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华 白云的故乡 —— 新西兰

一尘

一曲晨歌
VIP
注册
2014-04-15
消息
6,465
荣誉分数
11,831
声望点数
1,223

一尘

一曲晨歌
VIP
注册
2014-04-15
消息
6,465
荣誉分数
11,831
声望点数
1,223

二. 下榻奥克兰Takapuna四姐家 
Staying in Fourth Sister’s Home in Takapuna Auckland

upload_2015-1-22_19-45-19.jpeg

Takapuna 湖​

我们住在奥克兰北岸 Takapuna 区四姐家. 这里很宁静,窗外格外绿,各种树木密密地围绕着房子长。绿得苍翠,绿得润目。 李子爬满枝头,很多熟了落在地上;家里人都忙,也顾不上拾起来。

upload_2015-1-22_19-46-39.jpeg

窗外的李子树​

Takapuna 区,是奥克兰北岸的市中心;被海水和湖水包围着。四姐家旁边就是大片的海湾水泽,水泽的边际是通往南北的高速公路。海湾的水和地面高度很接近。举步就可以涉水垂钓。我早晨5点就起来写我的游记,那是悉尼的早晨三点。我站在长满了芦苇一类的湾水旁,望着水中的水草,轻轻的波纹,晨光横射在水面上呈现出橘红色,觉得静谧美丽得有些失真。我怕那种感觉溜走,赶快写下来。

人这一生,一直都在堆砌,似乎在建筑一座宏伟的大厦。最后总有一天戛然而止。那一天用什么来衡量、评价这一生呢?财富?名誉?地位?其实,根本就无需衡量评价。人去楼空,很安静。

按自己的方式;更本色,更欣赏周围的世界;多一些经历就好了。真是很难说清什么样的人生更好。来到新西兰,人们变得简单了。简单就够了,何必复杂呢?

upload_2015-1-22_19-47-44.jpeg


Devonport
四姐和姐夫经营一个咖啡店。是一个非常传统的百年老店 —— Java House,在Devonport 区,经营着非常传统的咖啡和食品。他们从一位洋人的手里买下这个店, 已经经营十几年了。顾客都是当地的洋人,也有部分游客。 Davenport 是一个美丽的水边小镇,在奥克兰市中心的正北面,是一个非常美丽的旅游之地。街上种满鲜花。 沿岸,有宽阔的街道供游人游览,漫步,停车。水滨, 有高大的树林。 这么中心的位置在奥克兰似乎也只是一个非常普通的码头。比起悉尼的都市化,这里乡土气息更浓郁。房子也大都是简约的淡颜色的木房。树木花草不是那么华丽, 却淡雅清新。如果把悉尼比作一个浪漫的都市妙龄女郎;那奥克兰更像一个乡村少女;朴素淡雅,美丽自然,无粉黛铅华,却风韵动人。处处是美丽的海滩,处处是 碧水绿地。“春江潮水连海平,海上明月共潮升。” 我每次看到那似乎抵到脚下的湾水, 都会不自觉想起这二句优美的诗句。

姐夫主理咖啡店的全部西式食品,是一个非常好的西餐厨师。四姐在经营咖啡店之余,在医院做医务翻译。四姐一家人象很多移民一样以简单健康的方式生活着。来到奥克兰,我们都变得简单了。



Java House Cafe
我们住在那里的几天,四姐一家盛情款待,不但为我们做好西式和中式餐饮,甚至还备好路上的食品。每次上路,四姐都会嘱咐开车当心,把我们当成孩子一般。忽然感觉她很像婆婆。她的关怀总是在需要的时候,而且默默无闻。

很多年前每次我从牡丹江回哈尔滨,婆婆也是这样,起大早叫醒我,为我准备好路上的食品,默默叮嘱几 句。每次我走,她就站在楼侧目送我,直到走出她的视野。婆婆是一个非常善良、包容的人。尽管她有十个儿女,七八个孙儿,孙女。她依然关爱着每一个走近她生 活的人。她话很少,随时为你做一件小事,烤鞋垫、带食品。也许,我早该写写我的两位母亲,我的母亲和婆婆;她们都是可以把心中的母爱给与全世界的 人。。。。。。

他们象大本营的补给队,每次我们出发前,四姐都把一切为我们准备好。从奥克兰临别时,姐夫和四姐为我们准备了传统的饺子;也是咖啡店的特色食品;还有Peta 和色拉,蓝梅等水果。临别时,忙碌的姐夫再一次跑出来为我们送行。我们都到了懂得珍惜的年龄。看着四姐姐夫这样朴素温暖的爱意,心头一个热浪,眼里发潮。我怕自己出丑流泪,马上用幽默岔开。我说:下次见面不知道什么时候,快抓一抓吧!先生和姐夫握手;我和四姐握手。

告别了,坐在车上,心里升起“留恋不舍”。只有重归故地,告别亲人,才会有的这样淡淡的忧伤。在机场里,先生把高出他大半个头的外甥抱起来。那是多么不和谐,可是知道他们之间亲密的关系,就不奇怪了。

再见,山清水秀的奥克兰!那里有很多很多美好的记忆。
 

附件

最后编辑:

让我拥抱你

开坛元勋
VIP
注册
2010-04-24
消息
33,312
荣誉分数
17,677
声望点数
1,373
二. 下榻奥克兰Takapuna四姐家 
Staying in Fourth Sister’s Home in Takapuna Auckland

浏览附件484205
Takapuna 湖​

我们住在奥克兰北岸 Takapuna 区四姐家. 这里很宁静,窗外格外绿,各种树木密密地围绕着房子长。绿得苍翠,绿得润目。 李子爬满枝头,很多熟了落在地上;家里人都忙,也顾不上拾起来。

浏览附件484206
窗外的李子树​

Takapuna 区,是奥克兰北岸的市中心;被海水和湖水包围着。四姐家旁边就是大片的海湾水泽,水泽的边际是通往南北的高速公路。海湾的水和地面高度很接近。举步就可以涉水垂钓。我早晨5点就起来写我的游记,那是悉尼的早晨三点。我站在长满了芦苇一类的湾水旁,望着水中的水草,轻轻的波纹,晨光横射在水面上呈现出橘红色,觉得静谧美丽得有些失真。我怕那种感觉溜走,赶快写下来。

人这一生,一直都在堆砌,似乎在建筑一座宏伟的大厦。最后总有一天戛然而止。那一天用什么来衡量、评价这一生呢?财富?名誉?地位?其实,根本就无需衡量评价。人去楼空,很安静。

按自己的方式;更本色,更欣赏周围的世界;多一些经历就好了。真是很难说清什么样的人生更好。来到新西兰,人们变得简单了。简单就够了,何必复杂呢?

浏览附件484207

Devonport
四姐和姐夫经营一个咖啡店。是一个非常传统的百年老店 —— Java House,在Devonport 区,经营着非常传统的咖啡和食品。他们从一位洋人的手里买下这个店, 已经经营十几年了。顾客都是当地的洋人,也有部分游客。 Davenport 是一个美丽的水边小镇,在奥克兰市中心的正北面,是一个非常美丽的旅游之地。街上种满鲜花。 沿岸,有宽阔的街道供游人游览,漫步,停车。水滨, 有高大的树林。 这么中心的位置在奥克兰似乎也只是一个非常普通的码头。比起悉尼的都市化,这里乡土气息更浓郁。房子也大都是简约的淡颜色的木房。树木花草不是那么华丽, 却淡雅清新。如果把悉尼比作一个浪漫的都市妙龄女郎;那奥克兰更像一个乡村少女;朴素淡雅,美丽自然,无粉黛铅华,却风韵动人。处处是美丽的海滩,处处是 碧水绿地。“春江潮水连海平,海上明月共潮升。” 我每次看到那似乎抵到脚下的湾水, 都会不自觉想起这二句优美的诗句。

姐夫主理咖啡店的全部西式食品,是一个非常好的西餐厨师。四姐在经营咖啡店之余,在医院做医务翻译。四姐一家人象很多移民一样以简单健康的方式生活着。来到奥克兰,我们都变得简单了。



Java House Cafe
我们住在那里的几天,四姐一家盛情款待,不但为我们做好西式和中式餐饮,甚至还备好路上的食品。每次上路,四姐都会嘱咐开车当心,把我们当成孩子一般。忽然感觉她很像婆婆。她的关怀总是在需要的时候,而且默默无闻。

很多年前每次我从牡丹江回哈尔滨,婆婆也是这样,起大早叫醒我,为我准备好路上的食品,默默叮嘱几 句。每次我走,她就站在楼侧目送我,直到走出她的视野。婆婆是一个非常善良、包容的人。尽管她有十个儿女,七八个孙儿,孙女。她依然关爱着每一个走近她生 活的人。她话很少,随时为你做一件小事,烤鞋垫、带食品。也许,我早该写写我的两位母亲,我的母亲和婆婆;她们都是可以把心中的母爱给与全世界的 人。。。。。。

他们象大本营的补给队,每次我们出发前,四姐都把一切为我们准备好。从奥克兰临别时,姐夫和四姐为我们准备了传统的饺子;也是咖啡店的特色食品;还有Peta 和色拉,蓝梅等水果。临别时,忙碌的姐夫再一次跑出来为我们送行。我们都到了懂得珍惜的年龄。看着四姐姐夫这样朴素温暖的爱意,心头一个热浪,眼里发潮。我怕自己出丑流泪,马上用幽默岔开。我说:下次见面不知道什么时候,快抓一抓吧!先生和姐夫握手;我和四姐握手。

告别了,坐在车上,心里升起“留恋不舍”。只有重归故地,告别亲人,才会有的这样淡淡的忧伤。在机场里,先生把高出他大半个头的外甥抱起来。那是多么不和谐,可是知道他们之间亲密的关系,就不奇怪了。

再见,山清水秀的奥克兰!那里有很多很多美好的记忆。
依然是很美的图像和文字,带着一股感染力。

四姐一家的合影真好,那个咖啡店环境很优美,喜欢那种很高的房顶
 

腊八粥

星有灵兮
管理成员
VIP
注册
2014-04-06
消息
8,174
荣誉分数
16,447
声望点数
1,223
二. 下榻奥克兰Takapuna四姐家 
Staying in Fourth Sister’s Home in Takapuna Auckland

浏览附件484205
Takapuna 湖​

我们住在奥克兰北岸 Takapuna 区四姐家. 这里很宁静,窗外格外绿,各种树木密密地围绕着房子长。绿得苍翠,绿得润目。 李子爬满枝头,很多熟了落在地上;家里人都忙,也顾不上拾起来。

浏览附件484206
窗外的李子树​

Takapuna 区,是奥克兰北岸的市中心;被海水和湖水包围着。四姐家旁边就是大片的海湾水泽,水泽的边际是通往南北的高速公路。海湾的水和地面高度很接近。举步就可以涉水垂钓。我早晨5点就起来写我的游记,那是悉尼的早晨三点。我站在长满了芦苇一类的湾水旁,望着水中的水草,轻轻的波纹,晨光横射在水面上呈现出橘红色,觉得静谧美丽得有些失真。我怕那种感觉溜走,赶快写下来。

人这一生,一直都在堆砌,似乎在建筑一座宏伟的大厦。最后总有一天戛然而止。那一天用什么来衡量、评价这一生呢?财富?名誉?地位?其实,根本就无需衡量评价。人去楼空,很安静。

按自己的方式;更本色,更欣赏周围的世界;多一些经历就好了。真是很难说清什么样的人生更好。来到新西兰,人们变得简单了。简单就够了,何必复杂呢?

浏览附件484207

Devonport
四姐和姐夫经营一个咖啡店。是一个非常传统的百年老店 —— Java House,在Devonport 区,经营着非常传统的咖啡和食品。他们从一位洋人的手里买下这个店, 已经经营十几年了。顾客都是当地的洋人,也有部分游客。 Davenport 是一个美丽的水边小镇,在奥克兰市中心的正北面,是一个非常美丽的旅游之地。街上种满鲜花。 沿岸,有宽阔的街道供游人游览,漫步,停车。水滨, 有高大的树林。 这么中心的位置在奥克兰似乎也只是一个非常普通的码头。比起悉尼的都市化,这里乡土气息更浓郁。房子也大都是简约的淡颜色的木房。树木花草不是那么华丽, 却淡雅清新。如果把悉尼比作一个浪漫的都市妙龄女郎;那奥克兰更像一个乡村少女;朴素淡雅,美丽自然,无粉黛铅华,却风韵动人。处处是美丽的海滩,处处是 碧水绿地。“春江潮水连海平,海上明月共潮升。” 我每次看到那似乎抵到脚下的湾水, 都会不自觉想起这二句优美的诗句。

姐夫主理咖啡店的全部西式食品,是一个非常好的西餐厨师。四姐在经营咖啡店之余,在医院做医务翻译。四姐一家人象很多移民一样以简单健康的方式生活着。来到奥克兰,我们都变得简单了。



Java House Cafe
我们住在那里的几天,四姐一家盛情款待,不但为我们做好西式和中式餐饮,甚至还备好路上的食品。每次上路,四姐都会嘱咐开车当心,把我们当成孩子一般。忽然感觉她很像婆婆。她的关怀总是在需要的时候,而且默默无闻。

很多年前每次我从牡丹江回哈尔滨,婆婆也是这样,起大早叫醒我,为我准备好路上的食品,默默叮嘱几 句。每次我走,她就站在楼侧目送我,直到走出她的视野。婆婆是一个非常善良、包容的人。尽管她有十个儿女,七八个孙儿,孙女。她依然关爱着每一个走近她生 活的人。她话很少,随时为你做一件小事,烤鞋垫、带食品。也许,我早该写写我的两位母亲,我的母亲和婆婆;她们都是可以把心中的母爱给与全世界的 人。。。。。。

他们象大本营的补给队,每次我们出发前,四姐都把一切为我们准备好。从奥克兰临别时,姐夫和四姐为我们准备了传统的饺子;也是咖啡店的特色食品;还有Peta 和色拉,蓝梅等水果。临别时,忙碌的姐夫再一次跑出来为我们送行。我们都到了懂得珍惜的年龄。看着四姐姐夫这样朴素温暖的爱意,心头一个热浪,眼里发潮。我怕自己出丑流泪,马上用幽默岔开。我说:下次见面不知道什么时候,快抓一抓吧!先生和姐夫握手;我和四姐握手。

告别了,坐在车上,心里升起“留恋不舍”。只有重归故地,告别亲人,才会有的这样淡淡的忧伤。在机场里,先生把高出他大半个头的外甥抱起来。那是多么不和谐,可是知道他们之间亲密的关系,就不奇怪了。

再见,山清水秀的奥克兰!那里有很多很多美好的记忆。
“人这一生,一直都在堆砌,似乎在建筑一座宏伟的大厦。最后总有一天戛然而止。那一天用什么来衡量、评价这一生呢?财富?名誉?地位?其实,根本就无需衡量评价。人去楼空,很安静。” 说的真好!
四姐家的亲情这一段也写的真挚感人。
 

tulips

知名会员
VIP
注册
2004-05-18
消息
960
荣誉分数
320
声望点数
193
这个要顶。 美丽的新西兰,还有那种英语口音,很有味道
 

让我拥抱你

开坛元勋
VIP
注册
2010-04-24
消息
33,312
荣誉分数
17,677
声望点数
1,373
一尘,你的这一篇被收进了文学城的论坛热点讨论,恭喜你!
还真是,才看见一尘的这篇在文学城首页上,点击也上去了。
这样图文俱佳的游记是应该上首页。
 

一尘

一曲晨歌
VIP
注册
2014-04-15
消息
6,465
荣誉分数
11,831
声望点数
1,223
@耶书仑 照片好美! 其中有个地方, 是我上次留下大遗憾的, 下次去一定要补上.
看到金歌也喜欢新西兰, 非常开心!也由此旁证了新西兰的美啊。 下次去一定多看看!
 
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