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华 狼狼's小羊圈 之 Be My Poet 哆啦咪... ...

听从鼓

暗暗
注册
2003-11-03
消息
871
荣誉分数
4
声望点数
0
送别

两个提行李的小尼姑
笑起来像两个年轻的小姑娘
一个瘦高另一个瘦小
向站台上推自行车的
老尼姑挥手告别
挤进车厢
在靠窗的座位坐下

车开了 车转弯
她们像车上其他人那样
微微晃动着光圆的脑袋
 

柳随风

新手上路
注册
2004-04-21
消息
11
荣誉分数
0
声望点数
0
小羊发文的速度明显慢下来了,国内的生活心旷神怡,宠辱偕忘吧。
然而一种快乐是否又决定了一种痛苦呢?

good sleep, everyday.
 

听从鼓

暗暗
注册
2003-11-03
消息
871
荣誉分数
4
声望点数
0
柳GG,

国内的生活的确美,比如喝了好酒在湖边开车replay不留etc.,

你知道,时间会把我带回来,盛筵即将散场,

不过没有关系,因为我是坏人,

狼MM
 

听从鼓

暗暗
注册
2003-11-03
消息
871
荣誉分数
4
声望点数
0
五月。初夏午后的光打在我脆薄的眼皮上。于是我看到这光。抱歉我丧失了喋喋不休和想象力。
五月。所有隐匿的病诟得以施展。我哭一下笑一下。然后不说话。那是长久的不可言说。睡去。
 

柳随风

新手上路
注册
2004-04-21
消息
11
荣誉分数
0
声望点数
0
坏人? 定义是什么? 每个人都有不同的标准吧,是否因为时光的匆匆而冷漠了周围的事故,因为冷漠了周围的事故而变得健忘就是坏人呢? 风流总被雨打风吹去,坏人? 不是吧, 更何况你又不是。
 

听从鼓

暗暗
注册
2003-11-03
消息
871
荣誉分数
4
声望点数
0
生日那天

从大树上下来
我气得径直走到沙发上倒上,
头扎进柔软的皮毛中。
喉管有奇怪的声响,
我的眼睛我的耳朵我的手指我的皮肤,
她们细声呐喊:23岁啦,也不年轻了,现实已经摆在眼前,别整天胡思乱想啦。
柳GG,今晨我又看了一遍你的email,谢谢你not谢谢你。
所以我又回去大树上了。
狼MM
 

听从鼓

暗暗
注册
2003-11-03
消息
871
荣誉分数
4
声望点数
0
Sir,

你删了此帖我就更新。

问jiujiu好,希望他不是说自己的。

Méng
 

柳随风

新手上路
注册
2004-04-21
消息
11
荣誉分数
0
声望点数
0
感之于心,受之于里, 勿乃纠之过??
得妻如此, 死了算了!
 

听从鼓

暗暗
注册
2003-11-03
消息
871
荣誉分数
4
声望点数
0
PP,

我昨寻了本《细说清朝》,你看怎么样啊?据序言说,还有《细说明朝》... ...

B.Batie ~~~
 

柳随风

新手上路
注册
2004-04-21
消息
11
荣誉分数
0
声望点数
0
应该不错, 只要不是野史就好。 我看明朝的就算了,整个就一乱七八糟。 皇帝们除了神经就是变态。除了一个神叨叨的刘伯温。

P.S. 我看这种事情还是聊天的时候说好了, 糟蹋了你的版面。
 

听从鼓

暗暗
注册
2003-11-03
消息
871
荣誉分数
4
声望点数
0
完了,我消失了。


《东爱》的原声CD里面有这样一支曲子。淡淡地泛着旧。
我想我也旧了。
从骨子里透出的,灰扑扑的,日复一日地,亦步亦趋地旧着。
那个词怎么说来着。是了,^^^^,我又不想说了。

Dear,
everything is so far away,
everyone is so far away.

一年之前。我说,take me away。
如果没有人出现带我走,那么,我自己走。

然后,一年之后。
在一次次出走又回归的往复中,我无可救药地旧了。

那个人,在我最美丽的时候没有出现,就再也不要出现了。
周而复始的游戏,一旦开始便无终结。
 

听从鼓

暗暗
注册
2003-11-03
消息
871
荣誉分数
4
声望点数
0
四季似歌轻轻转

睡前选定一支歌,replay,如同前几日去上海的火车上,戴了耳机一直听这支歌,不厌倦。

清晨醒过?,唱机仍在转。他在我耳边?语,我凝神听。许多年月便过去。

其实,我只是感激,这生活。
 

听从鼓

暗暗
注册
2003-11-03
消息
871
荣誉分数
4
声望点数
0
原谅我总是突如其来的矫情,有时候仅仅是为了一个关灯。

幻想和生活都在继续,谁比谁更可怕。我在我的床上准时变成鬼魂,不停地玩着雪。

没有什么惊心动魄,别别离离的生活不是有关于雪的隐喻。

泪渐止,街道醒来。这里不是北京,没有空荡荡的大马车跑过空荡荡的街巷。

飞机起飞,我已走在异乡的路上,一一扬扬。
 
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