采薇集

腊八粥

星有灵兮
管理成员
VIP
注册
2014-04-06
消息
8,192
荣誉分数
16,454
声望点数
1,223
《飞花入梦》

1-1.jpe


《飞花入梦》

她托梦给他,三月春祭, 繁枝红云,盼他来迎。

遂醒,枕边尤有余香,泪湿青衫,前世别离,飞花入梦,聚了又散。

她说,许了几生的愿,求了几世的缘,只盼这一世,不早也不晚。

他说,浪迹红尘阡陌, 命签卜了又卜, 卦象占了又占,只为捧她入怀,不早也不晚 。

三月暮雨, 他依约而来,一袭青衫,瘦削的肩, 紧拢的眉,春花几多, 流风回雪,那枝是她?

枝头一声轻唤 他仰头四顾,西风微凉, 花影如颤。

飞花飘摇而下, 为这一刻,她苦候已久, 望断了风烟。

一只翠鸟掠翅而起 ,他微微一愣,收了脚步。

飞花被清风托起又放下,顺着他的肩膀徐徐滑落,而他终究什么都没有看见。

再回眸,花事荼蘼,青衫渐远。

来春若有缘,不早也不晚。
 

腊八粥

星有灵兮
管理成员
VIP
注册
2014-04-06
消息
8,192
荣誉分数
16,454
声望点数
1,223
《假行僧》之聊斋版

这个故事的缘起是因为听了华晨宇版本的《假行僧》,实在是妖气十足的一个版本,让我想起狐妖,今儿就有了这样的一个故事。


“嗨,你在干什么?”
“我在等个人。”
“等谁?”
“我.....不记得了。”
——《鬼魅浮生》



秋阳的余辉将金色的琴弦拨响,天边晕开几抹微醺的晚霞。


傍晚的时候起风了,野风摇得山林哗哗作响,山间的暖意被阴冷的雾色一寸一寸地收进了黑色的口袋。此时从茂密的林后走来一个人,步子不快也不慢。林外的天空一片灰青,归巢的鸟儿在树端的啾鸣萧瑟下来。越来越暗的林子深处传来稀稀疏疏的私语声,尾巴一样,却怎么也听不真切。


这是个少年人,虽然是在荒凉的山林里行走却穿了一件华贵的袍子,领口袖边都缀着细软雪白的绒毛,腰间松松地系了一根金色的腰带,腰带上绾了一颗水一样的圆润光滑的明珠,在暮色黯淡的林中好像一颗会行走的灯笼。


少年慢悠悠地在林子里走着,好像漫无目的,又好像在消磨时间,他有时停下来对着发黄的小蘑菇发呆,有时俯下身子观看脚边的灌木,所到之处,花草树木好像能认出他一般,献媚一样的柔顺,他这里看看,哪里嗅嗅,闲逛得乏了,将手上采摘的花儿扔下,负着手依旧往山上走,只一会功夫就到了山顶。


山顶上空空如野,几丛半人高的艾草在山风中好像袅娜细高的舞女。少年寻了块背风的大石,又去捡了些松针树枝干柴之类在石头下堆成一小撮儿,他从怀里掏出燧石一阵用力敲打,没一会青黑色的烟从细软枯黄的干草中袅袅升起,火星跳了出来。


少年在篝火边坐下,仰头看向浩渺的天穹,一轮金黄色的月亮不偏不倚地注视着他,脉脉含情的样子,少年看着月亮出神,想着想着不由得哼起歌来。


我要从南走到北
我还要从白走到黑
我要人们都看到我
但不知道我是谁


身后的草丛里传来一阵窸窣的响动,走出来一个少女,她一身红衣,腰间系了一把亮闪闪的宝剑,头发抓了一髻,眼睛清亮亮的黑白分明。

9-1.jpg


女孩径直走到少年对面坐下,少年没有抬头,只顾着往篝火里添柴,任火苗蹿得又高又旺。


女孩伸过手来烤火,大咧咧地问,你刚才唱的什么曲子?听着跟鬼哭狼嚎一样。


少年放下木棍,搓搓手说,我自己编着解闷的小曲儿,你要想听,我认真给你唱一回就是。


不要不要,听曲子又不能吃饱饭,你有什么吃的么?


我也正饿着呢。少年白了女孩一眼。


女孩把腰间的剑取下来拿在手里,瞪着少年问,你叫什么名字?


少年咧咧嘴,没好气地说,你个女孩子家,张嘴就问人姓名是什么道理?


你腰间这么老大一颗珠子,想来是世家子弟,却身边连个书童也没有,手里也没刀剑,你不怕碰上贼人吗?


我一路穿山越岭,胳膊也在,腿也在,我的珠子也在。你管我呢?


女孩反手从背囊里拿出牛皮袋子,对着嘴喝了一口水,又摸出一块干粮递给少年,少年摆摆手没要,女孩不再管他,自顾着啃起干粮来,吃得饱了,女孩才说,月圆之夜正是野狐出没的时候,你为何不怕?


少年嘿嘿一笑,慢悠悠地说:你不也是一个人?


我当然不一样,我学过法术,遇到狐妖看我如何抽它的筋剥它的皮!


少年懒洋洋地靠在大石头上,抬手弹掉衣襟上的一片落叶,说,听说狐妖能幻化人形,张嘴说话跟你我一般无二,也会迷惑人,吃人的心肺,夺人的财物,连高僧和真人都不一定能认出来,你一个小姑娘又能拿狐妖怎样?



就是这样!少女腾地站起身,拔剑出鞘,剑尖指着少年,威风凛凛地说,哼,我看你就是个妖狐,成精的狐妖要练内丹,所以月圆之夜总要跑到山顶对着月亮吐纳,练功之前必取人性命,否则功不圆满,今天就是月圆之夜,你鬼鬼祟祟地跑到山顶对着月亮发呆,不是妖狐又是何人?


你不要狐妖来狐妖去的瞎嚷嚷啊....少年人依旧不紧不慢,斜着眼睛上上下下地打量着女孩,你说的也对也不对,我其实不是狐妖,你该叫我狐仙才是。


女孩用剑指了指少年腰间的那个珠子,冷笑道,你说你是仙,为何把修行的内丹挂在身上,分明是未成正果的狐妖罢了!


我若是狐妖,早将你吃了,凭你这小身板,还有这块小铁皮,能耐我何?少年哈哈一笑,上前一步,伸手一个指头,轻轻将女孩的宝剑推到一边,柔声说,我本来早该当狐仙了,只是还在等一个人,那人不来,我就成不了仙。



女孩本以为揭开了狐妖的真面目,他必定会奋起出招,没想到这家伙竟然毫无惧色,还说自己是什么狐仙,莫非自己真的看走了眼?等了一会儿,女孩问,你说你是狐仙,有何证据?


我说是狐仙就是狐仙了。你说我是妖,你要杀我,又凭什么?


狐仙也好,狐妖也罢,你这野狐总之十分可疑。你这身衣服,明明是个世家公子的行头,如果不是谋财害命这样的衣服又如何到了你身上?


我这衣服是人家哭着喊着非要送给我的,我不要她还老大的不开心,寻死觅活的让我为难,所以我只能勉强收下,之后我再也不见她了,这衣服丢了又可惜,只能穿着了。


少女奇道,人家喜欢你,你为何不见她?


我喜欢自由自在,来去没有牵挂,而且我跟她说了,我要等一个人,已经等了一千年了,可是她偏要痴痴缠缠没完没了,我不想害她,只好自己躲起来。这衣服你若喜欢我送给你就是。说着少年解开腰带,三下两下的脱下袍子抛在地上,袍子下面露出一件被磨白了的破旧长衫,只将腰带上的明珠取下挂在了颈中。夜风刺骨,少年不由得打了几个寒战,他却好像完全不在乎。


你还是快把衣服穿上!仔细着凉了。女孩缓缓放下长剑,将地上的袍子捡起来扔回给少年,嘴里却依旧说,我才不信你呢,你们狐妖要靠吸取人的精气才能修炼内丹,看看你的内丹这么大,也不知道害过多少性命!


我若说我的内丹里面只有眼泪呢,你信是不信?少年一脸严肃。


眼泪?女孩眼睛瞪得圆圆的,好像听天书一般。


我修行千年就是为了等我爱的人,一天等她不来,我的修行就一天不能圆满。每年月圆,我都来到这里,这么多年过去了,她只怕早已不是过去的模样,不过,我依旧每年都来这里等她....我不喜欢伤人,内丹只能靠收集天地山川的精气灵气和红尘中的痴情多情为继,我在山林中游荡了上千年,遇到人也好,妖也好,她们总是送我眼泪,这其中也有刚才那个痴情女的眼泪。经过这么多年,其实我的内丹已经长到了极限,却迟迟不能助我脱离苦海修道成仙,佛祖说,我的内丹里还缺最特别最珍贵的那颗眼泪。


最特别最珍贵的那颗眼泪?女孩奇道。



正是。可惜我不记得她的模样了,但是我想一旦能见到她我就一定会想起来的。少年自说自话般飞快地看了女孩一眼,目光中有些说不明道不清的东西,女孩的脸莫名其妙地红了,一时间竟然不知道该说什么好。她是个单纯的姑娘,多年来跟着师傅在道观里修行,师傅常说狐妖很狡猾,喜欢骗人和害人,见到了,二话不说就要把它杀了。她今天早上见到了这只狐妖,一直偷偷地跟着,可是也确实也没有见到他做什么坏事,不过是跟草木说说情话,与花鸟痴痴缠缠,他一整个白天都对着溪边的流水顾影自怜,将脸洗得白白净净,任谁见了都由不得的喜欢。


月亮被不知哪里飘来的云层遮住,橘红色的篝火在黑色的山风中鬼魅般的舞动,火光下少年的身影却显得格外的消瘦和孤单。女孩想如果有手段高明的道人或是高僧恰好经过,如果他们都跟师傅一样,一上来二话不说就杀了少年,岂不是错伤了性命?


两个人谁也不讲话,少女收了宝剑坐在篝火边,山风撩起飘忽不定的火苗,灰白的木炭在跳动的火光中四下飞散,飘向黑夜的井底。少年远远地靠着石头坐着,对着月亮发呆。女孩时不时偷瞟一眼少年,远远的看去,他的脸苍白清秀,让人怎么都看不够似的。恰好这时少年也看过来,四目相对只是短短一瞬间却海惊石破,女孩心慌意乱连忙低下头去。


夜色更浓了,篝火一明一暗,火苗温柔的呢喃着,少年早已靠在石头上打起盹,女孩死死撑着熬了大半夜,一直到天边浮上一缕浅白,她再也支撑不住,纵身跳到一棵大树上也合起了眼。


睡梦中,少女隐隐约约地听见少年在唱歌


我要从南走到北
我还要从白走到黑
我要人们都看到我
但不知道我是谁

假如你看我有点累
就请你给我倒碗水
假如你已经爱上我
就请你吻我的嘴

我要从南走到北
我还要从白走到黑
我要人们都看到我
但不知道我是谁

我只想看到你长得美
但不想知道你在受罪
我想要得到天上的水
但不是你的泪



女孩忽然感到心口一凉,想跳起身,却已经晚了。

9-3.jpg


又是一个大晴天,开集的晨鼓刚刚敲过,坊门大开,有一个少年走过集市,只见他面色淡然,举止斯文,衣着华贵,腰间系着一个雪白背囊,鼓鼓囊囊的隐约闪着水光。一阵风吹来,少年长袍下露出几滴梅花一样的鲜红斑点,但很快又被他的华贵的长袍遮盖住。少年拿着一口宝剑直接去当铺里换了几两银子,又去城里最大的珠宝店买了一颗泪滴形状的红宝石让匠人将宝石镶在他的明珠上作为装饰,忙完这些,少年便又反身往城外走。


他不慌不忙地走着,穿过大街小巷,秋天的风兜起五颜六色的落叶四下飞舞。少年走在暖洋洋的秋阳中,一路想着心事,全不把周围的人放在心上,女人们都忍不住地看他,觉得他说不出的风流倜傥。

从下山开始,他的胸口总是有些闷闷地,想唱歌嘴巴却苦涩得好像张不开的样子。


他的眼前老是晃动着一双女孩黑白分明的眼睛,那眼神里一开始满满地都是爱怜和喜欢的,到最后却无一例外地化作了委屈和悲伤,很像千年前记忆中的模样。


少年皱着眉,闷闷不乐地说:我自己的眼泪才是最珍贵的啊,你们是不是傻?


人流熙熙攘攘,谁也听不懂他在说什么,不一会儿少年就走得无影无踪了。

备注: 《假行僧》为崔健作品,此为华晨宇翻唱
本文在人设和故事结构上借用了网上青铜女士的小侠女系列,也算是一种“翻唱”吧 ,特此注明并感谢:):)
 
最后编辑:

让我拥抱你

开坛元勋
VIP
注册
2010-04-24
消息
33,312
荣誉分数
17,677
声望点数
1,373
《假行僧》之聊斋版

这个故事的缘起是因为听了华晨宇版本的《假行僧》,实在是妖气十足的一个版本,让我想起狐妖,今儿就有了这样的一个故事。


“嗨,你在干什么?”
“我在等个人。”
“等谁?”
“我.....不记得了。”
——《鬼魅浮生》



秋阳的余辉将金色的琴弦拨响,天边晕开几抹微醺的晚霞。


傍晚的时候起风了,野风摇得山林哗哗作响,山间的暖意被阴冷的雾色一寸一寸地收进了黑色的口袋。此时从茂密的林后走来一个人,步子不快也不慢。林外的天空一片灰青,归巢的鸟儿在树端的啾鸣萧瑟下来。越来越暗的林子深处传来稀稀疏疏的私语声,尾巴一样,却怎么也听不真切。


这是个少年人,虽然是在荒凉的山林里行走却穿了一件华贵的袍子,领口袖边都缀着细软雪白的绒毛,腰间松松地系了一根金色的腰带,腰带上绾了一颗水一样的圆润光滑的明珠,在暮色黯淡的林中好像一颗会行走的灯笼。


少年慢悠悠地在林子里走着,好像漫无目的,又好像在消磨时间,他有时停下来对着发黄的小蘑菇发呆,有时俯下身子观看脚边的灌木,所到之处,花草树木好像能认出他一般,献媚一样的柔顺,他这里看看,哪里嗅嗅,闲逛得乏了,将手上采摘的花儿扔下,负着手依旧往山上走,只一会功夫就到了山顶。


山顶上空空如野,几丛半人高的艾草在山风中好像袅娜细高的舞女。少年寻了块背风的大石,又去捡了些松针树枝干柴之类在石头下堆成一小撮儿,他从怀里掏出燧石一阵用力敲打,没一会青黑色的烟从细软枯黄的干草中袅袅升起,火星跳了出来。


少年在篝火边坐下,仰头看向浩渺的天穹,一轮金黄色的月亮不偏不倚地注视着他,脉脉含情的样子,少年看着月亮出神,想着想着不由得哼起歌来。


我要从南走到北
我还要从白走到黑
我要人们都看到我
但不知道我是谁


身后的草丛里传来一阵窸窣的响动,走出来一个少女,她一身红衣,腰间系了一把亮闪闪的宝剑,头发抓了一髻,眼睛清亮亮的黑白分明。

浏览附件755766

女孩径直走到少年对面坐下,少年没有抬头,只顾着往篝火里添柴,任火苗蹿得又高又旺。


女孩伸过手来烤火,大咧咧地问,你刚才唱的什么曲子?听着跟鬼哭狼嚎一样。


少年放下木棍,搓搓手说,我自己编着解闷的小曲儿,你要想听,我认真给你唱一回就是。


不要不要,听曲子又不能吃饱饭,你有什么吃的么?


我也正饿着呢。少年白了女孩一眼。


女孩把腰间的剑取下来拿在手里,瞪着少年问,你叫什么名字?


少年咧咧嘴,没好气地说,你个女孩子家,张嘴就问人姓名是什么道理?


你腰间这么老大一颗珠子,想来是世家子弟,却身边连个书童也没有,手里也没刀剑,你不怕碰上贼人吗?


我一路穿山越岭,胳膊也在,腿也在,我的珠子也在。你管我呢?


女孩反手从背囊里拿出牛皮袋子,对着嘴喝了一口水,又摸出一块干粮递给少年,少年摆摆手没要,女孩不再管他,自顾着啃起干粮来,吃得饱了,女孩才说,月圆之夜正是野狐出没的时候,你为何不怕?


少年嘿嘿一笑,慢悠悠地说:你不也是一个人?


我当然不一样,我学过法术,遇到狐妖看我如何抽它的筋剥它的皮!


少年懒洋洋地靠在大石头上,抬手弹掉衣襟上的一片落叶,说,听说狐妖能幻化人形,张嘴说话跟你我一般无二,也会迷惑人,吃人的心肺,夺人的财物,连高僧和真人都不一定能认出来,你一个小姑娘又能拿狐妖怎样?



就是这样!少女腾地站起身,拔剑出鞘,剑尖指着少年,威风凛凛地说,哼,我看你就是个妖狐,成精的狐妖要练内丹,所以月圆之夜总要跑到山顶对着月亮吐纳,练功之前必取人性命,否则功不圆满,今天就是月圆之夜,你鬼鬼祟祟地跑到山顶对着月亮发呆,不是妖狐又是何人?


你不要狐妖来狐妖去的瞎嚷嚷啊....少年人依旧不紧不慢,斜着眼睛上上下下地打量着女孩,你说的也对也不对,我其实不是狐妖,你该叫我狐仙才是。


女孩用剑指了指少年腰间的那个珠子,冷笑道,你说你是仙,为何把修行的内丹挂在身上,分明是未成正果的狐妖罢了!


我若是狐妖,早将你吃了,凭你这小身板,还有这块小铁皮,能耐我何?少年哈哈一笑,上前一步,伸手一个指头,轻轻将女孩的宝剑推到一边,柔声说,我本来早该当狐仙了,只是还在等一个人,那人不来,我就成不了仙。



女孩本以为揭开了狐妖的真面目,他必定会奋起出招,没想到这家伙竟然毫无惧色,还说自己是什么狐仙,莫非自己真的看走了眼?等了一会儿,女孩问,你说你是狐仙,有何证据?


我说是狐仙就是狐仙了。你说我是妖,你要杀我,又凭什么?


狐仙也好,狐妖也罢,你这野狐总之十分可疑。你这身衣服,明明是个世家公子的行头,如果不是谋财害命这样的衣服又如何到了你身上?


我这衣服是人家哭着喊着非要送给我的,我不要她还老大的不开心,寻死觅活的让我为难,所以我只能勉强收下,之后我再也不见她了,这衣服丢了又可惜,只能穿着了。


少女奇道,人家喜欢你,你为何不见她?


我喜欢自由自在,来去没有牵挂,而且我跟她说了,我要等一个人,已经等了一千年了,可是她偏要痴痴缠缠没完没了,我不想害她,只好自己躲起来。这衣服你若喜欢我送给你就是。说着少年解开腰带,三下两下的脱下袍子抛在地上,袍子下面露出一件被磨白了的破旧长衫,只将腰带上的明珠取下挂在了颈中。夜风刺骨,少年不由得打了几个寒战,他却好像完全不在乎。


你还是快把衣服穿上!仔细着凉了。女孩缓缓放下长剑,将地上的袍子捡起来扔回给少年,嘴里却依旧说,我才不信你呢,你们狐妖要靠吸取人的精气才能修炼内丹,看看你的内丹这么大,也不知道害过多少性命!


我若说我的内丹里面只有眼泪呢,你信是不信?少年一脸严肃。


眼泪?女孩眼睛瞪得圆圆的,好像听天书一般。


我修行千年就是为了等我爱的人,一天等她不来,我的修行就一天不能圆满。每年月圆,我都来到这里,这么多年过去了,她只怕早已不是过去的模样,不过,我依旧每年都来这里等她....我不喜欢伤人,内丹只能靠收集天地山川的精气灵气和红尘中的痴情多情为继,我在山林中游荡了上千年,遇到人也好,妖也好,她们总是送我眼泪,这其中也有刚才那个痴情女的眼泪。经过这么多年,其实我的内丹已经长到了极限,却迟迟不能助我脱离苦海修道成仙,佛祖说,我的内丹里还缺最特别最珍贵的那颗眼泪。


最特别最珍贵的那颗眼泪?女孩奇道。



正是。可惜我不记得她的模样了,但是我想一旦能见到她我就一定会想起来的。少年自说自话般飞快地看了女孩一眼,目光中有些说不明道不清的东西,女孩的脸莫名其妙地红了,一时间竟然不知道该说什么好。她是个单纯的姑娘,多年来跟着师傅在道观里修行,师傅常说狐妖很狡猾,喜欢骗人和害人,见到了,二话不说就要把它杀了。她今天早上见到了这只狐妖,一直偷偷地跟着,可是也确实也没有见到他做什么坏事,不过是跟草木说说情话,与花鸟痴痴缠缠,他一整个白天都对着溪边的流水顾影自怜,将脸洗得白白净净,任谁见了都由不得的喜欢。


月亮被不知哪里飘来的云层遮住,橘红色的篝火在黑色的山风中鬼魅般的舞动,火光下少年的身影却显得格外的消瘦和孤单。女孩想如果有手段高明的道人或是高僧恰好经过,如果他们都跟师傅一样,一上来二话不说就杀了少年,岂不是错伤了性命?


两个人谁也不讲话,少女收了宝剑坐在篝火边,山风撩起飘忽不定的火苗,灰白的木炭在跳动的火光中四下飞散,飘向黑夜的井底。少年远远地靠着石头坐着,对着月亮发呆。女孩时不时偷瞟一眼少年,远远的看去,他的脸苍白清秀,让人怎么都看不够似的。恰好这时少年也看过来,四目相对只是短短一瞬间却海惊石破,女孩心慌意乱连忙低下头去。


夜色更浓了,篝火一明一暗,火苗温柔的呢喃着,少年早已靠在石头上打起盹,女孩死死撑着熬了大半夜,一直到天边浮上一缕浅白,她再也支撑不住,纵身跳到一棵大树上也合起了眼。


睡梦中,少女隐隐约约地听见少年在唱歌


我要从南走到北
我还要从白走到黑
我要人们都看到我
但不知道我是谁

假如你看我有点累
就请你给我倒碗水
假如你已经爱上我
就请你吻我的嘴

我要从南走到北
我还要从白走到黑
我要人们都看到我
但不知道我是谁

我只想看到你长得美
但不想知道你在受罪
我想要得到天上的水
但不是你的泪



女孩忽然感到心口一凉,想跳起身,却已经晚了。

浏览附件755772

又是一个大晴天,开集的晨鼓刚刚敲过,坊门大开,有一个少年走过集市,只见他面色淡然,举止斯文,衣着华贵,腰间系着一个雪白背囊,鼓鼓囊囊的隐约闪着水光。一阵风吹来,少年长袍下露出几滴梅花一样的鲜红斑点,但很快又被他的华贵的长袍遮盖住。少年拿着一口宝剑直接去当铺里换了几两银子,又去城里最大的珠宝店买了一颗泪滴形状的红宝石让匠人将宝石镶在他的明珠上作为装饰,忙完这些,少年便又反身往城外走。


他不慌不忙地走着,穿过大街小巷,秋天的风兜起五颜六色的落叶四下飞舞。少年走在暖洋洋的秋阳中,一路想着心事,全不把周围的人放在心上,女人们都忍不住地看他,觉得他说不出的风流倜傥。

从下山开始,他的胸口总是有些闷闷地,想唱歌嘴巴却苦涩得好像张不开的样子。


他的眼前老是晃动着一双女孩黑白分明的眼睛,那眼神里一开始满满地都是爱怜和喜欢的,到最后却无一例外地化作了委屈和悲伤,很像千年前记忆中的模样。


少年皱着眉,闷闷不乐地说:我自己的眼泪才是最珍贵的啊,你们是不是傻?


人流熙熙攘攘,谁也听不懂他在说什么,不一会儿少年就走得无影无踪了。

备注: 《假行僧》为崔健作品,此为华晨宇翻唱
本文在人设和故事结构上借用了网上青铜女士的小侠女系列,也算是一种“翻唱”吧 ,特此注明并感谢:):)
原来这个少年真是个狐妖啊,还把那个少女给杀了,很让人意外。
 

腊八粥

星有灵兮
管理成员
VIP
注册
2014-04-06
消息
8,192
荣誉分数
16,454
声望点数
1,223
2-2.jpg


《人鱼》

掀开梦境的一角

月亮是废墟上唯一的眼

雾色缀满巫女的咒语

四月的海比天空更寂静


海面上拥挤的魂灵们

窃窃私语着

天国的门正在缓缓开启

怅惘的风 放开又拢起

每一道涌来的波浪

都起伏着爱怨的繁笔


她斜倚在虚幻的船舷上

用黑夜缝成委地的长裙

藏起劈开鱼尾换来的双腿

和脚尖下布满尖刺的痛楚


这是她在尘世间最后的夜晚

当月色升起 她飞了起来

星光的银鱼穿过 她发间的四季

她被蝴蝶牵引着飞升

将变成霞光一样明艳的气泡

不再有尘世间的烦恼和痛苦


就在穿过云层的一瞬间

她忽然松开了手

象一片羽毛一样坠落

她不愿 飞往幸福的国度

只想 坠入他的梦里
 
最后编辑:

让我拥抱你

开坛元勋
VIP
注册
2010-04-24
消息
33,312
荣誉分数
17,677
声望点数
1,373
浏览附件757336

《人鱼》

掀开梦境的一角

月亮是废墟上唯一的眼

雾色缀满巫女的咒语

四月的海比天空更寂静


海面上拥挤的魂灵们

窃窃私语着

天国的门正在缓缓开启

怅惘的风 放开又拢起

每一道涌来的波浪

都起伏着爱怨的繁笔


她斜倚在虚幻的船舷上

用黑夜缝成委地的长裙

藏起劈开鱼尾换来的双腿

和脚尖下布满尖刺的痛楚


这是她在尘世间最后的夜晚

当月色升起 她飞了起来

星光的银鱼穿过 她发间的四季

她被蝴蝶的牵引着 飞升

将变成霞光一样明艳的气泡

不再有尘世间的烦恼和痛苦


就在穿过云层的一瞬间

她忽然松开了手

象一片羽毛一样坠落

她不愿 飞往幸福的国度

只想 坠入他的梦
《海的女儿》是我读过的最感动的童话,不光是因为小人鱼善良,对爱情的执着和忍受痛苦,而且是因为最后变成泡沫之前,她还有一次机会,她的姐妹们把自己的头发给了巫婆,给她赢来了重新变成人鱼的一次机会,她们告诉她,她的祖母因为悲伤头发都掉光了。但是她还是放弃了这次机会,因为不愿意伤害王子,宁肯自己变成泡沫。

灵兮的这首诗也写得很美,也有新意,谢谢分享。
 

一尘

一曲晨歌
VIP
注册
2014-04-15
消息
6,465
荣誉分数
11,831
声望点数
1,223


4. 忘忧草

可道走的那天,好些同学都去送行,但是她没有去,她从小就讨厌离别,讨厌母亲越行越远的背影,她讨厌跟喜欢的人说再见,也讨厌苦苦眺望的心酸。她跟自己说只要不去送行,那就不用告别,只要没有告别,就当他永远都没有离开好了。



过了几天在学校里遇到小丹,小丹说那天唐老师特意问起了她,还让小丹转告她一定要好好的画画,希望以后有机会再见面。



她仔细地询问了送别中的每一个细节,直到小丹再也说不出什么新鲜的内容来。回家的路上她绕道去了一趟学画画的教室,曾经的欢声笑语化作了透明的空气在时空的上方回荡。她站在他们那天分离的地方,探出手去好像要接住他递过来的砚台,她想象着他欣喜的笑容,想象着他们在虚空中彼此拥抱。

多日来的倔强在此刻化作了无法言说的惆怅,她独自待在空荡荡的教室里,一直到天完全黑了下来。她不记得自己是怎么回家的,一路的月光好像蓝色的河流,她能听见河水呜咽的曲调,忽高忽低,忽远忽近,一种熟悉的悲伤将她团团围困,雾气一样迷茫又阴冷。

晚上她从抽屉里拿出笔和纸,又拿起黑瓜,反反复复地摩搓着,她说再也不画画了,那全是气话,她怎么可能不画画呢。那是他在她的心里种下的花,总是要开出蓓蕾。



第一次往小砚台里倒上墨汁,墨香清甜沁人心脾,黑中泛紫墨汁倒映出砚台边云海松柏的图案。她捏住墨石在砚台中划着或大或小的圈圈,墨石摩搓砚台发出恍若叹息般的沙沙声。她细细地碾墨,原本惆怅烦乱的心绪在这一圈又一圈的思量中渐渐平复了许多。她提起笔蘸好墨汁,静气凝神,笔落在纸面上,墨色如茶或点或染延伸展开,依旧画的是枇杷,却怎么都不能画出那种饱满的浑圆,一上一下错开的两半好像咧开欲哭的嘴角,又好像缺了口的心。



她又一次拿起笔,感觉好像回到了跟他一起学画画的日子。只是他再也看不见她的努力,再也不会夸奖她的画了。她心里依旧有些怨恨他的拒绝,那忽起忽落的心情落在宣纸上幻化成或深或浅或浓或淡的他的名字。无数个“可道”“可道”在墨香中倾听着她的思念。她越写越慢,越写越轻,好像那些名字不是死的而是活生生有生命的,是他温柔的眼神,是他嘴角温暖的笑容,是他对自己的期许。



窗外的晚风中传来附近院校广播站播放的音乐,乐音乘着秋天的雨丝飘然入室,她停下笔,呆呆地望着窗外,如同痴了一般。很多年后,她才知道那首歌的名字叫《忘忧草》



让软弱的我们懂得残忍 狠狠面对人生每次寒冷

依依不捨的爱过的人 往往有缘没有份



谁把谁真的当真 谁为谁心疼 谁是唯一谁的人

伤痕累累的天真的灵魂 早已不承认还有什麽神



美丽的人生 善良的人 心痛心酸心事太微不足道

来来往往的你我与他 相识不如相望淡淡一笑

忘忧草忘了就好 梦裡知多少

某天涯海角 某个小岛 某年某月某日某一次拥抱

青青河畔草 静静等天荒地老




这首歌好像一颗小小的荆芥扎入她少女年代的记忆中,让她每每听到,心中便会涌起难以言说的感伤。



13岁那年的秋天来得早,九月的风中已经带着萧瑟和冷清。她喜欢将自己关在屋子里画画,画纸越摞越高。她是那个时候开始喜欢上画插画,画一些孤独的爱发呆的女孩,画一些梦境一般迷幻的颜色。



每天傍晚,她依旧喜欢沿着街道一直来到他住过的教工宿舍楼,她会站在繁繁密密的梧桐树荫下,对着那块隐蔽在爬上虎藤叶中的小窗发呆。窗口总是黑着灯,她依旧能想象出房间里曾经的摆设,书架上的画册,靠着墙的画板,和客厅中央的大方桌子....现在那个房间应该空无一物了,再过不久又会有新的住户搬进去。



天光一点一滴地坠入夜色,好像雨点消融在荒凉的湖泊。她抱着膝盖坐在台阶上,感受到秋意的清冷和荒凉。从这里可以看到他的窗口,虽然现在什么都没有了没有灯光没有窗帘,但是她却无法阻止自己不断地回到这里。树丛深处飘来甜馥的桂花香,甜得那么不真实,就好象她的稚嫩的爱情,它真的存在过吗?那些来去匆匆的喜悦,那些期盼,那些慌乱,那些心动,它们如同时间河中细碎的浪花,在煦阳下闪耀出短暂又迷人的光泽,然后只一瞬间就消失在静水深流之中。



她始终记得,当她久久地沉浸在记忆中,任凭惆怅月光般弥漫在她的心间,曾经有一只亮着绿尾的萤火虫,一直陪伴着她,它总是围着她转着大大小小的圈圈,她喜欢歪着头看着那只萤火虫,觉得它美丽得像个童话。
灵兮开新篇了! 恭喜! 一个灵动的小女孩。 故事好看,期待继续!
 

腊八粥

星有灵兮
管理成员
VIP
注册
2014-04-06
消息
8,192
荣誉分数
16,454
声望点数
1,223
谢谢一尘姐:p:p早上过来一眼看见你给我那么多的支持,真开心啊:):)
3.jpg

2.jpg

也借此机会谢谢拥抱哥长期以来的每一个点赞,很多时候不是因为我们真的写的好才得到了赞同和支持,而是因为那份努力被看到的了,被认同了,我忘记是谁说的了,觉得无原则的点赞是虚伪,但是我并不这样认为,点赞其实就是一个善意的呼应,一个鼓励的态度。

我来原创后一个很大的收获就是也学会了给周围的人点支持,这一点一尘姐也是我的榜样,我觉得这正是原创的正能量吧,为每一个坚持自己的人喝彩,并且希望大家都能够坚持的久一点,再久一点儿:p:p

:jiayou:
 

腊八粥

星有灵兮
管理成员
VIP
注册
2014-04-06
消息
8,192
荣誉分数
16,454
声望点数
1,223
灵兮开新篇了! 恭喜! 一个灵动的小女孩。 故事好看,期待继续!
一尘姐眼尖啊,我这篇正想着要不要偷偷坑掉呢。
其实初稿已经写好了,但是总是有不尽人意的地方,老是改来改去,最后自己都改得没有底气了:oops::oops::oops:

我继续努力,谢谢一尘姐:):)
 

让我拥抱你

开坛元勋
VIP
注册
2010-04-24
消息
33,312
荣誉分数
17,677
声望点数
1,373
谢谢一尘姐:p:p早上过来一眼看见你给我那么多的支持,真开心啊:):)
浏览附件757526
浏览附件757527
也借此机会谢谢拥抱哥长期以来的每一个点赞,很多时候不是因为我们真的写的好才得到了赞同和支持,而是因为那份努力被看到的了,被认同了,我忘记是谁说的了,觉得无原则的点赞是虚伪,但是我并不这样认为,点赞其实就是一个善意的呼应,一个鼓励的态度。

我来原创后一个很大的收获就是也学会了给周围的人点支持,这一点一尘姐也是我的榜样,我觉得这正是原创的正能量吧,为每一个坚持自己的人喝彩,并且希望大家都能够坚持的久一点,再久一点儿:p:p

:jiayou:
谢谢灵兮,终于有版主了,原创会比过去好多了。
“很多时候不是因为我们真的写的好才得到了赞同和支持,而是因为那份努力被看到的了,被认同了”,说得非常对。点赞只是举手之劳,从我个人来说,我觉得看见别人的帖子,还是能点赞就点赞一下吧。其实绝大多数的帖子,我也都是赞同的,所以也不算盲目点赞。
 

一尘

一曲晨歌
VIP
注册
2014-04-15
消息
6,465
荣誉分数
11,831
声望点数
1,223
谢谢一尘姐:p:p早上过来一眼看见你给我那么多的支持,真开心啊:):)
浏览附件757526
浏览附件757527
也借此机会谢谢拥抱哥长期以来的每一个点赞,很多时候不是因为我们真的写的好才得到了赞同和支持,而是因为那份努力被看到的了,被认同了,我忘记是谁说的了,觉得无原则的点赞是虚伪,但是我并不这样认为,点赞其实就是一个善意的呼应,一个鼓励的态度。

我来原创后一个很大的收获就是也学会了给周围的人点支持,这一点一尘姐也是我的榜样,我觉得这正是原创的正能量吧,为每一个坚持自己的人喝彩,并且希望大家都能够坚持的久一点,再久一点儿:p:p

:jiayou:
感谢灵兮这份理解! 很开心听到你说这么多! 不知道为什么, 这个采薇集在我的 email 里没有提示。我喜欢天长地久的朋友,虽然和灵兮不曾谋面,但是网上互相支持和鼓励,不比见面的朋友差! 有人在一起的飞行不孤单,文学本来就非常小众,一个人写常常会陷入低沉,失去信心,甚至觉得自己有些荒诞。 因为有这些朋友的支持,会觉得总有人读,就要写好。 我特别喜欢CFC,发作品还是在网络上好,可以追索,还可以修改。 坚持也是一份信念,总有很多人在读。点赞就是一份支持! 我们互相鼓励, 一起好好写!:jiayou:
 

一尘

一曲晨歌
VIP
注册
2014-04-15
消息
6,465
荣誉分数
11,831
声望点数
1,223
一尘姐眼尖啊,我这篇正想着要不要偷偷坑掉呢。
其实初稿已经写好了,但是总是有不尽人意的地方,老是改来改去,最后自己都改得没有底气了:oops::oops::oops:

我继续努力,谢谢一尘姐:):)
你文笔这么好,应该有底气啊! 自己作品的宗旨不要怀疑, 方式总可以这样或那样。我相信,你已经有很多经典的部分了。 开篇就不错。 “自己要有信心” 不知道有多重要,就是名作家也会有陷入迷茫的时候。
 

一尘

一曲晨歌
VIP
注册
2014-04-15
消息
6,465
荣誉分数
11,831
声望点数
1,223
谢谢灵兮,终于有版主了,原创会比过去好多了。
“很多时候不是因为我们真的写的好才得到了赞同和支持,而是因为那份努力被看到的了,被认同了”,说得非常对。点赞只是举手之劳,从我个人来说,我觉得看见别人的帖子,还是能点赞就点赞一下吧。其实绝大多数的帖子,我也都是赞同的,所以也不算盲目点赞。
有版主当然不一样了! 我记得精灵有一次特别果断,给我们都加精了。 我也是读了就支持一下,而且我现在钱很多,可以大手大脚一点。:)
 

腊八粥

星有灵兮
管理成员
VIP
注册
2014-04-06
消息
8,192
荣誉分数
16,454
声望点数
1,223
你文笔这么好,应该有底气啊! 自己作品的宗旨不要怀疑, 方式总可以这样或那样。我相信,你已经有很多经典的部分了。 开篇就不错。 “自己要有信心” 不知道有多重要,就是名作家也会有陷入迷茫的时候。
谢谢一尘姐鼓励:p:p
 

腊八粥

星有灵兮
管理成员
VIP
注册
2014-04-06
消息
8,192
荣誉分数
16,454
声望点数
1,223
《Hummingbird》FOR TESS

by 雷蒙德·卡佛

Suppose I say summer,
write the word “hummingbird,”
put it in an envelope,
take it down the hill
to the box. When you open
my letter you will recall
those days and how much,
just how much, I love you.



《蜂鸟》


那年夏天,他收到了一封信,一封来自远方的没有署名的信。

他迫不及待地撕开信封,打开折叠的整整齐齐的信纸,上面只有两个字-- --“蜂鸟”,谁会无聊到花费时间和邮票寄来一封毫无实质内容的信,他有些惊讶。

他将所有认识的人都想过了一遍,一定是她,那个一说话就脸红的女孩,不是她还有谁,只有她是那种慢悠悠的性子。

他想打电话问候她一声,可是一忙起来,就又忘记了。

那封信后来躺在他的抽屉里,一直过了很多年。



那封信如果会说话,或许会跟他说起那年夏天的旅行,它带着她的欲言又止,独自旅行了好几百公里,飞上天空,又落回地面,最后才抵达他的手中。

他不知道的是,她看见那只蜂鸟煽动翅膀忽然出现在眼前,那一瞬间,她充满了惊喜和诉说的愿望。

但是她没有拿起手机,没有拍照,没有录音或是录影,也没有用现代最快捷的方式发送语音或是视频,她甚至都忘记了可以打电话。

她只是久久地凝视着从天而降的它,那么罕见和珍奇,那么美好好像他们在一起的屈指可数的时光。

蜂鸟盘旋了一阵子就飞走了,花丛在仲夏午后的风中轻轻摇晃着。

她回到家里,从日记本上撕下了一张空白的字笺, 用最喜欢的蓝色钢笔一笔一划地写下了“蜂鸟”两个字。然后一丝不苟地将信纸折叠成一个整整齐齐的正方形,每一道折痕都留下了她的快乐,她用舌尖灵巧地封住信封,最后再用看不见的唇印封缄,郑重得如同在信封里真的装了一只活着的蜂鸟。

她出门前对着镜子梳妆良久,特地选择了一顶带着碎花丝带的白色草帽。她穿过林间的小径,和沿着湖边的土路慢慢走着。她很老了的时候依旧还记得那个夏天,自己如何花费了生命中不可能再回来的三个小时去山下的小镇寄信。树影,花影和他的影子一路都陪伴着她,还有她那只蜂鸟,尽管在信里她什么也没有说。

她到达邮局的时候正是下午最炎热的那会儿,小邮局里没有什么人,门窗都开着,也没有开灯,却特别的清凉,她心情愉快地买好了邮票,依旧是用舌尖沾湿,然后将邮票端端正正地贴在了蜂鸟的胸口,好像赋予它最古老的魔咒。

她看着那封信滑落到又深又黑的邮筒,就如同将一只脆弱的生命交给了命运,她不知道这只鸟最后会怎样,但是在放出手去的一瞬间,她已经完成了一个心愿。

她微微地叹了一口气,重新戴好帽子,开始慢慢地一步一步往山上走,一路上她什么也没有看见,什么也没有听见,脑海里只有那只蜂鸟落入命运的声音。



再次打开这封信的时候,他已经是个老人了,它混在一些旧的卡片里,已经有些微微发黄。他辨认了很久,终于想起那个遥远的夏天,曾经有过那么一个女孩,一说话就脸红,关于她的记忆好像是在又黑又深的隧道中穿行,总是走着走着就迷失在其他的记忆中。

他坐在藤椅上,重新将信折好,放回属于它的信封里。她写出蜂鸟两个字的心情似乎重要也似乎不重要,经过这么多年,很多有用的信笺和有用的人都已经永远走出了他的生命,但是竟然就留住了这封信,记住了这么一个人。

也幸亏她寄出这么一封奇怪的信,他想,让一只蜂鸟拥有了灵魂。
 
最后编辑:
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