谭耕议员妻子黄幸来博士竞选下一届大选自由党党内提名

livingeverywhere

一直在被删帖,还被不停的各种限制发言,哈哈,等CFC被联邦调查就好玩了嘛,坐实了中共狗腿的名
注册
2008-08-02
消息
5,102
荣誉分数
597
声望点数
223
中国人如果不比,就少了奋斗目标
 

9981

Nanoriver
VIP
注册
2004-12-11
消息
18,757
荣誉分数
4,064
声望点数
373
这个有道理。但公众人物,又有妻子。他们这种关系肯定不是公开的
做小三,还同意捐精生孩子。应该是有一定 “感情” 的。被正宫发现了,让她离开,也是无赖之举。
现在搞得人家身败名裂。损人不利己。还是这女人更不是东西
我估计你有不老少丑事 都逼着别人忍辱屈身地不让说吧?:D 你这逻辑吓死现代人啊
 

ccc

难得糊涂
管理成员
VIP
注册
2003-04-13
消息
216,091
荣誉分数
33,658
声望点数
1,393
渥太华什么时候再出一位主要政党的华裔候选人?
--------------------------------------------------------------
2019年9月12日,备受华人社区关注的Don Vally North区自由党提名选举有了结果,董晗鹏战胜另一个候选人——华人律师江邦固,他将在10月21日代表自由党参加联邦大选角逐。

董晗鹏和他的父母在1990年代初从上海移民到加拿大,在多伦多长大并接受教育。在他父母24小时营业的咖啡店里长大,董晗鹏学会了努力工作、明白家庭和社区的价值,这最终导致了他进入公共服务。

董晗鹏在此前在致选民的公开信里表示,今年六月得知现任议员谭耕不再继续参选之后,他身边的朋友以及众多对他影响深远的政坛前辈都鼓励他参与这个区提名的角逐。与家人商议,考虑再三之后,他于六月底决定并宣布参加提名的竞选。

在2014年成功当选安省省议员之后,董晗鹏出台了多项私人法案并得到了议会的支持,包括安大略省多元文化日,验房师资格认证法案,电梯可靠性法案,以及为19个多伦多最大的文化产业孵化器争取到大额的减税。
upload_2019-9-15_1-35-50.png
 

ccc

难得糊涂
管理成员
VIP
注册
2003-04-13
消息
216,091
荣誉分数
33,658
声望点数
1,393
做了一届省议员,去年安省大选,自由党只拿到7席,他也不例外,没能被选上,希望他今年好运。

upload_2019-9-20_21-40-55.png
 

谷歌大侠

初级会员
注册
2014-11-17
消息
996
荣誉分数
341
声望点数
73
狗血剧在继续。

黄幸来为何与俞荧因为一部手机起纠纷?
https://info.51.ca/news/canada/2019-09/815636.html

9月25日,51网原文发表了黄幸来《不会以独立候选人的身份参选》一文,文中郑重宣告:本人今年不会以独立候选人的身份参选。同时在结尾处没有点名提到了“某人诬告本人偷她手机”一事,俞荧则直面此事说,那个“诬告”者就是我。

黄幸来在文中说:对于某人诬告本人偷她手机,并于九月六日叫来警察进入我竞选办公室一事,传说纷纭。 现就此特地郑重声明:此事已经在现场就被证实为恶意诬陷。我己要求警察局给出完整报告,警方也对诬告者进行了警告,不得再对我进行诬告和骚扰。我相信加拿大的法律!我相信法律一定会还原真相!我坚信,谣言止于智者!



黄幸来声明截图

51网记者联系到黄幸来,黄幸来说警方已有定论,不愿就此事多谈,同时表示此事给她造成了很严重的伤害。

俞荧则希望有专业人士能给予专业指导,为什么她丢失的手机定位追踪会显示在黄幸来的家?

据俞荧介绍,前不久她丢失了一部Iphone手机(以往也丢失过数部Iphone),手机内有大量信息、相片和证据,经朋友指点她打开了手机搜寻功能,发现了自己的手机定位追踪显示在黄幸来的家和竞选办公室。朋友告诉她Iphone手机的定位追踪功能非常强大,不会有错的。俞荧毕竟与对方有官司在身,法庭不允许双方有直接接触。经过一个月的虐心纠结和朋友的鼓励,俞荧还是希望取回自己的手机,通过和约克区警局和多伦多警局的几次交流和初步审核,警方同意协助前往调查。

黄幸来是国会议员谭耕的妻子,而俞荧因为与谭耕生下一个女儿目前正在打“捐精”和抚养费的官司。

俞荧说,当天现场警方的也初步取证和分析,查看俞荧的账号和IPhone定位追踪显示证据,同意协助从黄幸来手里拿回手机核查,俞荧当场发现警方拿回来的并不是她丢失的手机,便实事求是地告知了警方,警方当即将其返还黄幸来。后警方告知证据不足,并转告了黄幸来的“警告”,但是并没有确定这是“恶意诬陷和骚扰”。



手机定位追踪

既然黄幸来使用的不是自己丢失的手机,那为什么手机定位追踪会显示在黄幸来的家和竞选办公室呢?

俞荧忽然想起,她在2015年除了在谭耕捉襟见肘生活陷入困境时接济过他们的生活费用外,还曾因看谭耕使用一部非常老旧不好用的手机,便买了当时最好的Iphone手机未拆 封原装交给了谭耕本人使用,但是现在俞荧怀疑手机已落入她人之手。因失去了初始目的,俞荧问是否可以要回自己的手机?

另外一个问题就是关于手机定位追踪。俞荧说不记得把自己的邮箱和ID提供给他人使用过,也没提供给他人自己的IPhone ID和密码、账户、安全问题等等,那么为什么会有在自己的ID下使用而不在自己手中的手机呢?俞荧将此问题咨询过苹果公司,他们解释是这种事情是绝对不应该也不允许发生的,一定是有人涉嫌盗用俞荧的ID,俞荧说那岂不是我的隐私就完全暴露了?考虑到自己的其他隐私安全问题俞荧就觉得愈发令人担心。

俞荧说这两个问题困惑了她很久,与恶意诬陷骚扰毫不相干,但鉴于目前情况,为避免恶意诬陷骚扰的嫌疑,已报告了个人ID涉嫌被盗的情况。因为警察交流时曾经也明确提醒过她要对ID和重要个人信息的重视,但俞荧说自己对这种电子技术知识缺乏了解,加上目前的焦虑和恐慌心情,现求助高手大侠指点迷津,给个解释和解决方案。

俞荧说,几月来我又连续再次承受了一生中最为难以言状的艰难和痛苦的历程,尽管交杂着震惊、失望、不解、悲哀、愤怒、痛苦、无奈、焦虑和无助等复杂情绪,但是她万分欣慰的是得到了社会和周围方方面面不计其数的同情关心爱护支持和援助,苦难让自己历练、反思、沉淀、升华并成长, 是无数人的大量的爱陪伴着我们使得我们母女在感动温暖感恩的氛围里顽强并快乐地生活着,在此一并叩谢! 我将继续极尽所能回报大家的爱和帮助过我们的人,在有生之年尽力做有意义的事来回馈社会!

作为“捐精”官司的被告,尽管我必须独自艰难地面对所有一切困难走完这段虐心的路,但这一年来我已经变得足够坚强和坚韧,也因为可爱的女儿让我的内心变得快乐耐受和坚定。关于案情,因为各种复杂的原因我没有也不能和大家有过多的交代和解释。我非常相信一切会水落石出法律会还原事实给出公平公正的裁断,还回人的尊严尊重,也借以希望能唤起基本的良知和人性。

针对此事黄幸说,我使用自己购买的手机却遭人诬陷偷窃,这种伤害无以言表。
 

IceBurger

资深人士
注册
2006-02-26
消息
1,353
荣誉分数
885
声望点数
223
狗血剧在继续。

黄幸来为何与俞荧因为一部手机起纠纷?
https://info.51.ca/news/canada/2019-09/815636.html

9月25日,51网原文发表了黄幸来《不会以独立候选人的身份参选》一文,文中郑重宣告:本人今年不会以独立候选人的身份参选。同时在结尾处没有点名提到了“某人诬告本人偷她手机”一事,俞荧则直面此事说,那个“诬告”者就是我。

黄幸来在文中说:对于某人诬告本人偷她手机,并于九月六日叫来警察进入我竞选办公室一事,传说纷纭。 现就此特地郑重声明:此事已经在现场就被证实为恶意诬陷。我己要求警察局给出完整报告,警方也对诬告者进行了警告,不得再对我进行诬告和骚扰。我相信加拿大的法律!我相信法律一定会还原真相!我坚信,谣言止于智者!



黄幸来声明截图

51网记者联系到黄幸来,黄幸来说警方已有定论,不愿就此事多谈,同时表示此事给她造成了很严重的伤害。

俞荧则希望有专业人士能给予专业指导,为什么她丢失的手机定位追踪会显示在黄幸来的家?

据俞荧介绍,前不久她丢失了一部Iphone手机(以往也丢失过数部Iphone),手机内有大量信息、相片和证据,经朋友指点她打开了手机搜寻功能,发现了自己的手机定位追踪显示在黄幸来的家和竞选办公室。朋友告诉她Iphone手机的定位追踪功能非常强大,不会有错的。俞荧毕竟与对方有官司在身,法庭不允许双方有直接接触。经过一个月的虐心纠结和朋友的鼓励,俞荧还是希望取回自己的手机,通过和约克区警局和多伦多警局的几次交流和初步审核,警方同意协助前往调查。

黄幸来是国会议员谭耕的妻子,而俞荧因为与谭耕生下一个女儿目前正在打“捐精”和抚养费的官司。

俞荧说,当天现场警方的也初步取证和分析,查看俞荧的账号和IPhone定位追踪显示证据,同意协助从黄幸来手里拿回手机核查,俞荧当场发现警方拿回来的并不是她丢失的手机,便实事求是地告知了警方,警方当即将其返还黄幸来。后警方告知证据不足,并转告了黄幸来的“警告”,但是并没有确定这是“恶意诬陷和骚扰”。



手机定位追踪

既然黄幸来使用的不是自己丢失的手机,那为什么手机定位追踪会显示在黄幸来的家和竞选办公室呢?

俞荧忽然想起,她在2015年除了在谭耕捉襟见肘生活陷入困境时接济过他们的生活费用外,还曾因看谭耕使用一部非常老旧不好用的手机,便买了当时最好的Iphone手机未拆 封原装交给了谭耕本人使用,但是现在俞荧怀疑手机已落入她人之手。因失去了初始目的,俞荧问是否可以要回自己的手机?

另外一个问题就是关于手机定位追踪。俞荧说不记得把自己的邮箱和ID提供给他人使用过,也没提供给他人自己的IPhone ID和密码、账户、安全问题等等,那么为什么会有在自己的ID下使用而不在自己手中的手机呢?俞荧将此问题咨询过苹果公司,他们解释是这种事情是绝对不应该也不允许发生的,一定是有人涉嫌盗用俞荧的ID,俞荧说那岂不是我的隐私就完全暴露了?考虑到自己的其他隐私安全问题俞荧就觉得愈发令人担心。

俞荧说这两个问题困惑了她很久,与恶意诬陷骚扰毫不相干,但鉴于目前情况,为避免恶意诬陷骚扰的嫌疑,已报告了个人ID涉嫌被盗的情况。因为警察交流时曾经也明确提醒过她要对ID和重要个人信息的重视,但俞荧说自己对这种电子技术知识缺乏了解,加上目前的焦虑和恐慌心情,现求助高手大侠指点迷津,给个解释和解决方案。

俞荧说,几月来我又连续再次承受了一生中最为难以言状的艰难和痛苦的历程,尽管交杂着震惊、失望、不解、悲哀、愤怒、痛苦、无奈、焦虑和无助等复杂情绪,但是她万分欣慰的是得到了社会和周围方方面面不计其数的同情关心爱护支持和援助,苦难让自己历练、反思、沉淀、升华并成长, 是无数人的大量的爱陪伴着我们使得我们母女在感动温暖感恩的氛围里顽强并快乐地生活着,在此一并叩谢! 我将继续极尽所能回报大家的爱和帮助过我们的人,在有生之年尽力做有意义的事来回馈社会!

作为“捐精”官司的被告,尽管我必须独自艰难地面对所有一切困难走完这段虐心的路,但这一年来我已经变得足够坚强和坚韧,也因为可爱的女儿让我的内心变得快乐耐受和坚定。关于案情,因为各种复杂的原因我没有也不能和大家有过多的交代和解释。我非常相信一切会水落石出法律会还原事实给出公平公正的裁断,还回人的尊严尊重,也借以希望能唤起基本的良知和人性。

针对此事黄幸说,我使用自己购买的手机却遭人诬陷偷窃,这种伤害无以言表。
自古丑女多着怪,
议员哥同时招惹两个丑女,活该有此一劫。
建议议员回到捉襟见肘的生活后靠捐精谋生。
 

Teddy

本站元老
VIP
注册
2002-03-11
消息
11,398
荣誉分数
2,624
声望点数
373
在部手机上纠缠不清,注定剧情狗血,没有江山美人的气势 o_O
 
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