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0年前,这个美国老头竟然放弃百亿,让中国人远离了乙肝.仅以700万美元把乙肝疫苗技术转让给中国,这让当时的卫生部长陈敏章感动的落泪。

网名

今日无头衔
注册
2015-01-08
消息
1,695
荣誉分数
613
声望点数
123
我去年miami房车营地住了几天,不得不说,碰到的当地人都是很好很好的人,非常淳朴善良。不过他们大部分是小地方人,大城市哪都一样,比较鸡贼。

这是普遍现象。在加拿大也一样。
 

九妹

知名会员
注册
2014-05-01
消息
2,333
荣誉分数
733
声望点数
123
我去年miami房车营地住了几天,不得不说,碰到的当地人都是很好很好的人,非常淳朴善良。不过他们大部分是小地方人,大城市哪都一样,比较鸡贼。
其实,相对来说,欧美国家里,很多美国人比欧洲人还要保守,欧洲大部分人比美国人还有开放。
 

九妹

知名会员
注册
2014-05-01
消息
2,333
荣誉分数
733
声望点数
123
好心不是无缘无故的。当时中国自己的乙肝疫苗已经开发成功。虽然产量还没有上来,但是如果米国人坚持要求100美元一针的价格,中国人根本无法负担,中国市场的大门就直接关闭了。现在默克的销售额有1/4是来自中国市场,是它利润的最大增长点。可以说善有善报。也可以说做生意的目光长远


中国从1973年开始便着手研发乙肝疫苗。时任北京人民医院检验科主任的陶其敏带领团队经过两年的刻苦专研,终于研制出了我国第一代血源性乙肝疫苗——“7571疫苗”。

但这种疫苗是用乙肝病毒携带者的血清和血浆纯化灭活后研制而成,不仅产量低,而且价格高,还有潜在的其他疾病交叉感染风险。
 

RareEarth

资深人士
注册
2012-10-10
消息
4,777
荣誉分数
1,962
声望点数
273
你完全搞错了。做为用户,美国的电信行业是绝对不会打压X为。中国的医药部门也不可能拒绝默克白送。
如果要上升到长远利益国家利益考虑,那是高层政治的事情。而从政治层面讲,那个时代流行的是造飞机不如买飞机。
现在川普觉得用X为亏了,中国觉得当初忽略的了技术进步,都是事后诸葛亮。不过事后诸葛亮比事后猪一样还要强点



如果中国觉得吃亏,可在自己乙肝疫苗成功后不买了。中国后来自己做乙肝疫苗了吧,美国公司还能继续赚钱? 如果总是这样揣度别人,以后不用和别人来往了。这样谁也不会占你便宜。
 
最后编辑:

RareEarth

资深人士
注册
2012-10-10
消息
4,777
荣誉分数
1,962
声望点数
273
研发阶段用乙肝病毒携带者的血清。量产以后会用如血清马这类动物来生产。规模大,成本低,安全性也会大幅提高。如果当年中国完全没有疫苗开发能力,那肯定有所不同。另一方面,如果中国的疫苗十全十美,那就没有默克什么事。总的来讲,默克干的漂亮,中国也让它吃的很饱。不需要抬的太高。


中国从1973年开始便着手研发乙肝疫苗。时任北京人民医院检验科主任的陶其敏带领团队经过两年的刻苦专研,终于研制出了我国第一代血源性乙肝疫苗——“7571疫苗”。 但这种疫苗是用乙肝病毒携带者的血清和血浆纯化灭活后研制而成,不仅产量低,而且价格高,还有潜在的其他疾病交叉感染风险。
 
最后编辑:

cucapila

资深人士
VIP
注册
2004-08-05
消息
7,728
荣誉分数
797
声望点数
273
信息太多了,不知道哪个是正确的
wiki上的消息如下,好像默克公司和新型的乙肝疫苗没什么太大关系
那么如果默克公司把他们果实的疫苗卖给中国,就不要说什么百亿了

乙肝人血灭活疫苗[编辑]
美国默克药厂的微生物家/疫苗学家莫里斯·希勒曼将血清和胃蛋白酶尿素甲醛混合后再过滤,得到的产物可以作安全的疫苗。 希勒曼推测他可以将乙肝表面蛋白质注射到病患体内作为疫苗。在理论上这相当安全,因为这些多余的表面蛋白缺乏感染性病毒的DNA。免疫系统会识别这些蛋白质是外来物质,因此会产生特定形状,可和蛋白质结合的抗体,用来摧毁这些蛋白质。因此以后若病患感染了乙型肝炎,免疫系统可以及时产生保护性抗体,在病毒对人体有不良影响之前就破坏病毒[35]

希勒曼收集同性恋男性及娱乐性药物使用者(已知较容易患病毒性肝炎的族群)的血液,当时是1970年代末期,医学界还不知道HIV的存在,故血液样本中除了乙肝表面蛋白外,可能也包括HIV。希勒曼设计了一个有许多步骤的制程来纯化血液,使其中只包括乙肝表面蛋白,消灭了其中所有当时已知的病毒,希勒曼相信此疫苗是安全的[35]

用血液制成乙肝疫苗进行的首次大规模临床试验,是以男同性恋者作为研究对象以对应他们所处在的高风险状态的。但之后希勒曼的疫苗却被误认为引燃艾滋病散播的元凶,因此受到抨击。虽然纯化血液所取得的疫苗看起来十分可疑,但它却的确绝对不含艾滋病毒,疫苗纯化的过程已经消灭了所有的病毒——包含艾滋病毒在内[35],此疫苗也在1981年合法上市。

中华人民共和国卫生部上海生物制品研究所于1978年制备乙肝灭活疫苗成功。[36]

乙肝酵母转基因重组疫苗[编辑]
1986年时奇龙公司的研发经理成功的将乙型肝炎抗原放进酵母中,制成了世界上第一剂重组疫苗,由血液制成的乙型肝炎疫苗也退出市场[37]。重组疫苗的作法是将产生表面蛋白的基因放进酿酒酵母中,因此酵母只会产生不具感染性的表面蛋白,疫苗中不会有真正病菌的DNA[35],此乙型肝炎疫苗目前仍在使用。
 
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