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孩子,谁陪你长大》12

腊八粥

星有灵兮
管理成员
VIP
注册
2014-04-06
消息
8,174
荣誉分数
16,447
声望点数
1,223
  • 本故事纯属虚构,
    如有雷同,请勿联想;
    如要联想,请勿对号入座;
    如要对号入座,请勿伸着脑袋接石头,
    温馨小提示:医药费自理,无保险。

    12
    此时在法国深山盘横多日的芙娘,神清气爽回到市区,在巴黎这样的大城市,她并不喜欢住在市中心气势磅礴却毫无差别的五星级商务酒店,反而选择一家气氛古典,更具有年代感和法兰西风情的罗莱夏朵酒店。


    芙娘的房间在顶层,她喜欢坐在欧洲老城堡的窗口,眺望着艾菲尔铁塔的阁楼,仿佛时间倒流,思绪飘渺回到了几个世纪前的法国英雄年代。


    但今天芙娘并没有多少“念天地之悠悠,独怆然而涕下”的怀古情怀,她刚刚跟蕊香接通了电话,对募捐事件的原委已经有所了解。


    她问蕊香:“写募捐书的孙正宜夫妇究竟知不知道墨家的经济情况啊?”


    “能不知道吗?反正,房子车子都是有目共睹的,但是在加拿大家家负债,就算有房子有车子也不一定就是富人啊。”


    “嗯,那么他们了不了解墨家夫妇的工作背景和单位保险的情况呢?”


    蕊香咬了咬嘴唇:“他们都说当时林珑刚刚从古巴回来,精神状态非常不好,她的妈妈也非常着急,希望邻居朋友想办法。他们又说募捐书其实是林珑的妈妈草拟的,他们看后觉得可以,就以自己的名义发在网上,现在看来确实有很多疏漏的地方,主要还是事出紧急,太匆忙了。”


    芙娘不置可否:“你把募捐倡议书的原稿和感谢信都发过来让我看看,我这两天就返回W市,到时候我们再细谈,一起寻找对策。”


    “谢谢你,老板!”蕊香如释重负,感激涕零。


    芙娘刚挂了电话,叮叮两声蕊香的邮件就到了,点开其中一封,正是那封名为《不让你孤单》的募捐倡议书。


    芙娘一字一句的边念边想:这募捐书是够煽情的,处处戳人痛穴,处处都是感情牌,难怪让淳朴善良的村民们备受感动。


    有关于墨岳背景介绍只有简单的两句话,最初捐助的个人中就有不少是墨岳的校友,不过回头来看,在学校和同学上大作文章,却对工作与同事所谈不多,确实有避重就轻的嫌疑。

    募捐书中提到只有工作单位给员工买的基本保险,又是一个擦边球,你不能说他们没有说实话,但又一次用轻描淡写的手法转移了大家的视线,如果真的是有目的,这后面的心机也实在太深了!


    再看感谢信,全文写得有理 有据 有节 严谨有余却毫无真情流露。避而不谈为什么募捐信中缺失了工作背景的信息,对大家的质疑也毫不理会。有村民总结道:家属基本上是说, 我们没有错, 要退款随便。如此对待村人的爱心付出,难怪村民哗然,感觉跟吃了绿头苍蝇一样。


    芙娘看到这里,不由得暗自摇头。蕊香年纪轻,出现疏漏再所难免;TONNY缺少经验,不到火候。两个人凑到一起,好心办坏事,竟然捅了这么大个篓子!


    如果这样一个募捐书在小范围内运作倒也没有什么关系,好心人同情怜惜墨家孤儿寡母,自发出资捐助也就可以了,可是偏偏这件事被闹得满城风雨,家喻户晓。这个年头,媒体才是人气的最终受益者,对于当事人自己,人气就是双刃剑,舞得好了切金断玉,舞得坏了,自断其臂。


    募捐涉及到了公众的利益,在质疑出来的第一时间就应该疏导澄清,而非压制。

    如何与大众保持有效沟通也至关重要,这都是危机公关的范畴,一步错步步错。


    最糟糕的是,在整个事件的处理过程中,捐款委员会错过了好几个重要的时间节点,导致事态加剧恶化,发展到今天这样不可收拾的地步。


    唉,都怪自己大意了,少交代了一声,走之前真该将自己律师的名片留下来给蕊香的。在西方社会,只要和公众有关,哪怕就是拍死只蚊子都该问一声律师。



    这一次的募捐对蜗村造成了巨大的负面影响,如果处理不善,恐怕会导致日后有需要的人再也不敢对社区公众提出募捐需求,难属家庭自身也将长期的生活在舆论的阴影之中,更重要的是也将对龙门的形象造成不利影响。


    蕊香自始至终都和墨家走得太近了,刚才在电话里,蕊香依旧委屈地说:“墨家遭逢大难,孤儿寡母上有老下有小,可怜可叹,我们为墨家开展募捐正是为了帮助她们一家走出困境,我力排众议,竭心尽力就是为了达到这个目的,所以才有100%支持家属的说法。”


    “但你可知道你这样说其实已经是将天平倾向了难属一方?龙门是蜗村人的龙门,如果你只听难属的意见,是不是无形中站在难属一方而排斥了所有其他村里人的疑议,这恐怕有失公平!”


    “怎么会呢?难属的悲伤历历在目,可是质疑者们却不惜挖人痛处,穷追猛打,难道要我任由难属受到第二次人为的伤害吗?”


    “你可记得前些日子定案的中国女留学生在自己的公寓中被奸杀的案子么?法官特别做出要求,陪审团中不得有华裔成员?其中的原因就是认为华裔对事主有明显了偏向,会直接影响到审判的公正性。同样道理,你因为接触到了难属,看到她们一家的悲痛,情感上已经偏向了她们,对后来的质疑都采取了排斥和打压的态度,其实你在不知不觉中已经有失公正!龙门是蜗村人的龙门,不是那一家,那一个人的。我们龙门做事的依据是良心道义和伦理没错,还要加上两个字:公道!”




    巴黎的夜晚下起了雨,细细的雨丝在桔黄色的街灯下更显静谧。芙娘信步下楼,漫步在陌生的街道上,街口华灯璀璨在雨水的映衬中梦幻般的华美,一时间竟然有了一种人生如梦的惆怅。


    芙娘走得很慢,欣赏着与白天迥然不同的巴黎风情。不知不觉的思绪又绕回到了募捐的事情上,龙门必须和墨家分开,恢复龙门中立而公正的形象,这样才能将公众对龙门的负面情绪降到最低。但龙门也不可以象TONNY那样逃之夭夭,丢下一堆烂摊子给大家,而且这件事不能再拖下去,任由负面的情绪进一步发酵变质,但究竟要怎样做才能两全其美,即最大程度的帮助难属,又能还蜗村人一个公道呢?



    轻柔悠扬的蓝调音乐响起,是芙娘的手机。


    芙娘接起电话,电话那头传来蕊香急切的声音:“芙娘,不好意思,打搅你休息了吗?”


    “没事,我正在散步呢,有什么事吗?”


    “刚才林珑给我打电话了,她说墨岳的父亲已经订好了机票8号就从中国飞过来。”


    “墨老爷子可以来吗?那太好了!”芙娘这话刚出口,又不禁感到疑惑,问道:“不是说墨岳的老父亲身体不好吗,万一他经受不住长途旅行,再出点差错可怎么办?”


    “是啊,我也是这样问的,不过听林珑说,墨老爷子的腿脚不是很方便,70岁的老人了都有不少慢性病,不过最近比较注意调养,情况还算稳定。最主要的是老爷子执意要来参加墨岳的葬礼,劝也劝不住。不过你放心,听说墨老爷子的侄女专门请了假陪他一起过来,路上可以照顾老爷子。”


    “那就最好了!”


    “另外林珑说她跟墨老爷子商量好了,她打算这两天就启程去古巴去接墨岳,不过还说不好会不会带遗体回来,如果实在没有办法,可能就在当地火化,将墨岳的骨灰带回来。”蕊香说到这里顿了一下:“芙娘,我听林珑说话也是有气没力的,好像精神并不是太好,但她是家属这事儿又必须由她出面.......”


    “那你觉得呢?”


    “要不我们龙门号召一下找个志愿者护送林珑去古巴,毕竟她一个女人家,又是千里奔丧,其中艰难可想而知!”


    “不错,你考虑的很周到......那这几天她家老人孩子怎么办呢?”


    “好像是邻居朋友自愿的过去帮忙照顾了,其实村里人还是挺有爱心的,不是吗?”
     
    最后编辑:

    jadejoy

    资深人士
    VIP
    注册
    2005-10-09
    消息
    1,748
    荣誉分数
    635
    声望点数
    273
    希望有一天看到合订本。
     
    最后编辑:

    Ayin_Ottawa

    初级会员
    VIP
    注册
    2006-05-03
    消息
    3,984
    荣誉分数
    257
    声望点数
    73
    自己copy & paste 就得了。谢谢楼主的辛劳。
     
    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