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鸟疯子”冯江:拍鸟7年,6万张照片,曾为拍藏马熊“死里逃生”

Gudsaler

知名会员
注册
2013-07-05
消息
3,298
荣誉分数
913
声望点数
123
所在地
加拿大

“鸟疯子”冯江:拍鸟7年,6万张照片,曾为拍藏马熊“死里逃生”​


“鸟疯子”冯江:拍鸟7年,6万张照片,曾为拍藏马熊“死里逃生”

冯江(二马兵),自然影像中国·生态摄影师、中国野生动物保护协会科学考察委员会委员,被人称为“鸟疯子”,从2009年拿起长镜头对准鸟儿后,镜头盖就再未合上过,拍摄图片多达5、6万张。

云上中国自然生态摄影培训营第三期社招营员·冯江

“鸟疯子”冯江:拍鸟7年,6万张照片,曾为拍藏马熊“死里逃生”





冯江拍摄的各种野生鸟类

他不是“最强大脑”,却记得成百上千种鸟类的模样和名字,张口就来毫无压力。问其秘诀,无他,喜欢而已。

他也不是自然保护区一线巡护员,自然保护本不是他的主业,近7年来却自费走访了国内近40个自然保护区,2010年到2012年,一年365日,几乎300多天与自然相伴,近几年也是半年时间在野外拍摄。

冯江原是一名自由摄影师,喜欢在自驾游途中拍拍山山水水。动物,有时也是他镜头下的主角之一,只是彼时,他尚未如此痴迷。

转折发生在2009年6月,他在湖北红安宿营时,看到一条小河沟边5、6个人正架着长枪短炮守候着什么,安安静静、无声无息,却谨慎而神圣……当一只小巧的生灵跳入镜头后,略感好奇的他才有了答案。




“鸟疯子”冯江:拍鸟7年,6万张照片,曾为拍藏马熊“死里逃生”




▲蓝喉蜂虎冯江/摄

那是他第一次亲眼见到“蓝喉蜂虎”的倩影,“太漂亮了”,他反复强调着,“这种鸟体型不大,但是通过长焦镜头、通过取景器去观察,哇撒,那真的是太漂亮了!”

自此,他彻底“沦陷”。

七年了,从拍摄风光到聚焦动物,再到全国各地追寻鸟儿飞过的痕迹,他兴致不减,热情依旧。

每一只鸟儿都是天使

这些年里,他行走国内近40个自然保护区,从浙江舟山群岛,到新疆的帕米尔高原,从云南德宏州,到东北的长白山,一不小心就在中国绕了数个圈。7年下来,他拍摄的照片多达5、6万张,相比拍摄照片的数量,那些拍到的珍稀动物更令他激动:

“在广东南岭自然保护区,拍到了一种我国特有的雉类——黄腹角雉[zhì],它在求偶期间的一些精彩画面和细节,真是很难得。”





“鸟疯子”冯江:拍鸟7年,6万张照片,曾为拍藏马熊“死里逃生”


▲黄腹角雉冯江/摄
 
最后编辑:

Gudsaler

知名会员
注册
2013-07-05
消息
3,298
荣誉分数
913
声望点数
123
所在地
加拿大
“在神农架拍川金丝猴的时候,看到山坡下有5、6只小猴,上蹿下跳地。有的小猴手里拿着吃的,其他小猴就穷追不舍,它灵巧地爬上树之后,东张西望地,生怕被抢走了!”



▲川金丝猴冯江/摄

“鸟疯子”冯江:拍鸟7年,6万张照片,曾为拍藏马熊“死里逃生”



“在浙江舟山五峙山,我拍到了中华燕鸥,就是咱们常说的黑嘴端凤头燕鸥,它当时正处于哺育期,还带着小崽,这种燕鸥非常珍稀,全球才不到100只。”



▲黑嘴端凤头燕鸥冯江/摄


“鸟疯子”冯江:拍鸟7年,6万张照片,曾为拍藏马熊“死里逃生”










更令人难以置信的是,7年时间,他拍过成百上千种野鸟,都能如数家珍逐个叫出它们的名字。不用死记硬背,仿佛拥有“最强大脑”。只因他拍过,便会记在心底。

用他的话说:“每一只野鸟都是天使,它们眨一眨眼,就是大自然在云端微笑”。

为拍藏马熊,他曾“死里逃生”

出入自然保护区,拍摄野生动物,险山峻岭地势复杂,偶遇动物凶猛发起攻击,冯江都记不清这7年间有多少次面临着生命危险。





“鸟疯子”冯江:拍鸟7年,6万张照片,曾为拍藏马熊“死里逃生”


▲藏马熊冯江/摄

最凶险的一次,要属他去年5月在可可西里拍摄藏马熊。仅是看着照片,也许你会觉得这只熊不怎么危险,倒是有点萌。但若近距离遇上了,可不止“死里逃生”四个字能形容的。

那天,冯江一行人好不容易拍到了藏马熊的画面,但因为距离过近,正在吃野牦牛的熊觉察后,情绪焦躁地朝着人类走来……他们不敢再拍,拎起相机往回奔,要知道,熊奔跑的时速可以达到40公里/小时。于是,在海拔4785米的山上,他们狂奔了200米。所幸,护食的藏马熊并未一直追过来。

但在他看来,拍动物虽然艰辛,但着实令人快乐,似乎有一种诱惑力,刺激着自己不断去挑战。
 
最后编辑:

Gudsaler

知名会员
注册
2013-07-05
消息
3,298
荣誉分数
913
声望点数
123
所在地
加拿大
“鸟疯子”冯江:拍鸟7年,6万张照片,曾为拍藏马熊“死里逃生”



▲巡拍怒江金丝猴时的宿营地,所谓风餐露宿,不过如此

荒郊野岭温差大,冷时能达到零下30摄氏度,热时能达到40摄氏度,即使大雨、泥泞,也得分毫不动地坚守着。

为了拍棕尾虹雉,也就是俗称的九色鸟,他曾涉险攀至陡崖,地势险峻,他只能趴在地上一动不敢动。




“鸟疯子”冯江:拍鸟7年,6万张照片,曾为拍藏马熊“死里逃生”


▲棕尾虹雉求偶冯江/摄

“鸟疯子”冯江:拍鸟7年,6万张照片,曾为拍藏马熊“死里逃生”


▲于陡崖边拍摄到的棕尾虹雉冯江/摄



“鸟疯子”冯江:拍鸟7年,6万张照片,曾为拍藏马熊“死里逃生”


为了拍到令自己满意的柳雷鸟照片,3年时间,去了新疆阿拉泰地区前前后后不下20多次,长途跋涉、爬坡下山,终于在一个光线透亮的黄昏结束了3年的追踪。为了这一张照片,很难说,他是守候了一整天,还是三年。



▲柳雷鸟冯江/摄
 

Gudsaler

知名会员
注册
2013-07-05
消息
3,298
荣誉分数
913
声望点数
123
所在地
加拿大
虽是半路出家,冯江对摄影专业度的坚持,令他的作品不输专业水平。拍摄间隙,他准备了各类科普工具书,了解各种鸟类和兽类习性。每次确定要拍某一种动物前,他会先了解它的生活环境及习性,是否昼伏夜出?是否有攻击性?经过几天甚至十几天的蹲守观察后,确定了八九不离十,准备好器材,在隐蔽处静静守候,一旦“主角”出现,速战速决,拍摄结束马上离开,毫不相扰。

为了拍动物跑遍全国各地,2010年到2012年期间,他的车平均每年要跑12万多公里,朋友们都笑称其为“鸟疯子”。他却乐在其中,“只有当你走进自然,才能理解人与自然的关系。”

他还上升到精神层面来解释,拍鸟,其实是感悟人生的过程。

拍摄越多,他愈感责任重大

10月初,“云上中国自然生态摄影培训营”社会营员招募通告一出来,冯江就第一时间报名了。能到国家级自然保护区,和中国知名生态摄影师深度接触,系统了解学习生态摄影基本理念,他从不会嫌机会多。



▲山椒鸟冯江摄于唐家河自然生态摄影培训营



“鸟疯子”冯江:拍鸟7年,6万张照片,曾为拍藏马熊“死里逃生”




“鸟疯子”冯江:拍鸟7年,6万张照片,曾为拍藏马熊“死里逃生”


▲扭角羚冯江摄于唐家河国家级自然保护区


“鸟疯子”冯江:拍鸟7年,6万张照片,曾为拍藏马熊“死里逃生”

▲熊猴冯江/摄


为期一周的自然生态摄影培训营,回到四川唐家河自然保护区,最近几年他最为熟悉的地方,虽然之前来拍过多次,但这次更为难忘。来自北欧、台湾及国内知名的自然生态摄影讲师帮系统梳理了自然摄影理念基础,把鸟类拍得漂亮固然重要,但是突出它们的生境可以让图片更有价值。他也在这里结识了更多工作在自然保护区一线的兄弟,大家对自然生态摄影的热情同样感染到了他。

拍摄越多,他愈感责任重大——全球范围内一万六千多种动植物濒临灭绝,野生动物遭遇生存危机,而大多数公众却对此一无所知。作为一名自然生态摄影师,在用影像保护自然这条路上,任重而道远。

唐家河生态摄影培训营一结束,他便匆匆赶往云南德宏州拍摄灰叶猴、熊猴和白眉长臂猿,这是他作为自然摄影师参与的“自然影像中国美丽生态德宏”的一个拍摄项目。

对他来说,等待、拍摄、追踪动物的影像已是生活的常态。



“鸟疯子”冯江:拍鸟7年,6万张照片,曾为拍藏马熊“死里逃生”




▲滇金丝猴冯江/摄

在未来一年时间里,他将和项目组其它人员共同参与德宏州的动植物调研,以图片视频等形式全方位记录德宏州的动植物。冯江说,现在视频传播速度很快,范围很广,市场认可度也很高,只有通过视频影像让普通民众对这些濒危物种有全方位的了解,大家才有保护自然的意识和条件。

他此前常年进行照片拍摄,未来也希望尝试视频形式,更便利、更快捷地将珍贵的生物影像传递给普通公众。因为不仅仅是生态保护领域的人,而是全社会都应意识到:“我们没时间等了!”
 
最后编辑:

zdwzdnm

西方极乐世界不用上班哦耶
注册
2014-10-24
消息
4,415
荣誉分数
32
声望点数
58
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