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ttawa Citizen:吁加拿大抵制北京2008奥运会

三维人生

是棵松树在哪儿都站着!
注册
2005-09-21
消息
2,062
荣誉分数
2,726
声望点数
323
最初由 灵界888 发布
我就不懂了,加拿大人为何头脑如此简单?难道不明白什么叫“政治手段”?这种法轮功的小把戏也相信,你不参加和参加反正金牌也没有影响~

首先声明本人既不是法轮功也从未参加过大陆或海外的民运组织. 但的确见到过六四无辜被害的百姓尸体.亲友中也有文革期间被无辜被伤害杀戮者.

以历史推论,相信非法摘取器官属实.虽然不见得是政府行为,但是很可能政府并没有严格法轨或执法不力的情况下某些唯利是图者所为.

无论如何,中国政府都有责任对中国和世界人民有个交代.索性让国际调查组汇同中国政府一起将实情查个清楚.

若有,正如三年前的SARS怎么捂盖子也难免真相大白.毕竟现在是信息社会. 若无,则为何不用事实说话呢?

否则,最终收损失的是中国人民. 身在北美享受言论自由的各位不要忘记中国的老百姓也同样该有信息权.在这里大骂加拿大的人也应该想想若以同样的态度对待中国政府是否政府会同样地容忍.
 

小子

新手上路
注册
2003-09-15
消息
1,189
荣誉分数
0
声望点数
0
80年莫斯科奥运会被抵制 不是也开得不错嘛!84年LA奥运会也被抵制也开得不差啊!

36年柏林奥运会纳粹作东道主 全世界都去了 没过几年 全世界都差不多被奥运东家希特勒揍趴下了。

体育比赛政治化对谁都没有好处 体育和政治还是分开的好。
 

Yidiandian

知名会员
注册
2005-04-18
消息
141
荣誉分数
0
声望点数
126
I want take vacation in Costa Rica, just for nice beach. But I was told I need 8 weeks for apply a visa, just because I am a CHINESE.
Come on guys, can we just stop fight inside???? whatever, you can not change your skin and looking, even you can become a citizen.
I don't understand some people such as "Fa Lun Gong", do you think you after you totally destroy your country, then your skin can be changed to other colour?
 

mamaomao

新手上路
注册
2005-01-15
消息
15,186
荣誉分数
13
声望点数
0
最初由 三维人生 发布


首先声明本人既不是法轮功也从未参加过大陆或海外的民运组织. 但的确见到过六四无辜被害的百姓尸体.亲友中也有文革期间被无辜被伤害杀戮者.

以历史推论,相信非法摘取器官属实.虽然不见得是政府行为,但是很可能政府并没有严格法轨或执法不力的情况下某些唯利是图者所为.

无论如何,中国政府都有责任对中国和世界人民有个交代.索性让国际调查组汇同中国政府一起将实情查个清楚.

若有,正如三年前的SARS怎么捂盖子也难免真相大白.毕竟现在是信息社会. 若无,则为何不用事实说话呢?

否则,最终收损失的是中国人民. 身在北美享受言论自由的各位不要忘记中国的老百姓也同样该有信息权.在这里大骂加拿大的人也应该想想若以同样的态度对待中国政府是否政府会同样地容忍.




美调查盗器官未果 专家学者指迷津

http://www.epochtimes.com/gb/6/4/18/n1290612.htm

【大纪元4月18日讯】(大纪元记者辛菲采访报导) 美国国务院发言人上周五说美国驻北京大使馆和沈阳领事馆的官员参观了苏家屯医院,没有发现医院被不正常使用的证据。

著名时事评论家陈破空先生指出,按照美国的司法制度和国际司法制度,嫌疑人必须回避。在中共活取器官这件事上,中共是嫌疑人,因此中共不得干预。应该由国际中立机构、独立于政府部门的民间团体组成调查团进行客观公正、深入持久、挖根掘底的综合性调查。

大纪元专栏作家章天亮先生指出,如果要跟中共打交道,特别是涉及调查一些危及中共统治的罪行,比如劳教所对法轮功学员活体摘除器官事件,所有个人或团体都应该在出发前做好一个功课──认认真真地读几遍《九评共产党》,否则很多方面的判断都会出现失误。

另一方面,也正因为法轮功学员一直在参与《九评》的相关事宜,更因为他们在迫害中已经搜集了大量的证据,并对中共的邪恶有着亲身体验、了解和反思,此次调查如果没有法轮功学员的参与,调查的结果就极有可能被中共的伪证所操纵,至少难以得出全面的结论。

中共掩盖 不可能看见

章天亮指出,在中共操控下的走马观花的调查,一定是看不到什么东西的,这是意料中的事情,尤其是三周之后中共已经将罪证大量转移和销毁之后的情况下。所以现在应该呼吁国际社会全面调查中共所有的劳教所、监狱、精神病院以及法轮功接获的证据中指向的嫌疑地方。

另一方面,“没看见”并不等于“不存在”。一百年前,人们看不见原子,但是并不等于原子就不存在。对于中共这样善于高效而精心伪装的邪恶团体,需要加倍的耐心、严谨的态度和高科技的手段去调查。事实上,许多大案的破获都是从微小的证据开始的,而在中共带领下的走马观花的“调查”不会得出中共不希望的结论。

同时,法轮功方面提出此案许多常识性的疑点,中共没有回答,而去苏家屯血栓医院参观的美国方面也未提出这些疑点,更不可能给出令人信服的答案,因此现在说苏家屯没有对法轮功进行活体器官摘除是十分轻率和不负责任的。

陈破空指出,中共一贯造假撒谎,美国大使馆和领事馆的人没有看到什么证据,一点都不奇怪。中共官员完全可以让你看见他们想让你看到的东西,而让你看不见他们不想让你看见的东西,尤其是在当地作了大量根本性改变的紧急部署之后。

他说,根据我坐牢的经验,中共可以在一夜之间让劳教所改头换面。中共干瞒天过海的事是非常拿手的好戏,三周时间足够他们改变一切和做出一切的掩盖措施。

联合国人权委员会到中国去考察监狱中的酷刑感到非常不满,因为中共不仅反复拖延时间以作准备,而且限制起考察范围,所以联合国专员根本见不到他们想见的设施或人。由联合国的经历完全可以想像,这次器官摘除的恶性事件,中共更不可能让国际社会看到任何真实的情况。

要由国际独立机构调查

陈破空指出,仅仅是美国政府派出大使馆和领事馆官员去调查,这是远远不够的。这件事应该由国际中立机构、独立于政府部门的民间团体组成调查团进行客观公正、深入持久、挖根掘底的综合性调查才行。

根据中共独裁专制的本性,集中营有其逻辑存在的理由,因为中共专制和独裁的本性决定它没有什么事情干不出来的。专制和独裁的本性就是此案的最大嫌疑。在这种嫌疑下,国际社会应该采取最深入、最广泛、最科学的调查和取证,扩大调查范围,对调查取证的方式也应该公开,在媒体的报导和监督下进行。

章天亮指出,调查应该有法轮功学员的参与。中共由于是一个以“无神论”为教义的邪教组织,因此它可以做出一般人不敢想像的突破人类道德底线的罪恶,也可以把各种诡诈权谋运用到登峰造极的地步。如果一个人对中共的邪恶本质没有足够的了解,对它的思维方式没有足够的了解,对它的行为模式和种种骗术没有深入的研究,在和中共打交道的过程中,就极其容易地被中共欺骗。

如果要跟中共打交道,特别是涉及调查一些危及中共统治的罪行,比如劳教所对法轮功学员活体摘除器官事件,所有个人或团体都应该在出发前做好一个功课──认认真真地读几遍《九评共产党》,否则很多方面的判断都会出现失误。

另一方面,也正因为法轮功学员一直在参与《九评》的相关事宜,更因为他们在迫害中已经搜集了大量的证据,并对中共的邪恶有着亲身体验、了解和反思,此次调查如果没有法轮功学员的参与,调查的结果就极有可能被中共的伪证所操纵。至少难以得出全面的结论。

嫌疑人必须回避

陈破空指出,按照美国的司法制度和国际司法制度,嫌疑人必须回避,不得成为一个案件的主导者或参与者。

在中共活取器官这件事上,中共是嫌疑人,因此中共不得干预,不得参与,因为它已经是被调查的对象,就应回避,让国际社会主动调查。当地政府官员也都必须回避,由国际社会进行独立客观的取证。中共本身不回避 ,而是直接安排,不可能构成司法公正。

章天亮指出,美国政府有义务向公众说明:调查是如何进行的,采用了什么样的高科技探测手段?调查何时进行?进行了多长时间?有哪些人的参与?调查人员是否受过严格的刑侦或特工训练?调查过程中,中国政府是否回避了?调查人员是否可以和别人随意交谈,他们如何确定回答他们问话的人不是中共事先演练好的?

另外,美方得出结论的依据是什么?可否公布调查报告?没有发现证据,是否就等于没有证据?是否说明此事不存在?他们是否联系过海外的法轮功学员,是否提出过法轮功方面一直在追问中共的常识性疑点?如果提出过,中方如何做答?如果没有提出过,那么调查人员如何回答法轮功方面的疑点?等等。

美国政府表态的背后

陈破空指出,美国政府现在急于仓促表态,可能出于两个原因,一方面,法轮功和国际社会的压力,使得美国政府对于这样一件惨绝人寰的事情,不得不去做点什么,不得不去表个态。

但另一方面,来自中共方面的压力,尤其是在胡访美前怕这个问题成为双方经济利益交换的障碍,因此急于表态。也许中共对美国政府说,既然你已经来看过了,那你们就表个态吧,这种压力就造成美国政府在这个时候做出一个阶段性的表态。

美国政府深知此事严重,肯定会成为左右整个访美形成的焦点话题,因此出于现实利益的考虑,就先表这么一个态,希望让这件事暂时平息一下,但是只是说他们没有看到证据,并没有做进一步的结论或者评论。

据我所知,当年杨建利刚被捕后,他的太太去美国国务院要求解决时,美国国务院告诉她千万不要声张,并表示“我们会考虑的”。当时正值时任副主席的胡锦涛要访问美国。后来杨建利的太太后悔了,说上当了,本来以为美国政府会及时解决,因此没有去抗议、静坐,失去了施压的良机。

法轮功这次一定不能上当,还是要继续高强度的施加压力,呼吁国际社会进行更大范围、独立、全面、深入的调查。

对胡温不利

章天亮指出,美国政府的表态,中共的掩盖和否认,其实对胡温是非常不利的事情──江泽民罗干干坏事,胡温为之背黑锅。即使在胡温的位置上,对迫害法轮功的全貌也未必完全清楚。当关押和活体摘除法轮功学员器官的事件曝光后,胡温就面临一个选择:到底承认?还是不承认?

现在中方和美方的表态,给胡温树立了一个极坏的样板。罗干会藉此说:你看,我做对了吧?这事被隐瞒住了。结论是:做多大的坏事都没关系,只要隐瞒的手段好,就能将这个事情瞒住,就可以免于罪行的追究。

这对胡温是个非常不好的示范,等于在鼓励他们干更大的坏事。

《伊索寓言》有一个故事,有一个人小时候偷鸡蛋,他妈妈说,你干得真好,把鸡蛋煮给他吃。他就放开干,长大成了一个强盗,最后又犯了死罪,要被送上刑场的时候,他跟他妈妈说,有一个秘密告诉你。他妈妈凑过去,他就把他妈妈的耳朵咬下来,然后说:如果我偷第一个鸡蛋的时候,你打我一顿,我就不会落到今天这个下场。

对于中共邪恶的这种放纵,不仅仅对于被迫害的法轮功学员是一种巨大的伤害,对胡锦涛也是一种伤害。这件事情本来跟胡温还没有直接关系。如果能够揭露出来,那么也许就杜绝了胡温参与类似坏事的可能性。否则这种隐瞒的经验会延续,类似的罪恶还会发生。胡温会被深深卷入其中,越来越难以自拔。

如果走到那一步,胡温可能也会说:如果当初美国对我们再强硬一些,我们说不定就会把首恶江泽民和罗干抛出去,就不会被江罗捆绑着落到今天这样的下场。

林肯说过:“你可以在某一时刻欺骗所有的人,你也可以永远的欺骗一部份人,但你不可能永远的欺骗所有的人。”法轮功被活体摘除器官的罪恶曝光是迟早的事情。然而主动或被动参与,造成隐瞒和拖延罪恶曝光的人,都将面临良心的审判,乃至法律的审判和历史的审判。

能够公平一些 听法轮功方面怎么说

章天亮说:美国方面现在已经到中共的苏家屯血栓医院看过一遍了。为公平起见,是否可以来仔细看一下法轮功方面的证据和疑点。法轮功将会欢迎美方的听证,并且也希望国务院能够把听证结果向公众和媒体说明。(http://www.dajiyuan.com)

4/18/2006 1:29:16 AM
 

northernwolf

新手上路
VIP
注册
2002-12-16
消息
5,289
荣誉分数
83
声望点数
0
最初由 contractor 发布


建议你先搞清楚什么叫‘全民体育’,什么叫‘金牌体育’,再来回嘴。

孰不奉陪。

自己想打击中国的‘金牌体育’,一不小心把枪口对准了老美。比切尼的枪法还臭。
奉劝你先搞清楚老美不搞哪些事,再来指责中国吧。
 

小丁

新手上路
注册
2006-02-04
消息
63
荣誉分数
0
声望点数
0
最初由 三维人生 发布


首先声明本人既不是法轮功也从未参加过大陆或海外的民运组织. 但的确见到过六四无辜被害的百姓尸体.亲友中也有文革期间被无辜被伤害杀戮者.

以历史推论,相信非法摘取器官属实.虽然不见得是政府行为,但是很可能政府并没有严格法轨或执法不力的情况下某些唯利是图者所为.

无论如何,中国政府都有责任对中国和世界人民有个交代.索性让国际调查组汇同中国政府一起将实情查个清楚.

若有,正如三年前的SARS怎么捂盖子也难免真相大白.毕竟现在是信息社会. 若无,则为何不用事实说话呢?

否则,最终收损失的是中国人民. 身在北美享受言论自由的各位不要忘记中国的老百姓也同样该有信息权.在这里大骂加拿大的人也应该想想若以同样的态度对待中国政府是否政府会同样地容忍.

赚钱!中共武警医院扒人皮窃器官令人汗毛竖起


【人民报消息】我叫王国齐,今年三十八岁,一九八一年高中毕业后参军。后转入武警天津市总队医院,并考入武警卫生学校学习。自一九八九年十一月起,我院派我到解放军军医进修学院学习,也就是解放军总后勤部直属的解放军304医院,位于北京市海淀区阜外大街106号。在解放军304医院每次取组织器官,是去北京市积水潭医院解剖室。

 我不知道北京市枪决囚犯的地点,囚犯处决以后迅速送到积水潭医院解剖室。在那里早已等候着许多单位的医生,他们是准备采取各自可以使用的组织器官。因为我进修的是在烧伤科,所以前后共参加20-30次关于死囚犯人皮肤及骨骼、眼角膜的采用,及后期的加工处理及采用低温液氦的保存和活性的测定及临床应用的具体工作。304医院烧伤科及定验室的具体做法是:

 首先花钱买通公、检、法等有关部门领导,以病床及科学实验及科研为名,取去政府正式判决的死囚犯的皮肤、肾脏、肝脏骨、骨关节、角膜及其他可应用的各种组织器官。每一具尸体给法院的刑警科200、300、500 元人民币不等。过程是犯人执行枪决后没有送去火化,而是拉到医院解剖室进行有组织、有步骤、有准备的解剖及摘取各种器官。我当时每次摘取的以皮肤、骨关节、角膜最多。

 我们是每次二至三人去取皮肤,将人的皮肤分双上肢、双下肢、前胸、后背六部分进行采取,用一般#12刀片切至皮肤下脂肪组织层,也就是肌肉上层,将带有脂肪的皮肤一起取下,暂放于带有冰的桶内。取完后立即送手术室进行清洗、消毒,并用鼓式取皮机,将皮肤下的脂肪去除,保留完整的皮肤组织。要求厚度在3-4mm之间,然后再进行抗冻处理,密封装于塑料袋内,置于摄氏零下196度液氦之中超低温保存,测量皮肤的面积,记录在档。当有病人需要时再进行复温,并按照当时记录的面积出售给病人。

 价格是每十平方厘米一百元人民币,一个30%面积烧伤病人一次手术大约需要 2500-3200平方厘米,合计大约3000至3500人民币之间。目前国内有皮肤科的医院有,天津市:第四人民医院、武警总队医院;北京市:解放军 304医院、北京积水潭医院;上海市:第二军医长海医院、上海市瑞金医院。到目前为止,以上医院还在进行人体皮肤组织的贮存及临床买卖。医院之间还可以根据贮存量的多少而进行买卖交易,价码与以上一样。购买方面,在以上价格加30% - 50%再次卖给病人。

 以下是我在天津武警总队医院烧伤科所做的具体工作:

 自从北京304医院进修学习完成后回到天津,就准备采购相关设备、仪器、化学试剂等,并有科主科刘凌风及院长宋和平一起打报告向上要求,成了天津市也是全国武装警察部队的第一家皮库(也称低温组织库),并通过天津市公安局局长宋平顺(他任武警天津总队第一政委)。由于这种关系,很快就联系上主管部门,天津市最高人民法院刑侦科负责人。我是直接跟一个叫邢科长的人联系。

  天津市一般情况是每到逢年过节的时候,或者是配合政府部门的「严打」的时候,就会宣判枪决一批囚犯。而在此前,邢科长就会通知我们医院,医院再通知我科。我得到通知后就会到医院医务处领取三百或六百元人民币,医院会派车送到位于天津市南开区鞍山西道上的天津市最高法院。我就把要取的死囚人数告诉邢科长,每具付三百元人民币,如取二具尸体就交六百元人民币。

 此交易没有任何收具、凭证、发票,交完钱就回去等具体时间安排,这是第一步;第二步,他们(高等法院的刑侦科)会要求我们参加人员必须穿便装,不能穿警服,使用车辆要用地方牌照,要服从刑场指挥的统一指挥;第三步,准备工作,根据所取人数准备好冰桶、乾冰及工作人员穿的衣服、手术刀片、剪刀及消毒用具等;第四步,当接到正式通知日期后,我们会根据要求,提前一小时到达目的地等候。

 我第一次在天津取皮是在天津北仓殡仪馆内,就在尸体焚烧炉的旁边一间7-9平方米的小房间内。当时我们去了四个工作人员,取了二具尸体。尸体是由火葬场的车从天津刑场拉回来的。囚犯每人都五花大绑,手铐脚镣已取除,头部有枪眼,头背的后部小,出口处正面大,其中一具尸体一眼球及半侧面已模糊不清,身上穿着本人衣服及鞋。尸体由一大塑料袋内放于运送尸体火化的平板车内,推进我们在的小房间内,因为房间最多只能放二部车,如果是我们一个单位取,我们就一具一具的进行。

 见尸体进来后,首先用剪刀及手术刀将囚犯的绳子、衣服鞋子全部去除,我能看见每个囚犯衣服口袋里有一张高等法院的判决书,能知道此犯人的姓名、性别、年龄、职业及工作单位、家庭住址、本人所犯罪行等,但是判决书上并没有关于尸体捐献的文字,他们是不知道死后自己的尸体及组织器官是怎么处理的。

 我们将人体分为双上肢、双下肢、前胸、后背进行采用。一般头、颈、双手、双足的皮肤不要,双上肢从双腕关节及脚关节处作一环形切口,深度至皮肤脂肪下层,肩关节部也作一环形切口,并在上肢内侧端做一纵形切口至两端切口处连接,可以上至下,也可以由下而上进行采取。过程可分组进行,可同时进行,也可交叉进行。

 一般会让眼科医生先取眼球,或其他组织器官,最后取皮肤。一般一具尸体的皮肤采取只需10-20分钟就行了,因为这是初步采取,取完成后还需进一步的再加工处理,所以在火化场内必须要快速地采取完成,在把尸体可采取的组织器官全部取完后,剩下的是一具血淋淋的全部肌肉外露,血管有的还在流血,或者有的内脏都流在外面的一具可怕的尸体。然后这一具尸体交给火化场的工作人员进行火化。

 在天津地区对于死囚犯的枪决是这样的:当天津市最高法院对某人宣判死刑完了,会出具判决书及在天津日报或天津今晚报上刊出或在最高法院海报栏里登出。判决书也会有一份送达死囚犯本人。但是,具体执行枪决的日期就不一定了,要看政治及上级的需要办理了,也就是执行日期是囚犯本人及家属是绝对不知道的。在执行枪决完成后法院会通知家属可以前去领取骨灰,但还需要缴纳二角三分的子弹钱(当时每一棵子弹的价格)。如不去领取,骨灰则按无人头领取,火化场会自行处理。

 当尸体皮肤及器官采取完成后,我们医院的车会速将我们送回医院。一般法院是在上午十时左右对死囚犯进行宣判,并有公安、检察院等有关部门对囚犯验明正身后,再押送到天津刑场 (位于天津市北宸区津围公路与外环线外方2-3公里处)。

 到达刑场一般是十二时左右,枪决完尸体拉回火化场的时间一般在十二时三十分左右。我们取完皮肤后的时间是在一点钟左右。回到医院有三十至四十分钟路程,下午二时左右我们就开始紧张的后期制作。首先是皮肤清洗乾净,将汗毛用刀片刮乾净,用0.9% 生理盐水冲二、三遍,再将皮肤放入 5%新洁尔灭液体内浸泡十五分钟,取出再用0.9%生理盐水浸泡十五分钟,并冲洗二遍,放入准备好的手术台上,用上海医用设备厂生产的鼓式取皮机将皮肤组织进行反取皮,也就是将脂肪组织去除,保留完好的皮肤,要求厚度为3-4mm。

 将取好的皮肤放入0.9% 生理盐水中,最后进行抗低温处理,并测量皮肤的大小面积,做好标签,装入聚乙烯塑料袋内,用热合机密封,直接放入摄氏零下196度液氦中。

 这液氦来源是我们从天津钢厂制氧公司买回来的。由于液氦具有蒸发性,所以我们每十五至二十天就要去买一次。我们医院有五十升的液氦罐三只,可装满五至六具尸体。按一具尸体取完六千至七千平方毫米(人体差异)可以贮存三万至四万平方毫米。我们医院每年要取五至八次左右,因为每次取的尸体不一样,最多一次取回四具。

 总之,取多少皮肤是根据我科的病人需要及有外院购买多少决定的。如夏天病人多,外面医院来购买的多,就取得多。我院由于烧伤科的经济效益好,收治病人多,在天津地区名气较大,在全国武警部队中是烧伤中心,是烧伤组织组长科,是龙头科室,所以在烧伤科工作的这几年中,参加无数次此项任务。

 我院在烧伤科采取皮肤买卖后,取得了非常好的经济效益,就逐渐地要求别的科室也进行这行工作,具体有泌尿科进行负责进行人体肾脏移植工作。由于肾脏移植手术复杂,病人与供体之间的要求高,所以前期的准备工作更加多。首先要求是病人必须有钱,因为一次肾脏移植手术所需费用是很昂贵的,大约需要十二至十五万元。所以一般病人是做不起这种手术的,所以必须要有钱,然后决定找到肾脏有问题要进行手术的病人。

 经过选择,首先找到一位病人名叫阎秀中,男性,五十二岁,天津市电子元件五厂厂长。主因患尿毒症三年,肾功能衰竭而于 90年8月6日星期一来院要求肾脏移植。住院病例编号15699,家庭住址天津市和平区赤峰道。病人入院后,泌尿科主任当时任赵庆岭主任找到我烧伤科刘凌凤主任一起商量,要求找到最佳病人供体。之后两位主任找到院医务处同院长商量,院领导就与高等法院刑警科邢科长联系,具体说甚么我就不知道。

 第二天下午一时三十分我们刚上班,科主任就找到我,要我和泌尿科一位王志富医师一起去高等法院及监狱,采取囚犯的四样标本。我和那位医生就一起去了,先到位于鞍山西道上的高等法院找到邢科长,他就和小西关监狱的负责人联系,然后我们就去监狱。到监狱后经过登记及证件复合,并有二名警察伴同,我们就来到了死囚牢房。房间大约8-9平方米,住二个死囚,每人都带有铁制脚链。

 有一位警察说是为他们作健康检查,囚犯本人也根本不知道抽血的目的,他们不知道死后的器官将要被摘取,是要被拿去出售、倒卖。他们被要求每人把衣服卷起来,超过肘关节上方,我和另外的王医师就在肘关节部位正中静脉采取血液5 毫升。此房间采取二名犯人,然后我们又到另外一间牢房,警察告诉囚犯是做健康检查,要求把衣服卷起来,我们就迅速地采取了这二名囚犯的血样。

 之后我们将四名囚犯进行编号为#1,#2,#3,#4,迅速回到医院交给了检验科主任刘小燕。第二天上班后,化验结果出来了,取回的四名血样有二人是B 型,和我院的住院病人相吻合,但基本血型符合还不行。化验科工做进一步的分类配型,结果选定一名#3的供体与我院的病人血型及分类配型基本相同,可以进行肾脏移植手术。就这样,病人与供体决定了。就是手术日期及部署人员安排了。

 由院领导出面召集烧伤科、泌尿科及手术室进行开会,安排人员及运输后勤及保障等具体问题。首先是手术人员,由泌尿科及手术室选主力人员及助手,并将病人推进手术室进行等候。摘取人员由当时副院长亲自到现场指挥,要求动作要快,在听到枪响十五秒内要将死囚抬到救护车内,二分钟内必须将肾脏取出,并将渗析液灌入肾脏内,并通知院内手术室,可以进行麻醉手术。肾脏迅速有警车护送下从刑场立即送往医院。剩下一组人员是作后期处理工作并跟随火化场的车回火化场进行采取皮肤。初步方案是这样,那 就等具体的执行日期了。

 等到八月十五日星期三,高等法院来通知了,告诉医院做好准备工作。八月十七日上午枪决犯人,要求我们所有人员着便装,不能穿军装,并在上午八时三十分在北郊火化场结合等候,由火化场派出所的警察带我们去天津刑场。火化场到刑场的距离开车大约十至十五分钟。八月十七日上午,我们参加人员都提前上班,七时到了医院,七时三十分结合。在此时医院已派一名手术室叫刘路的护士先去监狱,给供体死囚犯注射十毫升肝素(这是一种防止血液凝固用的药物)。

 我们医院去了三辆车,一辆警车,一辆救护车,一辆三菱吉普车;人员有医院副院长姚金铭,院务处长刘世奇,手术室护士孙国芳、陈兵,泌尿科主任赵庆岭、王志富,烧伤科由我、郭振存、邢同义、李成亮、陈东来。其中要求我与邢同义二人准备担架,在听到枪响后十五秒内必须把囚犯抬到救护车内。我们所有人员在八时三十分前赶到了天津北仓殡仪馆,即北郊火化场,然后在派出所警察带领下来到了天津刑场。

 座落于天津市北郊区外环线与津围公路外侧二至三公里处,是一处人工堆成的小土丘,四边有铁丝网拉起,占地大约三十至四十米宽,长约五十至六十米的一个地方。平时无人看管,只有枪决犯人时才去那里。我们到达的时间是九时左右,全体人员都在车内等候,不得下车来。大约十时左右,听到有警车声响,知道是来了。大约有十五至二十车辆,首先是派出所及高等法院的警察对周围场地的清理及观察,清除四周有无围观人员。
这时大批公安局、检察院、中级法院、高级法院等有关部门的工作人员下车。

 这天共枪决四名犯人,因为知道我们要取肾脏,所以就把我们要取肾脏的犯人先押下了车。当时我和邢同义医生已下车,姚副院长也下车指挥。他手中还准备了一块秒表〔计时器〕准备计时。这时全体刑场工作人员都集合到了执行地点前方,由总指挥发令执行,由高等法院刑警科及监狱警察一起将 A 车内的死囚犯押下车。


 我看见他是被半抬半拉下来的,双手五花大绑在后,手上有手铐,双脚有铁链,被两名警察拉下车,拉到执行地点后已经是半卧半跪的姿势,由总指挥再次发令执行。看见由一名高等法院执行警察拿起六四式半自动步枪,在离囚犯头部一至一米半的地方扣动了枪机。

 看见囚犯随着枪响立即倒在地上,由后边的另外一名警察用钥匙打开并取走了脚链。我院姚副院长问了一声总指挥怎样了,只看总指挥说可以了。这时姚副院长就叫我及邢医生一起上,我们二人就迅速从救护车上取下担架。因为我们车辆离执行地点的距离只有不足八米,因为这一切几乎是同时进行。

 当我们俩接囚犯的尸体抬进救护车内时,听到姚副院长说只用了十三秒。尸体抬进车内,车内人员就迅速用剪子去除衣服,在腹部作十字形大切口,迅速取下了囚犯的二只肾脏,并浸泡在生理盐水的透析液内,将死体留在车内。当时因为我在车下,听到车内说,刚取下肾脏的时候死囚还有心脏跳动及呼吸。他们取出肾脏后就立即回医院了。这时车外执行地点同时处决了另外三名犯人,这三名犯人的尸体由火化场的工作人员将尸体装入大型的塑料袋内装上车。这时基本任务已完成,安、检、法部分工作人员开始撤离。

 我和我们烧伤科的另外四名医生,随高等法院刑警科及火化场的拉尸体的车来到火葬场,火化炉旁的小房子内,当天我们取了二名尸体的皮肤。具体操作及步骤基本同以前所取的皮肤。取回肾脏经移植后,病人成活,术后一切正常,可正常上班。随后阎某于六年后死亡。这次成功的进行肾脏移植之后,我院进行了每年要做二至三次,基本方法相同。

 一直到一九九五年十月的一次,是我们到河北省唐山地区滦南县的一次取肾及取皮,给我留下了深刻的终身难忘的记忆。我院按照以前的经验及经过做好准备工作后到达当地,是提前一天到的滦南县。晚上我们医院还是有姚副院长领队,请了当地的有领导及部门。

 第二天上午,在当地县城开完公判大会后,我们跟着车队一起来到一个小丘陵及伴有小河边的地方,作为临时刑场。因为我们一起参加了公判大会,知道此犯人是因为偷盗被人发现而杀人灭口的。临刑前在一辆解放牌军车上,是我给他注射了十毫升的肝素。注射前另外一位警察跟他说给他注射的是安定剂,可安定一点了。那名囚犯还在说道谢的话,直说谢谢政府。开完公判大会,我们去的车辆就跟在押死囚的车后一直来到刑场。因为是在小县城,而临时刑场离县城又不远,我们车队后跟了很多观看的人。

  到刑场后,那天执行枪手是一位年青的武警战士。不知是甚么原因,那天到临时刑场后,四周的围观群众渐渐增多起来。我们医院一共去了三部车,当刑场指挥官宣布执行时,随着一声枪响,囚犯即时倒地。不知是那位执行战士太紧张,还是他的枪法不行,此囚犯直在地上打滚。可我们医院姚附院长在请示刑场指挥官后,就将囚犯抬上了救护车。
 
那天抬的人是我烧伤科的邢同义和陈东来医生,抬到救护车里,泌尿科的医生有王志富、赵庆林、刘启友及一位手术室护士迅速将囚犯的肾脏取了出来。当取完肾脏后,囚犯还有呼吸及脉搏、心跳,车下的临时指挥问县法院的同志,是否需要再补一枪。那位法院同志说,两侧肾脏都取出来了,绝对活不了,不要浪费子弹了。

 此时取肾脏的泌尿科医生及副院长等人,已经坐着二部车走了。因为从滦南县到天津还有三小时的路程,他们就迅速回天津了。临时刑场只留下我们烧伤科取皮肤的几个人,其他县里来的一些同志及临时指挥逐步撤离了。

 此时外边的围观群众逐渐地朝我们车的地方增进,在车里都能听到外面的老百姓在说话,我们取皮的几位同志都很害怕起来,怕死囚的家属也在人群,怕他们冲上车,后果就麻烦了。我们只取了一半,就将囚犯装入大塑胶袋内,交给了县火化场的一位同志,他还要求我将尸体抬到他们的平板车上,我们迅速地将尸体抬了上去。

 此时,临时刑场基本没有人了,围观的群众离我们的车不足十米远,我们心情更是紧张害怕起来。等我们回到自己的车上,全身的衣服都湿了,是紧张出的汗,还是害怕出的汗?我想都有因素。当我们的车开动离开临时刑场时,就开始有人从我们的车后向我们的车抛石块,我们立即就离开了。

 当经过这件事情后,经常梦见这可怕的事情。我们医院为了巨额的经济利益,千方百计地倒卖囚犯的人体器官,不为下属及具体工作人员着想,不给我们正当的心理保障。而我们科室刘凌风主任与天津眼科医院及北京解放军304医院联合,要求我们每次去取皮,一定要我们取回眼角膜。然后刘凌风主任再将眼角膜转手给天津眼科医院或304医院,从中牟取利润。

 自从这次事件后,我的心灵受到了沉重的打击,我的爱人也劝我不要再从事这项不人道的工作了。为此我写出了书面的报告,要求不参加此项工作或调动我的工作。可科主任及院有关领导以我的专业不对口为理由,不能为我调动工作,并要求我继续参加此项工作。在以后的一次取皮任务来时,我就是没有参加。

 从此以后,科室及医院就在暗里要整顿我,以其他莫须有的错误批评我,并要求我写书面的报告,保证永远不将我们医院及科室关于人体器官贮存及来源和临床出售等等情况曝光,要永远保密,否则就要对我不客气。

 科室后来派另外一名叫李成亮的医生,去北京解放军304医院再次学习,接替我的工作。直到我来美国,他们武警天津总队医院还在进行着人体的器官买卖。我在参加工作的几年中,一共去刑场不下十多次,去火化场取皮肤不下百次。

 想起这些事情,我的心里就很沉重。因为这不是真正的医生道德,他们做这些事情,不完全是为了病人,不是为了科学研究,而是为了巨额的经济效益,是为了他们个人的政治目的。医院有了钱,他们的成绩就大,就可以升官了。

 作为一名普通的医生,不论是心灵还是精神上,他们却不问不顾,真是没有一点起码的公德。所以我要把这一切不光彩的事实向世界宣布,我的目的是要求他们停止这一切不光彩、不人道的事实,尊重人权。
 

mamaomao

新手上路
注册
2005-01-15
消息
15,186
荣誉分数
13
声望点数
0
最初由 三维人生 发布


文革期间家父和他的同事们曾被红卫兵唤作"牛鬼蛇神."并被"踩上一只脚,永世不得翻身." 可以说对人格的侮辱是最无耻的行为.

请阁下试想,您动用文革式语言本事对自己人格就是一种极大的不尊. 一个人或一个国家若要进步就一定要听得进不同意见.观点不同时有理 有拒地辩论才能有说服力.动不动就暴跳如雷,泼口骂街无非是自伤肝火并不能伤及对手片皮毫毛.

关于非法器官移植的问题最终有效的解决方法仍然是政府提高透明度.只要拿得出可信的证据相信国人和世人是懂得明辩是非的.但如果是包庇甚至纵容为利是图者无视生命的尊严和宝贵,则最终付出代价的仍然是十亿多华夏百姓.SARS的教训不过三年.

短短几个月百姓付出的生命和经济损失想必阁下也感到痛心.如果阁下真的爱护中国政府则应该劝其敞开言路,公开信息并采取措施以防今后再不要有SARS一样的悲剧发生.

真勇者必智. 智者,思也.

人的言行由思而生.所谓先思而后行应该是区别人与其他动物的重要标准.思则一定要用自己的头脑.否则便妄生为人.


中国有没有“非法器官移植的问题”,有,一些个人和单位存在为私利非法进行器官移植的行为。中国政府有没有监管不力的责任,个别官员有没有与违法者相互勾结的事,我个人认为,有,肯定有!

但是,现在讨论的问题是F-L-G认为存在针对FLG学员的集中营,在这种集中营其学员被“活体进行器官摘除”,并存在学员尸体焚烧炉以销脏灭迹。这也是前两天OTTAWA CITIZEN报道消息的焦点。为此,在4月份美国驻中国使馆人员也去苏家屯医院进行了调查,结果一无所获。对于这个结果,当然FLG不满意了,认为不独立不真实,要求建立庞大的国际调查小组。加拿大的少数几个议员前几天对澳、新进行了访问,目的就是呼吁建立独立调查机构。但是在目前真相没有明确之前,少数加拿大议员如一位著名的加拿大当地犹太学者前议员,竟然呼吁为此来抵制北京的2008年奥运会。

FLG的思路是:

苍蝇不盯无缝的蛋,即--

中国近年存在违法的器官移植问题(一个重要背景就是近年来外界质疑问中国对死囚犯器官摘除问题)
|
|
|
中国存在对F-L-G学员的器官摘除行为
|
|
|
中国存在FLG集中营,摘器官、焚尸灭迹
|
|
|
中国政府是类二战时建立犹太人集中营的纳粹政府


多么“完美的”推论!

中国人近年为了经济利益,做了不少违法(如婴儿奶粉制假、非法器官移植)之事,但是有没有政府行为的针对FLG学员的器官摘除,大多数中国人都能根据自己的经验得出合理的结论。作为海外华人,比起哪些搞不清中国方位就攻击中国的一些西人政客,我们中国目前复杂社会情况是比较了解的,是不会惊于一些所谓的骇人听闻的新闻的,也看穿了一些人对所谓这类新闻的利用手法和把戏。

由于对中国的了解,大多数海外华人是很清楚上述FLG看似完美的逻辑根本是一个谎言。这种谎言用来作攻击他国的借口是比较合适的,而且一些海外华人团体也非常擅长制造这种类似的借口然后传递给当地西人政客们。


不知ID“三维人生”是沉浸于FLG的完美推论而不可自拨,还是有意要把“中国私人和团体一些违法行为”=“政府对FLG的纳粹行为”?

你可以再看一看,来自于“强大的由台美强烈支持的FLG媒体《大纪元》的两篇相关报道:
一个关于FLG的理论专家不满意美国使馆对苏家屯医院的调查结果。这名专家有一个奇妙的逻辑:详细请见http://www.epochtimes.com/gb/6/4/18/n1290612.htm

“涉及调查一些危及中共统治的罪行,比如劳教所对法轮功学员活体摘除器官事件,所有个人或团体都应该在出发前做好一个功课──认认真真地读几遍《九评共产党》,否则很多方面的判断都会出现失误”

就是说只有熟读《九评》的人才能正确调查出中共的搞除器官真相,美国使馆4月份的调查,就是因为相关人员由于中文不好或者由于其他原因没有熟读《九评》,结果搞得一无所获。

由此可见,FLG提出的“独立调查”究竟是一个怎么样的独立调查。

第二个FLG所谓收集的一些证据,即收集的关于中国一个医院进行非法器官移植的相关人员的证言。对于这个证言,首先我是很怀疑这个当事人的真实性,因为这个证人的用词和口气是多么地熟悉,以前FLG揭露过中共的很多罪证其证人的用词口气都是这个样。其次,最关键的是,目前FLG收集到的证词都是关于中国大陆一些个人和医院非法器官移植的证据,却没有收集到可靠的令人信服的中国政府对FLG器官摘除的事实证据。FLG在没有直接事实根据的情况下,就勇敢地完成上述那个“完美”的推论,可见其胆有多大,其脸有多厚,背后有多么强有力的手在撑腰!(相关新闻见:http://www.renminbao.com/rmb/articles/2001/7/30/14745.html)

不过,现在很多海外华人逐渐明白了,以上就是FLG这类反华团体的根本特点。
 

mamaomao

新手上路
注册
2005-01-15
消息
15,186
荣誉分数
13
声望点数
0
看一看一个台湾人的节目
不知CONTRACTOR有什么感想?
节目中的两个主持人,言谈放松,十分自由自在,很是体现民主社会的风格。

http://www.youtube.com/watch?v=tN8aEQVOoN8&eurl=http://top81.ws/show.php?f=1&t=413475&m=2260519

从这个节目可以看出一点,一些人很善于表演,煽动听众气氛。抓住对方的一个毛病(比如大陆人中有吐痰习惯的不少),然后借题发挥,什么话都能说出来。

不过节目中的主持人不够大胆,只是说“有个人告诉我这些话的”,开口就是“她说”,有点转述的味道。应该象FLG一样大胆,张口就说“我们学员亲眼所见,一个内线的老军医生亲眼所见”。
 

mamaomao

新手上路
注册
2005-01-15
消息
15,186
荣誉分数
13
声望点数
0
对台独的问题,我从来是不嫌?嗦的,以免一些别有用心ID断章取义宣传讹误调拨事非,故把昨天讲给 netwt2 听而 netwt2认为是废话的话,重复如下:

最初由 netwt2 发布

为什么爱D粪青叫嚣往台湾扔原子弹的时候你装没看见?

最初由 mamaomao 发布


关于原子弹,我注意到了去年中国有一位朱将军说,中国不怕核战争,大不了以中国西安以东的地区来换美国西部地区,明确告诉一些势力中国人不怕牺牲,虽不能取胜,但总能搞个鱼死网破。

我也注意到了"两名学者名叫凯尔・莱伯和达丽尔・普列斯,他们联合署名的文章发表在2006年第一季度的一期美国《外交》杂志上。文章说,大约半个世纪以来,世界上最强的几个核大国在军事上陷入了被称为"相互确保摧毁"的僵局。由于美国和苏联的核武器都非常强大和精良,以至于任何一方如果首先使用核力量,即使是突袭,都有可能被另一方的反击彻底击溃。因此,挑起核战争也就相当于自杀。然而两位学者宣称,"相互确保摧毁"的时代正走向终结,美国具有核优先能力的时代开始了"。这两名学者的意思是说美国可一次性摧毁中俄远程核力量。按一些人流行的话语就是美国人向世界他国发出的"核讹诈"。

------------------

最初由 netwt2 发布


敌对国家互相讹诈我能理解.
对同胞讹诈我不能理解.
您能解释一下么?

最初由 mamaomao 发布



在此我就不太理解netwt2的逻辑了,刚才这个netwt2好象还很支持台湾节目中所说的“民族仇恨”观点,即netwt2认为台湾和大陆现在是两个民族。现在又扯起了同胞情谊。

一些人动不动就喊“外省人滚”“大陆猪”(准确地说一些人是用日本人的话“支那猪”),他们的一个典型思路就是,大陆想要台湾,那就与美国日本过过招吧,如果能打破核大国美国和准核武国家日本的“核讹诈”,那就来解放台湾吧。

所以,一些人虽然口口声声喊屈道说大陆多少导弹对着台湾,其实心里得意的很。



所以netwt2,记住作人要清楚自己的民族身分,这是出生以来你父母留给你的IDENTITY,这种IDENTITY是难以改变的。就象一些台湾人喜欢用Taiwanese来称呼自己,不想用Chinese,但实际让外人看来,你们都是华人。同时华人的兄弟为什么有了隔阂,其中一个重要原因就是外部势力插手干涉中国事务造成的。

所以中国的导弹不是对着同胞的,而是针对来自于外部想干涉中国内部事务不断制造中华兄弟分裂的势力的!

-------------------

最初由 netwt2 发布


那扔的时候会往谁的脑袋上扔?

最初由 mamaomao 发布


一个极有可能的情况是:

台湾的某一个政府宣布独立。中国政府宣布派解放军进驻台湾。

此时,导弹就有用了,因为都把准头对着了台湾海峡及东海的海域,哪一个外国舰队进入限制区域,就往谁的脑袋上扔。

至于携带常规武器进军台湾的中国军队,不会遇上多少真正的抵抗,抵抗的估计是一些少数的宁愿变为狗子也不愿承认自己是华人的少数败类。当然抵抗还有一种远远地站在那里,口里喊着支持台湾独立的身子却缩成一团的主,比如在CFC上为台独喊冤的netwt2。


实际上,全球华人总体看法是,统一台湾的途径是和平大于武力,因为华人是一个崇尚“和而不同”而且极富有谈判智慧的民族。两岸三地的很多华人都在为这种和平统一作努力!

现在只有一些人,口上整天喊着导弹对着台湾的这部分人,在煽风点火,制造两岸华人兄弟隔阂,心里希望两岸发生战争。甚至一些人编出“吐痰与民族仇恨”的故事。



详细内容请见:
可气--"ottawacitizen"把一篇号召抵制北京奥运会的文章放在了头版头条

http://comefromchina.com/newbbs/showthread.php?s=&threadid=494558&perpage=15&pagenumber=11
 

mamaomao

新手上路
注册
2005-01-15
消息
15,186
荣誉分数
13
声望点数
0
最初由 netwt2 发布


MAMAOMAO: 做点啥吧

聆加拿大台北??文化代表?科技酵

本酵的地址?:
45 O'Connor Street, Suite 1960
Ottawa, Ontario,K1P 1A4, CANADA

最初由 netwt2 发布


你只要说"不去"两个字就够了.


我在等待台湾某一批政客把持的政府宣布正式独立,
在等待netwt2诸如此类在网上玩弄事非的ID,出现在台独庆典大会上。



现在台湾驻加拿大的代表处,起码还是在中华民国的大旗下,他们的不少工作还是在为台湾华人兄弟服务的。
 

mamaomao

新手上路
注册
2005-01-15
消息
15,186
荣誉分数
13
声望点数
0
最初由 netwt2 发布


我现在请你去台湾驻加拿大的代表处,表达一下反台独的意愿,去么?

还是你要把自己的想法埋在心底: 等待台湾某一批政客把持的政府宣布正式独立

你到底支持台独还是反对台独啊?

netwt2,你到底支持台独还是反对台独啊?
 

mamaomao

新手上路
注册
2005-01-15
消息
15,186
荣誉分数
13
声望点数
0
最初由 netwt2 发布


MAMAOMAO, 你到底支持台独还是反对台独?

本人在台独问题上,可以自豪地讲,本人坚决反对台独,坚决要用军事手段打击支持台湾独立的外国军事力量。
 

mamaomao

新手上路
注册
2005-01-15
消息
15,186
荣誉分数
13
声望点数
0
最初由 netwt2 发布



谢谢回答!

我现在请你去台湾驻加拿大的代表处,表达一下反台独的意愿,去么?


要不,netwt2 和mamaomao 明天结个伴一齐去。netwt2引路并和mamaomao写个反台独的提议共同签个名?

netwt2意见如何?


我补充一点,在你和我一齐去之前,请先回答一个问题:

netwt2, 你到底支持台独还是反对台独?
 

mamaomao

新手上路
注册
2005-01-15
消息
15,186
荣誉分数
13
声望点数
0
最初由 netwt2 发布


不结伴你就不肯去,是么?

mamaomao需要有个人助一助威,站一站脚,并作个见证;我觉得netwt2告别适合这种工作。我要求不多,只要求有netwt2一个人相伴就行了,多的人不要,总共两个人就足够了。


再说,netwt2提出的这个建议,我认为是一个好的IDEA。

最后,我想与netwt2商量一下,具体如何安排,比如:

是不是我们俩先合作写一个抗议书,发布在CFC论坛上,让大家看一看,作个补充;

然后mamaomao和netwt2两个人一起签个名。

在工作日,我们约定个时间,就我们两人交一下抗议书。





再补充一句:

netwt2, 你到底支持台独还是反对台独?
 

mamaomao

新手上路
注册
2005-01-15
消息
15,186
荣誉分数
13
声望点数
0
最初由 netwt2 发布


你那么能写,你先起草吧. 写完了贴出来,请大家一同商讨,签字,也算办件正事.

我对台独的回答前面有,自己看.

我必须搞清一个答案:

netwt2 ,你到底是支持台独还是反对台独?



CFC的ID 我本善良 和 netwt2 不是总喜欢要求他人“正面”回答问题吗?
 
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