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位藏族姑娘讲述戴上师为她降服蛊毒的经历

foyi19

新手上路
注册
2020-11-01
消息
36
荣誉分数
0
声望点数
6

一位藏族姑娘讲述戴上师为她降服蛊毒的经历

融虚整理 全球施食网络书院



编者按:
看过戴上师河南度生旅游文章的师兄都知道,上师在开封曾接到一位西藏姑娘的紧急求救,说自己被人下了蛊,身心备受折磨,跪求上师解救。上师百忙之中紧急施法,后又与这位姑娘联系,让她到上海再次诊治,最后彻底清除蛊毒,还捣毁了制造蛊毒的基地。今年11月13日到15日八关斋戒,这位西藏姑娘带着母亲、姥姥,三代人一起飞到常州,参加八关斋戒。法会结束后,她们留了下来,晚上这位藏族姑娘跟大家分享了整个事件的过程。​


大家好,我是18年的在读研究生,我的一位老师让我去四川和云南边境的一个地方,帮一个导演写剧本。我都没给家里商量,怕他们担心嘛,她们今天也是第一次听。现在想想我的老师也不负责,他自己也没见过那个导演,就随意让我去了,我以为是他的一个好朋友嘛,然后我就义无反顾的去了。去了以后那个导演说他资金也不够,也没钱啊。他说他是普米族,跟藏族人是一个源头,然后说我们是自己人嘛,没钱就算了,我免费给他写。他很喜欢我,对我也很好,当时确实对我很好,想追求我的那种。然后我就不同意,那时候我也在修行,已经独身很多年了,很喜欢一个人呆着。当天晚上就住在他们家的宾馆,他自己有个宾馆,前面是湖,很漂亮的,泸沽湖。那天晚上我就感觉不对了,睡着突然间醒了,然后不舒服,有各种各样不对的那种想法,淫欲心啊!就是很不舒服,头也痛,我就在那坚持了几天,给他写嘛,每天都不舒服,越来越不舒服。等写完了剧本,他还让我给他演那个剧,我说我不演了,我还有很多事情,要回去。
回去以后就开始不顺了,那时候在装修房子,装修房子对我来说也是一个很小的事情嘛,家里就让我一个人装修。但是很多很多障碍就出来了,脾气那时候变得很暴躁,后来上师帮我看了以后,我才知道那是条蛇在我身上放毒嘛,那个毒气使人嗔恨心很重,我脾气变得特别坏,跟人吵架呀,跟工人也发脾气,家里人来了,也控制不住,发脾气的那种。然后大概过了几个月吧,没遇到上师之前,也是尽量自己抵抗这种东西,身边也有很多朋友,西藏那边的上师朋友啊,也会帮我。但是只能抵抗一点点,不能完全解除,一会儿感觉好一点,念念什么经,做做佛事,好一点,然后过一阵又不舒服了,真是没办法,感觉这个永远也解决不完,很不舒服。


如果自己不做一些佛事,如果没人帮我,很可能就迷迷糊糊地去云南横祸死了。然后去年吧,一个关系特别好的小上师,很好的一个上师,是我妈妈的干儿子,那个时候他就给我传了一个准提火供的法, 但是做起来很复杂的那种,很难做,然后我就想自己努力一下吧!不能被这种邪的东西控制了吧,然后就闭关,在那个家里闭关。做准提火供,念准提咒,修准提镜,我就想闭关一个月嘛。准备修的时候,也就是去年2019年10月份的时候,我就梦到上师了,那时候还没见过上师,梦到上师和师母了。然后今年十月份,去上海的时候,那个场景几乎是一模一样的,百分之七八十是一样的。当时回去一想就是这位上师啊!然后师母也是一模一样的。当时我在梦里还皈依上师,我在梦里还唱了一首歌,上师说你唱的不好听,我给你唱一首,唱的特别的动听,上师也很开心。房子就是上师家里那样的房子,然后就跪在地上。上师今年给我封了顶,魂魄也少了一部分,上师给我叫回来,安装进去,一进上师家不是有准提佛母像吗?啊,全部都对上了。其实我跟上师是有缘的,2008年的时候我就认识上师,我在网上看过佛医网。我是属于那种敏感的体质,当时得了抑郁症,突然间有种害怕的感觉。然后我就在网上看见上师的佛医网了,就给上师写了一封信。那时候得这种症状已经好几年了,我也请寺庙里念经呀,各种方法,都没办法解决,我给上师写了一封信,跟上师说了我的症状。上师给我打电话过来,上师说我身上有一只灰狐狸精,它在我身上吸精气,我们之间没有什么过节、怨恨,只是在我身上吸精气,然后超度走了,以后一下子就好了。从那以后好多年都是很阳光啊!然后这次又遇到这种事情了,以前可能是业障啊,它们不让我想起上师。突然间我就想到上师可能能救我,然后我又把那个邮箱打开了,给上师写了一封信,没想到很快上师就回信了,上师说他们正在河南度生。过些天我才接到那个邮件,好像是9月20几号才收到邮件的,上师9月11号帮我弄的,那时上师帮我去除了身上一只4000多年的黑蟒蛇,后面还有3000多只,它们是蛊毒基地的。


后面我去上海的时候,上师再帮我彻底查了一下,追根溯源,查了一下,那个蛇来自哪里?上师让我去上海的时候,我又感觉一下子就不舒服了,肝衰竭了嘛,差点死了的那种,肝衰竭,然后胆囊炎,肝血管瘤,(上师:他们在阻挠你。)不让我见上师。那天票都买好了,只能退了,然后就住院,去诊所里面,输了几天液,然后越来越差劲。没想到上师特别慈悲,给我打电话,让我赶紧来,一定要来,然后我就马上订票,坚持着来了上海。来到上海的时候,我从上师家慢慢走过的时候,有一只黑色的猫,从草坪那边过来,很害怕的看着我,然后慢慢的跑走了。到了上师家里面,上师帮我查,查的那只蛇是跟蛊毒基地有关的,融晋师兄帮着查,他们是泰国蛊毒基地的。他们害人无数,蛊毒这个东西太可怕了,它没办法解,如果不遇到一个真正的上师,有功德的上师,永远是解不了的。自己在那里念经啊,来一个,来一个,来一个,在你身上放毒气。上师和融晋师兄帮着看,慢慢查,说我身上又来了两只蛇,也是那个蛊毒基地的,4000多年的那只黑蛇是蛊毒基地的头,它下面两只蛇正好在我身上,2000多年的蟒蛇,一雌一雄的。


当初我身上得的胆囊炎,得的肝病,是有个600多年的一条蛇,在我身上。我来之前在我身上看到过,迷迷糊糊睡的时候,看到过一只蛇,黑色的蛇,张着血盆大口,对着我,它身上有伤。刚开始以为是黑白相间的那种蛇,其实它可能是受伤跑出来的,之前师兄帮我收拾的时候,它可能是跑出来的,下面好像是撕了皮,皮掉了,发炎了,有脓,黑白相间的。那时候医生说我是小黄人,特别特别黄的那种,从头到脚,眼睛黄黄的,现在还有些黄,还有一点点黄,然后融晋师兄帮着看嘛,是蛊毒基地,里面有十几个专家,专门生产蛊毒,专门研究蛊毒,然后生产4000多种蛊毒,销往全球,害人无数。然后上师就派护法,把蛊毒基地摧毁,烧了,很多都投降了,不投降的都关进监狱。那十几个蛊毒基地的专家,上师都惩罚了,让他们减寿嘛,减寿一半,福报就消到只能吃饱为止。

往期推荐

 
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