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4]又要到了, 到底要不要平反啊?

superlover

青春已经谢幕,可我迟迟不愿退场
VIP
注册
2007-08-08
消息
4,109
荣誉分数
400
声望点数
243
平个屁!
 

superlover

青春已经谢幕,可我迟迟不愿退场
VIP
注册
2007-08-08
消息
4,109
荣誉分数
400
声望点数
243
当然土共要有智慧一点,倒是可以通过法院来解决,变成一场世纪大诉讼,以此形成司法独立的一个著名判例。最后国家给64受害者(包括学生市民军人)高额赔偿。

结论那是场双败的悲剧。

不过那只是我的梦想,说也白说
 

ccc

难得糊涂
管理成员
VIP
注册
2003-04-13
消息
215,937
荣誉分数
33,639
声望点数
1,393
肯定不会在习核年间。
 

ccc

难得糊涂
管理成员
VIP
注册
2003-04-13
消息
215,937
荣誉分数
33,639
声望点数
1,393
当然土共要有智慧一点,倒是可以通过法院来解决,变成一场世纪大诉讼,以此形成司法独立的一个著名判例。最后国家给64受害者(包括学生市民军人)高额赔偿。

不过那只是我的梦想,说也白说
你在劝说中共把自己送上断头台?
 

向问天

日月神教光明左使
VIP
注册
2012-09-04
消息
51,978
荣誉分数
9,799
声望点数
273
当然土共要有智慧一点,倒是可以通过法院来解决,变成一场世纪大诉讼,以此形成司法独立的一个著名判例。最后国家给64受害者(包括学生市民军人)高额赔偿。

不过那只是我的梦想,说也白说

怎么我感觉你这个方法很愚蠢呢
 

ccc

难得糊涂
管理成员
VIP
注册
2003-04-13
消息
215,937
荣誉分数
33,639
声望点数
1,393
所谓的右派分子只有几位没平反,所以反右斗争是必要的。
想想吧。
 

superlover

青春已经谢幕,可我迟迟不愿退场
VIP
注册
2007-08-08
消息
4,109
荣誉分数
400
声望点数
243
你在劝说中共把自己送上断头台?
绝对没这意思,希望中共自我革新,平稳过渡,土共与中国都能软着陆
 

一心无住

一心无往/振幅=0
VIP
注册
2008-10-02
消息
21,475
荣誉分数
5,718
声望点数
373
柴玲的讲话说他们就是要逼迫中共屠杀学生。还怎么平反?
 

向问天

日月神教光明左使
VIP
注册
2012-09-04
消息
51,978
荣誉分数
9,799
声望点数
273
每年都有新爆料:

我所目睹的“六四”

89年我家住在木樨地北里,临近北京复兴医院。该医院的大夫很多都是高干子女,其中有国务委员副总理中组部长的子女等,加上医院所辖的社区为国家机关宿舍所在地,特别是22号楼,24号楼为部长楼,消息十分灵通。六月三日,医院大夫之间就已经在奔走相告说:政府今晚开枪。但是,医护人员和全市人民一样几乎清一色都是支持学生的,这一点和文革期间大不一样,群众中不存在两派,全都是一派:支持学生派。因为学生代表民意,要求与政府对话,反腐倡廉,加速政治体制改革,是正义的。为了学生的生命安全,医护人员动员学生和市民暂时回避一下。但学生和市民们的爱国热情高涨,也许还过高估计了国家领导人的道德和良知。他们视死如归决不妥协,绝不后撤。大约晚十时左右,枪声大作,响声划破夜空,戒严部队开始屠城。阴影中动作娴熟的职业军人攒射着手无寸铁的学生和市民。仅十几分钟成百上千的伤员和救护者便涌进医院,满街的人一下全被驱散。复兴医院主楼正在施工,要进入急诊室必须经过一个二、三十米长和一米多宽的夹道,伤员的血将这条通道的泥土全部浸湿,泥泞不堪。急诊室里横七竖八全是伤者和死者,值班大夫叫刘英杰,是我的好友,中共党员,目睹如此多的市民遭政府军队射杀,一怒之下他当天晚上就写了退党申请,当英国BBC电视台记者采访他时,他愤怒地说“我们的政府简直是疯子”。由于伤者太多,医护人员根本忙不过来,更为严重的是血库的血浆很快告罄,很多伤员就因为抢救不及时而死亡。我印象最深的是有一位中年男子体壮如牛,工人模样,左臂有一枪伤,仅一筷子大的小洞,血流如注,但其面无惧色,任期流淌一地,经过者无不惊呼,促其尽快止血。他一脸豪气的说:“没事儿,这仇迟早要报”。大约仅半个钟头,我再次经过这里时,看见过道边伏尸一具,仔细端详确已没气,左臂上如筷子大小的洞还在,此人正是刚才那位一脸豪气的男子。我有些木然了。生和死就是一层窗户纸。他的死值得吗?他是否太大意了?如果他当时自我处理一下,哪怕用自己的右手掐住左臂,也许能幸免一死。也许他就是要以死抗争,用布衣之血溅污暴君的伪善嘴脸。6月3日晚复兴医院共接受死者56人。

中共是不许党员炒它鱿鱼的,刘英杰大夫后来被开除出党。他被开除党籍以后得到全院职工和领导的无声同情和支持,他在长达一年多的时间里拿着工资不上班,却没人过问他,就是例证。他天天在家突击英语,在市公安局和公安部有关朋友的帮助和策应下,居然通过合法的途径移居德国,躲过中共惯用的对不同政见者的长期迫害和无情打击。

由于戒严部队进城,北京市的公交曾经停运数日,职工无法上班,学生无法上学。6月6日公交恢复,我接到本单位同事F的慰问电话:“听说木樨地打得很凶,特别担心我出事,说下午准备来看我。我同意了。6月6日下午2点左右我去地铁街见F,接到她以后刚刚穿过22楼,一辆戒严部队的坦克竟呼啸着从东往西开过,光天化日之下,莫名其妙地向天上狂扫机关炮,由于长安街两侧高层建筑林立,特别拢声,机关炮益发显得震耳欲聋。街上行人如鸟兽散,我稍不留神F也不知躲哪里去了。我等了大约十五分钟,她才从一个墙后跑了出来,我觉得可笑说:“你怎么像兔子一样灵巧,眨眼的功夫就没影了”。她说:“好可怕啊,我魂都快吓没了,你还有心开玩笑”。又问:“你难道不害怕吗”?我说:“这几天,天天有开枪的,都习惯了。另外,声速慢于弹速,当你听到枪声,实际已经击中目标,来不及躲了,跑也没用”。我一边说一边领她看了复兴医院用自行车棚改的临时停尸房,共56具尸体。这些尸体前都放着他们随身带的证件,绝大多数是二十几岁的年轻人。其中有一个学生我印象特别深,他的学生证写的是中国科技大学研究生部,出生1966年。1966年对于我们中国人是永世不忘的。我和F感触的说:多好的年轻人啊!可惜生于动乱死于动乱。还有一个工作证写的是中国国际广播电台,像是一名记者,名叫张汝宁,三十四、五岁,新任命的俄语部主任,刚从苏联留学回来不久,那天晚上下夜班,路过木樨地回家,就被打死了。他父母是我父母的同事,他姐姐张汝清和我妹妹是同学。这些尸体始终没人认领,估计多是外地学员或民工。或许当时的大气候太白色恐怖,家属不敢认领。尸体已经腐臭,为了减缓腐臭速度,医院泼洒了浓重的福尔马林,腐臭和福尔马林的味道混合在一起更令人作呕。医院的停尸房只有十个冰柜,正常情况下医院自用两个,没有死亡报告,火葬场也不敢收,所以尸体只好在院子暴尸。

看完尸体我和F又到我家坐了大约两小时。快四点了,F要走,我又送她坐地铁,快到长安街时我们发现人们都躲在22号楼南边利用建筑物作障碍物,每个人都探出半个脑袋窥视长安街上的戒严部队,不敢通行,窥视的人一字排开有十米多长。这些戒严大兵头戴钢盔,手持钢枪站在路边。老百姓不敢过去。路上一个行人都没有。我询问了一个人:“让过去吗”?他说:“不知道,部队说开枪就开枪,谁还敢过去”?我又问:“刚才又开枪了,还是两小时前开的枪?”他说还是两小时前开的枪。我分析了一下情况,觉得不可能再开枪了,应该允许市民出行。估计是市民已被军人吓得如惊弓之鸟,自己不敢上街。估计归估计,万一大兵真开枪,后果也是不堪设想。我必须把F送上地铁,又不便让她去冒险,所以我决定冒险过去问一下,于是我向荷枪实弹的大兵跑了过去,一边跑一边想,也许他们会把我当作冲向他们的暴徒,随着一声枪响,我将应声倒在血泊中。很快我又自我否定了这种可能。我瘦小的身材,穿着裤衩背心,明显对他们构不成威胁,大兵不会误伤我的。说时迟那时快,只听一声大喝:“站住不许靠近”!我立即一个急刹车,停住了,距离大兵有十米开外。大兵警惕地握枪对着我,表情十分不友好。我调整了一下面部表情,谦卑地说:“我想坐地铁,给过吗?”大兵回答可以。我又没话找话地问:“那你们这是……”他慷慨激昂地回答说:“我们是三十八军在执行任务。中央军委有命令,今晚消灭二十七军,因为二十七军是叛军,他们向老百姓开枪。”

我简直不敢相信我的耳朵,激动地跑了回来,向躲在22号楼後面的群众说:“报告你们一个爆炸性的消息,部队今晚有大动作……”

木樨地22号楼附近的居民对我的话将信将疑。我说:“不信你们可以过去问。”于是,又有几个胆大的小伙子向大兵跑去。他们回来证实了我的话,这时已经有三五一伙的市民向大兵跑去,要亲耳听到这激动人心的消息。

如同发生了核裂变一样,最多只有二十分钟的时间,刚才还如同鬼子进村坚壁清野没有一人的木樨地,成千上万的人,就象突然从地底下冒了出来,涌向了街头。木樨地转眼间就成了“王府井”,人山人海,向所谓的三十八军致敬,成条的上好香烟,成筐的煮鸡蛋,都送到了“亲人”解放军的手里。人们欢呼着,跳跃着,帮助戒烟部队清除路障。甚至很多热情奔放的北京姑娘和大兵亲切拥抱。场面十分激动人心。这是,突然出现了三台摄像机,(也可能更多),开始抢拍起现场镜头。这异常的现象,这来得如此及时的摄像机,立即引起了市民的警觉。有一位年长的问我:“他们是三十八军吗?是来平息二十七军叛变的吗?”我连忙说:“我也有些感到不对劲。”但这时想制止正在激动不已的群众已经不可能了。由于人太多,我不得不踮起脚,并尽可能地靠近摄像机的麦克风,突然声嘶力竭地喊道:“你们是三十八军吗?是要平息二十七军叛乱的吗?我们会不会上当?”我希望我的喊声能够被录下来。但是,我很清楚,我离开麦克风还是太远了,是不可能被录下来的。即便录了下来,也只是报废了的带子。我就象落水的人,连烂草也想抓住一样,这是我唯一可以做的事情了。後来,我和几个木樨地附近的居民悻悻地离了开去。这些居民平时大家都互不相识,至今也不知道对方的姓名,也没必要知道。只要知道彼此的立场就已经足够了。但在运动期间,彼此都成了朋友。

6月7日清晨,当我打开收音机听新闻时,听到播音员播报:昨日首都市民热情欢迎戒严部队,在木樨地帮助部队清除路障,送烟送酒送鸡蛋……我怒不可遏,立刻跑下楼去,这时22号楼附近已经积聚几十人,大家见我就问你早上听新闻了吗?我说没听就不跑这里来了。大伙骂着:“流氓军队”、“流氓政府”、“无耻透顶”。

过了一个礼拜,22号楼的一个朋友(他是军队高级干部的子弟)告诉我,他的哥儿们是现役军官,已查明6月6日的骗局,是军委责成总参一手策划的,原因是国际社会质问中国政府:你们说群众是拥护戒严的,但为什么我们的媒体拍到的镜头都是反对戒严的?你们能不能提供一些群众拥护戒严的录像?中国政府让广电部送上这方面的资料,结果广电部检索了全部录像带共六箱之多,没有一个合格。只好捡起中共弄虚作假的惯技,炮制了6月6日群众拥护戒严的骗局。

“六四”枪声及6月6日的骗局使我看到了中共反动反人民的狰狞面目,上帝要让谁灭亡,就要让谁先疯狂。我对这个党已彻底失望,我为加入了这个党而感到耻辱,我也断然的退了党。转眼间“六四”过去15周年,中共至今不敢给学运平反,说明他还要坚持过去的反动立场与人民为敌。如果不放弃一党专政,不改革政治体制,中国的腐败将愈演愈烈。近年来国内要求为“六四”平反的呼声越来越高,这是人性的觉醒,是人民在走向成熟。


http://bbs.wenxuecity.com/64/12143.html
 

rosehip

Moderator
管理成员
VIP
注册
2012-06-26
消息
19,833
荣誉分数
9,820
声望点数
293
向师傅说平就平,向师傅说不平就不平。:p
 

ccc

难得糊涂
管理成员
VIP
注册
2003-04-13
消息
215,937
荣誉分数
33,639
声望点数
1,393
每年都有新爆料:

我所目睹的“六四”

...

“六四”枪声及6月6日的骗局使我看到了中共反动反人民的狰狞面目,上帝要让谁灭亡,就要让谁先疯狂。我对这个党已彻底失望,我为加入了这个党而感到耻辱,我也断然的退了党。转眼间“六四”过去15周年,中共至今不敢给学运平反,说明他还要坚持过去的反动立场与人民为敌。如果不放弃一党专政,不改革政治体制,中国的腐败将愈演愈烈。近年来国内要求为“六四”平反的呼声越来越高,这是人性的觉醒,是人民在走向成熟。

http://bbs.wenxuecity.com/64/12143.html
新爆料?
2013-1989=?
 
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