华裔母亲被罚25万!揭秘美国名校体育招生造假:收买教练一路绿灯

SilverMask

新手上路
注册
2020-04-06
消息
462
荣誉分数
95
声望点数
28
华裔母亲被罚25万!揭秘美国名校体育招生造假:收买教练一路绿灯
鲍仁君
05-21 07:32

近日,华裔母亲隋晓宁被美国法官罚款25万美元,惩罚她以造假的方式让儿子进入了加州大学洛杉矶分校(UCLA)。去年“辛格尔大学入学丑闻”轰动全美,辛格尔主要通过体育成绩造假以及贿赂等手段,让客户的孩子进入名校,隋晓宁是二十多名客户之一,其他客户不乏演员等有钱人。

为什么这些人选择体育造假?具体是如何运作的?要想回答这个问题,我们要先了解美国大学的录取方式。


隋晓宁
如何进入美国名校

美国名校如何招生,具体细节并不对外公布。去年有亚裔组织控告哈佛大学,认为在招生过程中,存在对亚裔的歧视,亚裔学生要远比其他族裔优秀,才能进入哈佛。举例来说,美国的标准入学考试满分100分,亚裔学生要考到95分以上,而墨西哥裔学生只需要70分。

在庭审过程中,哈佛坚决否认有歧视行为,但是也披露了一些招生的细节,让我们可以管中窥豹,知道哈佛的一些招生内幕。

美国顶级大学众多,譬如大家熟知的哈佛、耶鲁、康纳尔等,都是私立学校,当然也有一些公立大学,跻身顶级学校,譬如UCLA,伯克利、密歇根大学等。公立学校的经费,有部分经费来自州政府,因此在招生上会对本州学生有所倾斜。私立学校的经费,大部分来自于校友捐赠,在招生上每个学校完全独立。大部分的学生都要通过标准的方式申请,提交SAT、高中平均成绩、课外活动等资料,供大学招生办的人来最后决定。

名校招生,真的是只看成绩吗?并不尽然。

根据美国税务局的数字,在2017年年收入达到270万美元,会是美国0.1%的富人,收入超过50万美元,会是美国1%的有钱人。根据《纽约时报》的一份研究,0.1%的富人子弟,占到了哈佛总学生的3%,而收入1%的有钱子女,占到了哈佛总学生的15%。富人子弟有更多的资源,可以去尝试普通家庭无法做到的事情,这是因素之一,除此之外,哈佛等名校看重传统,如果父母中有人是校友,会增加入学概率。另外,每个学院的院长,都有一个“特殊名单”,根据庭审过程中公布的资料,哈佛9.34%的新生,来自于这个“特殊名单”。并不是每个特殊名单的学生,都会被入选,庭审资料显示名单上的学生,最终有42%入选,而不在名单上的学生,录取率只有4.6%。

如何才能进入这个名单呢?哈佛没有明确承认,这跟捐款有关系,但是所有圈内人都知道,如果你捐的钱足够多,你的孩子就会进入这个名单。特朗普的女婿库什纳,在父亲捐款250万美元之后,很快被哈佛录取。

综上所述,如果你的孩子并没有那么突出,家里没有人是该校的校友,又不想捐那么多钱,而你又想让孩子读名校,那应该怎么办呢?

有一个办法就是,通过体育特长。根据2002年的一份研究,体育文艺等特长,已经超过校友等因素,成为招生最重要的因素之一。

体育生如何进入名校
布法罗大学的体育部部长马克-阿特纳,去年接受了腾讯体育的采访。他负责全校16个体育项目,435个体育生的全部运营,日常的工作,包括申请预算,筹集基金,在纽约和全国宣传学校,向校长汇报,以及和当地市政府合作等,对于体育特长生的招生黑幕,也了如指掌。

NCAA是美国大学体育的管理机构,总部位于印第安纳波利斯。每一个想以体育生身份进入大学的学生,都必须要在NCAA的网站注册登记,上传学习成绩、体育成绩、SAT或者ACT的考试成绩等资料。NCAA会对这些成绩进行审核,不符合最低标准的学生,不能以体育生的身份入学。NCAA的标准,包括核心课程,平均成绩(GPA),以及标准考试。根据报考学校的级别不同,标准有细微差别,主要是学校体育项目梯队的区别。

相对来说,NCAA的最低标准非常低,有竞争的大学,入学标准要远高于这个要求。NCAA要求进入第一梯队的学校,体育生GPA最低不能低于2.2,按照我们的百分制标准,也就是高中平均成绩连70分都不需要。举例来说,如果清华的要求是600分,曲阜师范大学的要求是450分,那么NCAA这个入门成绩要求大约是300分。

也就是说,这个最低要求形同虚设,达到要求并不难,最重要的是教练要同意,学校的教练有很大的招生权利。

教练和学生沟通之后,学生如果确定加入学校,需要签署一份入学意向书,然后教练会把这个学生的各种信息,在体育部的监督之下,发送给学校的合规部门。合规部门审查之后,再把这个学生的信息发给学校的招生办。

到了这一步,一般招生办不会拦人,“这个时候,招生办已经对这个学生进行了标注,知道这个学生要参加学校的体育项目”,阿特纳告诉腾讯体育。招生办这个时候可以下发录取通知书,学生就正式成为了该校的一名新生。

正因为教练的自主权利很大,这就给辛格尔发现了漏洞,通过金钱收买教练,绕过正常的招生渠道,让学生以体育生的身份进入名校。

如何作假成为体育生
美国大学里的体育生,是个庞大的群体,大约有59万,其中第一梯队的学生大约18万,第二梯队大约12万,第三梯队大学19万。

辛格尔被指控作假的手段,包括三个环节:制造虚假标准考试成绩;收买教练或者体育部负责人,制造虚假体育成绩,以体育生的名义入学;通过虚假慈善机构,把从家长那里收取的钱,以捐款等方式给教练,对收入进行洗白。


辛格尔
制造虚假标准考试的方法,就是收买某些监考老师。美国的两个大学入学标准考试,都是由第三方的非营利组织运营,尤其是最为广泛的SAT,是由私立机构操作,这个环节作假,主要是应对前面提到的最低要求,即便是学习很差的学生,达到最低要求也不难,

有些时候,如果学生达不到NCAA的基本标准,学校甚至还可以发送“预录取通知”。如果学生考试成绩不及格,但是体育成绩又非常优秀,那么学校会“预备录取”这个学生,给他一次或者两次补考的机会。瞒混过NCAA的最低标准,只要能收买教练或者体育部负责人,后面基本就是一路绿灯,教练想要的“体育生”,往往都能入学,哪怕这个体育生甚至从来没联系过这项体育。

为什么教练会有这么大的权力?

从小学到大学,体育在整个美国校园系统非常重要。很多大学里年薪最高的雇员,并不是校长,而是大学的篮球教练,或者橄榄球教练。很多球迷都知道杜克大学的K教练,但是极少有人知道杜克大学的校长是谁。很多大学的橄榄球队,是学校最赚钱的项目。正是这种地位,给了教练很高的权力。

如果教练提供了一个虚假学生成绩,作为体育部负责人,阿特纳有没有办法,进行验证呢?

“所有的奖学金,都是从我手里签发出去的”,阿特纳说,“每个学生的学习档案,体育档案,甚至社交媒体的档案,我都要检查,保证他们在高中没有惹麻烦,因为最终我是要对他们负责的。”同时阿特纳也承认,如果教练和学生一起捏造了体育成绩,他也很难发现。

体育招生的另外一个漏洞,就是“特殊招生”。

很多学校,在普通学生的招生标准之外,有一个体育生的标准,尽管体育生的标准要低于普通学生,如果学生仍然达不到标准,学校每年还有“特殊招生”。

“我们每年大学招生150个新学生,其中有20%,也就是30个学生,是特殊招生,也就是刚好够NCAA的最低标准。我们会把这30个名额,有战略性的分配,譬如不会都给橄榄球,也不会都给篮球,一般的会平均分配给不同的项目。如果有非常好的候选人, 他又达不到标准,如果我们用完了名额, 就无法把他招入学校了。”

正是因为教练以及体育负责人的招生特权,才让辛格尔有机可乘,在长达10年的时间里,辛格尔只给熟人介绍的人服务,非常小心。隋晓宁缴纳了40万美元之后,儿子顺利进入了UCLA。辛格尔的被捕,相继牵出了相关客户,目前被查明的学生,大部分都被学校辞退,有些家长还为此遭受了牢狱之灾。
 
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