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前国家安全局和中央安全局的总顾问:禁用TikTok会给美国带来更大的问题

metropolis

本站元老
注册
2010-12-10
消息
7,388
荣誉分数
1,292
声望点数
323

禁用TikTok会给美国带来更大的问题​

GLENN S. GERSTELL 2023年2月2日

01gerstell-master1050.jpg

SEBA CESTARO

如果真在全美禁用TikTok,这款广受欢迎的中国视频应用所引发的国家安全担忧将立即得到解决。但这样的禁令最终可能导致我们的国家安全面临更大风险。而且,此举也回避了一个更宽泛的问题,即我国总体上并未解决民众对于数字生活中大量个人数据被收集的担忧,特别是这些数据还可能被外国竞争对手利用。

从谷歌到Twitter再到这份报纸,都在中国被禁。与其将这种不对等视为不公,我们更应认识到其中的象征意义:当美国能向世界展示自己是个开放民主国家的时候,美国就赢了。毫不奇怪,以威胁国家安全为由禁用TikTok,在其他国家看来将与中华人民共和国自我保护的行为并无太大区别。联邦政府是否可以根据宪法第一修正案直接封杀一个重要的通讯平台,或者是否能对网络内容进行管控以清理虚假信息,也是不确定的事情。另一个政治问题则在于,TikTok在美国的约1亿粉丝是否允许该应用就这样被夺走。

反对TikTok的理由并不难找。联邦调查局和情报机构负责人担心,中国政府会迫使TikTok所有者字节跳动交出美国用户在该应用的海量个人信息,或者要求它传播虚假信息。

事实上,中国在2017年颁布的《国家情报法》要求中国企业必须提供与国家安全相关的一切用户信息。TikTok收集用户信息的规模堪称惊人,比其他一些热门社交媒体应用还要多。没有证据表明字节跳动曾向中国政府提供过这些信息。但字节跳动自己在去年12月承认,已解雇了部分中国和美国员工,原因是他们通过TikTok不当获取了美国用户的私人数据,包括记者信息。此事预示了政府未来予以干预的可能性。

虽然尚未成为现实,但中国将如何利用这款影响力强大的应用来干涉选举或操纵舆论,在危机时刻发挥尤其有害的作用,是不难想象的。三分之二的美国青少年都用过TikTok,因此对易受影响的受众来说,该应用上的虚假信息可能特别有效。TikTok在中国国内被禁这一事实充分说明了政府为何对它的害处感到担忧。不仅如此,中国政府还允许字节跳动推出内容受限的国内版,但必须接受政府审查。

如果中国政府拿到美国用户的个人数据,或者如果该应用散布中国的虚假信息,造成的危害几乎将是不可挽回的。因此,在国会就相关风险举行听证会后,联邦政府在政府手机和电脑上禁用了TikTok,许多州政府也采取同样做法,实属意料之中。很难说这能彻底解决问题,因为TikTok并没有在个人设备上被禁。然而,国会正在审议的立法正是要在全国范围内实现这一点。另外,若真要收集美国人信息,中国可以绕过禁令,从储存我们在线活动信息的数据代理商那里合法购买到几乎无限量的信息,只不过要多费一点力。

如果有全面的法律法规来限制美国用户在线个人数据的收集和滥用(包括被传输至中国的可能),那对中国当局利用该程序进行监视和数据收集的担忧将得到极大缓解。不被约束的数据代理业务也将受到束缚,因为所有数据都不再唾手可得。在多年的辩论之后,国会去年差点就通过了针对数据隐私的基础立法。同时,多个州也在推进各自的隐私法案——这很难算得上解决这个全国以及跨国问题的有效办法。似乎是为了印证这一点,印第安纳州最近起诉了TikTok,声称它违反了州消费者保护法。没有人想得出要如何运营一款可以满足每个州不同规则的社交媒体应用程序。

无论是通过新的隐私法案,还是实施一项经宪法审查的全国性全面禁令,国会都必须采取行动。管理外资的联邦法案历来都关注诸如国防工业承包商所有权等国家安全问题,而不是数字时代的标识物,如社交媒体应用。特朗普总统的确曾试图依据1977年颁布的《国际紧急经济权力法》禁用TikTok,但TikTok以法案管辖范围不包含该平台为由,成功在法庭上进行了申辩

近来针对TikTok效力有限的禁令主要是政客表达对华强硬立场的一种有效方式。众议院刚刚成立了一个特别委员会,负责调查中国对美国经济——尤其是科技产业——构成的战略挑战。中国在很多方面都已成为切实威胁,这一点毫无疑问,但危险在于,政治风向会促使我们在不考虑长期后果的情况下对TikTok采取鲁莽的行动。

拜登总统的国家安全团队一直在与TikTok协商将美国用户数据保存在美国服务器上的办法,并接受三人监督委员会的监管,确保数据不会被转移到中国,防止中国审查或操纵平台上的信息。尚不清楚这些由美国海外投资委员会负责的复杂而漫长的谈判是否能成功,但TikTok近来表示愿意公开内容算法,此举可能会为协商清除一定障碍。

但如果美国与TikTok的谈判不成功,同时本来就没有数据隐私法来防止这个问题,为什么不在美国全面禁止TikTok?由于Tiktok的内容高度可见,实质性禁令的后果远比象征性禁令更重要。禁止TikTok将使两个最有能力影响世界秩序的国家走上越来越不同的道路。当然,人们一直在争论美国和中国经济脱钩是否明智,以及随之而来的中国和西方技术体系的分别兴起及对立。对美国来说,脱钩包括遏制中国的监控技术——例如限制华为电信设备大疆无人机。在无法减轻或控制风险的情况下,禁止是唯一可行的解决方案,这样做可以说不无道理。

但我们还没有采取措施驱赶中国社交媒体。鉴于约三分之一的美国人口使用该应用,以及它关联着日常政治和个人观点的表达,与取缔包含监控功能芯片的商业硬件相比,为实现脱钩而取缔TikTok将是一个过于重大的举措,并可能招致报复。

让中国企业继续投资美国经济及其技术会抑制中国对抗美国的意愿,以此带来间接但强大的地缘政治红利。习近平主席肯定会在采取行动时三思而后行,因为这可能危及占中国贸易17%的美国贸易,或中国持有的近万亿美元美国政府债券(比中国持有更多的只有日本)。在评估中国技术递增的风险时,我们需要仔细考虑累积的长期影响,因为每一步都可能既促使中国胆大妄为,同时进一步使其孤立,从而以更深远的方式危害我们的国家安全。

这样的考量并不意味着我们应该减少对中国监视和虚假信息的安全担忧。我们仍有一些回旋余地,来保护自己免受潜在危险应用程序的侵害,同时加强长期的国家安全。最佳的出路是国会颁布一项法律来管理网上个人和商业数据的收集和滥用,该法律不仅适用于TikTok等现有应用程序,还适用于未来构成安全问题或隐私问题的数字应用程序(无论是否为外国拥有)。

如果没有这样的国会行动,次佳结果将是字节跳动认识到现状难以为继,将该应用出售给一家美国公司。字节跳动已经拒绝了这个方式,因此更有可能的解决方案是由外国投资委员会批准的一项安排来监督该应用,由美国高管控制内容和用户数据。如果两者都不可能,那么我们才应该诉诸彻底的TikTok禁令,在此之前,我们要认识到,为一个国家安全问题而选择简单的权宜之计,可能会导致一个更复杂、更持久的问题。

实现这一点。另外,若真要收集美国人信息,中国可以绕过禁令,从储存我们在线活动信息的数据代理商那里合法购买到几乎无限量的信息,只不过要多费一点力。

如果有全面的法律法规来限制美国用户在线个人数据的收集和滥用(包括被传输至中国的可能),那对中国当局利用该程序进行监视和数据收集的担忧将得到极大缓解。不被约束的数据代理业务也将受到束缚,因为所有数据都不再唾手可得。在多年的辩论之后,国会去年差点就通过了针对数据隐私的基础立法。同时,多个州也在推进各自的隐私法案——这很难算得上解决这个全国以及跨国问题的有效办法。似乎是为了印证这一点,印第安纳州最近起诉了TikTok,声称它违反了州消费者保护法。没有人想得出要如何运营一款可以满足每个州不同规则的社交媒体应用程序。

无论是通过新的隐私法案,还是实施一项经宪法审查的全国性全面禁令,国会都必须采取行动。管理外资的联邦法案历来都关注诸如国防工业承包商所有权等国家安全问题,而不是数字时代的标识物,如社交媒体应用。特朗普总统的确曾试图依据1977年颁布的《国际紧急经济权力法》禁用TikTok,但TikTok以法案管辖范围不包含该平台为由,成功在法庭上进行了申辩

近来针对TikTok效力有限的禁令主要是政客表达对华强硬立场的一种有效方式。众议院刚刚成立了一个特别委员会,负责调查中国对美国经济——尤其是科技产业——构成的战略挑战。中国在很多方面都已成为切实威胁,这一点毫无疑问,但危险在于,政治风向会促使我们在不考虑长期后果的情况下对TikTok采取鲁莽的行动。

拜登总统的国家安全团队一直在与TikTok协商将美国用户数据保存在美国服务器上的办法,并接受三人监督委员会的监管,确保数据不会被转移到中国,防止中国审查或操纵平台上的信息。尚不清楚这些由美国海外投资委员会负责的复杂而漫长的谈判是否能成功,但TikTok近来表示愿意公开内容算法,此举可能会为协商清除一定障碍。

但如果美国与TikTok的谈判不成功,同时本来就没有数据隐私法来防止这个问题,为什么不在美国全面禁止TikTok?由于Tiktok的内容高度可见,实质性禁令的后果远比象征性禁令更重要。禁止TikTok将使两个最有能力影响世界秩序的国家走上越来越不同的道路。当然,人们一直在争论美国和中国经济脱钩是否明智,以及随之而来的中国和西方技术体系的分别兴起及对立。对美国来说,脱钩包括遏制中国的监控技术——例如限制华为电信设备大疆无人机。在无法减轻或控制风险的情况下,禁止是唯一可行的解决方案,这样做可以说不无道理。

但我们还没有采取措施驱赶中国社交媒体。鉴于约三分之一的美国人口使用该应用,以及它关联着日常政治和个人观点的表达,与取缔包含监控功能芯片的商业硬件相比,为实现脱钩而取缔TikTok将是一个过于重大的举措,并可能招致报复。

让中国企业继续投资美国经济及其技术会抑制中国对抗美国的意愿,以此带来间接但强大的地缘政治红利。习近平主席肯定会在采取行动时三思而后行,因为这可能危及占中国贸易17%的美国贸易,或中国持有的近万亿美元美国政府债券(比中国持有更多的只有日本)。在评估中国技术递增的风险时,我们需要仔细考虑累积的长期影响,因为每一步都可能既促使中国胆大妄为,同时进一步使其孤立,从而以更深远的方式危害我们的国家安全。

这样的考量并不意味着我们应该减少对中国监视和虚假信息的安全担忧。我们仍有一些回旋余地,来保护自己免受潜在危险应用程序的侵害,同时加强长期的国家安全。最佳的出路是国会颁布一项法律来管理网上个人和商业数据的收集和滥用,该法律不仅适用于TikTok等现有应用程序,还适用于未来构成安全问题或隐私问题的数字应用程序(无论是否为外国拥有)。

如果没有这样的国会行动,次佳结果将是字节跳动认识到现状难以为继,将该应用出售给一家美国公司。字节跳动已经拒绝了这个方式,因此更有可能的解决方案是由外国投资委员会批准的一项安排来监督该应用,由美国高管控制内容和用户数据。如果两者都不可能,那么我们才应该诉诸彻底的TikTok禁令,在此之前,我们要认识到,为一个国家安全问题而选择简单的权宜之计,可能会导致一个更复杂、更持久的问题。

Glenn S. Gerstell是战略与国际研究中心的高级顾问,于2015年至2020年担任国家安全局和中央安全局的总顾问。
翻译:纽约时报中文网
点击查看本文英文版。

 

billwanhua

本站元老
注册
2005-07-07
消息
13,793
荣誉分数
4,355
声望点数
373
这个人是不是拿了TIKTOK钱不得而知, 前官员不受约束。

美国这个社会好处是民主自由可以随便乱说,而听起来被媒体宣传以后都是高大上,导致普通民众不能辨别。坏处是每个人说话都受利益集团影响,特别是前政府官员,美国流行旋转门,官员可以随便跳到以前自己监管的私企去拿10倍工资合理合法。
 

春夏秋鼕

资深人士
注册
2014-10-19
消息
4,939
荣誉分数
1,172
声望点数
223
TTK抢了不少脸书、谷歌生意,它们肯定有庞大游说禁TTK,但TTK也不是好惹,联合了一些美科技巨头,记得TTK的数据存储在甲骨文
 

metropolis

本站元老
注册
2010-12-10
消息
7,388
荣誉分数
1,292
声望点数
323
TikTok CEO 三月将在美国国会作证,接受聆讯。
 
顶部