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孩子,谁陪你长大》(合订本)

腊八粥

星有灵兮
管理成员
VIP
注册
2014-04-06
消息
8,258
荣誉分数
16,469
声望点数
1,223
风格又是一变啊:tx::good:
网络上发生的事不能实写,只好虚拟一个龙门客栈般的武侠世界来完成网络虚拟人物之间的对话,同时又随着事件的发展,还需不断地拉回到现实场景中,所以会有落差,后期修改的时候,可能可以将名字处理一下,比如不直接叫阿呆,而叫ID阿呆之类的,减少其中突兀的感觉。
 

Jingle

本站元老
VIP
注册
2004-01-06
消息
11,213
荣誉分数
4,116
声望点数
373
网络上发生的事不能实写,只好虚拟一个龙门客栈般的武侠世界来完成网络虚拟人物之间的对话,同时又随着事件的发展,还需不断地拉回到现实场景中,所以会有落差,后期修改的时候,可能可以将名字处理一下,比如不直接叫阿呆,而叫ID阿呆之类的,减少其中突兀的感觉。
会用到阿呆这ID, 阿呆几千里之外也要打喷嚏了吧!
 

腊八粥

星有灵兮
管理成员
VIP
注册
2014-04-06
消息
8,258
荣誉分数
16,469
声望点数
1,223
阿呆不打喷嚏,他很呆的;)
 

飞鸟_凝

版主
VIP
注册
2007-04-30
消息
704
荣誉分数
94
声望点数
158
楼主文笔很赞! 个人感觉一部现实的作品中夹杂虚拟武侠世界,读得有点突兀,说穿越又不是,反正感觉不是很顺畅。但作品引人入胜,期待继续!
 

精灵精灵

DRAGONLORD
管理成员
VIP
注册
2012-02-09
消息
14,927
荣誉分数
7,261
声望点数
293
楼主文笔很赞! 个人感觉一部现实的作品中夹杂虚拟武侠世界,读得有点突兀,说穿越又不是,反正感觉不是很顺畅。但作品引人入胜,期待继续!
WOW,飞鸟凝都来了,楼主魅力很大
 

格-格

资深人士
VIP
注册
2012-09-19
消息
5,238
荣誉分数
4,666
声望点数
273
掐豆腐人的猥琐印象是大家在现实豆腐贴中讨论时产生的。在这个故事里面,掐豆腐的人一开始就比较神秘莫测,敌友难辨....
豆腐经过这么一掐确实挺恶心,再漂也不干净了:)
 

腊八粥

星有灵兮
管理成员
VIP
注册
2014-04-06
消息
8,258
荣誉分数
16,469
声望点数
1,223
20.


蕊香大大方方地行了一礼,道:“方太师,你有所不知,龙门独霸蜗村十余年,没有辛劳也有苦劳,好不容易积攒了一点儿名声家业,却也结了许多仇家。募捐的事情一出来,龙门新会员人数激增,有些马甲明显不怀好意,利用争议事件混淆视听,挑动是非, 意将龙门闹得鸡飞狗跳尘土飞扬。 我逼不得已才封了一些言辞尤其激烈的ID,不知道太师的马甲是什么,可容我看一看?”


“嘿嘿!不必了,此处不留爷,自有留爷处,老夫已经在对面的网上有了落脚之处!”


蕊香道:“虚拟世界虚虚实实,实实虚虚,真假难辨,龙门只是私家网站,不得不谨慎一些,望方太师体谅。”


“龙门!” 方太师神情倨傲,皮笑肉不笑地哼了一声:“好你个龙门,只因为人家提出疑议,就怀疑他们是别有用心,是奸细!想删贴就删贴,想封ID就封ID, 这也就是在蜗村,如果放在土狼屯,只怕早就落得个门庭冷落,荒村野店的下场!可笑龙门霸道,蜗村人还恋恋不舍,难道你们村人都是受虐狂不成?”


这几句话尖酸刻薄,不留情面,在场众人虽忌惮他三分,也不由得怒形于色。


马堂主当仁不让,上前道:“同是天涯沦落人,远离故土,孤苦飘零,龙门与蜗村人朝夕与共十余载,多少故事多少记忆,外村人岂能懂得这其中的情份?这么多年,数不清的阿猫阿狗们眼红龙门,发告示下帖子希望分一杯羹,可惜没有一个能够得逞的,要怪也只能怪他们没有能耐,带不走龙门的客人!”


“笑话,天下那里会有带不走的客人?要怪只怪那些人运气太坏,没有碰到合适的机会罢了!可是现在不同了,诈捐绝对不是一件小事,弄不好龙门就会被这事儿给拖夸。明人不做暗事,我今天特意告诉各位,如果龙门倒了,新客栈即可张灯结彩,就等着乡亲们移尊降贵,前去吃茶喝酒,宾主尽欢呢!”


岂有此理!大厅里哗然一片,大家都听明白了,这方太师来者不善,是个来抢生意的!可恨他竟然有持无恐,登堂入室,这,这未免欺人太甚了!


老掌柜也收了笑容,冷冷道:“方太师我敬你是个英雄,光明磊落,不拘小节。可是如果你要帮着对面的来砸咱们的场子,恕咱无礼,现在就请离开!”说话间,厅后涌出十来个凶神恶煞的护院ID,个个眼露凶光,土狼一样地围拢过来。


“各位且慢,老夫的话还没有说完呢。”


“你登门挑衅,出言不逊,送客!”蕊香递了个眼色,护院们扑上前去,抓手的抓手,抱腿的抱腿,齐齐用力要将方太师抬起来扔到门外去。


“就凭他们几个?”方太师不屑一顾冷哼了一声,站稳身形,竟然犹如长了根的大树般,牢牢地定在当地,几个年轻力壮的家丁只累得面红耳赤也撼他不动。


“老夫志在四方,快意恩仇,你们店家之间抢生意,管我鸟事?弹丸之地,蝇头小利你们稀罕,在老夫眼里却是一文不值,天天守在网后看人吹牛扯淡,老夫哪有那个闲功夫?”方太师昂首道:“老夫一进门就说了,我不是敌人........老夫是为了侨界而来。”


“侨界与你何干?”


“老夫收到侨界领袖的信函,约老夫赴宴一叙。”


“那又如何?”


“老夫心里拿不定主意,不晓得该不该去啊!”



“方太师,你是害怕侨领要大摆鸿门宴,等你赴宴的时候将你除掉吗?”


“嘿嘿,侨领又不是土匪,怎么会用这些下三滥的手法。何况老夫已经嘱咐了几位朋友,一旦有事,即刻有人为老夫寻求警方的帮助。”


“你去不去自管做决定,何必多言?”


“此言差已,老夫如果去了,龙门只怕就要遭殃了!”


“你把话说明白一点儿,这是TONNY, 侨领和你之间的事情,我们龙门置身事外!”


“大错特错!你们以为侨领要找老夫谈什么呢?”


蕊香想了一想,示意家丁们先退下,才说:“自然是希望你手下留情,不要将TONNY这个政治新星置于死地!”


“哈哈,恰恰相反,侨领根本不在意TONNY的死活。他在信中说了,如果老夫要对付TONNY尽管放手去做,只是不要伤害遗孀一家即可。”


“所以侨领可能想跟你做交易,收买你,弄不好还给你些封口费,方太师你要发财了。”


“发不发财倒是其次,如果老夫利用这个机会跟侨领商量,让他集合侨界力量支持对面那家的生意呢?”


“无耻!”


“兵道诡计也,商场如战场!你们觉得乘人之危无耻,可有人偏偏愿意走丢卒保帅的棋。龙门与侨领非亲非故,TONNY已经是个死卒,侨领也可以牺牲掉龙门。一旦警方介入调查,人家完全可以将不如实透露信息的责任完全推诿到龙门头上。你晓不晓得,就连CBC也因为没有如实的交代墨家的背景就播出募捐采访,被西人律师给告了。”


大厅里又一次寂静无声,大家哑口无言,呆呆地望着方太师,等他说下去。可是方太师又玩起了欲擒故纵的游戏,不说话了。


终于还是老掌柜一拍脑袋问道:“方太师,你这是想跟龙门做交易吗?你想让龙门给你封口费,对不对?” 众人都恍然大悟,对老掌柜的世故又多了几分佩服。


“老夫不想做交易!”没曾想方太师一口否认,他悠哉悠哉地一手拍着大腿,反问道:“事到如今,龙门就是砧板上的肉,还有什么其他的选择吗?”


“方太师,方大侠,你就跟大家明说了吗,绕来绕去,大家都快被拧成麻花儿了。”马堂主头大如斗,哇哇大叫:“你究竟要怎样?”


“嘿嘿,老夫如果不说清楚前因后果,你们如何肯听我的?”方太师坐回到太师椅上端起茶杯,眯着眼睛喝了一口,不紧不慢地说:“由于前期处理不当,激起太多民愤,应该报警的人不止老夫一个,警方问明原委,以质疑诈捐名目立案,将其他举报都汇集在一处,现在司法介入已成定局,一切已经超出龙门的掌控了。这是无可挽回的败局,但老夫倒是有几条建议,或许能将负面影响降到最低,不知大家伙儿要不要听?”


“要听!要听!大家快把小板凳搬到院子里去,再烫几壶酒来!边赏鱼,边说话.....”

....... ....... ......

那天,方太师在龙门聊了很久,大家笑声不断,难得的开心。奇怪的是,之后没有人再提起方太师究竟说了些什么,甚至方太师的出现也渐渐地成为了龙门的一段公案。



方太师走的时候和来的时候一样无声无息,身形只微微一动,便轻飘飘地越墙而去。


那天夜里,槐树下晚归的村人看见一个孤独清瘦的蒙面老者,久久地端详着手中的一块菊石。
夜凉如水,冷风振起了他的衣袂,银色月光中记忆裹着清冽甜蜜的花香,他仿佛听见许多年前阿芙念过的诗句:


你见,或者不见我,我就在那里,不悲不喜。

你念,或者不念我,情就在那里,不来不去。

你爱,或者不爱我,爱就在那里,不增不减。

你跟,或者不跟我,我的手就在你手里,不舍不弃。

来我的怀里,或者,让我住进你的心里,

默然,相爱,寂静,欢喜。
 
最后编辑:

腊八粥

星有灵兮
管理成员
VIP
注册
2014-04-06
消息
8,258
荣誉分数
16,469
声望点数
1,223
楼主文笔很赞! 个人感觉一部现实的作品中夹杂虚拟武侠世界,读得有点突兀,说穿越又不是,反正感觉不是很顺畅。但作品引人入胜,期待继续!
虚拟的武侠世界大概就此打住,《蜗牌屋》的故事自有他人来写,小说后面尽量脱离龙门的恩恩怨怨,增加现实困境的描写,回归到主题。
 
最后编辑:

格-格

资深人士
VIP
注册
2012-09-19
消息
5,238
荣誉分数
4,666
声望点数
273
20.


蕊香大大方方地行了一礼,道:“方太师,你有所不知,龙门独霸蜗村十余年,没有辛劳也有苦劳,好不容易积攒了一点儿名声家业,却也结了许多仇家。募捐的事情一出来,龙门新会员人数激增,有些马甲明显不怀好意,利用争议事件混淆视听,挑动是非, 意将龙门闹得鸡飞狗跳尘土飞扬。 我逼不得已才封了一些言辞尤其激烈的ID,不知道太师的马甲是什么,可容我看一看?”


“嘿嘿!不必了,此处不留爷,自有留爷处,老夫已经在对面的网上有了落脚之处!”


蕊香道:“虚拟世界虚虚实实,实实虚虚,真假难辨,龙门只是私家网站,不得不谨慎一些,望方太师体谅。”


“龙门!” 方太师神情倨傲,皮笑肉不笑地哼了一声:“好你个龙门,只因为人家提出疑议,就怀疑他们是别有用心,是奸细!想删贴就删贴,想封ID就封ID, 这也就是在蜗村,如果放在土狼屯,只怕早就落得个门庭冷落,荒村野店的下场!可笑龙门霸道,蜗村人还恋恋不舍,难道你们村人都是受虐狂不成?”


这几句话尖酸刻薄,不留情面,在场众人虽忌惮他三分,也不由得怒形于色。


马堂主当仁不让,上前道:“同是天涯沦落人,远离故土,孤苦飘零,龙门与蜗村人朝夕与共十余载,多少故事多少记忆,外村人岂能懂得这其中的情份?这么多年,数不清的阿猫阿狗们眼红龙门,发告示下帖子希望分一杯羹,可惜没有一个能够得逞的,要怪也只能怪他们没有能耐,带不走龙门的客人!”


“笑话,天下那里会有带不走的客人?要怪只怪那些人运气太坏,没有碰到合适的机会罢了!可是现在不同了,诈捐绝对不是一件小事,弄不好龙门就会被这事儿给拖夸。明人不做暗事,我今天特意告诉各位,如果龙门倒了,新客栈即可张灯结彩,就等着乡亲们移尊降贵,前去吃茶喝酒,宾主尽欢呢!”


岂有此理!大厅里哗然一片,大家都听明白了,这方太师来者不善,是个来抢生意的!可恨他竟然有持无恐,登堂入室,这,这未免欺人太甚了!


老掌柜也收了笑容,冷冷道:“方太师我敬你是个英雄,光明磊落,不拘小节。可是如果你要帮着对面的来砸咱们的场子,恕咱无礼,现在就请离开!”说话间,厅后涌出十来个凶神恶煞的护院ID,个个眼露凶光,土狼一样地围拢过来。


“各位且慢,老夫的话还没有说完呢。”


“你登门挑衅,出言不逊,送客!”蕊香递了个眼色,护院们扑上前去,抓手的抓手,抱腿的抱腿,齐齐用力要将方太师抬起来扔到门外去。


“就凭他们几个?”方太师不屑一顾冷哼了一声,站稳身形,竟然犹如长了根的大树般,牢牢地定在当地,几个年轻力壮的家丁只累得面红耳赤也撼他不动。


“老夫志在四方,快意恩仇,你们店家之间抢生意,管我鸟事?弹丸之地,蝇头小利你们稀罕,在老夫眼里却是一文不值,天天守在网后看人吹牛扯淡,老夫哪有那个闲功夫?”方太师昂首道:“老夫一进门就说了,我不是敌人........老夫是为了侨界而来。”


“侨界与你何干?”


“老夫收到侨界领袖的信函,约老夫赴宴一叙。”


“那又如何?”


“老夫心里拿不定主意,不晓得该不该去啊!”



“方太师,你是害怕侨领要大摆鸿门宴,等你赴宴的时候将你除掉吗?”


“嘿嘿,侨领又不是土匪,怎么会用这些下三滥的手法。何况老夫已经嘱咐了几位朋友,一旦有事,即刻有人为老夫寻求警方的帮助。”


“你去不去自管做决定,何必多言?”


“此言差已,老夫如果去了,龙门只怕就要遭殃了!”


“你把话说明白一点儿,这是TONNY, 侨领和你之间的事情,我们龙门置身事外!”


“大错特错!你们以为侨领要找老夫谈什么呢?”


蕊香想了一想,示意家丁们先退下,才说:“自然是希望你手下留情,不要将TONNY这个政治新星置于死地!”


“哈哈,恰恰相反,侨领根本不在意TONNY的死活。他在信中说了,如果老夫要对付TONNY尽管放手去做,只是不要伤害遗孀一家即可。”


“所以侨领可能想跟你做交易,收买你,弄不好还给你些封口费,方太师你要发财了。”


“发不发财倒是其次,如果老夫利用这个机会跟侨领商量,让他集合侨界力量支持对面那家的生意呢?”


“无耻!”


“兵道诡计也,商场如战场!你们觉得乘人之危无耻,可有人偏偏愿意走丢卒保帅的棋。龙门与侨领非亲非故,TONNY已经是个死卒,侨领也可以牺牲掉龙门。一旦警方介入调查,人家完全可以将不如实透露信息的责任完全推诿到龙门头上。你晓不晓得,就连CBC也因为没有如实的交代墨家的背景就播出募捐采访,被西人律师给告了。”


大厅里又一次寂静无声,大家哑口无言,呆呆地望着方太师,等他说下去。可是方太师又玩起了欲擒故纵的游戏,不说话了。


终于还是老掌柜一拍脑袋问道:“方太师,你这是想跟龙门做交易吗?你想让龙门给你封口费,对不对?” 众人都恍然大悟,对老掌柜的世故又多了几分佩服。


“老夫不想做交易!”没曾想方太师一口否认,他悠哉悠哉地一手拍着大腿,反问道:“事到如今,龙门就是砧板上的肉,还有什么其他的选择吗?”


“方太师,方大侠,你就跟大家明说了吗,绕来绕去,大家都快被拧成麻花儿了。”马堂主头大如斗,哇哇大叫:“你究竟要怎样?”


“嘿嘿,老夫如果不说清楚前因后果,你们如何肯听我的?”方太师坐回到太师椅上端起茶杯,眯着眼睛喝了一口,不紧不慢地说:“由于前期处理不当,激起太多民愤,应该报警的人不止老夫一个,警方问明原委,以质疑诈捐名目立案,将其他举报都汇集在一处,现在司法介入已成定局,一切已经超出龙门的掌控了。这是无可挽回的败局,但老夫倒是有几条建议,或许能将负面影响降到最低,不知大家伙儿要不要听?”


“要听!要听!大家快把小板凳搬到院子里去,再烫几壶酒来!边赏鱼,边说话.....”

....... ....... ......

那天,方太师在龙门聊了很久,大家笑声不断,难得的开心。奇怪的是,之后没有人再提起方太师究竟说了些什么,甚至方太师的出现也渐渐地成为了龙门的一段公案。



方太师走的时候和来的时候一样无声无息,身形只微微一动,便轻飘飘地越墙而去。


那天夜里,槐树下晚归的村人看见一个孤独清瘦的蒙面老者,久久地端详着手中的一块菊石。
夜凉如水,冷风振起了他的衣袂,银色月光中记忆裹着清冽甜蜜的花香,他仿佛听见许多年前阿芙念过的诗句:


你见,或者不见我,我就在那里,不悲不喜。

你念,或者不念我,情就在那里,不来不去。

你爱,或者不爱我,爱就在那里,不增不减。

你跟,或者不跟我,我的手就在你手里,不舍不弃。

来我的怀里,或者,让我住进你的心里,

默然,相爱,寂静,欢喜。
风情万种滴芙娘原来是个老太太啊,没想到还有这么一段情缘:)
 

有话就要说

新手上路
注册
2014-03-29
消息
113
荣誉分数
55
声望点数
28
你见,或者不见我,我就在那里,不悲不喜。
你念,或者不念我,情就在那里,不来不去。
你爱,或者不爱我,爱就在那里,不增不减。
你跟,或者不跟我,我的手就在你手里,不舍不弃。
来我的怀里,或者,让我住进你的心里,
默然,相爱,寂静,欢喜。
喜欢上面这段!
 

飞鸟_凝

版主
VIP
注册
2007-04-30
消息
704
荣誉分数
94
声望点数
158
虚拟的武侠世界大概就此打住,《蜗牌屋》的故事自有他人来写,小说后面尽量脱离龙门的恩恩怨怨,增加现实困境的描写,回归到主题。

孩子那段读得很心酸。 现实中孩子的世界真就是那么直接的。

前一阵巴屯发生了一起凶杀案, 女儿的同学就住在那条街, 认识犯罪嫌疑人一家, 于是在学校,大家互传这件事,对嫌疑人的女儿指指戳戳。 我跟女儿说:“你不能这样对待这个孩子! 孩子不应该承担父母的责任。“ 女儿却回答:”Apple won't fall far from the apple tree. " 我很震惊, 真想说如果你经历过你就明白了,又想跟她说说中国的文化大革命,德国的纳粹大屠杀。 可话到嘴边说不出来,谁不希望自己的孩子永远生活在纯净简单的世界里,远离残酷。 扯远了~
 
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