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OA:加拿大为何迟迟不能决定禁用华为?

space_invader

新手上路
注册
2020-09-14
消息
431
荣誉分数
98
声望点数
28
不用啊,只要他们有能力养活自己就行了。比如我退休的时候一直到死,绝对不要政府贴我一分钱。
医疗消费可能是个无底洞 。。。
这问题的一部分是房价高,生活压力大,谁愿意生孩子?
最后社会变成个巨型养老院
 
最后编辑:

lindamy

时代广场舞照跳
VIP
注册
2005-11-23
消息
21,951
荣誉分数
5,130
声望点数
373

美中“气候总管”迟迟不谈,两国究竟打算合作还是竞争?​

2021年4月3日 04:42

美国气候变化特使克里在白宫简报会上 (2021年1月27日)

美国气候变化特使克里在白宫简报会上 (2021年1月27日)

华盛顿 — 美国气候变化特使克里已经开启对亚洲三国的访问,预期将与这几个国家的领导人讨论气候变化问题,而国际社会期待已久的美中气候特使会晤迟迟没有发生。相关领域专家分析说,华盛顿与北京下一轮经济争斗,必将在气候变化领域展开;而气候合作迟迟没有重启的症结仍然是两国在贸易和人权方面的严重分歧。

美国气候变化特使克里在就任后不久曾经对媒体表示,他预期很快将和其北京对口官员解振华会晤。随后克里与解振华共同出席了由中国、欧盟和加拿大举办的2021年气候变化部长级会议,但是两人“擦肩而过”,并没有举行一对一会晤。

尽管美中阿拉斯加高层会谈时,双方在第一场会晤中相互指责、唇枪舌剑;但是两国“吵而不破”;在随后两轮实质性会谈后,美中双方都表示要在气候变化领域展开合作,并且成立联合工作组。

“克解会”为何雷声大雨点小

如今克里星期四(4月1日)已经开启了一轮对亚洲国家的访问,将先后访问阿联酋、印度和孟加拉国。克里的这次行程并没有包括北京,仍然没有与其北京对口官员举行过视频会议。美中气候合作是否雷声大雨点小?华盛顿和北京到底能否重启合作?

华盛顿智库威尔逊中心(The Wilson Center)“中国环境论坛”项目主任吴岚(Jennifer Turner)对美国之音表示,美中关系重启涉及的许多方方面面的复杂因素,克里和解振华是否马上会面其实没有紧迫性。

“在过去几年非常紧张和对抗的时期之后,美中两国重启关系,这一过程存在很多不确定因素。克里和解振华在奥巴马政府期间已经有过频繁互动,已经非常了解对方,因此我认为这两位双方的气候问题总管,没有立即会晤的紧迫性,”她说。

简·中野(Jane Nakano)是华盛顿“战略与国际研究中心”(CSIS)能源安全与气候变化项目高级研究员。中野认为,气候变化是美中合作取得巨大进展的具体领域之一;但是由于近年来两国在很多领域的政策差异日益明显,因此华盛顿对中国的公开态度是“能合作时则合作”,而不在其它领域做让步,以换取中国在气候领域的合作。

“尽管这种方法非常合理而全面,但也需要仔细判断何时与对方接触,接触的程度如何。这可能是克里和解振华迄今为止仍没有举行一对一会谈背后的一个因素,”中野说。

不过,在“哈德逊研究所”(Hudson Institute)政治与军事中心主任理查德·魏茨(Richard Weitz)看来,克里与解振华迄今没有举行一对一会谈主要是时间安排的原因。

魏茨对美国之音表示,他们缺乏直接对话,可能是由于后勤安排的原因。有时候双方安排两名非常忙碌的外交官的行程是见十分困难的事情。

“美国希望先与美国盟国和伙伴会面,然后再与中国打交道。再就是,北京和华盛顿之间的总体关系不佳,”他说。

美中两方谁在犹豫

美国总体拜登上任第一天就签署行政命令,宣布美国将重返《巴黎气候变化协议》,并且任命前国务卿克里担任美国气候变化特使。国际社会普遍认为,气候变化将是美中两国首先启动合作,开始修复双边关系的第一步。

而目前双边气候合作的进程停滞不前,美中双方各自有何种盘算和踌躇?

威尔逊中心的吴岚对美国之音说,美国和中国在气候领域有着长期停滞不前和犹豫不决的历史。她认为,过去多年来的摇摆不定通常主要是因为美国政府的原因。

“回想当年,在小布什执政期间,美中两国处于‘同床异梦’的境地:两国都躺在同一张‘气候大床’上,但布什政府对气候变化问题不感兴趣。在那段时间里,中国经常谈论气候变化的重要性,但也并没有真正采取任何行动,” 吴岚说。

吴岚表示,在奥巴马政府执政期间,打破了“同床异梦”的僵局,成为“同床同梦”的情况。现在两国都承诺在气候问题上采取联合行动,当然这里具有很大的竞争成分。

美中两国如今似乎都有着对碳中和的相同梦想,拜登政府一直在谈论对基础设施的巨额投资,这其中包括清洁能源,以及将气候行动贯穿于更广泛的政策之中。

吴岚说:“中国方面已经在清洁能源和气候方面进行了大量投资。然而,两国目前还不能马上回到气候合作伙伴的状态;即使两国领导人决定在这个问题上走到一起,也很可能不会像以前那样亲密了。”

战略与国际研究中心气候变化项目高级研究员中野分析,北京方面可能觉得,通过主动启动直接一对一的气候变化接触和谈判,也不会有太多的收获。更何况气候变化问题是拜登政府的首要任务,并不是中国的首要任务。

“北京可能更希望看到华盛顿愿意向北京提出什么样的要求。我并不认为是任何单方面造成的停滞不前,美中两国的国内民众,似乎对各自政府与另一国政府合作的概念非常敏感。这可能是克里和解振华需要处理的一件艰难的事情,”中野说。

美中气候合作重启困难何在

美中气候合作重启困难何在
分析人士认为,尽管华盛顿和北京都表示气候变化合作是重启美中关系的第一步;但是双方重启合作仍然充满各种复杂的困难,其中贸易争端和人权问题方面的严重分歧是非常重大的症结所在。

马利兰州罗耀拉大学(Loyola University Maryland)政治系主任魏忠克(Carsten T. Vala)教授认为,美中两国正进入一个在经济、外交、技术、军事等各个领域日益公开的竞争、批评和斗争的新时期;这使得华盛顿和北京之间的任何合作都比以往更加难以实现。

在魏忠克看来,美中之间难以很快重启合作最大的困难,无疑在于北京在国际关系中的日益自信。这一立场源于中国共产党领导层的信念,即它比所有西方国家更好地应对了新冠病毒疫情大流行,得以在全球经济放缓中幸存下来;与此同时,中国经济预期在未来20年,如果以GDP来衡量的话,将与美国经济相匹敌。

“除了军事现代化和在多个领域获得技术优势的计划外,中国最高领导人也变得越来越自信,越来越不愿意妥协,”他说。

威尔逊中心的吴岚也分析,美中迟迟还未展开重启合作的原因,是美中两国政府在贸易和人权等问题上存在一些严重分歧,没有给气候合作和外交留下太多的政治回旋空间。

她同时表示,不要忘记的是,美中两国在气候和清洁能源领域的合作不仅仅是两国政府的行为。“两国之间仍然存在着非国家层面、研究项目和非政府组织的气候合作,”她说。

而哈德逊研究所政治军事中心主任魏茨则认为,“克解会”即使实现,这两位特使所面临的最棘手的障碍是:改变美中两国能源政策所涉及的金融成本,以及对两国人民生活的巨大影响和干扰。

魏茨说,美中气候合作要取得进展需要两步走。第一,两位“气候总管”都需要在各自国家获得足够的国家支持,以支付预期的巨大财政成本。不幸的是,当下各国的财政预算都因新冠病毒疫情而面临严重压力。

第二,克里和解振华二人必须在美中双边关系中存在的许多其它重大问题和分歧中,同时共同协调任何可能的美中联合行动或者倡议。

“由于中国反对英国的各种政策,北京抵制了最近在英国举行的有数十个国家参加的气候变化部长级会议。这是一个坏的兆头,” 魏茨说。

 

lindamy

时代广场舞照跳
VIP
注册
2005-11-23
消息
21,951
荣誉分数
5,130
声望点数
373

克里:美国“希望”能与中国合作应对气候变化​

2021年4月4日 15:36
  • 美国之音

克里在白宫谈论气候问题。(资料照)

克里在白宫谈论气候问题。(资料照)

华盛顿 — 美国总统气候问题特使约翰·克里说,尽管美中间长期存在的分歧影响了双边关系,但美国仍然希望与中国合作应对气候变化。

克里周六在访问阿拉伯联合酋长国首都阿布扎比时对记者说:“我们希望能够,是的,与中国一道应对这个问题。”他说:“拜登总统已经明确表示,我也已经明确说过:我们和中国的其他任何问题 — 是有问题 — 都不能被强行用来替换我们在气候问题上应该做的事。”

近年来美中关系因在贸易,北京对新疆维吾尔人的人权待遇,以及中国对台湾和香港的行为等方面存在分歧而陷入紧张。

中国已经承诺到2060年时实现碳中和,而拜登政府有望在4月22日的全球气候峰会上宣布新的减排目标。

克里将在周日(4月4日)参加在阿布扎比举行的中东和北非气候对话。阿联酋表示,对话的重点是各国及地区为11月举行的格拉斯哥联合国气候峰会所做的准备工作。

克里说,这些国家将讨论如何减轻对煤炭的依赖,以及如何在11月的气候大会前“提高抱负。”

克里说:“我认为我们的后代将会大声呼喊我们旅行诺言。”

 

lindamy

时代广场舞照跳
VIP
注册
2005-11-23
消息
21,951
荣誉分数
5,130
声望点数
373

加拿大为何迟迟不能决定禁用华为?​

2021年4月8日 04:18

华为公司财务总监孟晚舟和她的保安团队走出加拿大不列颠哥伦比亚省最高法院。 (2020年12月8日)

华为公司财务总监孟晚舟和她的保安团队走出加拿大不列颠哥伦比亚省最高法院。 (2020年12月8日)

加拿大 — 上个星期,加拿大创新科学与工业部部长方索瓦-飞利浦·尚普涅(Francois-Philippe Champagne)在接受彭博社访问时表示,政府会在不久的将来,就是否禁止华为5G网络做出决定。

他还强调,这个决定将对未来世代产生重大影响。它不仅仅是关乎加拿大,也需要分享同样价值观和原则的民主国家间相互合作。

尚普涅之前两年担任特鲁多政府的国际事务部部长,正是他牵头,超过58个国家联合签署了“反对随意拘押外国人宣言”,所以他对孟晚舟事件以及华为5G技术使用牵涉出来的一系列问题的背景非常熟悉。

也是在这两三年间,加拿大在国家安全方面最重要的同盟“五眼联盟,the Five Eyes”中的其他四个国家,澳大利亚、新西兰、英国、和美国,都已经先后正式表态,会禁止或是限制华为5G网络技术使用。

去年七月,连一度已经决定使用华为5G网络的英国也改变决定,表示会逐渐弃用华为技术,到2027年前拆除已经采用的华为设备。

面对迟迟无法做出决定的盟友加拿大,另外“四眼”表示不理解。

过去这两年,美国两党的多位高级官员一有机会就会对加拿大提出警告,“不要让华为碰你们的5G网络”,甚至威胁说,“如果我们的亲密盟友让特洛伊木马病毒进入,情报分享会受到影响”。

“五眼联盟”的形成可以追溯到二战爆发初期,英美之间的情报合作。二战之后,当时的英国首相丘吉尔认为,对抗前苏联需要几个英语民主国家合作。而从冷战时期直到现在,这五个国家一直分工合作,相互分享情报,应对各类国际安全担忧。

前加拿大安全情报局分析员、卡尔顿大学(Carleton University)的斯坦芬尼·马尔文(Stephanie Carvin)教授表示,“五眼联盟”对加拿大在情报方面的作用至关重要。加拿大没有实地采集信息情报的能力,很多情报需要依赖英美盟友。理想状态下,五眼联盟以及法国、德国这样的民主国家,应该制定共同策略,保证网络基础建设和通讯安全。

同时,“五眼联盟”的合作不仅仅是在应对华为5G技术使用方面,在涉及中国人权问题上,他们也常常共同发声,表明立场。

而中国政府对于“五眼联盟”绝对没有什么好感。去年年底,中国采用新的规则取消香港民主派议员资格之后,“五眼联盟”发表联合声明,表示严重关切。
19年,加拿大上一届联邦大选之前,自由党政府总理特鲁多就不断被政治对手逼问,是否会允许中国科技巨头华为公司参与加拿大5G(the fifth generation, 第五代)互联网络建设的问题。特鲁多当时称,会在选举结束之后,就此做出决定。

当时,加拿大应美国要求逮捕了华为财务总监孟晚舟,并展开了将她引渡美国的聆讯,而中国随后逮捕了两位加拿大公民康明凯(Michael Kovrig) 和麦克·斯帕弗(Michael Spavor),加中关系急转直下。

特鲁多领导的自由党在那次选举中赢得了少数党政府。又是一年半的时间过去了,联邦政府依然没有就此做出正式决定 —— 而无论是孟晚舟案还是两名麦克案,也都悬而未决。

去年11月,加拿大联邦议会投票,通过了反对党保守党外交事务评论员庄文浩(Michael Chong)的一项动议,要求自由党政府必须在30天之内做出是否允许华为参与建设加拿大5G网络的决定。

总理特鲁多和国家安全部部长布莱尔(Bill Blair)多次被问及这个问题,他们给出的答案就是不断重复“我们正通过一定的程序,对华为5G网络进行风险评估”。

这成了加拿大政治中最敏感微妙的决定之一。

而早在两年前,中国就警告加拿大,小心禁用华为5G的后果。

时任中国驻加拿大大使的卢沙野在记者会上表示,在对待华为公司的问题上,加拿大应该“做出明智选择。”
为什么加拿大政府依然无法作出决定?

那么,加拿大政府为什么迟迟不能就是否使用华为5G技术做出正式决定呢?

卡尔文教授的分析是,关键还在于加中关系最敏感的孟晚舟以及两名麦克事件。孟晚舟的华为财务总监身份,中国政府在孟晚舟事件上的强硬态度,而两名麦克案虽然审理完毕,但未来的判决和两人的命运依然不清晰。此外,孟晚舟遭加拿大拘捕之后,先后有四名加拿大人因贩毒等罪名被中国法院判处死刑 —— 这些都是总理特鲁多处理事件格外谨慎的原因。

而加中论坛顾问委员会成员、渥太华大学科学技术与政策研究所的资深研究员玛格丽特·麦凯格-约翰逊(Margaret McGuaig-Johnston)认为,这与过去几年加拿大与美国的盟友关系变化有关。

她表示,当我们看到,美国的外交官与加拿大外交官肩并肩站在北京和丹东的法庭外支持两名麦克的时候,就会意识到,拜登政府对加拿大的承诺和真诚的盟友关系,会让特鲁多更有信心尽快作出决定。

加拿大最终会禁止华为5G吗?

今年二月初,加拿大安全情报局(CSIS)局长大卫·维格诺(David Vigneault)罕见地在公开讲话中警告说,加拿大成为敌对外国政府的“攻击目标”,通过间谍行动及外国影响力运作来达到“政治、经济、和军事上的优势”。

他还特别点了俄国与中国的名字,称北京参与了“对我们的国家安全和主权构成直接威胁的活动”。

2020年底,多伦多大学蒙克全球事务与公共政策学院公民实验室(Citizen Lab)高级研究员克里斯托夫·帕森斯(Christopher Parsons)发布了针对华为5G网络的长篇调查报告。

克里斯托夫·帕森斯对美国之音分析说,如果加拿大政府最终决定禁用或限制华为5G网络,首先,是出于地缘战略的因素和来自美国的压力。

再有,5G 网络被认为是关键性的基础建设,会彻底改变目前的一切,从工厂,到医疗健康系统,到电力,到个人和家庭,都将因此而连接起来 —— 西方政府肯定会就此进行风险评估。很显然,中国会给未来的地缘政治带来很大影响,但西方政府发现,他们越来越无法预测中国的行为。所以,5G网络这样关系到加拿大数码经济未来的决定,自然会担心它受到中国政府的影响。

最后,是在技术层面,帕森森认为,美国政府决定对华为采取制裁措施,限制其进口更高质量以及更安全的芯片,这也意味着,加拿大政府在进行安全评估时,会认为这项制裁将导致华为在市场上缺乏竞争力,对它的5G网络更新带来技术障碍,进而对它继续给加拿大提供技术带来影响。

不过,在报告中,帕森斯确认为,西方国家对华为5G带来的国家安全担忧,在证据上比较模糊。加拿大应该对各个提供5G网络技术的公司进行统一的安全评估,制定一个标准,而不是基于模糊的安全隐患来做出决定。

但玛格丽特·麦凯格-约翰逊认为,正是基于华为公司的背景和过往的行为,令加拿大政府担心自己的国家安全受到损害。

比如,华为公司与中国政府的紧密联系令人不安。而根据中国通过的《情报法》规定,中国国内任何组织和公民要依法支持、协助和配合国家情报工作。同时,国家会对这些个人和组织给予保护。

再比如,去年二月,美国对华为提出16项指控,称华为”长期使用欺诈和欺骗手段盗用美国同行的先进技术”;而今年二月初,有媒体质疑华为公司参与了中国政府对维吾尔族人的人脸识别监控系统的研发等。

麦凯格-约翰逊女士还认为,真正令加拿大政客与民意大转移的依然是孟晚舟和两名麦克事件。

她表示,老实说,我认为,最重要的是,我们现在了解了中国的国家意图。事实已经证明,中国对加拿大的恶意。加拿大最终会做出禁止或是限制华为5G网络的决定,目前只是在等待时机宣布,以及操作细节—— 是直接全面禁止,还是像英国那样逐渐让华为5G退出。

去年八月,媒体报道称,在久久等不到政府就华为5G技术使用的正式决定的情况下,加拿大两家无线通讯巨头,贝尔公司和特拉斯公司,已经开始与瑞典的爱立信以及芬兰的诺基亚合作,建设5G网络。

华为公司加拿大分部的负责人之一豪斯(Benjamin Howes)在接受采访时曾表示不满。他说,华为公司不是中国政府控制的公司,从来不会在其他国家为中国政府从事间谍和情报搜集工作,也一直遵守所在国的法律。比如,华为公司在加拿大参与建设和经营的4G网络就没有引起过任何安全上的问题。

 

shadows

知名会员
注册
2014-04-07
消息
2,409
荣誉分数
567
声望点数
123
中国人均GDP 和墨西哥差不多 扯其他的对老百姓有屁用。
 

lindamy

时代广场舞照跳
VIP
注册
2005-11-23
消息
21,951
荣誉分数
5,130
声望点数
373
中国人均GDP 和墨西哥差不多 扯其他的对老百姓有屁用。
这楼里有很多不相关的话题,不知你说的”扯其他“是指哪个?
 
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