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次[推荐]

Fontaine Bleu

知名会员
注册
2003-05-31
消息
82
点数
118
  • 第一次“挣钱” 是小学五年级,路上遇到好人,说要我们吃面包还给20元,(是调查公司做项目) ,于是兴高采烈的去吃了20元。谁知山不转水转,数年后,我又去类似的调查公司打工做笔录,看着玻璃外面房间里面的的那些人,想到当初自己在房间外面被玻璃里面的被人记录。

    第一次意识到自己的幸福是看了“世上只有妈妈好” 。我相信没有人能不为那个片子感动。大部份人会随着那一声声“妈妈”的哭喊而落泪。那时候我就知道,能有那么好的妈妈又相守在一起,不是每个人都“应该”且“理所当然” 有的。看过电影回到家后便殷勤的给妈妈端茶倒水,讨好于她。谁知道我长大了,妈妈老了,我却放她一个人在国内,以至分别。

    第一次看武侠小说是小学六年级,姐姐日以继夜的抱着<七剑下天山>狂看,于是我摸到了一部<鹿鼎记>,两个星期看完了厚厚的五大本,惊险之极。小说放在腿上,课本放在桌子上,以防临检。

    第一次知道官民有别是北京开什么会。看着那一辆接一辆的各式各样的豪华的大车小车畅通无阻的在大路上飞驰而过,去开那关系重大的会议。我骑着车赶着去看弥留之际的姑姑,被那一排排士兵挡在路口,骄阳晒的我头晕,渐渐明白那条路是不可逾越的,路的两边我这样的人是不重要的。

    第一次接触到死亡就是那次,爸爸最小的妹妹因为癌症离开了。对她的印象很模糊,对死亡从来没有认识。只是那一刻,看着她调着最后一口气想等她最好的姐姐。我一直都很容易被气氛感染,见不得别人哭,所以那时候忍不住的哭泣,忍不住的悲伤,忍不住的痛恨那些在我们面前谈笑风生的护士。无奈多于恐惧,感染多于悲伤。也是那时候开始,对医生护士没有了好印象。

    第一次暗恋(也是唯一一次) 是初中三年级。人家是高我们一年的,其实小学初中都是一个学校的,可是不知道那时候怎么动了心,什么都不懂,对对方也不了解(他当时也不是很帅,不过后来遇到了倒是觉得他长开了还蛮帅的) ,反正就是挺喜欢的。我觉得可能是言情小说看坏了。

    第一次失恋还是初三。听说那个人家交了女朋友,自觉应该表现的消极一些。朋友劝:人还能在一棵树上吊死?对是对,可是.............吊死还需要几棵树?

    第一次知道自己原来也有点愤世嫉俗是在第一次听正式的报告。已经不记得他是什么模范或者名人了,只记得是个老头,好象姓孙。不记得他有什么丰功伟绩使他在那么多学校的高中生前讲演。就记得他说一件事情,说他的女儿因为学习成绩优秀而别选上保送到一家重点高中,而他为了他的“高尚” ,把名额让给了“更需要” 的同学。我只记得当时心里就暗骂:老混蛋,你女儿是自己学的好又不是靠你才当保送生的,你凭什么决定谁“更需要” ?(当然我从小到大的成绩从来没能有过类似的经历,只是觉得不公平,这不能算“高尚”而来众人面前吹嘘而已。)

    第一次知道自己永远不能成为小说中机警过人,打抱不平的女侠是高一。一次放学后,我们一路的有8,9个同学骑车出来。一个男生骑的快了点,等我们听到煞车声抬头看的时候,一辆白牌军车已经停在他面前了。只能说两个都有错,可是我同学毕竟是在人行横道上。车上迅速下来一个人,我们还没有看清楚他就已经施展百变神功到了我同学面前,提起他就是四个嘴巴,还狠狠的说了句什么,然后回车扬长而去。我当时实在是反映不过来,呆在当地,等我反映过来想与他理论的时候早就晚了,连车号都没有记住。我们脸上愤怒的苍白和他脸上红红的五指印成了鲜红的对比。从此军人的形象在我心里不那么光辉了。


    第一次认识并有点痛恨自己的平凡是大学新年晚会的时候。怎么我就什么乐器都不会,连唱歌跳舞也不成呢?联想起来,仔细的审查自己,竟没有一项能拿出来“显摆” 的。都说天生我才必有用,可是每当苦我心智,劳我筋骨的时候,从来都看不到什么时候天才能将大任于我,而我那些有用的才又在那里?Sighing...

    第一次进行工作的面试士差几天十八岁的时候。正好路过麦当劳,正好他们贴着通知招人,正好那里正在进行面试。填了表后,那个店长问我:你觉得你比别人有什么优势么?问到痛处了!我只好自己夸自己一番,什么容易和人相处啊,容易接受新鲜事务啊,呃,还有,我的英语还算不错罢。犹豫了一下说,我还练过两年柔道。后来知道那次就录取了我一个人,恐怕是经理被恐吓的结果,偷笑。

    第一次知道对性的态度可以那么随便是大一。她和他都是我的同学,她还是我大学是最好的朋友,比我小一岁多。他一直都很喜欢她,全班都知道。他宿舍的朋友都觉得她同意了,可是她和我们从来都说他没有希望。一次他的朋友把我们叫的家里去玩,我去晚了,被告之她已经醉了,在里屋睡觉。我笑嘻嘻的不顾众人阻挡进去闹她,他和她都在,我没有在意。但是当我发现被子下的她什么都没有穿的时候我慌张了。被人拽出去后,不知道为什么我哭了出来,大骂那些男生,认为他们合伙“迷奸” 她。他们只拿他当朋友么?她当时才19岁!出国后的一些事情, 让我后悔为她掉的眼泪。可能对她来说,这就象我想对别人表示一点友好或者谢意时请人吃饭一个意思罢。也是第一次,我明白了人和人的道德观,人生观是不一样的,不能也不应该强求别人认同你认同的。

    第一次尝到痛不欲生的滋味是爸爸的离世,好象什么的变了。从那时候就开始安排:我不能再让妈妈痛苦,所以一定要等到妈妈百年之后;但是我不能再接受这样的事情,所以我希望能走在我的他之前。

    第一次真正意识到长象如此重要是发简历找工作。虽有无数证明,毕竟没有到自己身上没有体验。感谢我那张端正的一寸照,虽然后来到一家公司面试的时候,老板就差直接说“照片比人好看了” 。想想也是,自古到今,什么著作不强调相貌呢?红楼梦中给宝玉选亲第一个条件不就是“模样好” 么?

    第一次在网上做买卖是卖掉了我的随身听。是别人送的,我已经有了一个,在易趣网上看到类似的买卖,一高兴就把那个贴出去卖。对方给我打电话,因为那时候我在国贸上班就约到国贸地铁站。拿着手机一边问一边找,大有特务接头的感觉。突然一个大头伸到我面前问:你是和我说电话呢么?至此交易成功啦。

    第一次对自己的命运做出重大的决定是出国。天知道我从来没有想过出国。只是因为那个信息,就那么一冲动就冲出来了。我真的不是诚心故意,蓄谋以久的。只是那个决定。因为我总认为,如果不出国,在国内的今年和明年没有大区别,而出来了,就会完全不同。我选择完全不同。

    第一次知道自己永远都不可能是什么教的真正信徒是被“摸门教” 的信使教育后。基本上听到那两个穿黑大衣的美国帅哥对我说“上帝” 的时候,我几乎真的为中文自豪了。但他们的中文功力显然不够,除了这两个字就不会别的了。在他们例数了接受上帝的爱有什么什么好处后我居然一点也不心动之刻(一般情况下这不符合我贪心的性格) , 我知道这辈子我与上帝无缘了,我就不是会有信仰的人。

    第一次知道陌生人之间可以有那么多的“仇恨” ,可以说那么难听的话是在文学城人在欧洲论坛。想到现实中很少会有人那样“直接” ,可能因为网上大家不用讲“面子” 罢。只是那么微不足道的小事,只是一个人发帖子有人不喜欢看,就那样整篇整周的在论坛上互相撕咬。那也几乎是我第一次在网上发帖子。在我看来,到是网上才更应该是友好善意的世界,因为完全没有利益冲突。

    第一次知道不是所有的人都可以交心是出国后。和上面提到的那个女孩一起出国,她人不坏,只是作了几件让我接受不了的事情,我就开始疏远,是我先不理她的。我们都为这失去的东西哭过,我为之惋惜过,相信她也是。现在想,如果再处一次,让所以都重新来过,断不会再弄的这么僵,也断不会为开始的在乎和后来的不在乎哭泣。我应该学会了“别人怎么作是别人的事情,我都接受或者视如不见,反正我不那么做就好了” 。出国是会使人成熟的,也许不光是出国,也是岁月的累计罢。从来都理所当然的认为“我对你好,你就应该也对我好” 。而实际上没有什么事情是应该的,不幸的是我又是总期望的那个人,而我也没有能达到不记回报的境界。更加深刻的觉得,也许“君子之交淡如水” 还是有道理的。我应该练习习惯独处,而对接到的好意当作惊喜么?可是如果大家都等到接受后才肯友好,才肯付出,那么谁会是第一个呢?这是我一直想不通弄不清的事情---为人之道。我不知道生活会不会给我这些答案,也不知道是不是知道这些答案是一种成熟的标志。


    第一次知道同居原来是那么简单随意也是出国后,同校一个男生,在上海出国前一个月才结婚到了这里就和一个女孩同居了。这是自由独立还是随心所欲?是太对自己负责害还是太放纵自己?我总觉得有些不妥。

    第一次看到自己对地域也是敏感的是见识到同班一位上海男同学。本来不论上海和香港,我都没有什么很过敏的,但显然串起来就不一样。当一个正宗内陆上海男生用港味普通话对我说:张同学,把您的课堂笔记借给我看看好不好?大家原谅我罢,还“同学,您”呢,一想起来还掉一地的鸡皮疙瘩,要去扫一下。幸运的是他只是一个特例,不过只是因为在香港工作了两年就写繁体字,说电视剧才听的到的词,学一天不难,难得是同学一年,他不畏人言流语,坚持不懈,百折不挠,大有坚持一百年不动摇之势,实在让我有点看不起他这点(他人还挺好的,除了这个习性让我没有勇气表扬)

    第一次知道男人可以把人际关心处的那么小气是和一个名校出来的男生相处,而且还比我大那么四五岁。记不清是清华还是北大的了,就学识来说可能是还不错啦,但是连基本的风度人情礼貌都没有。那句话还真对,不是华山派出来的都是大师哥。

    第一次给妈妈做饭是去年回国的时候。我不知道如果我没有出国,什么时候我能给妈妈做一次饭或者天天给妈妈做饭。出国的确使人长大成熟不少。怎么以前我就没有想过,炎热的夏天,妈妈把我们都打发到有空调的大屋,然后一个人又怕热气进房间而关上厨房门和火,热,熏,呛作战?

    第一次真正好象有点明白(实在很深奥) “塞翁失马,焉知非福” 并不是阿Q的自我解脱是经历很多事情后,我亲爱的他一句话点醒我:这世界其实很公平,你在这方面损失什么会在别的地方得到别的。都说不听老人言,吃亏在眼前,说焉知非福的肯定是位老老老老老人,肯定有道理,现在我才开了一点窍而已。毕竟我还不是诸葛亮,计划总赶不上变化,倒说不定聪明反被聪明误。看的开比想的远更能使自己轻松。

    第一次知道原来我身边也有人练法X功是远离中土后。她是个很好脾气的女孩,很会委曲求全而又自己不觉得委屈。她很婉转的对我宣传了一些。震惊下我只是问:那你为什么练?她想了一下说:我觉得这么多人都练肯定还是有道理的。我说,我不知道有多少人练,毕竟你是我真正遇到的第一个。但是我也觉得,不论在那个网站上,要是有一个人说这法X功好,必定有无数人骂。这么多人都骂肯定意也是有道理的。我想我是盲从的,对很多事情都是。

    第一次明显感觉到政治和我是有关系的是法国大选前。本来什么都不知道的我(请原谅我的无知,第一次从北京到巴黎的飞机上看电影“怪物史哈克” 还想,这不是法国总统的名字么?) 听同学说起来,说那个兔子(乐庞,法语发音很象法语的兔子一词) 要是当政了,外国学生就不好过了,起码的,房补就可能没有了。于是我也第一次积极的投入到游行革命热潮中,反对兔子!!!

    第一次看到18岁和25岁的区别是从校友录上得来的。校友录上最近一年开始有同学报上了婚讯。当我们都18岁的时候,朋友中几个能玩会闹的亮点忙着交男朋友,比较男朋友;而现在25,6岁了,到了该谈婚论嫁的时候又开始小姑独处。倒是当初想不到的人开始纷纷走入围城,甚至还有当爸爸的了,看着他的结婚照上正经的样子总和当初初中的那个样子联系不上似的。

    第一次终于彻底明白,在这个世界上,谁厉害别人就怕谁是这次美国对伊拉克的战争。什么是正义?谁是正义?我不知道萨达姆是不是罪不可恕,也没有远见看到伊拉克对世界的威胁。我也不认为那个国家有权力对别人在别的国家发动战争,也许我的认为幼稚,我觉得英国美国没有资格,谁也没有资格,只有伊拉克人有。即使所以伊拉克的人都对萨达姆恨之入骨,别人还是没有资格发动战争,除非是伊拉克人民要求国际上的正义之士来帮助他们。除了人民,生活在另一个国家另一个世界的人怎么会知道真正的需要呢?!那里有什么正义,什么理由呢,就看谁厉害,谁厉害就可以做为自己的利益牺牲别人!可是谁又忍心说死在伊拉克的那些美国青年是罪有应得呢?真。。。。他妈的

    第一次给他做饭是到法国后,基本上我们的分工是他来体力劳动我来脑力劳动。开始的时候,当做饭对于他来说还是脑力劳动的时候我自然就当仁不让了。安顿下来第一作一次大餐后,不由自主的笑眯眯的看着他吃的满头大汗,痛快淋漓的时候,突然觉得自己越来越象妈妈了。不得不交代的是,当做饭对他来说转成体力劳动的时候,他还是很热心的接过了炒勺,只有来客人的时候我才出场啦。

    第一次在网上贴出一篇完整的文章是那篇“清明思忆” 。看着那么多有不同背景经历的人能有相同的感受,很感动。毕竟还是好人多,孝子多,能认识各位好友,而竟不虚拟,不枉在网络上的人生。

    还有很多的第一次,记不得了,或者没有用心去记,或者没有意识去记。什么事情没有个开头呢。
     
    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