还是纽约想的周到: #2School District in New York Sends out Email Warning Parents of Sudden Cardiac Arrest in Students Grades K-12

一心无住

一心无往/振幅=0
VIP
注册
2008-10-02
消息
24,265
荣誉分数
6,427
声望点数
373
没错,你就看到各国领导人(不包括习大)在镜头前笑嘻嘻的接受了一针注射,你咋知道那一针是真的。

既然对照实验都能做假,那么那一针的注射谁知道是不是生理盐水葡萄糖啥的?

既然这些都能做假,那么领导人及其幕僚高管,以及家属们,谁知道他们都打了疫苗没?

既然高管和家属都做假了,那么谁知道那些医院院长和医生们打了疫苗没?

既然医院院长都做假了,那么谁有能保证以色列人的数据有没有集体造假呢?各国的数据是否真实恐怕也得打个问号了,比较你又没有到各国去一个个都核查。

弄到最后,全世界大多数人都没打疫苗,就你们这几个愣头青,被政府一忽悠,就去接受了疫苗注射。

你说你们傻不傻?

到时候时间一到,看看周围谁变僵尸了,就知道谁当了傻逼被忽悠了!
很科幻。
 

WUCHENGJIN

初级会员
注册
2013-03-29
消息
573
荣誉分数
109
声望点数
53
所在地
Vankleek Hill
您以前引用这个报道时给过链接, 我看了一下, 是去年12月份的。那时候疫苗还没有大规模地接种, 没有实战数据, 所以这些疑惑有一定道理。

但现在疫苗己经广泛接种, 获得了大量实战数据, 其短期副作用的了解己经比较充分(长期副作用当然还没有数据), 安全性有足够信心。所以这种论点现在没人再提了

近来British Medical Journal爆出辉瑞当初实验数据有问题, 也没引起太大波澜。主要原因就是辉瑞的安全性有效性己经通过了实战的大数据检验, 所以当初开发中存在的小问题(只是很少一部分数据的问题)也就不追究了。

讲文明讲礼貌的好同志 那我就多跟你唠两块钱的

既然疫苗工厂对安全性有足够信心 那他们现在对 副作用 索赔吗
 
最后编辑:

BFB_GMAIL

土地平旷,屋舍俨然,有良田、美池、桑竹之属。阡陌交通,鸡犬相闻。其中往来种作,男女衣着,悉如外人。
注册
2015-11-10
消息
1,160
荣誉分数
617
声望点数
123
讲文明讲礼貌的好同志 那我就多跟你唠两块钱的

既然疫苗工厂对安全性有足够信心 那他们现在对 副作用 索赔吗
这是个好问题, 我刚去放狗搜了一下。

按美国的规定, 1988年以后的任何疫苗, 都不能对药厂起诉索赔。这个规定是在疫前就存在的, 对任何疫苗都适用, 不是最近才出台, 也不是给新冠疫苗开的特例。如果一个疫苗是经过官方批准的, 民众可以申请政府对副作用提供的补偿。所以政府在批准一个疫苗之前, 要先审查药厂提供的数据, 批准之后, 也还要求药厂继续不断地提供实战数据, 并且政府也持续收集监控医院的救治数据和患者的索赔数据, 一旦出现问题, 会及时发现, 随时更改批准。1988年以后, 美国政府一共补偿了$4.4 billion

The Facts
According to 42 U.S. Code § 300aa–22, "No vaccine manufacturer shall be liable in a civil action for damages arising from a vaccine-related injury or death associated with the administration of a vaccine after October 1, 1988, if the injury or death resulted from side effects that were unavoidable even though the vaccine was properly prepared and was accompanied by proper directions and warnings."

VICP, also known as "vaccine court" has been accepting petitions, also known as claims, since 1988, and has paid about $4.4 billion in overall compensation,

美国民众有任何疫苗副作用都可以直接向政府反映:

加拿大也是这样的, 就是所有疫苗都不能对药厂起诉索赔, 只能要求国家补偿, 国家持续监控。这个规定是在疫前就有的, 不是新冠的特例。

另外, 任何疫苗的副作用在所有的国家都是不能对药厂进行起诉赔偿的, 这是行业一直通行的惯例。不是新规定, 也不是仅美加, 也不是仅新冠

 
最后编辑:

贵圈

Attacks on me, frankly, are attacks on science :)
注册
2014-10-21
消息
19,736
荣誉分数
3,747
声望点数
273
所以当有吹哨人,揭露辉瑞数据造假,实验双盲被破坏的时候,

国家相关机构,应该立刻调查。

而不是故意躲开被举报的对象。



但是。这就在光天化日下发生了。


所以fdaCDC跑不了干系。
 

uglyducking

从前有座山
VIP
注册
2003-09-30
消息
76,974
荣誉分数
22,761
声望点数
1,373
不是说先感染痊愈,然后再打针才是最佳方案嘛!
这简单啊,先给你注射病毒,发病后如果存活下来了,再打针。没活下来,可以作为病毒载体取病毒,然后,下一位。。。。。。。
 

贵圈

Attacks on me, frankly, are attacks on science :)
注册
2014-10-21
消息
19,736
荣誉分数
3,747
声望点数
273
这简单啊,先给你注射病毒,发病后如果存活下来了,再打针。没活下来,可以作为病毒载体取病毒,然后,下一位。。。。。。。
无聊
 

BFB_GMAIL

土地平旷,屋舍俨然,有良田、美池、桑竹之属。阡陌交通,鸡犬相闻。其中往来种作,男女衣着,悉如外人。
注册
2015-11-10
消息
1,160
荣誉分数
617
声望点数
123
讲文明讲礼貌的好同志 那我就多跟你唠两块钱的

既然疫苗工厂对安全性有足够信心 那他们现在对 副作用 索赔吗

在我看来, 对于多数普通人来讲, 向药厂去诉讼索赔太昂贵太复杂了。

所以美加政府都提供了类似疫苗保险的理赔, 能更好地帮助那些遭受罕见副作用的人。
 
最后编辑:

贵圈

Attacks on me, frankly, are attacks on science :)
注册
2014-10-21
消息
19,736
荣誉分数
3,747
声望点数
273
另外, 对于多数普通人来讲, 向药厂去诉讼索赔太昂贵太复杂了。

所以美加政府都提供了类似疫苗保险的理赔, 才能更好地帮助那些遭受罕见副作用的人。
多个信源都说,政府索赔程序极度复杂,拿到补偿的几率很低。
 

贵圈

Attacks on me, frankly, are attacks on science :)
注册
2014-10-21
消息
19,736
荣誉分数
3,747
声望点数
273
疫苗批准极度简化,极度疯狂

出事索赔,极度艰难,极度复杂。
 

lovezxr86

初级会员
注册
2016-09-18
消息
1,189
荣誉分数
103
声望点数
73
上面是一个人收集的国产灭活疫苗不良反应case集锦,供参考。
 

lovezxr86

初级会员
注册
2016-09-18
消息
1,189
荣誉分数
103
声望点数
73

感觉今年的运动员也格外脆弱,当然这些case不都知道接种状态,也不知道是不是和疫苗有关系。只是直觉上感觉今年搞运动的出问题的突然多起来了。
 

lovezxr86

初级会员
注册
2016-09-18
消息
1,189
荣誉分数
103
声望点数
73

这个封面有点怂人听闻,里面的数据也基本上采自自媒体,基本上数据到3月底的样子,可以看到很多case都是老年人,因为年纪大的作为高风险群体是第一批接种的。
 

lovezxr86

初级会员
注册
2016-09-18
消息
1,189
荣誉分数
103
声望点数
73

这个封面有点怂人听闻,里面的数据也基本上采自自媒体,基本上数据到3月底的样子,可以看到很多case都是老年人,因为年纪大的作为高风险群体是第一批接种的。
另外推荐下这个下书的网站,可能很多人都知道,查找些资料啊电子书什么的很不错。有些书加拿大会把链接block掉,可以挂个VPN到hongkong或者其他小国家。有些有版权争议的书,可以使用洋葱浏览器的链接,不过建议有浏览暗网经验的使用洋葱下载(桥接虚拟机+VPN+代理+洋葱)。当然如果不差钱,直接买正版的
 

BFB_GMAIL

土地平旷,屋舍俨然,有良田、美池、桑竹之属。阡陌交通,鸡犬相闻。其中往来种作,男女衣着,悉如外人。
注册
2015-11-10
消息
1,160
荣誉分数
617
声望点数
123
我看过贵圈网友转发的一个视频,播主是一位英国老先生,他的主业是护士,副业是在护士学校教授生物学,因为他拥有Health Science的博士学位(但他不是medical doctor)

在那个视频里播主介绍了欧洲作为当前的疫情震中地区,各个国家的疫情加剧的数据。他说东欧国家尤其严重,因为东欧民众对疫苗接受度低,对阴谋论接受度高。他说这是非常可以理解的,东欧国家的政治制度下,长期以来民众对政府的信任程度一向较低;另外近年来还有多起医药方面的丑闻。

我认为这个评论很有道理。各人对世界的信任程度,跟自身的经历体验很有关系。
- 如果政府总骗人,真实情况只能从小道消息得到,就会使民众习惯于去搜索小道消息探索真相。
- 但是我个人的经历比较平顺单纯,我没有吃过亏、受过骗、经历过社会黑暗面,并且我自己还在政府工作,比较熟悉政府的程序,所以我的信任程度和安全感,就比较高。另外,我的个性是比较严谨认真的,小道消息实在是谬误百出,所以我一般都读不下去,觉得太牙碜了

我们对世界的认知,就象盲人摸象,摸到象腿的人会说是柱子,但摸到象尾的人会说是绳子。

 
最后编辑:
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