建立佛化家庭经验分享

foyi19

新手上路
注册
2020-11-01
消息
45
荣誉分数
0
声望点数
16

建立佛化家庭经验分享

融瑞​

关于如何建立佛化家庭这个问题,一万个人会有一万种答案,各人业力不同,因缘不同,能够采取的方式也就各有差别了。上师嘱我分享这方面的心得,我不知该如何说,只能把自己的亲身经历略作陈述,供师兄们参考。

和很多同龄人一样,我是被呵护长大的独生女,少不了倔强任性的一面。大学里,因为自己专业上的优势,更是过得自由自在。工作一年后跳槽,在处理人际关系上的稚嫩让我越来越抑郁。在大学同学们的邀约下,我来到上海求职,也是机缘巧合在网上了解到上师,并在三月十九皈依了上师。上师传授我准提法门,并教我念阿弥陀佛圣号。



我那时在上海找到的第一份工作是在皮具厂做设计,因为没做过,先进入试用期,但我完全没有计算机设计基础,没有皮具知识,我一时很难融入,巧合的是,我第一次拜访上师后的第二天,老板就决定把我辞退了,正好免了我设计皮具增添杀业之罪。

被辞退后,我就安安心心地按照上师的法本来每天拜佛,修持准提法,法喜充满地过了一周,在外出采买的路上都感觉阳光照透全身。接着,上海一家珠宝公司就打电话要我过去面试,做的正是我驾轻就熟的珠宝手绘设计工作,与同事们相处也很愉快。上海珠宝公司很少,能有这类岗位我是非常开心的。工作半年后,遵上师法旨,辞去工作,开始协助上师编辑排版上师的著作,并慢慢摸索着做传法视频动画等。在上师的教导下,我的倔强任性等习气被逐步磨平,我开始反思自己过去与亲友同事相处中的很多细节。



妈妈对我的牵挂一直很重,延续着我在大学时的习惯,三天两头地通电话。妈妈比较反对我辞职一门心思的学佛,发展到后来是一把鼻涕一把泪地催婚。皈依上师三年后,我终于架不住妈妈的泪脸攻势,由上师做媒,与认识已久很有默契的融丰师兄商量结婚。

结婚后,我就离开了上海到了融丰所在的江西,开始投入到新的工作和生活中,把更多的精力放在了俗业上,对于上师给的任务也不是那么主动了。因为担心家里长辈反对,也没再参加我们每年一度的八关斋戒法会,融丰师兄倒是每次以出差为借口瞒着长辈参加法会。

一直被俗业缠附着,我的修持也是懒撒懈怠。

婚后不久,家里又极力反对我们不要孩子的意愿,全力催孕。但天不遂他们愿,我们备孕困难,被家里亲戚朋友拉着去看了一个个大夫,用尽了办法无果。



到我36岁时,架不住家里的威逼,去做了试管,领受了几个月每天抽血打激素的苦后,在怀孕的第三个月被查出已经胎停一个月了,要住院流产。考虑到流产后对身体的伤害,妈妈才同意我去上海找上师求诊。

从上海返家到医院后,真是菩萨加持,药流很干净,没让我遭受刮宫之苦,按上师的处方在家里吃了一个月的中药,身体恢复得不错。但是在休养的这一个月的,我感觉妈妈似乎“不再爱我了”,不怎么愿意照顾我了。

过了这一个月,我身体刚恢复,我妈妈突然犯病,每隔一天就有一整晚睡不着觉,还心脏不舒服,头晕。我才感觉到妈妈因为我的事情受了刺激,身体出问题了。

我们在当地医院接受了一系列检查后,结果是没有器质性病变,医生判断是神经系统疾病,并推测是更年期延迟症状。在医院做了一系列治疗,打了不少点滴,未见任何好转,反而更趋严重,发展到连续几晚睡不着觉。

我们知道安眠药的依赖性和副作用,妈妈没吃医生开的这类药,我们选择回家通过按摩艾灸方法保守治疗,略能缓解。后来表姐也推荐妈妈看过中医,病情一直没有新起色。

我和爸爸每晚帮妈妈按摩助眠,我想到了靠佛力加持,每次帮妈妈按摩时都会以金刚持持咒,这样我按摩时助眠的效果会来得比较快,妈妈偶尔听到我按摩时的咒音,她说听着舒服,我就开始轻轻出声念。但病情严重的那天,妈妈还是会睡一两个小时又醒来再睡不着的现象。



不久,上师受长沙的师兄们邀请来湖南,我问妈妈要不要去上师那里求诊,妈妈很快答应了。

我们带着一堆的病例报告去了长沙,上师给妈妈诊脉,又很认真的看完了报告,听完我们的病述,然后告诉我们:

“从西医来看,确实没有器质性病变,但是.....”上师指着一串指标中的一项告诉我们“这项指标正常偏高,那是肝郁症状。中医脉诊结果也是长年的肝郁。长期郁结在大的刺激后爆发,导致了现在的症状。”



我请上师开方。上师说这个病可以不用开方,通过呼吸念佛打坐的方法来调理。经不住我的央求,上师还是开了处方。

向上师告辞后,我和妈妈去到姨妈在长沙的住处午餐和午睡。那天很奇怪的,妈妈居然没有认床,而且中午居然睡着了,还睡得很香。然后回家后连续几天,睡眠质量都不错,当时都还没开始吃上师的处方。然后妈妈信心大增,开始学着念佛号。

病虽有反复,但都在可承受、可控范围内,也在逐步好转中。还和爸爸参加了老年大学去唱歌、练瑜伽。

到了冬季,妈妈就跟着我去参加我们一年一度的八关斋戒。

当时我们还担心妈妈在卧铺车厢里会不会失眠,没想到躺下不久就睡着了。第一次八关斋戒,她最大的体会是,晚上睡得很好很踏实。平常在家里是八点钟就要准时上床按摩的,睡晚了肯定就睡不着了。但八关斋戒那天我们上师讲法结束就很晚了,我们回房间睡觉就更晚了,但她居然不用按摩自己睡得很好。

法会后回到家,她的睡眠质量也能保持一段时期。

眼看着妈妈的病情恢复得不错,我也又到了江西家中陪融丰。



第二年老年大学放暑假,爸妈从湖南到我这来过假期。有天,爸爸趟在床上说肚子疼,还小便困难,我去看才发现他腹部凸起很明显,赶紧带他去医院检查,检查流程做下来,除了以前的旧疾,腹部的凸起估计是小肠肿瘤。我打电话请教上师,上师看了爸爸的片子和检测报告,上师说爸爸的身体情况比较复杂,腹部的肿瘤也特别大,手术风险比较高,建议严格戒酒,并通过中医整体调理,逐步调集起自己的免疫能力来慢慢対治,然后要忏悔过去的杀业(爸爸以前在兵工厂工作,一群同事自己做枪去打猎),嘱爸爸闭关打佛七,这个治疗过程虽然慢,但比较稳妥。

我开始帮爸爸疏通经络,用上师治肿瘤的外敷药给爸爸贴敷整个腹部凸起,隔药进行雷火灸,还是边灸边持地藏菩萨灭定业真言。灸的过程肠子蠕动加快,爸爸感觉很舒服,肚子不疼了。

后来爸爸按上师教的方法试着打一天佛七,打坐持地藏菩萨灭定业真言,我要他实在累了就睡,醒来就念,哪知他睡得多念得少,到下午就嚷着说“八小时工作制,我要出关了!”



虽然他心思不定,总这样半途出关,但效果还是很明显的,我们都发现他双腿上多年严重的静脉曲张居然平复了,也没再出现肚子疼排便困难之类的问题。我们就鼓励他多多用功。我也开始发心把上师的《地藏修证》法本录制成有声书,方便他们反复听,也方便地藏法门的传播流通。

后来我征得上师允准,带着爸妈在家自受八关斋戒。我又继续录了《八关斋戒》法本有声书,里面的八关斋戒故事很生动,妈妈听了都能记得,再听到类似故事时,她会说她家瑞瑞给她讲过这个故事。念到八关斋戒功德利益时,妈妈会附和说:“这点确实,我感觉你比以前漂亮了。”(——以前妈妈总说我长得像爸爸些,不漂亮)

有声书录完不久,他们的假期也结束了,返回湖南继续他们的老年大学。但不几天妈妈就打电话来,告诉我说那天爸爸大便困难,大表姐又把爸爸带去医院做了一系列检查,医生强烈建议爸爸赶紧手术,说肿瘤太大压迫大小便了,必须手术。爸爸心急也同意手术了。我赶紧回了湖南家中,和妈妈一起轮班陪护。



一系列检查下来,我们在三维重建的立体图像中看到的爸爸肚子里的肿瘤有大柚子那么大,肿瘤内部包裹着很多液体物质。手术过程存在一定风险,特别是担心过程中肿瘤破裂,里面的液体流到体内会感染其他器官。确定了手术日期,爸爸一再给我们嘱咐,手术后坚决不做化疗。我每晚陪护时会悄悄做施食。

手术当天,我们一大家子人在等候室里,妈妈和姑姑、叔叔们在一桌聊天,我就单独坐在前面,面向大荧幕方向,配合地藏本尊修法,悄悄做焰口施食,召请所有病苦众生、召请爸爸的冤亲债主与我一起来修地藏菩萨灭定业真言,一同忏悔业障。

手术进行了很长时间,广播通知我们过去,主刀医生把给爸爸切下来的肿瘤展示在我们面前,看着那个超级大猪心般的肿瘤在我们面前被切开,里面流出暗红色的液体,妈妈当场就止不住大哭。主刀医生说肿瘤是恶性的可能性极大,要我拿去化验,并说必须进行灌注化疗,要我决定,他好给爸爸预埋管子,我极其担心灌注化疗的副作用,但医生不能给我犹豫的时间,要我当场做决定。爸爸的主治医生安慰说灌注化疗主要是用热力来扫除腹腔内的肿瘤细胞,比其他化疗的副作用要轻很多,不会有那么多的痛苦。我最后才决定遵医嘱了。

送好肿瘤标本,我心情忐忑,电话里给上师汇报了情况,上师安慰说肿瘤表面光滑,是恶性的几率应该比较小,灌注化疗应该也还能承受,等出院后中医调理应该还好。我便继续回到等候室继续修地藏法门。



等爸爸出了手术室在重症监护室里,我看到几个小时不见的他已经瘦得皮包骨头脱了相,脖子上身上还挂着很多管子,我当时的心情很难形容。过去几十年,我和爸爸在感情上的交流并不像我和妈妈那么浓,有时还会觉得爸爸嘴损很讨厌,但看到他脆弱得让我随时可能失去他时,我无法描述我的复杂心情。

菩萨保佑,爸爸顺利度过了危险期,转到普通病房,爸爸肚子上的刀口几乎是从下脘贯穿肚脐一直开到了曲骨位置。我还是每晚在病房里悄悄施食。又花大量精力搜索关于爸爸这个病的相关资料,希望能综合各种资料分析,征得姑姑、叔叔们的认可,用上师的中医方法调理,让爸爸少受点罪。

在叔叔、姑姑们的轮班陪护下,妈妈按时送来营养餐,爸爸很乐观,胃口非常好,恢复也很快,和病友们有说有笑,也不再嘴损了,也比以前爱和人到招呼了,还会随时鼓励病友。

临床的一位叔叔很幽默,住着院还经常被朋友带出去逛逛再回来,他才五十出头,看上去却比爸爸还老,肚子上做了造漏,挂着导便袋,他自嘲说自己可以随地大小便没人管,他又说自己已经做了二十多次化疗了,一大截肠子都已经钙化了——其实就是被烤熟了,上次医疗中还伤了输尿管,现在尿袋子屎袋子一起挂上了,现在是活一天就开心一天了。



在举着点滴瓶陪爸爸在医院走廊散步的过程中,遇到的都是各种狼狈的病人,更有术后肠黏连靠鼻饲的维持生命的。

爸爸身上挂的五个袋子慢慢减少到三个袋子,到后来只剩下一个导尿袋时,医生告诉我爸爸的肿瘤是小肠间质瘤,是鉴于良性和恶性之间的肿瘤,复发几率非常高,而且它会与人体抢营养,生长极快,建议出院后服用靶向药物治疗,又帮我约来了检测机构对爸爸的肿瘤进行检测,看是否适合进行此类治疗以及用药方向。医生也对我说明了这其中的厉害关系,说靶向治疗预计可以多活五年,有些病人不愿意承受靶向治疗的副作用,出院后三个月就复发,间质瘤又长很大的。多数病人会在术后一年内复发。

离开办公室,我开始大量搜索中西医资料,靶向治疗大数据。考虑到靶向治疗后生命质量的下降,以及爸爸的个人意愿,我们拿到检测结果后还是决定中医治疗。

临出院的前两天,邻床搬来一位肝腹水的老人,满脸灰黑,我感觉他周身气场极其浑浊黑重,生命体征已经很差了。我们聊天中才知道他是湘菜大师,女儿女婿都很孝顺,每餐炖各种美食来给他,他的朋友又给他送来他最爱吃的翠鸟,他开心地嘱咐女婿说这个翠鸟要怎么怎么烹调。

妈妈来给爸爸送饭时经过这位老人的床位,感到一阵眩晕,极度不适,感觉在病房里都待不住。后来我们回家后爸爸才告诉妈妈,这其实是她厨师培训班时的老师,妈妈感慨说那位老师的变化实在太大,她确实没认出来,当时她只赶着快快逃离病房。其实,在佛弟子看来,这种变化再正常不过,一位厨艺精湛的烹尸者,背负的冤魂能不多吗?

回到家,我才注意到爸爸瘦得已经臀部都是一层皮垂在臀骨上了,体重降到了90斤。我用我拙劣的技能给爸爸把脉,将他的面色、舌苔、尿液等拍照,配上症状描述发给上师,上师发来的第一张药方是以术后排淤为主的,这药吃了约四周,中途略换过其中一两味药,完全没有补药成分,但爸爸的容色却日渐好转,到后来去医院摘掉导尿袋,身体趋于稳定恢复。上师的药方也作了调整,开始慢慢给他补养身体,我心底的石头终于卸下来。

表姐来探望时给我们说,确实应该是我们平常学佛学得好,爸爸这么大的高难度的手术居然这么顺利,还这么快恢复出院,那些医生都在说爸爸简直是个奇迹——表姐和主要的几位医生都熟识。

不久我就去参加了江西度生旅行,回来妈妈告诉我爸爸已经恢复得很好了。几个月后,爸爸就和我们一起参加了八关斋戒。



次年暑假,爸妈来江西时我刚好不在家,妈妈电话里说,爸爸看我泡澡的大木桶都晒脱箍环了,正在帮我修理。我很担心地嘱咐妈妈别让他搬重物。妈妈说他已经恢复得很好了,已经长了20斤肉,不用担心了。我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

回家看到,半年多不见,爸爸果然已经恢复得很好了。

这年的八关斋戒,也就是在爸爸术后一年多,爸爸和我们一起参加,并在会上分享了自己的切身感受,开始忏悔自己过去的杀业。

现在,我的父母已经坚持修习准提法和初级施食法一年有余了。虽说是以散乱心在修,但终归是迈出了难得的第一步。

感恩诸佛菩萨的加持!

感恩所有冤亲债主、如母众生的助缘!

感恩上师,以世间医药和佛法大药,同时呵护我们的这个虚妄肉身和法身慧命!



再回到建立佛化家庭这个问题上来。

我个人认为,大乘佛法虽教会我们自度度人,但我们要量力而行,穷则独善其身,达则兼济天下,就好比我们架着一叶小筏时,你要救一两个落水人尚且困难,妄想救更多人时,难免筏翻人损,自保尚且困难。当我们修持定力尚浅,亲人业力深重听不进佛法时,我们若因着对亲情的执念,一门心思地想着如何度他(她),把自己与他人都陷入烦恼中,扰乱了自己道心,更可能造成亲人的逆反心理,倒不如自己努力精进用功,加强的度生功夫,同时经常观想自己与所有众生包括自己的冤亲债主一齐礼佛、忏悔、用功。你功夫累积到一定程度,亲人自能感觉到你的变化,知道学佛的好处。

到时机成熟时,当机说法,就是水到渠成,不费多少力气的事情。建立佛化家庭不可强求,也不能模式化,样板化,更不是争先进。如果不顾亲人的业力习气,一刀切地要求亲人们都像自己一样长年茹素,严守五戒,设定种种规矩,那可能适得其反。



佛度有缘人。佛子度人要用巧力,若是极其费力,那就是此人的时机还没到,那我们先强化自身,攒足内力先。

菩萨拔济有情而心不染着诸苦,佛子度众生时亦当效法。我们对亲人的病苦虽能感同身受,努力帮助,但切不可把自己的执念搭进去,我们要善加守护自己的道心,时时提起正念。

总之,建立佛化家庭是为了促进彼此成就道业。若虽成同修而相互间用情过重,被亲情、爱情、种种情丝缠缚,那反而成了彼此的障道因缘,爱不断不离娑婆,为情所缚再入无休止的生死轮回,那就浪费此生的大好机缘了。



本月初一那天清晨梦醒,泪湿眼角,梦中情景尤在眼前:

我正当妙龄,被一中年男子救下,两人无话不谈,相伴多年。一日男子提及过去一女子,说到他们的种种过往,说到他为那女子收拾过多少烂摊子,我才意识到那女子就是失忆前的自己,我问男子:“你还恨他吗?”

男子的回答让我很意外:“我不再恨她了,因为之后,曾经有一段日子,我与她都是女子的时候,她为救我脱险,掩人耳目,我们将老公互换,分途而行,那种彼此间的默契与信任是常人无法理解的。”

我当时心潮翻涌,注视着他的眼睛说:“我就是你过去那个女子,你还能记得吗?”我知道自己的样貌已然变化太大,但却希望他能从我眼中看出过去的我。我就在彼此的极深刻地注视中醒来。

梦中的男子与现在的老公在气息感觉上、以及彼此间的情愫上都极其相似,但比较起来,外表虽也都是敦厚踏实的样子,却又不是同样的脸,身高也比老公要矮些。梦中的自己也与现在不太一样。



回忆整个梦境,似乎不合逻辑,再结合佛理一思量,豁然开朗:

两人间的三段缘分,不就是两人的三世情缘吗?其中第二世她们是闺蜜挚友。几世的恩怨纠葛,缠缚不清。让他们在轮回中再次相遇。所谓的真爱,不过是生生世世剪不断理还乱的各种角色变化,相互偿还的各种情感纠缠罢了。

梦中的两人到底是否我与融丰师兄都不重要了,我们的这一世终是为了了却尘缘,阿鞞跋致。

期待我们与所有冤亲债主了却世缘、同生净土、同成佛道的一天,在了知过去世一切纠葛的时候,能够只相视一笑。

道理虽明白,真要做到断爱却着实需要几番功夫,对子女的爱尤其难以抽离,让人蹉跎岁月。写来时时警醒自己,与亲人共勉!与同修共勉!



戴德上师弟子着
 
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