戴德金剛上師 2024年一月東南亞三國度旅 紀實報導

foyi19

新手上路
注册
2020-11-01
消息
110
荣誉分数
0
声望点数
26
戴德金剛上師

2024年一月東南亞三國度旅

紀實報導



文/融納



2024年1月10到2月4日,戴德金剛上師帶領弟子們前往印尼,馬來西亞和柬埔寨,展開了為期近一個月的東南亞度生之旅。



26天行程,3個國家,8次飛機,11家酒店,馬不停蹄的度旅,見證了旅途的辛苦;

8次大超度及中小超度無數,各地城隍迎接,各大山神禮拜,無數眾生激動雀躍,更應證了戴德上師的度生之旅殊勝偉大。

y1.jpg



印尼

2019年4月,上師曾應印尼華僑林錦鴻居士邀請前往印尼度生。時隔四年半多,2024年1月,應印尼弟子伍先生邀請,上師再次帶領弟子們來到印尼。





1月10日

下午17:10分,上師帶領融晉融納兩位弟子,從上海浦東國際機場起飛,於晚上22:45到達印尼雅加達Soekarno-Hatta國際機場,等辦完入境手續,已近半夜12點。從廣東和深圳趕來的融寧融霞兩位師兄,以及輾轉兩次飛機的融惜師兄都已提前到達機場等候。



伍先生和太太前來接機,林錦鴻居士第二天一早要飛新加坡,但他還是和好友陳先生趕到機場來迎接上師,時隔四年再次相見,頗為感慨。當晚入住雅加達希爾頓花園酒店。





1月11日

伍先生夫婦陪同上師參觀了當地的印度廟和關帝廟。在印度廟,大家席地而坐施食,上師也為出現在壇城中的那些印度教民說法,印度教的教神和教民,修得好的,他們聽聞佛法時也會生起出離心。







關帝廟門口,一場麻雀與貓的因果故事上演。





門前,有人在賣放生用的麻雀。打開籠子時,有只麻雀跳出來,一瘸一拐地躑躅而行,攤販要去捉住它。

有師兄著急叫喊,希望攤販能夠放過這只小麻雀。不料對方竟一把抓起麻雀,然後直接放在這位師兄手裏。於是,大家商量著把它放到隔壁的印度廟,那裏人少。

剛到印度廟門口,看到矮牆上蹲著一只貓。上師提醒:小心被貓吃了。

話音剛落,麻雀忽然掙扎著從師兄手裏跳出,落到地面,那只貓迅速跳下,一口銜住麻雀。

這一落一捕,刹那之間,驚得我們目瞪口呆,不知如何。

伍太太的弟弟設法將麻雀從貓嘴裏打落,麻雀跳進一院子,貓又追去。

正在大家在為這只麻雀的命運擔憂時,融晉師兄幽幽地說了一句:它逃不掉的。





追溯往昔:

麻雀多生以前是婆羅門教的修行人,戒律不嚴。貓在那一世是個小男孩。兩者的因果糾纏在一起時,正是那位老修行人在踩一只小麻雀,旁邊的小男孩看了拍手叫好,於是老修行人拼命踩麻雀,以博男孩開心。這一世,老修行人成了麻雀,小男孩成了貓。



晚上,伍先生邀請上師去他家做客。一進門口,就看到客廳一角堆放著一包包的大米,伍先生經常會佈施大米給窮苦人。

全家老少集聚一堂迎接上師,並虔誠祈請上師為他們加持。

在最高一層的佛堂外牆,看到伍先生到上海拜訪上師時的兩張合影,都已裝裱鏡框,懸掛牆上。伍先生對上師的無比恭敬和信任,我們在旅途中時時都能感受到。



回到酒店已經很晚,上師仍帶領我們,開啟來到印尼的第一場大超度。





1月12日

上午,參觀獨立廣場,廣場中心矗立著印尼國家紀念塔,我們登上塔頂,俯瞰雅加達全景。





下午來到一座有著594年曆史的佛教寺廟惟德馨。進門時,看到空中顯觀世音菩薩像,金色光芒。



寺廟的氛圍寧靜安詳,裏面的義工非常友善。我們做施食時,他們不會來打擾,看到我們座椅不夠,還主動端來兩把椅子。



焰口施食開啟,由閻王城隍帶領的無量眾生像洪水一樣,刹那出現在壇城中。尤其血海地獄的眾生特別多,很多來自不同國家,三五千年在血海地獄中。

無數護法蒞臨壇城,眾生中,百年千年都有,各國各教都有,大家因各自業力得到的飲食衣服等也各不相同。







晚上,一位有錢的印尼人帶著妹妹和翻譯,前來求見上師。他最近錢財被騙,損失很大,想尋求出路。這位印尼人,是富二代,面相挺有福氣,交談中,得知他經常去泰國祈福,經常請古曼童。

說著,他從衣領口拽出一大把金鏈條懸掛的古曼童,把大家都看楞了。

他脖子上懸掛的不是一個古曼童,是一大串,每條金鏈上一個古曼童,我們看著都替他感到重。他戴了許多年,已經戴出感情了。

上師告訴他,原本他的福氣更好,因為戴了這些古曼童,福氣大打折扣,建議他趕快取下。他聽得半信半疑,估計回去後他還是會繼續戴著那些古曼童。





1月13日

林居士請上師為他的汽車4S店做法事,黃先生夫婦也趕來參加。黃先生也有天目的根基,4年前來見上師時,觀到大鵬金翅鳥和印尼南海女神Nyi Roro Kidul向上師頂禮,他的那次拜見為促成上師的第一次印尼之行起了很大的推動作用。可惜這幾年,他忙於世事,天目不如從前。







林居士的過去生和出家僧有緣,所以做法事時,壇城中出現一排排的出家僧,但很多如今墮在惡道,這場法事不僅這些出家僧受益,林居士的歷代冤親也受益。



雅加達的交通也是非常擁擠,等回到酒店已是晚上7:30。林居士和黃先生,偕同家人和上師在酒店繼續商討戴德堂事宜,很晚才告辭。





1月14日

上午10:30,從雅加達直飛巴厘島,入住伍先生經營的海邊酒店。







到達巴厘島當晚,焰口施食。

壇城剛啟,水族眾生非常非常歡欣雀躍。海神Nyi Roro Kidul及其眷屬,龍王及其眷屬,一切水族眾生,及各種族鬼道眾生紛紛出現,海裏精靈做種種莊嚴相,供養頂禮!

道場中出現巨大的魚骨,放白光,一直通向大海,盡頭處虛空中巨大的寶髻如來像顯現。







1月15日

早上8:30,巴厘島大法會隆重開始。







我們面朝大海,坐成一排。上師居中,著法衣,弟子們各坐兩邊。酒店員工們也一同參與,虔誠跪坐席上。

此時氣象開闊,空中顯巨塔,放無量光,層層向上,看不到盡頭。所有天龍天神都有呈現,龍王感恩無比。

法會結束後,上師也為酒店員工們一一加持。

y8.jpg





下午,前往天門和花園參觀。天門,天空之門,站在中央可遠眺阿貢火山,是巴厘島的一處著名景點,遊客眾多,拍照都要排隊。



匆匆遊覽後,即前往水上皇宮花園。一到門口,上師覺得似曾相識,原來4年前上師曾在皇宮住過,並做法事,為印尼古往今來所有民眾和所有在印尼的華僑祈福!





故地重遊,我們在花園一角又做了一場施食。



說個插曲,花園入口處有許多小店。有家店門口,巨蟒、蝙蝠,還有種種奇形怪狀令人不適的動物被陳列,供人拍照合影。但見那白色巨蟒盤曲桌上,身軀微微扭動,看著有些嚇人,它的前生是皇宮裏的一位貴族女子,因貪婪吝嗇,今生為蟒。





1月16日

為方便景點參觀,伍先生安排我們入住巴厘島的另一家酒店。



放下行李,稍事休息,我們來到了巴厘島的卡威山,去探尋古老的Candi Tebing Gunung Kawi石窟。作為巴厘島最悠久的歷史遺產,它建於11世紀,相傳是Marakata國王及Anak Wungsu國王在位時,為拜祭烏達雅納國王和王族而先後建成的一組印度教的廟宇群。



這個古跡,給我們留下了深刻印象。因為在炎熱的天氣下,我們走了無數個臺階,高高低低,望不到頭。

走到一半,伍先生也有些後悔,責怪自己沒做好攻略,只知道這裏古老,想請上師參觀,沒想到這麼難走。但來都來了,咬咬牙,走走停停,大汗淋漓,終於到達目的地。

事後,我百度了一下,原來這座卡威山廟由岩石上鑿出,要向下走300多個臺階,通過一塊巨岩開出的石洞才能到達!







這裏幾乎沒人,到達後稍事參觀,上師選擇一空曠的廟臺準備做施食。沒有座位,大家從附近找來一條落滿塵土的長凳,擦一擦,安然就座。伍先生和太太索性找來一張破舊的草席,鋪上幾張尚且乾淨的紙箱皮,席地而坐。



卡威山的這場法會非常隆重,此地千年來沒有過這樣的大超度!作為主要山神的青蟒蛇帶領蛇族出現,它是印度教的護法神,頗有威信。山神帶領其眷屬,恭敬向上師頂禮。

有類似猿人的精怪,全身長毛,可直立行走,也有近千位,山神也讓他們一起皈依上師。

同時召請烏達雅納國王及艾爾朗加太子,及其歷代眷屬子孫。

寶篋印塔再次呈現層層塔輪。

無量眾生中尤以水族眾生最多。



法會結束後,上師很欣慰,大家也都非常開心,覺得這300多個臺階沒有白走,都笑說幸虧伍先生事先不知道路這麼辛苦,如果知道,可能就不會帶上師來這裏。



回去的時候,依舊原路返回,之前是向下走,現在要往上爬,應該更累。但不知為何,回來時覺得時間很快,也沒有想像中那麼累,一會兒就到了,頗有些輕舟已過萬重山的感覺。





1月17日

我們來到布撒基寺。布撒基寺(Besakih)是巴厘島最古老、面積最大的印度教寺廟群,也是巴厘印度教寺廟的總部,有“千廟之母”的美稱。







入鄉隨俗,我們需要穿紗籠裙方能入內。這裏有30多座廟宇,有的廟宇在做法事,必須印度教徒才能進入。







走到半山腰,我們選擇一拐角處,正好有桌有椅,大家圍坐,在上師帶領下,布撒基寺焰口法會開啟。

壇城中,印度教最高神靈都有顯現。

來了很多無祀孤魂,很多都是印度教的信眾,雖然去世,但他們心裏會執著這塊猶如聖地的地方,所以此處特別多貧民鬼。

上師在壇城中說法,滿天繁花供養。各個教派信眾,如果有聽懂說法,也能坐蓮花往生淨土,當然不多。







法會結束後,我們起身去附近小店轉轉,不料此時空中淅淅瀝瀝下起小雨,雨勢越來越大,可謂傾缸大雨。我們不得不留在小店對雨而坐,遠眺那密密矗立的廟塔。傍晚時分,司機設法從另一條小道上來開車載我們下山。





這天晚上,我們迎來了新成員,友友師兄。因為伍先生事務繁忙,不得不暫時離開,他就委託友友接待我們。







照片中,頂著一頭綠發的,就是她。

初見友友,哇,好酷的女孩。

相處時間長了,發現友友非常能幹。她是印尼華人,住在雅加達,曾去寧波大學留學,會說流利的中文,所以印尼文、中文、英文,無縫切換。

她也是佛教徒,後來發現她也有天目的根基。而且她還是一名歌手!翻譯只是她的副業。



可以說伍先生的這個人選安排得太妥帖了,可能連他自己都沒想到。友友很快和我們打成一片,在婆羅浮屠時,她就皈依上師,和我們一樣每天早晚向上師頂禮。



這天晚上,上師開示:昨天在卡威山和今天在布撒基寺舉行的法會具有歷史意義。





1月18日

這天我們來到了巴厘島的另一處著名景點,海神廟Tanah Lot。海神廟的景色很美,藍天碧海,優雅絕倫,只是正當午時,極其炎熱。



尋尋覓覓,終於找到一亭子的臺階,可供我們一行人全部落座,而且眼前就是碧海美景,視野開闊。







焰口開啟,龍王特別感恩,很多白象用鼻子卷著很多花前來供養,它們又化成各種護法神,許多大海龜也前來供養。

當我們發心時,非常多非常多的地獄道眾生出現。巴厘島還有很多餓鬼眾生,最遠的幾千萬年的都有,細看墮入此道眾生的緣由,多為貪心,且心胸狹隘。







離開海神廟,我們去參觀了保安宮。



建於2006年的保安宮,占地8200平方米,是巴厘島當地最顯眼的佛教寺廟,寺內有一座巨大的觀世音菩薩像。上師在那裏結緣到了一套非常有價值的淨土法本。







晚上來到了著名的金巴蘭海灘,我們到的時候正是日落時分,夕陽下的海灘美不勝收,遊人如織,歌舞昇平,餐館林立,仿佛人間的盛宴,可惜以海鮮燒烤出名的海灘邊,又何嘗不是水族眾生的屠宰場。我們再次面朝大海,默默地為所有眾生,尤其水族眾生做焰口施食。









1月19日—20日

告別美麗的巴厘島,19日傍晚,我們入住婆羅浮屠景點度假村。







婆羅浮屠(Borobudur)這個名字,意為“山頂的佛寺”。西元750年至850年間,由當時統治爪哇島的夏連特拉王朝統治者興建。後來因為火山爆發,使這佛塔群下沉、並隱蓋於茂密的熱帶叢林中近千年,直到19世紀初才被清理出來。它和中國的長城、印度的泰姬陵、柬埔寨的吳哥窟並稱為古代東方四大奇跡。







20日早上,我們來到這座舉世聞名的塔群古跡,大家繞塔數圈,然後在婆羅浮屠做大超度。

因為沒有可坐之處,上師就帶領我們站在塔群中,眼前是視野開闊的山脈,當我們開始做功課時,原本熙來攘往的遊客忽然不見了蹤影,此時天地寧靜無比,大家就這樣站立著,一句一句有力地按照儀軌持誦。

觀境中,此時這裏所有的塔彙集成一座巨大寶塔,它又分身無量寶篋印塔,每一塔放無量光,光內無量佛,跏趺定相,佛身又放無量光,佛身又變無量寶篋印塔,如此迴圈不已。

當上師帶領我們持誦寶篋印咒時,我們所有人整個就是一座寶篋印塔,化成釋迦佛巨大身相,放光,光內無量蓮花,照射六道一切眾生。



法會結束,四周開始有遊人聚集,不遠處一個旅遊團也進入參觀。不僅感歎佛菩薩的加被,如果遊人多,我們這樣一群人站立著念誦,總有些突兀,但剛剛就是那麼巧,做功課的當下,四周安靜無比。







下午來到了馬吉朗市的隆福廟。友友曾在這裏演出過,對這裏比較熟悉,所以介紹我們去參觀。馬吉朗市有5000多名華僑,這座寺廟是福建籍鄉親所建,已有百年歷史。



在隆福廟做功課時,來了很多龍王,因為我們有超度水族眾生,而龍王本身也有護持這座寺廟,這裏的人們都修善,龍宮眷屬也會來護持。



說到寺廟,發現在印尼走訪的幾個寺廟很少有邪的,都很正,這與人心向善有關。

隆福廟的一位義工給我們印象尤其深。他皮膚黝黑,人很友善,大殿裏兩邊都有座椅供人休息,當我們落座時,他會給我們端來茶水,當我們要做功課時,他又問我們要不要到大殿正中去做。

離開前,我在靠窗的座椅邊休息,正要起身,師兄們讓我不要動,過會兒才讓我起來,我還納悶,後來才知我頭後面正對著窗框一角,猛然起來定會撞頭,而此時那位義工已經發現,他悄悄地將那扇窗關起,以免我撞到。真讓人感動。





1月21日-22日

1月21日中午,離開婆羅浮屠,前往古都日惹。





友友在日惹生活過,她告訴我們這裏非常富有文化氣息,日惹人都愛好藝術,而且很會唱歌。果然,就看到有人在街頭拿著吉他自在唱歌。



和巴厘島以印度教為主不同,日惹以伊斯蘭教為主,從早到晚,在他們禱告的時間,會聽到悠揚的唱頌聲響徹城市上空。



在日惹我們參觀了幾處博物館和一座水晶宮。









路上,看到不少人騎著摩托車,身後背個鳥籠,手上還提一個。事後知道,當地有個很有名的雀鳥市場,莫不於此有關。有一個騎摩托車的,後面背的大鳥籠,裝飾特別華麗。車開開停停,這個鳥籠也不時晃入我們眼中,引起注意。發現裏面圈養的鳥,前生是有權勢的富貴人,動不動就喜歡關人,今生做鳥,也被關,真是天理昭昭因果不爽。



22日,從日惹出發去三寶壟,路上經過普蘭巴南神廟Prambanan,是印尼最大的印度教建築。可惜我們到達的時候,正好是他們維護的時間,雖然參觀不了,但不影響我們施食。大家坐在神廟外的入口大廳,開啟了焰口超度。







壇城中,日惹歷史上許多戰死的眾生,也像之前國內超度時的景象一樣,仍舊在戰爭的場景中。忽然一幕地獄景象被放大,眼前出現非常非常深的血水,懸崖出現,許多藤條出現,這些血水中的眾生會拉著藤條上來。還有許多火燒景象,眾生在裏面亂滾亂跳,但無論逃到哪里,都是火,此為火海地獄,剛才是血海地獄。入血海地獄的人,生前已失人性、極其殘忍;入火海地獄的,生前或為暴君,或生性暴怒,或是被殺或要殺別人時生起的強烈嗔恨心,或是為了搶奪而得不到生起的嗔恨心,就是在火裏燒,到哪里都躲不了。

來的眾生中也有很多貧民鬼,生前有福報或為善的,在我們念佛中就投胎或升天去了,也看到很多華人,超度後,仍在此地投生。

超度中,有師兄的冤親債主也離開了。

大廳一直播放著印尼特有的加美蘭音樂,在柔美悠長的樂聲伴奏中,我們完成了普蘭巴南神廟大超度。



晚上到達三寶壟。





1月23日

三寶壟是印尼中爪哇省的首府,它的名字來源於明朝航海家鄭和。



明永樂三年農曆六月三十日,鄭和指揮2.7萬餘名將士,乘62艘大船,抵達爪哇島中部的海港登陸上岸。當地人為紀念這位三寶太監,把他首次登陸爪哇的地方叫做三寶壟。



我們參觀了紀念鄭和的三保洞寺廟,廣場上豎立著高達數十米的鄭和銅像。三保洞內好幾處寺廟,上師一一參觀。







友友告訴上師:她看到許多眾生因為看到上師身上有光,紛紛跑來,有的還說道,好大一個大師,人越來越多,甚至看到許多穿著官服模樣、古代裝束的,也紛紛過來行禮。到後來,寺廟外也跪著許多人。



我們進入供奉鄭和像的大殿內,此處非常安靜,上師決定在這裏做功課。原先殿內的工作人員悄然而退,幾位來祭拜鄭和祈福的信眾,也跪坐一旁,安靜地聽我們念誦。







法會結束離開時,友友說,許多眾生都是跪著歡送上師。



離開三保洞,我們去參觀了Lawang Sewu博物館,Lawang Sewu在印尼語中是千門的意思,整棟建築有千重門。它是一座古老的印尼建築,去參觀是因為它源於荷蘭殖民時期的恐怖歷史。







第二次世界大戰結束之際,日軍和印尼的軍隊在千門大樓前交火死傷無數。此外,千門大樓的地下室是當時日軍虐待拷打戰俘的地方。據說,印尼電影的恐怖片很多,很長時間這裏被當做恐怖電影的拍攝地,最近才被改為博物館。

這樣的地方是一定要做超度的。



因為第二天就要離開印尼,所以這場超度也非常隆重。上師召請還沒有被超度的所有印尼華僑,被殺的所有痛苦眾生以及三惡道眾生。

因為印尼歷史上被很多國家殖民過,所以會有這些殖民時代的國王及其眷屬也來到壇城,包括許多國家的士兵都會出現,巨大的廣場上,他們列隊,向上師表示感恩。

融晉師兄說,在我們進來時,很多士兵就已顯現,斷腿斷手,他們前來祈求療愈,所以我們在拍照時,她毫無心情,因為她看到了這些景象。看來,以後還是做完功課再拍照比較好。



法會接近尾聲時,此時印尼的形象就是一朵已經微微綻放的蓮花。阿彌陀佛!



對於印尼的度生之旅告一段落,明天我們將前往馬來西亞。





馬來西亞

1月24日

一早,從三寶壟機場起飛,中途在雅加達轉機,於傍晚到達馬來西亞檳城。





在雅加達轉機時,我們為國內的一位師兄念佛幫助,因為她時間不長了。上師為她開示說法,讓她放下一切,一心求生西方淨土,我們也一起念佛助她。但發現她的意識在阿彌陀佛和世間法之間左右搖擺,想到阿彌陀佛的時間很短,很快又想到世間一切,包括她的孫子、老公,無論牽掛或是怨恨,她的念頭裏會執著他們,還有世間種種,所以她這一生還是無法脫離輪回。惜哉。



這對我們也是很好的警醒,我們每天思緒萬分,我們都有自己的喜好,自己的牽掛或者怨恨,臨終那一刻,我們的念頭裏最深刻執著的人事物,將會成為我們下一世的去處。



忽然就想到不久前,有位同修帶著女兒來拜見上師,同修的母親已經過世,也是一位老居士,受過五戒。但老人太疼愛自己的外孫女,臨終還在記掛,所以過世後,投生為自己外孫女的孩子。同修恍然,難怪自己的女兒每次看著剛出生的孩子,總覺得像外婆。親情之纏縛可見一斑。









1月25日

在檳城,我們參觀了圓通觀音寺,一座泰國寺廟和一座蛇廟。







檳城的蛇廟,以其聞名於世的眼鏡蛇出名。大殿的燭架上,戶外的樹枝上都盤踞著蛇,它們就好像入定一樣,一動不動。蛇廟的歷史追溯到1850年,據說當時寺廟周圍的森林裏有許多毒蛇。建好這個寺廟後,這些蛇紛紛進入寺廟內安家,奇怪的是,它們不會主動去攻擊人群,所以當地人又稱這些為“靈蛇”。





做功課的地方,就是一處展覽蛇的地方。玻璃櫃裏有大大小小的蛇,旁邊的樹上也有蛇,甚至牆上的鏡框上方都盤踞著蛇,雖然這些蛇不咬人,但在這樣的環境下做功課還是有些戰戰兢兢。



壇城中,召來這裏的蛇王,是條千年青蛇,好在是為善的,保護一方,她將此地所有蛇都招引過來,既保護它們,也教育它們不做壞事,同時也給人類一個警醒,讓東南亞一帶,尤其熱帶國家的人們,不要殺蛇,否則會造成冤冤相報,惡性循環。法會中,青蛇王帶領子孫及其眷屬皈依頂禮上師,並做大供養。



聽這裏的工作人員說,平時會餵養活的老鼠給這些蛇吃。蛇和老鼠是冤家,上師說中國有句老話:冬天,老鼠要欺負蛇,因為蛇在冬眠;夏天,蛇要吃老鼠。這兩大種類是冤家,吃來吃去,咬來咬去。

所以法會中,上師也召請全世界所有被殺被蛇吃掉的老鼠,給它們說法,進行超度,這也是給蛇和老鼠之間解冤。



這些蛇,前生有很多是打仗的軍人,還有很多生前是廚師,喜歡殺蛇剁蛇,甚至還有作家,專門寫蛇,文章中宣揚這個蛇多美味,或者能治療什麼,今生受報為蛇。





1月26日

這一天的行程安排得很緊湊。先去參觀印度廟,印度廟的色彩非常明媚,那些神像的裝飾都很華麗,只是對印度教不了解,看得雲裏霧裏,腦海中只留下那些繽紛的色彩。





張弼士公館,又稱藍屋,一座中西合璧的園林式豪宅,象徵著早期南洋華僑,白手起家的典範。





說張弼士,知道的人可能不多,但提到張裕葡萄酒,就家喻戶曉了,他就是這個牌子的創始人。16歲遠渡重洋抵達檳城,從身無分文的雜工,漸成南洋首富,後來走上仕途,先後任清廷駐檳榔嶼領事、新加坡總領事等職,在南洋歷史上留下了輝煌一筆。







離開藍屋,來到檳城極樂寺,東南亞最大的佛教寺廟之一。我們先登上山頂的普覺禪寺,禮拜准提菩薩大殿,並一覽檳城美景。













繼而參觀大雄寶殿等各大殿,最後登上萬佛塔。





離開時,也是寺廟關門時間,無論博物館還是寺廟,跟著上師參觀,我們常常是最後一批離開的。













1月27日—28日

中午開車從檳城前往吉隆玻,中途在怡保市停留用餐,餐廳施食時,城隍土地都非常歡喜,眾生更是激動萬分,我們也和怡保的眾生們結了善緣。



友友的閨蜜在怡保,趕來和友友相見,也和我們有了一面之緣。她也是一位歌手,父親是印度人,母親是華人,本人長相像印度人,但從小在馬來西亞長大,中文馬來文廣東話英文,都毫無障礙,性格開朗,臨別還贈送我們她的歌唱磁帶。發現很多東南亞一帶的華人,語言能力都一流。







晚上10:30到達吉隆玻,入住酒店。酒店的抽屜裏同時擺放著古蘭經,聖經和佛經。馬來西亞是多種族文化,對各個宗教非常包容。



1月28日中午,在吉隆玻舉行了一場大超度。超度前,上師再次開示,提到了印尼歷史上的兩次反華事件1965年和1998年,也提到了為什麼第二次來印尼,因為上次時間短暫,還沒超度夠,所以再次來到印尼,也非常感謝伍先生的發心。







壇城中,景象殊勝,將範圍縮小到娑婆世界這個地球上,尤其針對馬來西亞,海神山神龍王十幾位城隍,200多位土地神,各大小閻王冥王各大鬼王及其眷屬都現身壇城,修了四千年的蟒仙,三千年的絕尾神鳥和各大小精靈也紛紛出現。



還有五萬多名山巫精,這些善的少,作祟的多,東南亞國家比較多,印尼為最,馬來西亞的其中最年長的有兩千年。這些山巫精,因為做賊心虛,所以來時也不是很反抗。

上師為所有眾生說法。因為佛力加持,不同教派的眾生內心非常感恩,他們也種了蓮花之因。因緣成熟後,將以佛教為正信,最終會行究竟法。



下午去唐人街走走。







也參觀了附近的印度廟SRI MAHARIAMMAN,這次停留的時間較長,上師仔仔細細觀賞了寺廟內的各大印度教神像





晚上欣賞雙子塔夜景。









1月29日-30日

29日和30日,分別參觀了馬來西亞國家博物館,蘇丹阿都沙末大廈和清真寺的禮拜儀式。伊斯蘭教一日要五拜,所以無論在飛機場和服務區,都有專門的禮拜室。這次因緣巧合,我們進入清真寺,親眼目睹他們做功課。上師常說,他們的這個精神,我們要學習,用到自己每日的功課中,再忙也要每日堅持,不積跬步無以至千裏。







晚上,伍先生夫妻倆來到吉隆玻,大家再次相聚。上師為伍太太看病,並作開示。





1月31日

上午,啟程馬來西亞著名的度假勝地:雲頂山。



專程前往雲頂,只為去超度那著名的雲頂大賭場。



先去參觀了雲頂高原上的清水岩廟。印象最深的是巨大的釋迦牟尼佛像,初見恍若雲霧中隱隱綽綽,但已令人震撼,待我們越走越近時,雲霧逐漸散去,莊嚴身相令人一再駐足。







另一處景點也記憶深刻,那就是十殿閻王雕塑。一步一景,一邊看那些地獄景象,一邊晉師兄在旁說到:地獄景象遠不止這些呢,比之駭人的懲罰不知多少,世上的人造業的時候,膽子一個比一個大,就不想想以後會受什麼報應。因果是絲毫不差的,造什麼業,就得受什麼報。







此時,吉保山的赤勒山神顯現,身形高大,一身盔甲,作為神職人員,帶領其眷屬早就等待,山神樹神都要皈依上師。上師讓他們稍等片刻,因為我們將在雲頂做大超度。







終於來到雲頂賭場,也可以說是雲頂娛樂場,吃喝玩樂,一應俱全。

一進入大廳,眼前是擁有7351間房間的大酒店,從酒店到賭場的路上,人來人往,幾乎都是亞洲人的面孔,而且發現老人很多。









整個空間,人聲鼎沸,光影炫目,就感覺一種喧鬧劈頭蓋臉地撲過來,要把人淹沒其中,彼此說話都非常耗力氣。







找到一處相對人少的遊戲機器前,融晉師兄坐在那裏安靜觀察。事後得知,晉坐在機器面前時,那部機器冷不丁就發出轟炸一般的聲音來干擾她。此處有大精怪。



我們繼續在賭場走了一圈,各種賭博機器眼花繚亂,叫喊聲籌碼聲翻牌聲遊戲機的轟鳴聲此起彼伏,怎一個鬧字了得。



友友悄悄地說:你看那些賭客身邊都有小鬼,有的一倆個,有的四五個,有的坐在旁邊看,有的趴在那賭客肩頭上。當我們走進大廳時,那些小鬼竄入竄出,有些焦急,好像在向誰彙報我們的到來。更有許多蝙蝠在賭場上空慌張地撲騰亂竄。



賭場裏,很多老人。友友說,這邊許多老人其實很可憐。有些人錢都賭光了,會在門口跟人說,自己帶來的錢用完了,能不能給點買機票的錢好回家。會有人發善心,但他們一拿到錢,轉身又入賭場。

融晉在旁補充:你們看那些賭場裏的老人,很多時間已經不長了,有的一兩年壽命,有的只有幾個月了。人,一旦陷入賭境中,很難自拔,看到有的老人拄著拐杖,還在那裏賭。



賭場裏有些人身後的鬼,不少就是他的冤親債主,利用此人的習氣,就要他破財。







走出大廳時,迎面一批批的遊客或是賭客不斷湧入,一位男士從我們身邊匆匆走過,晉師兄撇了一眼:他身後跟了七八個鬼。



離開喧鬧的賭場,想在這方娛樂天地中找個安靜的空間,真是困難,那種喧鬧仿佛已經滲入了空間的每一個縫隙中。我們坐著電動扶梯上上下下幾個來回,終於找到一家供應中式早餐的店面,過了飯點時間,吃客很少。



這家店的店名:老油鬼鬼店。於是在這鬼鬼店的一角,上師帶領我們開啟雲頂大超度。



首先召請賭場最大的精怪蜈蚣精,還有青蛇精,蜈蚣精已經有些害怕,青蛇精還比較狡猾。同時也召請他們的祖師爺,包括他們的子孫,以及在賭場作祟的各種精怪,這些精怪會控制賭鬼的心智,上師對他們嚴懲並說法開示。



法會中,來了一千萬的賭鬼,很多賭鬼眾生被喚醒,之前被兩大精怪控制心智,渾渾噩噩,如今警醒,反思自己為什麼一直在賭?其實這些賭鬼也很痛苦,因為賭博輸多贏少,他們一直沉浸在那種焦急的狀態中,非常難受。除了兩大精怪外,海裏山裏的精怪也會控制賭鬼並吸取他們的精氣神。



此次法會,不僅此地賭場眾生受益,其他國家的賭場眾生也有受益。許多眾生聽聞佛法,都有皈依。







從雲頂山下來,回到酒店,已是晚上。

當晚,上師穿法衣,為伍先生夫妻和友友正式舉行皈依儀式,並和大家回顧今天雲頂山的經歷,同時講述柬埔寨金邊的故事。因為下一站,我們將前往金邊,進行這次行程中非常重要的一場超度。





柬埔寨

2月1日

這天,我們將離開馬來西亞,前往柬埔寨。



由於航班緊張,一行人兵分兩路。友友帶著融霞融寧融惜三位師兄,先行出發,他們要在越南轉機,坐兩次飛機。伍先生夫妻和上師我們三人,傍晚出發。



大家掐指一算,笑著說:如果算上回程航班,我們差不多要坐八九次飛機,都成空中小飛人了。再算了一下入住酒店,把金邊的也算上,一共住了11家酒店。基本上,每兩三天要換地方,每個人收拾行李的能力已經被鍛煉得爐火純青。



雖然旅途奔波辛苦,但跟隨上師一路超度,這樣的旅行充實而有價值。友友說:她從小就很想幫助人,但不得其門而入。有時做善事,總覺得有自己的私心摻雜。但這次跟著上師,能夠做許多利益他人的事,心情從來沒有這樣敞亮開心過。



因為我們出發的時間尚早,伍先生帶上師參觀了吉隆玻最大的佛教寺廟,天後宮。這裏供奉的天後聖母,是修了兩萬多年的四爪金龍,作為神職人員,保護一方平安,沒有做過壞事。



這邊的人們,心地大多向善,所以寺廟正氣的多,可惜他們對佛教的教義懂得還不多,了生死的想法少,更多停留在祈福上。希望佛菩薩保佑自己健康平安,事業學業順利發達,諸如此類。哪些靈驗的,常常會被供在中間,就像此地也是,天後聖母被供在正中,觀世音菩薩卻被供在旁邊,令人唏噓。



2月1日傍晚,我們離開馬來西亞,到達柬埔寨首都金邊,一行人在機場彙聚。





金邊也有賭場,金界Naga World。因為在金邊停留時間短,所以到達當晚,就直接前往賭場參觀並作施食。金邊的賭場比較新,規模和雲頂無法相比,賭客也不多,這裏沒有精怪,但是賭鬼還是很多的。其實賭場的鬼都比人多,雲頂賭場的鬼也是遠遠超過人的數量。





2月2日

上午十點,我們來到了金邊的瓊邑克種族滅絕中心 CHEUNG EK GENOCIDAL CENTER,將展開這次度生旅行的最後一場也是最重要的一場大超度。



1975年到1979年發生的red高棉大屠殺(Khmer Rouge Massacre),是柬埔寨慘絕人寰的一段黑暗歷史。當時由波爾布特率領的red高棉政權,強迫民眾撤離城鎮,在郊外建立了許多類似集中營的殺戮中心,通過屠殺及強制勞動等手段殘忍殺害了150多萬人,占柬埔寨當時總人口的五分之一。



我們參觀的這一中心,只是遍佈柬埔寨300多個殺戮戰場的其中之一。



中心許多地方豎有標牌,標誌了當時的功能。有的是黑暗慘澹的拘留所,有的是行刑人工作室,有化學劑倉庫,殺人武器倉庫,有集體墓穴,有華人墓穴……







正中央,一座高聳的塔樓赫然眼前,裏面是一層一層裝滿骷髏頭的玻璃櫃,直到塔頂。玻璃櫃和牆壁之間留了非常窄的通道給訪客通行。







行走其間,頂天立地的骷髏頭景象讓人感到說不出的難受,空間的狹窄又加重了這層壓抑。



友友說:還未到門口,哭喊聲求救聲已充斥耳邊,聲音之淒厲難受得她都要哭出來。她趕緊買了一束花插在門口的花叢中,心裏告訴他們:稍等,上師馬上會做超度。



很快,我們找到離骨塔不遠的一棵樹下,樹藤盤繞,有桌椅,一處理想的超度場地。







法會開啟,上師召請所有集中營,所有監獄,所有被屠殺,包括整個東南亞,包括印尼還沒超度的所有華人眾生,以及戰爭死,政治迫害等眾生,讓他們今天可以得到超度,用佛的慈悲讓這些亡靈得到安寧。



融晉師兄說:其實剛到門口,許多鬼道眾生就鋪天蓋地過來,柬埔寨印尼馬來西亞各國都有,這些還是有福報的眾生。他們歡欣鼓舞,因為上師的到來讓他們能夠脫離一直脫離不了的境相中,這也是他們的善緣成熟。



朝哪里看,都是近百年來的眾生面孔,包括當時受刑的人,男女老幼都有,很多眾生的神識還處於受刑的恐怖中。多數受刑中,被砍頭,被剖腹,被釘子釘,放眼望去,如地獄一般,甚至包括了很多出家僧,當時也死得很慘,很多女性死得特別慘,各種死狀都有,特別殘忍。



許多鬼道眾生沒有頭,血淋淋地站立著,有的殘肢,有的肚子被剖開,有的被毒氣毒死,還有許多孩子被摔死,許多老人被餓死。

這還只是描述,這些眾生在當時,身處其中,是何等慘烈可怖。







壇城中,非常多的土地鬼王城隍顯現,帶著許多鬼道眾生來到壇城,不僅僅此地,還有其他地方許多怨氣很重的眾生…因為不光是此地被殺戮眾生,同時也有其他地方被殺戮眾生,因為佛力加持,他們的神識聚集在壇城的境相中。



我們全神貫注地投入其中,身邊有遊客經過,或許也猜出我們是在為這裏的死難眾生祈禱,靜靜地站一會兒,便離開,無人打擾。



法會結束,red高棉時期那些被殺的眾生,終於能夠脫離被殺的狀態境相,根據阿賴耶識中最執著的事物去結緣投生。業報有深淺,有的眾生當下會懺悔,有的能夠往生天道或人道,還有很多被虐待的出家僧也穿上出家衣服,多數還是人道,來生還會學佛出家。



最後念佛時,無量蓮花集成一朵大蓮花,阿彌陀佛站立之上。



我們進來時此處戾氣很重,隨著法會接近尾聲,籠罩上空的霧霾之氣漸漸散去,此時的墓園變得明朗很多。



在金邊瓊邑克種族滅絕中心的這場大超度,為這次東南亞度旅劃上完美句號。





2月3日—4日

2月3日,大家在酒店休息,共同回憶26天的旅行經歷。旅途中的各種見聞,大大小小的各種超度,再回顧,很多感悟。





非常感恩上師賜給我們的無上大法,焰口施食。以利益眾生之心,行走天地,最值得!



2月4日,上師一行順利返程。



2024年一月東南亞度生之旅圓滿收官。
 
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