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华 白云的故乡 —— 新西兰

耶书仑

世事洞明皆学问
管理成员
注册
2008-09-27
消息
9,667
点数
393
  • 二十八 渺渺天地间,茫茫海空里,冽冽南极风,萧萧劲草木


    因弗卡吉尔市Invercargill,布拉夫半岛BluffPeninsula,布拉夫山瞭望点Bluff Hill Lookout,
    布拉夫牡蛎Bluff Oysters, 斯图尔特岛Stewart Island,


    遥望浩渺的南极海天。。。。。。

    浏览附件494301

    布拉夫山上游人稀少,只有三辆车

    浏览附件494299

    斯图尔特岛Stewart Island

    浏览附件494302


    布拉夫市的铁锚地标

    浏览附件494300

    五月二十一日, 牡蛎节

    浏览附件494303


    因弗卡吉尔市 Invercargill 的 “高楼”

    2011年1月13日,午后4点,我们到达因弗卡吉尔市。

    因弗卡吉尔市(英语:Invercargill 毛利语:Waihōpai)是新西兰南岛南部沿海工业城市。是南部农牧产品的集散地。整个城市都是欧式低层建筑;只有几座四五层楼;保持这浓厚的欧洲风情。感觉象通过了时光隧道,回到了100年前的大不列颠。最高的建筑是水楼Invercargill Water Tower。这座城市很平坦,街道笔直,纵横有序,呈规范的井字形。没有一座立交桥;没有高速公里。市中心是一个让路交通环岛。(新西兰让路规则:右侧优先。)典型的欧式建筑让城市异常典雅。城市里有很多教堂。如果你还怀念一个原味的欧洲城市,典雅,秀丽,清静,平和;没有水泥和砖块垒砌的“水泥之林”,没有现代都市的喧嚣嘈杂,没有现代都市的车水马龙;那,到这座城市一定能找到这样的感觉。

    我们象以往一样,首先到城市闻讯处获取重要的旅游资料和信息并预定旅馆房间。一位工作人员非常热情和善地接待了我们。我和她互致问候之后,我说:这座城市非常美丽。但是,今天是不是特别冷?(Invercargill s a very beautifulcity!But is it very cold today?)她笑着回答我:不啊,实际今天很暖和。气温每一天都是这样。(Oh, No. Actually, today is quite warm. The temperature is like this every day.)我又少见多怪了! 做完要做的一切,我们离开问讯处。这一次我们住在市中心的中心,我戏称:相当于靶心的十环位置。看完宾馆位置,办好入住手续,我们没有去房间,直接开往布拉夫半岛Bluff Peninsula去攀布拉夫山,这是新西兰的最南端。

    布拉夫半岛位于东经168度,南纬46度。地处新西兰南岛的最南端。离南极4,800公里。

    布拉夫半岛有两个必来的原因:第一它是新西兰陆地的最南端,可以越过大洋直接看南极洲(当然眼睛看不见),应该是与南极洲隔海相望。第二,布拉夫牡蛎BluffOyster是新西兰最有名的;价格昂贵。但新西兰人在这种美味的海鲜面前,一掷千金,不眨眼(我在夸张 blink, blink. )。我16年前刚出国时,在一个海产品店做售货员。每天有很多顾客问我布拉夫牡蛎Bluff Oyster什么时候上市。一小盒布拉夫牡蛎,一打12个,无壳;单价:纽币28元。很多人会买3合。因为布拉夫牡蛎是天然生长,非人工养殖。国家对采集有严格的时间和数量控制。只有短短的一两个月可以采集。所以,新西兰人都盼望着这个市场供应的“汛期”。在当时,28元还是太贵了,相信现在已不止这个价格了。的确,这种牡蛎味道鲜美!我同店里一起工作的同事感慨道:新西兰人会卖掉房子买Bluff Oyster的!这是布拉夫对于我来说的重要原因;我的好奇心让我总想破解一些长期耳闻的故事。 

    通往半岛的道路宽阔平坦。我们一直开往布拉夫的山顶瞭望台跟前,去观看辽阔的海洋和周围海岸的轮廓The majestic outline of the ocean and the land。大约晚上5.30分,我们到达山顶。这里只有三辆汽车。四周只有荆棘类植物。又一次看到被南极风削掉半面风采的树木。打开车门——我马上意识到,这里才是风最大,最寒冷的地方!因为我根本就打不开车门,风狂暴的刮着。我用了全力推开车门,车门似乎要被风刮掉。我用尽全身力气,拉住车门,关上;站到车外。呼啸的狂风几乎把我刮跑。看到最高处的瞭望台上有人,我就知道我太紧张了,人其实还是站得住的。

    沿着环形旋转通道我们登上瞭望台的最高点。只见四面环海,海雾茫茫。向北望,是碧绿的海水,因弗卡吉尔城市和连接个半岛的陆地,一座正在修建的几百米长的桥梁;向南望:却是一片暗灰色的苍茫大海。向东望,远处的斯图尔特岛StewartIsland若隐若现。向西望,也是茫茫大海,一片云烟。我努力睁开眼睛,瞭望南极的方向:一片汪洋,一片苍茫。天宇蒙蒙,海雾蒙蒙,浩渺的海水和苍天浑然一体,难以区分。大海灰茫茫,淡墨色。看不到南极,南极只在想象之中。寒风萧萧,风声鹤立。此时,苍茫云海间;烟涛微茫;烟波浩渺的含义;都真正领悟了。不虚此行——不来此观看真是莫大的遗憾。南极的海,南极的海雾,南极的云烟,南极的寒风。凭你有什么样的想象力,都没有亲自站在这里感觉这么壮观,这么震撼!唯有站在这里——瞭望遥远的海天,才能领略!

    渺渺天地间,茫茫海空里;冽冽南极风,萧萧劲草木!不是诗人,此刻也溢满诗情。天地大观,原来无景;唯苍茫耳!。。。。。。

    风狂卷着衣服和头发,似乎要卷走一切,我们的手冻僵了,脸冻得通红。平时常见到的木牌指示标无法树立,四周地点和方向都刻在山顶观景台边缘的大理石上。

    走下布拉夫山顶,我们又下去到了Stirling Point灯塔旁观看。哪里天色灰暗,海风强劲。但是有一个船矛的地标很吸引人。还要一个观望太,因为风大,建筑还特别安装了玻璃围栏。还要一面高大的墙,刻着经纬度。新西兰的旅游设施特别好。相比之下,到了其他城市,尤其在五大湖畔都是高楼,一点水边的游览、活动地方都没有,觉得是一个很大遗憾。

    本是来寻布拉夫牡蛎的,结果发现还不是季节,即使在产地,也不出售。布拉夫牡蛎生长在福夫海峡Foveaux Strait的冷水里。由于气温低,牡蛎生长很慢,所以味道也格外鲜美。为了保持一定的数量,政府早在1963年就制定了采集配额制度。到了1970年,配额数量逐渐削减。由于一种特殊的原生物海草(parasitic protozoan Bonamia)的侵袭,牡蛎生长受到影响,在1991年至1994年关闭。1994年之后又恢复开采,配额也进一步减少。那个开始采集牡蛎的日子,被称作节日——五月二十一日,牡蛎节!实际新西兰对扇贝,鲍鱼,蚌以及很多鱼类的采集、捕和、钩钓都有严格地控制。如,尺寸,数量控制。这样这些海洋类的鱼种贝类得以受到保护,避免大量减少和灭绝。

    远处的斯图尔特岛Stewart Island在海雾中似有似无。那是一个只有很少人居住的岛屿,有很多鸟类在上面栖息。岛上有码头,游人可以上去做一个生态旅行,那里的鸟类,树林都极有特色。还可以钓鱼,打猎,潜水,欣赏那里的森林,细腻的沙滩,岩石海岸。 

    我们返回因弗卡吉尔市,已晚8点。我们已经有12多个小时没吃任何东西了。为了能看到景点,连去McDonald’s的时间都省了。因为,如果不马上去,天就太晚了;否则,就完不成第二天的计划。来到街上,很多饭店都关门了。我们找到一家Domino Pizza比萨饼店,买了两个大Pizza。回到住处,饥饿得象狼一样,吃得特别香。然后转照片,阅片。整理,简单剪辑,查看计划第二天的行程,洗漱,整理好行装,准备第二天早些出发。因为总是要赶路,还要尽量看重要的风景,所以格外赶。但是很兴奋,每到一处,都有新的收获。

    浏览附件494298

    一尘寻梦到天涯。。。。。。

    此处是新西兰最南端的布拉夫山瞭望台,背景是面向南极的海域。
    把我的这段加上来吧:

    ---------------
    Glow Worm Cave
    告别朋友一家,我们继续南下。先去了Waitomo, 一个以limestone (石灰岩)cave著称的地区。 三年前在湖南和广西,我们分别参观过张家界的黄龙洞,桂林的七星岩,和阳朔的银子岩。悠然至今记忆犹新,尤其是洞中的灯光和石笋石柱的形成,她都还记得很清楚。所以听说又要去看这样的山洞,她很是兴奋。

    这个地区还有一个好玩儿的东西,就是“黑水漂流”。通常我们说的白水,是指白花花的浪。这个之所以叫黑水,是因为人们要在地下河流里漂流,什么也看不见,只靠头灯和领队,听来有点刺激。不过因为悠然年龄和体重都差太远,我们无法全家一起去漂,所以只好兵分两路,我带悠然去坐船游洞,爸爸一个人加入黑水漂流。选级别的时候,我还特意给他找了个容易的。

    这里的岩洞和普通石灰岩洞不同的地方在于里面的一种生物,中文介绍上叫萤火虫,但不是我们常说的萤火虫,英文叫glow worm。这种虫子的幼虫阶段能发光,所以来这里的人,都是想看看黑暗中的发光的虫子。因为不让拍照(虫子们只在完全黑暗和安静的地方静静地亮着,一有打扰,马上熄灭),我也没有照片留下这奇妙的景观,很是遗憾。刚进洞时,觉得还不如中国那些洞壮观漂亮,因为没有变换的灯光,也没有几层楼高的大洞和石柱,只看见一些石钟,石笋,滴答滴答正在长(当然没说的这么快,要接上还得几万年)。悠然忙着找看哪个和哪个是对着长的,没找到几个,有点失望。参观过前洞,我们来到地下河边,准备乘船。这是看见头顶上开始有发光的绿点,虽然这个地方还有微弱的灯光,那些虫子有的已经发出自己的光芒了。难怪叫萤火虫,真的是萤火虫的颜色,但不是一闪一闪的,而是像个小灯,极细的小灯,在洞顶挂着。 我们安静地上了船,驶入洞穴深处。头顶上撒下微弱柔和的绿色荧光,模模糊糊的我们还可以看见导游拉着绳子带我们在地下河流里飘荡。大家都很安静,唯恐惊扰了这怕羞的虫子。每只虫子都是一根很细的线一样的小东东,头上(也可能是尾巴上)发出一点荧光。积少成多,洞顶密布着点点光芒。这感觉,有点像夏夜在远离城市的地方野营时,看到的密密麻麻的星空,但是更美,一种幽幽的美。

    直到漂出了洞,大家仿佛才又找回了自己的嘴,开始七嘴八舌地议论起来。尤其是小孩子,还吵着要回去再看一次。我们时间不多,不能再参观一个洞了,要先去和爸爸汇合。老公很快也出来了, 已经洗过澡,捧着一杯热西红柿汁。问他怎么样,答曰不够刺激,水太缓,就冲了一个激流。 哎,这人怎么变了性子了?不是从来不追求刺激的吗? 我连说怪我,我给你选的最缓的tour,好在神奇的虫子大家都看到了。

    然后决定去hiking一会儿,活动活动,选了一个只有2,3公里的trail,Ruakuri Walk,一路上尽情领略优美古老的丛林,巨大的蕨类植物到处都是(后来发现这是新西兰的一大景观,从北到南,到处都能看到各种各样的蕨类植物)。身边的小溪时而安静时而奔流,我们一会儿钻洞,一会儿在林中穿行,悠然又跑又跳,虽然下着小雨,我们的兴致不减。
    ------------------------------
    新西兰人会卖掉房子买Bluff Oyster的! ---- 记下了, and 南极寒风, 大海, 牡蛎. 北岛的石灰岩, 黑水漂流, 萤火虫。



    Waitomo-Caves-Glow-Worm-Pictures.jpg


    flere-glowworms-waitomo-caves.jpg
     

    一尘

    一曲晨歌
    注册
    2014-04-15
    消息
    6,468
    点数
    1,223
    “已经有12多个小时没吃任何东西了。为了能看到景点,连去McDonald’s的时间都省了”,玩起来有时就是这样啊,然后无论什么快餐吃起来都特别香。还记得有次去香港玩,也是这样,错过了晚餐,晚上十点才吃上饭,就是买得肯德鸡+可乐,那叫好吃。
    谢谢拥抱! 玩的代价不小; 后来吃的 Pizza 那叫一个香。
     

    一尘

    一曲晨歌
    注册
    2014-04-15
    消息
    6,468
    点数
    1,223
    把我的这段加上来吧:

    ---------------
    Glow Worm Cave
    告别朋友一家,我们继续南下。先去了Waitomo, 一个以limestone (石灰岩)cave著称的地区。 三年前在湖南和广西,我们分别参观过张家界的黄龙洞,桂林的七星岩,和阳朔的银子岩。悠然至今记忆犹新,尤其是洞中的灯光和石笋石柱的形成,她都还记得很清楚。所以听说又要去看这样的山洞,她很是兴奋。

    这个地区还有一个好玩儿的东西,就是“黑水漂流”。通常我们说的白水,是指白花花的浪。这个之所以叫黑水,是因为人们要在地下河流里漂流,什么也看不见,只靠头灯和领队,听来有点刺激。不过因为悠然年龄和体重都差太远,我们无法全家一起去漂,所以只好兵分两路,我带悠然去坐船游洞,爸爸一个人加入黑水漂流。选级别的时候,我还特意给他找了个容易的。

    这里的岩洞和普通石灰岩洞不同的地方在于里面的一种生物,中文介绍上叫萤火虫,但不是我们常说的萤火虫,英文叫glow worm。这种虫子的幼虫阶段能发光,所以来这里的人,都是想看看黑暗中的发光的虫子。因为不让拍照(虫子们只在完全黑暗和安静的地方静静地亮着,一有打扰,马上熄灭),我也没有照片留下这奇妙的景观,很是遗憾。刚进洞时,觉得还不如中国那些洞壮观漂亮,因为没有变换的灯光,也没有几层楼高的大洞和石柱,只看见一些石钟,石笋,滴答滴答正在长(当然没说的这么快,要接上还得几万年)。悠然忙着找看哪个和哪个是对着长的,没找到几个,有点失望。参观过前洞,我们来到地下河边,准备乘船。这是看见头顶上开始有发光的绿点,虽然这个地方还有微弱的灯光,那些虫子有的已经发出自己的光芒了。难怪叫萤火虫,真的是萤火虫的颜色,但不是一闪一闪的,而是像个小灯,极细的小灯,在洞顶挂着。 我们安静地上了船,驶入洞穴深处。头顶上撒下微弱柔和的绿色荧光,模模糊糊的我们还可以看见导游拉着绳子带我们在地下河流里飘荡。大家都很安静,唯恐惊扰了这怕羞的虫子。每只虫子都是一根很细的线一样的小东东,头上(也可能是尾巴上)发出一点荧光。积少成多,洞顶密布着点点光芒。这感觉,有点像夏夜在远离城市的地方野营时,看到的密密麻麻的星空,但是更美,一种幽幽的美。

    直到漂出了洞,大家仿佛才又找回了自己的嘴,开始七嘴八舌地议论起来。尤其是小孩子,还吵着要回去再看一次。我们时间不多,不能再参观一个洞了,要先去和爸爸汇合。老公很快也出来了, 已经洗过澡,捧着一杯热西红柿汁。问他怎么样,答曰不够刺激,水太缓,就冲了一个激流。 哎,这人怎么变了性子了?不是从来不追求刺激的吗? 我连说怪我,我给你选的最缓的tour,好在神奇的虫子大家都看到了。

    然后决定去hiking一会儿,活动活动,选了一个只有2,3公里的trail,Ruakuri Walk,一路上尽情领略优美古老的丛林,巨大的蕨类植物到处都是(后来发现这是新西兰的一大景观,从北到南,到处都能看到各种各样的蕨类植物)。身边的小溪时而安静时而奔流,我们一会儿钻洞,一会儿在林中穿行,悠然又跑又跳,虽然下着小雨,我们的兴致不减。
    ------------------------------
    感谢金歌! 描写得真美,是这个样子的。 我也至今记得在黑暗的地下河里乘船的感觉。 生怕乳岩撞到头上;河里的水声听得特别清楚。:jiayou:
     

    一尘

    一曲晨歌
    注册
    2014-04-15
    消息
    6,468
    点数
    1,223
    "我努力睁开眼睛,瞭望南极的方向:一片汪洋,一片苍茫。天宇蒙蒙,海雾蒙蒙,浩渺的海水和苍天浑然一体,难以区分。大海灰茫茫,淡墨色。看不到南极,南极只在想象之中。寒风萧萧,风声鹤立。此时,苍茫云海间;烟涛微茫;烟波浩渺的含义;都真正领悟了。不虚此行——不来此观看真是莫大的遗憾。南极的海,南极的海雾,南极的云烟,南极的寒风。凭你有什么样的想象力,都没有亲自站在这里感觉这么壮观,这么震撼!唯有站在这里——瞭望遥远的海天,才能领略!" 赞一个!
    感谢灵兮!
     

    一尘

    一曲晨歌
    注册
    2014-04-15
    消息
    6,468
    点数
    1,223
    二十九 因弗卡吉尔市 Invercargill,古生物爬行动物斑点楔齿蜥Tuatara

    upload_2015-3-11_19-26-27.jpeg


    因弗卡吉尔市皇后公园正门

     
    upload_2015-3-11_19-17-45.jpeg

       
    因弗卡吉尔市皇后公园美丽的园林


    upload_2015-3-11_19-25-23.jpeg


    因弗卡吉尔市独特的标志

    upload_2015-3-11_19-18-13.jpeg
     
    110岁的古生物爬行动物——斑点楔齿蜥,两年前,他还喜得一子!摄影: William Li

    upload_2015-3-11_19-18-33.jpeg


    面向南极的南岛海岸“倾斜之角” Slope Point  距南极 4,800公里

    2011年1月14日早晨,我们参观了因弗卡吉尔市。来到皇后花园, 一个非常典型的欧洲园林。里边有一个园中园——玫瑰园。园中静谧,游人很少,园林艺术的优美,树木和花草的清新和谐令人沉醉。
     
    接着又参观了博物馆。展览有欧洲移民的早期生活,毛利人的早期原始状态生活,和欧裔移民到达之前的生活状态。还有野生动物和植物标本等。 

    斑点楔齿蜥Tuatara吸引了我们。因为它是这个城市的标记性符号。 在市中心就有巨大的斑点锯齿蜥图像画在大楼上。 它们属于爬行类动物;产生与恐龙同时代,大约20亿年以前(200 Million Years,维基百科信息)。它们的皮肤呈赫绿色;寿命记录不详。雄性比雌性大一倍;雄性 1,000克,雌性500克。他们有三只眼睛。13岁- 20岁之间成熟,开始交配。60年才能完成生长。他们食量很少,一只斑点楔齿蜥一年大约只吃250克食物。他们会静止几个小时;或慢慢爬行;还会在极短时间内快速冲刺。今天,只有新西兰有这种古生物爬行动物;其他地方均已灭绝,所以被称为活化石,尤为珍贵。 

    画面中的的斑点楔齿蜥"亨利"(Henry)已经110多 岁了。几年前,他的背部长了癌症,他当时非常烦躁,不再接触异性。后来他接受了手术,割除了癌症。手术后,他恢复了健康,并且重新开始和雌性蜥交配。两年 前,他还和同伴生下一子。为他产子的伴侣雌蜥也是70多岁了。他有三个异性伙伴,都七十岁以上。

    我们又看到熟悉的社会福利部。 怀里抱着太阳的的画面是国家收入,工作部;也是社会福利部。这张图片是福利部的徽标。它是新西兰人的生活永远会得到社会保障的象征。在新西兰,有完整的就 业,福利体系。那是这个国家和平安定的内部运作机制。只要有公民和永久居留身份,当失业和没有工作时,如果没有经济能力,国家都会给与财务补助,保证基本 生活花费。家家有饭吃,人人有保障。经济,教育和医疗的多重社会保证正是高福利待遇的国家特色。也是这个社会安定和谐的根本原因。    

    在去但尼丁的路上我们去了Slope Point。那里是真正离南极最近的点。可是新西兰人说从南到北,还是习惯说: From Cape Reinga to Bluff。这个海滩也非常壮阔,海岸很高,俯瞰大海。海边是起伏的丘陵牧场。为了能来这里,我们绕路,还走错了150公里路,这还是在新西兰第一次走错路。
     
    最后编辑:

    一尘

    一曲晨歌
    注册
    2014-04-15
    消息
    6,468
    点数
    1,223
    三十 但尼丁市 Dunedin,奥塔哥半岛Otago Peninsula,信天翁 Albatross

    upload_2015-3-11_21-53-35.jpeg


    但尼丁的 圣保罗大教堂 摄影:William

    upload_2015-3-11_21-55-41.jpeg


    但尼丁火车站 摄影:William

    upload_2015-3-11_21-39-23.png


    奥塔哥半岛,皇家信天翁中心的信天翁在蓝天上展翼翱翔 摄影: William Li

    upload_2015-3-11_21-41-0.jpeg


    信天翁在奥塔哥半岛的灯塔旁盘旋 摄影: William Li

    upload_2015-3-11_21-41-52.jpeg


    长鼻鸬鹚 Shag 生活在奥塔哥半岛和斯图尔特岛Stewart Island之间的沿海地带 摄影: William Li

    upload_2015-3-11_21-50-38.jpeg


    奥塔哥半岛是信天翁的属地 摄影: William Li

    upload_2015-3-11_21-44-58.jpeg

    夕阳里的 奥塔哥 Otago 半岛 摄影: William Li

    upload_2015-3-11_21-46-47.png

    但尼丁 的牙齿雕塑 摄影:一尘

    2011年1月14日,晚5点30分我们抵达但尼丁市。市中心问讯处已关门。我们查看地图后直接朝奥塔哥半岛开去,寻找我们一直盼望看到信天翁。 

    但尼丁市位于南岛东海岸。这座美丽古城是奥塔哥省首府,新西兰五大城市之一。以苏格兰风情,古典建筑闻名于世。它完整地保存了维多利亚时期,爱德华时期的历史建筑。走进这座城市,你仿佛走进了历史的时光隧道。引人注目的建筑奇观随处可见。著名的圣保罗大教堂St Paul Cathedral Church,市商会大楼Municipal Chambers,但尼丁火车站Dunedin Railway Station,奥塔哥大学University of Otago 似乎让人能清晰的听到历史的足音。

    长长的海湾对面就是奥塔哥半岛。它和但尼丁市相连,伸进太平洋。面向海洋的一面异常陡峭险峻。但半岛却成为天然的屏障,隔断太平洋的强劲海风。形成一个温暖,平静的天然避风港。让这里形成一个独立怡人的小气候良地A Micro Climate area。半岛上锯齿型的海岸线围成无数个水湾。蜿蜒的海岸线之路紧接湾水,只有狭窄的两条双向道路在陡峭的山崖边延伸。岸边没有堤坝和护栏。坐在车上,一直感觉很危险。汽车开在海水边的路面上,总有要“失足”的担忧;一路上紧张得发怵。汽车在不停的转弯时,景色也从不同的角度变化,很美丽。半岛的尽头就是信天翁的属地公园。  

    汽车离开岸边开到了山上,十分荒凉。非常美丽的半岛有很多空地,还有农场。新西兰的土地真富足。本以为那条路20分钟可以开到,结果却花了一个多小时,算了半岛的长度,没有算进道路弯曲的长度。到达山顶的信天翁中心时已是8点。那里已关门,所以没能进去参观,和标本拍了一张照片。幸好,正赶上信天翁从海上返回时刻。这里的地势离海面很高,峭壁很陡。

    皇家信天翁中心在奥塔哥半岛的顶部Harington Point 。是南半球唯一信天翁的大陆繁殖属地。最早的Taiaroa 信天翁幼雏在1938年养育成功,至今已有140只了。这里还有其他的飞禽类。

    信天翁是一种非常大的鸟,白色的羽毛,非常美丽。它们的羽翼打开3米多宽。它们的飞翔是滑翔,不煽动翅膀。可以几小时不煽动翅膀。它们的飞翔速度可以达到每小时115公里。信天翁每天晚上回来,就经过灯塔前的悬崖峭壁。我们站在那里等候信天翁。天上有很多海鸥在盘旋飞翔,很壮观。终于看到了天空中信天翁从远处飞来。两幅翅膀宽阔的打开,一动不动,稳健飞来。看过展翼飞翔的信天翁,你会永远难忘它矫健舒展的风采。数次拿好相机,并且用运动模式拍摄下它们珍贵的飞翔照片。
     
    Shag长鼻鸬鹚是一种黑色的飞禽。黑色,白胸脯。和企鹅相象,但是可以飞得很高,很快。飞翔时以极快的快速地煽动翅膀。他们生活在奥塔哥半岛和斯图尔特岛Stewart Island之间的沿海地带,通常不会到内陆去。
     
    黑背鸥Kelp Gull,比海鸥大很多,飞翔得很快。分布在新西兰澳洲南部、非洲南部、南美洲南部和南极岛屿。体长54-65cm ,翼展1.28 – 1.42 m。数量超过108 万对,当中约有10,000 – 20,000 对生活在南极地区。 

    蓝企鹅和黄眼睛企鹅也在这里栖息。这种企鹅很小,他们的家在岸边的洞穴里。为了保证它们不会灭绝,当地采取严谨的保护机制和措施。小企鹅在早晨3点就离开洞穴,到100公里以外的大海中去觅食,晚上10点才归来。企鹅在天黑时上岸。很难想象这么小的动物要到波涛汹涌的大海里。当它们游到海岸边的时候,海浪很大,它们一次又一次试图登岸,都被海浪卷回去。最后它们总能登上陆地。非常惊异它们的顽强。这么小的体积,在惊涛骇浪中,每天游出一百多公里,再每天又回来。它们成群结对出去,成群结对归来。游人可以在晚上坐在它们经过的路线不远处的指定的地方观看。企鹅管理处的要求是:游人应避免让企鹅看到,小声讲话,保持安静,慢慢走路,离开企鹅回家路线,严禁拍照。

    两年前去看企鹅归巢,非常新奇。一组一组的企鹅,上岸后互相等候,一队人马到齐了,一同回巢。几乎所有的企鹅都会走同一条路线回家。只有一只企鹅,他每天都是独自一个绕一大圈,在岸边走另一条路线回家。感觉蹊跷:或许那是一条他和曾经相恋的情人走过的路?它走过一辆停泊的汽车下,一个中国游客拿起照相机,用闪亮的闪光灯拍下了小企鹅。那只企鹅非常惊惧;强光是否会刺伤它的视力?不得而知。我心里对这个游客充满了失望!因为管理人员一再强调不能用强光,不许拍照。

    动物是人类的朋友;给地球增添无限的生机;给我们生存的环境带来异样的风采。保护濒临灭绝的动物应该象保护我们的文化遗产一样。如果它们在我们手中灭绝了,那是我们对后代犯下的不可原谅的错误。珍爱动物吧,新西兰人正是这样做的。

    这里还有海狮,海鸥。海岸悬崖峭壁的下面有巨藻 BullKelp,长在海湾的岩石上,宽大的叶片随海潮飘摆,亦独成一景。 

    在但尼丁市中心港湾的水边,有六枚巨大的智牙Harbour Mouth Molars 雕塑,每一个有汽车那么大。是用奥马鲁特有的石头雕塑而成。这是一个独特的景观;是为纪念但尼丁的奥塔哥大学医学院和她的成就而建的。

    我们返回城市,已经是晚上10点30分了。我们还没有住处。只有在新西兰,特别了解它的安全和各方面情况,才敢这样冒险。在离市中心很近的地方,询问两处,很幸运找到了旅馆 The Law Court Hotel。办完入住手续,我们去找饭店。又是十几个小时没吃东西了!晚上11点多,市中心异常热闹。夜生活生机勃勃,每个酒吧里都传出高音量的摇滚乐。穿着漂亮性感的青年男女,手里举着酒杯,在尽情谈笑;身体随着音乐的强劲节奏兴奋地起舞。这种酒吧夜生活离我们太远;那种超常分贝的音乐我不太习惯;况且我们已在大自然中耗尽了体能和精神。当然,如果有人陪我一起去,我可能还希望体验一下西方都市的夜生活。那天实在太累了。我们来到附近McDonald’s快餐店;填饱了咕咕饥肠。然后回宾馆;简单洗漱,充电,睡觉。 


    upload_2015-3-11_21-59-28.jpeg


    一尘在但尼丁, 旅游似乎让她变得 thoughtful
     

    附件

    腊八粥

    星有灵兮
    管理成员
    注册
    2014-04-06
    消息
    8,115
    点数
    1,223
    三十 但尼丁市 Dunedin,奥塔哥半岛Otago Peninsula,信天翁 Albatross

    浏览附件495390

    但尼丁的 圣保罗大教堂 摄影:William

    浏览附件495392

    但尼丁火车站 摄影:William

    浏览附件495381

    奥塔哥半岛,皇家信天翁中心的信天翁在蓝天上展翼翱翔 摄影: William Li

    浏览附件495383

    信天翁在奥塔哥半岛的灯塔旁盘旋 摄影: William Li

    浏览附件495384


    长鼻鸬鹚 Shag 生活在奥塔哥半岛和斯图尔特岛Stewart Island之间的沿海地带 摄影: William Li

    浏览附件495388

    奥塔哥半岛是信天翁的属地 摄影: William Li


    夕阳里的 奥塔哥 Otago 半岛 摄影: William Li

    浏览附件495386

    但尼丁 的牙齿雕塑 摄影:一尘

    2011年1月14日,晚5点30分我们抵达但尼丁市。市中心问讯处已关门。我们查看地图后直接朝奥塔哥半岛开去,寻找我们一直盼望看到信天翁。 

    但尼丁市位于南岛东海岸。这座美丽古城是奥塔哥省首府,新西兰五大城市之一。以苏格兰风情,古典建筑闻名于世。它完整地保存了维多利亚时期,爱德华时期的历史建筑。走进这座城市,你仿佛走进了历史的时光隧道。引人注目的建筑奇观随处可见。著名的圣保罗大教堂St Paul Cathedral Church,市商会大楼Municipal Chambers,但尼丁火车站Dunedin Railway Station,奥塔哥大学University of Otago 似乎让人能清晰的听到历史的足音。

    长长的海湾对面就是奥塔哥半岛。它和但尼丁市相连,伸进太平洋。面向海洋的一面异常陡峭险峻。但半岛却成为天然的屏障,隔断太平洋的强劲海风。形成一个温暖,平静的天然避风港。让这里形成一个独立怡人的小气候良地A Micro Climate area。半岛上锯齿型的海岸线围成无数个水湾。蜿蜒的海岸线之路紧接湾水,只有狭窄的两条双向道路在陡峭的山崖边延伸。岸边没有堤坝和护栏。坐在车上,一直感觉很危险。汽车开在海水边的路面上,总有要“失足”的担忧;一路上紧张得发怵。汽车在不停的转弯时,景色也从不同的角度变化,很美丽。半岛的尽头就是信天翁的属地公园。  

    汽车离开岸边开到了山上,十分荒凉。非常美丽的半岛有很多空地,还有农场。新西兰的土地真富足。本以为那条路20分钟可以开到,结果却花了一个多小时,算了半岛的长度,没有算进道路弯曲的长度。到达山顶的信天翁中心时已是8点。那里已关门,所以没能进去参观,和标本拍了一张照片。幸好,正赶上信天翁从海上返回时刻。这里的地势离海面很高,峭壁很陡。

    皇家信天翁中心在奥塔哥半岛的顶部Harington Point 。是南半球唯一信天翁的大陆繁殖属地。最早的Taiaroa 信天翁幼雏在1938年养育成功,至今已有140只了。这里还有其他的飞禽类。

    信天翁是一种非常大的鸟,白色的羽毛,非常美丽。它们的羽翼打开3米多宽。它们的飞翔是滑翔,不煽动翅膀。可以几小时不煽动翅膀。它们的飞翔速度可以达到每小时115公里。信天翁每天晚上回来,就经过灯塔前的悬崖峭壁。我们站在那里等候信天翁。天上有很多海鸥在盘旋飞翔,很壮观。终于看到了天空中信天翁从远处飞来。两幅翅膀宽阔的打开,一动不动,稳健飞来。看过展翼飞翔的信天翁,你会永远难忘它矫健舒展的风采。数次拿好相机,并且用运动模式拍摄下它们珍贵的飞翔照片。
     
    Shag长鼻鸬鹚是一种黑色的飞禽。黑色,白胸脯。和企鹅相象,但是可以飞得很高,很快。飞翔时以极快的快速地煽动翅膀。他们生活在奥塔哥半岛和斯图尔特岛Stewart Island之间的沿海地带,通常不会到内陆去。
     
    黑背鸥Kelp Gull,比海鸥大很多,飞翔得很快。分布在新西兰澳洲南部、非洲南部、南美洲南部和南极岛屿。体长54-65cm ,翼展1.28 – 1.42 m。数量超过108 万对,当中约有10,000 – 20,000 对生活在南极地区。 

    蓝企鹅和黄眼睛企鹅也在这里栖息。这种企鹅很小,他们的家在岸边的洞穴里。为了保证它们不会灭绝,当地采取严谨的保护机制和措施。小企鹅在早晨3点就离开洞穴,到100公里以外的大海中去觅食,晚上10点才归来。企鹅在天黑时上岸。很难想象这么小的动物要到波涛汹涌的大海里。当它们游到海岸边的时候,海浪很大,它们一次又一次试图登岸,都被海浪卷回去。最后它们总能登上陆地。非常惊异它们的顽强。这么小的体积,在惊涛骇浪中,每天游出一百多公里,再每天又回来。它们成群结对出去,成群结对归来。游人可以在晚上坐在它们经过的路线不远处的指定的地方观看。企鹅管理处的要求是:游人应避免让企鹅看到,小声讲话,保持安静,慢慢走路,离开企鹅回家路线,严禁拍照。

    两年前去看企鹅归巢,非常新奇。一组一组的企鹅,上岸后互相等候,一队人马到齐了,一同回巢。几乎所有的企鹅都会走同一条路线回家。只有一只企鹅,他每天都是独自一个绕一大圈,在岸边走另一条路线回家。感觉蹊跷:或许那是一条他和曾经相恋的情人走过的路?它走过一辆停泊的汽车下,一个中国游客拿起照相机,用闪亮的闪光灯拍下了小企鹅。那只企鹅非常惊惧;强光是否会刺伤它的视力?不得而知。我心里对这个游客充满了失望!因为管理人员一再强调不能用强光,不许拍照。

    动物是人类的朋友;给地球增添无限的生机;给我们生存的环境带来异样的风采。保护濒临灭绝的动物应该象保护我们的文化遗产一样。如果它们在我们手中灭绝了,那是我们对后代犯下的不可原谅的错误。珍爱动物吧,新西兰人正是这样做的。

    这里还有海狮,海鸥。海岸悬崖峭壁的下面有巨藻 BullKelp,长在海湾的岩石上,宽大的叶片随海潮飘摆,亦独成一景。 

    在但尼丁市中心港湾的水边,有六枚巨大的智牙Harbour Mouth Molars 雕塑,每一个有汽车那么大。是用奥马鲁特有的石头雕塑而成。这是一个独特的景观;是为纪念但尼丁的奥塔哥大学医学院和她的成就而建的。

    我们返回城市,已经是晚上10点30分了。我们还没有住处。只有在新西兰,特别了解它的安全和各方面情况,才敢这样冒险。在离市中心很近的地方,询问两处,很幸运找到了旅馆 The Law Court Hotel。办完入住手续,我们去找饭店。又是十几个小时没吃东西了!晚上11点多,市中心异常热闹。夜生活生机勃勃,每个酒吧里都传出高音量的摇滚乐。穿着漂亮性感的青年男女,手里举着酒杯,在尽情谈笑;身体随着音乐的强劲节奏兴奋地起舞。这种酒吧夜生活离我们太远;那种超常分贝的音乐我不太习惯;况且我们已在大自然中耗尽了体能和精神。当然,如果有人陪我一起去,我可能还希望体验一下西方都市的夜生活。那天实在太累了。我们来到附近McDonald’s快餐店;填饱了咕咕饥肠。然后回宾馆;简单洗漱,充电,睡觉。 


    浏览附件495393

    一尘在但尼丁, 旅游似乎让她变得 thoughtful
    一尘本来就很thoughtful啊,旅游让人开阔眼界,谢谢一尘的好文。
     

    一尘

    一曲晨歌
    注册
    2014-04-15
    消息
    6,468
    点数
    1,223
    这两更真好看! 谢谢一尘带着我们继续旅游.
    感谢金歌赏读,书写,支持!让我的文字大为增色;也更有趣味性。新西兰之旅很快就要结束了。 觉得旅行是休闲(当然是精神上的);也是出去见识和学习;所以总是尽量去看当地独有的东西。这也许是我好奇心太重。 :p:p
     
    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