仇恨不是解决问题的良药,他只能带来更大的灾难

农夫

知名会员
注册
2005-07-28
消息
1,656
荣誉分数
9
声望点数
148
最初由 Huashen 发布

有道理. 农民兄是信主的人, 我想问个问题: 贪官死后能进天堂吗?

主耶蜂的使徒中有税吏。当时的税吏,是替罗马帝国从被占领的犹太国人民手中收税。他们一般会多收税负以饱私囊。所以税吏不仅是贪官,而且是汉(犹)奸卖国贼。为时人所很。他的跟随者中,也有妓女。妓女人尽可夫,更是为人所不耻。而第一个和他一起进入他的国的,却是个强盗。不仅如此,他的所有门徒,都在他被捕时四散奔逃。连最勇敢的PETER也三次不认主。

奇妙的是,主耶稣不仅没有很他们、反而爱他们。不仅爱他们,而且救他们。不仅救他们,而且为他们而死。不仅为他们死,而且在死前为他们洗脚。而他给洗脚的门徒中,赫然就有马上就要出卖他的犹大!

贪官固然是罪人,其实我们比他们干净不了多少。因为在神看来,想杀人就是杀人,想贪污就是贪污了。

谁敢说自己从来没有动过贪念?
 

Marvin

知名会员
VIP
注册
2002-08-23
消息
3,149
荣誉分数
9
声望点数
148
最初由 Huashen 发布

你难道没发现这两天有人在这个版块里为贪官鸣冤叫屈吗?
不是为贪官叫冤,是为两名受害者叫冤。他们无辜被杀了,一堆sb来叫好,你说冤不冤?贪官说都恨,我也恨,但这个版并不是讨论贪官的地方
 

京华倦客

知行难合一
管理成员
VIP
注册
2003-03-08
消息
58,631
荣誉分数
363
声望点数
263
最初由 Marvin 发布
不是为贪官叫冤,是为两名受害者叫冤。他们无辜被杀了,一堆sb来叫好,你说冤不冤?贪官说都恨,我也恨,但这个版并不是讨论贪官的地方

鼓掌 :cool:
 

捶妮春

新手上路
注册
2002-01-26
消息
656
荣誉分数
0
声望点数
0
最初由 闲得慌 发布
两个中国留学生被杀后,网上的反应是一片叫好。甚至有人感谢杀人凶犯。说是为贫苦中国百姓报仇,是贪污官员的报应。这真是毫无人性的评论,丧心病狂的议论!两个青年是如何被杀的,一个三枪爆头,一个身中七枪,痛苦身亡。三枪爆头者,是当场处决的意思;而在人身上非要害部位连打七枪,是要使其慢慢地受临死的折磨。这两种方式,是多么屈辱,多么毫无尊严的死法啊,人性和人道在这里被如此粗暴的践踏了。起因却是微不足道的口角。

汕尾的村民为了自己的维权,向政府的警察部队投掷炸药,招来军队的子弹。无论是谁先发动的,村民投掷炸药肯定招来了凶猛的报复。那被枪弹打死的村民也许不是投掷炸药的村民,但却是被当作暴民打死的,这死法一样是毫无尊严可言。

我不想评说汕尾的是是非非,因为调查还在进行之中。大陆也不会有令人信服的独立司法调查,政府要么把一切罪责说成是暴徒袭击警察,类似六四,要么和稀泥多付钱赔偿村民了事,类似沙甸平反。因为事情开端就没有依法办事,结束想依法结束也就没有可能。

由此,我们看到中国人先今的心态。因为仇恨贪腐官员,所以憎恨其子女,甚至如此惨案也不能惊起他们的同情和怜悯。向杀人凶手致谢,对无辜惨死的同胞冷嘲热讽。村民维权却用上炸药,招来军队报复,造成更大损失。

这两种其实都是源于一种心态,就是暴民心态。中国社会历来分裂成两个部分,掌权的和被统治的。这两个部分没有互动,只是单向的由掌权者发号施令,从来没有下民回馈的监督。因此形成了官本位文化,官是权力和道德的化身,因为没人敢监督所以就代表一切利益,民的身份低贱,被任意侵夺,只有盼望一个不太丧良心的好官。这极端发展就是民不聊生,起而造反。于是就成了暴民,报复是唯一的目的。大泽乡,黄巾,赤眉铜马,瓦岗,黄巢,梁山泊,太平天国无不是如此。暴民思维就是以复仇为唯一标准,视对手为非人类,可以任意欺凌残杀。结果就是两大集团的对决,残忍凶暴无与伦比的战争,直到一方被杀光,才可以停止。

中国历史就是这么反复书写的。仇恨一点点积累,没有释放的渠道和空间,直到大乱来临,人们肆意报复仇杀,十室九空,尸横遍野。如今,我们在互联网时代又看到了这个阴惨古老的幽灵。真正对中国前途担忧的人,最迫切要做的是化解这个幽灵,用西方的法制和平等精神来置换这几百年一发作的痼疾,把国家和人民从尸山血海的前景中挽救出来。

仇恨不是解决问题的良药,他只能带来更大的灾难。耶稣说爱你的仇敌,为那逼迫你的人祈祷。这并不是无原则的滥觞,乃是化解仇恨,阻止暴力的必经之路。仇敌也是人,有感情欲望,犯罪也能悔过。我们如果能不判断人,不憎恨人,无论他曾如何伤害你,都能以常理和常情去对待人,虽然不如耶稣般能爱他,却也可以避免仇恨的不断升级,避免无法化解的矛盾产生。

渥太华300多留学生和市民为被杀的两个中国青年举行烛光纪念,愿这两个无辜的灵魂能去天堂。我希望我们也能纪念那被杀的村民,愿他们的灵魂能得安息。渥太华的警方已经掌握了重要线索,很快就能抓捕嫌犯归案;汕尾警方也拘捕了下令开枪的警官,正在调查当时的情况。让我们寄希望于司法的审判,安慰受伤的心灵,用得以伸张的正义去悼念死去的人们。非如此,中国人不能进入文明的世界。(罕见奇谈 五骆驼)

西方这套表面文章, 只是重复着它们前百年来的固有的轮回. 他们也曾经有过法制和平等精神, 但并不能长久, 也不能消除仇恨. 皈依了基督, 也解决不了问题. 大汉红朝的最高统治者已经深刻意识到不能重蹈历史, 大明末年, 君非亡国之君的惨痛教训, 还历历在目. 明末, 全国上下的纵情淫乐之风, 年轻的皇帝也无法扭转. 但大明亡后, 南明在抵抗时候, 全国上下缺乏民族国家意识也是惨痛教训. 当然, 这个意识的提高在七十年前民族再次危亡的时候得到了检验.
既然讲历史, 每个汉人, 不管飘落到那里, 都要牢记自己的民族在近五六百年中被亡国灭族两次, 几乎被亡国灭族一次. 被满蒙日三族奴役过三次. 如果没有这种危机意识作为行事的大前提, 这个民族的整体是不可能强大的.
 
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