子,它最起码还能遮住我的身体,

“是我啊!做恶梦了?”

我逐渐清醒过来,一片白色中显出一个人形,是MARC:“该起床了,今天不是还有股东大会?”

“嗯,对。” 我紧紧抱着被子,好像生怕自己的身体被他看见似的,“我去洗脸。” 说完走向洗手间,
他却一下跳到我身边,“去洗脸也不用抱着被子啊!” 边说笑边扯着我身上的被子,

“不用你管!!” 我死命的保护身上的被子,显然有些歇斯底里,

他很自然的放了手,我已经没有精力去看他深锁的眉,抱着被子狂奔进洗手间:


咣!!啪哒!


门被我狠狠的关上并锁好,被子很自然的从我身上滑落下来,剩下赤裸裸的我,孤单的站在洗手间。

我缓缓走到镜子前,看着自己,长长的黑发散乱在肩上,眼神中是望不尽的恐惧,也许还有忧伤夹杂在里面。

我伸出手,爱怜的轻抚着自己镜中的脸庞,没有泪水滑落下来。

我奇怪的看着自己-----镜中那个美丽的女人,

这是一个怎样的女人?

贪婪自私吗?
虚伪放纵吗?
嚣张跋扈吗?
值得可怜吗?


这是一个常用肉体出卖自己精神的人,但往往却得不到快乐。
这样的人决不会因为对某人的一丝感动而改变本性几多,
因为她沉浸在欲望的城池中太深,太深。

就算她想逃出来,我看魔鬼也是不会放过她的。

就是这样。
 

孤影随行

新手上路
注册
2003-05-06
消息
4,903
荣誉分数
0
声望点数
0
第十二天…


“能见你吗?”

“没空。”

嘟嘟嘟…


我就这样挂掉了他的电话。

“小艾,请你帮我安排去东京的飞机票,明天。早上。”

“好的。”

我为什么要去东京?这只是我随口说的一个地名而已。

“还有,我走后请不要告诉别人我去了东京。”这句话我说完就后悔了,我不吩咐她根本就不会说,

“您放心吧,机票返程的日期是?”

“单程吧!我到时候再自己买。”
我也不知道自己会在日本待到什么时候,不过应该不会太短。

我心里并没有想结束这个九十九天的游戏,只不过在大本营玩腻了,换个舞台,我想我会发挥的更好,也许还能为下一个九十九天寻找合适的目标。

“经理,外面有人找你。” 小艾的电话很不是时候,我紧张的正处理临走前的工作,

“没空,帮我请走吧。” 我猜百分之七八十是MARC,我不想在工作的时候和他浪费时间,

“经理,是‘乌金’的张老板,还有他两个儿子。”

DAVID?他来做什么?孩子也在?我放下手中的工作,开了门,果然,DAVID和两个孩子都在,

“你来就给我打电话嘛!干嘛那么神秘!” 我边对DAVID说着,边朝孩子们走去,“来来,来AUNTIE CALLA 这儿,” 两个小家伙一点不害羞,一下子扑到我怀里,和树还小,只懂在大人面前撒娇,直树大一点,贴在我耳边悄悄说:

“爸爸欺负妈妈,把妈妈气回外婆家啦!”

我一下子就明白了,笑着对DAVID说:“你老毛病又犯了吧!” 我吩咐小艾先带孩子们去玩儿,然后和DAVID走进办公室,

“正美真的回日本了?”我有点不相信的问,正美是个十分贤惠的人,不被逼急了是不会这样做的,

“都怪那女人,故意往我衣服上亲!正美也真是的,不就是出去玩玩嘛!男子汉大丈夫出去应酬都是很正常的!”DAVID强词夺理,好像他做得都是对的,

男人是出去泡妞儿都会给自己找个借口的。

“我认识你那天就知道你什么样了,在我面前你就不用解释了吧。” 我一把抢过他手里快要点着的香烟,使劲掐了又掐,丢在一边,
“你知道,我闻不了烟的。”

“说吧!找我来干什么?不会是来解决生理需要的吧!” 我难得幽默一把,讥笑着,

“我要去日本把正美叫回来,想把孩子放你那儿几天。”

”孩子跟着我?你也不怕我把他们带坏了!“我摇摇头,又下意识的把头一转,看着右边的墙,

”你不愿意算了,我是怕把孩子放在保姆那儿不放心。既然这样,我先走了。“他说完起身要走,我急忙拦住他:

”谁说我不愿意?只是我早就订好了票明天一早去东京。要不你就忍耐几天,我去帮你把正美叫回来。 “

” 你去?不好吧!不耽误你办正经事吗?“DAVID很不好意思的问,

”无所谓,反正我也是闲。“说到这,我感觉自己好像苦笑了一下,”你就好好在家带孩子吧,我应该很快就把她劝回来的,毕竟是过来人了。“

” 你可不要在他面前说我什么坏话啊!“DAVID显然十分信不过我,

”放心吧!要说我早在你结婚那天说了,也不用等到现在。“说完我捡起刚才那支被我掐的变了形的烟,送DAVID出门,

”你就这么打发我走啦!也不来个吻别什么的!“他一边嘻皮笑脸抱怨着一边往外走,我实在是拿他这个人没办法,真怀疑这些年正美是怎么熬过来的,

” 哎!顺便把烟头带出去! “
我相当讨厌烟的味道,讨厌的要死!

这时候我居然会很想念MRAC身上淡淡的牙膏香,
那是种会让人晕眩的奇异的味道。
 

孤影随行

新手上路
注册
2003-05-06
消息
4,903
荣誉分数
0
声望点数
0
:D 下文还没有写出来呢;)

转载连接中……
 

jie

新手上路
注册
2002-06-14
消息
1,011
荣誉分数
0
声望点数
0
不是把,我哭
什么时候能看到?
 

孤影随行

新手上路
注册
2003-05-06
消息
4,903
荣誉分数
0
声望点数
0
大家久等了

第十三天…


我其实没打算要过什么自由的生活,可我的生活好像就是这么自由,
我确实曾付出过。

头等舱依旧是冷冷清清没有生气,像棺材,装修豪华,里面却是另一番感觉。

我有某种程度上的恐高,飞机上对於我来说,只不过是一个冷清又让人不舒服的睡觉场所而已。


东京到了。

酒店的客房,没有家的感觉,唯有一张床还能暂时缓解下疲倦。

家的感觉?
什么是家的感觉?
我又几时有过家的感觉?

开了窗,屋里很冷。
向下看,很高。

“客房服务!” 敲门声很柔和,我猜门外的人说的是这四个字,
“我没叫客房服务。” 我打开门,用英语说着,那服务生显然有些茫然,他低头看了看餐车上的单据,又看了看我的门牌号,显得十分尴尬,直鞠躬道歉,

“不用担心,我不会投诉你的。也没心情。” 我懒洋洋的说着,当然还是用英语,没办法,我不会日语,管他听懂听不懂。
他听不懂我也没办法。

我把门关上,却一直站在门前,就好像知道会有人再来敲门一样。


“你来干什么?” 我并不吃惊,门外站着的,是MARC,

“把手给我,右手。” 他没表情,生硬的吐着字,

“右手?就算是求婚也应该是左手吧!” 我转身走进屋去,任门开着,他站着,

“求婚我会留在第九十九天,现在只是想握紧你的手。” 他说得很平静,很认真。

我没感觉,真的没感觉。

真的。

窗还没关,风很大。
往下看,真的很高。

这时候如果穿上纯白的丝裙,站在窗台上,让风吹着,任裙飘着,一定会很美。

“你就这么站着?” 我头转都不转的问他,
“不,只是想再过5分钟,你心疼了,我就不这么站着了。”

“我没故意躲着你。我来日本有事做。拯救爱情。” 确实,我确实是来拯救别人爱情的,

“我也是,” 他轻轻走到我身后,又走到窗前,边关窗边说:“风凉,会感冒。这么大的人了,都不懂得照顾自己。”

风顿时没了。

室温在上升,体温当然也随之上升,是不正常的那种,先是脸,再蔓延到整个身体,软绵绵的,像天上的云,不知道自己会飘到哪去。


后来我发现,原来真的感冒了。
 

孤影随行

新手上路
注册
2003-05-06
消息
4,903
荣誉分数
0
声望点数
0
第十四天…

有个人想把一个九十九天的游戏玩到底,我是很乐意奉陪的。

“你是在机场看见我的吧。”
我一边躺在床上敷着热毛巾,一边对旁边同样敷着热毛巾的MARC说,

“看见我了?” 他转过头,笑着问到,

“停车场,你车和我车很近。” 我当时就有预感,但不想躲避什么,

“去送朋友,不小心就当了间谍。”
他起身拿掉我额头上的毛巾,“凉了,我去给你换一条。”


“你好,我想雇用一名会说英语的导游。” 我给酒店总机打电话,因为我实在是不会讲日语,

“明天再去吧,感冒都还没好,”MRAC在一旁说,“我也陪你去。”

“不用了。嗯?是的,是男的也没有问题…好的,谢谢。” 我放下电话,对他说:
“ 不用了,导游一小时后会到,我是去办正经事,你跟着,会不方便。”

“什么时候回来?”

“你先回去吧,我办完事就回去,不用担心。”

“男导游啊……”他意味深长的吐出这几个字。


“你好,我的英文名字是ALEX,是你今后几天的导游,很高兴认识你!” 面前的这个男孩伸出手来,我握了握,很细致。

“我是CALLA,也很高兴认识你,”MRAC已经回他的房间了,我让ALEX先坐下,“我这次来日本不是要观光,是要帮个朋友挽救婚姻,所以应该不会走太多地方,” 我顿了顿,“我是一句日语也不会,今后这几天还要麻烦你了。”

“你太客气了,这是我的工作嘛!”ALEX笑了笑,“有需要我的地方就尽管开口吧!”

“你不像日本人啊!” 我随便说说,因为这个男孩竟比MARC还高出半头,而且说出的英语也没有日语口音,

“我妈妈是日本人,爸爸是挪威人,这就是原因所在吧!”

这时我才开始注意面前的这个年轻的男孩,浅棕色的头发,深邃的眼窝,但眼睛却是那样乌黑,显然,他是继承了东方人优美的五官和欧洲人高大的轮廓,又不失柔和性,细看去,确实很诱人。

“那么,我们可以出发了吗?”ALEX突然站起身,看着正在走神的我,

“当然,不过,我要先和住在隔壁的朋友打声招呼。” 我早就准备好出发了,只是因为感冒的关系,还有些头痛。

我把房门关好,MRAC就住在我左边的房间,,我还未敲门,正好赶上他来开门,
“这是ALEX,我这几天的导游。好了,你现在可以放心回去了吧?”

“你确定不需要我吗?”MARC对我说着,眼睛却在上下打量着ALEX,可惜ALEX不懂中文,看着MARC略显凶狠的目光也只能友善的笑,

“你放心好了,我会照顾自己的。” 我伸出右手轻轻抚摸MARC的脸庞,微笑着说

“我相信你。” 他用左手握住我的右手,狠狠的。

目光,
也是狠狠的。

盯着ALEX。
 

孤影随行

新手上路
注册
2003-05-06
消息
4,903
荣誉分数
0
声望点数
0
第十五天…


正美的家在千叶,离东京很近,但我感冒头痛的厉害,昨天到达千叶后,就在酒店房间沉沉睡去了。

没有梦,醒来的时候,感觉很好。

不经意看了看表,竟是下午四点多了。

简单洗漱好,又不接受教训的打开窗子,向下望去是和东京完全不同的样子,
很平和,
平和的让我想哭。

在窗前站了许久,才想起和我一起来的还有一个ALEX。

“你终於醒了!”ALEX边为我开门边说,

“是,感冒可能好了,” 我走进去,坐在沙发上,“今天太晚了,只能明天才开始办事了。” 我有些不好意思的说,

“这是你的自由,不必向我道歉,不过也谢谢你,又让我多休息了一天。” 他像个孩子,语气天真,但又有宾主之间必要的修辞,
“昨天那位,是你男朋友?”ALEX坐在我沙发对面的床上,试图在我们之间找着话题,

男朋友?
是?
不是?
他到底是不是?

“为什么问这个呢?” 我朝他一笑,反问到,也实在是因为自己也找不出个答案,

“他昨天的样子,好像在吃我醋,” 说完,ALEX竟笑了起来,“不过,你这样的女人,确实对男人有吸引力。”

“谢谢,” 我不禁笑了笑,问道:“你有女朋友吗?”

“……”他突然沉默起来,把头埋的很深,
“我和男朋友分手一年多了…”

声音不高,我听得很清。

男朋友。

我又抬头仔细的看了看他,面前这个俊朗的男孩,原来美丽的外表背后,也有一个不正常的故事

“为什么呢?” 我静静的问,

“他说,已经厌倦了这种生活,要娶一个女孩子,过正常的日子。” 他静静的答,头,还是埋着,
“和我分手一个月后,他就结婚了。新娘是个很漂亮的女孩子。”

“他邀请你去参加婚礼?” 我有些奇怪,那人所做出的事,

“不,我是偷偷去的。那场婚礼很顺利,我也没做什么傻事。因为那是对他们两人一生都很重要的时刻,我不想让他恨我。“

” 你爱的很深。” 我不禁握住他的手,冰冷,“伤的,也很深。”

“是的……
很深……”

若不是握着他的手,我是不会察觉到他正在抖,
那是种极压抑的,让人窒息的抖动。

好像许多年前,这种抖动也缠绕在我心间,挥之不去。
:cool:
 
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