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华 *大家帮忙想一个题目吧,写了这么多了*与你绝对相关的接龙,想参加进来!(各位大侠都来接龙吧)

紫色龙胆草*彼岸

新手上路
注册
2003-05-08
消息
210
点数
0
  • "浪子峰!住手!"正当潺潺惊讶于浪子峰的坚决和冷漠的时候,浪子峰已经一剑刺出,直抵潺潺的心脏。习过武的人当下都能看出,除非浪子峰自行收招,不然无论如何潺潺都无法躲过这一剑----夺命的一剑。"杀了她,再也没有人知道这事情的真相了。"无须完美冲着浪子峰大喊,无论如何也不能让潺潺受伤,更不要说是死掉了。
    "啊~...."
    "潺潺,你......"无须只听见潺潺一声惊叫,浪子峰的剑已经刺入了她的胸膛,鲜红的血液立刻浸湿了衣襟。而潺潺也不愧是一流的杀手,虚招一闪,浪子峰的左臂上也被潺潺划出了一尺长的伤口,血流如注。"潺潺,潺潺,你还好吧。"无须脚步一晃,已经把潺潺带到凝香小筑的另一边。
    浪子峰微微喘气,道:"无须,你说什么?流水潺潺,她,她到底知道什么?"看着昏迷不醒的潺潺,浪子峰问无须,他想,无须完美一代侠士,不会骗自己,这潺潺,他一再保护,一定,一定有什么原因。
     

    紫浣花

    *百花掌门司*之-=冷艳魅惑仙子=-
    注册
    2002-04-11
    消息
    673
    点数
    0
    能否把我也写进去
    还有 银剑寒雨狼 呵呵

    比较难办 试试吧

    也可以说我是小狐狸 也可以 呵呵

    正好和狼能配上 嘻嘻
     

    银剑寒雨狼

    新手上路
    注册
    2002-09-18
    消息
    570
    点数
    0
    好 写得真好 那我该怎么出场? 是不是很厉害的武器呢
    哈哈
    期待中
     

    紫色龙胆草*彼岸

    新手上路
    注册
    2003-05-08
    消息
    210
    点数
    0
    紫色龙胆草*彼岸

    看着无须对潺潺的关切,浪子峰心想,无论出於什么原因,这其中一定有什么秘密。也许,也许真的就是关于当年.....
    想到这里,浪子峰一阵心痛。当年爹娘,兄长,姐姐...今夜残星隐月,他又是独自坐到天亮。

    很快两个时辰过去了,浪子峰思前想后,觉得事有奚跷。无须完美带走潺潺的时候,她正昏死过去,但是潺潺的手却松开了泪痕紧紧的拉着无须的衣襟。江湖中人把自己的武器当作自己的性命,决不离身的,可是......这流水潺潺经如此信任无须完美......



    露露

    朝阳透过窗棂洒在地上,几声鸟啼夹杂着花朵的幽香飘进屋内。阳光照射到浪子峰的脸上,嘴角上扬,一丝苦笑极不相称的出现在这张俊朗的面容上,让人不难想象此人心中有着一些痛楚~
    ‘又是一天,哎’望着水楼外美丽的西湖,浪子峰走出屋外~朝阳将本来极魁梧的身影完美的拉长~
    ‘今年的蝴蝶兰开得格外得早,不知道她,,,'年轻男子有时一丝似曾相识的苦笑,轻拂着灿烂夺目的蝴蝶兰~
    不知道从哪里来的白鸽从自己的眼前略过,他看到白鸽,面色凝重,信步走到白鸽面前,这白鸽好似也不怕于见人,年轻男子从白鸽脚换上的小铁桶内拿出一张小纸片,只见上面写有‘吹花小筑’


    紫色龙胆草*彼岸

    吹花小筑是一个武林中谈之色变得杀手组织,组织中有很多神秘的人物,为首的就是冷裤,也就是那个让浪子峰恨之入骨,至今却又不得不为之效命的人。
    吹花小筑的杀手之间都不曾见过,他们都被冷裤安排在各个地方,各个组织。但杀手就是杀手,一般完成任务之后都会销声匿迹,等待下一次的任务。浪子峰曾经怀疑其实潺潺也加入了吹花小筑,但是一直这个疑问都没有办法证实,唯一可信的是,潺潺真的达到了冷裤对他的杀手们的要求-----绝对的冷酷,即使是笑得时候眼睛也是不笑的。
    "唉~~~~梦儿~~~"浪子峰看完鸽子带来的口信,一声轻叹,眼中充满温柔的神色。自己就是因为没能达到绝对的冷酷无情才被冷裤抓到了把柄,竟然囚禁梦儿来威胁自己为他效命。"这个卑鄙的人。"浪子峰暗骂一声。
     

    紫色龙胆草*彼岸

    新手上路
    注册
    2003-05-08
    消息
    210
    点数
    0
    露露

    月色如水,虽然依是初春,但是依然吹得凉凉的风,正好符合此刻疾步行走的浪子峰的心境。
    突然,浪子峰停下,抬头望去,原来‘吹花小筑‘近在咫尺。他的脸上毫无表情。
    ‘哈哈,浪贤侄依然是如此守时阿。’一个身材中等,微胖,但面容慈祥的老者出现在厅中。虽然已是古稀之人,但是声音洪亮,中气十足,一动一静隐含着天地至理,一看边知,此人武功深不可测。
    浪贤侄,这位流泪家族唯一的幸存者,如今问情的主人-浪子峰。
    ‘闲话少说,你找我来又有何事。’话中充满寒意,让人不自然的生出一丝畏惧。
    ‘贤侄还是快人快语啊,那老夫就话切正体,近日你在水楼可发现有何异状。’老者笑曰,虽是笑着说话,但却让人感觉不到一点柔和。
    ‘无何异状,众人都在办理准备攻打古堡的一切事情。’同样的语气,同样的感觉。
    ‘很好,哪,浪贤侄一切好自为之了。’
    ‘如果没有别的事情,我先告辞。’浪子峰话落转身。
    ‘她好吗?’此时浪子峰的背影散发一种让人说不出的凄凉感觉。
    ‘哈哈,贤侄大可放心,有柔情在照顾她,她会很好。’老者此时的神态赫然是一方霸主的气势。
    浪子峰脸上又出现了那种独有的“微笑“,身影在老者的视野里一闪即逝。
     

    紫色龙胆草*彼岸

    新手上路
    注册
    2003-05-08
    消息
    210
    点数
    0
    浪子峰赶回水楼的时候,泡泡正在招呼客人。见到浪子峰,泡泡一惊,但还是开口道"浪子少侠,寂寞在房内等你,有事要与少侠商量。"一边说,泡泡手一指西厢房,转身离开了......
     

    妖精

    新手上路
    注册
    2003-02-04
    消息
    7,272
    点数
    0
    现在的浪子少侠,已然是无心猜测寂寞搂主因何要事特意派人来叫他。浪子现在满心里都是千般的挂念,万般的疑问,在他心里,一种是爱,一种是恨,一个是关于自己所深爱的人的牵挂与思念,一个是关于自己族人的痛惜和悲伤,他已经累了,很累了!他也曾想过和自己爱的人浪迹天涯,不问世事,放弃一切的江湖恩怨,男耕女织,好似神仙情侣。无奈半路杀出个程咬金,掠走了自己的爱人,撕碎了他的梦,他以为自己可以不为恨而杀戮了,但是他不知道自己会为爱,而重握“问情”.....................
    真的,他现在都不知道什么是“情”?是爱?是恨?还是无止境的杀戮.......................
    也许他这一生如果解不开那个谜团,自己都要彷徨一生,而所有的人和事,都会走远,只剩下他一个人随意漂泊。
     
    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