绚烂之夏 生命之夏(图)

sunnyflowers

新手上路
注册
2011-11-16
消息
38
荣誉分数
0
声望点数
16
  • 烂之夏 生命之夏(图)



    文/紫菂


    生命的最本质,原没有荣辱得失。遵循创世主的安排,随天意而动,生命才能永存永恒,永不止息。


    一年四个季节的轮回,不禁令人感叹:创世造物之主是多么神奇,大自然充满了多少奥妙。四季中人们似乎更爱春季和秋季,然而造物主赋予了四季迥然不同的个性和特质,让生命在四季中得以生长、繁荣和延续。细思之,夏季之美,同样令人为之喜悦和赞叹。

    应该珍爱夏季,因为生命在夏季成长最旺盛。一次雨后,我和孩子们追逐着蜻蜓蝴蝶嬉戏,一个小男孩对我说:“老师,夏天为什么这么美呀!”我不由莞尔,孩子的一句童语,不是对大自然和生命真心的礼赞吗?

    我答不出孩子的话,只是在心里无比感恩着造物主的伟大。夏天是这么的美,这不正是造物主给生命最好的恩赐吗?

    生命在夏季能获得最完美的成长和蜕变。经过夏季独有的风、雨、雷、电和暴风骤雨的洗礼,每一个生命都在尽力伸展着腰肢,吮吸着上天降下的甘露作为滋养,接受着虽然疼痛、但却能让生命走向饱满和成熟的锤炼。经过一个夏天,生命变得强壮、坚忍、枝繁叶茂。更为奇妙的是,夏天还藏着一个最大的秘密,生命在经过那些洗礼和锤炼之后,会结出自己丰美而神秘的果实,这不也正是造物主赐给生命的荣耀吗?

    夏天是视觉和听觉的盛宴。生命的率真和热情,在夏天最能淋漓尽致的展现,到处充满着蓬勃盎然的生机,所有的植物,高大的树木,鲜艳的花朵,一蓬蓬、一束束、一堆堆、一点点,都展示出华美的风貌,颜色纷呈,姿态各异又目不暇接,哪怕是一株空谷里的幽兰,也同样是“涧户寂无人,纷纷开且落”。生命的最本质,原没有荣辱得失,只是用自己或伟岸或微小的身躯,繁荣装点着自己所在的世界,构成了无量无计、无穷无尽的大千宇宙。

    夏季随处可闻盛大的交响乐。既有管弦乐又有弹拨乐,甚至一整个夏天不绝于耳。白天,知了、鸣蝉、黄鹂、百灵,还有更多一时称呼不上来名字,这些演奏家的热情经久不衰,让夏天的温度也随之提升;夜晚,纺织娘、蛐蛐、小虫等又相继鼓瑟弹琴,交织成一片袅袅的天籁之音,夏夜微风徐徐而至,浓密的树影间轻轻摇动着一朵朵白色的葫芦花儿,皎洁的月光下,那些花朵竟然显得那么洁白而娴雅,让人感到夏夜又是如此美好静谧。

    生命的绚烂让人思考夏季的神谕:生命各安其位,各属其类,无不应时而发,应时而息,无一不在彰显其遵循创世主的安排,随天意而动,生命才能永存永恒,永不止息。

    我听不懂鸟语虫音,但从花朵美丽的盛开中、从鸟虫不倦的鸣叫中,我真切的感知到:生命之所以如此绚烂,正是他们对造物主最好的回报。

    一草一木皆生命,一沙一石皆世界。在这个茫茫世界上,我们甚至找不到两片相同的树叶,正如我们无法找到另一个相同的自己,生命就是以自己独有的方式,展现着造物主的慈悲和智慧,生命也是以自己独有的方式,表达着对造物主的感恩。

    经过一个绚烂的夏季,我想每个人都应该想一想,连一棵小草都知道生命的意义,而我们是否已经懂得,造物主对我们的珍惜;是否能做到,用一颗纯净的心努力成长,努力无私的奉献自己,拿出自己甜美的果实,来感恩和回报慈悲伟大的创世造物之主?
     

    sunnyflowers

    新手上路
    注册
    2011-11-16
    消息
    38
    荣誉分数
    0
    声望点数
    16
    跨越心界 一位中共党支部书记的觉醒



    文/伊玲


    吴艳霞在多伦多天梯书店。(吴艳霞提供)


    “没有在那个时代、那个环境中生活过的人,很难理解人们为什么那么看重党员身份。因为那是心灵依附、政治生命、决定个人和家庭社会地位、前途命运……共产党利用控制全社会资源来达到控制人的思想。”吴艳霞说。

    这是2016年中国新年期间的多伦多,冬日的阳光透过玻璃窗,暖暖的洒在吴艳霞做义工的工作室。她身着蓝色绒质大岭西装,背对窗户,面带微笑,用平静的语调,讲述她曾经跨越万水千山、艰难曲折的心路历程。

    1957年出生天津一个中共烈属家庭的吴艳霞,成长道路一帆风顺,18岁入党,大学毕业成为天津园林学校一名高级讲师,政教科党支部书记;天津园林局几百名“优秀党员”中的十名标兵之一,年年是市优秀教师,还曾获得三八红旗手,“八五”国家计划立功奖章。

    2005年初,这个拥有28年党龄、对共产党充满狂热忠诚和信赖的“红标兵”,在全球退党大潮冲到500万时,她选择退出中共党一切组织,成为一个独立、自由思想的人。

    “做好人你们做不过我”

    天津是中国著名历史文化名城,依河榜海,名人商贾汇集,是个拥有千万人口的大城市。1996年,法轮功风靡全国时,天津市大街小巷到处有人炼功,许多机关、企业单位内部就设有炼功点。用“每100米就有一个炼功点。”来形容当时盛况一点也不夸张。

    吴艳霞的先生顾旺所在天津电器设计研究所就有一个炼功点,每天午休时间,楼下就有近50人炼功。研究所的马工程师炼功后,弯曲30度的驼背直了。顾旺患了面部中风,口眼歪斜,炼功2个月好了。

    当时社会上流传因炼功祛病健身的神奇故事很多。但吴艳霞不为所动,她从没有练过任何气功,也不相信。

    顾旺告诉她:法轮功不只是祛病健身,还让人做好人。吴艳霞心想:做好人?那好啊,你就做去吧。你们怎么做也做不过我。

    吴艳霞身上的光环是勤奋做出来的。她每天第一个到校,最后一个离校。她跟学生的关系也好,外地学生经济困难,她会给予帮助。她的好人名气流传在外,家长送礼开后门,也要把孩子塞到她的班。

    这里是一块净土

    吴艳霞所在天津市园林学校也有人炼功。一次,学生向她介绍法轮功。她问:“你们法轮功做好人和共产党讲的做好人到底有什么不同?”这位学生想了一下说:“你们做好人是人越多干得越起劲;法轮功做好人是有没有人看见,他/她都会做好。因为他们是发自内心的,就是为别人好。”

    由于顾旺很忙,吴艳霞周末只好跟着顾旺一起活动。她随顾旺参加了几次法轮功学员的修炼心得交流会。听到了许许多多感人的故事。

    一个没文化,大字不识一个的老太太,修炼前,视钱如命,买东西少找几毛钱,她会坐车去把钱要回来;儿女过年过节买来的礼物,她会拿商店去对价格,按原价回礼,决不多花一分。她被儿女称为财迷老太太。

    这个财迷老太太炼功以后,一次拿100元去买桃,找的零钱中有张50元纸币。她拿这张50元的钱去买肉时,发现是假的。卖肉老板愿意为她做证,让她去找仅10米之远的卖桃人。她转身走2步停住了,想了一下,低下头把那张假钱撕掉了。

    当卖肉人说她为什么这么傻时,老太太平静地说:我师父告诉我,要处处为别人着想。钱又不是他造的,他如果给别人,不就害了别人吗?他如果不给别人,他要卖多少桃子才能挣来50块钱啊!

    类似这样的故事很多很多。每次开完法会后,吴艳霞都显得很兴奋,她没想到,在当今全民追求金钱的时代,竟然还有这样一群人。

    一次法会后,吴艳霞又显得很兴奋。一位法轮功学员问她:“感觉如何?”她回答:“我真想把你们这帮人全都拉来入党。”那位学员听后笑笑说:“恰恰相反,我真希望你们那些党员都来学法轮功。”

    接触法轮功群体越多,吴艳霞的心被一次一次地被敲打。夜深人静时,她开始思考:那个我平时都看不上眼的财迷老太太,在利益关头能想到别人,我做的到吗?做不到!我做的好事都是有回报的,他们最终会传出去。既为“党”增辉,自己也得到名的满足。

    她发现法轮功这里确实是一块难得的净土。

    发生在母亲身上的奇迹

    1996年底,吴艳霞的母亲患肺癌住进了医院。病房里共有4个床位,另外3个人都先后离世。精明的老人明白自己的病没救了,她不想死在医院,赶紧让吴艳霞接回家。出院时,医生也告知:老人最多能活3个月。

    出院后,吴艳霞亲手给母亲做寿衣。一边缝一边伤心流泪:母亲才68岁,就要离开这个世界了。她想到了法轮功,那时,吴艳霞还没有正式炼功,对法轮功并不了解。但母亲已经到这个地步,就死马当作活马医吧。

    老人炼功已经不可能,她连坐起来都困难。吴艳霞只好让母亲躺着,给她听法轮功师父的讲法录音。听到第3天时,老人可以坐起来了,再过几天就能站一会儿,再过几天就比划着炼一套功法,慢慢地间歇著炼一套、二套……3个月下来,老人能下地,行走自如了。

    所有认识他们的人都惊呆了,都以为老人死了,竟然活过来了!

    见证了母亲的起死回生,吴艳霞彻底改变观念:法轮功确实不是一般功法。从此,她正式走入法轮功修炼。同时,吴艳霞的父亲、弟弟、妹妹、公公、侄子以及邻居、熟人、朋友等,全都因为老人的奇迹走入修炼法轮功。

    吴艳霞在为自己挣来一身光环的同时,也付出了健康的代价。她患有严重的胃溃疡、神经衰弱、神经官能症等多种疾病。炼法轮功两个月之后,她的身体有了明显的好转,半年后,各种疾病全好了。她们全家沐浴在修炼的快乐中。

    心灵触动

    1999年7月20日,中共江泽民集团发动了全国范围大抓捕,正式开始了打压法轮功。随着打压不断升级,谎言也在不断升级。媒体铺天盖地的宣传、抹黑法轮功。

    广受欢迎的法轮功突然在中共的宣传下变了样,人们用歧视的眼光看待法轮功。随之而来的是一批又一批亲身受益的法轮功学员走出来,向政府、向民众澄清事实。他们天真地以为如果政府了解实情,一定会支持他们。

    法轮功学员的愿望落空了,偌大的国家没有人愿意听法轮功学员的声音,眼见的是一批又一批的法轮功学员被抓、被关押和被失踪。形势越来越严峻。

    1999年9月开学前夕,中共教育部对全国教育系统下达指示,所有大、中、小学开学第一周停课,全体学生、教职员工被强行看谎言宣传下被妖魔化的法轮功的录像,还要全民表态。天津园林学校买了一大批白布,每个人在上面签名,支持取缔法轮功。

    天真无邪的小学生看到电视里那些谎言下编造的血淋淋的场面,有的当场呕吐,有的吓得夜晚发出恐惧的惊叫。吴艳霞一位同事的孩子就是无法接受那些画面,被老师劝回。

    这孩子从小跟吴艳霞很亲,每次见面都要蹦蹦跳跳跑过来,又搂又亲又抱的。当他妈妈告诉他,吴阿姨炼法轮功时,孩子吓得惊恐地躲在妈妈背后,再也不让吴艳霞碰他。第2天,这孩子还送给他妈妈一个玩具镜子,让她放桌上,以防吴阿姨从背后杀她。

    “我变成了新一代的南霸天、黄世仁、刘文彩?(中共用于仇恨宣传,谎言编造的所谓恶贯满盈的反派明星,欺骗了几代中国百姓)”吴艳霞心灵受到极大冲击:我也曾经跟这个孩子一样,只要有人提起黄世仁、南霸天,我就恨,无名得恨。尽管我从来没见过他们,但是党就能让我恨,党说他们是吸劳动人民血的魔鬼。

    吴艳霞意识到,这场迫害正在毁掉一代人。

    无法跨越的一步

    吴艳霞明白,法轮功修心向善,于国于民有百利而无一害,这是有目共睹的事实。全国上亿的人炼功,一个这么大修心向善群体正在遭受无休止的打压、迫害,严酷事实逼得她不得不思考。

    显然,这场打压是错的。做为体制内的人,吴艳霞知道上访没有用。共产党要做什么事情,早就做准备策划了,不可能有讨价还价的余地。以她多年形成的惯性思维,一定是某些个人欺上瞒下,使党不理解。如果共产党知道社会上还有这么一个善良群体,一定会站出来支持的。多年培养教育,她绝不会怀疑党有什么错。

    当无数法轮功学员前仆后继地去上访,去给民众讲真相时,吴艳霞没有动,她没有勇气跨出那一步,公开站出来跟共产党理论。

    一个孩子的高度

    形势越来越严峻,天津有许多法轮功学员被抓捕。一位姓赵的法轮功学员因为送妻子去北京上访,亲眼见证“4‧25”现场,为那和平、祥和的气氛所感动,从而走入法轮功修炼。7月20日以后,因为向民众讲真相,夫妻双双同时被抓,留下一个15岁和10岁孩子无人照看。

    吴艳霞决定和妹妹去看一下孩子,给孩子买点吃的。为了避人耳目,姐妹俩打扮成老太太的样子。到了那个小区时,她们打听孩子住处。看得出来,那些街坊邻居很紧张,她们走出很远了,邻居还半躲著身子,悄悄地朝这边张望。

    进屋一看,两个孩子正坐在桌子上写作业。吴艳霞问他们,心里有没有压力?同学老师有没有歧视?男孩平静地说:“我有什么压力?我父母又没做错事,他们只是讲了一句真话。如果讲真话都被打压,这个民族还有希望吗?”

    听完这句话,吴艳霞怔住了:虽然我也看到大法的美好,不仅强身健体,还使人心灵净化、社会道德回昇,但还没有站在民族存亡的高度去想这场镇压。一个孩子都可以为中华民族着想,我作为老师感到自愧:在大是大非面前,首先想到的是保护自己。

    那一瞬间,吴艳霞的心胸轰然震开了:是的,我们上访不是为了自己,而是为了这个民族。当人们连说真话的权力都被剥夺,靠假话维持生存时,那不是给中华民族带来灾难吗?

    吴艳霞被一个孩子教育了,再也坐不住了,她买来电脑,做资料。她也要向民众讲清真相,制止这场迫害。

    被剥夺沉默的权力

    不久,来吴艳霞这里取资料的几位法轮功学员被抓了,吴艳霞的弟弟妹妹也被抓了。警察顺藤摸瓜,吴艳霞被抓到了派出所。吴艳霞给所长讲自己的亲身经历。所长无话可说,最后说:“你好糊涂啊,共产党要定性法轮功,你能怎么样?”

    警察又找来吴艳霞的父亲,这个一辈子维护共产党的老人,使出家长的威严。吴艳霞在父亲的威严下屈服了,签字不练了。该放过他们了吧,不行。吴艳霞是天津园林系统的名人,在学生、老师中影响很大,共产党怎能错过这个抹黑法轮功的机会呢?
    “610”的人要求吴艳霞发声,说的话事先编好了:我炼法轮功上当了,受骗了,法轮功给我带来多大多大危害了……吴艳霞说,没有啊,不是这样啊,没有怎么能胡说呢?我是亲身见证大法美好的人啊。

    吴艳霞很清醒,这场迫害明显是错误的,但她还是没有勇气公开站在共产党的对立面。共产党多年的灌输,让她的灵魂已经跟党绑在一起,否定它,就是否定自己,否定自己的前半生,否定自己曾经有过的光环和辉煌时光。那是打共产党的脸,也是打自己的脸。她,还做不到。

    但是,吴艳霞也不想信口雌黄污蔑法轮功。因为那不是事实,她是见证者,也是亲身受益者。身体健康,家庭和睦,母亲起死回生……这一切都是事实啊!连这些事实都可以不顾,只是去符合党的要求,那还有良心吗?

    “为了配合党的要求,我不说话行不行?”吴艳霞毕竟不是那种为了利益今天这样变,明天那样变的人。她不想站在共产党的对立面,但也不想配合共产党污蔑法轮功,在痛苦的纠结中,她想用沉默来求得一点可怜的生存空间。但是,她的愿望落空了。在共产党内,必须旗帜鲜明,立场坚定,这是他们说的所谓的党性。

    心灵挣扎

    没有坚持党性,吴艳霞立马成了异类,第2天就被抓到洗脑班,从此失去人身自由。吴艳霞被免去了政教科党支部书记的职务,并强行送去“洗脑班”10天,还受到了开除党籍和不许做教师工作的威胁。半夜三更警察来踢门,三天两头被警察带走,连带学生实习都有人跟着。

    2000年3月至2001年8月期间,警察隔三岔五闯入她家,随便翻东西,查看电脑。2000年农历6月22日,是她父亲的生日,3名警察闯入她家,不让她出门。同年的中秋节,单位里派七八个人到家里看着,不让出门。腊月二十九,吴艳霞一家三口买好了年货,准备回老家和公公婆婆一起过年。还没出门,四、五名警察闯进来,强行把她拦住,看了三天不让出门。

    吴艳霞的弟弟妹妹被抓后,9个月音信全无。她的父亲想打听儿女的下落都不可能。这个一辈子维护共产党的老人,面对共产党无情对待,精神几近崩溃。临死的时候说:“如果我的孩子偷了人家一根钉子,那是贼,应该受到惩罚!可是他们什么坏事都没做啊,为何受到这样的对待?”最后,老人在悲伤和绝望中含怨去世。

    吴艳霞百思不得其解:这个大半辈子拥以为荣、全力追随的党,是自己的政治生命,心灵依附,怎么突然反脸不认人了?这个露出狰狞面目的党,怎么可以对它的党徒任意凌辱、迫害?这是怎样的一种撕心裂肺的痛苦啊!她整天在痛苦中煎熬著,精神已近崩溃。那段时间里,她很害怕电话铃响和敲门声,夜里经常被恶梦惊醒。

    吴艳霞每一次被抓起来,校长都会去保她。校长每次去都会说一句同样的话:她是我们学校最好的教师。最后一次被抓,校长又说出同样的话。这一次,“610”人员怒目圆睁,用手指校长的鼻子,厉声地说:你说话已经有问题了,知道吗?你应该说:她曾经是位好同志,但现在不是!

    昔日共产党的“红色标兵”,“先进教师”,“三八红旗手”……此时,所有的光环如今一钱不值,因为她没跟党保持一致。

    为了逃避无休止的迫害,2001年,吴艳霞全家移民加拿大。

    一本书的力量

    2004年11月,《九评共产党》发表,吴艳霞一遍接一遍地读。每读一遍,她被惊醒一次。她明白了共产党是怎样破坏了中华传统文化,取而代之的是邪恶的党文化。中国人就这样被共产党没完没了的系统灌输,把人们的思维、价值观变异了,共产党把全体中国人变成符合它统治所需要的人……

    共产党用控制社会的一切资源来控制人的灵魂。一次又一次的政治运动,把一批又一批人划作异类,去打击,迫害。杀鸡儆猴,让人们在恐惧地活着:谁要跟共产党作对就没有好下场!

    有幸没有被迫害的人们,或随妖魔起舞,或麻木,或恐惧,他们已经失去判断是非的能力,心安理得地沉默著……这是一个多么荒诞的世界啊!

    迷雾终于拨开了,共产党的真实面目终于被看清了。吴艳霞感到痛苦:无法用语言表达的痛苦,比肉体痛苦还要多很多很多倍,那是发自心灵深处的懊悔和绝望。大半生追求、维护、拥以为荣的东西竟然与流氓、魔鬼挂钩,她觉得自己活得好窝囊,好窝囊……

    摆脱心灵桎酷

    吴艳霞想起了过去,想起自己曾经被扭曲的灵魂、变异的思维和价值观,完全用共产党灌输的那一套去看待这个世界:

    善良的小学老师被批斗,连给她倒一杯水服药都不敢,因为她出身不好。她也曾和那些“红五类”去欺侮那些“黑五类”,觉得理所当然:谁让你出身不好呢?

    公公曾告诉她:美丽的小姑新婚一个月,就在共产党的土改运动中被乱棍打死,娘家人连夜偷偷把她埋了,连哭一声都不敢。她没有同情,说:谁让你们把她嫁给富农?嫁给贫农不就没事了吗?

    吴艳霞觉得自己前半生是个没人性的半生,第一次有了人性后,却又被划为新一代的“大恶人”,成了被打击的对象。

    《九评》让吴艳霞看清了中共的本质。法轮功倡导“真、善、忍”,带给了人一种高尚的文化和生活方式,是中国人失落已久的祖宗文化和传统的根。法轮大法的出现无可指责,他给世界带来光明与祥和,是回昇与希望。

    法轮功没有选择和中共作对,当时炼功人中很大一部分是中共党员、各级官员、社会精英。是中共的邪恶本性决定它一定要选择与人民为敌,它不可能容下真、善、忍。善恶没有中间词,那么只有抛弃它。

    2005年,当全球三退大潮数字冲破500万时,吴艳霞作出人生的重大抉择:退出中共的一切组织!她终于跨越生命中最重要的一步,彻底摆脱了共产党的心灵桎酷,成为一个独立、自由思想的人!

    “我仍然是个好人,善良,但不再与任何党有关了。”吴艳霞庆幸自己成为一名法轮功的修炼者,明白生命的意义。目前,她在一家西人食品公司工作14年了,她的敬业和善良赢得管理层和同事的尊敬。工作之余,她全力参与劝“三退”(劝说民众退党、退共青团、退少先队),脱离这个邪恶残暴的专制体制,唤醒可贵的中国人。

    一位哲人说过:魔鬼能赢的必要条件是好人的沉默。吴艳霞深知,中国人本质善良,只不过在那个特殊环境中,身不由己,灵魂被共产党强行绑架。她相信,当中国人民清醒之时,就是共产党灭亡之时!
     

    sunnyflowers

    新手上路
    注册
    2011-11-16
    消息
    38
    荣誉分数
    0
    声望点数
    16
    获奖纪录片《难以置信》揭中共谋杀罪


    文/高天韵



    一个敏感的话题,一个黑暗的地带。电影开场:2014年7月,美国旧金山。在世界器官移植大会的会场外,一组法轮功学员静静的站立在路旁。他们手持横幅、举起展板、散发传单,神情严肃地注视着过往人群。一条横幅上写着:“面对中共活摘器官,您还沉默吗?”

    阴森的谋杀案

    聚焦中共活体摘取法轮功学员器官,美国纪录片《难以置信》(Hard to Beieve)从西方媒体人的视角,带领观众探究谋杀迷局——中共谋杀法轮功学员等良心犯、盗取器官牟利。影片导演、艾美奖得主肯‧史东说:“我撞到了一个阴森的谋杀案。”

    今年6月22日,三位独立调查员――加拿大前亚太司司长大卫‧乔高(David Kilgour)、美国资深调查记者伊森‧葛特曼(Ethan Gutmann)和加拿大人权律师大卫‧麦塔斯(David Matas)联合发布了中共强摘人体器官的最新调查报告。报告显示,中国器官移植手术数量每年约为6万至10万例。在过去15年中,在大陆,估计进行了大约150万例器官移植手术。这些器官的主要来源是法轮功学员。据此,人们有充分的理由相信,因活摘器官而被害致死的法轮功学员或达百万人以上。群体灭绝,骇人听闻。

    《大纪元时报》于2006年3月最先曝光中共活摘器官的惊天罪恶,并自此一直紧密跟踪报道。英文“大纪元时报”的发行人史蒂芬‧格里高利(Stephen Gregory)说:“活摘器官是有关法轮功的。法轮功对中共当局来说是最敏感的事件。在中国境内设有办事处的主流媒体当中,没有一家机构在大陆报道此事。”

    浸血的路径

    《难以置信》涉及医学、法律、人权、伦理学、国际政策、亚洲研究等诸多领域,于平实的音像中引人深思。电影汇集了一些关键人物的采访片断。美国记者、前中国外科医生、以色列医生、加拿大人权律师、美国医学伦理权威及大陆法轮功学员等人讲述了各自的故事和观点。他们的调查发现、分析佐证和亲身经历,好比一条条写满信息的探索路径,碰撞出令人震惊的交集。

    安华‧托蒂(Enver Tohti)是目前唯一一位现身作证、实施过活摘器官的大陆医生。因此,他的访谈有着特别的说服力。安华‧托蒂原是乌鲁木齐铁路局中心医院的外科医生。在1995年7月的一天早上,在他的主任的安排下,他带着野外手术设备和两名助手,到达乌鲁木齐西面的西山刑场。枪声响起后,安华和助手赶到行刑现场,快速摘除了一名犯人的肝脏和两个肾脏。托蒂说,子弹打在犯人的右胸,他没有死,他还可以活下去。可是,摘取器官终止了他的生命。主任叮嘱安华托蒂:“记住,今天什么事都没有发生”。

    托蒂说,离开中国后,他看待问题的角度发生了转变。他意识到:天哪,我犯罪了。心灵的重负让他多年不安。每当他路过教堂、清真寺,他都会进去为那个人祈祷。他也会在寺庙中点燃蜡烛,求得心灵的安宁。这个秘密,一直藏在内心的深处,直到美国记者伊森‧葛特曼在英国听证会上发言,托蒂在现场听到了有关活摘器官的事情,他当即举手、起身说:“我做过(那件事)。”

    资深记者伊森‧葛特曼从事活摘器官的调查工作已经有十年了。1999年中共开始镇压法轮功后,葛特曼在北京亲眼看到,在天安门广场上,法轮功学员被殴打。他说:“有一些界线,我们不能越过。而这(活摘器官)绝对是一条红线。”他特别提到大陆医生涉及活摘罪行:“把最受人信任的成员变成怪物,这是对社会破坏力最大的一件事。”

    葛特曼还表示,《难以置信》是第一部更注重调查员本身的电影。近距离的采访呈现出:这些调查员是客观讲理的,没有任何隐秘操作。

    雅各‧勒维(Jacob Lavee)教授是以色列的著名心脏外科医生。他讲述了发生在2005年的一件不寻常的事:“2005年的一天,我的一位心脏病人告诉我,保险公司安排他去中国换心脏,手术已经安排在两周后进行。”勒维教授觉得不可思议,移植心脏的手术怎么能够提前定下日期呢?

    于是,勒维教授开始调查中国器官捐献的来源。他发现,在中国,死刑犯的人数和移植手术的数量不吻合。后来,他看到了加拿大前外交官大卫‧乔高和著名人权律师大卫‧麦塔斯关于中共活摘法轮功学员器官的调查报告。他认为报告是合理的。之后,在以色列,勒维教授带头发起、介绍在中国发生的非法器官移植的情况。2008年,以色列国会通过法律,禁止以色列保险公司付费给病人去中国做非法移植手术。

    谈到为什么关心此事,勒维教授表示,他是犹太人的儿子,父亲曾经在二战中受过类似的苦难。因此,他关注活摘器官的悲剧,不能让历史重演。

    加拿大人权律师、活摘独立调查人士大卫‧麦塔斯指出,在中国大陆,法轮功学员是最柔弱的一个群体。在看守所,很多法轮功学员的名字无人知晓。对法轮功学员的迫害是反人类罪。在二战的大屠杀发生以后,人们不能排除任何一种形式的堕落。

    国际医学伦理研究权威、美国的阿瑟·卡普兰教授说:“在欧洲和美国,器官捐献者都是已经死亡的人。而在中国,他们把你弄死。”“现在不是要讨论,杀人盗取器官是否正在发生,问题是:我们是否还要继续容忍下去。”

    敲击心灵的音符

    本片的配乐特色鲜明,恰到好处的烘托了主题。音乐师Dafydd Cooksey连续一个月、每日工作12到14小时,创作了以钢琴为主的曲调。音符叮咚作响,敲击心灵。沉重、压抑,紧张,伴着些许的凄凉。

    导演史东说:“这个故事不是讲述堕落的人做了什么,而是好人为何保持沉默。”制片人之一的凯‧鲁贝斯克说:“我们想让世人知道发生在中国对法轮功学员活摘器官的情况。这是非常严重的罪行,而世界却没有给予足够的关注。”

    今年6月初,在纽约放映此片后,一些观众流着泪说:“我曾看见过法轮功学员在街头发传单,而我却走过他们,我真的对法轮功学员感到很抱歉,我不会再视而不见了。”

    在多伦多大学的放映会后,社会学和英语系的学生斯蒂文‧斯勒齐表示:“我的立场是活摘器官是很可怕的、非法的、违背良心的。中国医院应该停止活摘法轮功学员的器官。联合国不理睬150万份签名,这是不对的。联合国应该采取行动,应该有立场。”他还说:“从社会学的角度,我们要问,为什么我们的政府置之不理?为什么只有以色列禁止国民非法获得器官、禁止国民在移植手术后由保险公司支付医疗费?为什么加拿大和美国没有发出禁令?为什么一个人的生命比另一个人更珍贵?我们都是人,都是平等的。”

    自去年问世至今,《难以置信》已经获得了11个奖项,并在许多国家公映,包括美国、英国、澳大利亚、意大利、奥地利、以色列、印度、捷克共和国、斯洛伐克等。美国电视台PBS已经播放该片40多次。近日,制片方又推出了电影的中英语网络版本。

    近期,对于中共活摘法轮功学员等良心犯器官的罪行,国际社会和西方媒体表现出了更多的关注,政界和民间发出的谴责呼声此起彼伏。但是,更多的真相有待揭示,活摘罪行尚未清算,迫害元凶及其帮凶还未被绳之于法。此时,《难以置信》的广泛播映,有助于更大层面的传播真相。通过拍摄此片,全体剧组人员展示了富有勇气的选题和守护良知的努力。正义纪实的镜头,记录善良与邪恶对阵的风云,为今日和明天带来启示。

    发稿:2016年8月8日

    相关文章:

     

    springland2012

    新手上路
    注册
    2011-11-16
    消息
    85
    荣誉分数
    1
    声望点数
    28
    散文诗:咏 莲







    迸发出心中最真的火焰,打印在夏日的扉页中的是莲。你在这里重新锤炼,终于挣脱出那泥牢中的锁链,婷婷盛开在这苍茫大地间,向世人倾诉着至善的语言。坚忍的意志在这苦海中尽显,最终铸成一朵金刚净莲。

    心中的一团圣火,理想中的一只白鸽,都成了你的主宰,多少智者依你而眠,多少善者永远在心中把你挂牵。

    看那一柄净碧的荷叶荡涤着人们迷中的眼,一片淡粉的莲瓣成了多少代人的梦幻,凸起的莲籽成了永不改变的琴键,奏响了激荡万古的乐章。

    人间的一朵净花,凡尘的一方净土。生命因你而明白了纯净的内涵,天地因你而增添了太多的异彩。

    让我们一起放飞心中的神圣,伴着这朵圣花一起升腾,升腾,化做漫天的飞彩!
     
    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