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华 (原创)落魄剑手 -大家多提意见。

nuli

wunai
注册
2002-12-25
消息
9,653
点数
0
  • 第一回 第一次失手

    才响了几声闷雷,大雨便迫不及待的骤然而落。

    在通往河北黄田镇的马道上,有一家无名的木造破败小客栈,一个穿着破破烂烂的毛头小伙子,独自坐在门槛上,两眼怔怔地望着前方,似乎是在期待着什么。然而夜是愈来愈深了,而雨仍下个不停。不一会儿,小伙计终于站起身来,神色黯然,正准备转身走进店内的时候,一阵急乱的马蹄声,踏破淙淙雨声而来。小伙计脸上闪过一丝企望之色,不由自主地反而往店外走了几步。二十匹骏马在这夜色雨幕中疾驰穿梭。当先的两骑抢先在这家荒野小店门口勒马停步。

    “官老爷……”小伙迎向前去,说道:“在小店休息避雨吧?再往前去可要二十来里路才有人家呢!”

    店小二见他身上并无雨具遮蔽,衣物被雨淋得狼狈,料想必是仓惶间连夜赶路,来不及顾及如此芝麻大点的小事。

    马上骑士身着白色服,眉清目秀且样貌俨然,神色间却甚凛然。另一位骑士穿着黑色武斗服,脸色黝黑,两道浓眉配着一对猛虎大眼,望之令人生畏。跟上的骑士都是腰佩钢刀,一看就是练家子。 当先的白衣骑士一听还有二十多里路,眉头微微一蹙,道:“弟兄们,咱们得快,不然红货就入他人之手了。”

    随即纵马,溅起一片泥花。


    那黑脸汉子回头对店小二吼道:“爷们的行踪要是被泄漏,你全家免不了

    横尸街头。”随手扔去一个金元宝,众人当即纵马尾随当先白衣骑士。

    店小二对着地下吐了口吐沫,寻思道:“有什么了不起,不就有几个臭钱吗。”反过来一想,自己无缘无故得了个金元宝,美孜孜的把什么都忘了。

    大雨中,两十匹骏马在马道上飞驰着,突然一匹黑马慢吞吞的横在并不宽阔的马道上。马上的骑士一身夜行衣,身上似乎并无任何兵器。众人无奈之下猛然拉动缰绳,群马长啸声连绵不绝,竟然同时止步不前。马上骑士的骑术可见一般!

    黑脸汉子怒道:“好大的胆子,不想脑袋开花的话,就滚开。”


    夜行人抱拳做了个揖,说道:“在下迎风,奉劝诸位兄台早日回头是岸。”


    黑脸汉子吼道:“你他奶奶的,爷今天非在你身上捅两个窟窿不可。”刷的一声,拔出腰间长剑.白衣骑士连忙按住黑脸汉子持剑的手,小声劝道:“钟兄,事关重大,你先忍一忍吧。让小弟试探试探对方什么来头再说。” 说完对迎风道:“久仰久仰,原本定尊大侠之意,可在下实有要事在身,还望大侠多多谅解。”



    迎风淡淡的道:“能惊动秦丞相手下高手剑下孤魂-萧重,漫天血剑-钟贺的事当然不会是小事。明人不说暗话,你所要找得红货早以被人捷足先登了。”

    众人大吃一惊。萧重脸不改色,可原本拉住缰绳的手却慢慢的握住了剑柄。众人更是侧身下马,拔出腰间钢刀。只待白衣领头萧重一声令下,就让夜行人死无葬身之地。

    萧重慢慢闭上了眼睛,双眼突然一睁,道:“阁下知道的事太多了,怪不得别人。拿下!”

    众武士立马将迎风团团围住,迎风突然一个翻身,在马背上轻轻一蹶,在空中从腰间抽出软剑。

    猛然几声惨叫,靠的较近的几个人随即喉咙喷血倒地而亡。不等迎风落地,十于把家伙同时朝迎风砍去。

    只听挡的一声,剑尖在刀尖上一点,迎风又重新高高飞起。这招剑法实在不易,想那刀尖何其之小,便在神定气足之时,要以长剑对准刀头一点,也非易事,况且此时正在激斗之间?更何况此时要以剑刀相抵之力,让身子高高弹起?若非使剑之人内力浑厚,剑法高超,决计无法办到。众人见他这招死里逃
    生,大都一愣。然而高手之间的决斗,生死往往取决于一刹那。迎风猛地剑花一挽,半空中闪出十几点寒星,众人纷纷中剑倒地。迎风此时身子已然下坠,眼见两脚便要触地。突然迎面两道寒光,萧重和钟贺竟然瞄准时机,猛下杀手。迎风大喝一声:“来的好 !”猛提真气,左掌运起师传掌力,以劈空掌的上乘手法像钟贺拍去。 就在两把长剑堪堪刺中迎风面孔的时候,钟贺闷哼一声,

    像断了线的风筝一搬倒飞出去。狠狠的摔在了地上。眼前一黑,接着什么也不知道了。与此同时迎风右手的软剑并不缓慢,使出缠字决,软剑如游龙般缠住了萧重的长剑。萧重把持不住,长剑脱手后深深的刺入了地下,剑尾摇摆不定。迎风接踵而来的一掌正中萧重前胸。萧重脚下一个不稳,倒在地上昏迷不醒了。。。。


    正午,雨过初晴,太阳的光辉战胜了无边的黑暗,一轮彩虹挂在天的尽头。北风咧咧,那河北黄田镇马道上的小客栈更是摇摇欲坠。

    萧重此时慢慢的恢复了知觉,胸口的刺痛使他想起昏迷前的一幕。 他忽然发现躺在自己身边仍然生死未卜的钟贺和坐在对面木椅上的神秘剑客迎风。此时萧重才发现迎风其实并不如他想象中的老态龙钟。 迎风约莫二十来岁,穿着儒生衣巾,形相清癯,丰姿隽爽,湛然若神。此时手里拿着上好的女儿红,正在慢慢品尝。


    萧重沉声道:“尊驾明知道我们是丞相府的人,还杀伤我们这么多弟兄。用意何在?”

    迎风笑道:“ 萧兄此言差矣,那红货被众多金国高手夺取,你们去也是白白葬送掉自己美好的前途。如在下不去除那些跟班,这红货被金国所夺的消息又有谁来传达给丞相? ” 迎风见萧重脸上阴晴不定,续道:“这消息可价值连城啊。”

    萧重道:“那为何尊架又要猛下狠手,把我打成重伤,为何又留下钟贺?”

    迎风仰天大笑:“萧兄啊,萧兄,亏你在丞相府混了这些年头。在众多高手的围攻下如果钟贺不和你拼死冲出重围,你何德何能可活着回去。 回去还不是死路一条。”

    突然门外一阵喧哗,迎风眉头一皱,对萧重悄声道:“门外有几个金狗,恐怕是来搜查你们的。” 话音刚落,房门哐当一声被人踹开了。 四个金人武士手持弯刀冲了进来。为首的老者嘟嘟了几声女真语,迎风冷哼一声,向那其中一个武士背心抓去。那人斜身闪开,回了一刀。

    迎风左掌拍出,劲风到处,将那人弯刀激开,右手发掌攻向另一个老者。那老者后发先至,刀已劈向他小腹,刀招迅捷无伦,迎风见多识广,知道这一招虽是一招,却是两劈,一刀劈出后跟着又再劈一刀,当即小腹一缩,避开了第一刀,立即左手掠下,伸中指弹出。那老者的第二刀

    恰好于此时劈到,便如弯刀伸过去凑他手指一般,铮的一声响,弯刀断为两截。那老者只震得半身酸麻,连半截弯刀也拿捏不住,撒手丢下,立时纵身跃开,已吓得脸色大变。迎风左手探出,抓住了攻向自己的一人后腰,提将起来,挥向另一人的弯刀。那人大惊,急忙缩刀,迎风趁势出掌,正中他胸膛。那人登登登连退三步,身子幌了几下,终于坐倒身亡。迎风将手中的武士向第四人掷出,去势奇急。那人正举刀要砍萧重,待要闪避,却已不及,被飞来那人重重撞中,两人都口喷鲜血,登时死去。四名武士被迎风于顷刻之间打得一败涂地,其中只那老者并未受伤,眼见这等神威,已惊得心胆俱裂,突然纵身急奔,意欲夺门而出。萧重叫道:“别放他走了!”迎风左腿横扫,正中那老者下盘。那老者两腿膝盖关节一齐震脱,顺着倒下之力双手一撑,破窗而出,接着双手犹如双腿般在地上乱爬朝坐骑赶去。迎风抽出萧重佩剑,在手中提量了两下,猛然朝那金国老者飞了过去。

    金国老者嗷的一声惨叫,背后心房处被长剑贯穿而入。迎风正待转身入内,眼角忽然瞟见一队彪骑飞驰在远方天地交接之处。



    迎风对萧重道:“萧兄,快带着你兄弟从后门上马朝南而去,十几个相府高手都在那里查找你们的下落。后会有期。”


    萧重感激的对迎风道:“大恩不言谢,迎风兄以后用得着小弟的地方只管支一声。保重!” 背起钟贺朝后门的马匹走去。


    迎风慢慢的走出客栈,傲然立于老者尸首身侧。 没了脸上的笑容,取而代之的是刀削般冷峻的面容。 这一行人马不停蹄地来到客栈前,

    却在数丈以外齐齐将马勒住。“好一个用剑高手,阁下可是当年失踪在如风山庄,李庄主的长子李迎风。” 为首的青衣人语调虽低,

    但话中每一个字都穿透狂风清晰可闻。迎风微微颔首,淳厚的杀气无声的弥漫开来,连风也被激荡得乱了阵法,金国武士个个屏息凝神,暗暗抵御着这椎心刺骨的煞气。迎风扫视全场目光如利剑搬刺透每一位金国武士的心房。为首的青衣武士看见了死去的老者,脸上惊讶的神色显而易见,自言自语道:“想不到中原还有如等高手的存在。不会吧。。。。这剑式。。。难怪恩师嘱咐万分。”

    迎风仍是一动也不动,天蓝色的头巾随风飘扬。 为首的青衣武士纵声长啸:“昨夜搅乱我大金国好事的想必就是阁下了。老夫到要见识见识阁下高深的武功。” 说罢翻身下马。随同的十二人同时翻身下马,单膝点地,任由狂风肆虐,飞起他们青色披肩。可见他们对这首领的恭谨和击败敌人的信心是无与伦比的。

    迎风冷声道:“在下不予无名之辈过招,报上名来。” 那为首武士努极反笑,笑道:“老夫就是金国马朗唐。”

    迎风哦的一声,似乎明白了什么。迎风接道:“原来是金国第三高手,失敬失敬。” 言罢,他左手一挥,一条银白的光束从腰带中如蛟龙般疾射而出。杀气大盛。忽然蓝光一闪,夹带着数点流星如汪洋之海将白色的剑芒吞没,杀气顿止。

    迎风一愣,寻思道:“不愧是金国第三高手,得留神了。”

    迎风剑式一转,蓝色的剑光皎如明月,却剑剑不离马朗唐的要害。 只见马朗唐不慌不忙的斜退两步,好像漫不经意的随手还了一招“天地和祥”,迎风那一招凌厉之极的剑招竟连他的衣角都未沾着,给他这一招轻描淡写的“天地和祥”一下便化解了先手攻势,逼得要回剑防身了。“天地和祥”乃是一招甚为普通的招数,中土各大剑派之中都是有这一招的。 金国的刀法与中士各派不同,“天地和祥”这一招却也不过是与各派的入门刀法大同小异,并无特别精奇之处。迎风大吃一惊,却是惊而不乱。当下转采攻守兼施的绵密剑法与马朗唐交手。不料马朗唐见招拆招,竟是随意挥洒,毫无杂乱无章的兆头! 迎风一剑平胸刺出,招式未老,剑尖陡地一翻,划了半个弧形,变成横卷之势,名为“万流归宗”,变化奇幻,当真是凌厉之极!马朗唐喝了声:“来的好!” 马朗唐刀法突变,只见刀光错落,刀锋如环,连绵不断。东划一刀,西划一刀,上劈一刀,下撩一道,刀里加刀,式中套式,一刀接着一刀,重重叠叠,好像波浪般的涌上来,登时把迎风的身形套在他的刀光剑影之内。迎风在他刀势之内腾挪闪展,似乎是只有躲避的份儿,给他逼得越来越紧了。在剑圈笼罩之下,迎风倏的欺身直进,闪电般一剑插去,旁人连他怎样出手都未看得清楚、只听得马朗唐失声惊呼,剑光电射,迎风手中那柄长剑已经飞了出去,刚好插在马朗唐前胸,剑柄颤动,久久未休。然而马朗唐到底是金国第三高手,受创以后聚集最后力量狠狠的打中迎风小腹,马朗唐打完这一掌,精力耗尽,加上前胸剑伤实在太重,断断续续的道:“天意,天意,飘零剑式。。。” 话没说完倒在地上挣扎了几下就死了。

    迎风喉咙一甜,一口鲜血从胸中涌了上来,但在金国武士面前,迎风不愿丢了大宋的脸面,强行把这口血给吞了下去。因此所受的内伤更加严重。迎风冷声道:“还不滚,难道要我大开杀戒?” 众武士见自己敬仰的头领被杀,自付不是迎风的对手,纷纷狼狈的翻身上马而逃。

    迎风拖者受重创的身躯朝自己的坐骑走去。。。。
     

    妖精

    新手上路
    注册
    2003-02-04
    消息
    7,272
    点数
    0
    随便写些东西吧,我喜欢悲伤的
     

    露露

    幸福果子
    管理成员
    VIP
    注册
    2002-05-23
    消息
    22,952
    点数
    0
    不错啊~
    继续努力,,nuli~```
     

    nuli

    wunai
    注册
    2002-12-25
    消息
    9,653
    点数
    0
    (原创2)第二章--老天无眼

    时值 绿遍了江南的时候――

    一个剑届星目,虎背熊腰,年约三十左右,身着黑色劲装的刀客来到了街头,面前正是城中最大的酒楼―

    ―奉天楼。

    他神态从容而高傲,微笑中含着冷峭的意味,双目一转,射出凛冽的炯光,选定一副座位,走了过去。

    奉天楼生意像来不错,几十座位,此刻就只剩下那一桌,尚未有人。

    楼中人头攒动,店小二正忙得头昏脑涨,不可开交,要找座位,似乎只有靠自己的眼明脚快。那刀客眼睛够明的了,

    只是脚下慢了一步,当他刚走近那副空座位时,一个白影由他眼前掠过,疾足先登,占了那座位。

    那刀客剑眉微皱,身形晃动间,也到了那副座位前面,与那疾足抢先之人站了个面对面。

    一照面,那刀客眼睛一亮,呈现他眼前的是一位白衣公子,神态潇洒,一张面孔长得万分俊朗

    ,只是满面阴森森的,使人有一种说不出的怪感。

    那白衣公子行了个掎,道:“兄台敢情也是要找座,可在下实在是重病在身,不然定另寻它座。”

    那刀客薄怒的脸被他有礼的道歉再也板不起来,退步转身,只好另觅座处。

    忽听身后那公子,高声地叫道:“小二,送两副碗筷来!”那刀客听了一怔,迅快地转念忖道:“他要两

    副碗筷,莫非……”眉梢一皱,忙又转身道:“不用客气,在下另外找地方坐就是了。”

    那公子微微一笑,俏声道:“兄台敢情也是江湖中人,在下一路上被人追杀,多摆一副碗筷也不过是掩人耳目罢了。”

    话才说完,刀客不禁怒目相视,可是他们二人对视一阵之后,都不禁哈哈大笑起来。 笑声过了之后,又是一阵沉默,


    公子道:“兄台如果不在乎惹祸上身的话,不妨和在下挤挤。 ”

    刀客笑着点头,道:“好,我反正在这里等人。”

    公子不禁兴趣大增,紧问道:“你等谁?”

    刀客含笑不答,那公子略一思索,微笑道:“你是等仇家?”

    刀客微微摇了摇头,反问道:“你知道如风山庄?”

    公子喝了一口茶,回答道:“如风山庄!知道。 如风山庄怎么了?”

    刀客微微点头,道:“如风山庄庄主在近日内将会收到朝廷的圣旨,赐赏当地的总兵一职。”

    那公子闻言双目发出了惊奇之色,片刻才道:“兄台此言当真? 绝无儿戏?”

    刀客心中不禁暗暗钦佩,心中忖道:“这公子果然非比寻常,他要不是身无兵刃,恐怕我还认不出他就是李迎风!”

    刀客心中如此想,嘴上却道:“千真万确!”

    忽然一队官兵冲入客栈,为首的军官左右张望了一下,朝刀客的桌子匆匆走去,道:“我的乖乖龙的东啊,您老还在这,快走,丞相府

    立马来人抓你了!到时我也帮不了你。 别让这班兄弟们为难了。”

    那公子道:“实不相瞒,在下就是李迎风。丞相府的人来抓你,金国满天铺地的要我的人头。兄弟,不如咱们一块行一程,路上也好有个

    照应。”

    刀客豪爽的笑道:“好!兄弟,我姓萧,名风。 曾是岳将军手下的一个参将。 这伙官兵原来都是一起出生入死的兄弟,如今。。。。”

    说着这震耳的笑声被低叹声给取代了。

    迎风道:“事不宜迟,咱们走。”

    “李迎风你还往哪走!明年的今天就是你的忌日。” 一阵啸声从远方声平中远的传了过来。

    大战即将来临,生与死系在一线之间。
     
    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